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多明纳里亚:第二集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3月 22日

By Martha Wells

Martha Wells has written fantasy novels, short stories, media tie-ins, and non-fiction. Her most recent works are The Harbors of the Sun, part of her Books of the Raksura series, and a science fiction novella from Tor.com, 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

莉莲娜在朦胧的黎明光芒下大步穿过沼泽,泥泞的杂草拖着她的衣服。前方,一群黑鸦四散飞起,自笼罩着一株枯树的阴影中冲出。她感到愤怒不已,大喊着,「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面对我啊,该死的家伙!」她从黎明时分起就一直在沼泽里寻找。这里充满了由柯帮咒语所创造的邪秽畸形生物,但每个与她交会的生物都领教到谁才是真正的威胁。

鸦人一定在这里,一定知道贝赞洛如何设法将霍苏转变为他的巫妖。昨晚当旅店主人搀扶着半清醒的基定回到他们的房间,在她用采集来的草药治疗他的伤口时,她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多年前她原本想替霍苏这么做,使他完整,以拯救他哥哥的性命。现在很容易看出她当时对这件事既专一又自私,无视于警告,匆匆忙忙,只想在其他人都失败的时候获取成功,以使自己成为家族的英雄。但那只是一个青少年的自私,一种幼稚的自我感觉良好。那不该遭受这种命运。

霍苏不该遭受这种命运。

而且当她在为基定疗伤的同时,她一直无端地惧怕同样的事情可能会再次发生。害怕她会无故地杀害或转化她唯一的盟友。不过她已经把他留在旅店里复原,安然无恙并且沉沉地睡着。

她得找到鸦人。她需要找到答案。

在前面的树林上方,许多黑鸦在空中盘旋,接着俯冲,以螺旋轨迹在地面上形成一股阴暗的旋风。它们迅速拍打的翅膀凝聚成一团漆黑的物体,彷佛它们全都融合成了同一个生物。自那团物体中走出的便是鸦人。

Art by Chris Rahn
Chris Rahn 作画

他看起来就跟两人上次见面时一样,一个身穿黑色服装的高大苍白人影,拥有骨白色的头发以及锐利的金色眼睛。他已跟着她穿越许多时空,假意想帮助她,但她却不知道他真正的动机为何。她逼问道,「这是你做的吗?你是不是告诉贝赞洛我的哥哥是怎么死的?贝赞洛是如何再次复苏他的?」

「你早就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了,莉莉,」他说,他的冷静真令人恼火。

「那是因为你。」她阔步向前。到处都是黑鸦,停栖在每一个岩石或残根或腐烂的树枝上。它们默默且一动也不动地看着这场冲突。她从来就不知道鸦人是什么,或是他为何如此坚决地干预她的人生。他可能是任何东西,从一位强大的鹏洛客到化为人形的龙长老。「这是你做的。修正它。让霍苏安息。」

「办不到。」他金色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她,彷佛她的痛苦很有趣。「如果你这么想念你的哥哥,你原本就该同意跟随我。」

莉莲娜胸口的怒火逐渐滋长,而锁链面纱里的欧纳克鬼魂则在她一旁低语着。她粗声说道,「为什么?你到底想要我怎样?」他没有响应,只是在潮湿的风吹拂着鸟羽时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为什么要跟踪我穿越一个又一个的时空?为什么要在我只想帮上忙的时候欺骗我把自己的哥哥变成不死生物-」她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逐渐攀升,彷佛它即将破碎,终止。她吸了一口气。她并不易受情绪影响,她是因渴望撕碎这只生物而愤怒,无论他是什么。但她却不能展露任何可能会被解读为软弱的迹象,她可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他说,「我认为你知道原因。」

