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上锁的塔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2年 9月 9日

By Langley Hyde

Langley Hyde's short stories have appeared in Podcastle, Terraform, Escape Pod, and several anthologies. Her novel, Highfell Grimoires, was named a Best Book of 2014 in SF/Fantasy/Horror by Publishers Weekly. She volunteers for the Escape Artists, is a member of Codex and SFWA, and she is an MFA candidate. Currently, Langley Hyde lives in the Pacific Northwest along with her partners and two children.
Bryan Sola作画

卡恩希望一个人呆着。他希望能从事研究工作—要是他能把自己沉浸在数学公式的劲头中就好了,要是他能忘记身上的油和血变乾的感觉就好了。但他无法逃脱。他被锁在新阿尔加夫的瞭望塔里,在一个上层小圆形房间裡,被钢製的密封百叶窗环绕着。头顶上的魔力石发出微弱的黄光,照亮了一个下方附有控制面板的基座。只有他有那把能终结塔楼封锁的钥匙,但他不会使用它,要直到他们抓住了非瑞克西亚人,要直到他确定他的同伴—裘达、雅亚、泰菲力和斯特恩—摆脱新非瑞克西亚的影响。

「同兆在哪裡?」雅亚问道。

「安全的地方。」卡恩回答。

他转过身使别人看不见他的脸。他需要一块布,但他无法合成。他伸出双手,从乙太中抽取粒子,创造了一个小钢丝刷,如多年前他用过的一模一样,在克撒把他送上战场后用来清洁自己。随着金属的累积,他的手掌因魔法而嘶嘶作响。

「为什麽不告诉我们它现在在哪裡?」雅亚问道。

泰菲力伸长了头,好像仍在天花板上寻找非瑞克西亚间谍生物。「现在就连鹏洛客也会被腐化。卡恩是唯一对那种油有免疫的人。」

虽然卡恩感激泰菲力为他辩护,但他不喜欢别人说他的时候,彷彿他不在房间裡,彷彿他是一个物体。但他认为积习难改,在卡恩出生前,泰菲力一直是克撒的学生。

「我不是间谍。」雅亚似乎受到了侮辱。

「如果你是,你不会知道。」斯特恩说。

「我有一个找到并击败希欧蕊的计画,」卡恩说「等我们守住了塔,我再告诉你们。」

裘达揉揉他的太阳穴,显得烦躁而疲惫。卡恩怀疑传送他们已经耗尽了法师的法力。「我相信你,我早该这麽做的。」 裘达说。

「卡恩,我不能说自己喜欢用跳火圈来向你证明自己。虽然我可以理解,你为什麽认为我们必须这麽做,但是我不喜欢。我在马戏团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我对耍花招从来不感兴趣。」雅亚说。

「我们需要先找到非瑞克西亚生物。」裘达说。

「分头行动会是寻找这种生物最有效的方法。」卡恩说。

「雅亚和我可以负责上面楼层,」裘达说「泰菲力和卡恩可以处理下面楼层。」

「这会让我一个人在地下室。」斯特恩扮了个鬼脸,「我想这样也好。它主要是一个大锅炉房。我越来越不喜欢这个计画了。」


卡恩领着泰菲力走下狭窄的金属楼梯。格栅在脚下嘎吱作响,它的设计是为了符合轻巧的人体框架,而不是大量的金属。

三楼的石灰色的大厅很窄。

喀擦一声,机械灯闪烁不定的亮起来,「控制灯的开关在门旁边。」泰菲力高兴地说。

「它可能已经通过了这个方向。」卡恩用手指碰了一下与他肩齐高的牆上的血迹和黏液。「我们跟着它走吧。」

这条小路的终点止于一扇标记为「仓库:自来水厂」的门。一团团黏液复盖在铰链上,就好像这个生物从缝隙中挤了出来。泰菲力蹲下来,他没有碰它,但手在这团黏煳煳的东西上方游移。他抬头看着卡恩,「要不要叫其他人来?」

「还不要。」卡恩停顿了一下,「我们不知道这个生物是否还在这。」

泰菲力把门打开一条缝,然后停了下来。

当缝隙中没有东西跳出来后,泰菲力打开门并踩了进去。卡恩紧跟着。一边高挂着闲置的铜管,另一边是钢製货架,上面放着装满齿轮、法兰和阀门的木箱,卡恩再也看不到这一生物通过的迹象了。

