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德海姆鹏洛客指南,第二部分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1年 1月 14日

By Ari Zirulnik and Jenna Helland

剩余的境域

欢迎来到凯德海姆鹏洛客指南的第二部分。如果你错过了第一部分,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它。在这个章节里,我们将会发掘系列中剩余的九个境域,就从矮人境域艾席嘉开始吧。

艾席嘉

Strip Mine on Fire

艾席嘉由三座不同的山脊所标记,被于温暖季节中长满坚韧黄金草的多岩平原隔开。那里有少许树木,而从地表看来,除了以贫脊山坡为家的山狮、山羊,和猛禽外并找不到任何人居住于此的证据。但在某些地方,能够听见空气中回荡着工业活动的声响,而且在仔细探查后,探险者们或许会看见金属闪光,瞥见建造于山腰上的八座黄金门中的一座。

只能透过这些黄金门前往传说中的矮人八门城,而且这些门只会在危急时刻于地表敞开。来自这里或其他境域的入侵者从未攻破这座城市;众人都认为它坚不可摧。一个劫徒得穿越数哩的崎岖山地才可能抵达其中一个入口,而且这些门都附有抵抗魔法与实体攻击的强大守护。

Axgard Armory
艾席嘉军械库|由Cliff Childs作画

许多宽阔、镀金的厅堂在山脉与平原底下延展数哩:拥有长桌的宴会厅,巨型房间里摆满了精心制作的武器,还有数千名矮人聚集在一起聆听族人故事的巨大礼堂。

这些礼堂中最庞大的就是血锤厅,为了向这座城市的创建人韦努斯血锤致敬而以他为名。它的圆顶天花板覆满了黄金,墙壁上画着来自各个境域的传说场景,也包括在很久以前被摧毁而被遗忘的境域。矮人规模最大的说故事比赛就在此举办:北地诗人向由艾席嘉最具影响力的市民组成的广大观众讲述史诗故事,彼此竞争看谁讲出了最棒的故事...或看谁能够讲出最长的故事并且不感到疲累。著名的屏息冈纳曾经朗诵了三天三夜都没停下来喘口气,他的纪录无人能敌。

矮人厅堂雕琢的柱子与墙壁里都嵌着黄金,散发出柔和温暖的光芒。于城市底下深处的金戈牧地峡内找到了不停冒泡且显然源源不绝的液态黄金,这些黄金提供了矮人们营运这座城市所需的照明。因为黄金对他们来说随手可得,矮人并不把它视为贵重物品(他们的货币由铁制成,它因其泛用性而珍贵,并非稀有度),不过他们确实认为它在美感上相当赏心悦目。

艾席嘉的矮人

Dwarf Berserker Token
矮人狂战士|由Olivier Bernard作画

矮人因两件事而闻名于所有境域:完美的武器与精彩的故事。他们充满创造热忱,无止尽地渴望精进他们的技艺。他们力图制造最锋利的剑,最美丽的珠宝,最强韧的锁链-然后将他们的成就在歌曲与故事中化为不朽。他们致力于建造留存久远的东西,为了在世界上打响名号好让未来的世代记得他们。

矮人社会以广泛、松散的部落形式呈现,这些部落聚集于地底城的特定区域。不同的部落专精于不同技艺,虽然他们和平共处,但他们也具有强烈的竞争特质,这有时会让他们陷入争执。

战争技艺

对矮人来说,一个战士和一个技艺精湛的工匠是同一回事。战斗技艺与创造艺术都源自同一种专注、耐性,以及持续不断的自我精进法则。红色与白色属性的矮人以不同的方式面对这些过程,但完美的技艺对两者而言都同等重要。

红色属性的矮人战士工匠容易涌现狂野的灵感并轻易地沉浸在他们当前的计划中。他们制造拥有惊人力量的武器-劈裂大地的锤子、熔化铠甲的烈焰宝剑,以及拖曳着炙热闪电的标枪。

白色属性的矮人战士工匠既有条不紊又仔细。比起红色属性的族人,他们依循严谨的过程并且能够进行更精密、更细致的工作。美丽的珠宝,让穿戴者隐形的铠甲,还有用狼的眼泪锻造而成的锁链都是来自白色属性矮人的工艺品范例。在战场上的他们就跟在锻炉时一样精准细心。

署名武器

每一位矮人工匠在年轻时都会锻造一把武器并且灌注符文魔法于其中,准备终生携带它。这些武器是它们创造者的骄傲与喜悦,有许多矮人会设计与其武器相衬的服装与铠甲。在一个标记矮人成年的百岁生日,他们将会公开这个武器以及依据他们伟大的创造物而选取的新姓氏。金杖、锤泽、火盾是一些由其拥有者的署名武器获得灵感的矮人姓氏范例。

噬金者与最终战役

一则未完结的传纪预言了几乎被噬金者摧毁的八门市,他是一个被金戈牧地峡的珍宝吸引至艾席嘉的寰宇巨人。每一个矮人战士在战斗训练期间都牢记着这份最终战役的预言,而这也驱使他们尽可能成为最强的斗士。大部分矮人会想象自己可能是对噬金者送出致命一击并拯救城市的那个人,好让自己的名字能够被写进传纪的最终章。

吟咏人与战斗北地诗人

北地诗人(矮人僧侣)在矮人社会里拥有一份特殊的地位,身为主要说书人,他们知晓所有让矮人们记得自身族群的传纪与寓言。既然矮人们不书写历史,说书人就得担起传承了无数世代的繁复口述传统。任何矮人社群都欢迎北地诗人,他们总是被视为贵宾。

