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时漏之沙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2年 8月 16日

By Langley Hyde

Langley Hyde's short stories have appeared in Podcastle, Terraform, Escape Pod, and several anthologies. Her novel, Highfell Grimoires, was named a Best Book of 2014 in SF/Fantasy/Horror by Publishers Weekly. She volunteers for the Escape Artists, is a member of Codex and SFWA, and she is an MFA candidate. Currently, Langley Hyde lives in the Pacific Northwest along with her partners and two children.

时间比岩石之间的砂砾流淌得更慢。这些精细的颗粒流入卡恩的关节裡。他不知道自己在那裡躺了多久,被固定在黑暗中。是否已经过了几天或几週?要是有好几个月就像受惊的小鸟般飞走了呢?要是已经过了更久呢?好几年,几十年,几世代-

不,他无法想像。

没有人会想念他。没有人会知道他去了哪裡。他应该跟某个人说的。他至少应该要告诉尤依拉。或雅亚。如果他有跟她们说,她们就会知道该去哪搜寻,并且救出他或亲自看见非瑞克西亚人。

要是发现他的是非瑞克西亚人呢?如果没人发现他的话会更糟吗?他可能会独自一人永远在黑暗中等待。在寂静中等待。

沙子缓缓落下。一道胡乱摸索的声音。或许是爪子在坚硬的岩石上磨擦。

压在他手上的重量被移除了,让他的手暴露于冷冽的气流中。他能够移动他的手指。他松了一口气,一种比黑暗虚空更强大的痛苦。他张开手指,因能够自由做出这小小的动作-能够做出任何动作-而感到惊奇不已。某种温暖且柔软的东西碰到了他的指尖。有机物,无法被他的感官穿透。不是非瑞克西亚人。既温和又体贴。

有人找到他了。

这份暖意离开了他的指尖。难道救他的人离开了?

刮擦声加快。岩石碾磨。鹅卵石倾泻落下。被扔开的巨大岩石发出了撞击声。他身上的重量减轻了。卡恩开始施力。他四周的物质稍微动了一下,随着他的浩瀚之力推挤而移位。卡恩让他身体内的强大机制发挥作用,挺起了自己的身体。岩石涌向一旁。他缓缓地把自己抬起来。他小心翼翼,不想让救他的人被乱石击中。

随着他增强施力,刮擦声也停止了。脚步声往后退,那个救他的人让出了空间。卡恩得相信他已移到了一段安全距离之外。

卡恩站起身。石头从他身上滚落,他自由了。温暖的空气轻抚着他的身体。他转动肩膀,因这个动作而感到高兴。翻落的岩石掀起了一阵灰雾。他从身上甩去这些细微颗粒并且把他的眼睛擦乾淨。

阿耶尼站在隧道裡,他的毛发在火炬的光芒下格外白皙。他那颗无疤痕的浅蓝色眼睛瞳孔闪烁着一个夜间掠食者的夜行色调。他的肩膀有一种自豪的姿态,彷彿他很高兴自己找到了卡恩。他给了卡恩一道不露齿的友善笑容。

卡恩试探性地点了点头。他只见过阿耶尼几次。对阿耶尼的物种来说,露出牙齿是具有敌意的行为,因此这道浅笑比一个人类的灿烂笑容更友善。

「你是怎麽找到我的?」卡恩清了清喉咙。那感觉也积了灰尘。它内部的机制不自在地喀哒响着。「我没告诉任何人我在这裡。」

阿耶尼尴尬地从胸腔深处咳了几下。「在你停止回信之后,尤依拉便开始...担心你。她请拉夫在信件上施放了追踪咒,当你-而且只有你-打开信封时才会启动这道咒语。那就是我定位你的营地的方法。」

卡恩安静下来,感到难为情。每当他读信且不回复时,每当他为了替新计画腾出空间而把工作檯上的信件堆推到一旁时,尤依拉都知道吗?难道阿耶尼也看见了他那杂乱的工作区域吗?如果卡恩知道有访客的话,他绝对不会让他的营地沦落到这种状态。

他迴避阿耶尼的目光并检查他身体关节处的伤势。啊,那支矛尖。他忘了那个东西还留在他体内。

「每当你移动信件时,尤依拉就知道你还活着,」阿耶尼说道,「并且不愿交谈。她决定给你所需的时间,而且不强迫你。她知道当你...不高兴的时候会变得多孤僻。」

卡恩正忙着处理那支矛尖,试图把它从身上移除。落石已将它塞得更裡面了。

「可是当你停止移动那些信件时,」阿耶尼继续说道,「她就开始担心了。然后我就出现在这裡。」

卡恩咕哝了一声。他前后扭动那支矛尖,设法让它从他躯干的板甲之间松脱。他那些粗厚的手指,儘管能够处理大部分精细的工作,却挖得不够深。他还是无法相信尤依拉知道他有多常看那些信件、考虑回信,然后把它们放到一旁。太多次了。「尤依拉还好吗?」

「她正在魔力鑽探机上的工作室裡。」阿耶尼耸了耸肩。

「那麽晴空号呢?」

「她把晴空号还给它真正的主人了,」阿耶尼说道。「莎娜是它的船长。」

「啊,很好。莎娜会胜任这份工作的。」卡恩曾与西赛共事并且很高兴看见这艘飞船由她的后人照料。「你是否介意让我...?」阿耶尼朝矛尖点了点头。

卡恩耸了一下肩。

阿耶尼不像卡恩那麽高,不过以他的身高,他还是得低头检查这支矛尖。他以惊人的灵巧度把爪子插入卡恩的关节内。「你知道的,每一个鹏洛客都会经历像这样的阶段。我们会抽身,尤其当我们参与了一场改变世界命运的事件后。我已经看过好多次。在一场大型狩猎之后,你会大快朵颐,然后入眠。这很自然,不必为此感到羞愧。」

