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多明纳里亚:第六集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4月 18日

By Martha Wells

Martha Wells has written fantasy novels, short stories, media tie-ins, and non-fiction. Her most recent works are The Harbors of the Sun, part of her Books of the Raksura series, and a science fiction novella from Tor.com, 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

辛苦地跋涉穿越提凡沙漠朝纪念碑高原前进,泰菲力说,「记住我说的,这次我将会找到答案。」早晨的炎热太阳早已高挂天空,扬起了尘土。位于他们后方远处的是绿洲的棕榈树,他们昨晚才在此扎营。前方不远处有一座纪念碑,是个被天然高原部分遮蔽的巨大石块。透过邻近的贸易通道而行经此地的费米瑞甫旅人总认为它是个远古遗迹。它很古老,但却比泰菲力年轻。它也是他多年来一直设法解开的谜团。

摆出一副假装询问的表情,他的女儿妮安碧说,「再问一次,疯狂的定义是什么?」

泰菲力大笑。「意思是你的疯狂行径背后没有一个合理的原因,不过我总是有个原因。」

「噢,要是我们知道原因是什么就好了,」妮安碧以一道笑容反击。

「我想就是今天了,」他告诉她。「他不会再击败我了。尤其是我现在已经得到你的协助。」泰菲力抵达高原的底部,该处的铺路石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沙砾。用他的靴子,他磨去了中心点缄印上的沙尘。

「那只是个理论,」妮安碧提醒着。「我不希望你抱太高的期望。」

「我总是抱持很高的期望。」泰菲力用手杖轻碰了一下缄印。

石地上敞开一道裂缝,沙尘宛如流水般地滑入其中。这条裂缝穿过被掩埋的广场一路来到纪念碑的基部。石头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同时这两半石地推挤分离露出一口三角形的井,还有通往底下的宽广阶梯。

妮安碧谨慎地看着它。即使他们已造访过这里数次,她依然提防着这座纪念碑。泰菲力无意劝阻这份态度,毕竟这座纪念碑就跟妮安碧想的一样危险。她说,「你知道他不是真的在这里,对吧?」

「他的精神在这里。而且那已经够相似了,相信我。」泰菲力走下阶梯,沙砾摩擦着他的靴跟。阶梯的尽头是纪念碑主厅的入口,此刻那是一座在沉重的岩石底下延伸的漆黑洞窟。站到一旁,他等着确定妮安碧并不需要任何协助。五十岁了,他的女儿依然强壮能干,但这不是个适合摔倒的年纪。他应该知道;他老得如此缓慢,他已经停留在五十岁好几十年了。

光线,由与入口处相同的部分机械、部分魔法系统所驱动,开始发出柔和的光芒,并宛如壁炉里激起的烬火般逐渐增强。包覆于菱形水晶中,它们在天花板附近盘旋,照亮了写满神秘文字的墙面。这些年来泰菲力早已破解它,希望能取得线索。但是一无所获,他怀疑这些铭文只不过是另一种让粗心人士落入的陷阱,意图浪费那些试着洞悉纪念碑秘密人们的时间。

他开始走下长廊,妮安碧跟在他后方,他们都放轻了脚步。泰菲力已经这么做好几次了,无论是单独或与妮安碧一起,而且他们都知道不该草率行事。泰菲力早就拆解了纪念碑的许多陷阱,但它还是有伤人的潜力。

他们来到第一个岔口,有三条以拱门为标记的长廊分别通往三个不同的方向。没有任何征兆,一个漆黑的形体从右手边的长廊里朝他们冲来。

泰菲力已预期在这附近的某处会遇见它,但它的突然现身却使他大吃一惊。他反射性地施放一道时间咒语猛烈地击中了它,使它瓦解成各个零件。他自责地叹了一口气。他不想过度反应,但当他的女儿就站在他身后时,那个东西应该知道不要突然暴冲。

这个机械兽足足有八英尺高,由白银与铜金属制成,形状像个巨大的战士,头部由一大块金属构成。它的零件已分散开来并且挂在半空中:四肢、驱动它的齿轮与车轮,供给它能量的水晶。它并非完全静止不动;所有的零件都在微弱地震动着,被困在一条时间之流内,而那场使它们支离破碎的爆炸正在该处极为缓慢地进行中。

