指挥官传奇中的传奇角色,第二部分

Posted in Card Preview on 2020年 11月 6日

By Ari Zirulnik and Ethan Fleischer

一整个礼拜以来我们预览了描绘许多新旧角色的指挥官传奇卡片。你们或许认识其中一部分,而另一些对你们来说可能是生面孔。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可以讲述的故事。

你们会在底下看到每一个于本周揭晓的指挥官传奇的新传奇卡片。一起来见见这些角色吧,同时也别忘了关注上周的第一部份


罗堰憎恶兽

在罗堰森林的中心深处有一团黑暗、扭曲的死灵魔法。溃烂了几百年,它往内生长成一个宛如黑洞般的邪恶能量。最后有一组罗堰斥侯兵团发现了它。一位好奇的新兵碰了一下那团纠结的黑暗,于是它便往内爆裂,将妖精们吸入并融合成一只不死怪物。第二组斥侯兵被派来寻找第一组兵团,但直到怪物来到面前他们才了解自己发现了什么。怪兽以令人误判的速度冲向这群妖精,并将他们活生生地拉进构成它身体的那团骇人黑暗中。

有一个妖精逃出了,接着那部分的森林便成为禁地。虽然已经有许多年没看见那只生物,不过罗堰憎恶兽的传说依然是一则妖精营火旁的热门故事。

Abomination of LlanowarShowcase Abomination of Llanowar


盖尔海峡暴君艾西

在一个被海洋覆盖的遥远时空,有许多可怕的生物统治着大海,其中一个的脾气格外古怪且反复无常:艾西,一个将水域和所有盖尔海峡邻近的土地都据为己有的远古巨海蛇。既善变又难以预测,艾西对擅闯者没有耐性,无论是否为水生生物。唯一平息艾西怒气的方式就是献祭与进贡,但即便如此那也不是个肯定的解决办法:传闻牠会接受供品并依然随心所欲地攻击。

Aesi, Tyrant of Gyre Strait


意悉多幻象爱若玛

当幻术师意悉多的挚爱妮维娅在一场死斗中被不可近的菲姬杀害时,意悉多的哀伤使他的力量无限增长。他能把梦境化为现实;他甚至能创造出活生生的生物。意悉多最伟大的创造物就是爱若玛,一个以妮维娅形象塑造而成的战斗天使,为了要杀死菲姬替妮维娅复仇。

当意悉多被一只巨大的死亡亚龙吞下时,爱若玛一刻也没有迟疑。潜入这只怪兽的食道,她穿越牠的消化液找到了她的创造者。意悉多命令她离去,接着爱若玛的信众便将她残破的双腿替换成金属长枪。最后,爱若玛和菲姬(以及赶骡人札戈卡)在卡马尔的斧头挥击下于同一刻死去,使她们三人融合成伪神卡若娜的型态。

Akroma, Vision of IxidorShowcase Akroma, Vision of Ixidor


肃穆仪式师阿哈卢

当亡者呼喊,阿哈卢便倾听。从年轻时起,他们总是能听见来自亡者的声音。在小的时候,这相当骇人。阿哈卢把他们自己关在家里,试图忽略亡灵的死后请求。随着时间过去,阿哈卢才明白虽然这些亡灵从未消失,但他们却毫无恶意并且只希望就这么逝去。

认为这就是他们的天职,阿哈卢致力研究远古的镇灵师。他们费尽千辛万苦地自学了每一项仪式,将灵魂符文刻进他们的肌肤里好让自己能够与往生者的频率调和。坐着倾听死者的请求。在许多年后,数不清的岁月,阿哈卢已成为一位仪式大师。现在他们会探寻亡者的灵魂并协助它们安息。

Alharu, Solemn RitualistShowcase Alharu, Solemn Ritualist


灵狼佣兽阿纳拉

猎人最不想要的就是成就不如他们的佣兽,但若你与阿纳拉合作,结果正好就会是如此。如果你能吞下你的骄傲并接受她的帮助,你将会获得杀死野兽 的赏金而且你的敌人也会死在你面前。她要求的回报只是分一块肉带回她的巢穴,有人在战斗时做为她的后盾,以及偶尔替她的犄角搔痒而已。

