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光时刻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7年 6月 21日

By Michael Yichao

Yichao is a writer of words for plays, television, theme parks, and—most recently—Magic: The Gathering. He loves Cube Draft and corgis.

前篇故事 飨宴

“而当罗夏河,拿塔蒙的命脉,被转变为巨大魔影拉札柯的邪秽之血时,荣光时刻也随之到来-众神将于此应允的时刻中向法老神证明其自身价值。 “


一开始,就只有一片黑暗:一团不停翻搅的未知海洋。

然后伟大的法老神苏醒,一颗耀眼的金色太阳,照亮了这个未成形的世界。 随着他的翅膀展开,他分开了天空与大地;随着他的第一口呼吸,他形成了水与空气;随着他扫动尾巴,他刻出了山脉并将石头打碎成沙砾。 因此,法老神得以自混乱里筛检出秩序,而且世界成形,既原始、年轻又崭新。

接下来法老神凝视着这个贫瘠、寂静的世界并种下了生命的种子。 阿芒凯的居民也因此而生,自这个巨龙-造物主的梦境里诞生。 但不同于他们的造物主,他们温和、脆弱,是虚弱的凡人。 而这个世界的阴影,那座黑色海洋的残迹,攫取了亡者,将它们扭曲为不死生物,是一种对生者的威胁与折磨。

伟大的法老神便因此打造了众神。

他利用这世界本身的结构,将阿芒凯的魔法力交织成五种形态,每一种都代表他自身的一项美德。 阿芒凯的众神便应运而生。 在法老神的意念下诞生并且比起他的梦境子民更为强大,这些神明的任务就是保护他的凡人子民不受阴影恣意侵害,并引导他们迈向光荣的死亡。

因为法老神知道在这个世界之外有个领域。 一个只有穿过死亡才能到达的地方。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世界具有重重险阻,而且有许多阴影正侵扰着所有居住在那里的人。 他知道他的子民将会取胜、成长、学习,并且成为豪英。 因为来世是个过于珍贵的礼物,无法轻易地赠予;他的子民需要证明自己值得这份荣耀。

于是法老神将祀炼赐予他的子民。 每一位神明都被授予教导、训练,以及引导凡人走上永生之途的任务。

待一切都就定位后,法老神让拿塔蒙为永生之途进行准备,提供时间让他的子民在追随他前往伟大的来世之前学习、奋斗,并且成就他们的命运。 他让众神照料他的子民并启动神日以标记他的归返时刻。


罗纳斯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的本质纤维对此深信不疑,这条纤维交织成为他的一部分,正如将他与这个世界紧密相连的地脉魔法力。 它也流经他同胞们的身体,每一位神明手足都是法老神的仁慈与神性的实证。 他知道自己在法老神的计划里所扮演的角色。 因此,多年来他挑战由他关照的凡人,帮助拿塔蒙的居民磨练他们的身体并掌握真正的力量,一切都以他自己以及法老神的样貌作为典范。

因此,当神日终于如预言般地位于尊角之间时,罗纳斯欣喜不已,从他的殿堂与祀炼中现身。 接着他来到来世之门面前迎接他们的造物主,万物的先祖,归返的法老神。

不过,他见到的景象并不是他所预期的。

当他来到位于罗夏河岸上的姊妹哈佐蕾身旁时,罗纳斯感到一股异常的寒冷渗入了他的鳞片。 空气中充塞着恶魔的魔法,既潮湿又浓厚,同时血液的铜味也饱和了一切。 罗纳斯看着河水变红,然后在其他神明抵达时把视线移向他们。 欧柯塔,健步如飞,前来站在哈佐蕾身边。 刻法涅,一向自豪,自空中飞下着陆于罗纳斯身侧,同时芭图则大步地走向前,既安静又冷漠。 五位神明站在深红色的罗夏河岸前方,沉浸在神日那相映衬的深红色光芒里。

五位神明已经有好几年没齐聚一堂了。 每一位神明在法老神的宏伟计划中都各司其职,引导凡人进行属于他们的祀炼,并以他们的方式来守护这个城市。 罗纳斯曾是哈佐蕾最密切的工作伙伴,这两位神明有时会朝沙漠进击以猎捕任何过于靠近城市的巨大威胁。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站在其他神明面前了。 但他们现在就在这里,全都站在来世之门前方。 在他们的脚边,许多凡人恭顺地低下头或敬畏地往上凝视,首次同时面对着五位神明。

