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多明纳里亚:第十二集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5月 30日

By Martha Wells

Martha Wells has written fantasy novels, short stories, media tie-ins, and non-fiction. Her most recent works are The Harbors of the Sun, part of her Books of the Raksura series, and a science fiction novella from Tor.com, 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

前篇故事:第十一集


「本来一切也进展得如此顺利,」莉莲娜摆出愁苦的表情说道。远方传来雷鸣,她朝雅骨尔施放另一道咒语,然后在晴空号猛烈地转向一侧时紧抓着栏杆。

这发紫色咒击毫无作用地滑过雅骨尔那黏滑的皮肤。莎娜与亚瓦德用力劈砍抓着船首的巨大手指,但他们还是无法让雅骨尔松手。这个庞然巨物从它的喉咙里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然后朝甲板吐了一口。那腐蚀性的酸臭填满了空气,而莉莲娜则在碰到这些烟雾时感到窒息。「噢天啊,这更糟。」

拉夫紧抓着飞船另一侧的栏杆,接着蓝光闪现,他施放了一道反击咒语。这片酸雾随之翻腾并化为液体,流遍了甲板。拉夫倒抽一口气,「噢,那是新招!尤依拉!」

莉莲娜咬牙费力维持着她从沼泽里唤醒的不死大军。这已经耗费了所有她能够聚集的力量,而且她还不够强大到足以同时维持它并且攻击雅骨尔。大部分的亡者都是豹战士,而他们跟人类的差异正好使他们变得既不稳定又难以掌控。她发现自己得哄诱他们而非只是下达命令,而且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更是令人感到沮丧。

雅亚从旁边滑过甲板并跪了下来送出一连串火焰。它烧光了残存的酸雾,但雅骨尔却再次猛烈晃动这艘船,这几乎使得莎娜和亚瓦德被抛出船首。莉莲娜撞上栏杆并使劲抓住它。雅亚咒骂了一声,再次轰击雅骨尔。

尤依拉从飞船舰桥底下的舱门里冲出。她来到甲板中央并把某个东西抛向空中。那是她的机械猫头鹰,而且它的爪子里抓着某种类似金属葡萄柚的东西。雅骨尔大声咆哮,晴空号再次剧烈地荡向一侧,甲板则呈现出某种尖锐的角度。

莉莲娜惊呼一声,这次的震荡差一点把她抛越了栏杆。莎娜和亚瓦德翻滚到另一侧,但拉夫依然紧抓着另一排栏杆,却施放出一道稍带蓝光的咒语,化为一条发光的绳索。亚瓦德用一只手抓住它并用另一只手抓着莎娜的手臂。她用靴子踩着栏杆来稳住他们。

当尤依拉翻越甲板的同时,莉莲娜狂乱地抓了一把并在尤依拉撞上栏杆时抓住了她的外套。尤依拉紧抓着莉莲娜的手腕。她们在那里吊了惊险的一刻后飞船便往另一侧倾斜。随着她们往回荡,莉莲娜设法把自己固定在甲板与栏杆之间,一边紧抓着尤依拉的手臂以防她摔落。

「谢谢,」尤依拉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不客气,」莉莲娜说。她能够感觉到她的豹战士们正在攻击雅骨尔,劈砍撕扯着它的脚,但这看起来却没什么帮助。晴空号甲板的角度已变得太过倾斜而使莎娜和亚瓦德动弹不得,而拉夫也因维持着不让他们坠落的支持咒语而卡在原处。虽然雅亚的火焰冲击波使酸雾无法靠近,但那也无法穿透雅骨尔的厚皮。莉莲娜不能放开栏杆或尤依拉,而尤依拉也不能放开莉莲娜。在舰桥上,莉莲娜看见蒂娅娜正在掌舵,奋力设法让飞船挣脱雅骨尔的掌控。如此剧烈运转的引擎使甲板不停震动,彷佛它可能会爆开。莉莲娜严肃地说,「我很希望你有个计划。」

「其实,我有,」尤依拉说,她的声音因费力支撑而变得粗哑。「我的猫头鹰带着我为了用来对付城塞而打造的其中一颗魔法充能燃弹。」

「噢,太好了,」莉莲娜勉强开口。她的手臂开始麻了。「那么这会很快发生吗,因为…」

「大家,做好准备!」尤依拉大喊。

莉莲娜号令她的不死生物退开,紧接着便出现一道蓝色闪光以及雅骨尔那震耳欲聋的愤怒尖啸。晴空号 像个孩童玩具般地摇晃,使她的牙齿咯咯作响。她感到目眩并用力眨眼,无法看清任何东西。接着她的视野回复清晰。

雅骨尔依然抓着船首,现在它打开了它的血盆大口。尤依拉愤恨地咒骂了一声并说道,「我应该要用掉所有燃弹才对。」

感到恼火,莉莲娜大吼着,「这种死法还真荒谬!」


基定撞到地面并翻滚着,然后他站起身。死斗坑是一场融合了打斗、不停嘶喊的人影、劈砍的刀刃,以及胡乱挥打的棍棒的梦魇。在他上方,茜卓叫喊了一声警告。基定跳往一旁,同时一个柯帮魔骑撞上了地面。一定是茜卓把他推进坑里的,但基定却无法从这个角度看见她。他冲向前,朝这个人的头部踹了一脚,然后拿走他的剑。

随着他被一群急切的斗士们推赶,他只够时间做这些。有些人拖着魔骑的身体以夺取他剩余的武器和铠甲。其他人则朝基定冲锋。

担心自己的永恒护盾咒语会暴露他的身分,他挡住乱剑突刺并躲开了来自一根破损锤子的攻击。他大喊着,「为什么你们要为了取悦柯帮而战?快住手!」

此刻他才明白,每个攻击他的人都因痴呆魔法而变得狂暴。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所有人都被困在他们自己的梦魇里。有一个人像狂战士般地冲来,接着基定便刺穿了他的胸口。当他把剑抽出并退开时,其他人便跳向那个倒下的男子以撕扯他的武器和铠甲。

基定闪躲离开墙边并持续深入死斗坑。从这一侧他无法离开,如果最后他们两个都死了的话,那么试着待在茜卓附近也就没有意义了。另一群人朝他冲来,别无选择的他强行突破,然后四处张望,急切地想找到某个心智正常的人。

