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多明纳里亚:第四集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4月 4日

By Martha Wells

Martha Wells has written fantasy novels, short stories, media tie-ins, and non-fiction. Her most recent works are The Harbors of the Sun, part of her Books of the Raksura series, and a science fiction novella from Tor.com, 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

蒂娅娜第一次有意识时她正站在撒拉大教堂中,沐浴于因上方拱形有色玻璃而分成千种形状与颜色的阳光里。身边环绕着身着发光盔甲的天使,还有人类与艾文僧侣,为了模仿天使,他们用灰色羽毛装饰身上的白色长袍。她知道自己之所以被创造出来,是为了某些宏大的目的;那温暖了她的心,在她的血管里雀跃,直到她那全新的身体像太阳一般闪耀。那是光辉的一刻。

接着一切开始急转直下。

黎明使者莱拉走向前,她那与阳光一样美丽的古铜色肌肤在光线下闪耀,浓密的黑色头发顺着如冰般的完美双翼流下。她说道:「你是蒂娅娜,为了一个目的,为了回应凡人的祈祷而生。」
 

Chris Rahn 作画

「为了战斗,」蒂娅娜说道。「为了消灭黑暗势力。」这肯定是她的目的,只有战争能让她燃起如此热情。

其他的天使们微微骚动,两人相对一瞥。莱拉那完美的眉头微微蹙起,接着说道:「不,不是为了战斗。」

「不是吗?」蒂娅娜不想质疑莱拉,她生来就知道莱拉是从撒拉圣域来到多明纳里亚的天使之一,莱拉也是最接近撒拉的天使,为治愈宾纳里亚而牺牲自己,受祝福的撒拉。但蒂娅娜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你确定吗?」

莱拉的语调依然充满自信:「我们确定。你并不是个战斗天使,那些需要守护者的凡人们,你就是响应他们祈祷的答案。」

「守护者,」蒂娅娜重复道,再次确定。很显然,守护者必须努力保护守卫的事物,所以它确实和身为一位战斗天使有些微的差异。「我将献出生命与灵魂,守护…」她发现自己有点讲得太快了。「我要守护什么?」她希望会是个重大的目标。

莱拉也许迟疑了-那并不是个简单的问题。但她说话的声音一样自信而沉着:「一个非常复杂的灌溉系统。」

蒂娅娜觉得一定是自己听错,也许自己被创生的时候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刚刚那些话的意思不是它们听起来的那样。「一个复杂的 . . . 什么?」

「这件事非常重要,」莱拉向她确认道。「那是个复杂精细的系统,用来把水从高原上的水库给载到建于其上的城镇里。数以百计的凡人都倚赖这个系统。他们称其作伟大的机械。」莱拉的眼光看起来是那么认真。「他们祈求一位它的守护者,他们祈求你的出现。」

蒂娅娜把她的失望放到一旁。一具灌溉系统听起来像个诡异,而且保护起来可能极度无聊的东西,但对那些祈求她出现的凡人来说,这台伟大的机械显然非常重要。正因如此,它很可能会受到很多攻击,那她就会有仗可以打了。凡人们会成为她的朋友,也会因为得到这样一个模范守护天使而开心。她说:「我将守护,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

莱拉的微笑温暖了她,其他天使也举起武器表示认同。莱拉说:「很好。」

其他天使带着蒂娅娜离开了大教堂,一起往装点着白云的蓝天飞去。建筑物飘浮在半空中,有着圆塔屋顶以及典雅的高大拱门,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闪耀着艳丽的颜色。下方是连绵的绿色高山与高耸的树木,蒂娅娜听见了远方的鸟儿歌唱,吹来的风既凉爽又芳香。她知道并不是所有世界都如此美丽,但在她生命里的第一个早晨,感觉起来就像那样。
 

Dimitar 作画

她们把她带进了一座飘浮的建筑物里,留她在一间阳光普照的房间之中,房间里的人类僧侣帮她穿上了白色与灰色的衣服,与此同时,艾文飞走,为她准备候选的铠甲与武器。「你终于来到这里,太好了,」她的新朋友,艾弗拉告诉她。「我已经听这些人努力祈祷有一段时间了。指挥官非常开心知道你终于降生。」