然而,法老神还是没有抵达。

罗纳斯突然伸出舌头,采样空气,寻找着某种迹象-无论是来自俗世或魔法。 应允的预示时刻已来了又去,但却没有揭露任何答案。 那现已不见踪影的恶魔所施放的法术仍在空气中蔓延,它的效应正在翻腾且悬而未决,于是罗纳斯便准备好他的手杖,他的本能正低语着危险。

你看 罗夏河。 哈佐蕾的声音回荡在他心中,然后罗纳斯便把视线移往河流。 这些鲜血,不久前才因凝固而停滞不前,回复了它的流动,并在越过门扉的同时增快了速度。 在过去,罗纳斯曾见过来世之门开启,只为了要让每日的豪英亡者穿越。 然而,这是他第一次见证到这扇门大大地敞开。 但在敞开大门的另一头,他却没看见任何应允天堂的迹象-就只有古陵寝,高大壮观,安置了所有等待着法老神再临的亡者。

转眼间,浩瀚的罗夏河就只剩下几条红色细流,依附在河床底部岩石上的凝结血滴。 这道恶魔咒语的尖刻刺痛感回荡传遍罗纳斯全身,接着他感觉到古老的魔法正逐渐解开。 随着空气中的魔法压力变得浓厚并且几乎难以忍受,河流的鲜血看似渗了古陵寝的石基,攀上了排列于建筑物侧面的雕像上的许多沟槽与印记中。

一阵腐臭的空气自这个由单一巨岩构成的结构物中喷出,接着突然传来一声裂响。 罗纳斯看着这三个沿着建筑侧面排列的巨大雕像-不对,石棺-裂开,它们的岩石外观坍塌在一阵烟尘中。 一道蓝光闪现,然后三个庞大的形体便自它们的沉眠中向前跨步,被恶魔的咒语所唤醒。

聚集在神明脚边的凡人们传出一阵阵的哭喊与尖叫,而众神也因看见这些高耸形体的 现身 而往后退。 这三个形体比众神还高大,它们那类似人类躯体的顶端都有个昆虫形状的可怕头颅-一个是毒蝎;一个是具有如蝗虫般纤细形体的生物;而另一个则有着圣甲虫的蔚蓝甲壳,取代了原本脸孔的位置。

罗纳斯心中没有疑问:这三个都是神。 他手足们的存在像一盏温暖明亮的火焰,而这些神则散发着阴影,一道淹没现场所有人的沉重黑暗与绝望,无论是凡人或神明。

有生以来第一次,罗纳斯感到不确定。 在预言中,在他对法老神的记忆里并没有任何一处谈到他们三个。

他脚边的凡人们窃窃私语着,有些人在毒蝎神缓慢地穿过门扉时发出了惊慌的尖叫声,他那巨大的脚步使地面因震动而轰隆作响。 在他的右侧,哈佐蕾向前走了一步,长矛就绪,但罗纳斯却举起手杖阻止了她的狂热。 这是一个敌人,还是一项测试?

我是罗纳斯,力量之神。 你是谁,而且为何你会在此荣光时刻苏醒? “罗纳斯大声喊着。

毒蝎神没有响应,但却把它那类似昆虫的头颅转向了罗纳斯。 仔细地检视后,这个神看起来比罗纳斯一开始所想的更怪异。 它的身体是覆盖着深色外骨骼的一团肌腱与肌肉,双手末端有着许多锋利的爪子。 它的头看起来就像一只巨型毒蝎栖息在类似人类的身体上,它坚硬的甲壳被镀上了金箔并饰有许多蓝色圆球,罗纳斯假设那只可能是它的眼睛。

这个神看似正打量着罗纳斯。 它的下颚没有传出话语,但却有一种低沉的吱叫杂音开始逐渐增强其音量。 当蝎尾拱起至这位神明的头顶上方时,罗纳斯握紧了他的手杖。 一阵恐慌在罗纳斯脚边的凡人之间传开,而且他感觉到来自他们的匆忙祈祷与恳求。

罗纳斯用他的手杖指向毒蝎神,摆出了相同的侵略姿态。 “无论你是我们法老神归返的先兆或是密谋阻挠时刻的入侵者,都不能再继续往前。

毒蝎神向前踏出晃动大地的脚步。 随着罗纳斯的双脚移动摆出一种熟练、集中的站姿,他也变换了手杖的握法。 在他的周围,他的兄弟姊妹们各个蓄势待发,身体紧绷,并直视着罗纳斯。

罗纳斯再次吐出舌头。 “你不可违抗一位阿芒凯的神。 我们守护着这座城市和它的人民。 如果你就是我的祀炼,那么我将会打败你以证明我自身的价值!