吟咏人属于北地诗人,其主要功能为提醒矮人们过往的功绩并激励今日的矮人达成相似的英勇成就。他们讲述英雄故事以协助塑造新的英雄;他们讲述正义与社群的故事以强化社群连结和对正义的承诺。

战斗北地诗人藉由从战场返乡并讲述战场及其英雄的故事而赢得此头衔。他们的功用是搜集当前英勇行径与成就的故事。诸境尊崇他们的勇气和叙事能力,而且冒险者甚或神明都经常指名要他们见证某些非凡壮举。在塔科力人类部落里广泛流传的一句话是,「壮举只不过是个谎言,除非由北地诗人讲述。」

诺特瓦

Stone Pillars in Forest Golden Hour

诺特瓦那未被破坏的荒野上只有远古巨人的蔓生遗迹以及偶尔由巨魔所建的简陋木制居所。哈蒙达森林是一片由高耸树木与茂盛灌木组成的浓密远古树林。在一个位于森林深处且被称作卡洛林地的神圣地点,一些竖立的风化石头被境域里最高大、古老的树木包围着。人们相信这些石头在巨人那早已失落的文明之前就已存在。

莫森兰的多岩高地上散布着巨岩与残破的遗迹,包括一些远古巨人遗留的简陋石冢和古坟。在一座眺望着一片广大森林的峭壁顶端,竖立着一个被称为雷尼尔厅的远古要塞残迹,因远古符文魔法的保存而大致完好。一条陡峭、危险的道路沿着崖边往上通向这座厅堂,提供一群好战、饥渴巨魔避难的处所-强烈遏止了任何意图从遗迹掠夺远古魔法的探险者。

巨魔

诺特瓦的远古遗迹在某种程度上提供了两种不同巨魔容身的处所。体型较小、较为好斗的哈吉巨魔在此境域横行,以杂乱无章的队伍进行狩猎。他们喜欢骚扰较大型的托尔嘉巨魔,他们生活在家族团体中并且能够一次睡上好几年。尽管他们天性嗜睡,一个突然从沉眠中被吵醒的托尔嘉巨魔会勃然大怒并且开始持续好几周的毁灭暴行,直到这个巨魔耗尽体力然后找到一个新的睡眠地点。

哈吉巨魔

2 trolls concept

哈吉巨魔比托尔嘉巨魔体型更小也更刻薄,不过有些哈吉巨魔能够长到令人惊讶的体型。他们并不特别聪明,而且他们的动机相当基本且原始:获取最多食物,拥有最棒的巢穴,找到最好的东西。为了这个目的,他们以松散的团体旅行并且睡在拥挤的兽穴中,不过他们的坏脾气也经常导致争吵与宿怨。

经过好几世代,哈吉巨魔早已将许多远古遗迹搜刮一空,而且他们仍持续寻找尚未被劫掠的古坟与石冢。他们不使用货币,但是剑的断片、盖了符文的金属制品,或是破碎的圣杯却成了他们部落间珍贵的商品。虽然他们没有书写的语言,不过他们却解开了一些远古巨人符文并且逐渐发展出一种他们难以操控且粗糙的基本魔法,通常具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爆炸性质-一个哈吉法师的寿命比其它巨魔短了不少。

哈吉巨魔大多赤手空拳或以远古武器的零件战斗。如果他们需要掠夺另一个哈吉部落或攻击一个拥有他们索求之物的托尔嘉家族团体,他们会把一颗石头绑在一根棍子上或制造其他简陋的武器,但他们对于工艺的兴趣就仅止于此。

托尔嘉巨魔

1 troll with boardwalk

托尔嘉巨魔以蔓生的遗迹为家,尤其是在浓密的哈蒙达森林里。他们倾向待在小型的家族团体中,经常与其他团体争夺领地与食物源。不像哈吉巨魔,他们过着祭师般的生活并且与自然世界有着深刻的连结,他们有许多成员专精于自然和治疗魔法。因为这份与自然的连结,托尔嘉巨魔极为强壮坚韧而且拥有非凡的重生能力。他们致力于保护哈蒙达森林并且会攻击闯入的哈吉巨魔。驱逐外人是唯一一件能够促成不同的家族团体协力合作的事。

对睡眠的渴望最能够驱动托尔嘉巨魔,而且他们非常擅于此道,通常一次就能睡上好几年。如此漫长的睡眠使他们与环境融合-很容易将一个沉眠已久的托尔嘉巨魔认成一块巨岩或古老遗迹的片段。其实,有些托尔嘉巨魔在沉眠期间会选择巨人遗迹附近的区域作为某种伪装。

最后,他们身上会长出植物直到难以辨识托尔嘉巨魔的肢体末端以及遗迹的起点。他们厌恶睡到一半被吵醒而且会在睡眠被打扰时变得极为凶猛残暴。他们带着盲目的怒火四处暴冲,摧毁路上的一切-包括徒手将哈吉巨魔撕成两半-直到他们完全耗尽体力。接着他们就会睡回笼觉。

无尽风暴

Stormy coast w/ vignette

无尽风暴是一块充满火、恶魔,以及长年战事的土地。随着闪电划破天空,恶魔劫徒们驾驶燃烧的船横渡烈焰海洋,扫荡此境域寻找通往其他境域的路径以供其掠夺。众神在无尽风暴四周设下强大的符文守护以困住恶魔并防止他们在别处造成浩劫,但这些守护并不完美,恶魔们迟早会找到其他出路。

无尽风暴永不停止燃烧。海洋由火焰构成,天空被永恒的闪电风暴点亮。恶魔们居住在一片由锋利、险峻的黑色岩石与燃烧火山坑组成的荒芜山地间。有毒的烟雾,只对恶魔以外的生物造成毒害,自裂隙中释出涌向空中。无尽风暴没有植物生长。唯一的野生「动物」是由炎坑喷出的元素火焰所形成的野兽。

