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德海姆鹏洛客指南,第一部分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1年 1月 8日

By Ari Zirulnik and Jenna Helland

欢迎来到维京世界

凯德海姆从北欧传说与神话中取得灵感,而且远古传纪的主题更贯穿了整个设定。它是一个由许多境域构成的庞大时空,所以旅者要知道的信息很多。在这份指南的第一部分,我们将会详述这座时空的基本设定,以及人类境域碧塔嘉。

十个境域与世界树

World Tree

这个世界从一颗种子诞生,而那颗种子长成了世界树,接着从树上长出了其他的一切。它的叶片拥有想象得到的各种颜色,随着它的枝干延展,它们也成为众多世界本身。一旦长出十个强壮的枝干,上面也结出了果实,而这些果实就是寰宇怪兽。第一个诞生的是盘蛇,它从亘古以前就一直生长至今。

-始纪

凯德海姆的境域是与它们诞生的宇宙结构相连的许多小时空,而且它们都以难以预测的方式绕着它旋转。境域的人民把这个结构视为一棵巨大且活生生的树-世界树-为一切生命的起源,生长于一片浩瀚虚空之中。在境域里,世界树显化为一棵实体的树并且能在空中看见它的枝干。除了凯德海姆的十个境域以外还有其他境域,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讲述它们的故事。

斯达海姆之光

Snow-Covered Plains
覆雪平原|由Sarah Finnigan作画

在所有境域中,女武神之厅能够以幻日效应的形式在空中被看见,类似太阳在寒冷的天空中产生的效应。那被称为「斯达海姆之光」,而且居民们保留了代表它的符号。

寰宇

境域之间的空间被称作寰宇,宛如极光般不停变换的光芒充斥在这个朦胧的空间里。一个境域内的居民非常难以跨越寰宇进入另一个境域,但并非不可能。

寰宇怪兽

被称为寰宇怪兽的魔法生物生活在境域之间的空间内。它们大多形似可辨识的动物,例如狼或鹰,但体型却异常庞大并且被神秘能力与超自然知识所强化。凯德海姆的人民相信当寰宇怪兽诞生时,所有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包括那些尚未发生的事件-都被锁在它们心中。来自许多境域的法师,甚至神明,都终生致力于解开那些秘密。

这些怪兽是难以置信地古老。据说它们是世界树的第一批「果实」,而现在它们成为它的守护者,维持这个时空以及其境域的结构。大部分的寰宇怪兽能够自由地在境域之间穿梭,经常在它们进入一个境域时带来浩劫与毁灭。

除了居住在寰宇内,寰宇怪兽彼此并没有什么共通点。他们有各种体型,从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寰宇盘蛇到娇小、淘气的托斯奇,它的体型小到足以坐在埃西卡的手中。许多寰宇怪兽都广为人知,出现在大量的传纪里,但其他怪兽则从未有人见过并且人们对它们的行径也一无所知。有些怪兽可能比世界树还大-这个念头甚至也会在众神心中激起恐惧。

寰宇盘蛇寇玛

Koma facing right

寰宇盘蛇是寰宇怪兽中第一个诞生也是最古老的。它真正的大小未知,因为它能够把自己分裂成许多小片段并且各自绕着世界树移动。

大部分寰宇生物能够自由进入任一境域。不过当斯科提推翻埃尼尔众神后,他们也禁止了埃尼尔崇拜的寰宇盘蛇进入任何一个境域。或许他们怕寇玛会进入斯肯法释放被囚禁的埃尼尔,又或许他们害怕这条庞大的巨蛇最后会生长到没有境域可以容纳它的程度。无论如何,持续崇拜寇玛的妖精们相信它的放逐会伤害世界树。在境域外躁动不已,寇玛的焦虑使世界树变得不稳定,危险地提升了末日劫的出现率。妖精们相信除非寰宇盘蛇能够自由地于境域漫游,否则世界树将会死亡-所有境域也将跟着陪葬。

