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多明纳里亚:第一集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3月 21日

By Martha Wells

Martha Wells has written fantasy novels, short stories, media tie-ins, and non-fiction. Her most recent works are The Harbors of the Sun, part of her Books of the Raksura series, and a science fiction novella from Tor.com, 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

我们很兴奋能够在万智牌的新故事中进行一项创举。

自本周的第一篇「重返多明纳里亚」起,我们将带来由知名的奇幻文学作者们所撰写的小说,而他们也和万智牌的叙事团队紧密合作,以栩栩如生地呈现我们的众多时空与鹏洛客。

最新的故事「重返多明纳里亚」是Martha Wells的作品。与Martha共事十分愉快,25年来,她持续撰写奇幻文学,并且创作了许多成功的奇幻文学系列。她最新的作品「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已赢得本年度的亚历克斯奖(Alex Award),目前也入围将于本月底颁发的菲利普‧K‧迪克纪念奖(Philip K. Dick Award)。她所撰写的这些故事非常出色,从去年起便一直辛勤工作,很高兴终于能够与各位分享!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同样也安排了几位世界级的作者。第一位将会为你们带来一则从未听过,且关于多重宇宙历史根基的故事,紧接着登场的便是由较长的章回系列来讲述一段真正史诗级的故事。

希望各位也跟我们一样兴奋,能够趁这个机会看见这些厉害的作家们在万智牌的故事中施展他们那扎实的天赋。请享用!


Dominaria Map
Dominaria Map

萨迪吉,柯帮的僧侣,正朝着城塞里拥有挑高拱型天花板的敬拜堂门口走去。自火炬与香炉上升起的烟雾,笼罩着趴在石地上的教众们。他们乞求能够进入敬拜堂,乞求着其中幽域魔裔的垂青。

一群身穿黑袍的门徒从另一个方向走来,一边小心地避开这些不停呻吟的祈愿僧以和萨迪吉会面。他认出了带头的是刺针,一位被赋予渗透新阿基夫任务的柯帮特务。当他们来到他面前时,他们都跪了下来。「你们已归返,」萨迪吉说。「我希望是为了某个值得这么做的理由。」

作为响应,刺针打开了一把巨大黑剑的包覆物,并将它举起等待验收。「我为你带来了一份献给幽域魔裔的礼物。」

「一份礼物?」萨迪吉把手伸向它,但却停了下来,在他戴着手套的指尖与这块金属之间出现一股气流。这把剑上依附着一股黑暗的沼气。「这是什么?」

刺针仰头看着他,睁大了她的双眼,漆黑的瞳孔因崇敬而放大。「一把传说中的剑,一把饮魂剑。锻造这把剑的那个人杀了一位龙长老并吸收了牠的力量-」

萨迪吉说,「停。」如此接近敬拜堂以及它那辉煌的居住者,他可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是谁用它杀了一个龙长老?」

刺针犹豫了。位于她身旁的门徒说,「传闻是鹏洛客乌锋达贡─」

萨迪吉急遽地做了一个手势。「是贝赞洛!贝赞洛锻造了它。贝赞洛屠杀了龙长老。贝赞洛。

在众人的呢喃声中,这群门徒顺服地复诵着,「是贝赞洛,荒野领主,贝赞洛,龙长老克星。」

刺针补充说道,「这是他的剑。贝赞洛,乌尔博格之王,恶魔领主。我将它归还于他。」

Art by Chris Rahn
Chris Rahn 作画

「非常好。」萨迪吉从刺针手里接过这把剑。光是触碰就烧灼了他的肌肤,甚至穿透了他的手套。「妳已得到属于妳的奖赏。」

刺针露出笑容,一边颤抖着站起身。她拉下兜帽,露出了她的喉咙。萨迪吉举起手施放那道咒语。缓缓地,刺针的皮肤自她的胸口上剥落,同时这道紫色的咒语光芒正温和地穿透了她的心脏。

随着刺针在欢欣的死亡中扭动,其他门徒都投以敬畏的羡慕眼神。萨迪吉打开敬拜堂的门,准备将这把乌锋呈献给他亲选的主人,准备自这位恶魔领主手上领取他最终的奖赏。

尤依拉朝着潜艇的方向盘往前靠,吸一口气,「就是它。」她拉起控制杆以阻止他们持续向前。将潜艇设计成类似一条大型金属板甲鱼的样子一直都是种艺术考虑,具有用来移动与转向的鳍以及两个位于船首宛如巨型眼睛的球状接口,但它却十分顺畅地穿越了窒碍难行的海流。