Anara, Wolvid FamiliarShowcase Anara, Wolvid Familiar


亡潮阿萝米

身为一个小型人鱼王国的皇族成员,阿萝米总是梦想着更多。她逃离家乡并拦下了一艘行经的船。当她登船后,船员们都热烈地欢迎她。他们向她讲述外面世界那些不可思议的故事,而她则用她王国的辉煌传说逗乐了他们。

遗憾的是,船上的人类其实是一群海盗。一听闻这些广大的珍宝,他们立刻制伏阿萝米并将航道转往人鱼王国。当阿萝米恢复神智后,她发现她的家园已成废墟,被海盗大肆劫掠。她强大的魔法于此刻被活化,将海盗拖入深渊并把他们复活成为不死奴仆。此时阿萝米正在浪潮底下等待着,让每一艘行经的海盗船都遭遇同样的命运。

Araumi of the Dead TideShowcase Araumi of the Dead Tide


泻湖秘教徒亚克罗斯

龟民祭师亚克罗斯已经活了很久。太久了,实际上,他已经在几世纪前就忘了自己的年纪。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他的壳里面冥想,将大量魔法散布于整座被他称为家的沼泽中,同时感受并了解自然的每一个面向。

他的魔力如此浩瀚,使人们发现自己也融入亚克罗斯的步调。提出一个简单的是非题,你会发现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小时-而且你还没得到答案。只有一种生物,讨人厌的兔民,能够抵抗这种魔法。尽管亚克罗斯认为兔民的干扰十分令人恼火,不过他知道自己在兔民诞生时是最古老的生物,而且依然会在兔民归为尘土后变得更加古老。

Archelos, Lagoon MysticShowcase Archelos, Lagoon Mystic


无畏考古家亚德恩

当赞迪卡的空境再次出现时,其中有许多早已毁坏。尽管整座遗迹飞升至空中,但破碎的片段并不一定会重新接合。这造成了自由飘荡的结构,使一般的冒险者无法触及。虽然赞迪卡充满了许多天才掷索人,但只有少数人有兴趣冒着生命危险登上这些神秘难解的遗迹-尤其是在那些「容易攀登」的空境也有属于它们自身的珍宝时更不可能。

不过危险、未经探索的遗迹正好是亚德恩追寻的目标。身为专注于远古寇族神器的考古家,空境使他的梦想成真。他没兴趣追逐安全的路径,他挑战自己的掷索技巧以探索那些自由飘荡的断片。至目前为止,他的探险十分成功。亚德恩已发现许多赞迪卡历史中的秘密以及他才刚要开始了解的玄秘神器。

Ardenn, Intrepid ArchaeologistShowcase Ardenn, Intrepid Archaeologist


丝金猛袭兽亚米希

在聚流将阿拉若的数个断片融合成单一的时空后,艾斯波的新邻居们一点也不友善。在缺乏创造乙金的原料几个世纪后,艾斯波的人们急着想找到制造更多乙金的方法,好让崇高目标能够继续。这些人的其中一位就是人类研究员布莱娅。她率领探险队深入勇德并带着红石归返,这些红色的石头是艾斯波长久以来缺乏的关键原料。为了测试她的假设,她创造了亚米希,一个完全由崭新的乙金所制成的实验性魔像。

根据大部分的指标,亚米希是一项重大的成就。不过随着时间过去,亚米希却变得暴戾又难以预测。这个新的乙金含有一种在艾斯波前所未见的狂野力量,长久以来他们自身的乙金供应已被精炼且减弱。虽然亚米希依然忠诚且遵从命令,但它却以一种残暴又鲁莽的方式来执行它的指令。然而,布莱娅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并决定是时候开启她自己的崇高目标了。

