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尼翠:黯夜猎踪里的新传奇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1年 9月 21日

By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今年的收成节和以往不同!派对上出现了许多新面孔—让我来为大家一一介绍。

华辉护教军艾德琳

Adeline, Resplendent CatharAdeline, Resplendent Cathar

艾德琳是绝顶的战术家,在战场上从不屈服,那么当她在癫狂劫时被选为护教军的领袖自然也就毫不令人意外。然而,为了起身对抗伊莫库,她无法分身顾及她的家人。一个吸血鬼家族利用了这场混乱诱拐了一些村民—其中也包括艾德琳的弟弟。

在伊莫库被禁锢之后,艾德琳自己踏上征讨吸血鬼的路。她迫切地想要知道关于弟弟的情报,但也在消灭碰到的每只吸血鬼的过程当中找到了安宁。

翻涌神信徒列尔

Lier, Disciple of the DrownedLier, Disciple of the Drowned

浪潮之下,仪式神明在沉睡中动身。

列尔是邪恶且强力的高阶僧侣,信奉海洋与风暴的上古之神。这个异教自数十年前由吸血鬼卢诺溪堡所创立以来,从未有如列尔般那么激进的僧侣。他向众人传达世界已被恐惧所覆盖,表示这正是人类不应糟蹋世界的明确信号。他坚称当他们的神回归之际,海洋将会席卷陆地,众人将会被引导到浪潮底下的乐园。然这些说法到目前都尚未被证实。

驮墓龟高雷兹

Gorex, the TombshellGorex, the Tombshell

涅非利亚最新的尸鬼牧者贾达有了麻烦。有太多尸体要从穆坎沼地挖掘出来,但他的推车却不堪使用。贾达从未碰过死灵学无法解决的问题,于是他翻遍了整片沼地直到找出一只大型乌龟的尸体。他用一点魔法就轻易地把它变得更大,并用了更多魔法使它复生来作为最好的驼兽—又是车也是马。他把这只生物称作"高雷兹",现在是贾达最主要的运输工具。

毒蛇之牙萨黎丝

Saryth, the Viper’s FangSaryth, the Viper’s Fang

曙鹿集群第一次成立之时,首领凯蒂妲与另一位年轻侍僧萨黎丝意见相左。萨黎丝是一名强力的祝仪巫婆,相信吉琳达努的强度还不足以复原依尼翠。她表达了想要崇拜其他神祇的期望,但其他巫婆却对自己的忠诚坚定不移。她究竟是被驱除或是自愿离开,随着你问这个问题的人不同,也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答案。

萨黎丝决定建立自己的集群,献身于已被众人所遗忘,代表怨恨及复仇的蛇神。她是打算干涉曙鹿集的收成节仪式,或是继续默默地进行自己的计划这点还不好说。

收成节主祭柯比斯

Kurbis, Harvest CelebrantKurbis, Harvest Celebrant

依尼翠的树妖本质上都是疯狂游魂的绿色植物。在带回收成节的过程中,曙鹿集群认为谘询专家的意见十分重要。他们求助于一名被遗忘的精灵—据说是最早收成节的君王的其中一员,并把它和一棵古树融合。很不幸的,柯比斯的期盼在其想要协助收成节的强大欲望,和要寻找并吸收生命力的树妖直觉间反覆拉扯。

沃达连后裔华伦安

Florian, Voldaren ScionFlorian, Voldaren Scion

华伦安沃达连是一位有远见的吸血鬼。在对攻击人类吸他们的血这件事感到厌烦后,华伦安了解如果人类主动献上自己事情将会简单许多。作为魅惑魔法的大师,华伦安对一个还在从癫狂劫中复原的小镇使用魔法来作为理论的实验。他接着礼貌地要求每位镇民每周要献出一次自己的鲜血—那不足以致死,却可以喂饱华伦安和他的伙伴们。总是希望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华伦安,迫不及待想要跟自己的先祖奥莉薇亚分享这个跨世代的发现。

曙鹿集巫首凯蒂妲

Katilda, Dawnhart PrimeKatilda, Dawnhart Prime

曙鹿集群现在的领导者是凯蒂妲,一名拥有坚定意志并致力于重置依尼翠白昼与黑夜之间平衡的女巫。凯蒂妲曾是凯锡革里阿瓦布的一名治疗师和老师,但当小镇在数年前被消灭后(小镇的遗迹现在被称为空圆地),她撤退来到了沃文森森林。在一个满是岩石洞穴称为纳特丘的地方,她遇见了熟练远古祝仪魔法的隐者和女巫。