在接口外侧,银色的鱼一闪而过,穿透了黄浊的海水,因狭长的光束及在这片海草丛林中推进的金属怪鱼而感到困惑不已。哈迪,她的助理神器师,在这艘船随着海流晃动的同时紧抓着护栏。他弯下身让视线穿过第二个接口。「在哪里?」他是个较为年长的男人,从杰姆拉来到了陶拉里亚学院。从他答应协助她进行这份疯狂的任务就知道他拥有十足的冒险精神。

尤依拉更仔细地调整了方向盘并指着,她的手指几乎碰到了曲面玻璃。「在那里,你看见了吗?」在她眼中那非常显眼;半埋在污泥与水草中的长棘对任何自然界的型态来说都太过笔直了,至少在这个海湾是如此。但她对这个构形却又了如指掌,彷佛正在向一位老友打招呼。

Art by Brad Rigney
Brad Rigney 作画

「妳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哈迪说道,一边替她拉下了通话管。「我还以为会剩下更多。」

「过了这么久,不太可能。」尤依拉接过通话管并朝它说话:「席瓦,我正在把我的灯光转向它。妳能看见吗?」

通话管将她的声音传入海水中,转化为伏特里亚人鱼能够理解的震动频率。在外侧,席瓦往下游过接口,水中的淤泥模糊了位于她手臂与体侧上那些深紫色与蓝色的天然铠甲。席瓦停顿了足够久的时间以朝着接口送出赞同的讯号,然后挥动了一下强力的尾巴,她便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尤依拉静静地等候结果,试着不像哈迪那样紧张地晃动。接着席瓦再次现身并游向这只金属鱼直到她撞上外壳。她蜷曲的尾巴穿过接口,尤依拉听见她正在摸索着通话管的外端。然后席瓦的声音便传入了这个隔间里。「它倒在一座暗礁上,被荨麻与沙砾困住了,不过没有岩石,」她如此报告。「将它拉升至水面上应该不会有问题-如果价钱一样的话。」

太好了,正如我所愿!尤依拉心想着。实在是难以压抑她的欣喜,但他们眼前还有更多艰难的工作。「如果妳能在两天内把它拉起来的话,价钱双倍,」她告诉席瓦。这个人鱼需要钱,而尤依拉则乐于为了多年来谨慎工作与计划的最终成果支付这笔钱。

席瓦的笑声宛如冒泡的海水。「只要一天就能办成了!」

尤依拉往后靠向驾驶座位上那破损的皮垫。融合了宽慰与更新目标的兴奋感使她想要翩翩起舞。之后再说吧,她答应自己。等到她站在它旁边的海岸上时,她就会起舞。「我知道我们办得到。」

「妳知道妳办得到,」哈迪对她说。「我不确定有任何人相信这是可行的!」

「这个嘛,现在他们会相信了,」尤依拉说道。其余的人鱼下潜至席瓦身旁,围绕着她列队滑行等待进一步的指示。「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尤依拉对着通话管说。「现在我们把晴空号拉起来吧。」

多明纳里亚在基定的周围凝聚成形,而使他感到冲击的第一件事就是腐烂植物与潮湿土壤的恶臭。他站在一座位于荒废城镇以及杂草丛生的恶臭沼泽之间的高大石基上,地貌在云雾密布的天空下一片荒芜。曾经高耸典雅的灰岩建筑已失去了部分墙面与屋顶,而有些就只崩碎成一堆堆的石块。雾气笼罩着沼泽的草丛,冒着泡的池子,以及腐烂的树木,除了成群的昆虫外毫无生机。彷佛一个画家正试图在视觉上呈现出死亡与失败的样貌。他无法克制这份苦涩的念头,跟这一刻还真搭呀

基定注意到的第二件事就是他肩膀上的洞以及那锥心的疼痛。他深吸一口气,没有摇晃或瘫倒在泥泞的石头上。莉莲娜、茜卓,还有妮莎站在附近,因那场战斗而狼狈不堪,震惊不已。这不是他展现脆弱的时候。他以平静、稳健的声音坦承,「那并没有照计划走。」