儘管如此,「泰菲力,让我们搜索一下房间。」

储物架之间的狭窄通道是为容纳人而设计的。卡恩觉得自己又大又笨拙。他的手肘撞在管子上,在狭窄的过道裡推挤着箱子。他停了下来,然后跪了下来,笨拙地低头望向一根低垂的蒸汽管下方。血从架子底部滴了下来。

他顺着液体往上方向,找到了它的源头。看起来好像有几根管子 . . .在出血?一块跳动的肉像藤壶一样附着在铜器上,释放出一股酸液溶解金属,反刍从侧面吐出一根金属倒刺。卡恩伸手去抓肉块,把它压碎了。

「卡恩,我需要你过来一下。」

卡恩循着泰菲力的声音,发现泰菲力站在角落裡一个架子旁,架上堆着一桶桶密封胶。泰菲力把手指压在嘴唇上,歪着头做一个「听」的手势。

「我不喜欢这个。」裘达的声音在管道中清晰的回荡着。

「不喜欢什麽?」雅亚说。

卡恩对泰菲力皱起了眉头,泰菲力指向一个通风口。

「那个卡恩在告诉我们他的计画之前,让我们先搜索。」,裘达听起来备感困扰,「我们不是应该一起谈谈吗?一起解决细节问题。」

卡恩的眼神专注地追踪通风口,管道消失在天花板中。

儘管雅亚先前反对这一危险挑战,卡恩却听到了她低沉的笑声。「哦,所以你假设你的方法是唯一解?你以为你是哪位?」

「雅亚,这不是–」

「继续。」雅亚笑了起来。「再多反对一些,你还真是会找理由。」

声音消逝了。

卡恩打量着头顶的通风口。「看来非瑞克西亚间谍似乎可以利用这些通风口,在楼层之间穿梭。」

泰菲力隔空指向通风口角落的黑油,再指了指地板上的通风口。卡恩蹲下来查看,它的金属看起来好像被侵蚀,或者可能被转化成一隻眼球,周围环绕着小而凶狠的利齿,而不是睫毛。另外还有一双小眼睛依偎在它旁边,眨阿眨的。头顶上有一道嗖嗖掠过的声音,然后是金属爪子沿着通风口发出的咔嗒声

泰菲力摇了摇头,「你觉得我们该怎麽做?」

卡恩转过身来,寻找声音的来源。它停止了,他失去了它。「跟其他人不一样,你似乎并不反对我单方面制定的计画。」

泰菲力说,「克撒把你当作一个工具来使用。」「我从来没有质疑过这点。我应该要的。但最近 . . .妮安碧让我思考。我希望我年轻的时候能更多考虑问题,更有观察力,而且我应该要对你更好一点。」

卡恩沿着管道追踪到了一个叮-叮-叮。他追着它到储藏室的角落裡,然后在地板上找到了一个小通风口。黏液和血液从金属槽缝间滑下,粘稠而凝固。「我们必须回到楼梯,然后下去二楼。」

卡恩领着泰菲力回到楼梯间。在他的重压下金属吱吱作响,但没有弯曲。螺栓将它固定在石头上。

泰菲力的话虽然算不上道歉,但却是发自内心的。卡恩明白,有鉴于他们现在的谈话,他要做的是操纵别人。但他觉得自己别无选择。「谢谢你,泰菲力。我需要你的帮助。就连我也不能一直看着同兆使用占卜仪。我把它藏在陶拉里亚西境的一个海底洞穴裡。」

泰菲力郑重的点了点头,「我尊重你对我的信任。我可以替你守护它。」

一声喊叫在楼梯间迴盪:裘达。< p>

卡恩逆转了方向。他冲刺上楼,格栅在他的脚步声下嘎嘎作响。泰菲力跟在他后面跑着,由于人类的侷限性,他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

卡恩在四楼主通道旁的一个小办公室裡,找到了裘达和雅亚。裘达把乌贼样的非瑞克西亚人从他身上甩出去,它喷溅到了牆上。雅亚双手合拢,用炽热的火焰炸开了它—这个生物裂成了两半,避开了火焰。每一半都从血淋淋的内脏裡长出了多条多关节的腿。饥饿的嘴沿着它的躯壳张开,周围环绕着锋利如剃刀的小牙齿