穿越寰宇

一个不具备适当魔法就闯入浩瀚寰宇的平凡人一开始会迷失方向,然后感到惊恐,接着迅速地发疯。寰宇怪兽会被这个不幸的旅人吸引,可能很快就把他们吞噬。即使他们侥幸躲开了怪兽,那里没食物也没水,几乎不可能穿越寰宇。但若取得正确的魔法种类-一道特殊的咒语、一件神族武器,或是一艘刻着强大符文的船-就有可能从一个境域穿越寰宇前往另一个境域。

预兆路:随着境域在世界树上不停迁移,被称为预兆路的通道有时会开启于境域之间。一个境域的居民能够使用预兆路抵达另一个境域。有时这就跟走路穿过地貌上的一道闪光一样简单,但其他的预兆路却更为险恶,包括爬行穿过不停变换的隧道以及被无预警地抛在一个陌生境域的山顶上。一旦境域之间的预兆路开启,有些强大的法师能够随心所欲地关闭或重新打开它。预兆路的出现通常预告了这两个境域会在一场剧烈的末日劫难中重迭。

末日劫难: 虽然每个境域彼此不同,但它们都绕着世界树不断移动,有时它们则会重迭。此种重迭被称为末日劫,而且它是一种由改变世界的地震与地质失衡所标记的剧烈、爆炸性事件。重迭境域的居民必然会发生冲突。

:因为寰宇琼浆造就了众神的本质,使他们不受寰宇那令人迷失方向的效应影响,并且比其他种族更能轻易地穿梭于境域之间。单纯地穿越时空依然是一种挑战,因此他们经常使用能够开启一条预兆路或是,在罕见的情况下,将他们直接传送穿越境域的魔法物品。

变形兽与预兆觅径人:变形兽改变形体的能力以及预兆觅径人被符文强化的长舟都能够协助穿越不同境域。

凯德海姆众神

目前统治全局的神族,斯科提,在几世纪前取代了远古的埃尼尔。埃尼尔的后裔为暗影妖精与林木妖精,他们的力量已大幅削弱。

尽管曾经有许多「神族」存在过,他们全都与世界树精华产生一种寰宇连结。妖精们相信埃尼尔曾透过他们与寇玛的连结来通联它,而斯科提则喝下一种由世界树神埃西卡创造的神奇「寰宇琼浆」。寰宇琼浆也减缓他们老化的速度并同时保持他们的超自然力量。

斯科提非常强大,但他们也相当自私,容易发生口角,并且持续在境域里制造麻烦。除了特别强壮、迅速、敏捷外,每一个神都具有与他们的势力范围相关的特殊力量与能力。诸神拥有强大的个性,而且每一个都涉入了与他们亲族那错综复杂的关系。虽然每一个神都十分强大,但他们的内部冲突正逐渐成为这个时空的问题。