往死斗坑中央的方向,他看见一小群背靠着背战斗的人,相互抵抗着来自因痴呆魔法而发狂的囚犯。松了一口气,基定奋力朝他们走去。

带头的是一个高大、结实的战士,具有深色的头发和蓝灰色的肌肤,身穿破旧的皮制铠甲。基定穿过那些正在攻击这群人并且不停哀号的教众,接着问道,「我可以加入你们吗?」

「既然你都这么有礼貌地询问了。」她动了一下头,要他加入她右侧的环。当他移到她旁边时,她说,「我不认得你,你是新来的吗?」

「我才刚到。」基定挥剑挡开了一支朝他最右侧的男子抛来的长矛。「你们都是一起被俘虏的吗?」

她以乱剑挥击逼退了另一个攻击者。「不,我的同伴们被杀了。我们都是在牢里认识的。」

如果有其他未受痴呆魔法影响的人也被困在城塞里,那么他们就能够救出他们。要是晴空号能抵达的话。「我叫基定。」

她用剑刺穿一位黑袍教众的胸口并说道,「我叫拉妲。」


黏足爬出晴空号的舱口,它平常的移动方法在甲板的角度如此倾斜的时候派上了用场。光线昏暗,天空被乌黑的暴风云以及火山的烟雾遮蔽,映衬出这个骇人生物抓着船首的景象。黏足朝栏杆行进,现在与树顶只隔着二十英尺的距离。它用所有的柄抓紧栏杆并把身体探了出去。

在底下的沼泽杂草与池塘之间,它看见不死豹战士们劈砍着雅骨尔的脚。但它们并不是这里唯一的精怪。巫妖与其他的精怪族被这场战争吸引而来并聚集在下方的树林间。就像黏足曾见过的其他精怪,它们拥有各种形状与大小,从小型的球状肿块到高大瘦长的生物。黏足呼唤着,请救救我们!

它们全都抬起头。是谁在求救?它们说。

我是黏足,札立特的朋友。黏足希望札立特没有说谎或戏弄它。晴空号在脚底下颤动,黏足知道他们在引擎因奋力逃脱而爆炸之前已没剩多少时间。我们要去攻击柯帮还有杀掉恶魔

杀掉恶魔,精怪的声音回荡着。我们帮不了你们,另一个精怪说,黏足感到心一沉。不过我们会呼唤某个能够帮助你们的东西


当船身再次扭动时,尤依拉紧抓着莉莲娜的手腕和栏杆。她能够用来把雅骨尔的手炸离船身的东西可能也会炸毁整个船首。莎娜和亚瓦德还被困在那里。晴空号发出反抗的呻吟,她知道自己可能已别无选择。她正准备吸一口气并大喊着要其他人尝试离开船首,此时莉莲娜却质问道,「那个东西在做什么?」

「哪个东西,那个正试着要把船吃掉的东西吗?」尤依拉说,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

莉莲娜突然动了一下她的头。「不,是那个散绿菌。」

尤依拉转头察看。「散绿菌?」它正位于舰桥附近的船尾处,一边把身体远远地探出栏杆外。它正在跟某个人、某个东西说话,尤依拉心想,感到惊讶不已。

然后莉莲娜说,「有另一个东西正在接近...它也还没死,但它却称不上活着...

一阵风吹拂过甲板,以浓郁的绿色植物、潮湿土壤,以及花朵的气味驱散了雅骨尔的浓烈恶臭。尤依拉立刻就明白了。「那不可能是穆塔尼,不会在这里!」这阵风具有亚维马雅的气味,但却有个地方不对劲,它稍带了点腐败和酸味。

「亚维马雅的一部分,」莉莲娜几乎是悄悄地说。「它会是个类似穆塔尼的元素,但…」

一个形体在雅骨尔后方升起。它更巨大,弥漫着绿色的光芒,并且被包覆在腐烂藤蔓与木头的残骸中,交织着尸体碎片与泥巴。它的头上顶着一双巨角,龇牙咧嘴的巨口充满了愤怒。尤依拉惊愕地露出愁苦的表情。这使得穆塔尼那无意识的愤怒显化看起来只不过是有点恼火而已。

「…但却更生气,」莉莲娜把话说完。一只手臂依然缠在栏杆上,她抬起了手。「不过趁它分心的时候,我可以派豹战士们去对付它…」

「等等!」尤依拉说。这个元素把手臂缠在雅骨尔上。而雅骨尔,显然终于明白某个东西正在攻击它,转动它的头以用它的血盆大口咬住元素的躯体。

晴空号在雅骨尔的掌控下滑向一侧,使尤依拉再次撞上了栏杆。雅亚仰躺着滑过甲板并大喊,「那是穆杜塔,一个腐化的元素!」

穆杜塔将一条由腐烂的木头和尸体组成的肢臂伸入雅骨尔紧咬的嘴巴并把它撬开。带着一道被哽住的酸液喘息声,雅骨尔放开了晴空号

随着晴空号摆动着脱身,尤依拉大喊,「蒂娅娜,带我们离开这里!」脚底下的甲板急遽上扬,引擎嗡嗡作响。这艘船腾空离去。

莉莲娜从栏杆滑到甲板上,而尤依拉则蹒跚地走向前观看这场战斗。雅骨尔试着要抓住穆杜塔,但它的爪子却无害地滑穿了这一团植物与泥土和腐烂的镶嵌物。穆杜塔用双手把雅骨尔的嘴巴撬开,而它的重量也把这只生物往下压入了泥泞的沼泽中。散绿菌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尤依拉身旁。她看着它,一边惊奇地弯起眉毛。「你做了什么?」

它朝她挥了挥手。

拉夫奋力爬到栏杆上。「如果雅骨尔没试着吃掉我们的船,我本来会替他感到遗憾的,」他大口喘气。

「我一点也不觉得遗憾,」尤依拉说。她很确定自己正在看着雅骨尔遭受报应。

莎娜和亚瓦德跌跌撞撞地爬下船首甲板并来到栏杆处。「你们还好吗?」尤依拉问道。

酸液已经融化了亚瓦德右手臂和体侧的铠甲,但底下红肿的肌肤正在迅速地复原。莎娜失去了她的盾和几条发辫,不过看起来安然无恙。她瞥了一眼亚瓦德,得到了他的点头响应,接着说,「不是很好,但我们会没事的。」

尤依拉转向雅亚和莉莲娜吃力地爬起身之处。「莉莲娜,你还操控着那群军队吗?」

「当然。」莉莲娜把头发往后甩,踉跄了一下,然后回复了她的平衡。「我们去杀一只恶魔吧,如何?」

尤依拉表示赞同。是时候了结这件事了。「前往城塞。」


茜卓设法把一些正在打斗的教众绊倒落入坑内以让基定的攻击者分心,而且在这场混乱中不会有人注意到。反正教众早就把彼此撞入坑里了,在坠落的同时还一边欢欣地嚎吼着。这比茜卓原本想象的还糟。晴空号在哪里?为什么他们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她迫切地想知道。

