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风中的低语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2年 9月 14日

By Langley Hyde

Langley Hyde's short stories have appeared in Podcastle, Terraform, Escape Pod, and several anthologies. Her novel, Highfell Grimoires, was named a Best Book of 2014 in SF/Fantasy/Horror by Publishers Weekly. She volunteers for the Escape Artists, is a member of Codex and SFWA, and she is an MFA candidate. Currently, Langley Hyde lives in the Pacific Northwest along with her partners and two children.

泰菲力把一个非瑞克西亚怪物砰地摔在卡恩的工作臺上,用一把刀钉住它。这隻生物尖叫着,愤怒地扭动着身体,从八爪鱼般身躯中喷出黑色烁油。卡恩冷静地观察着它的挣扎。

「这是我发现的第二个破坏者。」泰菲力管理着部队,他既是将军又是军需官—在一个多物种作为盟友协同行动的新联盟中,这可不是一件易事。

「它造成了什麽损害?」卡恩问道。

「它在食物仓库裡,」泰菲力说,「尤依拉正在检查他们是否腐化,但在被清理乾淨前,别想晚餐。你可以想像我们的军队会有什麽感觉。」

卡恩只能在抽象层面上,理解有机生物与食物的关係,但他亲眼目睹了,即使在没有饥饿问题下,少吃一餐也会导致尤依拉变得易怒,想像一下,如果更大规模上 . . .

「这是不是打乱了尤依拉的进度?」这个生物是偶然发现食物仓库的吗?还是间谍把他们的位置告诉了希欧蕊?卡恩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间谍的身份;雅亚、裘达和阿耶尼还没有到达,他希望他们一旦到达就能提供帮助。尤依拉忙着在魔力鑽探机头盔上安装自毁装置,这是当务之急,因为希欧蕊的部队已经开始集结。他们不允许希欧蕊获得和转换魔力鑽探机。如果她做到了,她将能够製造魔力石,并将几乎坚不可摧的索蓝钢应用到她的骇人创造物上

泰菲力摇了摇头。「已经安装好了,她现在正在把大炮和魔力鑽探机的电源连接起来。」

这个怪物被钉住了,扭动着,卡恩不知道它能向希欧蕊传递什麽资讯。他把一隻手放在它上面,取下刀刃,把怪物扔进坩埚裡。它扭动着,嘶嘶作响,因为它的血液沸腾了,油燃烧了,肉熟了,金属融化了

「你的同兆研究的怎麽样了?」泰菲力看起来忧心忡忡。他在胸甲下晃动着肩膀,有个扣环松了,由于伤口还在癒合,他没法伸手去调整它。

完成了。卡恩已经确定如何启动它。但他不愿大声说出来。如果卡恩需要寻找的不是间谍,而是藏在魔力鑽探机上的间谍装置呢?他走上前去,拉紧泰菲力的胸甲,庆倖自己不需要这样的装备。有机生物的躯体是巨大的器官容器,这是一个明显的设计缺陷。「别动。我不能冒着盔甲不合身而让你受伤的风险。」

「看着你被打造出来,太容易把你当成一个物品。」泰菲力低下了头。「不管怎样,卡恩,我为我过去对你的态度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

泰菲力暴冲跑了起来,卡恩跟着他来到上层甲板。由于尤依拉的工作室位于船头,从这裡卡恩可以看到整个魔力鑽探机。下层甲板看起来像一个裂开的地球仪,两个半球用一个零组件连接起,支撑着魔力鑽探机的腿。虽然卡恩从他的角度看不见它们,但他知道它们紧夹着红沙漠岩,把魔力鑽探机固定在悬崖边上;同样,远处的船尾半球透过一座临时搭建的桥,与西瓦山脉相连。城市建筑从两层甲板上拔地而起。在他的上方,上层甲板向舵手方向攀升,其位于俯瞰前半球的突起物上。鬼怪和凡尔西诺拆除了夹在建筑物之间的小食摊,并推出攻城机器来填上空位,魔法加农炮悬挂在两侧,指向下方的沙漠。

沙漠沸腾了,魔力鑽探机下的非瑞克西亚人数量众多,在明亮的西瓦光下,就像一个彩虹色的水池。它的水面像大海要被鲸鱼冲出来一样起伏,波浪起伏,然后又裂开,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从它的深处冒出来一样。

这不是另一次出击。

泰菲力吼道,「大炮的状况?」

「还没准备好!」一个女人喊道。

第一波非瑞克西亚人爬上了魔力鑽探机的两侧。盟军战士将梯子往后推,砍断抓钩,用长矛刺向这些扭曲的野兽。

一艘非瑞克西亚无畏舰从群中飞出,巨大的像鲸鱼一样,只不过卡恩从没见过鲸鱼有蜈蚣腿或下颚。石头从它闪闪发光的黑色身体上弹出,小纤维从它的铠甲上扭动探出,好像在品尝空气。它笨拙地朝魔力鑽探机走去,下颌骨嘎吱作响。