Armix, Filigree ThrasherShowcase Armix, Filigree Thrasher


混沌之华阿韦纳

尽管大多数的元素族都是由单一元素构成,阿韦纳却是从三种元素中提取力量。创生于一场撼动时空的魔法震荡中,阿韦纳是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它的多重属性增强了它与自然的连结,甚至能侦测到被它称为家园的时空里最细微的自然秩序变换。阿韦纳在元素族之间是一种崭新的创物,只有时间能够揭露它会留下何种资产。

Averna, the Chaos BloomShowcase Averna, the Chaos Bloom


幽魂警探贝尔博卡

贝尔博卡并没有要求成为阿固寇斯的伙伴。的确,在这些日子里寇斯被视为拉尼卡历史中的一位最伟大的英雄,但在那些日子里,人手不足的波洛斯教团却不让已经过气的他退休,而且他也对他的新手伙伴没多好。贝尔博卡并没有要求被一个刺客的炸弹炸死,但他也几乎不是唯一的一个。贝尔博卡确实签署了一份欧佐夫生命保险合约让他复生为他的死亡伸张正义,这也使他的伙伴阿固感到相当懊悔。这是十分典型的拉尼卡死法,尤其是在那段日子里,当时亡者的灵魂无法离开生者的领域。贝尔博卡并没有要求成为唯一一个解开他自身谋杀案的沃耶克。但他却办到了。这都记载在他的服役纪录中。

Bell Borca, Spectral SergeantShowcase Bell Borca, Spectral Sergeant


瓦格雷斯船长

瓦格雷斯船长或许是莽霸联盟中最厚颜无耻的成员。身为一个不属于任何组织的海盗而且拥有自己的船,瓦格竟然有胆子袭击喷火堡垒,那座防守严密的海盗要塞。他的攻击行动很快地就被雷普利凡丝船长打败,而瓦格也被带到他面前等着被处决。让众人感到惊讶的是,凡丝竟给了他一艘新船以及在莽霸联盟里的一个位置。

凡丝相信任何胆敢袭击堡垒的海盗将会成为一个好盟友。现在瓦格是凡丝最信任的其中一位船长,急切地粉碎砸沉那些对他造成威胁的人。

Captain Vargus WrathShowcase Captain Vargus Wrath


碎船巨人达戈

当达戈请求加入一群恶名昭彰的海盗时,船长立刻就拒绝了。「你的体型太大,」他这么告诉达戈,「船塞不下你。」不过,达戈有个梦想,而且不会因此气馁。他扯下船首的雕像并把它的头扭断以展现他的热忱。不想在今天就被一个巨人压碎,船长便让他上船了。

这趟航程就跟船长预期的一样糟。他们的船遇上风暴,甲板在达戈的庞大重量下弯曲变形,很快地就解体,使船分为两半。达戈涉水至一座邻近的岛屿上等待其他生还者,但却没人出现。直到今日他还在等待救援(即使有许多行经的船只早已尝试救他却也在过程中沉没)。

Dargo, the ShipwreckerShowcase Dargo, the Shipwrecker


翼护佣兽艾希俄

艾希俄是佣兽的理想典范。想去某个地方?艾希俄会带你飞去那里。尝试施放一道咒语?艾希俄会协助通联你的魔法。打算向某人倾吐秘密?艾希俄会是个很棒的聆听者。的确,任何一位魔法师将会兴奋地与艾希俄并肩作战。但若你想借用她的力量,你就必须了解一件事:对艾希俄来说,你才是她的佣兽。

Esior, Wardwing FamiliarShowcase Esior, Wardwing Familiar


影猫佣兽法蒂丝

将所有黑猫都视为厄运化身就太夸张了。尽管如此,如果你召唤法蒂丝作为你的佣兽,你最好还是得稍做提防。并不是说她没有效益。有了法蒂丝的支持,黑暗魔法的力量将会增强数倍而且较弱的敌人也将尸骨无存。不过,法蒂丝与腐化力量的连结如此强大,使它容易具体地表现在她目前的主人身上。但只要你不介意一些恶性突变的话,你会发现自己正与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猫咪结盟呢!