雅亚双手分开,分出火焰追击各一半。这隻怪物再次分裂,这回变成了四隻吱吱喳喳的小野兽,几十条腿从中央的肉块裡长出来,周围缠着缆线。这些生物四散开来,各自奔向不同方向。

Justyna Gil作画

卡恩踩扁了其中一隻试图从他身边熘到门外的生物。

雅亚合拢双手,在滋滋作响的火焰中困住一隻。「我不会吃它们,」她说,「但它们确实炸的挺好。」

这隻生物临死前发出了一声尖叫,一道尖锐的声音逐渐变成了咕哝的呜咽。裘达双手之间汇集了更多白色能量,但是其他隻生物已经逃走了。

泰菲力气喘吁吁地来到门口,双手准备好了—正好看到这些生物从石头缝隙中挤过去,只留下闪闪发光的油和粘液,作为它们逃跑的标誌。

他们四个人盯着被摧毁的办公室:冒烟的文件、肢解的椅子。斯特恩满头大汗的来了,试图绕过泰菲力,后退了几步,弯下腰。用袖子擦了擦额头。

「楼梯太多了,」他怒气冲冲地说。

「如果它们像那样分裂,我们不会知道大楼裡到底有多少。」泰菲力说。

卡恩抬起脚,检查脚下的肉泥,「有趣。」

「儘管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与未知数量的敌人战斗很有趣,这些敌人还可以穿透牆壁并随时发动攻击」雅亚说,「但我可以想出更好的一百种方式用来度过这个夜晚。」

「卡恩,」裘达说,「请 . . .告诉我们你的计画——以及同兆的位置。」

泰菲力小心翼翼地不看向卡恩。「这麽多年过去,卡恩,」裘达说,「你就不能相信我们吗?」

「不能。」

「很明智,」斯特恩说。「如果希欧蕊知道同兆的位置,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它。由于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潜伏者,我们不能冒险让这成为共享资讯——我们不知道 . . .那个东西能听见多少。」

「你一定是最固执、最不懂得变通的─」裘达说。

「就像我认识的某些人一样。」雅亚歎了口气。「我们至少可以做的是,找到一种定位这种生物的方法。盲目地寻找它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我们有生物样本,」卡恩说。

裘达跪下来检查那黏煳煳的东西,歎了口气。「如果我利用这种材料开发出一种 . . .追踪器,它可以跟踪具有类似组织的生物体。但它不会是某种 . . .非瑞克西亚检测器。它只能定位那个生物和它分裂成的东西。」

「听起来总比没有好。」雅亚说。

裘达抬头看着卡恩。「你能在材料周围生成无法穿透的金属外壳吗?我不想冒处理它的风险,但我们需要有那个有机物来引导并启动咒语。」

「可以,」卡恩说。「关于这个物体的构造,你有进一步的想法吗?」

裘达思考了一下,补充说:「在上面扎一根针。我会直接施法引导我们。」

「类似指南针,」卡恩说。

裘达点点头。

卡恩根据裘达的要求生产出这些金属物件。他把每件都做得像蚌壳般尺寸,大小足够装下人手,然后组装包住一坨非瑞克西亚人的肉。他把它们递给裘达。

当裘达抓着它们,喃喃自语地施下他的辐射咒语时,卡恩走到一旁,在板条箱之间的一个小角落裡,背对着其他人,製造了一个微型的占卜装置,与他在蚝湾製造的那个类似但小一些。当他完成后,他打算把它挂在脖子上的链子上,和晴空号的信标一起。他想念阿耶尼,希望狮族在这裡帮助他。

护身符的水晶表面盈满了薄雾。卡恩皱起了眉头,阿耶尼─他在哪裡?占卜仪断断续续的,然后解决了。阿耶尼似乎在战斗。卡恩看不清与之交手的的阴影型态,他怀疑是非瑞克西亚人,这也解释了占卜仪难以专注成像他们。画面清晰了,卡恩看到阿耶尼正在和一个年轻的卡帕轩骑士说话,那个女人傲慢地搭在她的肩膀上。

