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多明纳里亚:第三集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3月 28日

By Martha Wells

Martha Wells has written fantasy novels, short stories, media tie-ins, and non-fiction. Her most recent works are The Harbors of the Sun, part of her Books of the Raksura series, and a science fiction novella from Tor.com, 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

这已经花了一整个昼夜,但不出所料,正如席瓦所允诺的,在这位人鱼开始作业的隔天早晨,尤依拉已站在海岸上注视着伟大飞船晴空号的剩余部分。

他们在博卡登的海岸上,位于一处拥有宽广海滩并受到两侧裸岩保护的海湾内。在沙丘上方有一片平坦的绿草地,而晴空号现在正躺在上面。在隔了一段距离的内陆区域,深色的火山穿出了不停起伏的熔岩荒野。

仅剩的只有这艘飞船的索蓝金属骨架,几近两百英尺长,以及它那庞大的线圈引擎。它其余的船体与内部都已在那场使它坠落海底的战斗中腐朽或损毁。尤依拉的机械猫头鹰飞到它上方,透过它的双眼提供她俯瞰这艘残骸的视野。它其实没那么糟,尤依拉心想。她碰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项链坠子,提醒自己如果这艘船的核心损毁程度比她预期的更严重,那么她还有其他选择。

Art by Kev Walker
Kev Walker 作画

在人鱼和她的人类打捞团队之间,他们已将剩余的部份拉至水面。乘载着尤依拉潜艇的陶拉里亚补给船将晴空号拉进这座隐蔽的海湾,接着他们便把这艘残骸拖到平地上以便修复工作能够开始进行。现在补给船停泊于海岸上,而打捞团队则在晴空号附近搭起营地。他们最早在今天下午就能开始作业。另一艘停泊在海湾里的则是尤依拉的私人轻舟,尽管小了许多而且外型就像一般的帆船,但它却跟她的潜艇一样都是机械奇迹。

现在我只需要一批船员,尤依拉想着。她想念卡恩、凡瑟,还有其他所有人。至少她知道泰菲力在哪里,不过她却没把握是否能够说服他帮忙。还有裘达。她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依赖他。从克撒施放那几乎终结非瑞克西亚入侵的最终强大咒语之后已经过了很久,多明纳里亚也复原了许多。但有些东西却永远也无法愈合。

无所谓。无论发生什么事,尤依拉都会找到出路。她之前总是如此,她也不认为那会在短时间内改变。这太重要了,她想着。

海风吹拂她的头发,来自撒拉教会的天使降落在沙地上。她的名字叫蒂娅娜,尽管她看起来极为和善,尤依拉仍发觉她带有些许哀伤的氛围。不过现在瞥了她一眼,蒂娅娜看起来变得更有活力了。其实,她看起来非常明亮。真的是字面上的明亮。感到好奇,尤依拉询问她,「你是刻意要像那样发光的吗?出了什么问题吗?」

蒂娅娜的表情专注,似乎没听见这个问题。「这个形状。」她朝 晴空号裸露的脊柱做了个手势。「那是画像中杰拉尔德的剑。」她摇了摇头。「不会错的!我不知道为何自己之前都没发现。」

一边端详着她,尤依拉指出,「你不只是在发光,你还在微笑。」

蒂娅娜垂下视线,突然感到不自在。「关于发光这件事我很抱歉。而且你之前也看过我的笑容。」

「那不一样。」不像某个住在黑暗里的人第一次看见太阳那样。那道笑容具有重力,宛如一种时空异象般地将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拉进去。尤依拉关切地瞇起眼睛。「现在你却哭了。」

蒂娅娜用她的白色袖子在脸上抹着。「不,不是,我没有 . . .今天空气中有好多沙粒,我很惊讶大家竟然都没哭。」

稍早时下过雨而且沙子还是湿的,微风中就只有海洋的咸味。尤依拉伸手温柔地抬起蒂娅娜的下巴。她轻声问道,「你为什么哭呢?」

「我真的不知道。」蒂娅娜深吸一口气,接着往后退,一边擦拭着她的脸。「无论那是什么,现在看似已经消失了。」

尤依拉不太确定。她的视线从蒂娅娜移到在耸立于他们上方的金属骨架外壳上。这不可能是巧合。

当蒂娅娜在打捞作业开始之前抵达时,她已解释过她是个守护天使但却没有特别需要守护之物,于是她便能够替教会执行长途差事。现在蒂娅娜看似正试着不去看这艘飞船,宛如一个害羞的恋人试图隐瞒她仰慕的对象。蒂娅娜一定是对晴空号做出了回应。尤依拉心想,她几乎就只剩骨架而已,这个老女孩竟然还能够运作。「来吧,」她说。「我们去检查一下魔力石。」