敌对的恶魔首领在染血的埃斯科原野彼此交战。既然恶魔离不开无尽风暴,他们就只能互斗,而他们那无厌的嗜血欲望就表示在这片漆黑的战场上总会有大战进行,不分昼夜。很少有参战者怀有任何战斗的理由或怨恨其他恶魔;他们就只是为了战斗而战斗。

血岩是位于无尽风暴的漆黑山地深处的一座火山。其火口湖中没有熔岩气泡-相反地,它充满了沸腾的血液,因为血岩是所有恶魔的源头。每当有恶魔屠杀一个非恶魔生物时(每一个恶魔都会把握机会这么做),受害者的血就会经由魔法传送至血岩。当这些由恶魔征服的滚烫血液积累到火口湖的湖岸时,一个新恶魔就会出现。不过,将恶魔困于此境域的符文守护使新的受害者变得罕见,因此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新的恶魔自血岩中诞生了。

在恶魔劫徒掠夺其他境域后,他们把战利品存放于地底的赫利尔密窖。来自上古文明的神器以及失落数个世代的奥法秘密已在这座烈焰海洋底下的迷宫密室里堆积了好几世纪的灰尘。

恶魔

Demon Concept

无尽风暴的恶魔是恶毒的维京劫徒,对毁灭拥有无比的渴望。自从众神设置了将他们困于此境域内的符文,敌对的恶魔首领和他们的野蛮军团便持续不断地在埃斯科原野上进行狂暴争斗。当他们不忙着撕碎彼此时,恶魔们便饥渴地寻找任何掠夺其他境域的机会。恶魔的社会分裂为不同军团,每个军团都由被称为杀戮大师的强大领袖率领。黑色属性的恶魔是征服者,打算在为自己争夺其他境域时散播恐惧与惊骇。红色属性的恶魔执着于毁灭和痛苦,意图烧尽一切事物并屠杀他们找到的每一个人。

埃尼尔(诞下妖精种族的古神)以他们设计的魔法物品将恶魔封印在无尽风暴里。当斯科提挑战埃尼尔霸权并击败他们后,这些圣物也不知所踪。斯科提使用符文魔法重新封印无尽风暴,但他们对于这份安全措施的维护一直都不太警惕。

伊斯费

Blue green world tree roots

伊斯费是位于世界树基部且笼罩着迷雾的境域,它是一片辽阔的平原,周围环绕着迅速流动的河水以及一座高耸的石墙。平原上散落着无底井以及起源与重要性皆已佚失于时光中的白色石冢。耸现于头顶上方的是世界树那深不可测的庞大身影,垂挂的树根探入了这个境域。来自寰宇的极光偶尔会穿透那徘徊不去的阴郁并在空中舞蹈,但它的光辉却被无尽浓雾减弱,并在靠近伊斯费中心之处变得更加浓密。动物、怪兽,与大部分人们的灵魂在死亡时来到伊斯费,永远漫无目的地模仿着凡人的生活。

伊斯费平原被凡吉尔河那冰寒彻骨的河水环绕。越过河流有一座高耸城墙,超过一百呎高,在亘古以前为了阻止寰宇怪兽袭击年轻的世界树根而建。唯一能够进入伊斯费的入口是一座横跨河流的大桥,直接通往宏伟的伊斯费门。

精灵

Usher of the Fallen
领途导灵|由Anastasia Ovchinnikova作画

以格外英勇光荣的方式死去的人们会被女武神标记并被带往斯达海姆。其余的每一个人则会前往伊斯费。伊斯费的精灵包括那些死于自然因素或意外的人,或是某些在战斗中表现懦弱的人。每一只曾经活着的动物或怪兽也在伊斯费自由地奔驰,不难看到一个巨型狼灵或龙灵自迷雾里现身。

居住在伊斯费的精灵形似它们生前的样貌,不过它们既飘渺、透明,并呈现灰蓝色,缺乏鲜活血液的温暖色泽。它们以精灵的型态逗留愈久,它们就更融入此境域的永恒迷雾与朦胧背景中。当精灵成群移动时,它们会形成在地表上飘移的巨大云雾,几乎无法与持续存在的雾做出区别。

许多精灵保有生前的记忆,不过它们已失去所有热情,而且战斗与缔结关系的动机也随之消逝。它们就只是漫无目的地成群移动,宛如雾气般地飘过原野并沿着河流飘荡。在强大魔法的协助下也有可能激怒它们或说服它们战斗。许多精灵模糊地接受死亡神埃甘为该地的统治者,但就算是他也得用上他自身的神族魔法来驱使它们执行任务或替他战斗。

诸神大厅

building on ice angled

在伊斯费唯一的其他建筑物就是宏伟的诸神大厅,它是新加入这个境域的地标。它到达这里的方式本身就是一则传纪。

斯科提大厅已在诸神境域伫立了好几世代。有一天,瓦尔基在托拉夫与哈尔瓦比试战技时出现,一边因为矮人打造的神石挽具的重量而喘不过气来。当托拉夫询问他的兄弟有什么困扰时,瓦尔基便沮丧地抛下挽具。他告诉托拉夫与哈尔瓦他已捕获了灵马温德费,这是一件曾经有许多人尝试过却无人成功的壮举。他的兄弟们开始大声赞扬他,但他却不屑地挥了挥手,因为这项壮举尚未完成。瓦尔基设法把温德费带往诸神境域,但为了驯服牠,他必须把结附符文的挽具套在这匹马的脖子上。瓦尔基抱怨那根本就不可能达成。