钛晶

Forging the Tyrite Sword
钛晶剑锻造志|由Kieran Yanner作画

Forging the Tyrite Sword

众神使用一种衍生自世界树的「树液」且极为神奇的物质。钛晶看起来就像是寰宇那极光般的光芒实体化。尽管众神能够安全地操纵它,直接接触钛晶对凡人而言依然相当危险。

因为世界树神埃西卡从钛晶制造出她的寰宇琼浆,斯科提的肌肤或外观的其他部分都以细微(有时并不那么细微)的方式展现出极光的影响。

斯科提

艾郎德是知识神。他透过和寰宇怪兽交战而赢得浩瀚的知识。

Alrund, God of the Cosmos
寰宇神艾郎德|由Kieran Yanner作画

瑞丹妮,正义神,年轻、傲慢、狂热,完全致力于正义的志业。

哈尔瓦,战斗神,无私、魁梧、坚定,总是任何一个房间里最明智的人。

Halvar, God of Battle
战斗神哈尔瓦|由Lie Setiawan作画

埃甘,死亡神,是最古老的神之一,但他的年龄却逆向推进。他拥有一副青少年的外表(还有那愤恨不平、消极的态度)。

托拉夫,雷神,是个无惧的冒险者,怀抱着一份对丰功伟业与永垂千古的探险的热情。

碧尔琪是夸耀神。为人风趣又具有魅力,她总是在旅行穿越境域时成为目光的焦点。

寇西玛,海神,拥有强烈的好奇心而且性情乖戾。生为一个寰宇怪兽,她无法忍受待在一个地方太久。

特格丽德,恐惧神,是一位技艺高超的战士,其影子本身就是个骇人活物。

瓦尔基是谎言神。自负又自私,他为其他神带来无止尽的困扰。当然是故意的。

Valki, God of Lies
谎言神瓦尔基|由Grzegorz Rutkowski作画

埃西卡是世界树神。她创造了让众神维持超自然力量的寰宇琼浆。

蔻沃莉是亲缘神。健谈又充满活力,她深切地关心着她那神圣家族的命运。

约恩是气象神。他是一位杰出的追迹人,他知道穿越(以及往返)每一个境域最迅速、安全的道路。

碧塔嘉

ship in channel concept art

人类境域碧塔嘉是五个彼此冲突不断的人类部落家园。每个部落都拥有其独特的战技与魔法。碧塔嘉由一块巨大的大陆构成,被一座危险且充满风暴的海洋围绕着。大地被一片辽阔的平原占据,人称费特玛原野,从海洋延伸数百哩到艾登嘉的远古树林。在这片土地上拥有多样化且丰富的植物与动物群。

费特玛原野

Green mountains concept art

费特玛原野这座广大的草原覆盖了碧塔嘉一半以上的土地并且承载着人口最密集的区域。这片翠绿的土地也是麋鹿、驯鹿、驼鹿、山羊、旅鼠、狐狸、山猫、鹫鸟以及野生飞马的栖息地。贝斯奇部落-以凶猛战士与执行部落法典的律语者闻名-定居于费特玛原野。尽管小型的村落四散于平原上,它们大部分仍位于从最大型的聚落贝斯奇厅骑乘一天的距离内。

贝斯奇厅的繁荣村落建于距离海岸约一哩的高地上。通往村落的陡坡使得人们更容易防守来自陆地的袭击,而且它面向西海的视野也会在劫掠船靠近时给予贝斯奇充分的警告。赋予这座村落名称的中央立会厅装饰着纪念传奇伟业、血腥决斗,以及部落法典签署的繁复雕刻。高大的木墙则被刻上了魔法守护,赋予一些对抗入侵者的额外防护。

贝斯奇

Bretagard Stronghold
碧塔嘉城塞|由Jung Park作画

Bretagard Stronghold

座落于围绕着大立会厅且以其为名的草地上,贝斯奇部落致力于维系他们领地上的和平、秩序,以及律法。被广泛地视为无私的裁决者,贝斯奇僧侣-律语者-强制执行部落法典并且调解碧塔嘉所有部落之间的纠纷。不过只有傻子才认为他们维系律法与和平的决心会弱化贝斯奇,因为他们的战士就跟斯凯尔以及塔科力的掠夺者一样可怕,而且人数更多。贝斯奇由两名女性领导:玛娅与西格莉德。西格莉德是这个部落的精神领袖,她的血统可追溯至传奇战士忽里克,据说他曾经救了艾郎德神一命。

忽里克在狩猎途中偶然遇见一个正在与一只巨狼搏斗的男子。他很快就注意到这并非一般的狼-这是从世界树果实里诞生的其中一只寰宇怪兽。而那名男子也不是一般人。那是智慧神艾郎德,他决心对抗每一只寰宇怪兽,从最年轻到最古老的。艾郎德相信当他对抗寰宇怪兽时,寰宇的本质将会展现在他面前。他不想杀害这些怪兽(如果情势对他不利的话,他还是会这么做),他只想从它们身上学习。