「我不吃东西,而且我也不睡觉,」卡恩说道。

「那不表示你不用恢復。」阿耶尼慢慢地从卡恩的身体上移除了矛尖。

当克撒把他当作一台战争机器使用时,卡恩从未被允许「恢復」。克撒解释说那不必要并且-不在乎卡恩的疲累-把注意力转向其他更有趣的计画上。

阿耶尼检查这支矛尖。它的金属在幽暗中闪耀着一种噁心的绿色。「你不只经历了一场岩崩。我的朋友,这裡发生了什麽事?」

卡恩不希望回答这个问题-直到他知道能否信任阿耶尼。他在触碰希欧蕊时获得的预视依然在他心中嗡嗡作响-到处都是非瑞克西亚密探,藏身于整个多明纳里亚。等待着。「我被埋了多久?」

「几个月,」阿耶尼承认道。「找到你的位置需要一些时间。」

损失了几个月。原本可利用这段时间来做准备。

希欧蕊的分节部位曾仓促地爬过他瘫痪的手臂,爬下了他的背;像蜘蛛一样,它们涌向他。她会有充裕的时间来重组自己。罗娜也是,他很肯定。

「你受伤了。」卡恩朝阿耶尼点了点头,他爪子上方的表皮有撕裂伤,很可能是当他把卡恩从岩石堆底下挖出来时伤到的。「我们回营地去找些补给品吧。我也需要检查那裡的灵敏装备以确认它依然能够运作。」

卡恩没说出他最害怕的事:他还拥有同兆和那块陶板吗?


在卡恩被埋住的几个月裡,他的营地虽然无人打扰,但却产生了变化;那些小帐篷因为长霉而变得昏暗。

阿耶尼耸起肩膀。他对这些洞穴抱有一种鹏洛客的反感。即使一个人无法直接感应到这些跨时空科技,但它们扭曲时间的方式却让这个空间产生了幽闭恐惧的氛围。卡恩也能感受到这份压力。

卡恩带领阿耶尼穿过他那杂乱的营地,然后弯身鑽进他的主帐篷。他用来装同兆与陶板的盒子依然在原位并且看似上了锁。卡恩刻意忽略它,因为他意识到阿耶尼正盯着他看。

卡恩找到一个装着水的桶子-可供饮用,不过他通常用它来清理东西-还有一块破布。他把破布递给阿耶尼,好让他清洗并包扎他的伤口。

「卡恩,你怎麽会来这裡?」阿耶尼沾溼他的手,设法清出卡在伤口裡的细沙。

卡恩一边清点装备的受损状况,一边回复道。「为了寻找神器。基于喀洛斯洞窟的独特属性,就连最具有创业精神的考古学家或最热忱的研究员都尚未洗劫过它们。」他绕着帐篷行进,走向藏着同兆与陶板的盒子的位置,同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盒子看似完好无缺,但他不敢打开它。他探出他那特殊的感官。陶板感觉起来就像单纯的陶土,融合了铝、硅、镁、钠,以及其他微量元素。同兆则朝他嗡响着:那份强大的魔法使它虽存在却又难以辨识。

卡恩把盒子搬到一旁。他面对阿耶尼并讲述了他所见的一切。

「希欧蕊逃出了?」阿耶尼在帐篷内踱步。「卡恩,我们必须警告-」

「我试过了,」卡恩说。「很多次。」

「现在你已经看见希欧蕊了。」

卡恩希望他能够信任阿耶尼,但他却摇了摇头。「我发现非瑞克西亚人集结区的那座洞穴已经进不去了。我没有非瑞克西亚人重返多明纳里亚的证据。」

「没有吗?」阿耶尼拿出那支矛尖。「卡恩,凯尔顿人和宾纳里亚人即将举办一场和平高峰会。如果有任何国家会认真看待非瑞克西亚人重返的事,那就非这两个莫属了。我提议跟他们的领袖谈谈。」

阿耶尼说得对。在多明纳里亚的所有国家之中,凯尔顿和新宾纳里亚最有可能听从卡恩的警告。拉妲-凯尔顿的首领-已将这些坚忍的战士国度重铸为一隻毁灭性的军事力量。雅隆卡帕轩领导新宾纳里亚的骑士,他对于正义的热忱使每一位骑士都抵得上十几个斗士。「在我们出发前,让我先收好我的发现和灵敏设备。」

阿耶尼轻拍了挂在他腰带上的护身符。「尤依拉在派我来之前给了我一个用来召唤晴空号的装置。莎娜将会回应它的。」

晴空号或许是一艘快速的船,但她还不够快。」卡恩把许多装置叠放在装着同兆与陶板的盒子上,然后把所有东西放进一个帆布背包内。「我提议我们用穿梭时空的方式。」


卡恩不知道其他鹏洛客是如何看待黑暗虚空的,但对他来说这片无边际的空间感觉就像压花天鹅绒,它那微弱的刺痛感有时已几近疼痛。袭向卡恩的晕眩感与他根本没在移动的感觉形成强烈对比,但这又与他拉着一条绳索前往一个未知目的地的感觉相互抵触。他冲破一道柔软光滑的裂缝进入凉爽的空气中。

卡恩站在及膝的野草、橙色罂粟花,以及开着紫色花的蓟草中。内陆的农田看似年轻,这片最近才被清理过的土地拥有绽放黄色油菜花的田野。这些农庄渗入山间,在雾濛濛的温带雨林之间点缀着翠绿的高山草地。

如果他是人类,他就会颤抖地吸一口气。

在他的另一侧,有一座巨大的石凋保护着一座海港,其建筑与街道都被刻在白垩的峭壁上。很久以前,一艘非瑞克西亚境界通道飞船肯定撞断了这座凋像的头,接着这艘破旧的船便停在凋像的脖子上。长满了金银花,它遮蔽了这座城市的缤纷雨篷。在海湾中央,有一座破损光滑的岛屿突出于水面上-是那座凋像的头,现已成了海鸟的家园。

阿耶尼带领卡恩沿着狭窄的走道前进,经过了刻在白垩裡的简朴家庭。相较于新凋好的市政厅-它拥有巨大却厚实的尺寸、宽阔的窗户,以及由华丽圆柱所环绕的阳台—这些家庭看似既狭小又破旧。