随着基定挣脱人群并穿越死斗坑,她也沿着外缘奔跑,一边闪躲成群吟诵的魔骑。她能够感觉到贝赞洛位于竞技场远程的骇人身影,彷佛他的目光正烧灼着她的肌肤。如果他发现她和基定的存在,他们一定会被撕碎。在教众制伏她之前,茜卓就只能够烧除这么多人。某个人抓住她的手臂并把她推向边缘,而她则扭身挣脱并踹了他的臀部一脚。他胡乱挥舞着往后坠入坑中。所有在她周围的教众都发出欢呼。茜卓急忙冲过他们。

她发现另一个有利位置,在通往竞技场的阶梯附近的一块空旷区域,一条肋骨般的弧形柱子遮挡了贝赞洛的视线。她看见基定加入在死斗坑中央相互合作、彼此防守的一群人。她胸口那紧绷的恐惧感也稍微得到纾缓。

接着响起一道宛如钟声般的低沉音调,音量大到足以使茜卓惊慌地遮住耳朵。她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每个人都停止不动,凝视着,突然一片死寂。唯一的声音来自死斗坑,那里的斗士们仍因痴呆魔法而疯狂,看似几乎没注意到这份干扰。然后贝赞洛起身。他的声音嘶吼着,「守护城塞!」接着他便起身离开王座,消失在竞技场后方的阴影中。

茜卓松了一口气。终于!随着魔骑与僧侣们自门口鱼贯而出,她周遭的吟诵人群也跟着消散。当群众散去,茜卓开始想办法把基定弄出死斗坑。朝向竞技场远程,也就是他们一开始进入之处,她看见了某个东西,某种具有齿轮与锁链和折叠木梯的装置,被收在看台正下方。她与基定四目相接并用力地指着它。他点了一下头确认,接着茜卓便绕着竞技场往回跑。

当她抵达装置所在之处时,她看见用来放下梯子且上了链锁的操控杆。不过竞技场里还是有太多教众,很难启动它又不被逮到。而且有一大群全副武装的魔骑和一些长袍僧侣仍聚集在大门附近。他们看似正在等候僧侣魏飒璞。她往后站到能够俯瞰死斗坑的岩块上。

当茜卓不耐烦地等候时,魏飒璞张开手臂开始说话。一团黑雾在她面前形成并往下飘入坑内。茜卓恍然大悟地倒抽了一口气,同时这片雾气触碰到下方这群痴呆狂怒斗士的第一位,然后他们便倒下,窒息且大口喘气。魏飒璞正打算杀光坑里剩余的囚犯。

纯粹出于本能反应,茜卓送出第一发火焰冲击波,但在雅亚的协助下,那成了一道精准的本能反应。魏飒璞一定感觉或感应到这股热度;她在快被击中之前转向一侧。冲击波打中了她后方的魔骑,使他消融于火焰中。魏飒璞愤怒地大喊并指向茜卓。魔骑开始冲锋,而死亡咒语的黑球也朝她飞来。

茜卓不需要做好准备或深呼吸。她朝不同的方向射出十几颗火球,瞄准了逐渐逼近她的僧侣和魔骑。接着她纵身躲开死亡咒语的路径,撞上地面并翻滚成跪姿,并且朝魏飒璞射出另一波火焰弹幕。

被她点燃的教众们四散奔逃,彼此冲撞,并从外缘翻落坑中。魏飒璞跳下岩块以躲在魔骑后方。茜卓让整群人燃起火焰。它焚烧着大部分人并让幸存者朝门口逃窜。茜卓迅速起身并克制着想轰击整个竞技场的冲动;如果他们想活着撑过这一切,她知道她得保留自己的力量。不过在和雅亚进行情绪性对话的同时让许多火球稳定飘浮所付出的努力也已派上用场。

茜卓往回跑向那座阶梯装置,烧熔了链锁,并且推动了操控杆。带着一种喘鸣般的哐当声响,阶梯往下朝死斗坑的侧边展开。附近的魔骑不是成了一堆烧焦的东西、着火,就是消失了,而且在竞技场上层的昏暗中她看不见其他人。在下方的死斗坑内,一群群囚犯依然在打斗,四周围绕着倒下的尸体。她看不见基定或和他并肩战斗的斗士们,于是便走到死斗坑边缘并朝阶梯往下看。这群人正在往上爬,而基定几乎已来到顶端。

茜卓往后退,松了一口气,接着转身看见魏飒璞突然冒出来并施放一片黑雾。茜卓用一道较细、定向,但却强烈的火焰轰击它,这也是她唯一能想到的招式。这无法有效地反击那道死亡咒语,但基定却冲上平台并施放他的护盾咒语。当它偏折魏飒璞的魔法时,它的金色光芒使茜卓目眩不已。接着突然有一把刀插在魏飒璞的右眼上。她往后踉跄着瘫倒在地。

「啊?」茜卓看着基定,然后看见她后方的灰肤女子。她用一只手挂在死斗坑的边缘并用另一只手抛出了这把刀。「噢,谢啦!」

这个女子把自己抛上来。「我们得靠三个人才能拿下一个僧侣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确信我们将会熟能生巧,」基定说。「茜卓,这位是拉妲。」

「你好,」茜卓说。她告诉基定,「我不知道是什么拖延了晴空号,不过他们现在到这里了。我们得开始行动!」

晴空号?」拉妲震惊地转向茜卓。「它被摧毁了。」

「尤依拉使它重生,」茜卓在基定能够喘口气之前回复道。「泰菲力和卡恩也在这里,你认识他们吗?你想帮助我们吗?」

更多斗士爬出了死斗坑。「拉妲,你会带我们出去吗?」有一人问道。

拉妲犹豫着,然后转向基定与茜卓。「你们有规划一条逃生路线吗?」

「我们得先找到某个东西,」基定说。「我们的朋友正在攻击这座城塞-你们应该能够趁乱逃出。」

拉妲扬起深色的眉毛。「这个东西会摧毁柯帮吗?」

「可能吧,」茜卓说。她确实希望如此。「那就是我们的计划。」

「那么我跟你们走。」拉妲转向其他人。「继续前进吧,我们外头见。」

其他斗士们向她致意后便朝门口奔去。


「现在吗?」莉莲娜问尤依拉。晴空号正要到达最后一座山丘顶部。那座火山黑塔耸现于前方,与满布灰烬的天空和低垂的云朵形成鲜明的对比。

「现在,」尤依拉说,于是莉莲娜便告诉她的不死大军,摧毁柯帮,亲爱的。复仇吧

随着晴空号航越山丘,雷声裂响,闪电裂空。莉莲娜看见城塞,被重重幕墙与壕沟保护着,每座城门都有陷阱与黑暗魔法守护。复仇的渴望使她心跳加剧。就快了,她告诉自己。她催促她的不死战士向前,但它们自身的复仇渴望如此强烈,使它们不需鼓励便冲过灌木丛与树林朝第一座墙蜂拥而去。