Falthis, Shadowcat FamiliarShowcase Falthis, Shadowcat Familiar


织奥格恩

咒语是相当微妙的东西,每一个都是由难以察觉的魔法力交织而成的连锁拼图。每个人都察觉不到,除了格恩。格恩能够看见构成结界的魔法丝线,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能够拆解它们并将其重新编织成他自己的创造物。虽然他的力量强大,但他却一点也不谦逊。传闻他会凭空拦截某人的咒语并在他们面前把它重织。尽管这个行为交不到什么朋友,但没人能否认最终的成品极为优越。

Ghen, Arcanum WeaverShowcase Ghen, Arcanum Weaver


修索林召集人吉安拉

吉安拉是修索林的原生妖精,这座森林位于欧塔利亚大陆上。当非瑞克西亚的侵略摧毁了大部分的多明纳里亚时,许多妖精失去了他们的家人与家园。听闻他在这个时空中的妖精同胞的不幸遭遇后,吉安拉便踏上旅程。他旅行至世界各地,让全世界知道修索林能够提供许多空间给新的居民。当移民抵达时,吉安拉便亲自迎接每一个来到这座森林的妖精。许多人说遇见吉安拉让这个森林感觉起来像真正的家。

Gilanra, Caller of WirewoodShowcase Gilanra, Caller of Wirewood


魔力石技师格雷贤

在远古的索蓝帝国时代,格雷贤因为发明了创造魔力石的方法而被尊为天才-那是一种蕴含大量能量的结晶。索蓝人利用魔力石驱动他们一整个神器师帝国。讽刺的是,他被他自己的创造物所杀;邪恶的医师约格莫夫在格雷贤体内植入一颗破碎魔力石的两半,吸取了他的生命力。他的妻子莉蓓可用这两块石头封印住前往非瑞克西亚的通道,但它们却在数千年后被克撒和米斯拉这对兄弟发现,并将它们取名为力石与弱石。格雷贤的发明是克撒与米斯拉用来进行兄弟之战的神器基础,而且整个非瑞克西亚的神器技艺也源自格雷贤的实验。

Glacian, Powerstone EngineerShowcase Glacian, Powerstone Engineer


峭崖之声诺司罗

如果你发现自己正在塞洛斯的山间游荡 并且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我们建议你还是尽快逃离。那些声音很可能来自诺司罗,一只拥有三个头并将整个卡塔通山区视为其狩猎场的盖美拉。牠的每颗头都是不同动物的外表而且各有各的能力。

猫头鹰头会发出长时间回荡的刺骨啼叫声,让诺司罗能够瞥见其猎物接下来的动向。狼头的嚎吼与咆哮会喷出能够融化阿喀洛斯最坚韧钢铁的火焰。据说来自马头的嘶叫与鼻息声拥有治愈任何伤口的力量,不过任何能够近距离测试其功效的人都被其他两个头撕成碎片。

Gnostro, Voice of the CragsShowcase Gnostro, Voice of the Crags


阿拉辛守护者哈姆札

在鞑契原本的时间轴里,阿布赞眷族的中心是要塞城市阿拉辛。这座城市由莫克要塞守护,阿布赞可汗也在此升帐。人们认为莫克坚不可破,但阿布赞人知道事情并没有绝对。一但有敌人攻下莫克要塞,就没人能够阻挡他们夺下阿拉辛。除了哈姆札。

哈姆札是个孑遗,由一个强势的阿布赞家族所抚养长大的孤儿。甚至对象族来说,他一直都非常强壮。他知道他想要用自身的力量来报答这个收养他的部落,于是他便在成年后加入了城市护卫。哈姆札在行伍中迅速晋升,成为阿拉辛史上拥有最多勋章的守卫队长。他逐渐开始统帅守卫并亲自确保阿拉辛的安全直到鞑契的历史被改写。

Hamza, Guardian of ArashinShowcase Hamza, Guardian of Arashin


汉斯艾力克森

到处都能找到生命的乐趣,只要你能够察觉到它们。甚至是在冰雪时代摧残下的博都维,也有值得欣赏的美丽。清朗的蓝天,穿越刚落下积雪的脚步声,野花的香味。与自身感官维持着一种完美的调和状态,你就可以从最渺小的事物中衍生出最大的喜乐。没错,与挚爱的姊姊莎妃一同散步并留心周遭,对于可以烦扰少年心灵的无常世事来说更是一帖完美的补剂。