「你知道和平谈判会在哪举办吗?」卡恩问道。

阿耶尼停下来并把头歪向一侧。「我猜,就跟着争执的声音走吧。」

卡恩什麽也没听到。这位狮族的感官肯定相当敏锐。

阿耶尼带领卡恩穿过一个堂皇却空荡荡的接待区,然后走上一排狭窄的阶梯。连接各个房间的长廊令人感到幽闭恐惧,只被火炬所点亮。他们推开两扇黄铜门进入一个灯火通明且具有一张大理石长桌的房间。有一座宽阔的阳台眺望着大海,而一隻雄性画眉鸟-橘色胸口配上黑色颈圈、黑色面具,以及黑色帽子,一隻美丽的生物-正停歇于其栏杆上。

一侧坐的是宾纳里亚卡帕轩家族的代表。桌旁的那位贵族-雅隆卡帕轩,拥有黄褐色肌肤的中年男子-在他的丝绸上绣了一座具有七个染色窗户的浮华高塔。多位骑士排列在他后方,他们那凋着黄金花纹的白银铠甲,手持染色玻璃盾,都具有跟他们胸甲一样的镀金图案。

另一头则坐着魁梧、灰色肌肤的凯尔顿战士,身穿沉重皮甲并拿着更沉重的武器。他们的军阀-拉妲-坐在那位卡帕轩贵族对面。她拥有凯尔顿人的灰色肌肤、黑色长发,以及壮硕的肌肉,但也有天帷妖精的尖耳与蓝色标记。

其他官员,由来自新阿基夫且拥有白皙肌肤与一撮黑色山羊鬍的男子所率领,则排列在这两个冲突阵营之间的大理石谈判桌旁。

阿耶尼与卡恩肯定在谈判即将开始时抵达,因为过没多久裘达和雅亚也来了。裘达透过传送门抵达,从他的魔法在空气中划开的一扇门内走出。他那堆满书本与小摆设的办公室也在传送门关闭时消失。雅亚穿梭时空进入这个房间,在一阵闪光与木炭味中现身。

「老头,好久不见了。」雅亚给了裘达一个友善的拥抱。

有着稚气容貌与深褐色头发,裘达可以是雅亚的孙子,即使他比她年长了几千岁。「为了传家宝而来的吗?」

「噢,这裡没有我想保存的传家宝-除了我的头发。我早就检查过你的口袋了。在考虑栽种棉花吗?」

裘达露出笑容。「我不担心。你说得比做得还快。」

雅亚的视线落到卡恩与阿耶尼身上。「哎呀,真是个惊喜。你们两个也是来这裡进行谈判的吗?」

阿耶尼严肃地看着雅亚。「我们必须和你谈谈卡恩在喀洛斯洞窟内见到的事。非瑞克西亚人已重回多明纳里亚。」

谈判桌上的闲聊因震惊而变得鸦雀无声。裘达和雅亚互换了眼神,然后把注意力转向卡恩。凯尔顿人、宾纳里亚人,以及阿基夫人开始激烈争执,重叠的方言与口音将他们的恐惧化为含煳不清的语言。只有宾纳里亚骑士仍坚守岗位,他们那僵硬的姿势证实了他们的纪律。

雅亚脸色发白。「这几乎不可能发生。」

「我已经在这个世界漫游数千年了,」裘达说道,「我读了故事,查验了历史。我造访过遗迹: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夸耀,而是要让你知道我说的是实话-非瑞克西亚人无法穿越黑暗虚空。」

「希欧蕊已经穿越世界-」卡恩说道。

「现在只有鹏洛客办得到。」裘达捏了一下自己的鼻樑。「如果要我回想的话,卡恩,这还是你协助促成的事实。」他的年纪-与克撒相彷,当时克撒已创造了卡恩-替他的年轻容貌盖上了一层疲惫。卡恩无法相信裘达会否认这个事实,尤其是在卡恩见过希欧蕊之后更难以接受。或许大部分非瑞克西亚人无法在穿越黑暗虚空的过程中存活,但希欧蕊却活下来了:即使那烧去了她的有机材质,即使那伤害且弱化了她,不知何故她却成功了。

雅隆卡帕轩起身踱步。他看似相当烦躁不安。「非瑞克西亚人已是远古的历史。我看不出你如此宣称会得到什麽好处。」

「我发现一场新的侵略行动的集结区,」卡恩说道,「由其中一位新非瑞克西亚的领导者所率领,一个名叫希欧蕊的魔判官。米斯拉社团侍奉她,而且非瑞克西亚人完化了许多普通市民。我们无法得知有多少非瑞克西亚人正驻扎于多明纳里亚的众多国家内。甚至他们此刻就位于我们之间。」

「难道我不是一直在警告你们这件事吗?」一个来自新阿基夫的年轻贵族站起身。从他那绣着黄金且衬着毛皮的华服判断,他肯定是一位重要的官员。「如果我们现在不採取行动的话,非瑞克西亚潜藏密探将会渗透社会的每一个阶层。据我们所知,他们早就渗透了!」