「泰菲力和卡恩在那里!」莎娜从右舷处大喊着。

亚瓦德走向栏杆并抛出了梯子。「我们不需要减速吗?」拉夫问道。「噢对,我忘了,时间法师,」他补充道,同时泰菲力和卡恩在一阵模糊的移动中出现在甲板上。

晴空号抵达外墙时,断断续续的雨水湿滑了甲板。一阵飞箭与弩箭击中船体。数颗死亡魔法黑球飞越栏杆,但却在莎娜用她的身体和剑阻挡它们时消融为嘶嘶作响的金色火花。尤依拉移动双手施放反击咒语并使飞箭偏离甲板的方向。拉夫喃喃自语着某种咒语,接着莉莲娜往后一瞥看见另外两艘晴空号飞越山丘以吸引柯帮的炮火。「不错嘛,」莉莲娜作出评论,她大部分的注意力仍放在她的不死战士身上。

泰菲力来到莉莲娜身旁,他的长袍在狂风中飞舞,并且把身体探出了船首。「我来处理第一道门,如何?」他问道。

「请便,」尤依拉说,一边咧嘴笑着。她的猫头鹰自头顶上方飞过,带着另一颗魔法力燃弹。

泰菲力举起手使跨越堤道的门转为锈蚀的红色,然后瓦解成一阵锈尘。莉莲娜的不死豹战士们如洪水般地涌入开口,撕裂了全副武装的魔骑。

在下一面墙,尤依拉的猫头鹰抛下了它的第一颗魔法燃弹,接着大门爆炸。石头与金属碎片冻结在半空中,然后旋绕成一阵暴风雨砸向邻近的魔骑与教众们。尤依拉拿起另一颗魔法燃弹,接着她的猫头鹰便往回俯冲以抓住它。

对目前的毁灭感到非常高兴,莉莲娜大声地说,「这进展得不错。」贝赞洛即将在可怕的死亡里扭动挣扎,而且她迫不及待地想看见它。

莎娜从船首甲板上大喊着,「某个东西正在逼近!从火山的方向,就在那里!」

莉莲娜恼火地咒骂了一声。「噢,我真希望我刚刚没那样说。」她转身查看。一个黑影自火山口那冉冉上升的浅色烟雾中现身。一开始她只能够看见一个飞行生物的翅膀,因过于相似巨龙而使她担忧。它的头部形状像个双头斧刃,当它在半空中扭动时,她看见了具有利爪的四肢和尾巴。然后她发现了骑乘它的铠甲人影。它乘着火山上方的热气气流朝风暴云层飞升。

拉夫说,「呃,我也希望你刚刚没那么说。我有不祥的预感。」他提高了音量。「我认为那是乌格洛!」


基定从最接近的拱门离开了竞技场。阴暗的走廊现已空无一人,于是他便开始奔跑,而茜卓和拉妲则轻松地维持着相同的跑速。一道自远方传来的咆哮声不时被爆炸声打断,这表示外头的战斗早已开始。「你真的知道这个宝库在哪吗?」拉妲问道,一边回头看着走廊。不停摇曳的火炬光芒使这个地方充满活生生的阴影。「柯帮经常重建他们的防御机制。」

「它应该在这下面。」基定看见在下个拱门后方的入口。在邻近火炬的闪烁火光下,它是一个非瑞克西亚人建造的隧道,一条通往黑暗的弯曲食道。「或许吧。」拉夫从陶拉里亚西境那位柯帮特务的破碎思绪中取得这份情报,而他们只能希望他的解读是正确的。

走廊迂回曲折,他们终于抵达一个巨大且几近漆黑的密室,而且这里有更多弯曲的肋骨状支撑物。墙上有六扇门,全都封上了沉重的锁链。一片黑暗咒语瘴气宛如灰幕般地飘浮在每一扇门前方。基定停下脚步并且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这种感觉经常伴随着一种时刻,也就是当他明白他的计划可能碰上了一场灾难性阻碍的时刻。

「哪扇门?」拉妲问道,一边皱着眉头四处张望。

「那是个好问题,」基定说。「我们的情报提供者知道我们需要的武器就在这个宝库里,在城塞的这个部分,但仅此而已。」

拉妲露出怀疑的表情。「我们得费时突破这些门。如果外面的攻击行动在我们进行搜索的时候失败了…」

基定在听见火焰嘶吼时畏缩了一下。他和拉妲转身看见茜卓正在轰击第一扇门。她的火焰冲刷过它,变得白热,烧熔了锁链、用来强化守护咒语的印记,以及门本身。

她停下来并活动了一下戴着手套的双手。火焰消失,在原本门的位置出现一个大洞。茜卓走向了第二扇门。

「或者我们也可以那么做,」基定说道,松了一口气。


莉莲娜以愁苦的表情看着乌格洛和它的坐骑朝晴空号盘旋而来,它漆黑的翅膀散发着雨水的光泽。

「乌格洛到底是什么,拉夫?」泰菲力闲聊般地问道。一阵箭雨自城楼上朝他们轰击,而他则心不在焉地做了个手势把它们冻结在半空中。

「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质询的那位柯帮特务倒是真的很惧怕它!」拉夫说。他拉出那本书并狂乱地翻着它。

卡恩往前站,他的金属头部跟着乌格洛在雨水和尘云中的轨迹转动。他说,「它是个强大的巫妖。但就像由纯粹黑暗魔法所创造的精怪,它从来就不是人类。」

在乌格洛转向朝他们俯冲的同时,莉莲娜看见这个铠甲战士的头也呈现双镰刀的形状,更加肯定它不是人类。她对此有个不祥的预感。

「莉莲娜,你能够阻止它吗?」尤依拉大喊。她的猫头鹰才刚带着一颗魔法力燃弹离开。随着不死豹战士涌入毁坏的城门,通往城塞大门的道路也几乎净空。

没有人想跟死灵术士为伍,直到他们被某种巨大的不死生物袭击,莉莲娜讽刺地想着。「我会试试看,但应该也要有人思考另一种攻击方式。贝赞洛知道我在这里,如果我能够操控这个东西,他就不会派它来对付我们。」她紧抓着栏杆稳住自己,然后将她的意识探往那个阴暗的形体。

