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顾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7年 7月 5日

By Michael Yichao

Yichao is a writer of words for plays, television, theme parks, and—most recently—Magic: The Gathering. He loves Cube Draft and corgis.

前篇故事 允诺时刻

自从来世之门开启并揭示了难以想象的惊骇之物后,已有三位神明殒落。 只剩下狂热神哈佐蕾与荣光神芭图可以保护阿芒凯的凡人。 但她们能否在法老神归返保护他的子民之前挡住这场袭击呢?


绝望使这位神明跪了下来。

那天里的第三次,一阵突然涌现的痛苦淹没了她,使她的四肢软弱无力,腐蚀了她的心与灵魂。

另一位神明死了。

哈佐蕾眺望着地平线,该处的成群蝗虫依然遮挡了太阳。 在她周围,沙漠的惊惧兽在街上横冲直撞,威胁着拿塔蒙的市民。

在哈佐蕾的记忆中,她和她的手足一直在保护他们的人民免于这个世界梦魇的侵扰。 同心协力,他们击退黑暗,保护凡人不受这个世界诅咒,并且猎捕潜伏于城市之外的闇影。

但是避世帘的守护者已死去。

黄金射手,这位姊妹的弓箭穿透了任何威胁这座城市的人,已死去。

无畏的漫游者,她手足里最为强壮的沙漠巡卫,已死去。

只剩下我和芭图。

无数的祈祷回荡在她心中,凡人的恐惧泛滥倾泻于她的肩膀上,它们的数量与音量随着每一位神明倒下而逐渐增加。

哈佐蕾咬紧牙齿并强迫自已站起来。 她将不会迟疑。 不是现在─不是在她的子民最需要她的时候。 不是在法老神的所有承诺看似正分崩离析,以及她的手足一个接着一个败给一位黑暗神明的时候。

我必须保护我的子民。 我必须要保护芭图。

哈佐蕾闭上双眼并且放手。

放开了所有的自制。 抛开了任何的束缚。 哈佐蕾放开任何疑虑与迷惘扑身向前,投入激情,投入行动,投入愤怒与火焰以及她那战斗狂热的流畅之舞中。 在她冲锋的同时,她的双叉戟挥砍着一群群沙漠木乃伊,一团模糊的金色光芒劈开了她周遭的空气。 来自一个孩童的任性哭声使她跃过大道,掩护这个男孩不被崩塌的墙壁砸上并将他推向那些奔逃群伴们的怀抱。 一只巨大的地狱兽自地面窜出,砸穿了建筑物并冲撞一群市民。 用一个字与一道意念,哈佐蕾送出一团团火焰焦灼穿越空气,将这只怪物化为灰烬。

Chaos Maw
混沌喉怪 | Steve Argyle 作画

哈佐蕾以一个神明所释出的猛烈怒火战斗着。 在她四周,凡人们集结并重新找到了狂热,哈佐蕾的存在点燃了他们自身的热情与力量。 当哈佐蕾将一只沙漠惊惧兽刺穿于她的矛尖时,有道闪烁的回旋刀刃吸引了她的目光。 一个挥舞着两把镰刀的凡人穿过一群不死鬣狗,正以难以置信的速度移动着。 野兽在她周围猛咬咆哮,但这个凡人却迅速地解决了牠们,躲开强而有力的下颚,切断肌腱,并且划穿四肢,使这些畜生无法动弹。

随着这个凡人把她的双刀插入最后一只野兽,哈佐蕾终于看见了她的脸孔-是逆徒撒姆特。 撒姆特,法老神亵渎者。 当来世之门敞开揭示荒野,并释出一波波现在正吞噬着他们的恐惧浪潮时,撒姆特曾经问过哈佐蕾,「这就是天堂吗? 」。