「九层地狱,」泰菲力咕哝道。「瞄准无畏舰——它的胸膛!待命直到你们准备好启动大炮。」

尤依拉从下层甲板现身,两名人类技术人员跟紧随其后。她冲到大炮前跪下,检查最后的连接。她的助手们坐在大炮后面,推着大炮面对无畏舰。大炮积累了力量,炮口被燃烧的蓝色能量环绕着。

尤依拉挥了挥手。「开火!」

大炮释放噼噼啪啪的爆炸,猛烈撞击非瑞克西亚的胸腔,烧焦了金属,将其震回自己的军队。蓝色的能量在它的装甲上燃烧。尤依拉再次挥手,大炮第二次轰击无畏舰,剖开了它脆弱的装甲。它倒在自己的部队上,把他们压垮了。

「嗯,」尤依拉说,「这有效。」

一个阴影沿着魔力鑽探机的甲板掠过。晴空号在空中盘旋,有那麽一会儿,卡恩觉得松了一口气—直到他看到它向一群凡尔西诺齐射,驱散了它们。

「哦,不,」他喃喃地说。现在,靠近一看,他发现原先用作伪装的线圈和卷鬚不再是死气沉沉的。就连驾驶舱都结了硬壳,血渍与血块在曾经闪闪发光的玻璃上乾成了一层皮革状涂层。非瑞克西亚人完化了晴空号

Adam Paquette作画

飞船俯冲而下,从甲板扔下扭曲的恐怖物体—有些小的像猫,有些笨重的像熊,夹杂着完化的人类。卡恩想,希欧蕊一定是希望,在尤依拉安装完成魔力鑽探机的自毁装置之前,彻底压垮他们。如果这些非瑞克西亚人从背后攻击泰菲力和凡尔西诺,大炮将会毫无防备。

卡恩动身迎接他们。一个人形的非瑞克西亚生物从晴空号的甲板跃到魔力鑽探机上,身影奇怪而熟悉。他向卡恩走去,双手合十,灰白向后梳的头发上挂满了金属钉,眼睛裡的黑油从脸颊滴下来。他张嘴朝卡恩咧嘴一笑,「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这不可能,但确实是。尔泰。

卡恩曾经以为他死了。无论非瑞克西亚人在这几世纪用什麽方法復活他,都保留让他是的原貌:他如何挺起肩膀、如何眯起眼看着卡恩、如何弯曲双手,这些举止丝毫不变。

在高空,蓝色的黑暗斑点变成了一条龙,俯冲向被完化的晴空号。飞船转向,上升到一定高度与龙交战,险避开一阵火焰。达里迦扑向晴空号的船体,紧紧抓住飞船,让它在天空中沉浮。他用他的后爪耙着晴空号的的悬垂肠线,就像猫在给兔子开肠破肚。

卡恩面对尔泰。

尔泰张开双臂以示欢迎,「自从晴空号把我扔着等死,已经过了很久。你们都可以回来找我。但你没有。现在看看谁是船长—真是命运的神奇转折。」

「不是命运,」卡恩简短地说,「是她的设计。」

「她可能认为你很特别,卡恩,」尔泰说,「但我知道真相。任何被建构的东西都可以被拆解。」

尔泰微笑着,用他的四隻手画了两个弧线,用发光的魔法在尘土飞扬的空气中刻下了字。卡恩向他逼近,尔泰挥了一下手腕,把咒语射了出去,速度比扔刀还快。微弱的光芒击中卡恩,他本以为它会从身体裡弹开,被卡恩自己加持的谨慎防护咒语所击退,但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生锈了,僵硬了,关节突然失去了功能。

「在我重生期间,有的是时间去思考这个,」尔泰说,「有时间计画,重新设计我自己,这样我就可以和 . . .你战斗了。」

「你─做─了─什─麽?」卡恩烦躁地说。

尔泰举起他的双臂,把卡恩拉到空中,彷佛卡恩的重量不过世一团蒲公英的绒毛。那一抓紧了,挤压着。如果卡恩是一个有肺的生物,他早就昏过去了。他咬紧牙关顶住它,但这并不能缓解从他身上涌出的阵阵剧痛,从他的镀层中散发出来的痛苦。他的金属身体发出一声挤压的声音,在压力下凹陷。尔泰张开双手,慢慢地一个指头接一个指头,展开他的拳头,但他没有松开卡恩

「你会变成无法辨认,」尔泰说。「美丽而且崭新」。

冰霜在卡恩的身上绽放,白色的光泽复盖了他的金属。他冷却了,他能感觉到金属在收缩,在西瓦沙漠的高温和魔法冰霜之间的温差下感觉到压力。尔泰扭了扭他的手,做了一个拧的手势然后拉开。当尔泰把卡恩的四肢拉离他的身体时,紧张感从压缩变成了拉伸。他把卡恩一根一根地扯开,就像一个残忍的孩子在折磨一隻昆虫。卡恩的关节在压力下扭曲了。卡恩肩膀和膝盖上的金属脱落,关节弯曲损坏。

死亡会是什麽样子呢?