什么都没感觉到。乌格洛是一片饥渴的虚空,逐渐逼近,而且它的内部并没有任何东西可供她操控,甚或与之交谈。一定有她能够使用的办法。她本能地触碰锁链面纱,但尽管欧纳克族不停低语,她知道自己还不够强大到能够再次使用它。这样做只会让她自己和晴空号上的每个人涉险。她悄悄地怒骂。她厌恶无助的感觉。「尤依拉,我阻止不了它!」

尤依拉向前站,她的双手护着一道旋绕的蓝光。泰菲力移到她身旁,伸长了手杖,等待着。莎纳和卡恩也走到拉夫和雅亚身边。

随着尤依拉、泰菲力,和拉夫施放了一连串攻击与防御魔法,乌格洛和它的野兽穿过一片蓝色咒语光芒薄雾撞上了甲板。莉莲娜往一旁闪躲,同时乌格洛以如此黑暗的魔法偏折了所有咒语,宛如一颗垂死星辰的心脏。

莎娜往前走,她的魔法抗性弹开了乌格洛的咒语,放出了强烈金光。卡恩蹲伏在她后方,利用莎娜的抗性以来到足以发动攻击的距离。莉莲娜施放她自己的咒语,希望这一切的干扰能够让她在它屏蔽自己之前杀了乌格洛。

紫色的光芒击中了乌格洛,但却冲刷过它,照亮了它铠甲内的关节。噢,那不管用,莉莲娜思考了一下,接着这头野兽的尾巴就从侧面打中了她。

莉莲娜撞上对面的栏杆并倒在地上,因过于晕眩而动弹不得。她仰头看见其他人四处分散,而乌格洛则举起长矛准备刺穿她的身体。

蒂娅娜突然降落在她面前。她的剑闪现挡开长矛,使这个黑暗的武器翻越了栏杆。雅亚从侧面轰击乌格洛,这片火浪将它逼退远离他们。卡恩跳到它的背上并抓住它的头。蒂娅娜在这头不停咆哮的野兽后方跃起,亚瓦德则跟在她后方。

莉莲娜撑起身体,感到头晕目眩。是谁在开船?她转头看往舰桥并看见一个绿色的散绿菌形体正紧抓着方向舵。噢,那正是我们需要的,她想着。

尤依拉急切地转向她。「这是干扰我们的手段,贝赞洛正试着不让我们靠近城塞。」

莉莲娜咒骂了一声。「你说得没错。」她厌恶自己一开始没想到。「我需要让豹战士持续攻击。我需要到下面去!」基定和茜卓现在可能正在和贝赞洛交手,而且莉莲娜需要前往那里。她需要看见乌锋将贝赞洛的生命力自他的身体中剥除。

尤依拉朝梯子点了一下头。「去吧。我们能处理乌格洛。」

莉莲娜大步走向栏杆,但放下梯子的装置已在与乌格洛的战斗中从甲板上被截断。她面露痛苦愤怒的表情,但这无法阻止她。她把身体探出栏杆并朝她的不死战士们送出意念。

许多战士仍沿着堤道、在水中以及守卫塔里和柯帮魔骑交战。她把意念集中在位于晴空号正下方的那群战士身上,它们聚在一起看着精怪生物飘入破败城门的奇特行列。这些精怪具有各种怪异的形状与大小,从圆形球状到如柳树般地削瘦脆弱。

莉莲娜朝她的不死豹战士送出意念,我需要下到地面。你们有办法吗,亲爱的?

它们回复,我们有盟友。

一些精怪转向并攀爬、奔跑、飘浮,或弹跳至晴空号下方,然后一个叠着一个紧紧靠在一起。它们持续出现,这座由精怪构成的塔也愈来愈高。

当它们抵达晴空号的船体时,莉莲娜便翻越栏杆落在其顶端。一只拥有三根手指的手向上伸起握住她的手,接着有一整排怪异的脸孔往上看着她,全都具有那看似是随机数量的眼睛与五官。「嗯,这非常有趣,」莉莲娜吸一口气,同时它们开始让她降到地面。


基定和茜卓与拉妲一同跑过城塞大殿那片阴暗的混乱。不死豹战士与奇形怪状的精怪已从大门涌入。零星的教众与僧侣仍在战斗,但他们的痴呆魔法对亡者却起不了作用。豹战士们包围并压制了教众,并在精怪们撕扯大殿的同时保护更为脆弱的它们。「我们要赢了!」茜卓大喊。

「保持专注,」基定对她说。他拿着乌锋,仍收在剑鞘里。他们在第四个宝库里发现这个武器,宛如战利品般地被放在一个石座上。他能够感觉到它的黑暗力量正燃烧穿透皮鞘渗入他的手,而且他只想对贝赞洛使用这把武器。

他们来到大殿的外厅。有个僧侣站在敞开的门前,用一片黑暗咒语薄雾阻止一团豹战士前进。她看见他们,发出一声咆哮,并施放某种咒语在空中化为一张不停扩张的网。基定本能地转身使用他的护盾咒语,但茜卓却射出一发火焰利落地避开不死战士并击中了僧侣的胸口。僧侣往后踉跄,而豹战士们则一拥而上,她的咒语消融在半空中。

在基定能够绕过它们之前,一波精怪破门而入并打散了豹战士以及少数仅存的挡路教众。基定稳住自己以面对这场冲击,而拉妲则固定好盾牌并把茜卓拉到她后方。

精怪们从他们身旁经过,但一个眼熟的球状生物却停在基定面前并急迫地指着外面。「贝赞洛!」它说。

很好,基定心想。他告诉它,「我们需要去外面那里。」

这个精怪转身并激动地比划着。其他精怪慌乱地移动清出一条路。基定往前冲刺并跑出来到了城塞前方的空地上。

外面是一团混乱。天空翻腾着灰暗云朵,而铺石路上则因雨水而湿滑。晴空号正位于最内层的城墙上方,咒语光与火焰击自甲板上喷发,尽管基定看不出他们正在跟谁或什么东西交战。城门已被轰开,在城墙这一侧的柯帮建筑已着火,死亡的教众,豹战士的碎片,以及精怪的尸体四散于地面上。然后他看见了贝赞洛。

在这座复合建筑的远程,恶魔大步跨过一团精怪和不死生物,手里拿着一把剑,展开了他那爬虫般的翅膀。他大幅度地挥剑,把尸体甩离他的路径。

基定深吸一口气并抽出乌锋。他厌恶使用如此黑暗的武器,但已没有选择。后方传来的嘶喊与战吼使他转身。一群新的魔骑自城塞里涌出。茜卓抛击火球以阻挡它们,同时拉妲则呼喊着指令,催促精怪们排成防御阵型。茜卓回头瞥了一眼基定并说道,「去吧!我们会防守你的背后!」