沼泽里一片静默。莉莲娜不愿回答,无法回答。她知道吗?她问道,「你是否试图点燃我的火花?为什么你要我变成一个鹏洛客?」

他四周的黑鸦腾空飞起而莉莲娜则冲向前。「噢不,你别-」在她能够抬起手之前,鸟群开始盘旋并且他和眼前的每一只黑鸦都突然消失了。

莉莲娜带着受挫的怒火咒骂着。「废物!」

她用力踱步,使蛇类以及沼泽的邪秽小生物们惊恐地窜逃。

她能怎么帮助霍苏?不只是贝赞洛将她哥哥作为奴仆来利用这件事使她浑身痛苦不已。而是在多年前她自己进行的那场出了大错的治疗工作。她已受鸦人摆布,欺骗她施行那项工作,没错,但她却是做了那件事的人,那个将霍苏变成一个失心不死遗骸的人。而且不知何故这也让他的遗骸易受贝赞洛的魔法影响,使贝赞洛让霍苏再次复生,奴役他,还拥有他完整的心智以及军事知识。

Art by Daarken
Daarken 作画

我可以使用锁链面纱,她突然想到。既然霍苏已转化为巫妖,就跟摧毁一只恶魔一样,那也能够使他安息 . . .她在恍然大悟的同时低声咒骂。噢,原来如此

那就是贝赞洛的计划,他选择霍苏来领导卡利戈军队的原因。他知道如果莉莲娜使用锁链面纱来让霍苏归返虚无,这将会耗竭她的体力,于是她就无法利用它来摧毁贝赞洛。

她轻蔑地卷起嘴唇。贝赞洛和过去的她一样拥有错误的过度自信,就在很久以前霍苏死去的那天。她杀了他的那天。她会使用锁链面纱来让她的哥哥归返虚无。我是莉莲娜维斯,她想着。如果有不使用锁链面纱就能杀了贝赞洛的方法,我会找到它的

不过首先她得让霍苏回到维斯庄园,回到他一开始成为不死生物的地点。归虚的咒语只能在那里生效;她只能在那里让他安息。


当她再次回到旅店时,晨光正穿透了城镇那些修补过的屋顶。镇民们已来到广场上,有些负责守望,而其他人则铲出了焚毁的市场摊位。他们在她经过的同时向她尊敬地点头致意,少数几位年轻人则朝她挥了挥手。她看着他们,感到不知所措,于是便大步穿过他们进入了旅店。

她发现基定已醒来并身处旅店花园的草药与遍地的蔬菜之间。他正缓慢地用一把借来的剑摆出各种战斗姿态,显然正在测试她对于他肩膀的疗效。她停在他面前,准备面对一场冲突,她的脸上露出冷笑,并已备妥一份锋利的答辩。

基定收起剑并面向她。他温和地说,「有消息吗?」

「什么?」她皱起眉头。

基定突然弯起眉毛。「旅店老板说你在黎明前就出门了。我以为你去探查贝赞洛的兵力。」

她做了一个不耐烦的手势。「我是去打探消息,没错,但-」她猛然吸一口气。她早已预期基定会因为妮莎与茜卓已这么做,会因为她是什么人而舍弃她的目标。但他却没有,而且她若不请求他的帮忙的话她就是个笨蛋。

在从沼泽折返的路上,她已试着想出一个解释她的需求但却不告诉他真相的方式,但她所编出的故事却一个比一个荒谬。她开始不情愿地说道,「可以说,在我家附近 . . .有个麻烦。我告诉过你我住在这里。」挤出这些话竟是出乎意料地困难。「在这个地区领导柯帮兵力的巫妖就是我的哥哥,霍苏。」

她不确定自己在期待什么反应。但基定什么话也没说。他不安地皱眉并缓缓地坐在一张长凳上,一边示意她继续说。莉莲娜在庭院里那不平整的石头上踱步并发现自己开始解释。「很多年前,我把霍苏变成不死生物。那是一场意外。我很年轻、愚蠢、未经世事。我当时正试着要治疗他而且 . . .」她突然做了个手势。「就这么发生了。那些咒语,黑暗魔法,是点燃我的火花的一部分,接着我便不由自主地穿梭时空离去。我一直都没回来过这里。昨天当我前去寻找草药时,我在我的家族居所遗迹中发现一种强大的死灵咒语证据。不知何故,贝赞洛一定再次复活了霍苏以利用他来对付我。」她停下来并面向他。「我需要让我的哥哥安息。」

再一次,她预期基定会离去。这并非他们讨论过的内容,并且也无法达成他们摧毁尼可波拉斯的目标。若站在基定的角度,莉莲娜早就离开了。但他却点了点头,露出深思熟虑的表情。「是的,那是我们的下一步,很明显。」

