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存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7年 7月 19日

By Michael Yichao

Yichao is a writer of words for plays, television, theme parks, and—most recently—Magic: The Gathering. He loves Cube Draft and corgis.

前篇故事 永恒时刻

「世界崩碎在强大的法老神脚跟底下,接着一个无名的时刻出现,同时红色的太阳正把大地淹没在一片深红之中。 于是,幻灭时刻主宰一切,并且,法老神完成了她的伟大计划,在黑暗吞噬摧毁整座城市时将遗迹抛诸脑后。 」


撒姆特奔跑着。

有一小群幸存者跟在她身后。 杰鲁与人群里最慢的一位保持相同的速度,一边看顾着他们的后方。

逃离这座城市。 前往沙漠。

当他们移动时,哈佐蕾的指令在撒姆特的思绪后方燃烧着。 她和杰鲁遵从神明的指示,与哈佐蕾分道而行并且朝城市的边缘出发。 他们的人数在旅途中逐渐增长,因为有其他幸存者加入他们以并肩作战。

随着神明驱动毁灭使他们周遭的城市崩塌,他们的人数也减少了。

前往沙漠。

对拿塔蒙的人民而言,无尽的沙丘和令人窒息的狂沙长久以来都是死亡与危险的记号,更提醒着撒姆特她自身的愚蠢与折损。 不过现在,这片沙漠却成了她族人最后生存的希望。

这群衣衫褴褛的人们靠近一栋建筑物,与几小时前避世帘存在的位置只隔了一小段距离。 曾经是刻法涅的那些负责协助维护与修补这座屏障的维齐尔们的营地,这栋建筑物看似被彻底遗弃了,除了几群依附在多处表面上的蝗虫。 撒姆特示意其他人藏身于墙壁后侧。 她胡乱攀上粗糙的岩石,爬到屋顶上以取得更好的视野。

在她面前,阿芒凯的沙漠绵延至天际。 狂风将沙尘吹拂至空中,起伏的沙丘映出了奇特的阴影。 撒姆特无法分辨它们是因为光照、风吹,或是因为它们藏有某种未知的惊惧兽而不停变换。 她知道城市外侧有其他被埋在沙堆里的遗迹,他们或许能够暂时藏身于这些地方-但越过这些地方,她就一无所知了。

哈佐蕾依然相信法老神可能会前来拯救他们脱离黑暗。 他们之中有些人看似抱持着相同的信念,仍在他们的战吼里祈求法老神庇佑或者低声祈祷他归返并修正一切。 不过撒姆特知道真相。

她下方传来一连串的叫喊声。 撒姆特低头看见所有幸存者都往回指着城市的方向。 在空中,一道漆黑的虚空显现,并且自它那深不见底的洞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形体。 有那么一刻,撒姆特皱起了困惑的眉毛。 然后她看见了那个生物的金色尊角。

撒姆特面无血色。

他已经抵达了。

他们之中有些人开始欢呼。 有些人开始回头往城市中心跑去,跑向远方的那位法老神。

就在那个时候巨龙举起他的手,接着黑色的火焰便从天而降。

撒姆特在这片喧闹中大喊着,催促幸存者们进入他们后方的围境中。 她压抑着她的绝望,同时看见一道飞快的火焰冲击波消灭了一个回头跑向群众的年轻牛头怪。 她冲上前抱起一位艾文女孩,带着那个孩子跑回避难处,并催促她加入其他人。 待大家都进去以后,她便跟在后头。 杰鲁将民众聚集在这个空间的中央,远离了窗户与门口。 冲击波打中墙壁与其他建筑物的震动声响在他们的骨头里回荡着,只有年轻人悄悄的啜泣声穿透了这片喧嚣。

「为什么-为什么法老神会-」一个那伽少年,撒姆特猜测他几乎还不到成为门徒的年纪,结结巴巴地说着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周围的人。

「法老神是个谎言。 」撒姆特提高她的音量好让整个房间的人听见。 「他才不是什么伟大的救世主。 他是个入侵者,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闯入者。 」

「那-那不可能是真的。 那个  .   .   . 野兽 不可能是我们应允的法老神。 」一个高大、胸围宽阔的男人推挤穿过人群。 撒姆特认出他是阿恩祀群的马希卡。

「难道你的眼睛没看见,耳朵没听见吗? 难道你的心没有感受到吗? 我们神明的死亡! 我们城市的毁灭啊! 这道狱火咒语,正是来自法老神他自己的爪子呀! 」撒姆特带着不友善的信念说道,一边直盯着马希卡。