一听见「不可能」这个词,托拉夫便挺高了身体。对这位最强壮的斯科提之子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哈尔瓦悄悄地在托拉夫耳边警告说这可能是一场骗局(瓦尔基以诡计多端闻名),但托拉夫从来不听哈尔瓦的话,即使哈尔瓦总是任何房间里最明智的人。托拉夫轻松地拾起挽具,接着这三位神明就离开了大厅。在庭院里,他们敬畏地看着温德费,这匹狂野的精灵马正因被困在任何一种高墙后方的无礼行径而不停扬起头。随着托拉夫带着挽具靠近这匹马,温德费跺了一下脚,绕着这位神明腾跃,并且加速朝门口冲去。这匹马纵身一跃飞过门然后,比卡尔费的风暴还快,疾驰奔离了斯科提大厅。

随着温德费跑回精灵境域,托拉夫也追了这匹野马三天,终于在牠刚踏进伊斯费大门时捉住了牠。用了极大的力气,托拉夫举起挽具套在马上。突然间,出现一阵炫目闪光以及一声能够在所有境域听见的轰然雷鸣。托拉夫被这股力量往后轰向伊斯费大门,撞裂了一根柱子。当托拉夫张开眼睛时,瓦尔基的诡计也被揭露了。这个挽具跟诸神大厅被拴在一起,而托拉夫的强大力量触发了符文魔法,把大厅从诸神境域一路拖到世界树底端,使它被固定在树根里。其余众神自大厅里现身,一边搔着头查看那群仰头盯着他们看的无尽精灵行伍。瓦尔基已不知所踪。

-瓦尔基欺瞒记

众神一直认为他们应该把它搬回诸神境域,但自世界树渗出的某种魔法目前阻碍了他们那不够积极的心态,于是便无人将其定为优先事项。

卡尔费

Frozen sea palisade

在严苛的卡尔费境域,冰冷的海水挥打着被冰川覆盖的海岸。很久以前,此境域由数个朝代的至高国王与女王以联盟、藩属国,以及强大要塞等扭曲复杂的形式进行统治,但却只剩下往日荣光的阴影。现在那些要塞坍塌并半埋于雪中,几乎所有此境域目前的居民都是不死生物。这些被称作尸鬼的殭尸保有生前的智力与记忆,而且它们效忠奈尔非,卡尔费的最后一位至高王。

卡尔费曾经是一块由居住于可怕要塞里的富裕贵族统治的土地,如今都成了一片被雪覆盖的遗迹。虽然它遭遇了不幸,卡尔费的庞大财富传说却传遍了所有境域。许多劫徒勇闯严苛的环境以期望能找到古代统治者那奢华的珍宝,据说都被藏在寒冰底下或上古冰川内。

巫妖王奈尔非依然统治着玛恩港,那是最大的一座古城,并在冷风穿过岩缝时于不死贵族的簇拥中上朝。一座高耸的海提保护这个巨大的军港免受不停挥打的浪潮侵袭,而这面海堤也因埋于其中的数千个骷髅而被称为遭祟边境。

奈尔非国王拥有一群被称作玛恩惧怖军的劫徒军团。当一个末日劫或预兆路提供机会时,玛恩惧怖军就会劫掠其他境域寻找更多珍宝以纳入卡尔费那些早已塞满的宝库。

凛空冰川山脉

凛空冰川山脉的内陆高地是卡尔费少数活人居民的蛮野栖息地-他们是在最严苛的环境下奋力求生的野蛮人。他们居住在一个经常彼此交战的国度(偶尔会凄惨地与尸鬼交战)并且极度不信任外人。

盐晶墓

interior architecture silhouetted in teal light

据说远古盐晶墓的宝库极为广大,它们已在各个境域中成为巨富的代名词。不过,奇怪的是,从这个宝库归返的劫徒只带回几个硬币。大部分寻找盐晶墓的人都没有回来。其余的人带着不可思议的宝藏故事归返,他们或许会讲述他们窃走的宝石酒杯,但却只是拿出一个污损的旧杯子。

尸鬼

Grim Draugr
残酷尸鬼|由Grzegorz Rutkowski作画

尸鬼是一种远古的不死领主及其臣属的种族,被它们对于财富与权力的病态欲望所活化。尸鬼贪婪地守护着它们的宝库,以免入侵者前来卡尔费寻找尸鬼囤积的上古珍宝与强大魔法物品。不死生物偶尔会乘着它们奇特的石船前去掠夺其他境域并带回更多财富纳入它们满溢的宝库。

几世代以前,奈尔非国王背叛了他的子民并让死亡神将所有卡尔费贵族及其臣属转变为不死生物。它们还保有部分或完整的生前以及死后记忆与智能,它们也受到以前对于财富与权力的同一种渴望所驱策。先祖贵族们记得当妖精还拥有神力的时代,而且它们见证了造成妖精殒落与斯科提崛起的大战。它们的不死奴仆对于它们的存在保有较少记忆并于此刻盲目地侍奉它们的领主。

尸鬼依然维持着当卡尔费仍是活人王国时所建立的贵族世家与严格的阶级制度。被称为玛恩惧怖军的战士阶级在它们依稀记得的旧时哨兵路线上巡逻,而尸鬼首领只会动身参加每几个月一次与奈尔非国王的会议。当末日劫使卡尔费与另一个境域接触时,玛恩惧怖军偏好穿越海洋劫掠其他境域,但偶尔也会在不死战士的无声行伍中行军赴战。