Mila Pesic作画

「斯特恩,你那危言耸听的倾向并没有帮助,」裘达说。「卡恩,现在非瑞克西亚人在哪裡?」

那隻画眉鸟用明亮的小眼睛盯着他看,彷彿对他的答案感到好奇。

卡恩没有答案。「他们在我失能的期间撤离了。我不知道。」

裘达叹了一口气。「外交局势因过于敏感而无法在此刻中止谈判。如果你知道他们的下落,那就另当别论了,但缺乏更有力的资讯,像是地点,我们要如何行动以剷除他们?」

「即使非瑞克西亚人就在多明纳里亚,」雅亚说道,「根据历史,他们在征服之前会先进行分化。如果我们不解决宾纳里亚与凯尔顿之间的冲突,我们将正中他们下怀。」

画眉鸟正沿着栏杆跳跃。

「卡恩,你有在听我说吗?」裘达问道。

卡恩把注意力转回裘达身上。他把矛尖放在桌上。「我有。」

「我之前曾见过来自米斯拉社团的武器,」裘达温和地说。

「卡恩几时撒过谎了?」阿耶尼咆哮道。「如果他说他看见希欧蕊完化平民,那麽我们就有危险了。」

「我相信你,」雅隆说道。「但我无法派我的士兵在多明纳里亚各处追寻低语和传闻。在与凯尔顿的战争以及抵御復甦的柯帮之间,我没有战士可用。」

「他的军队和我的军队进行同一场战争。」拉妲大笑,像一声短促的吠叫。「我想我们已经在那方面找到共同点了。」

裘达来回看着拉妲与雅隆。「几世纪以来非瑞克西亚人已不再是个威胁。卡恩,我知道你的记忆非常久远。我的也是。如果我们解决今日的问题-卡帕轩家族与凯尔顿人之间的冲突-然后我们就能讨论重新部署同一批士兵来对抗非瑞克西亚人。」

好多人在希欧蕊的巢穴裡嘶喊,在赞美其荣光的狂热祷词之下,他们的声音微弱并且承受着强烈的痛苦。「那麽在此刻被希欧蕊夺走的生命呢?」

裘达把手放在卡恩的肩膀上。「我们谈论的或许不是和跨时空侵略一样宏伟的大事,但这场冲突也会造成许多生命的伤亡。他们也很重要。」

「卡恩,我们会跟你去,」雅亚说道。「我们会去寻找它们。但现在?让我们专注于手边的任务吧。」

卡恩能感觉到整个房间的注意力又回到桌子上,还有这场谈判上。

画眉鸟飞走了。

「斯特恩,」雅亚说,「派某个人带卡恩和阿耶尼去客房吧。」


卡恩的房间很简单,它的傢俱虽基本却製作精良:一张床、一张大桌和两张椅子,还有装了瓷盆的盥洗台。卡恩把床推到一侧并将桌子搬到房间中央。他拿出背包裡的东西,小心翼翼地确保在盒子裡的同兆完好无伤。

「裘达和雅亚反对协助我们所採用的最合理论点,」卡恩说,「就是我们不知道非瑞克西亚人的行踪。如果我们能找出他们的位置,那麽我们就能说服裘达和雅亚来帮忙。」

「或许也有其他人。」阿耶尼稍微停顿,他的强大身躯蜷缩了起来。「要怎麽做?」

「一个占卜装置。」卡恩把手举在桌子上方。他先製造了观测平面,一块复盖着水晶的铜片。他将两层材质之间的狭窄空间填满了液体。至于装置剩馀的部分,包括机械零件的複杂组合,则需要他的专注。他的身体嗡响着流经他全身的魔法。

阿耶尼用那颗淡蓝色的无疤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他。「那是什麽?」

「这是用来观察远方地点的装置,」卡恩的声音裡透着自豪。他亲自为它发展了设计图,而且他知道没有其他作用相似的装置。卡恩聚焦在尤依拉。不在她的脸。不在她的实体存在,而是她的菁华,那些使她成为尤依拉的特质。她总是能看穿一个人的情况本质。她总是愿意相信每一个人。

魔力鑽探机出现在水晶裡。一开始有点模煳,影像充满景深,然后是色彩。座落于西瓦残酷沙漠的峭壁边缘,这个金属结构物具有一座小型城市的规模与複杂度。影像紧缩为一个定点,一间有尤依拉的工作室。她坐在工作檯上,弯着头,绑起来的古铜色头发垂落于肩胛骨之间。她来回扳动一个断线的开关彷彿正在思考着什麽。

「你能够查看希欧蕊吗?」阿耶尼问道。

卡恩能够非常轻易地想像希欧蕊的样貌:她那类似人类的身躯从蝎子般的身体上升起;她的声音,私密地迴盪在他脑中。卡恩...此等计画。

占卜仪的影像消融为一团迷雾。卡恩往后挺起身体。阿耶尼看了卡恩一眼。「他们肯定有防止我们窥探的保护措施。」

「一种明智的预防措施。」真可惜。

阿耶尼从腰带上抽出能够召唤晴空号的护身符。他把它放在卡恩的掌心。「你会需要这个。」

卡恩检查这个护身符。它看起来是个简单明白的装置。「我可以複製这个。」

阿耶尼露出微笑,却依然紧闭着嘴唇。「那样更好。」

卡恩把感官探入护身符中。他複製了它,金属从他的指尖盘绕形成了一个相同的护身符。阿耶尼把原本的护身符挂在腰带上,而卡恩则替他的複製品製造了一条锁链。卡恩把护身符挂在脖子上,同时这个装饰品又令他感到怪异。通常他会避免这样的东西。

一隻画眉鸟停在卡恩的窗台上,就在阿耶尼的肩膀后方。

如果卡恩能把非瑞克西亚人引出来,那麽他就不需要寻找他们。他就会知道他们在那裡。非瑞克西亚人想要破坏多明纳里亚最强大的武器。那包括同兆。他会利用同兆存在的消息引诱他们现身。但首先他得把同兆藏在某个安全的地方。

「如果我们能跟雅亚单独谈谈,」阿耶尼如此提议,「或许我们就能说服她。她的本质并不是个交际高手。」

卡恩凝视着那隻画眉鸟,如此沉静,如此专注。「或许吧。」

Allen Williams作画

卡恩走进谈判会场。斯特恩正把一个墨水瓶放在大理石桌上,而裘达和雅亚则把鹅毛笔递给拉妲和雅隆卡帕轩。他不想在他们签署之前打扰他们。海风涌上了阳台,带着春天的凉爽气息。

「你是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领袖,」雅隆说道。「我很自豪能跟你一同进入这个新时代。」