妮安碧警戒地看着它。「那安全吗?」

「是的,不过别碰到。」泰菲力朝岔口深处移动,在那里他能够看见三条长廊。

妮安碧靠近机械兽以端详它。她皱起眉头。「我认得外壳上的记号。我确定上次当我来这里的时候你摧毁的是这一只。」

「没错,」他对她说。「我想它们会彼此修复。」

「噢,还真可爱。」她做了个愁苦的表情并往后退。

在这三条长廊里,总有两条是陷阱,不过是哪两条每次都会改变。泰菲力读取那些飘浮又不停变换的符画以得知正确的通道,接着便启动并解除了在第一个转弯处附近那颗巨大眼睛的死光。完成之后,他和妮安碧才得以进入毒针室。

这是个相对容易的陷阱,毕竟泰菲力能够趁毒针飞在半空中时让它们停下,不过偶尔也会有棘手的模式。随着妮安碧收拢她的长袍裙摆并小心翼翼地绕过悬浮的毒针前进,这再次让他想起了他们以前在这里的冒险。他露出慈爱的笑容说道,「你还记得那些机械蜘蛛吗?」

「是的,父亲。每当我做恶梦的时候,」妮安碧冷冷地说。

在经过最后一个通道的两个机械兽之后,他们来到了中央密室,也就是这座纪念碑的心脏。随着他们从长廊踏上宽广的岩架,光芒也逐渐攀上墙面,揭露了这个巨大空间的实际规模。沿着上层墙面排列,有数百英尺高,许多密室与通道的环状入口都散发着光芒或被阴影笼罩,一边俯瞰着中央平台以及它那看似简单的网格。泰菲力之前曾搜索过这些入口,知道它们都只是为了要使他分心,让粗心者落入的陷阱,一种拖延战术。而中央平台上的那些网格,连接着一座狭窄的桥,才是解开这道谜题的关键。

又或许那些飘浮的石块才是解答。泰菲力已经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把范围缩小,现在他非常肯定就是其中一样。妮安碧对那些石块有一份新的理论,而那就是他们来此的原因。

随着光芒渐增,这些石块开始出现在眼前。它们是大小一致的长方形石块,自下方的阴影中浮上来,也自上方的阴影里往下飘。它们将在泰菲力停留于此的整个期间内随意移动。

「准备好了吗?」泰菲力问道。

摆出坚决的表情,妮安碧从背包里拿出她的书写板和铅笔。「准备好了。」

泰菲力走过桥,妮安碧跟在后头。当他踏上中央平台时,那些飘浮的石块也开始聚集。

妮安碧蹲伏着开始在板子上潦草地书写,同时泰菲力则偏折了那些试图压碎他们的石块。过了一会儿,妮安碧大喊,「试试看左边数来第六个,从上面数来第四个。」

泰菲力纵身一跃用他的手杖击打这个序列。什么也没有。「没有变化,下一个,」他回报着。

于是就这样,一个序列接着一个序列。又有两个机械兽攀上来挑战泰菲力。他把一个冻结在时间里,并迅速地挥动手杖将另一个打落平台。不时有猛烈狂风袭击他和妮安碧,吹起螫人的尘土并拉扯着妮安碧的发辫。然后是一阵阵的热气与光芒。泰菲力尽力挡开任何干扰,忍受他无法遮挡之物,并持续输入妮安碧所想出的序列。

过了一个多小时,妮安碧说,「父亲,就这样了,我们该停了!」

泰菲力立刻离开这些网格并协助妮安碧起身,接着他们便过桥撤离。当他们一回到通道上时,密室里的一切活动就开始变缓并止息。

妮安碧无力地靠在墙上,额头上冒着汗珠。「我错了,那不是个数学难题。又如果它是的话,那些飘浮的石块并不是关键。」

这十分令人沮丧,但泰菲力的年纪已古老到足以用轻叹一口气来接受这份失败。「这还是一个很好的理论。它需要被检测。」

妮安碧摇了摇头。「我浪费了你的时间。」

他单手拥抱了她。「拜托。有个能够与他共享兴趣的女儿,每一个父亲都该为此感到非常幸运。」

她的笑声转为精疲力竭的半啜泣声。「噢,让我们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吧。」


直到他们安全地穿过纪念碑来到外头,吃力地跋涉穿越沙地回到他们的绿洲营地时,他们才开始交谈。「为什么他要弄得如此困难?」妮安碧沮丧地说。「他一定知道你有一天会需要它。」