他们很快就决定要以上古的森林女神吉琳达努为对象重组曙鹿集群,而在两年后,凯蒂妲成为了曙鹿集群的领导者。

星相大法师瓦垂格

Vadrik, Astral ArchmageVadrik, Astral Archmage

涅非利亚的瓦垂格是广为人所敬重的星象术士。他关于月亮移动的研究已被证实能为依尼翠的人民带来许多好处。对月亮的了解越多,也就能更好地保护不受狼人的攻击。虽然星象是他的专业领域,他同时也是个业余的艺术家—你常能在各个时空旅者的行囊里找到他手绘的星斗表。即便他想待在家里舒舒服服地绘制地图,为了协助老朋友严理,他重新回到了田野。

老枯指

Old StickfingersOld Stickfingers

老枯指
恐惧来临
在你不乖的时候

若你放松
他便攻击
你今天做家事了吗?

老枯指
总是徘徊在
每棵空洞的树中

别偷溜
或大喊
不会有人记得那棵树的

— 童谣

一件关于老枯指有趣的事,就是它现在正在你身后。

流浆王斯罗咕

Slogurk, the OverslimeSlogurk, the Overslime

一个深深埋伏于穆坎沼泽里的怪物。好吧,这样的怪物不少,但要恐怖到能获得流浆王称号的只有一个。斯罗咕把它的原质满布沼泽水质中,一般的人根本无法察觉。当一艘勇敢的船(通常是走私船)通过那个点位时,斯罗咕就会有所动作。它把原质压缩在船下并从水面而出,把船只弄得四分五裂。为了寻求"安全"而弃船的水手们将会发现自己已落入斯罗咕的无尽咽喉中。

虔敬新兵丹尼克// 虔敬新魂丹尼克

Dennick, Pious Apprentice
Dennick, Pious Apparition
Dennick, Pious Apprentice
Dennick, Pious Apparition

贝特佐一家曾是加渥尼中最有影响力的家族,家族现任的族长华伦贝特佐有个秘密:他有个名叫丹尼克的私生子。

虽然丹尼克的成长过程被隐匿于家族视野之外,他和他的父亲仍有着不错的关系。从年少时开始,丹尼克就梦想成为保护人们的护教军。知道儿子的想法后,华伦在他生日时给了他一面精心制作的盾牌。但就在隔天,癫狂劫开始,贝特佐家族的所有痕迹都被抹去。

丹尼克想保护人们的意念仍留在世间,他也仍以精灵的方式存在世界上。他徘徊在加渥尼的街道间,举着盾牌,准备保护无辜的人们。

卢德维巨作欧拉格

Olag, Ludevic’s Hubris
Ludevic, Necrogenius
Olag, Ludevic’s Hubris
Ludevic, Necrogenius

死灵炼金术士卢德维日益病重。为了执着于制作他的"最终创作",卢德维回到了实验室。他结合了肉体、金属和四个不同大脑的一部分,完成了一具依尼翠都从未见过的躯体(考虑到奥札奇不久前还在这个地方,这挺令人佩服的)。他把这个创作称为"欧拉格",卢德维启动了他的机器并给了这个生物生命。

卢德维疯狂地咯咯笑着,指示欧拉格到这个世界去摧残、杀戮和消灭。"但是为什么?"欧拉格问,声音听起来悦耳且无辜。卢德维感到作呕,他不是创造这只生物来当好人的。欧拉格至今仍被锁在实验室的地下,直到卢德维想出要如何修复它的方法。但虽然被锁着,欧拉格并不寂寞,它们一直收到神秘人物的造访,并保证很快地就会让它们自由。

断腐尸威海特

Wilhelt, the RotcleaverWilhelt, the Rotcleaver

活着的时候,威海特是一名一般的伐木工,有着比平均好一点的外型。 他的外型与自负相配,威海特宣称只会接受和自己一样光鲜亮丽的人的求婚。没人能达到他的表准,直到他遇见了尸鬼牧者基沙。

威海特懵了,当下便献出了自己的真心,却很快就被基沙的呵欠及转头离去所击碎。受到第一次被拒绝的打击,心不在焉的威海特便在一场树塌的意外中失去了生命。在当晚月亮升起之际,威海特跟着复生—受其强烈欲望的驱使成了一名食尸鬼。

死后的威海特变得更加一心一意,他四处寻找基沙已获得她的青睐。他在瑟班的遗迹中找到了她,她却再次为了新的死灵大军而忽略他。威海特想,如果基沙想要,那我就要给她!他威胁依尼翠的城镇,建立一支死灵大军以做为未来的结婚礼物。当然,如此的大屠杀自然会给基沙留下深刻的印象。基沙以为他的名字叫威海姆,且他有点太黏了。