拉妲露出笑容。「你说的话可真浮夸。」

「而且你喜欢被误认为一个蛮人,」雅隆卡帕轩说道。「任何单纯地把你视为一个战士的人肯定很快就会后悔。」

裘达微笑了。「拉妲,雅隆会把这份协议带给其他家族批准。我会陪着他以确保这个程序会在未来几个月内完成,而在这段期间所有于冰霜丘的战事将会停止。」

拉妲退让般地举起双手。「好,好。这些圣地不值得再发动任何战争了-无论它们可能藏有什麽神器。」

一阵微风吹过房间,同时有一颗浅蓝色的光珠在半空中成形。光芒往外侧旋绕成一个蔚蓝色的圆盘,接着泰菲力便从旋涡内走了出来。他老了很多:他的肩膀因迈入中年而变宽,头发冒出了灰色丝线,他的棕色肌肤呈现健康的红润色泽。

「另一个鹏洛客?」雅隆往后靠向椅背,感到恼火。

「这肯定是个有趣时期的迹象,」拉妲说道。

裘达站起身。「发生了什麽事?」

「是非瑞克西亚人-他们出现在神河。」泰非力闭上眼睛并摇了摇头。「考量到卡娅告诉我她在凯德海姆所见之事-」

「他们能够在时空之间穿梭,」雅亚表情严肃地说。

过了一会儿,裘达说,「至少可以这麽说,那相当令人担忧。」

卡恩不是已经向雅亚和裘达解释过这点了吗?他亲眼看见了。他感觉到希欧蕊触碰他的身体、他的心灵。现在泰菲力带着二手消息抵达,裘达和雅亚竟然相信他的说法?他们之前要求的「地点证明」到哪去了?

在他们眼中,卡恩或许一直都是个凋像。而泰菲力警告他们的那份威胁甚至还不在多明纳里亚。

但这些都不重要。只有一项事实有意义:「如果非瑞克西亚人在众多世界之间穿梭,那麽他们的侵略计画将比我们预期的更加广泛且协调良好。」

拉妲全身紧绷。「那麽我们必须战斗。」

雅隆摇了摇头。他的骑士们看似焦躁不安,猛然把手伸向剑彷彿他们准备採取行动。「我从没想过我会活着见到另一场非瑞克西亚入侵。」

「真正的暮色已到来,」拉妲的其中一位战士厉声说道。「我们要如何跟这样的生物战斗?」

「无论这有多糟,」斯特恩说,「即将来临的事更糟。」

裘达向雅亚露出最平静的「帮帮我」的表情。雅亚朝卡恩与阿耶尼挥了一下手,彷彿在要求他们带走泰菲力-这一切争执的源头。拉妲和雅隆尚未签字-而且看来这件事让他们更不愿签字了。裘达看似彷彿咬住了一块带电的铝片。

「我觉得我出现的时机不太完美,」泰菲力说道。

「可不是吗,」雅亚说道,并且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

「我不太确定这个共同保护条款-」雅隆开始说道。

「可能最好还是照料我们自己的海岸、我们自己的人民-」拉妲说。

卡恩带领泰菲力往门口走去。泰菲力让他这麽做了。


穿越时空让泰菲力感到精疲力竭,卡恩和阿耶尼便带他前往他们隔壁的套房。

在外侧,春雨搭搭地落在崖壁上。自岩石裂缝中长出的迷迭香让空气充满香味,飘过了未镶玻璃的窗户。迷迭香令卡恩感到愉快,是因为喜欢它吗?还是因为克撒的设计让他喜欢它?卡恩永远不会知道。

泰菲力总是让卡恩思考自己的起源。这不总是令他感到自在。

「妮安碧还好吗?」卡恩问道。

「她正在为杰姆拉的游牧部落提供医疗协助。」泰菲力洋溢着对女儿的骄傲。「尤依拉呢?」

「我有一段时间没和尤依拉交谈了。」卡恩希望当时克撒让他的脸能像人类一样移动并且做出细微的表情,他才能更容易地让泰菲力知道他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阿耶尼来回看着泰菲力和卡恩,彷彿在他们之间蔓延的尴尬沉默清楚可见,就像一条紧绷到足以发出弹拨声的弦。「有其他事情在困扰你。」

「我不想在凯尔顿人和宾纳里亚人面前说这件事,」泰菲力承认道,「不过他们带走了多美代。现在就算鹏洛客也可能受到他们的危害...我们等太久了,阿耶尼。」

阿耶尼僵住不动,一脸震惊。「多美代?」

泰菲力疲倦地点了点头。「待我稍作休息后,我们可以讨论这件事。」

卡恩看着阿耶尼将双手紧握成拳头,愤怒与悲伤的神情出现在他朋友的脸上。他不知道他们有交情。

「我也该休息了,」这位狮族过了一会儿后说道。

卡恩知道这意味着他该离开了。回到他的房间,他打开装着同兆与陶板的盒子。他拿出陶板,重新锁上盒子,然后把它放在桌上。为了研究它,他会把它留在这裡。至于同兆-他需要替它找个新家。

某个安全的地方。而且他正好知道那个地方。

卡恩把手掌贴在占卜仪那复盖着水晶的铜片上。尤依拉的影像浮现。她已不在他的工作室裡,而是在睡觉;她的脸半埋在枕头裡,她的红棕色发辫胡乱地散落在一侧的脸颊上。卡恩让她的影像消逝。


避开蚝湾的守卫相当简单:这裡的人们或许曾经是伟大的海盗,但他们却没採用有组织且单调乏味的警卫勤务。在阴影中的卡恩身形庞大,他避开了任何会从他的身体上反射而出的光线。他紧贴着暗处,熘上了这座城镇环绕着峭壁顶部刻出的街道。

他沿着非瑞克西亚境界通道飞船的船嵴徒步前往一座长满年轻藤枫的山丘,它那分解的金属被类似紫苑与黄花等野花所软化。蕨类植物在他脚边沙沙作响,而潮湿的空气也凝结在他的身体上。