「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花了这么久的时间,」蒂娅娜边看着艾弗拉教她怎么系好饰带边说「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吗?」

「喔,我相信一定的,之前肯定发生过。」艾弗拉瞥向其他僧侣。

其中一个僧侣说道:「非常奇怪,我都不记得有哪一次在回应祈求守护天使时有花这么久过的。」

「也许是因为那是个不寻常的请求,」另一个人说道「一位负责灌溉系统的守护天使?那太 . . . 具体了。人们总是在祈求守护天使,但是从来没有为了这样的理由…」

艾弗拉对他皱了皱眉。「是的,总是,那可能正是花了这么久时间的理由。受祝福的撒拉只能一次送给我们这么多的守护者。」

其他人开始有些交头接耳,艾弗拉叫他们静下来,但蒂娅娜却注意到一幅高挂墙上的画像。她与生俱来的知识告诉她,那个有着棕发与山羊须,穿着像一个武装起来的宾纳里亚人的男人,正符合殉道者杰拉尔德的描述。她皱着眉头研究着他手中的长枪,往下指的枪锋有着奇怪的形状,一边几乎是平的,另外一边却有锯齿状的曲线,倾斜的交叉支撑不知为何使人联想到飞翔。那对她来说似乎很熟悉,但她却不太知道原因。「他的长枪…是哪里来的?」她问道。

但接着艾文僧侣带着她的铠甲与武器,兴高采烈地飞回阳台,蒂娅娜就忘了她的问题。即便她会及时得到答案。


很快地,飞往伟大的机械所在城镇,也就是蒂娅娜创生理由的时候到了。一支天使护卫队陪同着她,由黎明使者莱拉亲自领军。蒂娅娜跟着艾弗拉往外飞到一座其他天使聚集的广大露台。她对她耳语道:「一般都是这样的吗?每个人都有一支护卫队?」

「其实没有,」艾弗拉承认道,「但这些城镇住民们等了那么久,加上伟大的机械对他们来说又那么重要,所以莱拉指挥官想要亲自带你过去。」

听起来很合理。蒂娅娜补充道:「而且她想确保我没事,因为我花了那么久的时间。」

艾弗拉皱了皱眉,「是的,可能就是那样。但别担心,不会有事的。神圣的撒拉不会犯错。」

蒂娅娜和艾弗拉拥抱道别,接着加入了其他天使的行列。

蒂娅娜第一次真正的飞行很美好,边跟随着其他天使,边与迎向她双翼的风玩耍。他们飞过有着小小村镇的山丘,飞过葱郁的森林,最后飞过了宽阔的草原。蒂娅娜看到一条磨损的道路在下方蜿蜒,知道她们就快到了。她的心跳充满兴奋之情,她即将见证自己创生的理由,虽然那并不是与黎明使者莱拉和其他战斗天使一起并肩作战,消灭黑暗势力,而是保护一具复杂的大型机械。但那是具重要的机械啊,她这么告诉自己。而且我确定它会一直被攻击。

结果,她说对了那个部分。

就在她们接近高原时,一团烟雾也正逼近。一开始,蒂娅娜以为这很正常;她们经过的其他人类城镇并没有这么多的烟,但也许这是伟大机械的副产物。但来自其他天使的突然不安警告着她,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

她们飞得更近,就在此时,她见到了化成一片废墟的城镇,遭受攻击与焚烧,也许就在几天之前而已。建筑物成了由崩塌石木所组成的冒烟废墟,死者倒在街上。她们绕行着高原,蒂娅娜见到了伟大机械的残骸。木制的平台烧焦,玻璃碎裂,沉重的锁链粉碎,金属管子和齿轮扭曲变形。它曾经巨大,从自遥远河流带来水源的水库与运河,一路爬上高原。

蒂娅娜太过震惊,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里哽着什么,就好像有个东西试着从体内让她窒息一样。她们降落在城镇广场的残余部分,试着帮助生还者,莱拉坚强地说:「这是柯帮干的。」

黑暗势力已经来到了蒂娅娜生来应看顾之处,但她没来得及对抗他们。


蒂娅娜得紧紧收起双翼,才能从引擎底下爬出来。「告诉恬恩她说得没错,链接器坏了,其中一个魔法力流控制器阻塞了。」
 

哈迪帮了帮她,即便他们在衣服外面穿了皮制的工作裙,打扫晴空号机械系统的两人还是都沾上了油脂与海底泥浆的残余物。哈迪说道:「听到真是松了一口气,我不想再去架设管道了。」