涅非利亚侦员埃萝洁

Eloise, Nephalia SleuthEloise, Nephalia Sleuth

埃萝洁是一名警探,更是一名十分出色的警探。她受雇调查本地城镇大街上游魂攻击人们的事件—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多年的经验让她比其他人更能看到事情的全貌,但这次却仿佛雾里看花。埃萝洁很快就发现游魂有关于她雇主的资料。她知道如果要解决这个事件,就必须要深入兔子洞—这个洞里有着邪教、鬼魂和被遗忘的秘密—在那里她将要决定自己是要相信生灵或死者。

暮秋君王蕾诺尔

Leinore, Autumn SovereignLeinore, Autumn Sovereign

她让收成节欢庆得以延续,为女巫的仪式鼓舞希望。

在许多远古收成节的传统之中,其中一项是指派"收成节君王"。曙鹿集群的女巫们会选定一位外来者作为祭典的司仪。君王的位置是为了要在女巫和一般依尼翠的镇民间建立联系。最重要的是,一名出色的君王会在女巫的祭礼间注入能量,很大程度有助于祭礼的成功。

到了这次要选择季节君王的时候,蕾诺尔成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大家深知她对庆典及社区的爱,你可以轻易地透过满桌的食物、饮料及过分的装饰来辨别哪些是蕾诺尔所举办的活动。虽然她完全了解祭典对于重置白昼与夜晚间平衡的重要性,她拒绝大家因此而感到消沉,并努力在女巫和镇民间注入希望。那股希望鼓舞了大家度过最黑暗的夜晚。

席嘉妲密使凯勒尔

Kyler, Sigardian EmissaryKyler, Sigardian Emissary

"纵然天使尽皆陷入疯狂,席嘉妲依然坚毅不屈。她便是希望。"

当伊莫库于癫狂劫中殒落,席嘉妲成了唯一一名得以不受它支配且存活下来的大天使。随着艾维欣的离去,人们开始视席嘉妲为希望和保护的象征。凯勒尔作为艾维欣的僧侣,是第一位把席嘉妲的指示传达给广大群众的人。他知道她将会保护大家,就像艾维欣所做的一样。席嘉妲的祝福能保护依尼翠的人们很大程度是来自凯勒尔的努力。

愉悦降诅师琳荻

Lynde, Cheerful TormentorLynde, Cheerful Tormentor

出生于数百年前,琳荻是一名熟练诅咒的强力女巫。在年少轻狂的时代里,她试图诅咒一名在拥挤的大街上不小心撞到她的法师。好巧不巧,那名法师实际上是路过城镇的强力鹏洛客,反弹了那个诅咒并反噬到琳荻身上。

随着时间,琳荻发现自己不再会变老,也发现自己出现了一连串的其他问题—厄运、一闪即逝的疼痛、时不时会咳出蜘蛛,应有尽有。这正是诅咒的诅咒。在承受了多年之后,琳荻了解到自己可以用魔法暂时把自己身上的一些问题转移到其他人身上。虽然琳荻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么鲁莽,她依然会愉悦地加诸诅咒在他人身上。最近一次,她的目标是一名被自己形容为"在我异常长的生命中所遇过最应令人厌烦的人"的男人。

结论

我们认识了好多新伙伴!不过我得走了。老枯指 . . .那东西 . . . 已经在那边盯着我超过了十分钟,所以我想我应该在被干掉前溜之大吉。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那些大家所熟悉的脸孔,明天务必回来看介绍回归传奇的文章。好好享受派对吧!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猎踪里的回归传奇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重返依尼翠代表一些大家最喜欢的角色也将回归!如果你错过了,别忘了看看昨天介绍 依尼翠:黯夜猎踪里新传奇的文章。有些角色已经有了几张牌,还有一些角色第一次从背景叙述的内容来到了聚光灯下。让我们来看看有哪些! 涅非利亚尸鬼牧者贾达 贾达曾是小镇上的一名外科医师,后来转向死灵学以对付世人并不熟悉的瘟疫。当最后一名村民死去之后,贾达便屈服于死灵学所驱动的疯魔。他复生了整个...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9月 16日

依尼翠:黯夜猎踪售前赛入门 by, Gavin Verhey

是时候回到万智牌牌手们最喜爱的时空之一:依尼翠。 这个阴森时空的基调是哥特式惊悚,充满着吸血鬼、狼人、灵俑和精怪,当然还有在夹缝中求存的人类;此处风味十足,乐趣横生。这次回归到了依尼翠的核心,我也迫不及待地想让大家亲自体验。 无论你是万智牌老手还是第一次前来,我们都表示欢迎,并邀请你参加当地游戏店的售前赛! 什么是售前赛?我该如何构组现开套牌? 如果你想通过视...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