现已来到一段避免牵动雅亚与裘达感官的安全距离外,卡恩 便踏入灼热的黑暗虚空,在裡面撕开了一道裂口。边缘拍打着他的身体。他穿过裂口来到西瓦和魔力鑽探机,直接进入尤依拉的工作室。这裡有一种令人喘不过气的寂静,彷彿裡面的所有器械都在等待尤依拉醒来。

卡恩找到一个补给品橱柜。他把同兆和它的盒子放在各式管线后方的最底层架子上,那堆灰尘正表示尤依拉近期用不到它们。他製造了两个装置:一个是能够侦测到管线是否被移动的警报器,而另一个则是对重量敏感的警报器,会在有人移动盒子本身时通知他。同兆在这裡很安全。或是儘可能安全。卡恩退回到黑暗虚空中。

Adam Paquette作画

回到了森林山丘上,卡恩一路蜿蜒地走下山丘,走向蚝湾。有一道光芒在苍白纤瘦的桦树干之间闪烁。一个举着灯的人类轮廓。卡恩停下脚步,但灯光早已从他的身体反射而出。他被看见了。这个人影逐渐靠近。是斯特恩,那位来自谈判桌的新阿基夫贵族。

传来夜鹰的呼唤,它那低沉的鸣叫声传遍树林间。

要是他的预防措施还不够呢?

「出来散步吗?」斯特恩唤道。

「对,」卡恩说道。「我不用睡觉。你这么晚还醒着?」

「不,我早起了。」随着斯特恩走近,他的容貌也逐渐清晰。他修剪了鬍子也整理了头发。「黎明是唯一让我感到真正安全的时候。平静。闻着飘荡在城裡的烘麵包香味,看着市民们逐间甦醒,我就能想像我们不是在战争之中。」

早晨开始让天空变成鱼肚白。空气嚐起来像露水与肉桂的味道。

「我无意间听到其他鹏洛客们说你对非瑞克西亚的影响免疫?」

「是的。」

「这表示你可能是唯一一个我们能够信任的鹏洛客。」斯特恩的貂皮披风上结了许多水珠。「你不是唯一一个能够读取侵略迹象的人。达利安国王交付我找出非瑞克西亚密探的任务。显然,这并非众所周知的事。」

「在你发现这样的密探之后,你会怎麽做?」卡恩问道。

「做该做的事,」斯特恩说道。「唯一可做的事。当某个人被完化后-他们就迷失了,无论他们是否知道。」

「他们自己不知道吗?」

「对,」斯特恩说道。「我想如果他们自己不知道的话,他们对非瑞克西亚人来说比较有用-而且难以被发现。」

让那些被迫违背自己的利益、家人,与世界的人们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相当合理的事。非瑞克西亚人必须把这些不知情的密探们安插在每个地方。可是要杀了这样的人,这些早已遭受不公对待的人...达利安国王肯定是因为斯特恩的冷血无情而选择了他。

「你曾经逮过像这样的密探吗?」卡恩问道。

「没有。还没。」斯特恩凝视着波光粼粼的黎明海洋。渔船在海浪上滑行,鞣製的船帆鼓胀。「泰菲力的消息吓坏他们了。」

卡恩点了点头。「他们应该感到害怕。你认为宾纳里亚和凯尔顿会携手合作吗?」

「我不知道,」斯特恩承认道,「但我确实知道我能够做出以下的承诺:新阿基夫将会动员。我们会和你一起守护多明纳里亚。」

卡恩点了点头,因有人把他视为可靠的消息来源而松了一口气。他已找到第一个愿意提供军事援助的盟友。「我们可以稍后再来讨论细节。」

城裡看似没多少人醒来-只有将发酵麵包塞进烤箱的烘焙师以及替山羊挤奶和餵饲鸡群的孩子们。有时候,卡恩会想像他们的痛苦:把一隻宠物公鸡献给了餐桌,打翻了一桶急需的羊奶。在这些人凋亡很久之后,卡恩会继续思索着他们的人生。

他觉得自己老了。年老,而且疲倦。而且在这个宁静的早晨,这群孩子那美丽又短暂的人生看似是一种难以承受的悲剧。

当卡恩抵达市政厅时,阿耶尼早已醒来,正在两排如绳索般的紫藤花之间踱步。阿耶尼停下脚步,他的身体因紧张而颤抖,并且挥打了一次尾巴。卡恩怀疑这是一种不自主的动作。卡恩曾见过这位狮族在靠近人类时是如何压制其非人类举止。阿耶尼的蓝色眼睛捕捉了幽暗中的光线,瞳孔反射出一种掠食者的绿色光泽。

「卡恩。你觉得那些人类醒来了吗?」阿耶尼问道。「今天裘达和雅亚会再次让代表们坐上谈判桌。」

对于裘达持续优先处理这场人类的小型冲突而不是非瑞克西亚的威胁,卡恩已失去耐性。「有些人已经醒了。今天早上我遇见斯特恩,而且他已答应提供新阿基夫的兵力。」

「那麽让我们跟雅亚谈谈吧,」阿耶尼说道,「就在重启谈判之前。」


「如果你们听过这个被称作『咖啡因』的物质的话,你们两个现在就会更同情我,」雅亚低声抱怨。

「我听过它,」卡恩说。

「它很邪恶,」阿耶尼说。

泰菲力进入房间并打开了通往阳台的门。冷冽的海风使房间变得清爽,随之而来的是春天的鸟鸣。一隻海鸥降落在阳台上并弯着它的头,一边意味深长地看着泰菲力的麵包捲。一隻画眉鸟降落在栏杆上,然后沿着它跳跃。它跟昨天的会是同一隻吗?如此害羞的林地鸟儿,拥有橘色的胸口,怎麽能够忍受一隻海鸥?