毒蝎神无预警地朝罗纳斯冲去,它那吱叫声的音量遽增。 当这个神以惊人的速度移动时掀起了沙尘,绷紧了蝎尾。 它冲入攻击距离内,将带有利爪的手挥向罗纳斯。

不过罗纳斯早已准备就绪,侧步闪开了这个冲锋的神并用自己的手杖击打它。 金属砸上另一个神的背,在它甲壳上的响亮挥击将会使凡人化为尘土。 这个神看似对这份袭击满不在乎,同时它转身,下颚咔嗒作响并期盼地抽动着尾巴。 它再次冲向罗纳斯,爪子抓耙着他的眼睛。 罗纳斯举起手杖抵挡,毒蝎神的爪子便在他的金属武器上发出哐当的声响。 在这份冲击力道下,罗纳斯感觉到自己的膝盖弯曲而且双脚踩破了下方的大地。

罗纳斯奋力抵抗,往上推挤着这个体型较大的神。 与某样比他本身还巨大的东西打斗是很少见的事,但也不是没发生过。 沙漠里藏着许多沙丘亚龙、怪物,以及更可怕的野兽,而且他偶尔会跟一个体型超越他的对手扭打较量。 但与某个比他强壮的东西打斗? 比力量之神还强壮?

罗纳斯发出愤怒的嘶喊并 用力一推 ,肌肉也在他把毒蝎神往后推的同时不停尖叫着。 当它踉跄时,地面也随着它的每一步踩踏而晃动。 罗纳斯趁它重心不稳的时候提取魔法力并通连一道活力咒语。 力量涌现于他的四肢,接着他便用全身之力猛击毒蝎神。

他击中它的胸口,然后这个神便飞越了这片广阔的区域,重重地落在来世之门后方。 在毒蝎神缓慢地起身的同时,罗纳斯听见凡人们在他后方欢呼并高喊着赞美之词。 罗纳斯平静的表情使在他心中逐渐增长的恐惧不被欢欣鼓舞的凡人们发现。 之前那道咒语每次都能够了结一场战斗。

毒蝎神再次穿过门扉。 这一次,它没有冲锋。 它反而以弧形的路径前进,保持距离并且跨步绕行逐渐接近罗纳斯。 吱叫声从未止息,以一种使人精神麻木的音量与频率嗡嗡响着。 罗纳斯试着遮挡这道声响,喃喃低声念诵咒文还击。

显然这个毒蝎神就是荣光时刻的祀炼。 它必须是。 从来就没有任何东西像这样挑战过罗纳斯的力量。 没有任何东西经得起他的攻击并且存活。 罗纳斯把视线瞥向仍耸现于门后方的两个巨大形体。 或许这些神会以不同的方式来测试其他神明。 毕竟,就跟凡人一样,众神只有在面对比他们所经历过更为艰难的挑战时才能够证明其自身价值。 当他持续念诵咒文时,他的脸上浮现一道笑容。 赞颂法老神的力量与智能,他想着。 经由对抗如此强横的敌手来证明我的价值真是无上的荣誉。

罗纳斯触碰他的手杖,诵出了咒文的最终部分。 一道苍白的绿光开始搏动,看似来自金属内部。 它在手杖上闪烁延伸,然后与武器末端的刀刃融合,形成一道柔和的翠绿光芒。

罗纳斯开始行走,反向绕着毒蝎神的弧形路径前进。

你确实很强壮 ,”罗纳斯说道。 “但今天你将不会胜利。

这次,罗纳斯向前冲锋,以蛇的速度朝毒蝎神疾速冲去。 他挡开了一道来自蝎尾的攻击,然后转身靠近施以肘击,打中了毒蝎神的肋骨。 他的手杖在他挥打的同时拖着一道飞驰的绿光条痕,以高速出击而非强大力道,测试着毒蝎神甲壳的力量,在那难以置信地坚硬的外壳上留下一道道劈砍刮擦的痕迹,一边偏转和闪躲毒蝎神的反击。