泰菲力给了个老套的答案。「他在保护它不被非瑞克西亚人夺走,还有恶魔跟他们的法师,以及其他每一个可能贪图封印于其中的强大力量而夺取他的人。」

妮安碧嗤之以鼻。「你才不相信那个说法。」

她太了解他了。「我是不相信,但那是每个人想听的答案。」

「我知道,我只是 . . . 」妮安碧气冲冲地做着手势。「你是他的朋友!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泰菲力摇了摇头。「克撒没有朋友,不像你跟我一样拥有朋友。他有许多实验对象,还有那些强大到被他视为生灵的对象,就算不是真正的人。不过我们当时就只有他了。」

一道阴影笼罩了沙地。泰菲力的本能说着「巨龙」,甚至在他抬头查看的同时已准备好施放咒语。但他们上方那个东西的形状却像一艘船,而且它竟是异常地眼熟 . . . 它不可能是他想的那个东西。

「一艘飞船?」妮安碧说。她凝视着泰菲力。「它是为你而来的吗?」

泰菲力缓缓地露出笑容。它就是他想的那个东西。「那是我的过去,正要来跟我叙叙旧。」


基定爬下晴空号的梯子,并在最后几英尺高之处跳落到沙地上。被笼罩在夕阳的长形阴影下,这个绿洲拥有一座被稀疏的草与棕榈树围绕的池子,裸露的岩脉替它遮挡了部分狂风。一些倾颓弃置的小屋耸立在池水的远程,或许标记了这个区域曾有过更多旅者的时光。现在的居民建造了一座被数把火炬照亮的小巧营地,有一个蓝色的帆布帐棚以及一个火坑,还有展开铺在沙袋上供人就座的毯子与草席。

他在众人进行自我介绍的同时及时抵达。就像莎娜西赛,他们前来会面的两人都是深肤色的杰姆拉人,一位是拥有灰色短发并且高大结实的年长男子,而另一位则是个大约相同岁数的可爱女子,在她的长发辫上掺杂了几束灰发。

尤依拉解释道,「基定和莉莲娜是鹏洛客。」

「啊,我曾经也是。」泰菲力微笑着,如此地轻松自然就好像他们正在讨论其他任何共通的兴趣。「这是我的女儿,妮安碧。」

「不好意思,你的女儿?」拉夫问道,感到困惑不已。

「我的父亲曾经是永生之人,」妮安碧亲切地解试着。「他变老得非常缓慢。我已经追上他好几年了。」

泰菲力挥手示意他们进入营地,而当他们全都在营火旁坐下时,他说,「你们远道而来有何贵事?」

当尤依拉开门见山地表明来意时,基定稍微吓了一跳。她说,「我们准备杀了贝赞洛,而且我们需要一位时间法师来帮助我们进入城塞。」

泰菲力扬起眉毛。「一位时间法师。所以你认为我可能会有认识的人吗?」

带着一道宽容的微笑,尤依拉说,「泰菲力,别闹了。你知道我们需要你的协助。」

泰菲力向前倾,他的表情转为严肃。「尤依拉,我们在沙漠里扎营并不是因为我和我的女儿喜欢这样享受我们的休闲时光。我们正在处理某件非常重要的事。」

「像是什么?」莉莲娜问道,一边瞇起眼睛打量着他。「或许是,那座远古遗迹?」

「它并没有那么古老,」泰菲力纠正。「它比我还年轻。」

基定一直试着搞清楚泰菲力的性格,而且他认为这名男子或许会帮助他们。这表示他在这里的原因真的非常重要。他说,「或许可以进行一场交易?我们协助你完成任务,而你也帮助我们?」