哈迪与其他打捞者们和尤依拉以及蒂娅娜会合,而她们正位于晴空号船体仅剩的索蓝骨架中。哈迪是唯一一位陶拉里亚神器师,不过其他人也都是专门的工匠与学者,大部分来自宾纳里亚还有杰姆拉。他们的首席金属工人恬恩,站在哈迪身旁,而且她正拿着对这项计划而言第二重要的组件:尤依拉向树灵莫黎墨取得的新船体种子。一旦工匠们将索蓝金属支架清理完成,它将会重新长成晴空号的船体,不过他们还是得让引擎与其他机械系统正常运作。有些是魔法,有些不是,而就外观上看来,全都得花上不少功夫。

但首先,最重要的组件正端坐于引擎深处的金属吊架中。那就是魔力石。

「好吧,它还在这里,」哈迪怀疑地说。

「那是个好兆头,」恬恩说道,一边踮起脚尖想看看那颗泪滴状的水晶。「不是吗?」

尤依拉并不确定。这颗魔力石看似缺少活性。克撒创造了它,并将撒拉圣域崩解融入这颗石头内。这也是蒂娅娜被派来这里的原因;这颗石头是教会的圣物,所以他们希望有一位天使能够在场监看收复它的过程,并且在它失去功能以后将它归还。如果这颗石头已被摧毁或耗竭的话,尤依拉有个备用计划,但她宁可不用这份计划。

尤依拉对这颗古老的石头有信心。或许只需要刺激它一下。「你有什么想法?」她问蒂娅娜。

蒂娅娜把身体向前倾以仔细观察它,并且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它完好无缺;吊架内的连结看似良好。发动器依然连接着。在它经历过那一切之后这还真让人惊讶。」

哈迪与恬恩诧异地看着她。恬恩说,「我不知道天使会研究机械。」

「我们不会,」蒂娅娜急忙说道,一边自吊架旁退开彷佛它突然冒出了火焰。「我对这一窍不通。」

「你不懂吗?」尤依拉扬起眉毛。这是蒂娅娜第二次对晴空号做出反应,就像它是个久违的老友。

蒂娅娜看起来有些迟疑。「我不认为。我之前从来就不懂机械。不过 . . .它现在看起来却十分明显。」

哈迪与恬恩兴味盎然地看着她。尤依拉说,「这是撒拉之石。或许它会回应你。」

蒂娅娜缓缓向前移动,比起不情愿更像是出于自我意识。「我试试看。」她又再多检视了这颗石头一会儿,然后合起双手并垂下她的头。

尤依拉看着她,注意到四周的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过了一段时间看似什么也没发生,接着一道源自内部的光芒布满了蒂娅娜的形体。尤依拉感觉到魔力石产生变化,感觉到它复苏的那一刻。彷佛某种强大的存在出现于他们之间。

随着石头开始发光,其他人倒抽了一口气并开始欢呼。蒂娅娜往后退,睁大了眼睛。显然她没想到会成功。

在其他人欢庆的同时,尤依拉把蒂娅娜拉到一旁,来到这艘飞船的拱梁阴影下。「恕我直言,我不认为我之前曾见过像你这样的天使。」

「你是说一个对自己的天使身分缺乏信心的天使吗?」蒂娅娜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这说来话长。」