他探询了陶拉里亚西境的海底洞穴,没有非瑞克西亚人搜索过海岸;这个地区看似很平静。如果泰菲力是间谍,他还没有向希欧蕊报告。卡恩皱起了眉头。

「卡恩,我—」雅亚停了下来,沮丧使她的脸蒙上了阴影。「那是什麽?」

斯特恩向她四周看了看。「什麽什麽?」

卡恩把它挂在项鍊上。「这无关紧要。」

「裘达完成了你的护身符。」雅亚把它递给了他,「他几乎完成了。」

卡恩检查了它,它的定位器指针摇摆着,在两个点之间晃动,好像很困惑。

裘达把自己那个放入口袋。「我要回去检查上面的楼层。」

雅亚动身去追他,但卡恩举起一隻手阻止她。「先把你们长年的友谊放一边,我不认为你的快嘴具有镇定心神的作用。」

「是没错,」雅亚承认。「斯特恩,有鉴于这种生物可以穿透牆壁,我们是否应该检查维护区域的侵染状况?或是爬行空间?」

「是的,实际上,」斯特恩说,「这裡有一个精心设计的通风系统,可以让空气从低楼层排出,如果城市出于防御原因需要退回地面的话。」

泰菲力吹了一声口哨,显然印象深刻。「我跟裘达一起去。」

「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去地下室吧,」卡恩说。

「你比我可靠,」斯特恩热切地说。「那个房间令人感到不安。锅炉的噪音太大,你绝对听不到有什麽东西在悄悄靠近你。」

卡恩一直等到斯特恩、雅亚和泰菲力离开房间。他握着定位器往地下室走去,。

如果裘达已经被侵害了,魔法还能发挥作用吗?

地下室由一条短而宽的走廊组成,走廊边有管道。与上面储存的管道不同,这些管道是活的:蒸汽发出嘶嘶声,它们的关闭阀都被拧开,从阀门洩出。房间裡有锅炉和液压装置,由铜和钢建造而成,具有複杂的美感,每一颗铆钉都经过精心设置,并与索蓝的技术相结合

「啊!卡恩!」裘达走进锅炉房,大声喊叫以便在喧嚣声中被听见,泰菲力跟着他。「我一直在找你,我想我需要重新校准定位器,让指标只指向最近的生物,它也很难区分上与下。如果你能─」

雅亚和斯特恩打开了门。

「我正要找你,」雅亚说,「你做的这个东西是无用的,裘达,这没用。它一直在指着,然后移动,好像拿不定主意一样」

但裘达盯着她,「你正在流血?」

雅亚攫住她的胳膊,她的眼睛眯起来,「是没看过皮肉伤吗?」

「你为什麽不告诉我们?」裘达问道,他意味深长地瞥了卡恩一眼。

卡恩把定位器递给裘达。

「我干嘛要这样做?我又不是五岁小朋友。」雅亚的声音听起来很受汙辱,「只是个擦伤而已。」

「我不是这个意思。」裘达将手指伸到定位器上,从装置上拉出一个网状的咒语网络,并对其进行调整。他把手指向下一弹,咒语又回到了金属裡。裘达把定位器还给了卡恩。「如果烁油已经鑽进了你的身体怎麽办?」

「它没有发生,」雅亚冷冷地说。

「如果是真的,」裘达说,「那为什麽要隐藏它?」

「我没有隐瞒,」雅亚说。「这只是并不重要。」

在上面的楼层裡,先是一阵响动,然后是轰隆声。听起来像是有什麽东西打翻了装满管子的架子。卡恩估计,一定有几十根管子在地板上滚动,才会产生这样的噪音。「一定是在楼上。泰菲力,斯特恩,你们和雅亚一起调查。」

泰菲力点了点头,脸色很严肃,眼睛看着雅亚。也许他认为卡恩是想让他看着雅亚,因为她的伤口。卡恩没想到烁油会传染得这麽快,然而 . . .他怎麽能肯定呢?

裘达把一个定位器递给卡恩。「你能把针换一下,让它靠在轴承上吗?或者至少能在枢纽上转动?我认为它应该能够指向上和下以及圆周绕动。」

卡恩点点头,开始着手改变机制。裘达俯身在定位器上。用手划过它们,拉起咒语,让它们在空中盘旋,形成精緻的发光魔法网络。他修补了一下,改变了节点和颜色的连接方式

通常情况下,卡恩喜欢与别人协作完成机械工作,充满平静。但对裘达来说并非如此。

裘达向后靠在脚跟上,把蓬乱的头发从脸上拨开。脸上带着懊悔的表情,那股永恆不老的气质与他外显的年轻格格不入。「自从你从新非瑞克西亚回来后,你看起来 . . .不太一样了。」