Hans ErikssonShowcase Hans Eriksson


废品接合师衣克铁克

衣克铁克,这个名字大概能翻译为「收割与付出」,相当自豪能成为弗霖凯的私人接合师。弗霖凯对衣克铁克那些毫无思想的魔像产生极大的兴趣,相信它们有潜力成为终极掠夺者,或至少作为非常好的实验受试者。

衣克铁克被允许自由地从弗霖凯的领域中收割任何材料,包括那些可能依然附着在活物上的零件。他大肆收割组件,并将它们接植在他的魔像以及他自己身上。

Ich-Tekik, Salvage SplicerShowcase Ich-Tekik, Salvage Splicer


恩赐主祭依莫提

依莫提的那伽部落依靠一条河流来供应他们的水源。遗憾的是,远处两个不相关的群体所发生的战斗导致了这条河被黑暗魔法污染。依莫提是部落里唯一一位被自然之神祝福的成员,因此也只有她能够把这份祝褔传递给河流,使它变得适于饮用。

为此,她每天花好几个小时待在注入这条河的瀑布下方,持续不断地施放一道净化咒语。部落试着要将她擢升为领导人,但她却拒绝了,知道还有其他更适合当领导者的人选。她一直致力于保护这条河并试图创造出一道能够永远净化它的咒语。

Imoti, Celebrant of BountyShowcase Imoti, Celebrant of Bounty


正统传人贾瑞卡萨隆

卡萨隆是多明纳里亚最古老的家族之一;他们能够追溯其先祖至传说时代,当时他们的孤儿祖先被乌锋达贡本人称为「雄狮卡萨」。带着长老德鲁伊的新月胎记而生,贾瑞卡萨隆看似注定要获得强大的魔法力量。不过,贾瑞也得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达成这个命运。他的先祖故土被邪恶的鹏洛客拉维德篡夺,并且要挟将以大型毁灭性的魔法武器摧毁寇朗多。贾瑞被迫以乞讨和偷窃维生。带着他父亲的剑斫敌锋以及他自身潜藏的鹏洛客火花,贾瑞召集了来自寇朗多各地的盟友以收复他与生俱来的继承权。贾瑞和拉维德的血仇最终在被称为鹏洛客大战的灾难事件中达到高峰。

Jared Carthalion, True HeirShowcase Jared Carthalion, True Heir


剧团业主裘里

在过去几年里,裘里剧团已从一个没没无闻的新发现转变为拉尼卡城内最具影响力的文化会场之一。剧团里有人类、魔鬼,以及食人魔表演者,并且囊括了真实的火焰、尖棘、刀刃,还有血。表演的主题通常与刺穿强权有关,有时真如字面所示。俄佐立参议院、现世十会盟,以及神皇帝尼可波拉斯经常是剧团里讽刺戏剧的主题。每一场表演的结尾都会谋杀至少一位观众,这也为幸存者们带来一阵突然的刺激与恐惧感。

裘里本身是一个有领袖魅力的仪式大师。戴着他经典的剑刃皇冠并夸张地挥打他的焰鞭示意,他指挥着凶手表演者的疯狂行径并决定会在哪天演出哪一幕。他引起了拉铎司本尊的注意,也亲自参加了几场演出。拉铎司领主的兴趣在短期内增加了这个剧团的人气,但大家都知道拉铎司无法忍受长期被抢走风头,因此某一天裘里可能会在他自己的戏剧里被隆重收场。