当忽里克遇见他时,艾郎德已经在与巨狼的搏斗中占了上风-但他却没发现狼牙已被敌对的神涂上毒药。当獠牙穿过他的前臂时,艾郎德倒在地上,全身麻痹又无助。正当巨狼准备撕开艾郎德的喉咙时,忽里克用一支箭射中它的眼睛。它痛苦地嘶吼着跑开了。

松了一口气的艾郎德心怀感激,感谢他的迅速介入并将整片费特玛原野送给忽里克和他的后人。然后他便离开碧塔嘉并持续他那对抗每一只寰宇怪兽的旅程,没有因为他与死亡擦身而过而退缩。

-破狼传

部落法典

几世代以前,来自五个部落的代表签署了一份血盟,愿意遵守一部管理部落关系的通用法典。这个部落法典提供了一份赔偿系统,会在一个部落成员伤害另一个部落成员时强制执行。例如,一个谋杀犯会积欠受害者幸存的家人一份债务-而这份债务的严厉程度就要看那位家族成员与受害者的关系。可以用黄金、牲畜,或其他资产来支付,也可以用一段奴役期抵债,或血债血偿。

部落法典任命贝斯奇部落为其护卫与裁决者。他们的角色是衡量证据并且对罪行宣判适当的惩罚或赔偿,但不是执行那份惩罚。犯罪方需要支付他们积欠的债务,或是在无法履行时,他们的部落必须强迫支付。如果部落无法履行这份责任,受害者就得亲自处理这件事。

甚至连律法相对较不严谨的塔科力和卡纳部落都会让贝斯奇裁决他们与其他部落的纠纷,尽管律语者的影响力在费特玛原野以外的荒野并没有那么强大。斯凯尔劫徒在发动腥天大屠杀的时候背弃了部落法典,现在他们自认为不受贝斯奇律语者管控。

贝斯奇部落对于正义与秩序的热忱在他们自身的法律中显而易见,它们在规定贝斯奇人的行为上更胜过部落法典的要求。他们那严格的行为规范掌管了他们对待彼此、陌生人、访客,甚至是敌人和囚犯的方式。多亏了这些规范,贝斯奇以他们的好客闻名,甚至包括来自其他境域的访客。有些于贝斯奇流传的传说提到神明或其他强大的人物在伪装后来到贝斯奇家庭并且丰厚地赏赐那些款待他们的人,或是惩罚那些没有好好欢迎他们的人。

科尔达海

pillar island formations

碧塔嘉的土地被科尔达海那汹涌、冰冷的水域包围-大部分人类都设法避开它。无数传纪讲述着引诱船只到海中墓穴或化为人形并在睡梦中谋杀村民的海怪。撇开怪兽,这片水域本身就十分险恶,有高耸的海蚀柱与崎岖的岩石沿着海岸排列,经常隐身于浓雾中。

科尔达柱群是一片永远被冷冽雾气笼罩的海蚀柱迷宫,形成海岸水域中最危险的地区。自然而然地,预兆觅径人-他们碧塔嘉最专业的水手,受到符文领航魔法的协助-便将科尔达柱群称为家园。

每季一次,所有部落的领航员都返回位于柱群中心的码头网络并且停泊他们的长舟,同时分享他们的航海图与发现。不过,在一年里的其他时间,这些码头几乎完全净空,因为预兆觅径人平日都在旅行与探索。

许多柱子都刻上了天文图、地图,以及其他来自各个境域的秘密,不过预兆觅径人严密守护着他们的知识,使用只有一位部落成员能够解读的符文魔法来隐藏他们的记录。

预兆觅径人

Inga Rune-Eyes
符眼茵嘉|由Bram Sels作画

受到想要理解寰宇秘密的渴望驱使,无惧的预兆觅径人穿越碧塔嘉的海洋与境域之间的空间寻找玄秘知识和新的奇观。这些神秘的领航员跟随以符文魔法刻成的天文图,展示了寻常夜空中的星辰以及在世界树高处闪耀的神秘斯达海姆之光。透过细心绘制与大胆探索,预兆觅径人希望能预测在两个境域重迭时出现的末日劫。他们每季在碧塔嘉的科尔达柱群集会一次分享他们从其他境域搜集的秘密,不过他们待在长舟上的时候最感到自在并自认为是寰宇的居民。预兆觅径人的领导者是符眼茵嘉,她是一位盲眼先知,拥有该部落于旅途中搜集的所有知识。