当卡恩回来时发现,当他不在时裘达和尤依拉曾有过牵扯,他 . . .感到错愕与不舒服。儘管裘达和尤依拉的关係没有继续下去,但它的后遗症却产生了。卡恩曾思量更委婉地回答,但谁知道坦诚的这一刻会在这裡?「最近,你提供建议的方式,让我想起了克撒。」

「啊,而我,这个古老,睿智,强大的巫师可能随着时代发展而变得傲慢了。」裘达双手按入咒语,将魔法推回金属裡。「尤依拉认为你很脆弱。这让我觉得,为了她,我必须得照顾你。」

定位器中的指针在颤动。

「我更愿意成为你在这趟冒险中的伙伴。」卡恩说。

「伙伴之间互相信任。」裘达说。

卡恩假装犹豫不决,然后慢慢的点了点头。「如果你侵害了,我相信你的愤怒和不耐烦会如此明显,同兆在埃斯塔克的一个仓库裡。」

裘达对此笑了笑。「嗯。这要谢谢你,我想。」

针头指向不同的方向,四面八方。

裘达沮丧地盯着定位器,「我怎麽会错了两次呢?」

「你没有,」卡恩说。

牆壁因突然的运动而窸窣作响。

生物们向卡恩和裘达扑去,伸出缆线,嘴巴寻找着。裘达试图准备好他的魔法,但他的手四周光线暗淡且闪烁不明。他将他们传送到塔上时已经耗尽精力,创造定位器时再度筋疲力尽。

又有六隻湿漉漉、扑扇着翅膀的生物群起围攻向裘达,卡恩调整了姿势来护卫裘达。他从空中抓住一个生物,把它撕成两半,再扔向外面的其他生物。他又从空中挥击了一隻,但是数量太多─有些还是穿过了。

裘达用一阵苍白的光灼伤了一隻,然后疲惫地跪倒在地。生物们已经开始爬上他的身体,它们的嘴试探着寻找他的皮肤。儘管卡恩的本能呼唤他注意牆壁,他还是转向了裘达。他剥下了这些生物,在这个过程中撕开紧贴的触手,将它们甩到一边。断开的触手成团凝结在裘达身上,这些团块开始长出吸血的嘴巴。

火焰呼啸着穿过房间。轰鸣声震聋了卡恩的耳朵。热浪席捲了整个房间,使之消毒,在他的身上倾洒成片。这感觉让人感到愉快、温暖又痒痒的。火焰喷涌向前,温柔地舔舐着裘达。滞留在他身上的生物冒起了泡。

卡恩向前伸手,这次他能够将残馀的附着生物一个一个清除。四肢松开了。他把剩下的东西从裘达俯卧的身体拉下来,然后转过身来面对他们的救援者:雅亚。她的火焰围绕着她,炽热并照亮了她的脸。火光使她皮肤上的线条变得更加清晰,空气中飘动的热气使她的白发在她的周围摇曳。她的眼睛反射着火光。她笑了,嘴唇抿得紧紧的。

斯特恩跑进房间。雅亚的爆炸力包围了他,没有碰到他,但击退了他的非瑞克西亚攻击者。他捅了一个在地板上乱窜的小生物,把它钉住了。它扭动着,伸出两腿抽搐着,他用匕首将它一分为二

「他没事吧?」,雅亚朝裘达点了点头。

「没事,」卡恩说。「好消息是,你们的定位器似乎可以正常工作。」

卡恩看了看定位器,它们指向上方,但他们的针头没有像袭击前那一刻紧张地颤抖。他拿起他的定位器,然后转向牆壁,想看看非瑞克西亚生物是如何悄悄地接近他们的。他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不知道这麽多东西是如何悄无声息地接近他的。在牆内部,索蓝科技闪烁金色的光芒,它可能连接到魔力石并为液压系统提供动力。

「真让人放心。」裘达的笑声变成了咳嗽声。

「泰菲力在哪裡?」斯特恩问道。「你会觉得他有听到骚动才对。」

沉默降成了不安。如果这次大规模攻击只是为了分散注意力,好让泰菲力将同兆的位置传给非瑞克西亚人呢?如果非瑞克西亚人就在现在搜查陶拉里亚西境,将海岸夷为平地呢?卡恩想看看他的占卜仪,但他不敢让他的优势曝光。