群众之中传出一声叫喊。 「我们被背叛了! 我们的神明被背叛了! 」愤怒的附和呼喊声传遍了这群人。

「那些黑暗神明是他的先兆,不是他的敌人。 」撒姆特把手放在马希卡肩上。 「我们必须要面对真相并且奋力求生。 」

撒姆特转身对群众说话,并且看着每一个幸存者的眼睛。 「我已揭露了我们族人被抹去的历史。 我已见过沙丘中的遗迹与不为人知的地方。 」撒姆特的言语在她说话的同时变得柔和。 「我曾希望是我错了,是我疯了,希望我发现的那些异端邪说不是真的。 但所有我最糟糕的恐惧都成真了。 」

幸存者们彼此窃窃私语。 有些人满脸怒容,有些人则转向撒姆特,等着听她接下来的话。 当她准备开口说话时,一道锐利的刺痛感穿透了她的胸口。 撒姆特弯下身体,透过紧咬的牙齿吸气。 她抬头张望,她看见所有幸存者都紧抓着他们的胸口,他们的表情震惊不已。 其中一位年轻的幸存者呕吐了。

是哪一位神明倒下了?

撒姆特带着决心思索她要说的话。

「现在我们已经有四位神明死去了。 没错,四位,」她说,音量盖过了来自幸存者的呻吟与哀号。 有些人摇了摇头,否认撒姆特才刚大声说出的真相。 其他人就只是呆滞地看着前方,因震惊而说不出话来。 撒姆特继续说道。

「我因神明的荣耀而活。 我拒绝接受伪法老神的谎言。 我们必须起身保护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们必须要活下来。 我们一定要反抗这个大入侵者。 」

「我认同她。 」

撒姆特转身,大感意外,她的胸口塞满了情绪。 杰鲁从他原本安慰一个年轻幸存者的位置上站起身并面向群众。 「撒姆特是我的老朋友。 当撒姆特第一次诋毁法老神的时候,我,比起任何人,更将她的话视为恶毒的异端邪说。 但我已经看得够多了,才明白她说的都是真话。 」

一阵不安的沉默笼罩了群众,接着那位年轻的那伽男孩打破了这片寂静。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他问道,一边环顾着他周围的人群。

「我们 能够 怎么办? 」群众里传来一声哭叫。 认同的低语声在幸存者之间传布。

另一道声音出现,既响亮又大胆。 「一个很好的问题。 对抗屠杀众神的黑暗神明,对抗一条自空中降下火雨的巨龙,我们能怎么办? 」

几位幸存者在哈芭恰大步向前走的同时退到一旁。 撒姆特看了一下杰鲁,然后把视线移回到这位维齐尔身上,接着便回复道。 「哈佐蕾要杰鲁和我保护那些我们能够保护的人-要躲在沙漠之间。 为了存活。 我们用活着来违抗这个入侵者。 」

有些人赞同地点了点头。

撒姆特抽出了她的双镰刀。 「不过我打算回到城里去。 」

她跨步朝门口走去,然后转身对着房间说道。 「我不会请求你们任何一人跟我走。 逃脱与生存将会荣耀我们神明的祈愿,并且也将是违抗入侵者的英勇行为。 」随着撒姆特持续说话,她的声音也变得嘶哑。 「不过我无法再承受另一位神明的死亡。 尽管哈佐蕾希望我们逃离,但我将会折返,因为我必须试着去保护那已保护了我一辈子的神明呀。 」

杰鲁也抽出了他的武器。 「我会跟你一起去,姊妹。 」他转身对群众说话。 「我们,众神的子民,从未惧怕死亡。 我曾乐于将自己的生命献给来世的荣耀。 现在我自豪地为守护神明而献出生命。 」

其他战士们起身,抽出了镰刀,准备好手杖,他们脸上浮现严峻的决心。

「我不会跟你去。 」

哈芭恰开口说话,所有人便转身聆听。 「尽管我的心渴望替我的罗纳斯之死复仇,无论机会有多渺茫,但我知道我的毒药更适合用来替生者开路。 」她抽出匕首并把它举至胸前行礼致意,一条小蛇自她的袖子蜿蜒地攀上了她的手臂。 「我是罗纳斯的断裂毒牙,我知道该攻击何处以阻止不死生物与怪物们的行动。 当我们在沙尘间寻找避难处所时,我会击倒所有威胁着我们人民的事物。 」哈芭恰以热切的强度凝视着撒姆特。 「保护我们神明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撒姆特。 」

撒姆特以她的镰刀回礼。 「知晓我们的力量并为了其他人的福祉而牺牲自身的愿望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感谢你的英勇。 」

她转向其他人并高高地举起镰刀。 「其他人,跟我来! 我们将会找到并且保护我们最后的神明! 」


撒姆特咬紧了牙齿。 他们坚不可挡。

即使杰鲁撞回了其中两个,第三个却向前冲锋,并举起了长矛。 撒姆特大喊了一声,同时杰鲁挡开了披覆着拉佐特石的牛头怪长矛。 她冲上前去用镰刀挥砍不死战士,在他的胸口上留下两道参差不齐的伤口。 这份袭击看似完全没有影响到牛头怪,然后他转身,以一个强大的回旋踢击退了杰鲁与撒姆特。

