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巴席利柯特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0年 6月 8日

By Liz Leo

我是Liz Leo,Wizards Franchise Development Team 里的创意制作人。今天我将召集在开发万智牌最新鹏洛客的关键设计师们,来让你更了解巴席利柯特。

在创造一个鹏洛客时,通常我们会让他居住在并代表一个特定的时空。最近一次是依克黎的卢卡,从装扮、能力和故事跟和这个世界的构筑息息相关。但如果要为一个系列设计一个不与任何时空连结的鹏洛客会发生什么事?核心系列是介绍尚未与主故事线有所交集的鹏洛客、并为他们设定好在未来万智牌中一席之地的最佳舞台。

2021 核心系列 (M21) 里,我们开发了巴席利柯特以为核心系列带来全新的面孔。我聚集了资深叙事设计师Gerritt Turner、资深艺术总监 Daniel Ketchum 和游戏设计师 Sydney Adams 来回答一些制作巴席利过程中的问题。

问:让我们从了解巴席利是谁开始。你可以聊聊角色的起源并稍微介绍一下他的背景故事吗?

Daniel Ketchum:在决定要创造一个新的、白色的神圣武士时,我们脑力激荡了一些概念—有些或许未来有机会得见天日!但最后,我们认为巴席利柯特最符合我们的要求。巴席利是一名向理想宣誓且有着最真诚意念的神圣武士,他对那些熟悉奇幻比喻却刚加入万智牌 的玩家来说更有亲和力。我们同时微调了一下那些用来刻画巴席利细节的比喻,在回馈长期玩家的同时,也能具象化白色在万智牌中颜色派的宗旨:保护、秩序和团结一致以达成共同目标。

Gerritt Turner:如你从牌图上可以猜到的,巴席利柯特出生于阿芒凯的沙漠时空。从早期开始,他便崇拜欧柯塔—阿芒凯里象征团结的猫神—并遵从他的教诲。巴席利只想藉由完成团结祀炼来证明自己,并在阿芒凯卡牌系列的事件之前不久得到了他的机会。多亏了巴席利的领导,他的祀徒从严厉的考验中活了下来,而巴席利索取了欧柯塔的箭以完成祀炼。在纯然喜悦的某个瞬间,巴席利潜在的鹏洛客火花被点燃,而他就这么消失了。

显然,这件事让巴席利措手不及,并花了一些时间来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这趟未预期的旅程开始之前,他对鹏洛客及多重宇宙一无所知。当他终于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后,他迫切地想要回家,但 . . .如果有人没跟上最近的万智牌故事,让我来透露一下:情况并不是太好。当巴席利回到阿芒凯之后,只是满目疮痍。欧柯塔已死,而他所坚信的一切都只是精心策划好的阴谋。

问:哇,那情绪肯定像坐了云霄飞车一样。巴席利是如何面对发生在他的家乡时空上的事的呢?

Sydney Adams: 在失去了坚持的目标后,巴席利经历了信念上的危机。对巴席利来说,忘记欧柯塔、放弃自己的信仰并继续向前将会更加容易,但在看到人民的挣扎及伤痛,他明白自己还有未竟的事业。他聚集了受伤及疲惫的人们,用自己所知的东西来鼓励他们,并意识到欧柯塔的教诲依然正确。巴席利明白即便欧柯塔已经离开了他们,她所教导的真诚、尊重和团结依然活在自己及她的子民身上。此时这个角色有了惊人的成长—也可以说他变得成熟了。欧柯塔就像是他的母亲并给了他一切,而巴席利也领悟到欧柯塔一直与他同在,而他可以利用自身所学来改变世界。

DK:巴席利最令我感到兴奋的,是他在一个小心建构的泡泡中长大—避世帘—而他现在了解到整个世界是一个谎言,外面的多重宇宙是如此辽阔。我喜欢他接受这个启示的方式,决定内化他在阿芒凯上习得并适用于全世界的真理—团结的力量—并以此作为他作为鹏洛客在旅途中遭遇美丽、危机、心碎及胜利时的精神支柱。

GT:即便巴席利得以在自己及世界所发生的事中找到希望,他依然把这个担子扛在肩上。阿芒凯的完整世界观建构在竞争成为豪英之上,而那个观点或多或少地影响了巴席利。以角色来说,在法老神的真实身份及动机被揭露后,他将会在豪英的意识中挣扎。欧柯塔的理想会存在于他的意识之中,而在克服失去的过程中,她的「声音」会带领他— 并非字面上所述的意思,只是一种比喻。如果巴席利可以从欧柯塔的记忆中找到价值,那或许就可以找到平静。

问:我喜欢巴席利的故事反映在设计元素中的方式。你可以介绍一下这些醒目的视觉主题背后的启发吗?