「很明显?」她讶异地说。

「贝赞洛正在利用柯帮来威胁整个多明纳里亚。如果我们能够使霍苏归返虚无,那不只能让你的哥哥解脱,也能使柯帮失去在卡利戈沼泽的领导权。这将会提供宾纳里亚重新集结兵力的机会,并将贝赞洛与柯帮逐出艾隆纳。」基定往上看了她一眼并摆出阴郁的笑容。「那是个好的开始。」

已准备好争论,准备要证明她的理由,但他的赞同却使她哑口无言。她踱步离开,试图将她的思绪集中,并想起了她还没告诉他最糟的部份。「我会需要使用锁链面纱来把霍苏归虚。在那之后,我将无力使用它来对付贝赞洛。」

基定考虑了一会儿。「那也没办法了。我们得想出另一种方法来摧毁贝赞洛。」他稍微耸了耸肩。「这从来就不是简单,或容易的事。我们都很清楚。」

莉莲娜紧闭着嘴唇。感到一股恼人的情绪波动是相当愚蠢的事。基定很实际。她只不过是比较幸运地暂时和他拥有共同的目标。她说,「我需要让霍苏回到维斯庄园才能将他归虚,但我不确定该怎么做。他正率领着柯帮兵力,并被他们重重包围。」

基定站起身。「关于那部分,我想我完全知道我们需要做什么。」


基定带头进入沼泽,透过来自旅店主人以及其他城镇防御团领队们的方向指引。当他们沿着位于停滞池水与一堆堆腐木残根之间那隐约可见的小径前进时,他对莉莲娜说,「几天前霍苏与柯帮才刚在不远处击败一大群宾纳里亚军队。有些他们的伤者仍在城里避难,而其他人则分成许多小队藏匿于这片区域。如果我们召集他们并以维斯庄园作为我们的集结待命区,霍苏就会前往那里攻击我们。」

「你的乐观真是没有极限,」莉莲娜说,声音里透着一丝嘲弄。

「我看得出来你很沮丧,」他对她说。「你并没有很认真地在羞辱。」

「我才没有沮丧!」莉莲娜怒斥。「我正在 . . .计划。凭什么这些人要听我们的?」

「这个嘛,那就是我的工作了,」基定说道。

前方立着一个正圆形的石台,长草环绕周围。附近三根光滑的圆柱,每个都有六十尺高,形成了一个半圆。那是一座远古废墟的残迹,一个曾经被浓密森林环绕的地方,但现在已暴露于外并且有部分陷入了沼泽地中。上半部依附着垂死的藤蔓,但就像基定在这里见过的其他远古建筑,那块石头既无脏污也未经风化。栖息于中央圆柱上的就是基定前来会面的人。

那是一位天使,肌肤宛如抛光青铜而头发则是一团阴暗的云雾。她半展开翅膀,耀眼的白羽在尖端处变成深灰色。她在锁子甲外罩了一件板甲,而躺在她脚边的剑几乎与基定等高。他朝上呼唤她,「你愿意和我们谈谈吗?维斯镇的旅店主人杰罗,派我们来这里找你。」

有那么一刻他认为她不会响应。接着她完全展开翅膀并升起,一边踏离了圆柱。她轻盈地降落,弯起双膝以乘载重量。这么近的距离,他能够看见她的战袍血迹斑斑,而她的铠甲则布满了近期战斗的凹痕与刮擦。她面无表情地说,「你们是谁?」

「我是基定尤拉而这位是莉莲娜。」他们决定不告诉任何人莉莲娜过去与维斯的关联。基定已经有够多事要应付了。「我们知道你是蕾尔,战斗天使以及卡利戈守护者。你在这里率领宾纳里亚兵力对抗柯帮。」

蕾尔平淡地说,「那么你知道我失败了。」

「你输了一场战斗,」基定告诉她。「那不表示你失败了。」

她扬起眉毛,表情稍微出现一点生机。那是恼怒的表情,但至少是种活力。她的声音带了点冷讽,她说,「陈腔滥调无法阻止柯帮。」

「没错,他那种方式很令人恼火,」莉莲娜说道,交迭起她的双臂。「不过我们是前来提供协助的。」

「你们应该早点来的。」蕾尔阴郁的目光从基定移往莉莲娜身上,一边打量着他们。「我的兵力四散藏身。如果我再次与柯帮开战,他们将会被摧毁。就让他们尽力防卫自身与彼此。我们无法在公开的战斗中打败柯帮。」