尤依拉暗自做了决定,一部分是出于本能,而一部分则是基于仔细观察所做出的估算。「你愿意再帮我更多忙吗?」

蒂娅娜稍微耸了耸肩,朝一撮泥土踢了一脚。「当然,我也没什么事可做。我是说,我不如就帮你吧。你需要我替你飞去哪里吗?」

「不,当我前去召集船员的时候,我需要有人来监督重建工作并且保护这些工人。」尤依拉微笑着,蒂娅娜则突然静止不动。「你觉得你会喜欢这个工作吗?」

蒂娅娜转身看着那些引擎,看着早已计划修复它们的工匠们。不,那并非尤依拉的想象;蒂娅娜对晴空号有种亲近感。听起来彷佛她的喉咙变得干哑,蒂娅娜说,「为什么是我?」

「你拥有天赋,我见过它。而且你是个天使,所以我知道我可以信任你。」尤依拉端详着她。「你觉得呢?」

蒂娅娜缓缓地吐气。「可以。我觉得可以。」


召集她的船员会是个漫长的旅程,不过尤依拉早已为此做好规划与准备,就跟她收复晴空号一样。

她留下补给船,先搭乘她的帆船前往杰姆拉海岸,来到了舒夸塔城,先前的调查指出她可能会在此寻获她正在寻找的人。调查的结果让她来到这座城市的巨大市场,在此许多具有宽阔露台的白石多层建筑形成了包括仓库、店铺、货物专员办公室的人造峡谷,还有提供前往该地做生意的群众居住、饮食,以及娱乐的旅店和旅舍。

高大的棕榈树与花丛灌木生长在巨大的陶盆里,而且每个广场都饰有一座喷泉。机械鹦鹉与猴子,类似尤依拉的猫头鹰,看守着露天商店的货品。这里的人们来自多明纳里亚的各个地方,但当地人大多拥有杰姆拉东北部的棕色肌肤与深色头发,或是费米瑞甫以及失落的赛费尔后裔所特有的更为深色的肌肤。这是个炎热的下午,许多商人、他们的顾客,以及其他的市场工作人员都停下来在各式茶馆与酒吧外的遮棚下享用茶、蜂蜜无花果,以及约会。如果尤依拉在接下来的一小时内无法追到她的猎物,那么她也考虑这么做。

她攀上通往一个广场的阶梯。泉水急速流过建造于一座大型货物办公室与仓库复合建筑墙面上的一连串喷泉与瀑布。人们坐在一间商店的遮棚下,也不停进出位于这间店楼上的两个露台上的拱形大门。尤依拉停下脚步,试着决定要先从哪一层开始搜寻,却突然自上方传来尖叫声。

广场与商店里的每个人都转头查看,或是震惊地呆立原地。尤依拉看见两个人从上面两层楼的拱门里跑出并朝楼梯冲去。

她赶到上层露台并及时抓住一位在他匆忙逃离时几乎翻落外缘的老人。「发生了什么事?」她在稳住他的同时问道。

「是柯帮!」他惊呼。「在沙林商行的宝库里有一个柯帮间谍!」

她将他安置在一旁并冲向拱门。就在里面,一间货物仓库的宽敞空地中,铺路石上倒着两名杰姆拉人。从惊叫声以及空地上其他人奔跑的方向判断,这场打斗正发生于仓库的屋顶上。尤依拉碰了一下停在她肩上的机械猫头鹰并低语着,「当我的眼睛吧。」

它鸣叫了一声并直接飞升盘旋于仓库上方。

尤依拉把注意力分散于空地以及佣兽的视野之间。在仓库的屋顶上有个露台,被一座拥有许多阳台的高大建筑俯视着。在露台那平坦的石地上,一位拿着剑的女子正与六名身穿沙漠牧民罩袍的男子对峙着。在他们四周,一股具有恶魔气味的黑暗魔法宛如雾气般地挂在半空中。这位女剑客拥有深色肌肤与一头深色发辫,并且身穿金属与皮制铠甲。这名女子的刀锋挡开了一道长矛突刺,接着她利用这股动能扭身而入挖掉了她对手脖子上的一大块肉。随着他倒下,她对其他人大喊着,「你们够了没?」

一个男子愤怒地嚎吼,他拉下兜帽露出了苍白的肌肤以及一颗标记着铁青色疤痕的光头。一个柯帮僧侣,尤依拉想着。他正在使用痴呆魔法,创造出幻象以让范围内的其他每个人奔逃,但显然它并无法影响这名女子。