Juri, Master of the RevueShowcase Juri, Master of the Revue


护天坎鴶

在非瑞克西亚入侵多明纳里亚期间,艾文魔法师坎鴶是欧塔利亚大陆上北方军团的重要领导人,有许多士兵听从他的指令以及许多魔法师学徒在他的指导下进行研究。坎鴶的巢穴位于史考顿山脉,他在那里安置了许多鹰,可作为他的眼线侦查数百哩内发生的事。尽管非瑞克西亚的入侵并没有重创欧塔利亚(非瑞克西亚人不认为这块大陆具有战略上的重要性),但坎鴶和他的追随者们却觉得自己有责任抵抗这些侵犯整个多明纳里亚的强大威胁。坎鴶在许多主要的战役中率领部队与鹰群参战,在非瑞克西亚运输舰释出可怕的战士之前便将它们击沉。

Kangee, Sky WardenShowcase Kangee, Sky Warden


漫游捣乱者奎因

兔民奎因拥有许多才能。他的动作很快,思考很快,讲话也很快。对他而言,整个世界都是慢动作。他认为人们在能够直接执行的时候花了太多时间做决定。

因此,龟民亚克罗斯最令他感到挫折。对奎因来说,亚克罗斯集结了他最恼火的一切事物于一身。但他还是发现自己对这只乌龟相当好奇,实际绕着他跑了好几圈并设法获取任何回应。

Kwain, Itinerant MeddlerShowcase Kwain, Itinerant Meddler


丰饶曙光拉狄雷

在所有森林的传说中,没有一个像独角兽拉狄雷这般来去无踪。故事说如果你在对的日子出现在森林里,而且正好要在黎明的那一刻,你将有机会瞥见这只辉煌的野兽。那些真正遇见她的幸运儿们都感到充满能量-他们的尘世烦恼都被一股温暖的平静浪潮冲刷而去。

Lathiel, the Bounteous DawnShowcase Lathiel, the Bounteous Dawn


林地棘刺米娅拉

米娅拉是一个猎领,一位洛温时空的菁英种姓狼群使。她领导着一组狩猎小队,并且拥有能够直接与至美种姓交谈的尊贵特权。虽然她身为致命猎人与天才策士的技巧替她赢得了妖精领导人的注意,但让她成为菁英的却是她对于碍眼的无情与彻底根绝。她是这个时空里最无声的猎人,米娅拉的猎物永远看不见也听不见她的到来。

Miara, Thorn of the GladeShowcase Miara, Thorn of the Glade


暮核密探纳迪尔

在历史上,暮核妖精国度与他们的林木妖精邻居有一段动荡不安的关系。但随着时代变迁,当前的领导者认为妖精的团结远比部落间的不合更重要。对一般的林木妖精来说,纳迪尔看似是暮核国在两个妖精国度近期签订的协议下为了文化交流而派出的外交官。他既亲切又友善,很快地就成为城镇间一张受欢迎的脸孔。

实际上,纳迪尔的存在是因为前述协议的关系,但他却不是个外交官。林木妖精一直与邻近的人类聚落有一些问题-稍微过度深入林间的探险,砍伐存活数百年的老树,诸如此类。因此,暮核国派给纳迪尔的工作并不是高级官员,而是国内的首席杀手。为了把人类逐出森林,纳迪尔暗中接下任务训练了一队林木妖精。

Nadier, Agent of the DuskenelShowcase Nadier, Agent of the Duskenel


乌尔博格暴君妮维亚洛

在冰雪时代以前,巫妖妮维亚洛是乌尔博格城的国王,那是一座使用强大的魔法神器来执行律法的可怕都城。妮维亚洛对于权力的渴望驱使他派出不死大军侵略邻近的博卡登,冒犯了统治那座火山岛屿的神秘灵体。妮维亚洛的大军被摧毁,接着博卡登人民开始反击。残虐者从空中攻击,火焰大师则包围了这座城市。用戴着金属护手的拳头敲击大地,博卡登大师们在乌尔博格中心引发了一场火山喷发。明白这座城市已沦陷并且不想让他的敌人闯入充满魔法咒语和神器的宝库,妮维亚洛便将他所有的魔法注入一个碟型避邪符内,然后引爆它使方圆十哩内的一切蒸发。许多乌尔博格的巫妖自称是妮维亚洛传人,但他们的力量都不及那位远古死灵术士的十分之一。