「噢,没有吗?」莉莲娜转向他,露出假装吃惊的表情。「你为什么那么说?是因为那条几乎把我溺毙的不死生物河流吗?还是因为尼可波拉斯把你像个小孩玩具般地四处挥打?」

基定因过于痛苦而无法给出一个聪明的答案。此外,她说得对。他站在这里,受了伤并且勉强挺直身体,失去了他的软剑。他们彻底溃败,完全不是对手,但却幸运地得以存活。一想到有多少人无法如此幸运逃生就使他的心感到一阵令人作呕的压迫。

茜卓揉了揉眼睛。「杰斯在哪?」

感到惊慌,基定再次环顾四周。她说得没错,完全没有杰斯的踪影。「他不在阿芒凯。我看见他离开了。」

莉莲娜与他四目相接。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会面地点。杰斯的缺席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她一脸严肃地说,「或许他被耽搁了。」

「他不会来了。」妮莎挤出了这几个字,她的声音粗糙。「他已经放弃了。」

「他不会那么做的。」基定很肯定。杰斯不会抛弃他们。

妮莎无视于他,因过于愤怒而无法倾听。「一座几近毁灭的时空。这么多的死亡。」她嫌恶地摇了摇头。「而且我们还被波拉斯玩弄于股掌之间!」

茜卓耸了耸肩并把头别开。「阿耶尼说得对。我们从来就不该去那里。」

「我们得试一试-」基定开口说话。

莉莲娜转向妮莎,一边冷静地分析。「那不是一场灾难;我们杀了拉札柯。至于其他的 . . .我们也无法预料-」

「没错,妳的恶魔死了,」妮莎厉声说道。「妳达到目的后就跑了。妳不在乎击败波拉斯这件事,妳只是在利用我们替妳自己摆脱合约的束缚。」

「我当然想要打败波拉斯!」莉莲娜提出抗议。「我逃跑是为了自救-就像杰斯在我之前做的一样。」

妮莎继续说道,「那么为什么要来这里?」她挥出手臂,比向这片死气沉沉的沼泽。「在这里妳想怎么让我们为妳拼命?」

「妳那宝贝的阿耶尼建议我们在这里会合,」莉莲娜说,听起来愤愤不平。

基定注意到她并没有回答问题,而且他对于答案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他却说,「妮莎,现在不是时候。我们都精疲力竭了-」

茜卓直接了当地说,「妳的最后一个恶魔在这里,对吧,莉莲娜?」

莉莲娜犹豫了,她那不停算计的目光自茜卓移往妮莎身上,但即便如此她仍不敢反驳。她绷紧了下巴说道,「贝赞洛在这里。」

基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当然在这里。「妮莎-」

莉莲娜朝妮莎走去。「如果没有合约绑着我,我们早就在阿芒凯摧毁波拉斯了。」她转为说服的语调,并补充说道,「我能够除掉贝赞洛-但你们是唯一具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帮助我的人。」

基定皱起眉头。他看得出妮莎没有心情听奉承言语,并且莉莲娜也因心思烦乱而认为这会有效。「莉莲娜-」

茜卓发出嘲弄的声音。「妳想要利用她。就像妳曾经想利用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莉莲娜。」

「茜卓,妳在帮倒忙,」基定说。

莉莲娜无视他们两人。她只对妮莎说,「这里的柯帮崇拜贝赞洛,一种死亡教派。妳能够召唤乌尔博格残余的亚维马雅树妖来闯入他藏身的城塞。并且我能够使用锁链面纱把他杀了。」

基定露出愁苦的表情。锁链面纱,一件欧纳克族的强大神器,已经让莉莲娜杀了两个恶魔。但它却逐渐削弱了她的力气,而且他认为对使用者以及可能包括它周围的每一个人而言,它甚至比她所承认的更加危险。

妮莎卷起嘴唇。「不。我不会帮妳。我可没立誓要帮妳度过难关。」她转向基定。「告诉她。告诉她我们不会再次让她利用我们。告诉她,她可以协助我们对抗波拉斯,或是离开。」

基定猛然吸一口气,设法不要因在肩膀上搏动的痛苦而皱眉。在最好的情况下,与莉莲娜共事会是一种试炼,但他们曾有过协议。「我们需要莉莲娜协助打倒波拉斯,而且她要在除掉最后一个恶魔之后才能办到。」