她朝胸口突刺处决了另一个教徒,而僧侣则朝她抛出化为一颗黑球的死亡魔法。它击中了她的胸口,但这个女子却无视于它。

猫头鹰将视线聚焦,随着僧侣施放另一道死亡爆击,尤依拉看见了当咒语击中这位女子时在她周围闪耀的微弱金光。不是护盾,她想着,开始露出笑容。那是一种对魔法的抗性,而且她以前曾经看过。

尤依拉已经找到她的猎物。她召回她的猫头鹰并开始朝楼梯走去。

她及时抵达露台看见这个女子将剑插入最后一位教徒的胸口。在她用他的长袍擦拭这把剑的同时,一些守卫从最近的拱门里跑了出来。「莎娜西赛!」有一位朝她大喊。「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看起来像什么?」这名女子莎娜,也回喊着。「是柯帮特务,试图取得商人的路线地图,好让柯帮能够袭击他们的船只与车队。人们忘了他们原先也是欧塔利亚的普通小偷,」她在尤依拉靠近她的同时补充说道。

「他们确实忘记了,」尤依拉表示赞同。「恶魔贝赞洛意图重写这个世界的历史,将他自己塑造为每一件黑暗行径的幕后主使,并一路回溯到两万年前太古龙衰亡的时代。」

莎娜收剑入鞘。「你很清楚你们的历史。」

尤依拉确实很清楚她的历史,她自己也造成过许多事件。「而你则对魔法具有抗性。那个僧侣的痴呆法术对你无效。」

莎娜耸了耸肩,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那是一种家族特质。」

「我知道。我认识你的先祖,西赛船长。我看见你带着她的剑。」

莎娜一动也不动地直视着她。所有来自守卫以及从拱门与阳台蜂拥而来的围观群众的声音与动作突然变得好遥远。这一刻就只有她和尤依拉,一场将会被记载于这时代真实历史中的会面。莎娜轻声问道。「你是谁?」

她微笑着。「我是尤依拉。我是来这里找你的。」


她们回到下层的一间酒吧里并坐在其中一面遮棚下的地毯上。她们周围的大街与广场慢慢地回复了日常的活动。

莎娜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一直在追踪你的家族,而且你其中一位表亲告诉我你就在这座城里,跟踪着柯帮间谍的谣言。」尤依拉啜了一口酒。「他们说他们很想你。」

莎娜把酒杯放到一旁。「我也想他们。但我一辈子都在听我先祖们的故事,还有失落的赛费尔的故事。我已经受够了活在过去的阴影下。我决定好好利用我的遗传特质。」她露出笑容。「我有好多问题。」

如果莎娜同意的话,她们将会有许多时间来讨论过去的事。尤依拉说,「而且我有答案,不过先听听我的问题吧:你会考虑成为晴空号的一员吗?」

莎娜大笑。「如果它还存在的话,我会考虑的。」接着,当她看清楚尤依拉的表情时,她的脸也清醒过来。「我会认为这是我的荣幸,能够跟随我先祖的脚步。和她一样成为其中的一员。如果晴空号存在的话。」

尤依拉举起酒杯。「那么我会说,很荣幸有你成为我的船员。」


当她们驾驶帆船航向艾隆纳并抵达宾纳里亚城的时候,尤依拉更加确定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莎娜不是重生的西赛,但她却已经够像她了,这有时几乎让尤依拉感到痛苦。她们在繁星下的甲板上度过众多长夜,谈天说地,而这也带回了许多尘封的回忆。尤依拉很高兴有莎娜陪着她,但这却使她更想念西赛。

她原本期待能够同样成功地召募达妮莎卡帕轩,一位杰拉尔德船长的远亲,但达妮莎的答案却相当简洁。

「不要,」她说。

她们正坐在卡帕轩连栋别墅的花园里,这是一个晴朗温暖的日子接近中午的时候。鸟儿在树丛间鸣唱,灰色的石墙替花园挡开了城市的喧嚣。「不要?」尤依拉重复道。她看了莎娜一眼,她正惊愕地扬起了眉毛。她转向达妮莎,她的表情既平静又无动于衷,彷佛她们正在讨论她们偏好哪种午餐。「难道你认为我在编造自己的身分?」