这个凡人自她那可怕的工作里抬起头并凝视着哈佐蕾。 在她身旁,斗士杰鲁赶了上来,也同样朝上凝视着神明。

「哈佐蕾! 我们该怎么办? 」撒姆特大喊着。

哈佐蕾回头看着在她心爱的城市里蔓延的混乱。

保护彼此,我的孩子们。 尽可能带上人并躲在沙漠的沙丘之间。 我们一定要存活到法老神抵达并修正这些错误的时刻。

撒姆特摇了摇头。 「法老神不会修复这个-」

我们已经没有交谈或怀疑的时间了。 」哈佐蕾用她所有的意志力说道。 撒姆特与杰鲁都恭顺地向他们的神弯身行礼,因她的力量而噤声不语。

哈佐蕾叹了一口气并稍微软化了姿态。 她跪了下来,视线穿透了撒姆特。

你很强壮,撒姆特,而且意志坚强。 将那份力气通联至保护你的同胞上。 阿芒凯需要你。 还有你,杰鲁,我最后的斗士。

远方传来沙丘亚龙的骇人嘶吼吸引了哈佐蕾的注意。 她准备好武器并站起身。

「我们将会服从,哈佐蕾。 我们将会保护我们的兄弟姊妹。 」杰鲁开口说话,声音既清晰又坚决。 然而撒姆特却凝视着哈佐蕾,疑惑仍在她的双眼后方跃动着。

「谁来保护 呢,哈佐蕾? 」撒姆特问道。

一抹笑容飞掠过哈佐蕾的脸庞。 「去吧。 战斗。 我撑得住。

距离他们所站之处不远的地方, 一座巨大的纪念碑在一群亚龙冲破墙面追赶维齐尔的时候坍塌了,而这些维齐尔的咒语则无害地自亚龙坚硬的皮肤上弹开。 哈佐蕾不等撒姆特与杰鲁的响应,便径自冲向那些进犯的野兽,准备好武器与火焰,喉咙早已发出了战吼。


这不够。

她每拯救一个凡人,她知道就会有十几人死去。 她的心因他们的恐惧与痛苦而疼痛不已。 每一个无意义的死亡都会使她感到一股新鲜的罪恶痛楚流遍全身。 有太多人只是孩童,过于年轻而无法参与祀炼。 荣光时刻应该要测试剩余的凡人-给他们机会来证明自身价值-但他们却反而被当成猎物,成为那片进犯沙漠的无尽饥渴的牺牲者。 每死去一个凡人,就表示又多一个人落入漂浪诅咒的残酷掌控中-注定以不死生物的状态归返,猎捕那些他们曾经拼死保护的朋友们。

哈佐蕾的内心期盼着她的法老神。 是什么延迟了他的归返? 难道这三个昆虫神已经破坏了他准备通往来世之途的伟大志业?

哈佐蕾摇了摇头。 他不会遗弃我们的。

她把视线移往城市中心,法老神宏伟庄严的空缺王座便矗立于该处-不过这也提醒了她法老神允诺的归期。

它被蝗虫群覆盖,位于血红色天际在线的一个黑色污点。

一道喉音嘶吼在哈佐蕾的喉咙里肆虐,同时她点燃了周遭的空气,送出一波火浪将法老神的王座燃烧干净。 无数蝗虫在这道轰击中分解,但甚至连烟雾都还没消散就有更大群的蝗虫取代了之前被哈佐蕾消灭的那群。

Forbid
Forbid | Richard Wright 作画

在她四周,拿塔蒙持续陷落。

绝望渗入哈佐蕾心里。 在她脑中,闹哄哄的祈祷声逐渐变得震耳欲聋,只有蝗虫群的嗡响声能够与这片喧嚣匹敌。

于是这位神明开始祈祷。

她向法老神祈祷他的归返。 她祈祷他能够实现预言。 她祈祷他到来并再次从混乱里筛拣出秩序。

在她祈祷的同时,就在王座上方,天空彷佛被幻影弯折般地泛起波纹。 然后伴随着一道低沉隆响,空气破裂了。 一丝黑色的空无,一个在实界结构上的微小孔洞,悬挂于沙漠的空气中。

这点虚空逐渐增长,它周围的红色天空宛如燃纸般地消蚀剥落,陷入虚空之中。 裂隙自洞口往外延伸裂响的蓝色能量闪现,然后燃烧成悬浮于半空中的焦黑印记。 愈来愈多的实界崩塌陷入这个洞口,随着这道逐渐扩大的裂隙将王座上方的空间吞噬, 塌陷的速度也增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信道。