妮莎感到难以置信。「那会使她变成像波拉斯一样的跨时空威胁啊!」

「我不相信。」基定试着让自己听起来既冷静又理性,但疼痛却加重了他的语调。「她没有在利用我们,这是我们对抗波拉斯的绝佳机会。而且我们不能放任贝赞洛蹂躏这个时空不管。妮莎-」

感到怒火中烧,莉莲娜说,「我救了妳一命,妮莎!这就是妳报答我的方式?」

「我什么也没欠妳。」妮莎往后退,全身透露着轻蔑的氛围。「我们没有人欠妳。如果你们其他人盲目到无法明白这点,那么我也帮不了你们。」她转身离去。

「妮莎!」茜卓凝视着她。「如果妳不想帮莉莲娜,我能理解,可是波拉斯-」

基定急忙想提出具有说服力的论点,但痛楚却打散了他的思绪。「妮莎,妳发过誓-」

「不。」妮莎退得离他们更远,她的表情跟大理石一样坚定。「在我整顿好自己的家园之前,我无法忍受再次看见另一座时空破碎。很抱歉,我的守护到此为止。」

茜卓大喊着,「妮莎!」

Art by Ryan Yee
Ryan Yee 作画

但妮莎早已跨出了这个时空。在一瞬间她的形体发出绿色的光芒,她周遭的空气充满了藤蔓与叶片的阴影。然后她消失了,在身后留下绿叶与花卉那逐渐消散的的气味。

他们呆立原地,潮湿的微风正吹拂着他们的头发。莉莲娜把视线别开,紧绷着下巴,显然相当恼怒。茜卓把脸埋在她的手里,而基定则忍住了一道呻吟。他必须找到妮莎,说服她回来,但痛苦却随着每一道呼吸戳刺着他的胸膛。

接着茜卓抬起头说道,「我也要离开。」

「什么?」基定转向她,感到震惊不已。这个动作拉扯了他的伤口使血液滴落他的体侧。「茜卓-」

「什么?」莉莲娜难以置信地说。「妳在开玩笑吗?」

「我没有要退出,」茜卓迅速说道,摆出了坚决的表情。「我永远不会退出!但你说得对,基定,我需要从这件事学到教训。我们辜负阿芒凯都是因为我太弱了!」

莉莲娜气急败坏地说,「那才不是我们失败的原因-」

茜卓抬起下巴。「我得变得更强。」

基定试着解释,「茜卓,当我说『从失败中学习』时,那并不是我的-」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说,而就在基定能够喘口气之前,她离开了。随着她走出这个时空,她的形体也消失在一阵激烈涌现的火焰中。

基定凝视着他的两位战友原本身处的空旷空间。在某个时间点情况已超出他的掌控,而且他不确定是怎么发生的。他脑袋里的抽痛更严重了。

莉莲娜开始抨击他。「怎么?你打算去哪里?你的借口又是什么?」

基定疲倦地呼出一口气。「我会留下来。」他低头看着她。「什么都没改变。我们需要妳来摧毁波拉斯,而妳则需要毁掉这个恶魔。」

「我-」她停了下来,一边凝视着他。接着她再次摆出冷酷的表情。「很好。那么我们应该继续进行。」

「我们得想出一个计划-」痛苦再次戳刺着他,这次更为剧烈,就好像波拉斯的爪子还在他的肩膀里。他咬紧下巴,用力吸气,然后再次尝试。「一个计划。我们需要-」

莉莲娜举起双臂。「我知道你受伤了,别再跟个大孩子一样,就只要承认吧!」她悄悄咒骂了一声。「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让我治疗你。」

基定大吃一惊。「我不知道妳会治疗人。」

「你不知道的事多到可以塞满多明纳里亚的所有档案库,」莉莲娜厉声说道。「现在走吧。」


好吧,这又是另一场灾难,莉莲娜想着,同时他们正沿着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深入这座荒废的城镇。随着妮莎愤然退出以及茜卓离开前往寻找自我或任何她含糊地说着的东西,莉莲娜的策略就跟这座城镇一样荒芜。至于杰斯,一声不吭地消失了。或许他已经不想再跟她有任何牵扯 . . .她不想承认这个念头竟使她如此心烦意乱。她会再次找到他,劝服他,但她得先杀了贝赞洛。