他们沿着楼梯登上了甲板,蒂娅娜边甩了甩她那收起的双翼边走向鹰架。莫黎墨的种子几乎完成了晴空号船体以及内部甲板的再生工作,这让人觉得喜忧参半。喜的是他们有了立足之处,也可以让重建工作不受天气干扰;忧的则是这也让他们更难接触到引擎与其他系统的所在地。如果重来一次的话,蒂娅娜肯定会在监督这艘传奇飞船的重建工作时做出不同的选择。

营地在尤依拉离去之后更加扩大了,有着更多帐篷以及用来安置船员并保护器材的简单木屋。为了支撑在地面上的晴空号,他们也建了精巧的鹰架,并让工作的人们可以轻松进入。太阳落入了遮蔽他们所在海湾的岩山后面,海浪因阳光闪耀,凭着余晖,他们知道今天的工作结束了。清凉的微风已经从临时厨房那边带来了炸面包与洋葱的香味。这让蒂娅娜感到有些抱歉,因为天使是不需要进食的,她说:「不过,重新铺管没太糟,我们依然领先进度。」

「确实是,」哈迪同意道,一边把他的工具给收进皮制背包里。「而那是因为你的关系。」

蒂娅娜微笑着瞥向他。「喔,我是个严厉的督导吗?」她以为她们的速度更多要归功于尤依拉所招募,那些有才华的船员。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同时也很享受这份工作。我们别无他求了,」哈迪说到,他暂停了一下,一只手放在鹰架的扶手上。「我承认,我感觉相当惊讶。我没想到一位天使会知道那么多神器引擎的事。我以为你会更 . . . 」

「派不上用场?」蒂娅娜提议道。她和哈迪现在已经熟到可以取笑他了,一旦你们花了无尽的时间,一起挤在小小的空间里重建魔法飞船的动力,那彼此之间就没什么不能说的了。而蒂娅娜也很惊讶;她知道自己的知识是来自于撒拉,在她需要的时候,那些关于晴空号机械系统的细节就会涌入她的脑中。这样的状况从她让魔力石重新启动的时候就开始了,但她知道这样的状况并不寻常。特别是对一个存在理由已经被消灭的天使来说。

她甚至不想去负责晴空号魔力石的复苏工作。她会被挑中负责这项工作,是因为她是被创造来保护一具机械,而晴空号正是一具机械,这也是撒拉教会想到她唯一可以让她做的事。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对一架飞船的残骸会有如此感觉,无论它的声望是如何充满传奇。

「疏离,」哈迪带着微笑指正道,「带着对更高事物的期待。」

「飞船算是很高的东西了,」蒂娅娜评论道。「至少等我们让启动器运作之后是的。」


他们一直都有安排哨兵,并且在晚上安排双倍的人力。蒂娅娜隔着一段距离在天空巡逻,在他们靠岸的补给船以及营地外围绕行。到目前为止,她得赶走一只舌头冒火的卡甫,并且暴力地阻挡一只鬼怪狩猎小队,但还不算太费劲。作为一位守护天使,她的天职是让船员们免于受伤,而不是帮助哈迪、恬恩、或是其他人修理引擎。但是,更快地结束晴空号上的工作也代表船员们能够更早离开博卡登,前往更安全的地方,从某个意义来说,这也算是守护他们的一种。至少这是蒂娅娜解释的方式,也是她留下负责的事情。

如果撒拉不想要她做这件事的话,她就不会给予这些新的知识了。蒂娅娜喜欢乱动这艘飞船的机械系统,喜欢把问题搞清楚并修好它们。她觉得,也许她爱晴空号

过午夜已经有好一会儿了,蒂娅娜正在休息,栖息在鹰架上,注视着海浪打上沙滩,注视着星星,就在此时,她听到有人朝着晴空号跑。她从平台上离开,在哈迪年轻的表弟法林的跑进火炬的焰光时落地。「怎么了?」蒂娅娜低声说道。