首先出现的是一双金色的角,自漆黑的信道里滑出,闪闪发光而且完美无瑕。 后面跟着巨龙那完美的形体,从虚空中滑出,既庞大又轻盈,力量在巨大的翅膀以及锋利的爪子后方盘绕着。

法老神已到来。

哈佐蕾欣喜地举起双臂,一边念诵着赞美之词。 他确实就跟她记得的一样宏伟,他那巨大的金色形体就是完美的化身。 在她心中,那急切地大喊着祷词的声音急遽减弱,即便一阵嘈杂的崇敬之声自她周围的凡人心中回荡倾泻而出。 阿芒凯的众生正呼喊着宽慰与喜乐。

法老神降落于他的王座前,利爪在磨光的石头上咔哒作响。 他把视线向下移,注视着被刻划在拿塔蒙的那片死亡与毁灭。

然后他 露出了笑容

Imminent Doom
灾祸临头 | Art by Daniel Ljunggren 作画

恐惧淹没了哈佐蕾的内心。 罗纳斯的遗言回荡在她心中,同时她看着一大群急切的凡人涌向巨龙,宽慰与喜乐与欢腾的呼喊声回荡在他们身后。 法老神低头看着他们,举起了一只具有利爪的手,接着哈佐蕾便感觉到空气发出能量的裂响。

一道紫色的火光从他的爪子之间窜出,而从空中,一道道黑色的火焰也倾盆坠下,吞噬了它触碰到的一切。

随着天堂降下毁灭,凡人的欢呼也转为尖叫。

哈佐蕾向前冲,矗立于最靠近她的凡人们上方,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替凡人挡下这片毁灭魔法。 旋转了一下她的长矛,她在她周围召唤出一道不停旋绕的沙尘与火焰护盾,在法老神的咒语击打他们四周的同时咬牙苦撑着。

当凡人们在她的脚边啜泣时,哈佐蕾的心跳也因情势的转变而加快。

法老神已降临,但却只带来了毁灭。 时刻过去并且预言已被破坏,它们实现的是一种受到黑暗与邪恶扭曲的原初允诺。

当她试着要回想过去,记起离去之前的法老神时,她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头痛。 她的护盾也随着她的分心而变得不稳,她的思绪穿梭于罗纳斯的临终警告与撒姆特的提问之间。 神明与凡人都反对他们的法老神,但当哈佐蕾试着要专注于他们所说的话时,她的头便因疼痛而嗡嗡作响。 认为法老神只可能是正义与美善化身的念头与她自身的感受相抵触。

他让毁灭降临在他的人民、他的子民身上。

哈佐蕾仰望着法老神。 他的咒语终于减弱,而且他的视线飘向了远方的门扉。 哈佐蕾看了一眼门并惊讶地发现第三位神明-具有圣甲虫头颅的那位-还站在门前。 尽管神明周围一片骚乱,它看似怪异地静止不动,是这场喧嚣里的一座深蓝色雕像。 法老神展开翅膀并屈膝蹲伏,准备升空。

尼可波拉斯,阿芒凯的法老神,万岁!

这个声音吸引了巨龙的注意并使哈佐蕾大吃一惊。 芭图跨步向前并祈求地跪在法老神面前。 哈佐蕾紧抓着自己的头,试着要厘清她的思绪。 芭图说的那个名字-尼可波拉斯-使哈佐蕾感到另一阵灼热的头痛,而且她现在已经确定:某种魔法正在压制她的记忆。

噢,法老神,您不在的期间我已虔诚地服侍。 」芭图那刺耳的声音穿透了这片喧嚣。 「我已收割了最具有野心而且也最强大的人成为您的豪英亡者。 我已从所有祀群里挑拣出逆徒,将那些会阻挠您的计划的人赶出了拿塔蒙。 而且我也一直维系着您织入我的手足们本质里的丝线啊。 」芭图深深地垂下了头。 「我任您差遣,尼可波拉斯。 我生来就是为了侍奉。 说吧,我将听命。