维卓恩魔法师

维卓恩是一群预兆觅径人菁英魔法师,他们使用自然世界的元素,例如洋流、风,和极光的光芒,来预测未来事件以及穿越寰宇前往其他境域。

最强大的维卓恩魔法师能够开启通往其他境域的预兆路,而且他们相信前往更多境域能够拓展他们的魔法力量。比起直接的战斗,他们更偏好诈术与战略诡计,但若他们无法避免,他们就会用元素魔法与元素生物进行战斗。维卓恩魔法师与霜巨人有着强大的连结,一个维卓恩学徒在瑟特兰跟着霜巨人学习操纵雪与冰并不是罕见的事。

斯凯尔泥沼

swamp with totem

艾登嘉含有一大片沼地。有些沼地是季节性的,在夏日阳光融化冰雪并融解冰封地表时泛滥而成,但其他沼地却是永久存在的,在较冷的季节里转变为冰与烂泥。这些永久沼泽里规模最庞大的就是斯凯尔泥沼,位于艾登嘉中心附近的一处阴暗之地。

生活于沼地内部与四周的残暴劫徒部落也以斯凯尔泥沼为名。斯凯尔人在泥沼上建造了只能被自己人看见的繁复魔法通道。外人很快地会迷失在沼泽里或陷入泥泞中,使他们容易成为潜行的斯凯尔劫徒攻击的目标。

斯考德丘是斯凯尔部落的指挥中心。斯凯尔人在一个死了很久的巨型野兽头骨上建造了一个简陋的立会厅,而那只野兽遗骸已半沉于沼泽中并长满了苔藓。发出不祥光芒的符文几乎被刮在这座禁忌结构物的每一处,见证了斯凯尔那怪异、致命的魔法。

斯凯尔

Blightstep Pathway
枯阶通路|由Jenn Ravenna作画

曾经是一群暴烈的黜人,比起在沼泽里困苦求生,斯凯尔部落在很久以前就决定从其他部落夺取资源会更容易。

既恶毒又拥有超能力般的速度,他们能够在与斯凯尔沼泽里的基地相距数哩远之处进行劫掠,然后在一片宽敞的草地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目前他们是碧塔嘉最令人惧怕的部落,甚至有许多人相信只要提及他们的名字就会替村落带来厄运。

征服战术

除了残暴的狂战士,斯凯尔人也仰赖邪恶魔法来征服村落并逼迫他们进贡。他们进行规律性的征讨,要求献上食物、贵重物品,以及金钱以换取被允许活命的「特权」。任何拒绝进贡的村落将被立即彻底消灭。

当斯凯尔人征服一个村落时,他们会让大部分人活着,不过他们会竖起蔑敌柱来宣示他们对于这座村落的主权并加以操控:这些被火烧得焦黑又刻满符文的柱子能够同时以魔法削弱村民们的体力与反抗意识。拆毁一根蔑敌柱就等同于反叛,而且斯凯尔人不容许反叛的村民存活。

格外顽固且可能煽动叛乱的村民会被烙印上由独特又残暴的斯凯尔符文魔法所创的死亡印记。一个死亡印记会缓慢地耗竭其承载者的生命力并且将那份力量输送给创造该印记的劫徒。

乌伊拉格斯

Varragoth, Bloodsky Sire
腥天君父乌伊拉格斯|由Tyler Jacobson作画

斯凯尔部落在一个逃离无尽风暴的恶魔乌伊拉格斯的教导下成为今日的可怕势力。那个恶魔早已被逐回无尽风暴,但斯凯尔人却依然崇敬他,遵循他的残暴方式,施行他的致命魔法,甚至还打扮成他的样子。他们相信这个恶魔有一天将会归返并领导他们完成他开启的大业,彻底铲除或降伏其他部落,只让斯凯尔留存。