「我了解,但我们并不只是提供武力而已,」基定说道。「莉莲娜是一位强大的法师,而且她摧毁了昨晚袭击维斯镇的不死骑士。有了你的协助,我们就有方法击败统率此地魔骑的巫妖霍苏。」

蕾尔垂下了深色的眉毛。「你知道他们指挥官的名字?」

基定瞥了莉莲娜一眼,她的表情什么也没透露。「不只那样,我们还有办法可以让他安息。」

蕾尔犹豫了,希望与屈从正在她的表情上交战着。基定看着希望胜出。她深吸了一口气并说道,「告诉我你们的计划。」


当莉莲娜准备她的咒语时,基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和蕾尔在一起,聚集卡利戈剩余的宾纳里亚兵力。隔天黎明,他们都出现在维斯庄园周围的高地上,包括一小群宾纳里亚士兵、骑士,以及艾文斥侯。

Art by Mark Zug
Mark Zug 作画

天空密布着厚重的云层,即将下雨,同时基定与莉莲娜在房子里那荒草漫生的围墙花园遗迹中和蕾尔以及她的副官会面。基定环顾着他们所有人,知道自己需要一份好的防御策略。有太多士兵和骑士负伤行走,有太多人因为他们同伴的死亡以及柯帮在卡利戈造成的毁灭而灰心丧志。他无意让他们首当其冲。

「这里还有其他法师吗?」基定稍早时询问。

「有柯林。」蕾尔指向与宾纳里亚士兵们站在一起的瘦小苍白人影。「他是一位陶拉里亚法师。」

柯林看起来非常年轻且意志消沉,他的长袍拖在潮湿的草地上。他的一只手臂上戴有某种水晶与金属神器师护手,但他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吓人。「我明白了,」基定说,并礼貌地点了点头,一边暗自决定试着想出某种不需要用到法师的计划。

使霍苏安息确实能够剥夺贝赞洛在宾纳里亚这个区域的指挥官,但那对基定铲除尼可波拉斯的计划而言也至关重要。他不能让这些疲倦的人们首当其冲以推展他的目标,即使这些目标终究会造福他们的时空。

当然,基定很清楚他的防御策略大部分还是包括将自己置于任何攻击的事物以及他的同伴之间。如果他想不到任何其他的主意,那仍是最棒的解决方法。

「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会面?」提亚哥问道,他是一位宾纳里亚骑士,同时也是蕾尔的副手。他仰头看了一眼耸现于他们上方那面覆满地衣的石墙。「这栋房子被诅咒了。这里不是一个上演对战柯帮戏码的好地点。」

「在我让巫妖归虚后诅咒自会终结,」莉莲娜告诉他。她的表情既冷漠又高傲,彷佛他们在这里谈论的一切都无法影响她,但基定心里明白。她在告诉他关于霍苏的事时已尽力克制她的情绪,但他对她的了解却足以让他感应到她真正的恐惧与惊愕。她或许可以利用那一刻来欺骗或试图操控他,但她却没有。这让他感到意外,并且使他觉得他们或许真的有机会杀了贝赞洛,然后是尼可波拉斯。如果他们真的能像盟友般地合作,一切都是可能的。她补充说,「咒语必须要在这里施放。」

士兵队长问道,「这个巫妖是被维斯诅咒创造出来的?」

基定毫无头绪。他看了莉莲娜一眼,而她则说道,「它是怎么被创造的并不重要。这里就是我将要摧毁它的地方。」

一个艾文替蕾尔带来一张地图,她在一张石桌上把它展开。地图上显示了沼泽、城镇、河流,以及周围的区域。「巫妖奴役了一只生物,他曾在卡利戈用它来对付我们。它是一个不死残骸,一个可怖阴魂。巫妖的军队里还有许多人皮女巫。」