法林边喘气边回报道:「玛丽发现有人来了,是一个男人走过草地,朝着营地而来。」

「了解。告诉其他人,」蒂娅娜命令道,接着一跃而上。博卡登的这附近是最鲜有人居的,但有海盗与猎人,还有其他可能已经得知这座营地存在的人。一个趁夜接近的男人,从迷路的旅行者,到柯帮的间谍都有可能。

她向侧面滑行穿越大风,翘起双翼,在玛丽的哨站所在的小山丘后方着陆。玛丽,和所有的工作员一样,现在都对天使突然从天而降感到习惯了,所以她并没因为蒂娅娜在旁边出现而畏缩。她蹲踞在一丛灌木后方,把哈迪的其中一个瞭望镜递给蒂娅娜。它是个经过雕刻的金属管,看起来像是普通的望远镜,但它能让人在黑暗中看见东西。蒂娅娜的夜视能力比人类好多了,但她还是接过了瞭望镜,因为里面的魔法应该能更清楚的视野才对。玛丽细语道:「我想他是独自一人。」

蒂娅娜专注地看着逐渐接近的男人。「似乎没错。」她没找到其他移动的迹象,他移动起来就像个疲倦的人类一样,肩上挂着一个背包,但样子却有点不对劲。她把瞭望镜还给玛丽,站了起来。

她再次飞向天空,高高地绕行着草地。从这里一直到熔岩地的冻结黑潮都没有任何移动迹象,没有任何人接近的蛛丝马迹。这个男人发现到她,停下了脚步,在一片黑暗中凝视着她,或是他的听力和她一样好。,蒂娅娜想着。她往下滑翔,在离他不远处着地。

他的穿著像是个宾纳里亚的骑士,胸甲中央和背上常见的剑柄上都有以有色玻璃制造出的特殊嵌入物。从他衣服的状况以及大衣上沾满泥巴的折缝来看,很明显,他已经旅行一段时间了。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蒂娅娜看清了他的脸孔,还有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微弱的红色。他肯定是那种生物没错。蒂娅娜举起长枪,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是吸血鬼,抱歉了,有任何遗言吗?」

他举起双手,掌心朝外。「撒拉的天使。」他对她深深鞠躬,就像一位真正的宾纳里亚骑士一样。「我艾萨克拉之名立誓,在来到此处的路上尚未伤害过任何人。」

「没有吗?」蒂娅娜好奇问道。「你是个吸血鬼,所以,你知道的,你得在某个时间点去伤害人。」

他摇了摇头,她看出他似乎相当疲惫。「不。我选择不这么做。我穷尽我的意志来对抗自己的状态。」

「你是谁?」蒂娅娜问道。你曾经是谁,这么问可能更为准确。但那样似乎像是落井下石了。

「我是亚瓦德,宾纳里亚的骑士。我被抓住,并被制造成了一个吸血鬼。」他的声音平稳,但其中却有一丝顺从。「我试着不要伤害任何人,大部分时候是成功的。」

蒂娅娜可以听到背后一段距离外的玛丽正对着出来防卫营地的工人们小声解释。「为什么她还没杀了它?」某人说道。

蒂娅娜不太确定为什么她还没动手,她能够感应到他就是个吸血鬼,但他有些不同之处。她说:「解释一下『大部分』」

亚瓦德别过头去,接着承认道:「我尽力对抗柯帮。有时候,在热战之下,我无法控制自己。」

「但只有柯帮?」蒂娅娜问道。那是个微妙的道德论点。柯帮是群欢乐的杀人犯,甚至乐于接受他们自己的死亡。况且,并不是说一位凡人的宾纳里亚骑士就不会杀害柯帮魔骑和僧侣。只是他不会吸他们的血。

「只有他们,」他说道,蒂娅娜感觉到他说的是实话。一下子之后,他补充道:「我不知道那样是不是违背了撒拉教会的道德准则。」

「嗯,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很困难的一个问题。我自己对这件事并不是很有经验,」蒂娅娜说道。「柯帮谋杀了许多无辜的人,他们被蒙骗到连自己的生死都不在乎。但吸血 . . . 」她摆了摆手,「很难说,但话说回来,柯帮不在这里,那为什么你要爬向我们的营地呢?」