DK:设计巴席利柯特十分有趣!为了要实现巴席利这个角色,我们寻求万智牌资深画家 Kieran Yanner 的协助,透过阿芒凯的视角来重新想象神圣武士的原型,并在一些细节上参考了欧柯塔。虽然全副武装的盔甲在阿芒凯的沙漠中并不容易取得,我们认为盔甲对于让这个角色成为神圣武士来说是必要的。所以巴席利的盔甲维持了你会在传统亚瑟王传奇中期待的样貌,但构成的元素却参考了阿芒凯及欧柯塔:带有拉佐特特色的白色与金色主题;在胸前有着欧柯塔抽象脸孔的编织甲冑;空的武装带上细微的细节是为了要挂在腰带上的魔符而存在。我们还精心设计了他的武器。虽然基础是欧柯塔的一支箭—巴席利在团结祀炼中所获得的那支—我们为它加上了弯曲的刀刃——灵感来自古埃及的真实武器——来让它具有独特、可实现的形状,感觉真正来自阿芒凯。.

问:巴席利看起来是个令人畏惧的对手。他的能力是什么,又是怎么使用他的武器的呢?

SA:巴席利有多种不同的招数,首先是他所受的军事训练。阿芒凯上的信仰并没有太多牧师,更多是佛教的寺庙,所以他的身心一直在接受锻炼。巴席利精通集体战术及策略,他的魔法反映了他所受到的教育和性格。他了解天份让他比同侪更强壮,所以他的首要目标是确保团队的成功。利用他的魔法,他会用如金色沙尘般的灵气围绕着他和他的伙伴,让他得以减轻受到的伤害,或加强身处灵气内他人的能力。

GT:如Daniel 所提到的,当巴席利的火花被点燃之际,他手中正持着欧柯塔的箭,而那伴随了他第一次的时空旅行。作为他对欧柯塔奉献的象征,他把箭作为自己的招牌武器—有时是矛、有时是标枪、有时又是战斧。这需要很多操作上的技巧,但巴席利所受的训练让他能够非常精准地进行处理。

阿芒凯插画 | Titus Lunter 作画

问:你可以聊聊为什么为巴席利设计这些能力吗?

GT:巴席利是一名来自沙漠的法师,而我们对一个沙漠神圣武士在万智牌中要如何表现自己充满兴趣。广义上来说,神圣武士通常非攻(打击邪恶)即守(保护伙伴或无辜的人)。我们已经有了以进攻为导向的神圣武士—艾紫培提瑞,也在过去见过很多像「黄砂暴」这类效应的牌.所以我们决定让巴席利的能力着重在防御上。这很自然地让我们想到武器和咒语被沙子减缓了杀伤力,而他的能力就是从那里开发来的。

DK:我最喜欢巴席利的是设计当中的每个部分彼此完美地契合。他是一名奉献给欧柯塔的神圣武士,宣扬着团结的真谛。还有什么视觉元素能比沙子更好地代表团结一致呢?一粒沙子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但聚在一起便能撕裂骨肉并侵蚀山脉。巴席利信念的完美视觉呈现刚好又能包含他的家乡时空元素。所以我喜欢当他利用能力去鼓舞前线的伙伴时,他的魔法正是旋转的沙尘灵气—这不仅让他有了阿芒凯的独特视觉,更巧妙地讲述了他的主题。

问:巴席利是一位有信仰的人,这件事似乎在他设计的许多方面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你可以解释这个决定是如何被下达及执行的吗?

GT:在开发他的历史的时候,我们了解到这个被信念所驱使的角色会遭遇到某种对他信念的挑战,而克服这种挑战的过程将会激励他并把他送往多重宇宙成为英雄。这个思路让我们想到了阿芒凯,因为它代表了近期万智牌故事中我们所见的最大的信念危机。这对我们的神圣武士来说似乎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迎接信念上的挑战,并藉此更加茁壮。尤其是幻灭时刻对多重宇宙来说是一个如此消极的事件,而我们对能在其中获得一线希望而感到兴奋。

SA:当我听到关于这个角色的某些元素被放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好奇是否会成为另一个「教堂被腐化了,欧佐夫!」的情节,但在知道并非如此之后,我要求加入这个创意流程。对我来说 巴席利不是破坏与信仰关系的附属品是很重要的,我并不想看到一个他放弃信念并得以进化的版本—我想那已经是个普遍围绕在信仰周围的阐述方式。那是你的父母让你做的事,而你成长后摆脱了它。但我相信只要没有人受到伤害,任何人都有权利带着尊重及认可去做让他们开心的事。

作为一个有信仰且有着各行各业朋友的人,我不希望巴席利代表的是他所经历过的负面体验。巴席利身边充满着对他的支持、同情和爱。他应该要是信念的积极象征,尤其是他在悲剧面前。不管是以什么方式,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信念。当你被击倒后得以站起,那是因为你有相信的东西。你相信事情会变好,一切都会过去,明天早上太阳依然会升起。我希望人们能在这个角色上看到自己的故事。

问:我一直很想看到新的鹏洛客加入这个世界。他们不只是游戏里的卡牌,更是我们认同的角色。从创意者的角度,巴席利设计中的哪个元素跟你个人有所关联呢?