泰菲力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假设你能够帮我。」

妮安碧叹了一口气说,「他不要协助;他很固执,而且他想要亲自做。」

泰菲力转向她。「噢,真不公平!我很乐意接受帮忙。我只不过说…」

「让他们试吧,父亲!那很重要!」妮安碧说。「而且一旦它完成了,你也就自由了。我曾听你说过你的朋友尤依拉。我知道你想要离开并且再次跟她一起去冒险。」

尤依拉伸出安抚的双手。「你到底正试着要做什么?那跟遗迹有关吗?」

泰菲力看着她很长一段时间。尤依拉伸出手并捏了一下他的手。她轻柔地说,「让我们帮忙吧。」

泰菲力呼出一口气。他看着基定与其他人说道,「你们知道赛费尔的故事吗?」

莎娜说,「我知道。」

拉夫点了点头,然后补充说,「它把自己从多明纳里亚移除以躲避非瑞克西亚的入侵。」

莎娜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那不完全像我听过的故事。」

莉莲娜看起来不耐烦,于是基定说,「故事是什么?」

泰菲力解释道,「在非瑞克西亚入侵的时候,赛费尔是多明纳里亚最先进的国家。它那强大的魔法、它的科技、它的军事能力代表着它可能会成为非瑞克西亚率先攻击的目标。克撒打算让它首当其冲。而赛费尔的领导者们也认为他们会获胜。但我很清楚。」

他往外眺望着一片漆黑的沙漠,狂风的吹拂使沙丘的顶部飘散,水晶般的沙砾捕捉了最后的余晖。「我知道这场战争将会摧毁他们,我想让我的族人和我的故乡免于此种侵害。所以我创造了一个时缝并将赛费尔部分移出这个时空。非瑞克西亚人无法触及它,但赛费尔人也无法接触其余的多明纳里亚。他们到现在还是无法。」

面对这份静默,莎娜沉重地说,「有许多赛费尔人住在费米瑞甫和舒夸塔以及其他地方,他们永远无法回家,他们失去了所有或部分家人,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家园。」

「是的,」妮安碧对她说。「有一段时间,这让我的父亲在我们的民间传说中非常不受欢迎。」

莎娜同情地点了点头。「我想他可能就是那个泰菲力。」

泰菲力微笑着向她稍微弯身行礼。「就是那一个。」

尤依拉补充说道,「他对西瓦这块土地做了同样的事。不过后来他能够修复时缝并让西瓦回到这个时空。他也因此失去了鹏洛客火花。」

莉莲娜惊讶地扬起眉毛。「真的吗?」

「是的。这让我无法回到赛费尔。」泰菲力做了一个手势,涵盖了他们四周的沙漠。「所以我坐在这里。」

「从头到尾他并没有只是坐在沙堆里,不要太为他感到难过,」妮安碧插了一句。

「停止嘲弄你父亲那对于自身存在的痛苦,」泰菲力告诉她。

对于将泰菲力拉回到正题上已习以为常,尤依拉一派轻松地说,「不过我假定你有个计划吧?你总是有个计划。」

「我有个计划,不过它进展得不太顺利,」泰菲力承认道。「一段时间以前我发现我的朋友克撒留下了一系列或许能够帮助修补时缝的装置与魔法神器。我已经找了好久,但我却只发现一件神器的位置。它就在这里,在那座纪念碑里。我希望如果我能够取回它并解开它的秘密,它就会引导我前往其他物品。不过我已经进去那座纪念碑好几次了,反复地解开它的秘密并且解除它的陷阱,但我还是无法得到那件神器。」

基定很高兴听见泰菲力的任务有个良善的动机。如果他们能够帮助他完成,这将会使多明纳里亚变得更好。「克撒是为了防什么人才藏起这些神器?非瑞克西亚人吗?」

「不。是为了防我。」泰菲力露出了干涩的笑容。

所以就是这样了。基定严肃地说,「那可不怎么友善。」

「那就是我说过的,」妮安碧说。她补充道,「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试着帮助我的父亲。我的理论是纪念碑的中央谜题实际上是一道数学方程式,但在我们今天的测试里这并不管用。」

「那道方程式是什么?」尤依拉兴味盎然地询问,而在针对方程式解释了两句之后基定就完全听不懂了。

在尤依拉与妮安碧讨论的当下,他对泰菲力说,「如果我能够帮你取得你的神器,我会这么做。但我们已决定要除掉贝赞洛。」他瞥了一眼莉莲娜。

拉夫解释道,「他们正要帮我们除掉贝赞洛好让他们接下来能够杀了尼可波拉斯。每个人都在互相帮忙。」莉莲娜怀疑地盯着他看,然后他说,「这不是个秘密,对吧?」

「口风不紧飞船毁,」莉莲娜阴沉地说。

「你是个死灵术士。」泰菲力若有所思地端详着莉莲娜。「我猜你和对抗柯帮这件事有着私人的利害关系。」

莉莲娜看了他一眼。「没错,而且私人就表示这不关你的事。」

泰菲力扬起眉头,但却亲切地说,「噢,相信我,关于修正过去的错误我可是有充足的经验。而且当你大部分的人生都身为一个不朽的鹏洛客时,这些错误的规模往往相当庞大。不太可能抹除它们,但努力的话你终究可以功过相抵。」