「我没有在爬,我是在外面走路,」亚瓦德指正道,对他周围的空地比了比。「而且 . . . 我不完全确定。我被这地方吸引,一开始是博卡登,后来是朝着这块区域。我离得越近,我的强迫症就越少影响我。想要对抗它变得更加容易,直到 . . . 直到站在这里。我几乎感觉不到它了,这样的解放感难以言喻。」他犹豫道。「是因为你的关系吗?我见过其他天使,但她们之前从来没有像这样影响过我。」

「不,不是因为我。」蒂娅娜觉得他听起来很困惑。如果他真的觉得自己的强迫症在接近她们营地时会减轻的话 . . . 她知道一个可能影响他的原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被这里吸引的?」

亚瓦德得停下来想想,「是两个月前的满月之夜突然发生的。我当时在艾罗讷的东边海岸,跟着柯帮斥候团的最后几个生还者,然后我觉得 . . . 很难形容。我杀了魔骑,偷了一艘小船,接着往这个方向航行。」

那确认了蒂娅娜的理论。那天正是尤依拉把晴空号带上来的日子,她的祈祷让船上的魔力石恢复运作的日子。「我想我大概知道原因了。」
 

他的声音变得粗糙,话中带着希望。「某个在附近的东西,你觉得那可以治愈我吗?」

「值得一试,」蒂娅娜说道。她放下了手上的长枪。对教会来说,吸柯帮教众的血可能是个诡异的道德论点,但吸血鬼解药的可能性就不是了。「来吧,让我们试试看。不用说,只要你敢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就会像对鱼那样地把你开膛剖肚。」

「那样可能也杀不了我,」亚瓦德警告她道。

他说得确实是实话。「我会想出方法的,」蒂娅娜保证道。

「可以,」亚瓦德说道,开始往前移动。


亚瓦德盯着魔力石看,蒂娅娜则站在一旁。「有效吗?」她问道,资深的工作员们全副武装,挤在引擎信道的另一边。

「没有。」亚瓦德别过头去。他的双肩在受损的铠甲之下变得紧绷,就好像他在对抗一波情绪浪潮一样。接着他面对着她,再次放弃。「谢谢你让我一试。」他对哈迪和其他人点了点头,一起感谢了他们。「你要我离开吗?」

蒂娅娜瞥向哈迪与恬恩,恬恩缓缓往前,凝视着亚瓦德。她说:「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多了,没那么苍白,而且双眼也没那么红了。」

蒂娅娜同意道:「你可以让我们看你的 . . . 」她指了指自己的嘴,「你知道的。」

亚瓦德的神色因这个诡异的要求而改变,但他张开了嘴,露出了尖牙。蒂娅娜的双眼瞇了起来,「确实变小了。」

哈迪点头,「我也觉得。」

蒂娅娜看着其他人。「我们得讨论一下,」她告诉亚瓦德。

她们回到了星空下的甲板之上。工作员曾经靠晴空号的魔力石建了一个照明系统,哈迪重新把它打开,因为整个营地的人现在都醒来了。昆虫在甲板的灯旁边嗡嗡作响,其他的工作员在烹饪区等着。「给我们一点时间,」蒂娅娜说道,把亚瓦德留在鹰架旁边,其他人则后退讨论。

「接着要怎么办?」哈迪说,「他说的是实话,我们看得出来。」

「但我们信任他吗?」其中一人问道。

「我会让你们决定,」蒂娅娜说,他们是要承受最多风险的人。蒂娅娜可能不是一个战斗天使,但在吸血鬼与天使之间的冲突里,她肯定相信自己会得胜。

她在其他人说话时等待,双臂交叉看着亚瓦德。他倒在鹰架上,而她想着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长大成为一个骑士,为保护宾纳里亚免于危险,对抗日渐势大的柯帮而奉献自己,最后只能被捕捉,并强制被转化成一个有着吸人血冲动的怪物。那让她有了疑问,比起来,作为一个生来响应人们的那已不存在祷告的天使,似乎也没那么不方便。

最后,每个人都讲完了,哈迪则告诉她最后的裁定。他看起来对他们的决定并不开心,但他说:「我们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话;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他。但其他人,包括我自己在内,觉得如果持续暴露在魔力石前有可能治愈他的话,我们不想拒绝。作为妥协,他可以留下,但不能在我们的营地里面,你则必须答应看着他。」