利雅拉

Windows Pipes Trees

利雅拉是一个充满湖泊与松林的神秘境域,该处的真实看似就跟住在那里的变形兽一样变幻无常。树干突然改变方向,湖面往上弯成一个碗型,水生植物自然而然地长成意想不到的图案。访客们可能会看见营火的烟飘向空中,却在抵达该地点后只发现一只小鹿躺在草地上,毫无营地的踪影。

利雅拉是一个怪异的变动境域,就跟住在那里的变形兽一样难解又神秘。甚至在中午,只有一道昏暗的环境光彩照亮地貌,还有形状古怪的植物将扭曲的影子投映在每一个方向。

将此境域与寰宇区隔开来的屏障比起其他任何境域更单薄,使进入变得容易-不过这个怪异的境域会令人迷失方向,也使离开变得不那么容易。变形兽本身能够轻易地离开利雅拉进入寰宇,但造访这个境域的外人会发现自己无助地迷了路,而那些成功走出来的人几乎不会想回去。

五指峡湾湖

Pipes Trees and Mossy Stream Bank

当远古的妖精神埃尼尔创造后来成为利雅拉的境域时,他们的干涉对这块土地造成不可抹灭的影响。一座巨型洼地-宽达数哩,形状像一只手,并充满了新鲜、清澈的水-是利雅拉少数恒久不变的部分之一。微弱的五彩光芒,寰宇极光的反射,在水面下舞动着。

在生命终点,所有变形兽都会被吸引回利雅拉,他们前往五指峡湾并溜进湖面底下离世。

变形兽

Realmwalker
境域行者|由Zack Stella作画

利雅拉的变形兽是戴着面具的神秘生物,拥有任意改变其形体的能力。他们戴着雕刻精美的面具并身穿厚重旅行斗篷以遮蔽他们真正的脸孔与形体,只有变形兽本身才知道其真实样貌。他们可化为融入环境所需的任何形体-包括一种不停变幻的极光形态,能让他们自由地穿越寰宇-不过他们比较偏好动物形态。

渡林者与渡湾者

变形兽具有绿色或蓝色属性。任何一种颜色属性的变形兽都能化为各种形态,但他们偏好不同的形状,部分与他们的颜色有关。绿色属性的变形兽,又称渡林者,比起人形更喜爱野兽形态。熊是一种受欢迎的形态,但任何在林地看见的雄鹿、山猫、鸟,或松鼠都可能是渡林者伪装的。渡湾者,蓝色属性的变形兽,深深地为水着迷。他们通常化为水生动物的形态,例如海豹或海豚。他们也经常化为海员、航海劫徒、渔夫、灯塔管理员,以及其他居住于水上或水边的人形生物。

变形兽经常以反派或诈术师的身份出现在传说里,为当地的人形生物制造麻烦并且混淆英雄的努力。这份描述反应了许多人形生物对他们深深抱持的不信任感,但却不完全反应出他们与其他种族互动的真实情况。实际上,变形兽能够不被察觉地在人群中生活数年,沉溺在对于诸境生活方式的无穷好奇心之中。

如果他们在好奇心之外还有其他动机,他们绝不会让其他种族发现-正如他们真正的样貌。

穿行境域

许多人相信变形兽是由与寰宇本身相同的物质形成-不停变幻的纯净光芒以及天界能量。无论那是否为其真实本质,他们能够为了在境域间旅行而化为类似寰宇极光的形态,甚至是在没有预兆路或末日劫的时候。

被授予这份在境域之间穿梭的能力,变形兽也乐于好好利用它。充满好奇心与适应力,他们通常只在短暂的童年于利雅拉待上几年,接着便前往寰宇查看并学习其他境域的事物。许多变形兽几乎与其他种族生活了一辈子,直到最后他们归返利雅拉度过余生并浸入且沉没于五指峡湾湖中结束他们的存在。

利雅拉的秘密

一则远古传说讲述了变形兽的起源故事。据说他们曾经是某个不明物种的族群,生活在一个早已被遗忘的境域的一座小村落里。在一个暴虐首领的支配下,这群人向埃尼尔祈祷(远古的妖精神)赦免他们的年轻人不被征招参与首领那不公义的战争。埃尼尔答应了他们的祈求,赐予他们变换形体的能力。年轻人伪装成年长者以及寻常的动物,因此便找不到适合的人加入首领的军队。震怒之下,首领下令屠杀整个城镇,于是村民便四散逃生。

当首领的军团追逐逃难的村民时,埃尼尔看见他们的惨况并为他们创造出一个安全的地方。埃尼尔从他们自身的境域拉出一个区块,打算以陡峭的山脉作为屏障隔出一个无法攻破的庇护所。但他们混乱的魔法却创造出一个不稳定且半成形的世界,该处的平滑峭壁以不自然的精准角度攀升,树顶长出了树根并且被深入地表的枝干支撑着,而地貌上的一个巨大手印现在成了一座拥有结晶水域的湖。

定居在这块新土地的人们获得了它那不停变幻的特质;过了几个世代,他们抛下原本的种族并成为变形兽。现在大地与人们一样多变、难解,又神秘。

斯肯法

hollow log with shed snakeskin and tiny faerie

斯肯法是一座朦胧的境域,该处的参天巨树遮挡了天空的景象而且辽阔的泥炭沼泽隐藏了远古众神大战的残迹。七棵巨树永远囚禁了那场战役的输家,而现在他们的远古大厅则成为其遥远后裔-妖精-的家园。由伟大的寰宇盘蛇钻出的隧道在地面蜿蜒。空气中充满了生命与腐败的气味,无尽岁月的负担格外沉重。