「我去找他,」雅亚说。

卡恩移动过去她的身边,坐在一旁。也许他会有机会检查一下他的占卜仪。「我也去。」

斯特恩蹲在裘达旁边。「我要留在这裡。他 . . .看起来不太好。」

裘达虚弱地挥手让斯特恩离开。「我需要一分钟恢復体力,去吧!如果泰菲力是孤身一人,遭受像我们刚刚遭受的袭击,结果可能会很可怕。他被完化或是被杀。」

「而你太弱了,无法单独抵御第二次攻击,」斯特恩理性地说。

「你太骄傲了,老傢伙,」雅亚说。「学会如何接受帮助。」

从裘达的脸色掐指一算,卡恩猜测这是他和雅亚之间的老掉牙争吵,一个他从不知情的争吵。雅亚招手让卡恩和她一起走,两人离开地下室,回到嘎嘎作响的楼梯旁。他们默默地向上爬。儘管卡恩小心翼翼的,但脚步声似乎很响,像金属对金属的碰撞。雅亚像一隻猫一样敏捷的爬上去。

「你的魔法对非瑞克西亚生物非常有效,」卡恩说。

虽然卡恩看不见雅亚的脸,但他能听到她声音裡的笑意。「不得不说,作为可控的纵火狂是作为火法师最棒的部分,你可以感觉到什麽在燃烧。」

「你的火似乎能对它们进行了消毒,」卡恩说。「好像是相剋的一样。」

雅亚举起手,示意安静。卡恩一动也不动,雅亚的拉紧肩膀。他什麽也没听见。雅亚摇了摇头,继续向上

「我无法相信拥有这种魔法的人会成为非瑞克西亚间谍,」卡恩说,虽然他确实有办法相信。一个非瑞克西亚人有能力进行任何花招诡计。「你杀死的那些生物比我们加起来还多。如果我出了什麽事,得有人知道同兆在哪裡,以便部署。」

「你终于决定可以信任我了?」雅亚笑了。「我受宠若惊。」

「是的,」卡恩说,「它藏在舒夸塔。」

雅亚没有停顿,「该是时候告诉我了,一心想着同兆的位置是很危险的。不管是不是凡瑟的火花,没有人是刀枪不入的。即使是你。」

她说得很有道理。

在楼上,泰菲力大喊一声,他们俩飞也似的冲了出去。他们发现泰菲力被一隻如饥饿的蜘蛛般笼罩他的非瑞克西亚怪物压制在地板上。他的内脏被划了一刀,鲜血浸透了长袍。

卡恩从泰菲力的身体撕下那隻生物—儘管因它的爪子钩住肉,把肌肉一併带走了。他把它砰地一声摔在牆上,让他粉身碎骨

雅亚跑进房间。「趴下!」

卡恩转过身来,弓起身子在泰菲力上方保护他。

雅亚在火焰中大清洗房间。非瑞克西亚怪物—十几个,太多个了—痛苦地尖叫着。哭声逐渐消失,变成绝望的泡泡声,变成呜咽,然后是一片寂静。火焰烘烤着卡恩的后背,把血液和内脏都烧焦在他的金属身体上。

「乾淨了。」,雅亚说。

卡恩站起身来。

「卡恩,谢谢你。」泰菲力拍了拍他的头发,发现没有被烧毁。

裘达的手臂挂在斯特恩的脖子上,加入了他们。裘达似乎耗尽了。他扫视着房间裡的碎片—这裡曾经是一间办公室,摆满了档案柜。

裘达说:「这涉及到远远超过一种生物。」

「你是对的。」斯特恩从裘达的胳膊下熘了出来。「我们在阿基夫使用了很多索蓝技术,看起来非瑞克西亚 . . .以某种方式吸收了它。融合了它。那东西的卷鬚已经遍佈了整个瞭望塔。」