蒂娅娜点点头,接着前往告知亚瓦德。

他似乎对于自己没有被要求立刻离开感觉惊讶。他说:「太慷慨了,我答应。」
 


在魔力石的影响之下,亚瓦德已经失去了吸血鬼对日光的敏感性,于是他在沙滩上扎营,常常脱下铠甲,站在海浪中用竿子抓鱼,供应工人们的晚餐。蒂娅娜在沙丘上看着他,向恬恩回报,「他说自从转化之后,这是他所做最平凡的事情。」

「你也应该去捕鱼,」恬恩告诉她,「你那么努力工作,需要休息。」

「嗯,」蒂娅娜说。她不想休息,她想趁还有机会时努力搞定晴空号的系统。

但有了亚瓦德,她至少有个晚上也不睡觉的人可以说话,还可以和他分享自己对晴空号的喜爱。在夜间巡逻的休息时间,她和他一起坐在沙滩,一起注视着这艘飞船。有了明亮的月光以及他们的夜视能力,它看起来几乎就和白天一样。

「下面的船身上有什么东西,」一天晚上他说道,「那个黑点。」

蒂娅娜盯着它看,「看起来是真菌。为了再生船体,尤依拉使用了从名为莫黎墨的树灵那生出的种子。我们有注意到它偶尔会让事物生长。」

亚瓦德困惑地问道:「她怎么拿到那玩意的?」

「因为她是尤依拉啊。」蒂娅娜微笑道。「她是一股自然之力。」

亚瓦德停了下来,「她不会是 . . . 那个尤依拉吧?旧晴空号传说里的尤依拉?」

「她就是那个尤依拉,而且那些不是传说,都是真的。」蒂娅娜欣赏月光在晴空号新玻璃上闪耀的方式。

亚瓦德花了好一阵子安静消化那些话语,接着说道:「那么,她是要用它来对抗柯帮,」他瞥向她。「你会帮助她吗?」

蒂娅娜突然低下了头,对她来说,那并不是一个能够简单谈论的话题。「我不是战斗天使,我只被期待去守卫营地并且看守魔力石而已,确保没有人会用它来做不好的事情。」

亚瓦德似乎很惊讶。「我不觉得你是战斗天使,我以为你是神器师天使。」

蒂娅娜皱眉道:「不,没有神器师天使那种东西。」

「但你是指挥所有工作的人。」他轻轻拍着耳朵,「我目前的状况只有几个好处,而视力和听力的增强正是其中之二。」

「我没有任何天使的正式技能,我原本不是要弄引擎的,但我只是…」蒂娅娜挥了挥手,试着解释一切。「撒拉给了我事情该如何进行的知识,我可以看见所有事物应该运行的样子。」

「如果撒拉给了你那样的知识,那么那就是天使的正式技能,」亚瓦德说道。

蒂娅娜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想反驳那样的论点,可能是某些对伟大机械与生俱来的忠诚。「但那不是我的目的。」

「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应该去保卫伟大机械,但我还没到这里,它就已经被毁了。我被创生得太晚了,现在教会不知道拿我怎么办,看守魔力石是我的第一个真正任务。」

亚瓦德朝着晴空号点点头,「那就是一架伟大的机械。」

蒂娅娜因恼怒而叹息,「但它也不是我的任务。撒拉给了我知识去帮忙重建它,但晴空号不是我的存在理由。

「你原本的存在理由被消灭,不代表你不能再有另一个。相信我。」他看见她对这段对话感觉不舒服,改变了话题。「也许等尤依拉回来,我可以提供我的服务。」他看着她,表情严肃。「你也应该这么做。」

蒂娅娜并未回应。再一个月左右,晴空号就可以再次飞行,她能让它独自飞行吗?你必须那么做,她告诉自己。她是个天使,而加入尤依拉的船员行列并不是她的目的。


漫长而炎热的日子过去,工作持续不断,亚瓦德并未以任何人为食,但魔力石还没治愈他。蒂娅娜开始觉得,他说等到尤依拉回来就要问她能不能加入船员的话是认真的。要是尤依拉同意的话,她要自己别去嫉妒,亚瓦德值得一个机会。