乍看之下,斯肯法看似一片未受破坏的辽阔荒野,自亘古以前就未受任何生灵触碰。实际上,妖精聚落散布于整片土地。有些藏于地底或刻建于多结树根内,其他则是无缝地生长在头顶活生生枝干上的优雅建筑。这类聚落-林木妖精与暗影妖精共同生活于此,在他们的新国王统治下重新联合-包括扬升于枝干上或沉潜于树根下的居所,反应了妖精那彼此交缠的命运。

最庞大的妖精聚落是约蒙,那是一座当妖精还是神的时候所建的远古城市。它的建筑风格既华丽又正式,与近期两个妖精种族的建筑有点相似之处。这个地方弥漫着魔法,在树林高枝底下的永恒微光中以幻境光芒勾勒出枝干。位于这座城市中心的是哈斯厅,那是一座新盖好的妖精王居所。

雅斯佩树

big tree with fuschia and purple leaves

七棵高耸的树散布在斯肯法的宽广森林里,据说它们是斯科提囚禁埃尼尔幸存领导者的牢笼,用以告诫世人那些挑战他们神圣权威的人会有什么下场。被埋入的埃尼尔现已跟束缚他们的树合而为一,而妖精们崇敬这些树,彷佛它们就是他们的远古领导者。根据被囚禁在内部的古神,每一棵树都具有独特的魔法特性:有一棵树会结出能够治疗任何疾病并且愈合任何伤口的果实,另一棵树则会产出无法被切割或破坏的木材(除非内部的神决定要把枝干赐给一位够格的恳求者)。妖精国王哈拉德宣称自己在吃了雅斯佩树果实并在其树枝底下入眠后预见了一个统一的妖精王朝。

盘蛇隧道

妖精崇敬寰宇盘蛇寇玛。据说在远古时代,盘蛇自由地漫游并深深地啜饮着斯肯法的远古秘法能量。牠在行经之处留下广大的隧道网络,林木妖精与暗影妖精都认为这些通道是神圣的空间。妖精们诚心地照料这些隧道,相信有一天寰宇盘蛇会使用它们重返斯肯法-因为现世诸神斯科提已禁止牠进入任何境域。妖精们为此感到愤怒,几乎等同于他们对斯科提击败其神圣先祖埃尼尔这件事的怒意。

妖精

Elderleaf Mentor
古叶居导师|由Zoltan Boros作画

几世代以来首次在一个国王的治理下统一成一个不稳定的联盟,林木妖精与暗影妖精持续在斯肯法的原始森林和广大泥沼间努力回复他们以往的力量。尽管他们具有许多差异,这两个妖精阵营都崇敬寰宇盘蛇并希望他们有朝一日会恢复凯德海姆众神的身份。

埃尼尔的衰亡

有一则远古传说讲述了埃尼尔与新窜起的斯科提之间的大战。斯科提获胜,一部分要感谢矮人锻造的斧头加德里梅,哈尔瓦使用它对埃尼尔造成毁灭性的效应。这把斧头能够劈开任何物质,甚至是寰宇,而哈尔瓦用它把妖精种族一分为二,创造出林木妖精与暗影妖精。斯科提也放逐了埃尼尔崇敬的寰宇盘蛇,因此牠再也无法进入境域。被剥夺了神圣之力,堕落的埃尼尔-妖精们-便沦落到争论与恶毒内斗的境地。

当埃尼尔被击败时,艾朗德把他们七位幸存的领导者囚禁于他们境域中的七棵巨树内,现在这些树被称为雅斯佩树。

妖精国王

Harald, King of Skemfar
斯肯法国王哈拉德|由Grzegorz Rutkowski作画

林木妖精与暗影妖精经历了好几世代的争斗,现在这些埃尼尔后裔再次统一。一位名叫哈拉德的林木妖精在吃了雅斯佩树的果实并在其树枝下睡一觉后,看见了一个伟大的妖精王朝崛起并将所有妖精统一于一个政权底下的景象。哈拉德相信他的宿命就是要实现这份预视。在奋斗了许多年后,林木妖精与暗影妖精终于统一,不过他们的联盟却相当脆弱。被称为长老的哈拉德宣告自己为妖精国王,统治斯肯法全境。有些妖精认为被囚禁在雅斯佩树里的埃尼尔正在引导哈拉德的行动。有的甚至宣称哈拉德被这位远古妖精神的灵魂附身。在那些相信这类传闻的妖精之间,这个埃尼尔精灵的介入对妖精的命运来说是好是坏,他们的意见仍相当分歧。

在哈拉德的领导下,妖精们被一份共同的渴望凝聚在一起:他们希望能夺回埃尼尔的力量以及他们认为属于他们那作为诸境统治者的合法地位。尽管有这份共享的目标,不过古老的敌对意识仍于台面下酝酿,看似哈拉德才是真正将两个妖精阵营连结在一起的唯一关键。如果哈拉德死去,暗影妖精与林木妖精肯定会再次分道扬镳并重启他们远古的战争。

斯达海姆

Docks of Starnheim

位于世界树顶端的高耸境域为斯达海姆,也是女武神与荣誉亡者的家园。雕刻而成的长舟静静地漂过一面宛如玻璃的漆黑湖泊直到他们抵达中央建筑:洞穴般的女武神大厅,由世界树那活生生的枝干交织而成。一面神秘的符画,斯达海姆之光,如同太阳般地在天顶闪耀并将其光芒自世界树洒落至每一个境域。