乌伊拉格斯经历难以置信的痛苦与努力才逃离无尽风暴。一抵达碧塔嘉后,他迅速地为自己确立了斯凯尔劫徒首领的身份,而且他们都非常乐于跟一个恶魔结盟。他率领他们前往贝斯奇厅,一路上屠杀任何他们发现的人。少数逃脱的贝斯奇人乞求众神在斯凯尔人完全歼灭他们的部落之前插手。看见这个来自另一个境域的入侵者所造成的暴虐行径,众神介入并与乌伊拉格斯穿越各个境域交战了一整个月,最后他们终于把他逮回无尽风暴并且修复了将恶魔们困于该域的守护。在碧塔嘉,人们为了纪念这场大屠杀而依然把冬季称为腥天-同时也提醒着大家那些舍弃部落法典的人所造成的毁坏。

-腥天大屠杀录

塔斯科山脉

ship below cliffs with world tree behind

崎岖且不适人居的塔斯科山脉占据了这块大陆的东侧。山峰终年积雪,但仍有许多强韧的物种生活于此,包括了野猪、熊、野猫,以及各种小型哺乳动物。

塔科力部落的嘈杂战士们以这座山脉为名并且瞧不起位于低地的「软弱」部落。他们猎捕野猪与山羊为食,对农业没什么兴趣。他们喜欢下山前往费特玛原野只为了进行掠夺,完成一些惊人的壮举,或是在罕见的情况下参与一场贝斯奇盛宴。

塔科力

Needleverge Pathway
针缘通路|由Adam Paquette作画

塔科力的社会既混乱又以光荣和夸耀为中心。他们被驱使去完成危险的壮举并进行狂野的探险-那种会成为永世传诵的传纪的探险。他们全都致力于执行比所有境域里的任何人更宏大、更棒的壮举,并且怂恿彼此去尝试异地的力量与技巧测试。他们经常造访艾席嘉寻找矮人族北地诗人并陪伴他们前往那永不止息的探险,毕竟来自一位北地诗人的话语最有可能证明一段故事的真实性。

塔科力人喜欢打仗并且通常只需要感到无聊、发现他们有一阵子没有好好打一场仗,或是听见某人说了比平时更侮辱人的话这类借口。他们是拥有热忱却杂乱无章的斗士,完全不在意谋略或谨慎的战术。相反地,每一个斗士都会尝试他们所能想到最极端的英雄壮举,无论他们的盟友正在做什么。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比得上光荣地战死沙场;绝非偶然,塔科力战士也比其他部落的战士更有机会被女武神把灵魂带往斯达海姆的荣光。

来自塔科力英勇行径的战利品、纪念品,与奖赏都是他们说故事的焦点-其实,被他们称为家园的厅堂正是从一个巨人舍弃的头盔所制成的战利品。每一面墙上都挂着夺得的武器、神秘的神器,以及怪异的动物头骨与兽皮,而且每一样都具有一则塔科力人人知晓的故事。

塔科力人是伟大的蜂蜜酒饮者与酿造者,而且至少总会有一只山羊在他们厅堂中央的火堆上方烧烤着。

塔科力的领导权会落在于任一时刻被视为最强壮、大胆,并且最有成就的部落成员身上。领导者的位置可作为格外非凡壮举的奖赏,这表示这个职位能够随时被交接给下一个达成不可思议成就的战士。

塔科力部落目前的领导者曾经被称为跃羊者亚尼,但就跟其他塔科力人一样,他依据近期最伟大的成就而改变自己的称号:对他而言,那就是以一些个人的代价赢得一场与巨魔的撞头比赛。

艾登嘉

Snowy Pines

艾登嘉是一座由松树、紫衫,以及落叶树构成的远古森林,绵延于西侧与南侧的费特玛原野以及东侧的塔斯科山脉之间。森林外缘被洒上了斑驳的阳光并令人感到舒适惬意,但愈往中央,树林便生长成一片无缝的微光林冠。