基定能够看见泰菲力的话击中了要害。愤愤不满,莉莲娜皱着眉把视线别开。

基定想着他自己犯下的错,那些他永远无法弥补的殒落生命。他说,「莉莲娜对于我们摧毁尼可波拉斯的计划而言非常重要。一旦我们杀了贝赞洛,我们将能够离开这个时空并与我们的朋友重新会合。」

莉莲娜恼怒地说,「他还没答应要帮我们-不要再告诉他这些事了。而且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朋友』是不是要我们跟他们会合。」

「那一切都是误会,」基定反驳。他确信如果他们能够好好沟通就会没事的。

接着尤依拉与妮安碧都站起身,依然在交谈着。莎娜,原本一直聆听她们的对话,也起身并掸掉了她裤子上的沙尘。她说,「我们要折回纪念碑再试一次。尤依拉认为妮安碧的理论正确,但还是有某种她无法考虑到的因子。」

Art by Victor Adame Minguez
Construct | Victor Adame Minguez 作画

现在天色已完全变暗,月亮升起,而他们也出发前往纪念碑。「在我努力了这么久之后,你认为你能够试一次就解开它,」泰菲力在他们跋涉穿越沙地时对尤依拉说。她的机械猫头鹰在他们前方拍着翅膀,一边发光照亮路途。

尤依拉用手肘推了一下他以示抗议。「不,我认为你和妮安碧解开了它。但我想克撒永远不会公平竞争,而且他肯定不会与你公平竞争。」

她说得有道理,泰菲力承认。

一来到里面,泰菲力就带领他们穿过纪念碑的防御网前往中央密室。当他再次解除它的机关时,他认为这个地方有种不一样的感觉。阴影变得浓密,石墙散发着寒意。或许只是因为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夜晚来到这里。

他们终于站在通往平台网格的走道附近的岩架上。基定与莎娜移到两侧,以留意随机攻击的机械兽,同时尤依拉开始解释她的理论。「我认为妮安碧关于飘浮石块移动的数学意义是正确的,但我想还有一个额外因素。我们谈论的这个人是克撒,而且他一定知道试图解开这道谜题的人会是泰菲力。」

年轻法师拉夫蹲下来研究刻在走道上的文字。「你认为他是特地为了阻止泰菲力解谜而打造了这个地方吗?」

「更糟,我认为他作弊,」尤依拉说。「莉莲娜,你在这里有看见任何鬼魂吗?」

莉莲娜走到边缘上。带着专注的表情,她俯瞰这口井,然后仰望上方的楼层。「还没。但如果你是对的,它们要等到剩余的这场演出被启动之后才会现身。」她来回摆动她的手指,指向了他们周围的中央井口。

泰菲力不想当个扫兴的人,但却不得不指出,「如果这密室里有什么不同调的东西,我会看见它们的。」

「那就是为什么我不认为它们不同调,我认为它们是鬼魂。」尤依拉朝四周比了个手势。「被困住的灵魂,被咒语绑在这里。这个密室嗡响着咒语的声音,并非全都是神器师的杰作。」