基定犹豫着,但他知道杀了贝赞洛会让魔骑崩解。他转身并开始朝恶魔走去。

贝赞洛急速转身面对基定的逼近,然后在认出那把剑的时候把长角的头倾向一侧。「那把剑是我的!我为了要杀一个龙长老而锻造了它。」贝赞洛讥讽着,露出了苍白嘴唇里的利齿。「你以为你能用我自己的剑来对付我吗?你的死亡将极为痛苦。」

「出于好奇,你真的相信这些你用来洗脑受骗教众们的谎言吗?」基定说道,一边绕到另一侧。贝赞洛在原地转身以跟随他的行动。乌锋使基定的双手感到疼痛,彷佛这股黑暗力量正在弱化他的骨头。他知道他得走到够近的距离才能用这把剑刺穿贝赞洛的肌肤。但这个恶魔却比他高大强壮,而且攻击范围也较大。

贝赞洛怒不可遏。「谎言?我会把你开肠剖肚,让你嘶喊…」

基定听见茜卓的火焰怒吼,使位于城塞门口的魔骑无法接近,并且知道他不能再等待任何更好的时机了。他开始冲锋,弯身逼近,然后突刺。乌锋几乎碰到贝赞洛的皮肤,但恶魔却把他撞到一旁并将他的剑往下挥。这把剑发出黑暗魔法的光芒,而基定的护盾咒语则在挡开这些咒语时闪烁着金光。

基定与贝赞洛彼此兜着圈子走。突然听起来像个狡诈的恶魔而非一个执迷不悟的自大狂,贝赞洛说,「我闻到鹏洛客的味道。你是谁?」

基定毫不迟疑。「我是基定尤拉。我和莉莲娜维斯一起来这里杀你。」

贝赞洛再次笑着露出獠牙。「你们。守护者。我知道有什么计划在等着你们。看来现在就把你杀了几乎有点可惜。几乎。」贝赞洛向前猛冲。


莉莲娜沿着堤道奔跑,穿过被砸毁的大门进入城塞的庭院。一个魔骑朝她冲锋,于是她便挥手施咒让他砸上潮湿的铺石路。

她先看到茜卓,在爆发的火焰以及冒着烟的尸体间显而易见。她和另一位战士挡住了城塞的门,并在一群精怪的协助下击退了魔骑。

在庭院远程,被木头与碎石以及红色柯帮旗帜碎片包围的,正是交战的基定与贝赞洛。他手持乌锋,而它内部的黑暗正逗弄着莉莲娜的感官边缘。

她开始往前走。她需要做的就是使恶魔分心好让基定能够击中他。乌锋应该会完成剩余的工作。她面露笑容并低语着,「贝赞洛。」

恶魔的巨角头颅朝她扭动。莉莲娜从四散的亡者身上提取力量并如飞箭般地将它抛向贝赞洛。

紫色的咒语击中恶魔的头与胸口,但那道光芒却无害地流过他苍白的肌肤。他大笑着挡开了基定的挥击。「你变弱了,莉莲娜,而且你一直都是如此。除了一个意志薄弱的笨蛋以外还有谁会和我签条约?」

莉莲娜咬紧牙关。她大部分的力量已用于保持不死豹战士们免于瘫倒成为了无生气的尸体。如果她放手-不行,这太危险了。城塞里还有太多魔骑,太多像乌格洛那样的惊骇之物。即便她让豹战士们回归死亡,她依然没有独自杀了贝赞洛的力量,还是得靠锁链面纱。她得依照计划来使他分心。

她跨步走近,企图诱使恶魔离开基定并转而攻击她。「其他签署那份条约的人都已死在我手上。你也即将加入他们的行列。」她知道不该透露自己真正的感受,但她却忍不住追加,「你不该骚扰我的哥哥。」

贝赞洛大笑着挡掉另一道长剑突刺。「多明纳里亚的一切都是我的,你哥哥的尸体,你的家园,你。而且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他是如此自大狂妄,他或许真的相信那个,莉莲娜心想。「你是个小丑和骗子,整个多明纳里亚都知道,」她嘲弄道。

贝赞洛朝基定挥砍,差点就打中他。「你最好在我了结之前向我求饶,或许我会让你活着,」他大声咆哮。

莉莲娜在贝赞洛的威吓中听见了真实的恼怒。她的话语击中了要害。「你应该听听在陶拉里亚西境的他们是怎么笑你的。『那个巨角白痴还以为我们都跟他一样好骗,』他们这么说。那真是一首荒谬的颂歌呀!」在话里注入她全身的每一分轻蔑,莉莲娜开始吟唱一首由拉夫编写的嘲讽版本的贝赞洛仪式。

贝赞洛愤怒地嘶吼,而基定则趁机向前猛冲。但这个恶魔的动作太快了。贝赞洛在最后一刻转身把基定砸向铺石路。乌锋从基定的手里松脱-莉莲娜惊愕地低声咒骂。不过这把剑却没掉落地面。它已穿透了贝赞洛的皮肤并挂在他的大腿上,一边闪耀着黑暗的能量。

沉醉在胜利的滋味中,面露喜悦的笑容,贝赞洛举起他的剑准备刺穿基定倒下的身体。莉莲娜纵身一跃,来到贝赞洛的手臂下方,并握住了乌锋的剑柄。

她倒抽了一口气,黑暗的能量猛然流经她全身,利用她的身体把恶魔的生命力吸入剑中。贝赞洛僵在原地,受制于乌锋之力,动弹不得,敞开的獠牙巨口依然挂着笑容。

莉莲娜得意地仰头看着他,当乌锋吸取贝赞洛的生命时,紫色的火光在她的肌肤上快速流窜。这几乎太多了,储存在乌锋里的力量几乎要压垮她的身体、她的心灵。她咬紧牙关并稳住自己,乘着黑暗的能量流,同时贝赞洛的身体则在乌锋下皱缩凋萎。屠杀她所有的恶魔一直是种乐趣,但以这种方式摧毁贝赞洛更是大快人心。她奋力说出,「你不该去骚扰霍苏。」

随着乌锋的吸取,贝赞洛的身体开始扭动、自行对折。乌锋突然释放他,使莉莲娜往后踉跄。贝赞洛仅存的一切瘫塌成一团团白色的肉块。他的双角依然完好无缺,哐当一声地落在铺石路上。