在她慌乱地起身的同时,撒姆特注意到只剩下其他四个斗士;其余的人都被那串流不息的永生者战士所打败。 来自这些时刻的残酷恶作剧正烦扰着撒姆特的思绪。 永恒时刻-豪英亡者将复生于此刻的光荣来世。 撒姆特皱起脸。 如果「光荣的来世」指的就是屠杀每一个你曾经珍视之人。

牛头怪召现一道愤怒的火焰吞噬了他的矛尖。 杰鲁拖着脚走近。 「我  .   .   . 我之前从未见过不死生物施放咒语,」他说。

「我之前从未见过我们死去斗士的尸体覆满了拉佐特石然后涌入这座城市,」撒姆特说道。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

杰鲁咧嘴笑着。 「我们还真走运呢。 」

「如果这些都是我们过往的斗士,那么这个一定就是 他, 」撒姆特说道。 杰鲁与撒姆特在这位牛头怪逼近的同时往后退,他在身后用一只手旋转他的长矛,产生了一种眩目的光彩。 杰鲁点了点头。 拥有一把火焰长矛的蛮野斗士:那只可能是豪英内赫布,一位同时专精于魔法与战技的传奇祀徒。 当撒姆特与杰鲁还是孩童的时候他就通过了祀炼。 「一个世代中最伟大的战士,」他们的教练曾经告诉过他们。 「像内赫布一样地战斗,」他们的陪练指导员曾这么说过。

「这真是白费力气,」撒姆特朝杰鲁低语,同时调整了她武器的握法。

杰鲁变换了站姿,一边留意着内赫布。 「我们能够打败他的,姊妹。 」

「为了什么呢? 我们不能期望击败阿芒凯所有的复生斗士。 我们应该去寻找剩下的最后一位神明啊。 」

内赫布向前挥动长矛,朝撒姆特送出一波火浪。 撒姆特躲开这份袭击,但内赫布却早已开始冲锋,把长矛刺向杰鲁的胸口。 杰鲁举起镰刀格挡而这个牛头怪则向前施压,一边拉近距离并以一个强力的拳头砸上杰鲁的脸,将他击倒于地。 撒姆特发出怒吼并向前冲,同时以两把镰刀越过头顶往下挥击。 内赫布迅速地反击踢中她的腹部。 这道踢击将她击退并使她喘不过气来。 在一眨眼间,内赫布利用这个缺口冲向杰鲁,举起长矛准备刺穿这位俯卧的战士。

一道强光使在场的所有战士们目眩不已。 撒姆特急忙起身并发现闯入者基定正站在内赫布与杰鲁之间,他那刀枪不入的光芒阻止了牛头怪的火焰长矛。 自他周围,其他四位闯入者向前冲,在他们袭击永生者的同时咒语齐飞。 内赫布反复击打基定,但却什么也无法穿透那片金色光芒。

撒姆特抓住了她的机会。 她疾速冲向永生牛头怪并用两把镰刀插入他的背,将他击倒在地上。 刀刃穿破拉佐特石,留下了深长的凿口。 她拔出武器并再度戳刺,这次刺穿了他的颈子基部。 内赫布─更确切地说,那个曾经是内赫布的怪物-短暂地抽搐痉挛了一会儿,最后便一动也不动地倒下。

所以他们是可以被摧毁的, 撒姆特思索着。 她环顾四周,看见其他闯入者们迅速地了结了剩余的永生者。 那位拥有尖耳以及令人不安的绿色眼睛的家伙-妮莎-正在帮助一些受伤的战士,治疗其割痕与伤口。

杰鲁站起身并在基定的背上轻拍了一下。 「那是你今天第二次救了我。 第一次,我很愤怒。 现在,我十分感激。 」

基定正要开口响应,但杰斯却打断了他的话。 「我们正在这里浪费时间与能量,基定。 波拉斯依其自身形象重造了这个地方。 他在这里占有优势。 我们得小心地接近。 但我们延迟得愈久,我们就会给波拉斯愈多时间来准备对付我们。 」

「同意,」莉莲娜说道。 「我确信他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了。 」撒姆特纳闷着这个女人的连身裙是如何被血液浸湿的-以及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是如何让自己看起来依然优雅与沉着。