Nevinyrral, Urborg TyrantShowcase Nevinyrral, Urborg Tyrant


蛮野时代学者欧蓓卡

欧蓓卡会把你捶打进入下个星期-真如字面所言。身为一个以蛮力打破时间之流的食人魔法师,欧蓓卡并不关心像因果关系如此微不足道的细节。她的一记右钩拳会把乳牙打入你的口中,而且她的上钩拳猛烈到你的母亲在二十年前就能感受到。

欧蓓卡只想过一个充满世俗娱乐与激烈殊死搏斗的快乐人生。她不在意好坏,她只在乎那听起来是否有趣。她只活在当下,如果那一刻的情势变糟,她会把它打到消失。如果你挡到她的路,她将会实现「你从未出生过」这个愿望。

Obeka, Brute ChronologistShowcase Obeka, Brute Chronologist


铸匠大师雷雅夫

雷雅夫是卡拉德许时空的一位技艺精湛且相当抢手的铸匠。他擅长制作精密工作所需的工具和装备。他最伟大且让他举世闻名的发明就是以精致的自动机制融合了多种关键工具的护手。

他知道他的护手非常特别,于是他便努力使它得到众人的认可。在一场相当巧妙的公开展演中,雷雅夫公布了护手的设计图。他有自信没有其他铸匠能够完成他那格外复杂的设计,而且他想的没错。特制的订单不断涌入,雷雅夫从此再也不想工作了。

Reyav, Master SmithShowcase Reyav, Master Smith


千面客逆岛

在婴儿时期就成了孤儿,逆岛宪史的前景看似...没什么指望。他可以接受一份交易,找个妻子,生几个小孩,然后死去,在身后留下一笔普通的遗产。逆岛想要的人生不只是如此。他想要的比任何一种人生更多。他成为一个面具、化妆、假发大师。他伪装成各式各样的人并且渗透神河社会的各个阶层,同时为了丰富自己以及满足他的好奇心。他师从幻术大师狆先,学习使他的心灵成为一个空白的卷轴,同时变成他扮演的角色。他渗透了食人魔城塞、狐族森林,甚至还有空民的飘浮城市。这对逆岛来说实在太容易了。目前只剩下一个挑战:渗透灵界,神明的领域。

Sakashima of a Thousand FacesShowcase Sakashima of a Thousand Faces


饕餮斯拉克

只受到本能与饥饿驱使,斯拉克吞噬路上的一切活物。它是个远古流浆,它已吞噬了无数生物并逐渐开始失去它那黏菌般的黏度。它的上半身,在某种程度上,已开始呈现被它吞噬的生物形貌。四肢、脸孔,以及其他肢体已固化,创造出一个光是用看就令人作呕的生物。

最近斯拉克定居在一座偏远的殿堂里,吃光了所有居民以及任何试图造访的祈求者。有些人认为在吞噬那么多虔诚信徒后,斯拉克本身已变成一个神圣的物体。其他人则一点也不想被吞噬并且躲得非常、非常远。

Slurrk, All-IngestingShowcase Slurrk, All-Ingesting


虔诚灵媒撒莉兹

撒莉兹在一块墓地中醒来,一点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以及她是怎么到那里的。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知道她很安全,并且被朋友们围绕着-那些包围她又不停盘绕的精灵迷雾。每个精灵都低语着一段故事,那是在它们的人生中对它们来说意义非凡的一刻。

没有自己的故事,撒莉兹决定传布逝者的故事给它们想要的人听。现在她在城镇间游历,摇响她的铃铛并讲述如此难以置信又几近真实的故事。

Thalisse, Reverent MediumShowcase Thalisse, Reverent Medium


鬼怪武器匠挞勾

没人想的到一个看似平凡无奇的司克鬼怪长大后会成为多明纳里亚史上最伟大的发明家。挞勾实验了好多年,试着要发展出终极武器。那把长矛是个垃圾;实在太难分辨出两端各别是什么。弩箭实验在武器受试者之间造成了一连串的足部伤害。大家都知道双刃剑固有的设计缺失。