莉莲娜的膝盖突然瘫软无力,使她重重地坐在被雨淋湿的铺石路上。她几乎感到和贝赞洛一样枯槁并把乌锋推开。它躺在石地上,满足地闪烁着黑暗光芒,在内部燃烧着崭新的力量。她低头看自己,但她的条约纹路却依然刻划在她的肌肤上。我以为它会消失,她想着,一边困惑地皱起眉头。或许那一直都是个渺茫的希望;签署者的死亡并不代表它从未存在过。

在她身旁,头昏脑胀的基定把自己撑起为坐姿。「你还好吗?」他疲惫地询问。

莉莲娜朝他露出笑容。「我好极了。」


尤依拉和蒂娅娜一同站在晴空号的舰桥上。透过舱口,她们能够清楚看见密云天空下的城塞以及柯帮防线的崩毁。

乌格洛在贝赞洛死亡的同时消失,尤依拉不知道它是被摧毁还是被释放了。她坚决把它归类为『稍后再烦恼』的事项。

一整天,有更多精怪与人类反抗斗士持续从周边的郊区现身,被城塞溃败的消息吸引而来。基定、莎娜,和拉妲组织队伍搜索监牢,释放仍困于其中的俘虏并帮助伤者。魔骑、教众,和僧侣们已全数阵亡或逃入沼泽。

泰菲力震惊地得知拉妲一直都是柯帮的囚犯,但至少她现在已经自由了。晴空号会带她回凯尔顿,然后带黏足和它的孩子们回到亚维马雅。他们将会在缺少泰菲力、卡恩,和雅亚的情况下继续旅行,因为这三人已决定和其他鹏洛客们一起努力摧毁尼可波拉斯。

尤依拉在心里承认如果她是个鹏洛客,她也会想加入他们。但她的人生与心血一直都在这里,在多明纳里亚,而且她还有个工作得完成。看着蒂娅娜这个天使从甲板上朝外眺望时的表情,尤依拉说,「一旦我们把拉妲和其他人送回家后,我们就已完成与撒拉教会的协议。」她做好心理准备。「我想我们需要把撒拉圣域还给你,好让你把它交给教会。」如果蒂娅娜拿走了魔力石,尤依拉就得想出另一种方法来驱动晴空号。但尤依拉并不想解散他们的船员。他们感觉起来非常合适,就像是注定要在这里。

蒂娅娜凝视着甲板,拉夫与莎娜正站在这里和亚瓦德交谈。拉夫说了某些话使莎娜大笑并捶了他的肩膀,而亚瓦德则默默摆出被逗乐的表情。黏足正带着它的孩子们参观甲板。蒂娅娜扬起眉毛。「那就是协议的内容吗?」

尤依拉紧闭嘴唇以隐藏她宽慰的心情,并且在脸上摆出一副诧异的表情。「难道不是吗?」

蒂娅娜稍微耸了一下肩膀。「我认为是从多明纳里亚的各个角落铲除柯帮势力。我的意思是,贝赞洛的死亡一定会有帮助,当然,不过这个世界到处都有即将试图掌权的僧侣。」

尤依拉把头倾向一侧。「你说得没错,确实如此。不过那可能会花上好几年。」

蒂娅娜与她四目相接,接着她们两人都在她回复时露出了笑容,「是的。没错,我想那会的,不是吗?」


天色渐暗,尤依拉和莉莲娜站在庭院里。精怪们已拖走大部分的尸体,而雅亚也用火熔封了城塞的门。尤依拉并不期待那会阻止接下来任何决定要占领这个地方的人。天空乌云密布,不过雨水也已洗净了庭院的铺石路。

在城塞残破的门前方,基定正在让泰菲力立下守护者誓约,而茜卓则站在一旁。虽然卡恩与雅亚同意加入这场对抗波拉斯的战斗,但却没有答应要立下誓约。卡恩是因为他打算很快就离开前去设法摧毁新非瑞克西亚,而雅亚则是为了,正如她所说的,「我不是个热衷团体活动的人。」

莉莲娜稍微摇了摇头并说道,「基定和他的誓约。我不知道泰菲力是如何忍住不笑的。」

尤依拉朝她微笑着。「当你立誓的时候你有笑吗?不知何故我很难想象那个画面。」

「我的内心在大笑。」莉莲娜看着她。「若没有你我们真的无法成功。」

「彼此彼此。」尤依拉点头示意。「你现在会跟他们一起去对抗尼可波拉斯吗?」

「是的。那就是我和基定的协议。」莉莲娜满怀期待地摩擦双手。「虽然我更希望能够立刻进行。铲除贝赞洛已挑起了我的胃口。」

终于他们准备离去,尤依拉向泰菲力和卡恩道别。她拥抱了泰菲力并说道,「我会告诉你要小心,但我实在太了解你了。」

「我会对你说一样的话,」他带着笑容跟她说。「我会尽快回来拜访你。祝你有个夷灭柯帮的愉快时光。」

她转向卡恩,也抱了抱他,尽管他的金属身体外缘十分坚硬。「保重。还有记得非瑞克西亚已成为过去。你有个值得期待的美好未来。」

卡恩没有为此做出回应,但却说道,「一旦我们摧毁波拉斯,我也会回来拜访你。」

尤依拉早已和其他鹏洛客们道别。她挥了挥手,然后爬上梯子来到晴空号的甲板上。

她翻过栏杆并朝掌舵的蒂娅娜发出信号,接着这艘船便从城塞与它那冒着烟的火山处盘旋而去。莎娜和拉夫站在船首,眺望着远方,身旁站着拉妲和其他要被他们送回家的战士们。当亚瓦德卷起梯子时,尤依拉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便朝其他人走去。


随着晴空号驶入云间,莉莲娜也准备离开多明纳里亚。她和基定、茜卓、雅亚、泰菲力,以及卡恩站在一起。他们终于要带来杰斯与阿耶尼所请求的援军,但她却不期望他们任何一人会很高兴地见到她。

他们就只能克服它;莉莲娜打算踩在波拉斯的尸体上。而且最好能让它跳舞以逗她开心,如果在他们结束后还有任何东西残留的话。

基定把乌锋挂在肩上,将它收入剑鞘并用帆布包裹以隐藏它。它仍发散着莉莲娜能够从骨头里感受到的黑暗能量。基定环顾他们所有人并说道,「我们准备好了吗?」

「我们生来就准备好了,」泰菲力带着一抹讽刺的笑容说道。茜卓咧嘴一笑,而雅亚则翻了一下白眼。卡恩就只是点头示意。

基定先离开,消失在一团金色光芒里。接着是茜卓和雅亚,走入一片短暂的红色烈焰中,然后是泰菲力消失在一阵蓝色旋风内。卡恩就仅仅消失在一道刺耳的金属声响中。

莉莲娜仍站在废弃庭院里的铺石路上,带点烟味的微风正吹拂着她的头发。她低头看着自己,感到困惑不已。她原本打算跟着基定离去。

她试着再次踏出这个时空,但又一次,什么也没发生。「什么...怎么...」她开始陷入恐惧,害怕她没发现自己不知何故失去了她的火花。是因为乌锋吗?还是因为过度使用锁链面纱?