「那么,我们就前去与他正面交锋。 」基定跨步向前,但撒姆特却抓住了他的手。

「我会跟你们一起去,」她说。

基定犹豫了。 杰鲁介入他们的谈话。 「我们不会跟去的,撒姆特。 我们将会退开。 」

撒姆特突然大为光火。 「你怎么能那样说,杰鲁? 如果他们打算杀了那个入侵者,那位应当对这一切负起责任的-」

「那么我们将会藉由不阻挡他们的路来支持他们。 」

撒姆特怒不可遏,但杰鲁却举起了一只手。

「比起我你是个更为强壮的战士,撒姆特。 」杰鲁朝撒姆特那半成形的反对摇了摇头。 「其他人可能会认为我们旗鼓相当,但你和我都心知肚明。 我只有一件事做得比你好:看见我周遭的人的潜能。 」

撒姆特回想起杰鲁领导他们祀群的时候,想起他能够直觉地意识到每一位成员的技能与弱点,于是便安静了下来。

杰鲁继续说道。 「有一位明智的战士曾经说过,『知晓我们的力量并为了其他人的福祉而牺牲自身的愿望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

撒姆特翻了一下白眼。 「别想用阿谀奉承来说服我,兄弟。 」

「这些闯入者必须打倒法老-入侵者。 」杰鲁眺望着远方的巨大尊角,看着停歇于双角之间顶点上的神日。 「我们必须忠于我们的方向。 找到阿芒凯的最后一位神明,保护她,并且保护我们城市的人民。 」

撒姆特怒视着杰鲁,然后叹了一口气。 她握紧他的手臂,将他拉近并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很感激能够再次有你陪着我,杰鲁。 」

她把视线移向那些闯入者,五个陌生人,带着奇怪的记号并且操纵着异界的力量。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相信他们或他们击败入侵者的能力。 她在开口说话的同时直视着他们每一个人的眼睛。

「为了他对我的人民、我的神明、我的世界所做之事-杀了他。 杀了那个大毁灭者。 杀了巨龙入侵者。 杀了尼可波拉斯。 」


撒姆特不习惯潜行或是跟在他人后头。

在让那些闯入者规划他们与巨龙之间的战斗后,撒姆特、杰鲁,以及他们这一小队人马又多接收了几位幸存者。 四处漫游的永生者队伍看似正在减少-但却只是因为城里活生生的居民死了;逃脱了;或在极为罕见的情况下,藏得够好而得以存活。 拿塔蒙的街道异常地安静,只听见不时传来的蝗虫翅膀嗡响声,以及来自漂浪诅咒复生尸体们的脚步摩擦与呻吟声。

一位哈佐蕾的年轻维齐尔正带头走在撒姆特前方。 自称为哈格,这位维齐尔告诉撒姆特和杰鲁关于他所见证到的芭图与哈佐蕾之战,以及芭图的背叛与法老神的极度残酷。 这位维齐尔不可能超过十四岁,而且他也才刚接任一两年,但他却以一种与他的年龄不符的平静与口才讲述着。

「在芭图倒下以后,甲虫神便唤醒了永生者并袭击这座城市,」哈格这么说过。 「从我在哈佐蕾殿堂的位置上,我有充分的时间逃跑,但在随之而来的混乱中,我却跟丢了哈佐蕾。 」

不过,身为哈佐蕾的维齐尔,他的心跳与他的神明一致,而且他能够微弱地感觉到她的存在。 他正在追踪她的移动,试着要找到她,同时有一群游荡的木乃伊将他困在一间仓库里。 他一直躲在塞满盐渍鱼的木桶中,直到撒姆特的队伍碰巧经过。

现在这个男孩正带领着队伍,而且撒姆特就在他身后。 撒姆特默默祈祷他们能够及时找到哈佐蕾,然后停留。 向你正试着要拯救的神明祈祷看似有点奇怪。

哈格带领幸存者们走下一条位于一座巨大纪念碑基部的信道,在转角拐弯,然后突然停下。 随着其余的人绕过转角,每个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罗纳斯的身体一动也不动地倒在地上。 有些幸存者跪了下来。 其他人缓缓地靠近,伸出了双手,急切地想推翻他们眼前的真实。 但不停颤抖的手指触碰到扎实的金色鳞片与神圣长袍。 他那无法改变的死亡淹没了幸存者们。 紧接而来的是泪水、愤怒的呼喊声,以及沉默的拥抱。 杰鲁靠近这位神明,跪下并将一只手放在神明的脸上。

怒火再次沸腾于撒姆特心中,接着她走近了罗纳斯倒下的躯体。 她攀上他的胸口,使其他人发出惊呼声,接着便站起身。 「兄弟们。 姊妹们。 我们哀悼。 但我们将会长存。 如果你相信这是法老神的测试,那就和我一起冲锋以证明你自己的价值。 如果你相信他背叛了我们所有人,那就为了明日与我并肩战斗。 透过她的教诲与祀炼,我们将会体现罗纳斯教导并赐予我们的力量! 」