女武神大厅

Glowing Rafters of Starnheim

古老、精致,又搏动着魔法,位于斯达海姆中心的立会厅令人心生敬畏。由世界树最顶端自湖中升起的枝干交织而成,这座大厅看似漂浮于湖面上。在大厅内部,翻腾的云朵形成了天花板,从白色转为灰色再到雷鸣时的漆黑,全都取决于下层境域的冲突数量。这座大厅宽广到足以让每一个曾经存活过且 够格的人坐在长桌参与永恒盛宴;无论有多少新的灵魂抵达,这个建筑永远不令人感到拥挤而且蜂蜜酒也饮之不尽。

女武神选取将会获得永生的英雄,在他们凡间的生命终了后,永远在这座宏伟的大厅里享受盛宴。只有最勇敢的灵魂,那些达成史诗般壮举并英勇地战死沙场的人,能够赢得这份殊荣。

每一个被邀请进入女武神大厅的人都会被赐予叙事的天赋,因此人们在永恒的盛宴上会不停地讲述传奇。每一个凡人的灵魂都有机会讲述并庆祝他们生命中的伟大胜利。这些故事总是英勇豪迈,有时候是苦涩悲剧,但他们激起的浓烈情绪很快就会消逝。在斯达海姆的荣光里,悲伤是不被允许的。

瓦米尔与耶塔码头

Angel of the Docks

此境域那光滑、平整的表面看似一座玻璃般的漆黑湖泊,但实际上,那些「水」根本就不是水。始纪称之为瓦米尔,是在创世期间死去的第一个女武神的血。所有女武神都诞生于这座湖。瓦米尔的强大魔法能够治疗或毁灭,这都取决于使用它的人。

女武神大厅周围有一片木制码头网络,上面装饰着寰宇怪兽的雕刻。有十二艘长舟在码头附近漂荡,每一位斯科提一艘,他们是目前掌权的神。尽管他们地位崇高,甚至连神也无法保证当他们死后能够在永恒盛宴上得到一个位子。某些远古传说提到不够格的神在抵达斯达海姆后会被丢在这些船上漂流,被送往寰宇以腾出空间给更有资格的神。

女武神

Eradicator Valkyrie
诛世女武神|由Tyler Jacobson作画

女武神是有翼的战斗天使,她们选择够格的亡者前往她们位于斯达海姆的大厅享受永恒盛宴。比斯科提古老,女武神并不侍奉众神。她们成形于时间之始,而且她们不允许自身的裁决受到陈腐的关系、家庭羁绊,以及无谓的争吵所蒙蔽,这些都实际定义了众神的本质。这份裁决是她们存在的主要目的,不过有些传纪描述她们偶尔会为了值得的理由而亲自参战。

女武神成对施行她们的裁决任务,一个白色属性的牧生使与一个黑色属性的索命使会一同行动。

牧生使:白色属性的女武神是够格亡者的牧生使。如果有人带着勇气与荣耀而死-无论是否在战场上-会出现一位牧生使引导他们登上斯达海姆并在女武神大厅里赐给他们一个位子。

索命使:黑色属性的女武神是懦夫的索命使。一个牧生使会等候某位够格人士的死亡,而索命使则会在见证懦弱行径时介入。她们通常会击倒懦夫并护送他们前往伊斯费大门,将他们烙上一个向世人宣告其耻辱的符文。

两个成对的女武神必须对每一个殒落战士的命运表示同意才能让判决执行。通常这些裁决都非常简单明了而且没有异议-双方都渴望一份公平的命运并且不太在意「赢得」某个特定的灵魂。不过,牧生使偶尔需要阻止索命使太快杀死一个懦夫,如果那位牧生使认为这个人依然有机会透过稍后的英勇行径来弥补的话。

那些被选取进入女武神大厅的人会被护送通过来自女武神翅膀的五彩通道穿越寰宇,宛如一座彩虹桥。

战场天使

有些传纪描述女武神在某些光荣战役中与众神并肩作战,或许是为了屠杀一只肆虐的寰宇怪兽,但吸引女武神参与激战的情况确实相当罕见。女武神偶尔会裁定一整个村落或部落不值得存活,于是牧生使与索命使便一起降临将整团怯懦的人群送往伊斯费。

另一方面,女武神已准备好参与对抗恶魔的战斗。令人厌恶的恶魔在本质上就不够格,逃离无尽风暴的恶魔是一种威胁并且必须尽速处理。牧生使与索命使会迅速合力杀死一个恶魔或逼迫它返回其家园境域。

瑟特兰

Ice and lava

寒冬般的瑟特兰是一个动乱频繁的境域。火山喷发穿透冰雪形成新的山脉,同时酷寒将冒着蒸气的间歇泉冻结成溅洒的碎冰。地震与火山喷发几乎每天都在重塑地貌。雪崩与碎岩滚落山坡并改变了半冻结的河道。霜巨人的冰宫散布于高山顶峰和冰川原野上。火巨人的简陋居所位于低地,该处的熔岩深峡在宽广的雪原上划出许多通道。

在瑟特兰生长的少许活物都长成了庞大的尺寸。树木相当罕见,但它们都长得跟斯肯法的远古树林一样巨大。火巨人国王的家凯达尔厅的屋梁是从这些巨树上砍下,用以建造能够容纳硕大巨人的居所。动物也长成了庞大的体型;猛玛象与巨山羊群为巨人提供了大部分的食物来源。

瑟特兰的地形如此易变,鲜少有持久到能够被命名的特征。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维拉高地,那是一连串山巅与冰川原,一群通常独居的霜巨人魔法师在该处形成某种类似社群的组织。维拉巨人联合他们的魔法力量创造出防御网,以确保火巨人不会进入他们的高地。