在这两个神明搏斗的时候,毒蝎神的移动看似变慢了。 来自它爪子与尾巴的挥击变得迟缓。 太迟了,它看着罗纳斯的手杖并开始有所领悟。 罗纳斯微笑着露出毒牙,同时将他手杖末端的刀刃插入这个神的肩膀,使甲壳裂开足够宽的缝隙,现在毒蝎神已经来不及阻止或躲开这份袭击。 魔法毒液的残酷光芒,足以杀死大部分活物的剧毒,在它从伤口渗入的同时搏动着,一边自内部麻痹并腐蚀毒蝎神。

罗纳斯抽回他的手杖,而毒蝎神则跪了下来,仍微弱地吱叫着。 人们的怒吼声回荡在他耳中,而且他能够感受到一股涌现自众神同胞的宽慰与温暖。 罗纳斯注视着这个被击败的怪物,然后转身面向他的兄弟姊妹以及聚集的凡人们。 他开口说话。

这些话却永远也无法说出口。

他后方一阵突然的骚动使他大吃一惊。 锋利的爪子埋进他的手臂,而且他几乎没注意到毒蝎神已从后方抓住了他,然后一阵难以忍受的痛苦劈开了他的心灵。

时间停止了。

罗纳斯低头往下看,意外地发现 自己 正站在罗夏河岸上。 毒蝎神耸现于他后方,一道不知怎么地渗出并且闪耀着黑暗的漆黑形体,爪子紧抓着罗纳斯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罗纳斯看见了蝎尾,拱起于这个神上方,并刺穿了他自己的头盖骨。

我   .   .   .   被杀了。

他渐渐领悟,同时他感觉到毒蝎神螫刺的脓水沿着他的脊椎滴落,渗入他的心智与灵魂,切断了他与神性的实体链接,并腐蚀了将他的身体与永生不朽连接在一起的魔法。 罗纳斯恐惧且着迷地看着自己被死亡吞噬。 他感觉到毒液囓咬着他的心并且磨损了存在于他核心的地脉与魔法和身体力量的结。

但随着毒液破坏了将他定锚于这个世界的链接,它也解开了被另一种力量放置于该处的魔法丝线。

接着罗纳斯突然记起了真相。

这些回忆一开始只是一条涓涓细流,然后随着纠结的魔法水坝瓦解而将他淹没。 接下来罗纳斯的心灵便因真实事件与法老神本质的揭露而畏缩,汹涌的浪潮扫荡了他在过去六十年里所相信的一切。

法老神的瞒天大谎。 这只龙,不是造物者而是个无情的毁灭者。 大入侵者,屠杀了凡人并且腐化了众神。 残酷地倒置了这个世界最神圣的仪式,将无上的荣耀扭曲为持续不断地谋杀凡人斗士。 突然记起众神并非依照这只龙的形象塑造而成;他们源自阿芒凯,原先有八位,身为这个时空的支柱以及生者的守护者。 而这个大冒牌货则腐化了一切。

罗纳斯开始哭泣。

在他哭泣的同时,他的泪水自心碎转为愤怒,接着罗纳斯厉声说出了那个邪秽的名字,他垂死的心满是怒火与痛苦。

尼可波拉斯。

随着黑暗悄悄溜进他的视野边缘并且他感觉到自己精神与肉身的最终链接正在崩解,罗纳斯看了一眼身后那位骇人神明的面容。 尽管他的肉身之眼已蒙上一层乳白,他却看见了这位神明真正的本质-在它心中摇曳且极为细小的火焰,被全然的黑暗所包围,他的兄弟原本的光亮与灵魂被深埋在卑劣的腐化之中。 这个神曾经是原初的八位神明之一,被腐化并且被改造成为他曾经最挚爱的手足们的屠杀者。

兄弟 ,” 罗纳斯低声说道。

罗纳斯感觉到毒蝎的螫刺抽出,感觉到自己的肌肉痉挛紧绷,感觉到死亡的加速逼近。 而且他心碎了:为了他三位迷失的手足,为了众多衰亡的凡人,为了那些由他引导向一位邪秽伪神祈愿的人们。