接着她看见庭院里的尘土飞升盘绕成一阵旋风。一个漆黑的形体在这个巨型漩涡中逐渐增大。「不,」她低语着,令人作呕的领悟宛如铁链般落在她身上。「噢,不。」

尼可波拉斯从黑暗里现身,他那庞大的带鳞巨龙形体矗立在她面前,光是他的存在就使她的世界黯淡无光,难以呼吸。

「你应该更仔细地阅读你那份条约的细节,莉莲娜。看来你不知道随着你的诸位恶魔死去,你的合约将会自动归于它的掮客。。」

莉莲娜僵立在原地,随着满意的窃笑悄悄爬上波拉斯的脸孔,愤怒和恐惧也掐住了她的喉咙。那就是条约纹路没有在贝赞洛死后从她的肌肤上消逝的原因。这份合约依然在操控她,而现在她已属于一个比多重宇宙众多时空里的任何恶魔更加恶毒的存在。

我以为我正在让自己重获自由,她心想,这份冲击即将使她崩溃。原来我一直在照着他的剧本走,使他能够拥有我。她所做的一切,每一只恶魔的死,每一场战斗,每一次背叛,每一局操纵。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成为波拉斯的奴隶。她真是个笨蛋,竟然从没怀疑过。

她咬紧牙关。但要是我违抗的话呢?

彷佛他已从她的心灵中摘取了思绪,波拉斯说,「不行。如果你以任何方式违抗我的命令,这份条约将会杀了你。你会在一瞬间老了数百岁,成为一个随风飘荡的干枯躯壳。」

有那么一刻,莉莲娜认真地考虑它。死亡还比侍奉波拉斯好;她骨子里十分清楚。但一部分的她却拒绝放弃。一定有摆脱这个绝境的办法,一种逃离这个命运的方式。如果你死了就无法让自己自由,她想着,并暗自下定冰冷的决心。

波拉斯带着自满的表情看着她,坚信他的陷阱已让她无力抵抗。「现在来吧。我们还有工作要进行。」闪电裂空,他周围的世界变得扭曲,同时他穿梭时空离去。

长久以来计谋欺骗命运,现在却成了这个新命运的囚犯,内心苦闷的莉莲娜也跟着他离开了。


其他人踏入这个新时空,他们现身时的五彩闪光点亮了他们周遭的黑暗,而基定正怀着逐渐增长的不安等待着。「莉莲娜在哪里?」他说。

茜卓举起一颗小火球,驱退了暗影,展露更多他们抵达的小巷。「或许她跑错了地方?」

雅亚转身,眯起眼睛端详着漆黑的天空。「我没看见任何鹏洛客痕迹。我认为她根本就没来到这里。」

泰菲力皱眉并和卡恩互换了担忧的眼神。「或许还有些我们漏掉的陷阱,某个躲藏于城塞的东西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发动了攻击。」

卡恩点了点头。「乌格洛依然下落不明。我们认为它在贝赞洛死亡时消失了,但也许没有。」

基定担心被他们说中。「我会回去…」他开始说。

「不用麻烦了。」杰斯贝连从一个阴暗的门口走出。「我告诉过你,不能信任她。她从来就没打算跟你来。」

「不,杰斯。」基定沮丧地摇了摇头。「她不会那么做的。她改变了。」

「对啊,杰斯,」茜卓补充道,担忧地皱起额头。「她想要波拉斯死,而且她想帮忙杀了他。她说她想要在他的尸体上跳舞或进行某种她会做的事。」

「别天真了。」杰斯用严厉的眼神环顾着他们。「她利用了你,就像她利用每一个人。无论她对你说了什么,那都是谎言。」

泰菲力怀疑地看着杰斯。「她有很多机会可以背叛我们,但她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冒着生命危险。」

雅亚交叠双臂。「她在雅骨尔袭击晴空号的时候救了尤依拉。我看见她了。对了,还有别说我天真,孩子。」

「全都是因为她需要你们杀了她的恶魔。」杰斯摇了摇头,依然坚定他的立场。「你们已达成目的而且她现在已经不需要你们了。听着,我很遗憾你们必须亲自学到这个教训,但这就是事实。我们现在就得出发。这里已经发生了很多事。如果我们想获得击败波拉斯的机会,我们还有好多工作得进行。」

杰斯转身离去,一边走回到阴影中。其他人转向基定。泰菲力说,「我们其中一人需要回去。如果她被困在那里…」

基定快速地点了点头。「我去。在这里等我。」


当基定穿越时空回到城塞残破大门前的铺石路上时,他不确定自己该期待些什么。

他看见了灰蒙蒙天空底下的空旷庭院,来自破碎城门的石头与金属依然散落各处,就跟几分钟前一样。烟雾在空中飘荡,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甚至连一个迷途的精怪也没有。没有莉莲娜的踪迹。

基定眯起眼睛并在原地转身,搜寻着乙太的痕迹。过了一会儿,他看见莉莲娜离去的乙太痕迹。她离开了多明纳里亚,但她却没有跟随他和其他人。

这对他的心是一份出乎意料的猛烈打击。他以为她改变了,一直都如此确定。即便是现在,在他亲眼见证下,这还是难以置信。她说她会和我们一起走。为什么要说谎呢?她原本可在贝赞洛死后的任何时刻离去。为什么要等到我们把囚犯从城塞里放出的时候?这不合理。

不过这就是莉莲娜。或许在最后一刻,她改变了心意。或许,到了最后,她旧时的自我占了上风。

基定犹豫着,渴望某种迹象,某种希望,来告诉他莉莲娜终究没有背叛他。但杰斯正在等待,而且他知道袭击尼可波拉斯的计划早已启动。他需要回到其他人身边。

于是他大声地说,「无论你在哪里,莉莲娜,我希望你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而且我希望我会再见到你。真的。」

然后他转身离开了多明纳里亚。


鹏洛客档案:莉莲娜维斯
鹏洛客档案:基定尤拉
鹏洛客档案:茜卓纳拉
鹏洛客档案:雅亚巴拉德
鹏洛客档案:泰菲力
鹏洛客档案:卡恩
鹏洛客档案:杰斯贝连
时空档案:多明纳里亚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