「谁能够在哪个边界收什麽税并不重要,」阿耶尼说道。「我们应该优先讨论对抗非瑞克西亚人的事。」

「没错。」卡恩注视着画眉鸟。「还有不让非瑞克西亚人夺走同兆。」

「同兆?」阿耶尼开始说道。「它在你手上?」

「我持有它,」卡恩说道,「一旦我查明它的运作方式,我计画将它带去新非瑞克西亚并从其源头根除非瑞克西亚的威胁。」

「卡恩,我们同意要一起处理那件事。你不能独自去那裡,」泰菲力严肃地说。

「你自己说过我们等得太久了。你们所有人都答应我会提供协助,然后你们却告诉我要有耐心。我不想等了,」卡恩说道。

那隻画眉鸟甚至没在假装啄食无形的麵包屑。

卡恩一把抓住那隻鸟。「我知道你是什麽东西。」

「卡恩-」雅亚说。

鸟的胸口突然打开并弹出了缆线。这些沾满血液与黏液的光滑缆线缠住了卡恩的头。黏稠物质从他的皮肤上滑下,而位于这些触手核心的一张嘴正沿着卡恩的脸颊寻找抓取之处,它的利齿刮擦着光滑的金属。卡恩重新调整了他握住这隻生物黏滑身体的方式,试图把它从他的脸上扯开。但它的缆线已完整包复他的头,紧密地缠在他的后颈处。这隻生物的牙齿咬住卡恩的嘴唇。它把类似针的突起物戳向他,彷彿它想给他注射某种物质,接着那些针啪一声地折断了。

「它太靠近卡恩了,」雅亚大喊。「我无法轰击它。」

「让我-」阿耶尼说。

黏液从这隻生物身上脱落并在卡恩的皮肤上嘶嘶作响,腐蚀了他的金属。那很痛。这隻生物把触手蜿蜒地探入卡恩脖子上的关节之间并且绕住他的颈圈,彷彿正试图把他撬开。卡恩咕哝了一声,把手指挤进这隻生物的黏滑身体以及他的脸之间。他用力把它扯开,然后把它甩向房间的另一侧,使它撞上对面的牆并滑了下来。那隻生物以毛毛虫的方式朝门口爬去。

泰菲力举起双手,以一座模煳的力场减缓这隻生物的速度以防它迅速逃脱。阿耶尼向前冲并用爪子刺穿这隻生物,将它固定在地板上。它发出尖啸并不停扭动。伤口喷出了酸液。

脸部依然因这隻生物的腐蚀黏液而冒着蒸气,卡恩伸出双手,一隻手置于另一隻手上方。他创造了一个鸟笼,将它往上延伸直到铁条汇合成一座圆顶。阿耶尼从地板上抓起怪兽并把它扔进笼子裡。

它让铁条嘎嘎作响,不停尖叫。

雅亚环抱双臂。「比起税务,看来裘达有更严重的事得担心了。」


卡恩把非瑞克西亚鸟放在花岗岩谈判桌上。裘达把身体靠向它,一边睁大了眼睛。笼子裡的这隻生物朝他嘶叫。雅隆卡帕轩看起来不太舒服。他的宾纳里亚骑士们一动也不动,他们的纪律牢不可破。拉妲凝视着它,眼睛闪闪发亮。她的战士们早已纷纷唸诵祷词。斯特恩露出满意的浅笑,他的论点已被证实。

「他们在这裡,」裘达喃喃说道。「就在我们之间。」

「我告诉过你-」斯特恩说。

其中三位宾纳里亚骑士从他们的铠甲内往外爆炸。它们的眼睛爆开洒出了黑色烁油,它们的下巴延伸,肉裡冒出了金属牙齿以装饰他们的血盆大口。金属纤维从他们铠甲之间的缺口蠕动而出。其中一隻生物挥向花岗岩桌,它把长出利爪的双手併为双拳。它把手往下捶向花岗岩桌,将它噼成两半。

「谈判结束,」它说。

它的同伴们用不停蠕动的触手抓住了雅隆,像蜘蛛抓住苍蝇般地把他捆了起来。

卡恩向前跨步,泰菲力和阿耶尼陪在他两侧。雅亚举起双手,将火焰召入她的掌心。裘达聚集能量,用色彩缎带扭曲了他周围的空气,然后将它固化为一座力场以保护没有变身的宾纳里亚士兵免受非瑞克西亚人袭击。

Dominik Mayer作画

「为了杰拉尔德,」一名女子怒吼着举起她的剑。 她躲开了裘达的屏障并朝她的前同伴冲去。那位非瑞克西亚骑士让自己一分为二避开了她的挥砍:它滑开成两团肉块,曾经是油亮内脏的部位冒出了腿。这两半同时发动攻击。

「昇华首风,风名锻火,」拉妲呼唤,一边往门口撤退。她-跟雅隆一样-没有携带武器来谈判。

「烧尽普天邪秽!」她的战士们发出嚎吼,在她身旁围成一圈以保护她。他们击退那些不停挥打且意图抓住她的触手,砍断了非瑞克西亚人的四肢。但任何落在地上的附肢看似都有了生命,长出了腿和牙齿,蠕动着逼近正在撤退的凯尔顿人。

阿基夫人往后退,加入了凯尔顿人的行列,用他们的轻剑战斗,这些贵族武器从未上过战场而且也不该这麽做。斯特恩本人只带了一把匕首。与他的手下分散,他从桌子的碎片之间撤退,直到他来到雅亚的火焰保护环内。卡恩几乎要碰到雅隆了。

抓着他的非瑞克西亚人发出一阵低沉笑声,宛如一个打开的蒸气阀。它用身体捆住雅隆然后弹到邻近的阳台上。阿耶尼发出沮丧的嘶吼并且追了上去。

阿耶尼!卡恩无法跟上-如果他尝试跟随脚步轻快的阿耶尼跳跃,阳台将会在他的重量压迫下崩塌。卡恩在胸口低处发出了一道沮丧的声响,然后退回一步。泰菲力出声咒骂。

「我跳不过那段距离,」泰菲力说道。

凯尔顿人已来到门边。

「我不希望离开你,大法师,」拉妲大喊。「凯尔顿与多明纳里亚站在一起-为了多明纳里亚人。我们会与你们并肩对抗这些邪物以守护所有人。」

「走吧,」裘达大喊。「我们改天再来并肩作战!」

「它们的数量太多了,」卡恩说道。「把它们封锁在这个房间裡!」

拉妲点了一下头。

两扇黄铜门被用力关上,把鹏洛克们以及这位法师跟非瑞克西亚人一起锁在房间裡。

雅亚把双手朝上方以及四处盘绕,不让非瑞克西亚人靠近裘达,藉以保护他。她的白色火焰燃烧着恶毒的热度。卡恩相信雅亚的魔法连这个都能够击败。他穿过这片热浪。它烧灼了试图鑽入他身体关节的触手,终结了它们。