在芭图说话的同时,哈佐蕾的手把她的长矛握得愈来愈紧。 终于,她再也无法忍受了。

姊妹! 」她大喊着。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巨龙与神明转头看着她,而且有生以来的头一回,她觉得自己好渺小。

法老神把视线移回到芭图身上并开口说话。

「杀了你的姊妹。 」

没有半点迟疑,芭图举起手朝哈佐蕾送出一道黑暗能量冲击波。

哈佐蕾在这道咒语全力击中她的同时发出嘶喊。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灵瓦解,遗忘的刀锋正侵蚀着她的理智,不停地攫取撕扯着思绪与回忆。 在她心中,她召唤了疗愈的火焰,以一道烧灼的心灵烈焰阻挡了闇影的扩散。

哈佐蕾自她的心灵挣扎中脱身,正好及时躲开了另一发能量冲击波。 她以长矛的火焰刀锋穿透来自芭图的下一波轰击。 不过,随着哈佐蕾慢下速度并且心灵受到干扰,第三发死灵冲击波自斜角砸上了她的手臂。

芭图的第一道咒语不只是袭击了哈佐蕾的心灵-它也腐蚀了阻挡她回忆之物。

突然间,哈佐蕾记起了一切。

来自波拉斯欺瞒与芭图背叛的所有压力淹没了她,使她的反应变慢并且让她从手边的战斗里分心。 替她的子民带来死亡的愧疚感使她的四肢变得沉重,而对于巨龙残酷地扭曲了她的目标那无能为力的愤怒则迟缓了她的反应。 一切都是芭图的计谋,她明白了。 那第一波攻势并非只是一道心灵袭击。 它是刻意要让哈佐蕾分心以减缓她的速度,因为哈佐蕾的行动一直都比她的姊妹还快-快到足以躲过她的轰击与咒语。

芭图早就为这场战斗做了准备。

芭图背叛的深度使哈佐蕾的心翻腾于愤怒与绝望之间。

芭图,为什么? 」她呼喊着。

芭图放声大笑,一道粗哑、刺耳的声音。 在凡人耳中,它听起来充满残忍与自信,但对哈佐蕾而言,她却听见了带着一丝伤感的绝望。 「难道你忘了我是谁吗,姊妹? 我是野心的化身。 波拉斯摧毁了所有反抗者。 而我选择追随他的力量。 我选择了生存呀。

你选择背叛你的世界。 」哈佐蕾朝芭图射出一发火焰,但芭图却用手杖吸收了这道咒语。

这个世界 属于 波拉斯。 」芭图将手杖指向前,接着火焰便反向朝哈佐蕾喷去,因芭图的坏死魔法而带了点黑色。 「而且你毫无价值。

哈佐蕾冲向后方,避开了黑暗的火焰,并躲在一栋坍塌建筑物的残余部分后面。 在她蹲伏的同时,她也下定了决心。

在一眨眼间,沙砾飞溅,她从藏身处冲刺并 闪现 至芭图后方,举起双叉戟准备刺向她的姊妹。 她的武器看似刺穿了皮肉,但芭图却突然爆裂成一团烟雾卷须。 哈佐蕾往后踉跄,因吸进毒雾而不停咳嗽,一边环顾四周寻找芭图的下落。 她脚下的沙砾喷发,同时芭图也自底下窜起,她的巨颚咬住了哈佐蕾的手臂。 哈佐蕾大声嘶喊,她姊妹的猛然一咬迫使她抛下了她的长矛。

哈佐蕾慌乱地挥拳踢踹,但芭图却紧咬着不放,同时魔法能量正传遍她全身的鳞片以保护她不受袭击。 灵光乍现,哈佐蕾点燃了位于芭图口中的手臂。 大喊了一声,芭图终于松开了哈佐蕾那血肉模糊的肢体,这两位神明也跌跌撞撞地散开。