她斜看基定一眼。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临阵脱逃,正如妮莎所指控的。他是她仅剩的一切,而且她需要他的协助来除掉贝赞洛。不过他棕色的肌肤上却浮现一股蜡黄,他的嘴巴周围蚀刻着痛苦与紧张的纹路。如果他活下来的话。这个大蠢蛋的伤一定比他愿意承认的更严重。

他们的靴子踩踏着泥泞并摩擦着铺路碎石以及碎玻璃。死亡笼罩着这座城镇和它周围的沼泽,交织成在潮湿地面上飘移的雾气。有许多阴影在其中移动,一张张脸孔出现又即刻消散。死亡无所不在。

这个地方的景象又是另一种震撼。莉莲娜不敢相信这里就是维斯。如果没有其他人站在她身旁,她会以为自己不知何故穿梭时空来到多明纳里亚错误的部份。

至少这座城镇并不像第一眼看起来那样荒凉。某些石制建筑展现了修复的痕迹,具有修补过的墙壁与屋顶,清理过的台阶,而曾经拥有染色玻璃的高大窗户则被加上了木制百叶窗。少数庭院里那些匍匐的沼地杂草已被砍除,而其中一个还系着山羊。感觉到某种东西的注视使莉莲娜更加仔细地检视屋顶的轮廓。烟囱附近的形体不是石像鬼而是-不是天使,她想着。一个来自伪善的撒拉教会的访客将会为这天的恼人灾难带来一个完美的结尾。那是一个正在执勤的艾文士兵,他的铠甲、白色的羽毛以及收起的翅膀都闪烁着阴郁的灰色光芒。

在屋顶上方,一座远古索蓝遗迹的石制弯弧隐约耸现于浓雾中,光滑的两侧覆满了苔藓。它的形状像把斧刃,彷佛有个巨人将它埋入地表后就把它扔在那里。那至少是个熟悉的景象,某个在她离去的这段岁月里不曾改变过的东西。

Art by Titus Lunter
Titus Lunter 作画

在下个转角附近的是被许多高大房屋环绕的宽阔广场,它们全都残破不堪,但有些高楼层的狭长窗户却仍闪烁着染色玻璃的光芒。一侧是一座喷泉以及少许木制的市场货摊。而在市场附近则有一栋格局凌乱的高楼,那一定就是旅店。烟囱正冒着烟,而门也敞开着。聚集在前方的人们好奇地注视着莉莲娜与基定。每个都全副武装,但却没有做出怀有敌意的举动。基定向他们点头致意,但他的喘气与痛苦的表情却毁了这个效果。

这里是城镇中心,它看似几乎了无生机,像一道繁忙的市集广场的苍白阴影,此处对她而言曾经就跟手背一样熟悉。莉莲娜忍住一声咒骂。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基定轻声询问。

莉莲娜露出嫌恶的表情。她讨厌展现脆弱的一面。「没事。」

基定叹了一口气。「如果我们要这么做,我们就得对彼此坦诚。」

莉莲娜喝斥,「就没什么!」当他怀疑地看着她时,她提醒自己他是她唯一的盟友。更何况,根本就没必要隐藏这个事实。「没有什么庞大的阴谋,就只是这个地方变了很多。我上次在这里的时候,有森林围绕着这座城镇,而不是恶臭的沼泽。」

基定在查看这座广场的同时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妳不那样说就好?」

「因为那没什么,」莉莲娜咬牙切齿地说。

「那正是我的重点-」他畏缩了一下,把话打断了。「为什么妳当时在这里?」

「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她无视他的惊讶神情。「走吧,趁你还没倒下-你重到我根本拖不动。」


莉莲娜甚至不需威胁任何人就能得到服务,不过显然这间旅店就只有在名义上充当旅店而已。旅店老板看似在得知他们打算停留时感到十分讶异,但立刻就带他们前往位于一楼的房间,无疑是因为看见基定留下了一条血迹并且看起来无法攀爬阶梯所做出的选择。

旅店老板是个高大的深肤色男子,他为数众多的家人在他们走下长廊的同时不停地从门里探头看着这几位访客。房间相当宽敞,放有一张床以及一件随机搭配的发霉家具。莉莲娜将基定带往一张低矮的躺椅并协助他倒卧于其上。