灵光乍现,挞勾发明了岩石,真是完美的武器啊!比鬼怪的头颅硬,能够甩出它、抛出它,或是从高处掉落。岩石实在太过成功,使司克山脊因过度开采而被彻底摧毁,证明了这项经典设计品的永续需求。

Toggo, Goblin WeaponsmithShowcase Toggo, Goblin Weaponsmith


渎圣者托玛

在黑暗时代,奥苏尔城发生了一连串严重的窃盗案。塔尔教会展开调查追究责任归属。审判官追踪失窃尸体的非法交易来到城市东方沼地里的一座庄园。这座庄园的拥有者是一位名叫托玛的次等贵族,并由一群不死生物守护着。审判官激励一群农民突袭这座庄园,几小时后托玛就被吊死在树上。某些住在奥苏尔的远亲继承了这座庄园并将托玛埋葬在一个由他的不死奴仆建造的奢华墓穴里。

几个月后,又发生了可怕的盗墓事件。教会高层回到托玛的庄园并发现它已荒废。他们撬开了托玛的棺盖,却发现这个坟墓空无一物。

Tormod, the DesecratorShowcase Tormod, the Desecrator


熊爪图雅

比起熊爪图雅,没有人更受到召猎人苏拉克的信任。即使她只是「图雅」,她的狩猎技巧与苏拉克相辅相成,喂饱了所有家族。某日,当他们正在寻找安塔卡的下一顿餐点时,图雅和她的战士们偶然发现了一只落单的幼熊。幼熊的母亲已被一只饥饿的龙杀害,牠只能够自食其力。

出于怜悯,图雅赦免了幼熊的性命并决定设法驯服牠。图雅成功地让这只野兽成为她的伙伴并开始骑着牠参战。在熊背上,她所向无敌。既然使用「龙爪」这个名号会因傲慢而被判死罪,图雅便继承了「熊爪」这个名号以及整个安塔卡部落的尊重与敬畏。

Tuya BearclawShowcase Tuya Bearclaw


钢铁之魂威烈斯

当一个神秘的物体划过天际砸上他家附近的山脉时,剑客威烈斯的人生也永远被改变。当其他每个人因恐惧而退缩时,威烈斯独自攀上山脉,在那里他发现了位于巨坑中央的一把剑。他拾起剑,燃烧的印记便出现在他的手臂上,倒映出刻在剑柄上的图案。从那时起,这把剑就与他产生连结,能够从任何地方被召唤到他手中,无论距离有多远。

威烈斯一直都是这把剑的学生,学习新的风格并且专精新技巧。操控这把神秘的剑,他相信自己能够发现从未被发现过的剑术密技。面对一个充满学习机会的世界,威烈斯享受每一次参战的机会。

Wyleth, Soul of Steel

Latest Card Preview Articles

CARD PREVIEW

2021年 9月 8日

延日泰菲力 by, Ian Duke

鹏洛客一直是我最喜欢设计的牌张类别。他们有许多的异能和数字要调整,也能提供让角色传达出强烈风味和个性的机会。感觉只要持续努力、调整并持续重复的步骤,就可以找到恰到好处的解答。作为一名设计师,我很快就了解到现实世界中并非每件事情都能如你所愿,但中间的过程和目的地总是可以带来很大的满足。 我们通常会提前几个系列安排鹏洛客的出场顺序,那需要插画和故事团队的通力合作—以了解我们...

Learn More

CARD PREVIEW

2021年 9月 7日

从悚动旅店到异烁驿所 by, Reggie Valk

大家好,我是 Reggie,万智牌的设计师。依尼翠:黯夜猎踪是我前几个参与制作的系列,自然是我的心头肉。今天这张预览牌的故事要从系列设计 Ian Duke 接下专案并给了它"高尔夫"的代码后不久开始说起。团队检视了这个系列的稀有牌,了解我们想要在一些空间上有新的设计,其中有一个位置是双面牌—感觉很像是一块地,或许可以是的鬼屋。 Transform 西行谷修道院 正是我...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Card Preview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