哈佐蕾握紧她的长矛,一条手臂无用地垂挂在她的体侧。 芭图沉重地喘气,她的嘴和脸因哈佐蕾的攻击而焦黑。 哈佐蕾看着芭图举起她的手杖并准备好迎接另一阵咒语轰击。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芭图的手杖发光但却没有袭击出现。

她后方涌现一阵尖叫声,哈佐蕾便转身查看。 她的心僵住了,许多惊惧兽正从裂隙与阴影中爬出,冲向凡人并猛烈撕扯着。 芭图的魔法召唤了黑暗的野兽,并且它们开始残暴地谋杀在路上所见的任何东西。

哈佐蕾再次 闪现 冲入这场争斗中,击打着惊惧兽并迫切地转向保护她的子民。 不过,当她的长矛穿透第一只惊惧兽的时候,它却爆裂成漆黑的焦油,依附在她的武器上。 其他惊惧兽扑向她,它们的阴暗形体凝聚成一团束缚陷阱,禁锢了她。 哈佐蕾沮丧地大声叫喊,试图召唤出高热与火焰,但焦油却只是硬化并且抓得更紧。

你的狂热与同情使你变得容易预测呀,姊妹。 」芭图的声音在哈佐蕾耳中低语着。 她听见芭图用手杖轻敲硬化的焦油,并且在温暖与力量从她的身体流逝时倒抽了一口气。 利用眼角的余光,她看见芭图把一只手伸进焦油里,一把抓住哈佐蕾并将她往回拖向王座,拖向那个巨龙欺瞒者。 哈佐蕾虚弱地挣扎,但芭图的魔法却正以一种缓慢、无情的步调吸取着她的生命力。

芭图使劲把哈佐蕾扔在尼可波拉斯的脚边,然后再次跪了下来。

我已经照您的吩咐办了,我的法老神。 我的存在就是为了侍奉。

巨龙低头凝视着这位弯身祈求的神明。 缓慢地,他举起一只爪子-接着用一道黑暗能量轰击芭图。 这个神明瘫倒在地上,一边痛苦地扭动着。

「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巨龙冷笑着。 「在死后服侍我吧,小神。 」

尼可波拉斯向前跨步,抛下了两个垂死的阿芒凯神明。

芭图在爬向他的同时发出一声原始的吶喊,一阵阵的痛苦痉挛仍毁坏着她的身体。 尼可波拉斯转身看着她,脸上露出一道自鸣得意的笑容。 缓慢、蹒跚的步伐加快为冲刺,芭图冲向了这条巨龙。

一座纪念碑崩塌在芭图前方,同时有一大群不死生物蜂拥向前,混杂了沙漠的木乃伊以及由漂浪诅咒复生的阿芒凯居民。 神明被碎瓦砾绊倒,不死生物则一拥而上发动攻击。 芭图猛击这些不死生物,但在她的虚弱状态下,通常对神明来说只是个小麻烦的东西现在却试图要击倒她。

当尼可波拉斯看着芭图消失在一群不死生物底下时,他那冰冷、残酷的笑声也回荡在毁坏的拿塔蒙城里。 挥动了他的翅膀,他升至空中,朝来世之门以及那位等候的甲虫神飞去。

哈佐蕾看着巨龙离去,听着不死生物囓咬纠缠着它们的奖赏,并感觉着自己的生命缓缓地流逝。

突然有一股能量聚集在她面前,哈佐蕾及时抬头看见一波腐坏闇影自那堆不死生物上发散而出。 芭图冲破那堆生物,大喘着气现身并将这些怪物了无生气的尸体抛向空中,她的咒语屠杀了她周围的所有活物与不死生物。

Bontu's Last Reckoning
芭图临终报复 | Victor Adame Minguez 作画

芭图与哈佐蕾四目相交,然后这位豺狼神感觉到她四周的焦油开始软化溶解。

随着芭图倒下,以及巨龙的坏死咒语切断了将这位神明与这个世界链接的最终地脉,在那天里的第四次,哈佐蕾感觉到一股猛然袭来的痛苦淹没了她,穿透了她的内心。

于是只剩哈佐蕾,阿芒凯最后的支柱。


鹏洛客档案:尼可波拉斯
时空档案:阿芒凯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