接着,在一个下午,她和哈迪在甲板上,一起聊着最终引擎测试的时候,她发现远方有一道闪光。她利用鹰架平衡身子,警戒,哈迪跟着她的眼光看了过去,「是火山吗?」他说道。

「不。不,比那更糟。」蒂娅娜升高语调警告道:「所有人,跑啊!在岩石间找掩护!」
 

Daarken 作画

从群山间朝着他们疾驰而去的,是一只凤凰。一只巨大的猛禽,它的翼展是蒂娅娜的数倍,整个身体都冒着火焰。它会让晴空号烧起来,蒂娅娜心想,接着一阵愤怒充满了她,和撒拉的圣光一样纯净燃烧着。绝不,绝不。 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行。她跃上天空,几乎没意识到哈迪从鹰架上往下荡,没意识到工作员们仓促地跑出帐篷,惊慌地大喊。

凤凰袭击时,蒂娅娜已经准备好她的长枪,朝着它的胸膛刺去。在最后一瞬间,它突然往下飞,滚到了她的下方。它的爪子向她挥去,热度冲刷过她全身,烧伤般的痛苦袭过肩膀,几乎把她击落地面。她拍打双翼,回复状态并绕了回来。但凤凰逮住机会往下方营地俯冲而去,让帐篷都着火了。蒂娅娜大声怒喊,把长枪朝它的背上掷去。

它的翅膀往上挥击,击中了她,而蒂娅娜自己的双翼则被缠住。她坠落在一块岩石上,弹了起来。她沿着碎石坡向下滑行,挣扎着想站起来,解开她被缠住的双翼。她的长枪成了一团被熔化的金属。惊骇之情冻结了她的心,她扭曲身子找寻晴空号。凤凰朝着那脆弱的飞船俯冲而去,她不可能及时到达那里…

接着凤凰猛地一震,被一支击中脖子的箭给阻止了。它那燃烧的羽毛一抖,就把那支箭给烧毁了,但另一支箭又射了过来,接着又来一支。蒂娅娜爬回岩石上,看到地面上的亚瓦德站在飞船附近。他拿着一把长弓,正在射出另一支箭。

蒂娅娜拔出长剑,撑起身子,接着祈求撒拉教会的神圣魔法。一瞬间,她感觉得神圣的力量从剑上流到她的手中。她拍打双翼,跳离岩石,接着再次升空。就在亚瓦德的下一支箭击中凤凰的同时,蒂娅娜冲进火焰,把长剑向右往它的胸骨之下刺去。

这只生物发出尖鸣,身子在半空中扭曲。蒂娅娜决心不要让它坠落在晴空号上,把它朝沙滩推去。一直推,直到自己的皮肤开始烧焦,对双翼烧伤的原始恐惧让她松了手。边拍动翅膀,边看着凤凰坠落,它试图稳住自己,接着跌进了浪潮之中。

蒂娅娜朝着海滨转身,身上的衣服,也许连头发都着火了。

她在营地附近的一堆泥土上落地,法林冲上去,朝她倒了一桶水。她吐了吐,脸上的水沿着轮廓滴落。亚瓦德把一条浸湿了的毛毯盖上她的双翼,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随着火焰熄去,蒂娅娜发现她只受了皮肉伤,天使们也快速地治疗。「我会没事的。」她发现亚瓦德看起来也被烧到了,战袍上显然有个地方着火了。「你呢?」

「亚瓦德救了我们,」恬恩说,依然喘着大气。她指向一座帐篷的冒烟遗迹。「他举起帆布,我们才能逃得出来。他也救了晴空号,我想他也救了你。」

要是蒂娅娜死了,营地陷入混乱的话,亚瓦德本可以做很多事。把逃离营地的工人当作食物,或者偷走魔力石。但他没那么做,而是表现得像是一位宾纳里亚的骑士。

蒂娅娜表现得则就像是个守护天使一样,晴空号的守护天使。想到飞船要被毁灭的念头几乎毁灭了她。现在她知道自己会誓死保护它了。撒拉,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撒拉。蒂娅娜问道,但没有人回答。也许是因为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就在撒拉为她的长剑充能,一击杀掉凤凰的时候。

当尤依拉回来,蒂娅娜自荐成为晴空号的船员。那并不是她创生的目的,但却是她最想要做的事情。


时空档案:多明纳里亚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