「我们已经很有没有旅客了,」旅店老板一边在壁炉里生火一边说道。一位年轻的女子,身穿实用的工作服并在腰带上系了一把短剑,带进来一桶水并倒入壁炉的大锅中。一个年轻的男孩带来一迭折好的毯子。一个年轻女孩带着一篮绷带与治疗用品出现,而另一个男孩则端来一盘食物和饮料。虽然莉莲娜的心情很糟,但这样的服务并没有什么可挑剔的。旅店老板甚至没有要求看他们的钱币。

「我需要你们拥有的任何疗伤草药,」莉莲娜下达指令。随着孩子们离去,她补充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自从我上次见到它,这个地方 . . .变了好多。」

「是柯帮的关系,」旅店老板说,一边调整大锅的支架好让它挂在逐渐增强的火焰上。他继续沉重地说道,「他们意图掌控整个世界。」

这个男人一定是在夸大。莉莲娜推开基定那胡乱摸索着试图脱掉铠甲的手并亲自解开了扣环。尽管他坚忍地假装肩膀上没有一个大洞,莉莲娜仍开始清理并包扎那道伤口。她知道贝赞洛已取代古博神成为柯帮的首领,知道他们的城塞现在正位于乌尔博格,但他们真的已经散播了这么远吗?「那么,柯帮已经来到这里了。来到宾纳里亚。」

旅店老板点了点头,一边替炉火加入更多木柴。「我们奋力抵抗他们进入艾隆纳,但是失败了。妳也看见这些年来他们对卡利戈森林造成的影响。」他做出无可奈何的手势。

「整座森林吗?」莉莲娜难以置信地说,一边转身凝视着他。「一路到达河岸?」

「而且还过了河。河流已经淤塞,无法通行。现在它叫卡利戈沼泽。而且他们在这区有个新的领导人,一个身为魔骑将军的巫妖。撒拉教会派援军前来而且在几天前才刚发生一场大战,不过柯帮却击溃了我们。」他站起身。「我去替炉火多拿一些木柴。」

那个年轻女孩带着一盒旅店的疗伤草药回来。「我们只剩这些了。我们大部分的库存都已用于待在这里的士兵身上。」

迅速地翻看这些药包,莉莲娜一时冲动便向她询问,「这里有谁记得维斯家族吗?」

女孩停下来思索着。「有一些关于沼泽里那座废弃古老庄园的鬼故事,关于那个不死生物儿子以及逃逸的邪恶女儿-」

「不,不必。」莉莲娜抬起手制止她。那天发生的事已成为一则地方传说一点也不意外,不过她对内容完全没兴趣。「我知道那个部分。我说的是那个家族真正的历史,他们后来怎么了。」

「没有,我从没听说过。」女孩举起了装着脏水的水桶。「如果妳要的话,我可以替妳四处打听。」

「不必了,那不重要。」莉莲娜示意要她离开。随着女孩离去,她凝视着关上百叶窗的窗户,一边皱起了眉头。

基定移动了一下身体,往上眨眼看着她。「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并低头看着草药包。「他们没有我要的,不过附近应该有长。我去找一找。」他倒回躺椅上,因移动的疼痛而畏缩了一下。为了形式上的敷衍,她摆出一道恶意的笑容并补充说道,「别害怕我会抛弃你。」

「我不怕,」他温和地说,并仰头凝视着她。「妳需要我除掉贝赞洛。」

莉莲娜发现自己竟哑口无言,并且在双重的愤怒下,离开了旅店。


这片土地经过如此剧烈的变化,莉莲娜知道她想要的草药可能已不复存在,但它们却是治疗基定最快的方法。他们需要想出一个计策来对付贝赞洛,愈快愈好。

穿过废墟之后,她直接走进沼泽。她在高地一座幸存的孤岛上发现了草药,并拾取了她需要的部份。她挺起身,视线穿过了一片覆盖着苔藓的低矮树林,而那一刻奇异的地貌再次变得熟悉。这里就是她第一次遇见鸦人的地方。

你曾试着像这样帮助霍苏,用这些草药,她想着,关于那天的记忆竟出乎意料地清晰。她只是想治好他,但反而却将他变成一个杀了安娜女士,杀了她的仆人们的失心不死怪物 . . .然后她在火花点燃的同时逃离了这个时空,抛下了她的父母、她所有的亲友、她认识的每一个人,使他们自生自灭。活化霍苏的咒语一定在她离开这个时空的同时失效了,但她却未曾想过她的家人会如何看待他房里的屠杀场面。当然,他们一定会认为她死了。他们有寻找过她吗?他们是否认为霍苏杀了她?