基定点了点头。「这些可怖阴魂和人皮女巫的能力是什么?」

「我们不太确定。」蕾尔抬起头看着他,一脸肃穆。「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向我们报告。」

莉莲娜说,「噢,人皮女巫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她们操纵死亡魔法,不过大部分都跟从她们的受害者身上剥下皮肤有关。」基定扬起询问的眉毛。莉莲娜加以澄清,「她们穿戴它。」

基定叹了一口气。「她们当然会这么做。」

「你曾见过人皮女巫?」提亚哥问道,感到不可思议。蕾尔怀疑地注视着莉莲娜。

「见过一些。」莉莲娜调整了她的其中一条手链,显然没注意到周遭。

基定提示着,「那么可怖阴魂呢?」

莉莲娜说,「喔,这些就更有趣了。它们能够改变体型,所以它们不只可以变得极为庞大,还可以缩得够小以爬入一个死尸并活化它。」她来回摆动手指。「更像是个傀儡。」

基定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而其他人则盯着莉莲娜,想不透她是如何获得这些信息。她环视了他们一眼并用粗哑的声音说道,「我见多识广。」

再次若有所思地看了莉莲娜一眼后,蕾尔继续说道,「艾文斥候看见一个来自河岸的可怖阴魂,来到这里。后面会跟着受到它们僧侣操控的魔骑与不死生物。巫妖将会在附近某处等待,一旦可怖阴魂和随之而来的兵力发动攻击,他也将对我们出手。」她挺起胸膛,稍微甩开了她的翅膀。「这表示人皮女巫可能不会在今日与我们交战。巫妖从未同时派她们上战场。」

「就算只有一个可怖阴魂也够糟了,」提亚哥如此评论。

队长说道,「每件事都有第一次;我们不能期望只会面对某一种。」

基定不希望宾纳里亚的军队面对巫妖的任何一种生物。他问莉莲娜,「你能操控一个可怖阴魂吗?」

莉莲娜皱眉思索着。「操控,无法。除非霍苏 . . .不插手。你在想什么?」

基定反而转身寻找那位年轻的法师。他不想让柯林身处险境,但他在这个计划里的部分应该足够安全。「柯林,在莉莲娜的协助下,你能创造出一个幻影吗?让一个可怖阴魂认为我是一个人皮女巫?」

「可以,我办得到!」柯林向前推挤从提亚哥与队长之间穿过,显然因帮得上忙而松了一口气。「我对幻影很拿手。」

莉莲娜在查看地图的同时突然弯起了嘴巴。「噢,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了。那真是个好主意。」


蕾尔和其他人离开前去就定位,基定问莉莲娜,「你准备好这样做了吗?」

她摆出恼火的表情。「我当然准备好了。现在在我对付霍苏的时候试着别死。」

基定叹口气,随着她悄悄溜出到房子周围,他也前去与柯林会合。虽然他们做了一些快速的准备工作,但大部分的计划还是得靠柯林的咒语。

当他们进入位于庄园领地边缘的森林时,基定将一把柯帮三刃矛挂在背上。蕾尔说过它除了被当成武器以外还具有仪式用途,能使他的表演看起来更逼真。他如此希望。如果这不管用,他就会独自面对一个可怖阴魂以及柯帮的主要兵力。那将会很有趣。

随着柯林施放咒语,基定感觉到幻影宛如一张湿毯子般地笼罩着他。他低头看自己,却无法看出任何差异。「我看不到它。」

「因为你不受死灵术影响,」柯林解释道。「我得修改幻影好让可怖阴魂能够看见。」他焦虑地犹豫着。「希望这管用。」

「我也希望,」基定表示赞同,并希望莉莲娜会是一位陶拉里亚法师而非死灵术士。他要柯林与其他士兵们会合并转身离去。

当基定穿越高大的草丛时,他感觉到草的拉扯,彷佛他正穿着拖在后方的长裙。一种怪异的感觉,不过这也证明了柯林的咒语在某种程度上管用。

推挤穿越泥泞与浓密腐臭的灌木丛,他一路朝河流走去。当他一从缠着藤蔓的死树丛里现身时,他看见一片平坦的土地,一直延伸到曾经是河流的一大片烂泥。在一株株腐烂的树木之间,许多阴暗的形体正怀抱着目的移动着。

那是柯帮的军队,一群不死军团。跛行的尸体,步兵的复灵,携带着夺来的武器,而不死骑士则骑着曾经是马匹的生物。身穿黑色斗篷与黑色铠甲的魔骑和僧侣们行走于他们之间。至于带头的是 . . .