拉夫点了点头并站起身。「我也感觉到一些,不过我相信一定不如你接收到的多。」

「拉夫,滚到一边去好让我们可以开始办正事。」莉莲娜利落地摩擦双手。「这一定会很有趣。」

「复原赛费尔并不有趣,」泰菲力严正地纠正。好吧,会有点有趣,但他觉得在如此危险的地方还是守规矩一点比较好。

「它会的,如果这管用的话。」妮安碧推了他一把。「继续走吧。」

「做好准备,」泰菲力警告所有人。「在我一抵达网格的时候就会开始发生最糟的事。」他踏上这座狭窄的桥朝平台走去。

飘浮的石块一如往常地浮现在眼前,而尤依拉则大声地数着它们给妮安碧听。接着莉莲娜说,「啊哈,这里有鬼魂。」

「有多少?在那个方向?」妮安碧问道,声音激动。

「三个,在那个角落。」

泰菲力持续凝视着网格但却不得不问,「它们看起来是什么样子?」

莉莲娜说,「想象一阵雾气,非常稀薄。像这样的鬼魂会随着时间失去凝聚力,而且这些鬼魂已经太过古老而无法拥有形体。噢,又有两个,从二楼飘下来。」

妮安碧的笔正狂乱地书写着,然后她大喊,「往下两格,北象限,从上面开始!」

泰菲力用他的手杖输入这个序列。

他们持续进行,尤依拉数着石块,莉莲娜数着被捕获的鬼魂,而妮安碧则计算着。机械兽出现,但莎娜与基定却将它们撞离岩架,使它们翻落井中。随着妮安碧的计算揭露更多模式以及泰菲力触碰更多网格,这场袭击变得愈来愈猛烈。彷佛这个地方感应到泰菲力已接近解答并决心要阻止他。

尤依拉与拉夫在岩架上施放防御咒语,同时泰菲力则冻结了直接从网格平台侧边爬上来的机械兽。他在这里从未经历过像这样的袭击,在他设法解开这道谜题的整段期间都没有,接着他的心开始猛烈跳动。他们一定是用对了方法。

然后泰菲力击中一个网格并且他脚下的平台发出刺耳声音,传出了石头与金属互相碾磨的深沉隆响。他往后跳,准备面对一场新的袭击。但中央的网格却笨重地滑向一旁,露出了一个开口。就是这个!这就是解答!泰菲力往前扑并把手探进去。

石头上回荡着警告的尖吼合声,不过泰菲力知道这里并没有陷阱。他的手指掠过金属,接着他便拉出了那个神器。

他起身并高举着它。在他周围,密室变得寂静,彷佛逐渐静止的发条。石块往下飘移消失在井里。机械兽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泰菲力拿着一个安置于银质藤笼里的精致黑水晶球。它内部的光芒宛如一片被捕获的星空。

他转向其他人。尤依拉欢欣鼓舞,拉夫大开眼界,而莉莲娜则试着不让自己看起来像眼界大开的样子。基定与莎娜看似松了一口气并对眼前的景象产生兴趣,两人周围都各有一堆破损的机械兽零件。泰菲力对上了妮安碧那欣喜的目光并缓慢地咧嘴一笑。他说,「我们赢了!」

克撒预期泰菲力是孤身一人来此,并依照那种方式来准备他所有的防御机关。我可不像你,克撒,泰菲力想着。你永远只看得到你自己的方式。

一阵不祥的隆响声使上方落下大量尘土。「我相信你们任何人都不会惊讶地发现克撒是个输不起的人吧,」莉莲娜大喊。「我想这个地方正在崩塌!」

泰菲力跨步走过桥来到岩架上。他把神器交给尤依拉并抓住妮安碧的手。「大家,走吧!」

当他们奔跑穿过长廊时,墙上出现裂缝,大地在他们脚下不停晃动。泰菲力冻结坠落的石块并对地面施咒以免它在他们脚下裂开。他知道这个地方正在对抗他,抗拒着每一步。

当他已达到体力的极限时,他们冲破出口来到明亮的月光下,并发现这座三角形的井正填满了沙砾。尤依拉的猫头鹰焦躁地在头顶上绕圈飞行,同时她大喊,「这座高原正在下沉。」

泰菲力试着要将沙砾冻结在原地,但数量实在太多了。它宛如海洋般地涌入这口井,如果他们试着强行突破的话,他们肯定会被淹没。

接着有两个梯子从天而降,此时泰菲力才发现遮蔽月光的那道阴影就是 晴空号。「来吧!」尤依拉大喊。「大家快爬!」

一位撒拉天使降落在他们面前那逐渐上升的沙地上。泰菲力把妮安碧推向她并说道,「带我的女儿走!」

「嘿!」妮安碧反对,但天使却搂住她的腰并跃向空中。她拍动翅膀的强烈力道将沙砾往后吹,足以让基定吃力地向前推进并抓住不停摇晃的梯子。他稳住它以让莉莲娜攀登。莎娜则推了个子较矮的尤依拉一把协助她攀上另一个梯子,接着尤依拉晃向另一侧好让莎娜能够跟着她一起往上爬。在莉莲娜之后,基定抓住拉夫的衣领把他往上推,然后用一只手臂挂在最后一条梯档上。腰部现在已深陷沙中,泰菲力抓住另一个梯子的尾端,接着飞船上升,一边将他们往上拉。