拥有身为鹏洛客而突然获得的新力量,试图存活下来,从那天起她就拒绝想到他们。已经过了好久,而这些充满痛苦的回忆就像在窥视另一个人的心灵。

别傻了,她告诉自己。现在维斯家族只是一个传说,用来逗乐城镇孩童的一则鬼故事。他们过着各自的生活,变老,然后死去。这栋庄园只会留下一堆瓦砾,毫无线索可寻。但她却发现自己正在行走,她的双脚寻找着深埋于所有泥泞与沼泽杂草之下的熟悉路径。

扰人的情绪,妨碍了她的目标。

莉莲娜穿过一片和树苗一样高的草地,接着突然停下脚步。

这一定是她发烧时的幻想。那栋房子依然在这里。

扭曲的树木与浓密的植被一路生长到灰色的石墙上,但她能够看见房屋中翼的形状,看见邻近塔楼的弯弧。这太疯狂了,她想着。疯魔或是 . . .

或是某种正在运作的古怪力量。

通往大厅的门敞开着。令人惊讶的是,使她自己穿过空旷的原野并走上阶梯竟是如此地艰难,但恐惧与对真相的渴望却驱使着她向前。

她走入室内。来自玄关的光线落在上层走廊的雕栏上,后方墙面上的织锦挂毯,在那一瞬间这栋房子看似完好无缺,一如往昔。彷佛它已存在于一颗永恒的泡泡中,像只琥珀里的昆虫般地保存起来。但接着她吸入了血液与腐烂的气味,于是这一刻便瓦解了。她眨了眨眼,看见了残破的挂毯,以及因风化而破碎四散的雕栏。不过,这整栋房子应该是一片废墟才对,她想着。有某种东西刻意这么做。好让她能够被引来这里看见它?若真如此,那可能是鸦人,跟踪她穿越众多时空。但又是为什么?

她跟着血腥味深入大厅。

在那里,位于大壁炉前方,许多符号被烙印在石地板上,它们的形状与图案被想必是大量鲜血的干涸残余物所遮蔽。数十根未点燃的蜡烛围绕着这个定点,一滩滩融化的蜡更进一步模糊了某种强大死灵咒语所留下的痕迹。冷空气宛如一座敞开墓穴般地自地板上飘起。

莉莲娜的下巴感到疼痛,她才发现是因为她已不自觉地张开嘴唇咆哮。

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那绝非巧合。


当莉莲娜抵达城镇外缘时,夜色已开始降临。她才刚开始走上穿越废墟的道路,她就感应到一股不死生物的恶意涌现。她喃喃说着,「我没时间处理这个,」然后开始奔跑。

她在抵达广场之前就听见打斗声,接着她绕过最后一个转角看见了前方的一场战斗。

市场摊位已着火,漆黑的人影在广场上打斗,闪现的刀刃上倒映着火光。很容易就认出镇民,他们穿着修补过的铠甲并拿着临时凑合的棍棒与工具以及长剑和战斧。有些已经倒下,而她在屋顶上看见的那个艾文则仰躺着死在铺路石上,牠那残破的翅膀缠成了一团。

攻击者们身穿具有许多硬棘与尖刺的黑色铠甲,与宾纳里亚的白色和银色以及染色玻璃相去甚远。来自柯帮的不死骑士,莉莲娜嫌恶地想着。在这里的某处会有个柯帮僧侣,一个活生生的人类教众,以操控这些无心智的复灵。

基定突然自旅店附近的阴影里滚了出来。他翻滚起身并且摇摇晃晃的,显然还是因他的伤口而虚弱。他没穿铠甲,血液染红了他的绷带与衣物,不过他却在一名骑士策马朝他冲来的同时挥动一把借来的剑。这个骑士身穿具有尖棘的厚重黑色铠甲,并且骑在一匹巨大的铠甲战马上。不对,当这只生物扬起牠的头时,莉莲娜透过铠甲的间隙看见了腐烂的皮肉与白色的骨头,而眼睛的位置则是漆黑的凹坑。骑士没戴头盔,他的头颅覆盖着苍白的皱缩肌肤,他的头发则是一团腐烂的白色鬃毛。