她周围的幸存者们团结一致地大声呼喊着,表情自哀伤转为愤怒。

杰鲁突然站起身,双眼直视着地平线。 「撒姆特。 我想我们该寻找掩蔽物了,」他说。

撒姆特朝他看的方向瞥了一眼。 自来世之门的方位,有个巨大的沙尘暴正席卷而来。 在过去,像这样的风暴将会撞上避世帘,无害地在这面屏障上泛起波纹-但随着避世帘消失,盘旋的沙砾与呼啸的狂风正以惊人的速度逼近,那是一片由沙尘与黑暗组成的坚实墙壁。

撒姆特朝幸存者们大声呼喊并转向沿着原路折返。 但哈格却突然握紧撒姆特的手,一边指着他的前方,笔直地指向了风暴。 「姊妹。 哈佐蕾来了。 她并非独自一人。 」

撒姆特看着这个男孩,然后抽出了她的镰刀。 「战士们。 准备好。 就位! 」

幸存者们抽出他们的武器并拉起布遮盖口部与脸部。 有几个人弯身躲在纪念碑后方作为掩护。 撒姆特、杰鲁,和哈格则站在原地,并在风暴扫过他们的同时把身体向前倾。

螫人的沙砾透过他们的衣物与铠甲轻咬着他们。 这三人用手臂遮挡他们的眼睛,双脚抵抗着猛烈击打的狂风。 一切都变得昏暗,浓密的沙尘滤除了双生太阳大部分的光芒,狂风的咆哮则挡去了其他任何声响。

然后撒姆特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阴影在这片昏暗中逐渐靠近。 这个暗色轮廓渐渐增大,转变成一个更为清晰的形体,很快地便传来巨大的脚步奔跑声。 接着哈佐蕾自漫天的沙尘里现身,撒姆特感到自己的心因看见神明而变得激动起来。

她的兴奋立刻就因她仔细看清了眼前的景象而减弱。 哈佐蕾看起来状况不太好。 她一手握着长矛,而另一只手则怪异地垂挂在一侧。 许多切痕与伤口装饰着她那金色的身躯,同时这位神明正费力且频繁地喘着气。

「哈佐蕾! 我们来找你了! 」哈格的呼喊声越过了风暴。 撒姆特看着哈佐蕾转身注视他们,脸上的表情自坚决转为惊讶。

快跑。

这个指令以一种强烈的命令力道回荡于撒姆特的脑中,而撒姆特则在回过神来之前往后踉跄了几步。 哈佐蕾早已将注意力转回她后方,在震惊之中,撒姆特才明白被她视为风暴剩余部分的那道高耸阴影竟是一个更为巨大的阴暗形体。

一个蝎子尾巴穿出这片迷雾,哈佐蕾挡下这道袭击并闪躲到一旁,同时毒蝎神的庞大形体也冲破迷雾出现在众人眼前。 她变慢了,撒姆特注意到。 迟缓。 而且只用单手战斗。

尽管受了重伤,哈佐蕾的动作仍充满力量与目的。 毒蝎神转身想抓住她,但哈佐蕾却消失在一阵爆裂的火焰与沙尘中。 毒蝎神的下颚咔哒作响,接着撒姆特看着它突然转向并冲回到这片昏暗中,借着某种未知的感官跟在哈佐蕾后方。

「她正在施放一道咒语,」哈格说道。 撒姆特看往哈格所指着的地面并看见一小圈闪烁的火焰,在狂风中不停摇曳。 在黑暗里,透过这些沙尘,撒姆特看见其他微小明亮的光点浮现,同时巨大的挥击声仍持续着。

「战士们! 撤退! 」杰鲁大喊,一边自火圈旁退开。 撒姆特与哈格也跟着退开,而幸存者们则跑到他们稍早时经过的纪念碑后方避难。

空气中裂响着能量,接着一个巨型火柱便在风暴里喷发而出,狂风喂饲着饥饿的火舌,一边舔舐着沙砾。 空气本身看似正在燃烧,同时这道螺旋火焰制造出一个巨大且不停起伏的火柱,与拿塔蒙任何一座最为宏伟的纪念碑等高。 烈焰的热度使幸存者裸露的肌肤冒起水泡并且看似烧除了沙尘暴,扭动的火焰吞噬了在它范围里的一切。

撒姆特举起一只手抵挡热气,一边窥看着火焰。 那橘红色光芒所映衬出的轮廓便是哈佐蕾。 她用完好的那只手举起长矛,指向了燃烧的葬火,她的手臂因专注而不停颤抖。

时间缓慢流逝,哈佐蕾终于放下她的手臂。 当这位神明跪在地上,一边用她的长矛撑起身体时,火柱仍持续燃烧着。

「她   .   .   . 她把它困在这个火焰陷阱里了,」哈格低语着。 确实,随着火焰缓缓熄灭,撒姆特能够看见毒蝎神的身影正站在这道烈焰的中心,它的甲壳发出白热的光芒。