当这艘船的移动一使他的脚从黏人的沙砾中挣脱,泰菲力就跟着其他人往上爬。抓着他的手臂协助他翻过甲板栏杆的那个人显然是个吸血鬼,但看似没有人认为这很不寻常。在泰菲力从衣服上甩掉沙砾的同时,妮安碧给了他一个拥抱并抗议着,「我本来就可以跟其他人一起爬的,父亲。」

泰菲力不愿冒这样的风险。他就只是和她一起转身俯瞰着那座纪念碑。

拉夫朝空中抛出数颗光球。透过它们的光芒,泰菲力看见这座伟大的岩石建筑几乎都消失了。在泰菲力观看的当下,高原的最后一部分沉入地表,沙尘宛如漩涡般地在它四周盘旋。

在他身旁,尤依拉拿出了神器,它的中心水晶在拉夫的魔法光芒以及飞船甲板的灯光映照下闪闪发亮。欣喜地笑着,她说,「所以,你要跟我们一起来帮忙拯救世界吗?再一次?」

泰菲力呼出一口气并缓缓地露出笑容。「我想我会的。」


在稍作停留以从营地取回泰菲力和妮安碧的家当之后,他们整晚都待在晴空号上。尤依拉很高兴有机会能与妮安碧交谈,并听了关于泰菲力在费米瑞甫的生活。他们得好好叙叙旧。

隔天早上尤依拉将飞船开往妮安碧与她的家人居住的城镇,送她回家。

它位于河流上方的峭壁上,是一座小型却看似繁荣的城镇,而这里具有砖瓦屋顶的房屋则被许多果园和花园围绕着。妮安碧的家位在郊区,是一间不规则的石制建筑,一株相思树遮蔽了中央的喷泉广场。

尤依拉站在一旁,同时泰菲力正在晴空号的甲板上与妮安碧道别。妮安碧拥抱了他,她说,「愿你和你的朋友们有个美好的时光。还有杀一堆恶魔。」

他调侃地回复道,「你甚至还不愿假装想念你的老父亲。」

「我会想念你的,但我太了解你了。」妮安碧晃了他一下。「这就是你天生的使命。一旦你找到让赛费尔归返的方法,我希望你能来这里带我们大家去参观一下。或者警告我们,如果他们想杀你的话。」


等他们启航后,尤依拉让蒂娅娜掌舵并前往她的船长室。她叹了一口气瘫在椅子上。有泰菲力归队让人松了一口气。就只要再凑齐几个组件他们就能够闯入柯帮城塞杀了贝赞洛。不过那是容易的部份。

她碰了一下脖子上的护符,然后把它打开。里面放着一颗小型魔力石,在微光中不停闪烁。她亲自用索蓝魔法力械打造了这颗魔力石。它装载着泰菲力的鹏洛客火花。

困难的部份,她告诉自己,将会是说服他把这个拿回去 . . . 


鹏洛客档案:莉莲娜维斯
鹏洛客档案:基定尤拉
鹏洛客档案:泰菲力
时空档案:多明纳里亚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0年 9月 22日

第三集:险境失足 by, A. T. Greenblatt

无际云海|Sam Burley作画 娜希丽面带笑容地攀爬着。姆拉撒空境耸现于她头顶上,随着每一步愈来愈近。很快地,这个时空所受的伤将被治愈。有了砾岩塑核,她就能铲除狂搅并使赞迪卡和几千年前一样地美丽且宁静。 就跟她记忆中的一样。 她注意到后方娅奇丽、泽雷、奥拉,以及卡札那费力的喘息声,但她并没有减缓她攀爬的高速。尤其是在她即将抵达目标的时刻更是不能。 她用石头...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0年 9月 17日

第二集:赶往姆拉撒空境 by, A. T. Greenblatt

娜希丽感到欣喜,同时也感到恼火。欣喜的是那把远古钥匙正躺在她的口袋里,能够解决她近在咫尺的难题。恼火的是她最近与妮莎的探险清楚地让她知道自己无法独自前往姆拉撒空境并奢望能存活。虽然她不想这么认为,但若妮莎没有陪她一起去阿库姆空境,她就无法取得这个钥匙。 幸运的是,站在海户那高耸的入口处,她知道可以去哪里找到赞迪卡最棒的冒险团队。 距离她上次造访海户已经过了很久。它看起...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