卡纳

Path to the World Tree
世界树径路|由Daniel Ljunggren作画

这座森林是游牧的卡纳部落的家园,他们在森林里维持临时聚落,却又经常派遣团队进行探险。随着卡纳人不倦地寻找通往斯达海姆的路径,有些探险甚至跨入了其他境域。艾登嘉如此辽阔,有些卡纳人游荡了数年都未曾离开过这片森林。

在森林东侧外缘,位于攀升为塔斯科山脉的高地上,竖立着一棵受诅之树-一棵永远被雪覆盖的橡树。卡纳传纪中讲述这里就是一位神明诅咒他们永远留在艾登嘉的地点,永远别想进入斯达海姆的神圣殿堂。如果卡纳人离开森林,冬天就会跟随他们并以逐渐增强的无尽落雪折磨他们,最后使他们无法往前推进并迫使他们折返。卡纳人在受诅之树附近保有一座小型聚落,他们在此施行符文仪式以期望有朝一日诅咒能被解除。

卡纳部落由猎蛇者芬恩领导,唯一一位曾设法伤害寰宇盘蛇的人类。

受诅与施咒

当斯科提击败埃尼尔时,卡纳人期待他们的诅咒可能被解除,于是他们便向新窜起的神明恳求。但斯科提众神却忙于自身的夸耀与争吵并且不理会卡纳人的吶喊,因此诅咒依然留存。

多亏他们遭受众神如此恶劣的对待,卡纳人鄙视任何与神有关的东西,包括了寰宇怪兽。他们相信杀了寰宇盘蛇将会给予他们足够的力量崛起并摧毁斯科提,终结诅咒,并且将斯达海姆据为己有。

第一部分结束

这就是鹏洛客指南的第一部份!第二部分将会详述系列中剩余的九个境域以及静候于其中的友人与敌手。

创世致谢名单

这里要特别感谢每一位协助让凯德海姆成真的人!

概念艺术家

Alix Branwyn
Chris Rahn
Daarken
Jehan Choo
Jenn Ravenna
Jonas De Ro
Nick Southam
Randy Vargas
Sam Burley
Steve Prescott
Rebecca On
Taylor Ingvarsson
Tyler Jacobson
Viktor Titov
Zack Stella

创世写作团队

Jenna Helland
Ethan Fleischer
Emily Teng
James Wyatt
Annie Sardelis
Hans Ziegler
Doug Beyer
Katie Allison

艺术总监

Cynthia Sheppard

创意制作人

Meris Mullaley

创意负责人

Jenna Helland

创意总监

Jess Lanzillo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12月 21日

依尼翠:腥红婚誓的传奇角色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我们设法了解依尼翠:腥红婚誓的宾客名单,而且它看起来有点疯狂!我们有旧与新的面孔,有獠牙和没獠牙的,人类以及...呃...流浆怪兽。让我们来看看出席的有谁吧: 新的传奇角色 羽翼传令使唐诺 身为一位虔诚的艾维欣信徒,她的背叛与消逝使唐诺无所适从。他为了寻找更深层的意义而进行一趟朝圣之旅。过了几个月,当他在一座森林空地上睡了一晚后,唐诺被众鸟的齐声鸣叫唤醒。他张开...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11月 10日

依尼翠:腥红婚誓售前赛入门 by, Gavin Verhey

有场婚礼近在眼前…而你正在受邀之列! 传奇吸血鬼奥莉薇亚沃达连将与艾德嘉马可夫共谐连理。每个人誓死也要赴宴~你自然也想去看个究竟。 若你有此打算…那么你肯定想参加售前赛! 等等,什么是售前赛?活动中会遇到哪些事情?我该如何构组现开套牌? 如果你想通过视频来了解这方面的信息,可以在此观看我的节目Good Morning Magic: 要是你比较想阅读,那就请继...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