所以那就是一个可怖阴魂的样貌,基定心想。彷佛他没有足够的素材来做恶梦似的。

它是基定的两倍身高,一个腰部以上赤裸的灰色形体,它的身体像个肌肉结实的干尸。它的胸口从锁骨到腰部已被剖开,露出一个发出鬼魅光芒的空腔,而上面则是一张具有宽大利齿下颚的尖脸。

Art by G-host Lee
G-host Lee 作画

基定深吸一口气并开始向前走,一边举起了双手。

阴魂停了下来,它的头左右扭动,彷佛想把他看个仔细。一个魔骑走向前大声呼喊,「女巫,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你要违抗我们主人的命令?」

快速移动并且关紧你的大嘴巴,莉莲娜曾告诫过他。在幻影引来霍苏的注意之前你只有很短暂的时间,而且他立刻就会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基定跨步向前,持续高举着双手,希望自己的姿势够像女巫。

他眼前突然出现卓索斯与欧勒梭的影像,他的朋友们,他那些来自阿喀洛斯异邦人城区的杂牌军,接着他胸口的心便停止跳动。他们是不死生物,他们的身体残缺不全,无血色的尸体,不知怎地被贝赞洛带来这里。

基定几乎倒下,却又让自己硬撑着。不,这不是真的。一定是在这股逼近兵力某处的一位柯帮僧侣大范围地施放了痴呆魔法。这些影像只不过是梦魇,从他的潜意识里抽出。在阴魂附近的魔骑大喊,「那不是-」

基定向前冲并把长矛笔直地扔向阴魂胸口那敞开的大洞。它正中靶心,接着阴魂开始摇晃并愤怒地嘶吼。基定拔腿狂奔,而阴魂则在他身后追赶着。

在他抵达树林之前,基定往上瞥了一眼以确定高飞于头顶上方的艾文斥候有看见他。斥候将会通知蕾尔派出宾纳里亚军队追击那些仰赖可怖阴魂打头阵的魔骑。像这种与阴魂有关的诡计,莉莲娜告诉过他,就是它们总是饥饿而且它们的脑就跟稀饭一样。只要引起它们足够的反感,它就会不顾命令追着你跑。

基定飞奔下坡。他闪闪躲躲地穿过一片湿漉漉的树林并突然停止滑行。面对着他的是一个类似巫婆的高大人影,身上披挂着人类皮肤的碎片,而在她后方不远处还有两个。人皮女巫。所以霍苏已派出他所有最可怕的武器来追捕他们。

基定的第一个念头是他应该闪躲开来让可怖阴魂与人皮女巫相遇,并认为是其中一个攻击它的。接着他看见系于最近一位女巫脖子上的人皮脸孔。他们的眼睛不停滚动并充满着痛苦与惊骇的泪水。某种邪秽的魔法让这些受害着活着。于是基定便采用他的第二个念头,就在她举起手施放咒语的同时,他抽出了他的剑向前冲刺。

女巫朝基定吐出一片黑暗的剧毒雾气。出于本能反应,他使用了护盾咒语,永恒庇护,而毒气便飘散在它周围,造成不了伤害。他一挥剑便砍下了她的头。

随着女巫那吃惊的头颅弹跳穿越草地以及她的身体沉落地面,可怖阴魂也自他后方的树丛里窜出。它跳向它看见的第一个人皮女巫,把她从地面上抓起来并将她紧扣在它胸口的大洞上。女巫开始抽搐,她的身体在皱缩的同时不停抽动着;可怖阴魂正在从她身上吸走生命力。

最后一位女巫愤怒地嘶喊并朝基定抛出另一道毒雾。他再次使用他的护盾咒语并戳刺她的腹部,在她抛出更多咒语的同时用剑朝下将她开肠剖肚。随着她倒下,基定感觉到他周围的幻影消失了。