巨人

有两种巨人住在瑟特兰这个动乱的境域。霜巨人既聪明又神秘,使用符文魔法推测寰宇的秘密并且小心翼翼地守护它们不让外人的好奇心窥探。相对地,火巨人既野蛮又冲动,共享同胞的体力与韧性却缺乏任何霜巨人的知识与资源。霜巨人控制高地,占领了所有最稳定的山区,他们在此用冰塑造要塞。被分配到低地,火巨人不愿建造任何持续久远的东西,毕竟它很有可能被撞倒或被覆盖在一场雪崩或熔岩流中。他们偏好简陋的木造长屋,能够在必要的时候拆解并迁移他处。这两种巨人经常互相争斗。

瑟特兰的霜与火巨人陷入持续不断的冲突中。霜巨人不希望被打扰,但他们也占据了境域里最棒、最安全的领地-并且在他们的山区宫殿里囤积了只属于他们的珍宝与奥法秘密。愤怒、冲动的火巨人成群结队地攻击大多独来独往的霜巨人。霜巨人则以能够打散或使整群火巨人部落失能的符文冰魔法轰击进行报复。

在非常罕见的情况下,如果瑟特兰被入侵者或一只狂暴的寰宇怪兽威胁时,霜与火巨人能够抛开彼此的歧见并协力守护他们的境域。

霜巨人

Cyclone Summoner
气旋召唤师|由Andrey Kuzinskiy作画

霜巨人占据了瑟特兰的高山巅与冰川原,他们在此建造冰宫并永世独居。他们那些坚不可摧的山顶要塞提供了他们观察寰宇光芒及其秘密的清晰视野。他们鲜少离开瑟特兰,也对掠夺不感兴趣,但他们与碧塔嘉思想相近的预兆觅径人有一种特别的关系,而这些预兆觅径人偶尔会航向瑟特兰跟友善的霜巨人交换情报。

被称为维拉法师的霜巨人魔法师主要居住在防守严密的维拉高地。除了用魔法操纵寒冷与冰霜,维拉法师也是经常推测境域秘密的先知。他们能使用幻影魔法戏弄闯入他们私人圣所的人,但大部分维拉法师都认为这是一种非必要时不值得认真练习的次级魔法。

火巨人

火巨人居住在瑟特兰海拔较低之处,那里的雪原被许多熔岩深峡隔开。他们群居于家族和部落里,用境域里的巨树建造简陋的木造建筑。有些火巨人也会在低地底下的宽广洞穴网络与熔岩通道中筑巢。

火巨人既鲁莽、善妒,又喜好竞争-就像嫉妒其亲族的秘密知识却无法将其据为己有的巨型孩童。他们的体型比霜巨人小,但他们仍然是巨人,而且拥有不可思议的韧性、力量,与复原力。无数传纪用了很长的篇幅讲述杀死一个火巨人有多难,那些达成这份艰巨任务的英雄都被尊为传奇。

当一场末日劫让瑟特兰与其他境域接触时,火巨人都等不及要进行劫掠。他们喜爱肉搏战,但他们也不排除朝敌人投掷巨岩,而且他们的魔法师拥有操控火焰与熔岩的能力。

凯尔达是火巨人的国王。他和艾朗德长年敌对并在许多场合彼此设局戏弄。凯尔达将艾朗德视为他所羡慕与厌恶霜巨人的一切-他们那令人困惑的神秘主义、他们的自大-的神级升华版,并一心只想愚弄羞辱他到放弃其神圣地位的程度。

传说才正要开始

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关于凯德海姆境域的一切。如果你还渴望更多知识(艾朗德会非常骄傲),请在接下来的几周内留意DailyMTG!愿你的名声响彻斯达海姆!

创世致谢名单

再次特别感谢每一位让凯德海姆成真的人。

概念艺术家

Alix Branwyn
Chris Rahn
Daarken
Jehan Choo
Jenn Ravenna
Jonas De Ro
Nick Southam
Randy Vargas
Sam Burley
Steve Prescott
Rebecca On
Taylor Ingvarsson
Tyler Jacobson
Viktor Titov
Zack Stella

创世写作团队

Jenna Helland
Ethan Fleischer
Emily Teng
James Wyatt
Annie Sardelis
Hans Ziegler
Doug Beyer
Katie Allison

艺术总监

Cynthia Sheppard

创意制作人

Meris Mullaley

创意负责人

Jenna Helland

创意总监

Jess Lanzillo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2年 5月 17日

收藏指挥官传奇:争战博德之门 by, Max McCall

编注:我们要说明,无面者这张牌没有蚀刻闪处理,也没有传统闪版本。 指挥官传奇:争战博德之门是被遗忘国度的汇所——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各种异域商品,包括最精美的万智牌牌张。 该系列将于6月10日上架本地游戏店和诸如亚马逊等的线上零售商,此系列为指挥官玩家准备了满满的精美牌张。下面介绍一下有哪些惊喜内容: 蚀刻闪传奇 你能从指挥官传奇:争战博德之门系列和聚珍补充包中获得1...

Learn More

FEATURE

2022年 5月 17日

指挥官传奇:争战博德之门产品概述 by, Harless Snyder

很高兴见到你,旅行者! 经过一天漫长的地城探索,你前往最近的城镇,亟待修整。虽然今早无比炎热,但约莫一个小时前,天空变暗变灰并下起了倾盆大雨。踩踏过的泥地因被雨水浸湿而变得粘稠,脚上的靴子好似要被拽离双足,每走一步都异常艰辛。疲惫不堪且寒气浸身的你终于在看到当地旅馆的招牌时,不由自主露出微笑,脸上浮现出充满希望的表情。 走近这座漫羊旅馆,呼啸的风声从低沉的呻吟上升到高...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