「它不可能还活着,」杰鲁低声说道。

但毒蝎神却向前踏出了迟疑的一步,一边把手臂伸向哈佐蕾。 然后是另一步。 接着又一步。

它的甲壳自白热冷却为橘色,然后慢慢变为烧焦的黑色。 它依然逐渐逼近,随着每一步而重获动力与目的。

哈佐蕾抬头看并起身,但却踉跄了一下,再次跪了下来。

接着毒蝎神便向前奔驰。

尾巴一闪而过。 一道刺针穿透肌肤的恶心声响。

撒姆特注视着,目瞪口呆。 哈佐蕾已迅速地转过身体,用她那条麻木的手臂挡住了毒蝎神的攻击。 毒蝎神抽回它的刺针,而哈佐蕾则痛苦地大声嘶喊。 她往后翻滚躲开了毒蝎神的第二道挥击。 撒姆特惊恐地看着发光的绿色脓水攀上了哈佐蕾的手臂,一路往这位神明的身体与心脏爬去。

哈佐蕾的长矛发出灼热的光芒。

挥动了它的刀锋。

肌肤嘶嘶作响。

一阵血雾蒸散至空气中,同时熔化的刀刃烧灼了这道切口。

哈佐蕾蹲伏下来,用力喘着气,血液自那救了她一命的伤口中渗出。 在她面前,那条被截断的手臂变得漆黑,剧毒已吞噬了血肉。

接着,毒蝎神再次逼近。

撒姆特发出一声原始的嘶吼并疾速向前冲,恐惧、愤怒、痛苦与心碎都融入了熔化的力量中。 在她身后,她几乎没注意到哈格与其他法师们都已准备好咒语。 毒蝎神那难以置信的高度耸现于她面前。 她好渺小。 她好微不足道。

而且她不在乎。

本能掌控了撒姆特,同时她将魔法力量通联至她的双脚。 她纵身一跃,越过了哈佐蕾飞向那位黑暗神明,手里紧握的镰刀刀刃朝下。 她撞上毒蝎神的体侧,而且她的刀刃刺穿了它的甲壳,并嵌在那里作为她暂时的握柄。 惊讶转为顿悟,她明白来自哈佐蕾咒语的高热一定软化了这个神明那无法穿透的外壳。

撒姆特放声大笑,混杂了战斗的怒火以及全然的喜乐。 她猛烈地晃动她的刀刃,一路滑这个神的身体,而重力也加速了她的下降。 她把双脚往外甩并自这个神明的胸肋朝腹部划去,她的镰刀割穿了被加热过的甲壳,宛如一只朱鹭划破了清澈的蓝天。

毒蝎神发出咆哮并猛烈拍打她,一个类似昆虫的神明试图压碎一个如昆虫般的人类。 但撒姆特却抽出她的镰刀并再次腾空跃起,踹了一下它的胸口,她的镰刀埋进了这个神明的手臂。 她在它的甲壳上割出一道细缝,接着这个神明便抖动手把她甩开。

一团沙尘缓和了撒姆特着陆的冲击。 在她起身的同时,稍感晕眩,一位牛头怪法师走近,双手散发能量的光芒,现在将沙尘塑形为一团沙块,连续猛击着毒蝎神的腿。 在他身旁,其他法师们则朝这个神明投出许多火球与闪电冲击波。

「撒姆特! 把它推向河边! 」杰鲁的呼喊声自远方传来,接着撒姆特看见他和其他两位战士正在跑向远处的石碑阵。

当撒姆特明白杰鲁的计划时,她的脸上闪过一抹真诚的笑容。 「跟我来! 」她大喊着,于是他们队上剩余的幸存者们便向前冲锋,跟随着她的领导。

凡人们与这个虚弱的神明交战,用肉身与咒语猛击它。 一个艾文发出了尖啸,同时他自空中被抓下,被压碎在这个神明手中。 一个挥舞着双斧的战士消失在脚底下,这个神明的脚步将他消灭于原地。 自神明尾部洒出的毒液使许多法师大吃一惊,接着他们便瘫倒于刺鼻的池子里。

但凡人们却逐渐耗损了这个神明,他们不停攻击着它那熔化的甲壳。 而且他们成功地让它后退,愈来愈靠近那片石碑阵。 毒蝎神大发雷霆,猛烈击打着那些用咒语、弓箭,以及长矛轰击它的战士们。 在它身后,杰鲁和其他人已准备就绪,部分藏身于一座半倾倒的石碑后方。 很接近了,撒姆特想着,一面检视着战场。 但毒蝎神却稳住了阵脚,与杰鲁的陷阱刚好稍微隔了点距离。