他转身面对可怖阴魂。希望柯林没死,他心想着。那位年轻的法师一定是受了伤才会使幻影像那样瓦解。

可怖阴魂茫然地注视着基定,然后大声咆哮。

计划并没有完全照预期的进行,不过重点是让阴魂困惑并且远离宾纳里亚的军队。基定没理由不继续这么做。他对受惊的阴魂回吼了一声便朝它冲去。


莉莲娜站在庄园的边界上。她听见远方的打斗声响,看见艾文飞过沼泽。在不远处,她能够听见基定大声且愤怒地屠杀某种东西,但她只能把注意力放在霍苏身上。

然后她感觉到某种强大的东西靠近了。一阵冷风吹过沼泽,拂动高大的草丛并吹皱了泥泞的池水,折断了垂死树林的脆弱枝干。她追踪它的来源,一个充满痴呆魔法的死灵能量强化中心。以及一股冰冷的愤怒。

莉莲娜能够在那份怒意中感应到她哥哥的讯息,许多记忆的片段和一个熟悉的存在。她还不至于期待与曾经是她哥哥的那个人交谈。霍苏真实人格残余的部份都已被掩埋,深锁在贝赞洛那一层层的死亡魔法之下。

她将这股翻涌的情绪转化为一份锋利的决心;霍苏的折磨将于今日终结,而且贝赞洛将会失去他在卡利戈的工具。

她把话语传入风中:霍苏维斯,我在这里。你知道我的

霍苏突然把注意力转向她,锁定了她的位置。愤怒与难以置信流经他们的连结。他的答复传入她耳中:这是个圈套

她让风听见她的笑声。你果然很了解自己的妹妹

她听见一声心灵怒吼并转身离开,穿过潮湿的土壤往庄园走去。

她在通往主厅的阶梯前停了下来并回头看。霍苏已走出树林的阴影。

当他向前跨步时,她看不见他的脸。将他从一个失心不死残骸转化为贝赞洛巫妖将军的魔法以深色的金属铠甲覆盖了他的形体。他的肩膀与背部突出许多尖棘,沉重的头盔则遮蔽了他的五官。他停在曾经是这栋房子前院的翠绿土丘中央。所以真的是你,妹妹

她回复道,我希望我能够轻易地认出你来,哥哥。你的主人改变了你

是你改变了我。他充满愤怒的语调竟反常地使他听起来更像他自己,尽管她记忆中的那个霍苏未曾真的对她发过脾气。是你把我变成这样

他说得没错:她那腐化的疗伤咒语不知何故使贝赞洛能够将他复生。你知道我当时只想帮助你。我被骗了,我的魔法-她制止自己。这是个陷阱,为了向这个型态的他说话。要等到她将他从这个诅咒里解放后他们才能真正地交谈。她向主厅踏出了第一步。

他自她身后冲来,而她则跑上阶梯,穿过大厅来到贝赞洛施放其咒语之处。她转身,霍苏几乎压到她身上,耸立在她面前,高举着他的战斧。她抓住了锁链面纱。

在她提取强大力量的同时,束缚于锁链面纱中的欧纳克族正在她心中低语着。她隐约意识到当面纱抽走活化它们的死灵之力时,整座沼泽的不死生物都如石头般倒落于地。她身上的纹路开始燃烧,不过她现在能够清楚地看见霍苏,埋在铠甲里的一个较小的形体,在被她的咒语毁掉人生之前,被贝赞洛转化之前的那个男子。他那漆黑的头发与苍白的肌肤,和她自己如此相像的五官。那不可能,她明白了。他正在对她使用痴呆魔法,蒙蔽了她的视觉。她得立刻行动。

锁链面纱中欧纳克族的力量宛如一团火焰般地流经她全身。

它在一瞬间就消失了,也把她的力量全带走。她踉跄了一下,她的身体突然跟一个断了线的傀儡一样无力。她想要倒在地上,但瘫倒在她面前铺路石上的却是她哥哥那逐渐腐烂的尸体。他用空洞的双眼往上看着她。