「不,我知道你是尤依拉,」达妮莎说,依然镇定。她朝莎娜点了点头。「而且你跟我看过最初那位西赛船长的画像极为相似,我无法否认你的身分。」

达妮莎长得不像杰拉尔德,除了她的战士举止。她把头发往后拉,为了更适合戴头盔而剃掉两侧,并且有一张晒黑又饱经风霜的脸孔。尤依拉知道她是宾纳里亚的骑士,但她一直以为达妮莎会愿意跟随她那位著名先人的脚步。

Art by Chris Rallis
Chris Rallis 作画

「那是为什么呢?」莎娜问道。她比向巨大的石屋。达妮莎自马厩走出与她们会面,她的剑与盾正靠在通往大厅的双扇门内侧。「显然你并不怕战斗。」

「我是宾纳里亚的骑士,」达妮莎告诉她。「我立誓要守护这块土地。」

尤依拉曾希望能有两位最著名的晴空号船长的亲戚登船。这感觉起来是个开启新旅程的最佳方式,而在与莎娜会面之后,她更确定自己是对的。她需要一位卡帕轩族人。「晴空号总是位于战场的中心,而且也是时候用它来对抗柯帮,打破他们对多明纳里亚的掌控。加入我们对宾纳里亚只有好处。」

「就长远来说,」达妮莎表示赞同,依然平静。她说话的样子就像某个完全了解自身想法的人,这只让尤依拉更想让她加入她们。「柯帮正在袭击偏远的城镇以及我们四周的村落。如果我跟随你们离去,我们或许会在遥远的地方与柯帮交手。但我想在这里对抗他们,在我的家园。」

「我了解。」尤依拉往后靠向椅背并无可奈何地吐了一口气。对此我无法辩驳,她想着。她看往莎娜,而她则稍微摆出了挫败的姿态。

达妮莎点了点头并起身。「我需要回到我的部队去。你们可以尽情地待在这里;我们永远欢迎你们。」

随着达妮莎走进屋里,莎娜说道,「怎么?接下来呢?你心里还有其他人选吗?」

「没有。」尤依拉想要沮丧地拍打桌子,但却没这么做。达妮莎完全有权拒绝。「她是唯一一个我希望能-」

一个年轻男子突然自屋里冲出,睁大了眼睛看着她们,并急忙跑到桌边。他喘着气说,「那么我呢?」

尤依拉早已起身,莎娜在她身旁,但她明白她们不太可能遭受袭击。他是个拥有一头棕色乱发的年轻人,与达妮莎极为相似。「你怎么样?」莎娜如此查问。

他解释道,「我是卡帕轩族人。我叫拉夫。我听见一切了。我想替代我姐姐的位置。」

尤依拉交迭双臂。她没预料到这件事。「是吗?」

莎娜仔细打量着他,一边皱起眉头。「你几岁?」

他挺起身体。「我的年纪已经足以成为一位受训法师了。我几年前就通过每一项测验并且老师们都因为我的能力而大感震惊。」

「所以他们现在开始训练十二岁的法师了?」莎娜怀疑地问道。「或是十三岁?」

拉夫抬起下巴。「陶拉里亚的裘达亲口说过我是他所见过最杰出的学生之一。」

到目前为止,尤依拉稍微被逗乐了,但她却在这里画清底线。「裘达没那么说过。」

拉夫试图要强行辩解,不过他的眉毛之间却浮现了担忧的纹路。「噢,你认识裘达?」

「没错。」尤依拉在胸前交叉双臂。「在非瑞克西亚入侵之前就认识了。」

「噢。我姐姐说你是那个尤依拉,但是-」显然拉夫感到泄气。「好吧,裘达没那么说过,但我还是一位不可思议地杰出的法师。」

尤依拉摇了摇头并转身离去。但当她与莎娜朝屋子走去时,尤依拉感觉到了魔法。

拉夫很幸运,她发现那是一道幻影而非袭击。花园消失,她和莎娜突然站在高空,而云朵则在她们四周瓢移着。在远方,原版的晴空号横越天际。它的桅杆与船体的线条不太精确,但那也是一件能够使人信服的成品。想起了莎娜的能力,她问道,「你看得见这个吗?」