「我们需要把它往回推! 就只要再一点点! 」撒姆特大喊着。

在她后方,撒姆特听见一道嘹亮的声音。

「黑暗神! 为了罗纳斯,我将会把你击倒。 」

她转身,所见的景象使她震惊不已。

一位胡狼人孤身伫立,高高举起了罗纳斯的手杖,这个武器神奇地重合为一。 她的双手散发金色的能量,神明最终残存的力量流经她全身,接着她高举着手杖向前冲。 撒姆特与其他幸存者们闪身让胡狼人通过。 随着一声强力的嘶吼,胡狼人朝毒蝎神扔出了这把手杖。

这个神明举起手阻挡这份袭击,但攻击的力道却使它往后倾倒。 甲壳的片段自它的手臂上落下,裂成了碎片。

在那一刻,杰鲁与他的团队跑向前,他们之间有一条绷紧的绳索,绊倒了毒蝎神并使它倒向石碑阵,而对这位巨大的神明来说,它们锋利的末端突然变成了满地的匕首。

但撒姆特却发现神明倒下的弧度并没有对齐石碑的角度。

不发一语,她再次向前冲并腾空跃起,由魔法力量所驱动,撞上了这位正在倒下的神明使它稍微往右倾,不多不少,然后一道惊天动地的碎裂声回荡于战场上,同时石碑也 穿透了 毒蝎神的胸口。

聚集的幸存者们发出狂野的欢呼,但撒姆特却只是以严峻的怀疑目光看着这个神明。 神明衰弱地扭动并且抓耙着突出于它胸口上的石碑,但它却没有停止移动。 无论是什么力量驱使它进行跟踪与杀戮,那股力量仍持续牵引着它那残破的身体,依然号令着它虚弱地挥动尾巴。

谢谢你们,我的子民。

哈佐蕾一跛一跛地走向毒蝎神,将她的长矛当做手杖倚靠着,而年轻的哈格则走在她身旁。 幸存者们涌向哈佐蕾,但她却摇了摇头。

你们做的已经比我所能要求的还多了。 不过我得亲自完成这个任务。

撒姆特、杰鲁,以及其他人在哈佐蕾走向毒蝎神时往后退,而且它仍在微弱地挣扎着。 哈佐蕾端详着这头庞大的野兽,她的脸上闪烁着泪光。

你杀了我的兄弟与姊妹。 但我知道这并非出于你自身的意愿或计划。 安息吧,兄弟。 愿我的火焰能够让你摆脱这个形体以及这些黑暗的枷锁。

猛然一刺,哈佐蕾用她的双叉矛刺穿了毒蝎神,就在石碑从它的甲壳上突出的位置。 她身上散发出不停起伏的热浪,同时毒蝎神开始冒出黑烟,并自它的内部开始燃烧直到它的外甲壳往内塌陷,接着这个神明便被烧成了灰烬。

终于,哈佐蕾抽回她的长矛并将它插入地面。 神明环顾四周直到她发现撒姆特,然后便在这个凡人面前跪了下来。 撒姆特目瞪口呆地站着。 哈佐蕾伸出一只巨大的手,而撒姆特也举起了她自己的双手,紧握着哈佐蕾的手指,感受着她面前这位神明的温暖与疗愈光芒。

在斗技场时你告诉过我,撒姆特,说你相信被迫做出那些事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说我会在你们所有人最需要我的时候保护我的子民。

撒姆特看着神明的眼睛并露出了笑容。 「你确实这么做了,哈佐蕾。 而且我很感谢你。 」

哈佐蕾摇了摇头。 没有你们的话我也办不到。 你们,我最爱的子民,在最需要你们的时候保护了

我的心属于你们。 谢谢你,受炼撒姆特。 你已看穿了祀炼并且击败了另一侧的黑暗。

失控的喜悦泪水滑下了撒姆特的脸庞。 骄傲、力量,以及对神明无尽的爱充满了她的身体。 在那压倒性的黑暗面前,她知道这一刻只是一场小小的胜利,但那摇曳的希望之火却依旧存在,自毁灭中被保存下来,并且未受大入侵者的狂风侵扰。

幸福感淹没了她周遭的一切。

在她的灵魂深处,一股强大的力量劈啪作响,然后 燃起了火花。

一股能量涌现穿越撒姆特全身,她感觉到自己的肌肉收缩并且心灵 扩张 -她正在下坠,穿越了空间,穿过了闪耀的以太浪潮,感觉像在无限快速地移动却又不然,迅速坠落穿过了一道实界本身的裂隙。 她周围的沙漠空气突然被一阵凉爽的微风取代,接着撒姆特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奇特的草地之间,这些植物在她脚边如波浪般起伏。

撒姆特抬头张望,她的双眼不太能够理解她所见之物。 天空中没有太阳-实际上,这个世界看似被一种奇特的黑暗所覆盖,穿插着许多宛如遥远宝石般晃动闪烁的特殊光点。 奇特扭曲的颜色图样在空中飞舞,而且某些明亮的定点看似比其他部分更加耀眼。 撒姆特揉了揉眼睛。 如果她凝视得够久,它们看似会形成一种怪异的图案,彼此相连的冷光看似几乎要化为一种熟悉的形体,彷佛徘徊于记忆边缘的思绪,或是一场忘却梦境的低语片段  .   .   .