卡恩检查了泰菲力的伤口。他需要治疗,「也许我们必须考虑降低屏障,才能替泰菲力找到医生治疗,他伤的很重。」

「你确定我们都安全了吗?」泰菲力问道。

「他承受的起吗?」,裘达说。「他可以等,他可能永远会怀疑自己。他可以测试我们所有人一千次。他怎麽会知道呢?谁又会知道呢永远」

「我认为在降低屏障之前,我们应该根除塔内所有非瑞克西亚人。如果那种生物如此轻易地融入一座塔中,它可能会对一座城市产生什麽影响呢?」 ,雅亚说。

「你认为我们应该怎麽做?」斯特恩问道。

「去魔力石,」雅亚说。「让我们彻底根除问题。在它的源头。」

泰菲力做了个鬼脸,「如果有人能把我弄上去,我就愿意按照雅亚的计画去做。我们值得一试。」

「我可以背你,」卡恩说。

泰菲力长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歎了口气。

「就这麽说定了,」 裘达说。

雅亚咯咯地笑了,「呵,等了整整一个晚上,才轮到你说这句话,是不是啊?」

裘达还剩足够的精力来表现恼怒的样子,卡恩对他们的交流摇了摇头,跪下来小心翼翼地把泰菲力抬起来

在最上层的房间裡,魔力石的光芒主宰着幽闭的空间,直接照射到中央基座的控制台上,让这个小小的圆形房间充满了病态的黄光。环绕房间裡的拱形窗户仍然被铁板紧紧地关着。卡恩希望他能打开一扇,让身体感受一下夜晚的凉爽空气。他找到了一个金属面板,然后打开了它。魔力石似乎集成在一个线路控制器裡,毫无疑问,控制器连接着封锁系统、锅炉房、通风口,以及塔楼裡的其他所有东西。斯特恩凑近仪錶板看了看。「比我想像的还要糟糕。」

卡恩瞥了斯特恩一眼。他告诉每个鹏洛客同兆的错误位置,但他还没有测试斯特恩。他开口低声说,以别人听不见的音量,「我需要告诉你同兆的位置。如果我被损坏了,无法取得它,这些资讯也不能遗失。」

「我明白,」斯特恩严肃地说。他似乎一点也不觉得不安。他的注意力集中在牆上的电线。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卡恩说,「你要决定在鹏洛客中你可以信任谁,这样同兆就可以被带到新非瑞克西亚,在其中心摧毁非瑞克西亚人。我不太愿意这样要求,因为这将涉及到让鹏洛客牺牲自己来弥补我的错误 . . .

「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责任,」斯特恩说。

卡恩假装很不情愿,然后开口说,「我把它藏在卓耶卡的废墟裡,在撒尔帕汀」

「这就是我需要的,」斯特恩说。他的声音突然发出嘶嘶声,听起来熟悉得可怕

斯特恩把他的长袍从肩膀扔下,以前看不见的手术纹在他的皮肤上加深了。他的胸膛似乎膨胀再膨胀,衬衫上的扣子也弹了出来—突然爆裂了,肋骨像蝴蝶一样张开。铁索从他的躯干腔裡而不是肠子裡涌出来,流着粘液和血液。在这一切恐怖面前,他的脸显得欣喜若狂—彷佛他终于找到并达成自己的使命。他抬起头,眼睛向上凝视着,嘴唇像在祈祷一样翕动着。像手一样的爪子从他的眼睛裡伸出来,环绕着他的头骨抓住它。他的金属肠子滑过地板,钩住了索蓝魔力石,他整个身体都僵硬了。魔力石的光线跳动着然后转暗,因为斯特恩消耗了它的能量。他的嘴张得大大的,凝固在无声的低语中。

卡恩意识到,斯特恩已经把自己整个身体转换成天线,并把他得来不易的讯息传给了希欧蕊,向她透漏了同兆的位置。

它的假位置。

「阻止他。」泰菲力咕哝道。他抓着自己的腹部伤口,眼睛裡闪着愤怒的光芒。「别让他—」。

雅亚向前冲去,她的双手伸出来。火焰熊熊燃烧。

斯特恩看都不看她一眼,他的血丝从地上竖起来,碎片粘在血肉上,像蟒蛇一样缠绕着她,把她的手定在身体两侧。雅亚无法使用她的魔法而不灼伤自己,挣扎着对抗斯特恩以释放双手。但她无法呼吸。她的脸色发青。

卡恩向她冲去,快速地剥除她身上纤维,但更多纤维迅速扭动到空位。紧密的小线穿梭在他的指间,无视他。雅亚的眼睛张地很大,如此惊慌

泰菲力坐起来准备他的魔法,但他的咒语在如此虚弱的状态下施放,除了在消逝前闪烁成一片朦胧的蓝雾外,没有什麽作用。泰菲力呻吟了一声,垂头丧气瘫倒在地板上。血浸透了他的衣服布料,颜色加深了。裘达跑到泰菲力身边,低声念着治疗咒语