「我看得出它在那里,不过我也能透过它看见后面的房屋与花园。」莎娜若有所思地瞥了拉夫一眼。「所以他行吗?」

Art by John Stanko
John Stanko 作画

尤依拉叹了一口气并使自己更客观地评价拉夫的技巧。「他还不差。」她转向拉夫。「你今天可是非常烦人呀。」

幻影随着手势消逝。拉夫诚恳地说道,「我不会再烦人了,我能够帮上忙。还有很抱歉我撒了谎,我只不过是真的、真的很希望能跟你们走。」

皱着眉头,尤依拉开始考虑他。问题是,达妮莎显然不愿改变心意,这使拉夫成了唯一的选择。「给我们一点时间,」她说,接着与莎娜走到一旁。她们移到别处,在靠近露台的柳树下。「你觉得如何?」她问道,一边压低了声音。

莎娜诚实地说,「我觉得我的疤痕还比那个小孩老。」

「没错,」尤依拉承认。「但你会反对和他一起共事吗?」

莎娜开始认真考虑,眉头深锁。「不会。他有足够的热忱而且他是认真的,此外他看似技巧熟练。只不过 . . 。这会是一趟危险的旅程,而我不确定他是否了解这一点。」

尤依拉不确定他们有任何人了解他们将会面对什么。她已经活了这么久,看了这么多,她很难想象某个像拉夫这样年轻的人对于他自身的凡命有什么概念。但有个卡帕轩船员感觉起来却又很正确。感觉这是必须的。「只要柯帮存在就没有安全可言。他也可能因在这里对抗他们而死。」

「这倒是。」莎娜耸了一下肩。「如果你认为他会派上用场,我很乐意与他共事。」

尤依拉点了点头并转向拉夫。她告诉他,「如果你想跟来的话,赶紧打包行李。我们还有一段漫长的旅程。」


帆船在早晨的时候驶入了博卡登海湾。尤依拉与莎娜和拉夫站在甲板上,一边用望远镜不耐烦地眺望着海岸线。现在她已放下望远镜,能够亲眼看见逐渐自沙丘上升起的熟悉形体。

船体呈现优雅的弧形,船尾桅杆向后倾斜。左舷的栏杆与玻璃明亮地闪耀着。从这艘船直立于地面上的方式看来,它一定是已经部分苏醒并且支撑着自己。晴空号已修复并准备好升空。

尤依拉欣喜地笑着。一切都像她计划的那样顺利,而且准时。

营地已拆卸,工人们正在用小型划艇将他们最后的工具与装备运送到补给船上。他们在帆船靠向岸边的同时挥手欢呼。

莎娜用单手拥抱了尤依拉。「我真不敢相信!」

拉夫试着不去兴奋地跳动。「有一位天使!那就是蒂娅娜吗?为什么她身旁有一个吸血鬼?

尤依拉与莎娜转身注视在沙滩上等待的人影。「一个什么?」尤依拉困惑地说道。她的计划可没包括那个。


随着他们跋涉穿过浪花走上平坦的沙地,蒂娅娜和吸血鬼便前来与他们会合。

尤依拉说,「你好,蒂娅娜。我猜一切都进行得相当顺利吧。」她朝吸血鬼点了点头,他很明显就是个吸血鬼,除了他穿得像一个宾纳里亚骑士而且看似没有人在提防他。「你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吗?」

蒂娅娜收起翅膀并搔了一下她的头。「这个嘛,是的。这位是亚瓦德。」

亚瓦德跪了下来并把他的剑柄递给尤依拉。「我立誓向你效忠,尤依拉船长。」他看起来极为真诚。

尤依拉的眉头深锁。「我明白了。」她看着蒂娅娜。

蒂娅娜说,「这说来话长。」

「我不确定我们现在有时间谈这个。」尤依拉从她的背心里拉出怀表。「我正在等-」

伴随着一阵强风与金光,金鬃阿耶尼出现在海岸上。他带着一份满意的表情仰头看着晴空号

「-一个朋友抵达。」尤依拉露出笑容。「现在我们准备好了。」


时空档案:多明纳里亚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