撒姆特把视线从那片怪异的天空中移开并环顾四周。 她能够认出远方某些建筑的轮廓,它们的结构既笔直又刚硬。 微风持续吹拂过她脚边的草地,它在掠过她的肌肤时发出宛如音乐般的呼啸声,而且有种陌生的气味正搔抓着她的鼻子。

撒姆特心中涌现一股强烈的惊慌。 这不是拿塔蒙。 这不是阿芒凯。 这是  .   .   . 某个其他的世界。

她想起了那些闯入者,想起了他们奇怪的咒语,古怪的服装,以及不寻常的记号。

我   .   .   . 我跟他们一样。 我是一个穿梭不同世界的行者。

她摇了摇头并沮丧地吶喊。 她需要回家。 需要帮助仍受了重伤的哈佐蕾,需要帮助她的人民逃离-

撒姆特转身奔驰,一边呼唤着回忆与本能,提取着依然崭新且薄弱的魔法。 随着她的双腿不停踩踏,她感觉到自己被同一种难以名状的的怪异感受所掌控。 突然有一股力量将她扯离了实界,她的魔法与她的肌肉纤维交缠,她的身体成为一道她不知该如何施放的咒语的媒介。 她再次坠跌穿越了耀眼的蓝色与盘旋的色彩,而且在下坠的过程中她依稀能够感觉到其他世界-时空-自她身旁川流而过,直到一阵晃动,她以双膝着地于温暖、熟悉的沙砾中,再次沉浸于哈佐蕾的光芒下。

在她四周,其他幸存者们震惊地旁观着,看见他们的斗士消失在一团朦胧里,却又在任何人能够做出反应之前再度现身。

我的子民。

哈佐蕾的温暖声音回荡在撒姆特脑中,于是她便准备站起身响应-但她的身体却向前瘫倒,彻底耗竭了能量。

哈佐蕾用手接住撒姆特,温柔地捧着她直到其他两位幸存者冲向前接过她并使她躺下。 杰鲁跪在撒姆特身旁,担忧地皱起了眉毛。

一声响雷与能量的震动将每个人的注意力转向天空。

那条金色的龙飞至城市上方,他的爪子之间裂响着闪电。 他的视线移往下方,随后便传出一道如雷的笑声。

「我猜那些闯入者已经开始和大入侵者交战了。 」杰鲁收起镰刀并站起身。

一位胡狼战士开口说话。 「我们应该前去协助他们! 」

杰鲁摇了摇头。 「那是一场我们没有胜算的冲突。 我们还无法使上全力。 」

胡狼人面露怒容。 「所以我们就什么也不做吗? 」

我们会撑下去。

幸存者们转向哈佐蕾。 这位神明从地上抽出她的长矛并直视着尼可波拉斯。

当我们有八位神明时,我们对抗这条巨龙,而且我们失败了。 我不知道这些闯入者们是否能够阻止他。 我祈祷他们能够成功。

她转身面向聚集的幸存者们。

不过现在,我的子民们,我们必须要忍耐,坚持, 存活 。 我们将会走入沙漠并在其沙砾与幻影之间寻求避难处所。 身为阿芒凯的神明,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将会保护你们。

「而且我们也将会守护你。 」杰鲁跪在哈佐蕾面前并用拳头重击自己的胸口。 一个接着一个,其他幸存者们也这么做了。

哈佐蕾露出哀伤的笑容并低头凝视着撒姆特。 她那意想不到的斗士,看见真相的孩子,因对神明怀有如此强烈的爱而不惜违抗众神。

于是她便朝远方的沙丘走去,她的子民跟在她后方,同时巨龙入侵者正从天而降,准备迎战他位于拿塔蒙遗迹之间的隐匿对手们。


「 .   .   .   但即使大入侵者在拿塔蒙的遗迹上降下了毁灭,哈佐蕾,神明幸存者,阿芒凯凡人之母以及守护者,看顾着她的子民躲避此劫。 往昔如此,来日亦然,神明与凡人一同迈向那未知的未来。 」

-哈格卡,阿芒凯幸存者


幻灭时刻故事档案库
鹏洛客档案:撒姆特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