「虽然我喜爱这样烧上一整天,」雅亚说道,同时把一颗火球抛向一团不停蠕动的金属与血肉,「裘达?」

「我已经召唤了能量。」裘达的双眼随之发光,他的肌肤变得极度明亮。「但我需要知道该把它导向何处以创造境界通道。一个安全的地点。」

「阿基夫,」斯特恩倒抽了一口气。他用刀子把一段触手从他身上弹开并用力踩踏它。血与油从他的靴子底下溅洒而出,接着他转向下一条逐渐逼近的触手并将它刺穿。「新阿基夫的瞭望台。」

「它是个安全的地方。」卡恩朝裘达的方向撤退,而泰菲力则跟在他身旁。

裘达的境界通道旋绕着出现在他后方。它打开了,像个从空气中切开的门口,展露了一个环形小房间。

裘达后退穿过它,以从另一侧支撑它。

「我会挡住它们,」雅亚说道,一边用火焰烧灼蠕动的缆线。「如果你们能穿过境界通道,我就会用这样的火焰轰击这个房间,非瑞克西亚人将片甲不留。去吧!」

「谢啦,」斯特恩说。他也后退穿过了境界通道。

「还有我的感谢,」泰菲力说,接着消失在盘绕的漩涡中。

雅亚得意地咧嘴一笑,随即举起熊熊燃烧的双手并把整个房间点燃。传来了非瑞克西亚人如哨音般的尖叫,既潮湿又不自然。

卡恩跨过境界通道。这份魔法使他的肌肤感到刺痛并且吞噬了他,又在另一侧将他吐了出来。半空中有个模煳的形体从他身旁一闪而过。卡恩转身寻找它。他在这个小房间裡没看到任何动静,除了那些跟他一同抵达的人:斯特恩、裘达、雅亚、泰菲力,还有他自己。

最后穿过境界通道的雅亚来到卡恩身旁。

裘达关闭境界通道并突然倒下,瘫软于地。传送这麽多人并不容易-甚至对裘达来说也是。

这群人类全都坐在地板上,一边冒汗,大口喘息,还有流血,但卡恩却依然站着。他在房间内寻找那个闪现的黑影。这间塔房被许多拱形小窗户所环绕,中央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基座,上面看似有一组控制面板。头顶上方有一颗水晶正闪耀着金色光芒-不对,不是水晶:是一颗魔力石。

有个黑影从魔力石表面飞掠而过。

「有一隻跟我们进来了,」卡恩说道。

「我们不能让它逃走。它会为这座城市带来浩劫。」斯特恩切换了位于中央控制面板上的开关。随着齿轮开始转动,瞭望塔也发出重击声。牆壁内部迴盪着锁链移动的嘎嘎声响。钢铁百叶窗与防爆门碰一声地关上,挡住了所有光线。房间立刻就变得更闷热,更令人感到密闭恐惧。斯特恩把钥匙交给卡恩。「你是唯一一个无法被腐化的人,所以让你持有它才是正确的。」

雅亚用她的肩膀碰了一下裘达的肩膀。「你永远不会厌倦证明自己是对的,对吧?」

「几千年或许会慢慢过去,但不。我不会厌倦。」裘达的笑容消失,接着他转向卡恩。

「在封锁这座塔的期间,任何东西与任何人都不得离开,」斯特恩说道。

泰菲力看着钢铁百叶窗。「我们必须抓住并摧毁被困在这裡的非瑞克西亚人。而且我们必须查明我们之中是否有人已被侵害。在我们计划如何击败他们之前,我们需要知道可以信任谁。」

「同意,」裘达说。

众人检查这个房间。那个跟着他们进来的小型非瑞克西亚玩意已逃离这间密室。卡恩推测它肯定把自己藏在某颗石头的裂缝中。他把钥匙串在他挂着占卜仪与召唤晴空号信标的同一条锁链上,然后他转身面对他的伙伴们。有一种不安的震颤传遍他全身,彷彿是一道穿透他的弧形电流。裘达、雅亚、泰菲力、斯特恩...他要怎麽决定他能相信谁?

如果非瑞克西亚人早已来到多明纳里亚,人们又能够相信谁?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9月 14日

第五集:风中的低语 by, Langley Hyde

泰菲力把一个非瑞克西亚怪物砰地摔在卡恩的工作臺上,用一把刀钉住它。这隻生物尖叫着,愤怒地扭动着身体,从八爪鱼般身躯中喷出黑色烁油。卡恩冷静地观察着它的挣扎。 「这是我发现的第二个破坏者。」泰菲力管理着部队,他既是将军又是军需官—在一个多物种作为盟友协同行动的新联盟中,这可不是一件易事。 「它造成了什麽损害?」卡恩问道。 「它在食物仓库裡,」泰菲力说,「尤依拉正在检查...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9月 9日

第四集:残酷的打击 by, Langley Hyde

在晴空号的甲板上让卡恩怀念起了过去。儘管是一群不同的船员在索具上忙碌着,笑得像他们在甲板上工作一般,摆弄着闪闪发光的机械装置,但船上的气味和声音却让人觉得舒服而永恆。金色的光在下面的白云间散射,在蜂蜡涂成的甲板上闪闪发光。蓝天一直延伸到地平线。海风冷却了他那金属的身体。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四个人—泰菲力、雅亚、裘达和卡恩本人—刚被一个接一个地从阿基夫的瞭望塔的上层拉了出来...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