随着大门爆开,旅店里也传出了惊叫声。另一个不死骑士把两个不停挣扎的人拖了出来。莉莲娜认出了帮忙打理他们房间的年轻女子与男孩。基定朝他们冲去,而马背上的骑士则驱策他的坐骑向前将他撞倒。

哈,你必须做得更好才行啊,贝赞洛,莉莲娜心想着,一边举起了双手。她从瘫倒在冰冷路面上的亡者身上,从深埋在废墟里的遗骨上,从沼泽里的腐烂尸骸上,从浓雾里的鬼魂身上提取力量。随着她肌肤上的蚀刻发出紫色强光,从她手上射出的能量也击中了数十个身穿黑色铠甲的骑士。她跨步向前走入这场混乱的战斗中。

一个步行的复灵朝她冲来,接着她一挥手从地面送出一道黑色云雾。它包覆了他那不停扭动的形体并使他彻底腐烂,只留下剩余的铠甲落在地面上。

不死骑士高速冲向基定并举起他的长枪准备给予致命一击。莉莲娜集中她的意念并把它送入那个穿着黑色铠甲的形体中。

下一刻,他已受她操控。她让他扔下长枪并将坐骑转向离开基定。她截断了坐骑与活化牠的那份力量的连结。随着牠崩塌为一堆白骨,骑士也翻落地面。她考虑利用他来对付其他人,但在她摧毁数十个敌人后就早已扭转了战局。基定再次起身并挥砍逗留在旅店附近的少数几名战斗者。发出胜利的嘶吼,幸存的镇民们重新集结冲向了其他敌手。

莉莲娜举起手摧毁最后一个骑士,但有个声音却在她的心灵中低语着:虚空在等着妳。

莉莲娜僵住了,她的心跳加剧。接着她轻蔑地卷起了嘴唇。那是一种伎俩。不死骑士的主人一定是替柯帮摧毁卡利戈森林的巫妖,而这个巫妖一定也是神秘地保存了维斯庄园的幕后主使。莉莲娜好奇地探索这道连结。这个巫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她的事?难道 . . .

一道巫妖脸孔的影像在她面前燃烧着。那是霍苏的脸。

不。莉莲娜的心被揪在胸口。不可能。「不!」她大喊着。

她的愤怒与惊愕扯断了这份连结。骑士的尸体爆裂,铠甲与腐烂的骨头飞溅了整个广场。

镇民们已抓住人类僧侣并在他的胸口插上一把长矛将他固定在地上。莉莲娜用肩膀将他们推开并抓住他的腿把他拖到火光下。她的声音因愤怒而粗哑,她逼问着,「霍苏在哪里?贝赞洛对他做了什么?」

她几乎没注意到基定已来到她身旁,一边担忧地看着她。

僧侣喘着气大笑,然后哽咽着说出,「他知道,我们的恶魔领主,幽域魔裔,他知道妳来了!他已经把妳宝贝的哥哥变成他的仆人,也是他渎圣军团的指挥官!」

「霍苏侍奉贝赞洛,」莉莲娜复述着,震惊使这些话听起来十分平静。维斯庄园里的死灵仪式是用来将霍苏从无心智的不死生物转化为强大的巫妖,能够使用霍苏的记忆与军事训练,但却是贝赞洛的奴仆。贝赞洛正在利用我自己的哥哥来对付我,莉莲娜想着。那位因她首次使用失控的力量而获得脆弱灵魂的哥哥。

「他侍奉我们的主人,他 . . .」僧侣在血液填满他的喉咙时发出了咯咯声。他倒抽了一口气,「虚空在等着妳,」接着便了无生气地瘫软在地面上。

莉莲娜低头看着他,逐渐增长的怒火凌驾了对于霍苏经历之事的恐惧。她不允许这件事发生。她的哥哥不会成为贝赞洛的奴隶。她会不计一切代价让他解脱。「你会为此付出代价,贝赞洛,」她说,在冰冷的怒火中吐出这句话。「无论我必须做什么,你都要付出代价。」


多明纳里亚故事档案库
鹏洛客档案:基定尤拉
鹏洛客档案:莉莲娜维斯
鹏洛客档案:茜卓纳拉
鹏洛客档案:妮莎瑞文
时空档案:多明纳里亚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