「我们得离开这裡!」裘达喊道。

卡恩同意。控制面板有一个简单的设计,他把斯特恩给他的钥匙插进了基座,打开一个金属盖子,然后按下开关。钢製百叶窗向上摇晃着,牆内的链条嘎吱作响,齿轮在转动。夜晚凉爽的空气涌入塔内。但是伴随着新鲜空气的是各色噪音:来自下方城市的七嘴八舌和尖叫声。

卡恩无法把雅亚从缠绕全身的电缆中解救出来,所以他转身,高效地肢解了斯特恩—不,不是斯特恩,是杀死了斯特恩,取代了斯特恩的那个非瑞克西亚人。他儘量不去想他的行为:他从身体上取下骨头,将残骸扔到一边,就像在宴会上剥全鸡一样容易。

雅亚吸口气,她的呼吸声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耳,然后用一股猩红的火焰炸开伪斯特恩。大火倾浇在卡恩身上,在伪斯特恩的肉上灼烧,将他的有机成分烧尽。

非瑞克西肉体垂倒到地上,变成了一堆发黑的金属和酥脆有机物。裘达抬头看着雅亚。他的手伸在泰菲力的肚子上。「我太累了,医不了他。我能防止他失血过多,但仅此而已。我们需要帮助。」

「是时候让我呼唤晴空号了。」卡恩说。

「为什麽我们不再等几分钟呢?直到事情变得走投无路?」雅亚说。

卡恩像打开挂坠盒一样打开召唤护身符,按下裡面的开关。

莎娜轻柔而尖细的声音响了起来,「怎麽了,阿耶尼阿?」

「我是卡恩,裘达,泰菲力,雅亚和我,需要被带到安全地带。泰菲力受伤了。」

另一头停顿了一下,「你的位置?」

「阿基夫,在瞭望塔里。遭非瑞克西亚人攻击。」

「非瑞克西亚人?」卡恩能听到晴空号在风中吱吱作响。当她再次开口说话时,她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坚定:「你很幸运—我们离得不远。如果风向对我们有利,我们很快就会到那儿。」

「瞭解了。」

「等等见,莎娜完毕。」

非瑞克西亚的杂讯似乎越来越近了,在通风口和牆壁之间迴响着,吱吱嘎嘎地响声夹杂着机械的咔哒声和肉肉的沙沙声。整个塔都被侵染了,甚至可能是整个城市。斯特恩曾监督剷除阿基夫的非瑞克西亚密探,可以公平地假设,他做了完全相反的事情。

「泰菲力伤势太重无法移动。我们必须坚持到莎娜到来。」卡恩说。「雅亚,你看起来是我们当中状态最好的,你来领头,我佔中间位置因为我必须保护泰菲力,裘达,你在后方保持警戒。」

裘达张开了嘴,雅亚点燃了手中两个火球。她惦量了一下并对裘达扬起眉毛。裘达窘愧的闭上嘴。

过了一会儿,他温和张嘴道:「我想说,这是一个极好的计画。」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9月 14日

第五集:风中的低语 by, Langley Hyde

泰菲力把一个非瑞克西亚怪物砰地摔在卡恩的工作臺上,用一把刀钉住它。这隻生物尖叫着,愤怒地扭动着身体,从八爪鱼般身躯中喷出黑色烁油。卡恩冷静地观察着它的挣扎。 「这是我发现的第二个破坏者。」泰菲力管理着部队,他既是将军又是军需官—在一个多物种作为盟友协同行动的新联盟中,这可不是一件易事。 「它造成了什麽损害?」卡恩问道。 「它在食物仓库裡,」泰菲力说,「尤依拉正在检查...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9月 9日

第四集:残酷的打击 by, Langley Hyde

在晴空号的甲板上让卡恩怀念起了过去。儘管是一群不同的船员在索具上忙碌着,笑得像他们在甲板上工作一般,摆弄着闪闪发光的机械装置,但船上的气味和声音却让人觉得舒服而永恆。金色的光在下面的白云间散射,在蜂蜡涂成的甲板上闪闪发光。蓝天一直延伸到地平线。海风冷却了他那金属的身体。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四个人—泰菲力、雅亚、裘达和卡恩本人—刚被一个接一个地从阿基夫的瞭望塔的上层拉了出来...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