于是这个世界之力就此消逝,他的不朽明光飞溅于吞噬一切的暗影中。


当蝎尾刺穿罗纳斯的头部时,聚集的众神与凡人们都痛苦地嘶喊着。 那一段时间,只不过是一眨眼与一口气的时间,看似无限延伸,倒钩尾巴深埋在罗纳斯头盖骨中的定格影像被烙印在现场所有人的灵魂上。 接着这个邪物神明抽回它的尾巴,黑色的脓水涌出,同时罗纳斯则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身体不停抽搐,然后静止不动。

毫不迟疑且连看都不看一眼,毒蝎神转向其他神明并往前走去,高高地拱起了尾巴。

突然变得一片混乱。 凡人尖叫着转身逃逸。 其他神明慌乱地拿起他们的武器,同时毒蝎神正朝他们走来,既无情又无法抵挡。

此时四位神明感觉到世界一阵 剧烈晃动 ,拉扯着组成他们存在的结构。 在毒蝎神后方,罗纳斯紧抓着他的手杖,倚靠着它勉强撑起身体,膝盖弯曲而且头顶的伤口血流不止。 翠绿色的能量传遍他全身并且通联至他的手杖中。 用尽最后的力气,罗纳斯拉紧了交织于他存在里的剩余地脉,扭曲了他周遭的空气。 一声粗哑痛苦的临终吶喊自他的喉咙里传出。

杀了法老神,邪秽的入侵者与毁灭者!


以一道喉音嘶喊与最终奋击,罗纳斯把他的手杖抛向空中,将他最后的力量注入这个武器里。

随着罗纳斯倒下,他的生命之火熄灭,与他相连且无形的地脉和魔法力丝线断裂,发散出一阵阵力量笼罩了拿塔蒙的所有生命。 凡人在这位神明死去的同时震惊地弯下腰,就连其他神明也蹒跚地自他们所站之处退开。 他们看着罗纳斯的手杖,带着他们兄弟最终剩余的力量,飞过空中,他的临终咒语将这个武器转变为一条活生生的巨蛇,露出毒牙的死亡使者袭向了毒蝎神。

毒蝎神倒向地面,被巨蛇缠住。 这个神的尾巴狂乱地挥打着,试图在它们为了取得控制权而扭打的同时戳刺这条蛇。

四位神明睁眼直视,震惊地动弹不得。 在他们周围,恐惧与惊慌的呼喊声随着凡人持续自门边逃离而逐渐增强。

来自子民的哭喊声将欧柯塔从震惊状态下拉回现实。 他转向他的手足们,眼眶里泛着泪水,他的声音既粗糙又迟疑,失去了他平常的优雅。

时刻已出了差错。 我们必须要保护凡人。

他的话语使他的手足们开始动作。 哈佐蕾转向欧柯塔,皱起了困惑的眉毛。

罗纳斯。 他说了  .   .   . 他亵渎了我们的法老神。 “

欧柯塔点了点头。 她也听见了罗纳斯的遗言,虽然它们不可能是真的,但疑虑却开始啃咬着他的心灵外缘,即便微弱的思绪片段正飞掠过他的记忆边缘。

一道逐渐增强的嗡嗡声响将他的注意力拉回到来世之门后方。

第二位昆虫神已展开双臂,接着有一大群蝗虫自它手中倾泻而出。 欧柯塔惊恐地看着这团黑暗云朵涌上天空并越过避世帘-然后开始啃食这片魔法屏障。

它在做什么?! “刻法涅大喊着。

当欧柯塔想起预言里的文字时,一股领悟与确认的冷颤窜下了他的脊椎。 而在那个时候,法老神将会撤下避世帘

欧柯塔说道,她的声音是种无声的低语。

允诺时刻已开始。

他们前方突然冒出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撕裂声。 毒蝎神自地上站起,每只手里各握着半条巨蛇。

它缓缓地打开爪子让断片落到地面。 它那些蔚蓝的眼睛冰冷地直视着并且穿透了众神,接着它再度开始那永不止息的逼近。

欧柯塔把一枝箭搭在她的弓上,表情肃穆,她破碎的心因强烈的决意而坚定。

毒蝎神逐渐逼近,同时在它后方,其他两位神明也穿过门坎进入了拿塔蒙城。

在他们所有人上方,位于远方伟大的尊角之间,神日在大地上洒下了红色的光芒,宛如一颗永不歇息的眼睛看顾着时刻的进展。


幻灭时刻 故事档案库
时空档案:阿芒凯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