GT:对我来说是巴席利的火花时刻。我很喜欢看到鹏洛客火花被点燃的时候。我从事的是创意工作,而最棒最强烈的感觉就是一见如故的东西。或许我曾很长一段时间努力解决一个问题,而突然之间可能灵光一闪一切都说得通了。终于得以突破困境的感觉很棒,完成自己的目标,满足创造的热情。如果我成为一名鹏洛客,我不会希望旅程从创伤开始,我希望点燃火花的那个时刻充满幸福或惊奇,以某种积极的方式推动我进入这个神奇的、充满无限可能的多重宇宙。我想巴席利的故事很好地呈现了这种经历。

SA:我有我的信仰,而我在这段信念的旅程中也经历过挣扎、适应与重生。当我从高中毕业时,参加了很多教堂的活动。在 17 岁时,我的信念受到了挑战,对我来说,到那时为止所有的认知都遭到了巨大的打击。接着我进了大学,我挣扎着调解我的信仰、独立,和我感受到的背叛,那是人生中第一次我感到孤独。我住在宿舍里,怀念着周日的礼拜,与朋友在城市里闲晃,以及那些激烈文学的分析课程。我们讨论吉尔伽美什史诗、失乐园及圣经,但对这些文学没有任何的偏好或想法。那段时间让我了解到我不需要其他人来评断我的信仰,或决定我与神的关系。我需要分析并做出属于自己的决定,并接受这一切。当我们在着手巴席利的背景故事时,我清楚地知道他的精神状态,因为我就是巴席利。他的旅程是大多数人有经历过的。那可以很重要或微不足道。你相信公交车一定会来,但即便它最后没来,你也能找到其他方法去上班。“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息,不是凭着眼见”。事情可以看起来很晦暗,但你内心深处知道永远会有往前的路。你不会放弃,你不能放弃,而那就是巴席利对我的意义。

问:M21 马上就要上市了,而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打开补充包并在秘稀的位置看到他。最后我想说,巴席利的角色设计中最让你们兴奋的是什么?

SA:我想玩家会发现巴席利对白色有很大的帮助。我很期待看到玩家藉由他所发现独特、有趣或有时候可怕的对局 。

GT:我喜欢巴席利面临信仰危机的那个瞬间,我想故事里会有个版本是他走过一条非常幽暗的路径。我很佩服他面对低潮,看到自己的世界被摧毁,神祇逝去,而波拉斯的谎言被揭穿。他能够展现神奇的力量,自深重背叛的灰烬中,重生出新的使命感。我深受感动,即便欧柯塔在祀炼的谎言及死亡的悲剧中也是共谋,她所留下的价值观—真信、团结和同情—将会通过巴席利延续,并很有希望成为多重宇宙中一股善的力量。

DK:巴席利身处多元且充满挑战的多重宇宙,技能也不怎么丰富,但相信他的信仰能带他突破这一切—通过合作,我们可以变得更好。他是一个有能力的成年人,带着天真的想法和高尚的心探索新世界。我觉得这很出色并充满启发,并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他的旅程。

谢谢 Sydney、Gerritt 和 Daniel 对于新鹏洛客巴席利柯特的努力及想法。别错过第一次见到巴席利的机会,就在 6 月 26日的M21售前现开赛上!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猎踪里的回归传奇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重返依尼翠代表一些大家最喜欢的角色也将回归!如果你错过了,别忘了看看昨天介绍 依尼翠:黯夜猎踪里新传奇的文章。有些角色已经有了几张牌,还有一些角色第一次从背景叙述的内容来到了聚光灯下。让我们来看看有哪些! 涅非利亚尸鬼牧者贾达 贾达曾是小镇上的一名外科医师,后来转向死灵学以对付世人并不熟悉的瘟疫。当最后一名村民死去之后,贾达便屈服于死灵学所驱动的疯魔。他复生了整个...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猎踪里的新传奇 by,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今年的收成节和以往不同!派对上出现了许多新面孔—让我来为大家一一介绍。 华辉护教军艾德琳 艾德琳是绝顶的战术家,在战场上从不屈服,那么当她在癫狂劫时被选为护教军的领袖自然也就毫不令人意外。然而,为了起身对抗伊莫库,她无法分身顾及她的家人。一个吸血鬼家族利用了这场混乱诱拐了一些村民—其中也包括艾德琳的弟弟。 在伊莫库被禁锢之后,艾德琳自己踏上征讨吸血鬼的路。她迫切...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