灰白色的日光使她能够透过他那脱水肌肤的缝隙看见底下的骨头。感到眩目,她抬起头,才发现整个主厅的上半部都不见了。贝赞洛的死灵力量让它保持完整,而锁链面纱却把这一切抹除,使房屋老化直到成为一座倾颓的废墟。她不确定已经过了多久,但透过前墙的大洞,她能够看见蕾尔和她的宾纳里亚士兵们聚集在前院,而基定则小心翼翼地攀上了阶梯。

她因精疲力竭而颤抖着,血液也自她的条约纹路中流出。她知道霍苏此刻的存在是暂时的,只是他的灵魂与肉体那逐渐消散的残迹。再过一会儿他就会消失无踪,永远安息。不确定他是否听得见她的话,她说,「霍苏,没事的。都结束了。维斯家族的诅咒已经终结了。」

但他却张开白骨下颚粗声说道,「它无法结束,莉莲娜。只要你还活着就无法。」

他声音里的强烈恨意使她感到惊讶。「那是什么意思?」

他残存的嘴唇形成一道冷笑。「你毁了维斯家族,莉莲娜。」

她摇了摇头。他一定是搞错了,他的记忆受到贝赞洛咒语的影响。「霍苏,我那时不在这里-」

「你当然不在。」霍苏的声音变得有力,即使他的身体已崩垮。「你以为在你离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死了。他们所有人。父亲试着要让我安息。我亲手杀了他。母亲带着我们的姊妹离开,为我寻找解药。而且也在找你。她认为你还活着,认为你被掳走了。她听信谣传有一种魔法能够救我,而那趟旅程却要了她的命。其他人担起这份重任,我们的姊妹们,我们的表亲,试着要阻止我,或是摧毁我。他们全都死了。」现在他正在消逝,他身体的许多部分消散在随风飘扬的尘土里。「你杀了我。你杀了他们。是你,莉莲娜。一直都会是你。就是维斯家族的诅咒。」

然后他消失了。

莉莲娜因他沉重的话语而震惊不已。这段时间,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是不死生物。一阵寒意淹没了她。这好恐怖。更糟的是,她的家人,全都是为了要终结她所创造的邪恶而死。那是一场意外,她告诉自己。我被骗了。但那也不重要了。结果都是一样的,彷佛她是刻意要毁掉她的家人。

基定走向她。带着一脸震惊的表情,他说,「莉莲娜,很遗憾-」

他听见了,他听见了一切,她心想着,突然一阵晕眩。但她却咬紧牙关并且拒绝被羞辱。当他伸手要稳住她的时候,她摇了摇头并往后退了一步。她强迫自己抬头挺胸。她不会示弱。她已从比这个更糟的情况中活了下来。而且贝赞洛将会为他参与的部份付出代价。为了他哥哥所受的苦付出代价。为了她明白自己造成她家族的毁灭付出代价。

她坚毅的声音里满是怒火,她说,「如果贝赞洛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他就是个蠢蛋。我会撬开他的城塞,屠杀他的魔骑,并且摧毁他的遗产。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如果我一定要成为诅咒,就让我成为贝赞洛的诅咒!」


多明纳里亚故事档案库
鹏洛客档案:基定尤拉
鹏洛客档案:莉莲娜维斯
时空档案:多明纳里亚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5月 17日

第五集:期末考 by, Adana Washington

威尔从没听过像魔旋里面那个东西的嚎吼声。这声嘶吼探入他的内心,允诺了各式各样的暴力与死亡。随着经过的每一刻,那只生物逐渐把自己从能量漩涡里拖出。在威尔和萝婉上方,一片房子抡笔直落下,在距离他们脚边几英寸远之处砸出巨大的声响。 < figcaption >唤醒血腥圣者|从Art by:Kekai Kotaki作画 「他们认为我永远无法成功-认为我不属于这...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5月 5日

第四集:考验 by, Adana Washington

威尔突然惊醒。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些潜伏在角落里的阴暗人影只是他的梦境残影。他还穿着他的制服,现已被弄皱。位于他面前书桌上的作业仍未完成。他能看见外侧的阿凯维沃晚上,一片漆黑,点缀着校园里常见的古怪光芒。萝婉不见踪影。她那一侧的房间依然跟过去几周一样杂乱。他站起来,因脖子一阵抽痛而皱起脸,同时走廊传来一声大喊。 「-南门!」 「有多少是她-?」 ...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