卡恩从来没有沉思过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这不是一个实际的选择。死亡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是他总无可避免倖存的一场悲剧,他认为自己总会永远再次存活,他无法与之抗争,也无法阻止他所想到的尔泰—而魔力鑽探机正在被佔领。

他不想死。

尔泰咧嘴一笑。加剧了压力。

如果他要死了,他首先要保护同兆。卡恩将手伸入了黑暗虚空,进入了与它的魔法相联的嗡嗡声,取出了他所能产生的最坚硬物质的粒子。他想像眼前有远方的同兆,位于尤依拉的工作室裡。他从未在离身体这麽远的地方生成过过物质。但他强迫自己去做,希望自己能做对。他从乙太中纺成密度最高的碳丝,然后将同兆放在钛合金保险箱裡。他用这些细丝在保险箱周围编织成密不透风的一团。从这麽远的地方做这些,需要巨大的意志力。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创造的行为上,而不是身体感受到的扭力。

一声轰鸣,如挖掘机砸石头一样。

黄金阿格西号横扫过西瓦的红色山脉,石头在它的尾流中翻腾,与魔力鑽探机并列。

阿耶尼从阿格西号甲板一跃而下,落在尔泰后方。他从背上拔出双刃斧,向尔泰挥去。非瑞克西亚法师踉跄地后退,注意力被打断了—伴随一声尖叫,从魔力鑽探机一侧滚了下去。

操控住卡恩的魔法减缓了,他双脚落地却因双膝发软而摔倒。身体受损导致站不起来。

阿耶尼露出牙齿,挥舞着斧头低头地行了个礼。「我回来为你而战,我的朋友。」

卡恩因为强烈的压力咯吱作响,歪着头。他很高兴自己能做到这一点:他不再处于战斗状态了。「我很荣幸,我们必须保卫尤依拉的工作室。」

「她的工作室?」阿耶尼问道,「那头盔呢?」

「尤依拉撑得住。」卡恩对着舵点了点头,从那裡可以俯瞰甲板,高高在上,离战斗地点有段距离。「同兆在她的工作室裡。」

阿耶尼以一声野蛮的咆哮回应,转过身对非瑞克西亚生物一阵猛击。

黄金阿格西号靠近魔力鑽探机时,从船上发射出抓钩。当黄金阿格西号在魔力鑽探机船尾部位就位时,压碎了攀爬在两侧的非瑞克西亚生物。阿格西号的船员们把木板扔过去,架起了桥樑,雅亚带头冲锋,身穿自家颜色的达妮莎卡帕轩紧随其后,和嘴裡喊着她的人民战斗口号的拉妲。凯尔顿战士和宾纳里亚骑士从<阿格西号涌向魔力鑽探机的甲板。他们用巨大的刀剑猛击非瑞克西亚生物,将它们噼成碎片。

Zoltan Boros作画

雅亚升起一层火焰幕,沿着甲板拉开,把非瑞克西亚生物驱向阿格西号和她的部队那边。「卡恩!你想怎麽煮你的跨时空噩梦?」

「我不需要营养补给,」卡恩说。

她翻了白眼,画了几个火弧线。「我还真不被欣赏。」猩红的火焰像刀片一样在她周围旋转,切割着非瑞克西亚的怪物。她抬起手,手指用力地抓着,电流开始在她周围聚集起来。随着一声巨响,一道闪电穿过敌人的队伍。显然,卡恩盯住了;当她再次转向他时,她咧嘴一笑。「怎麽样?我学到了一些新技巧。」

在他们身后,在魔力鑽探机的边缘,一个巨大光滑的翠绿色的形状,从远处的沙漠中升起。那张脸,那些分叉的角——卡恩太熟悉了。希欧蕊,现在附着在多明纳里亚古代战争中,某个噩梦般的建筑上。它使她的小小人体躯干与魔力鑽探机保持平行。

「卡恩,」当希欧蕊说话时,她的整个身体都产生了共鸣,声音迴盪在战场,悦耳,带有奇怪的和声。「你为我准备了同兆。」

卡恩用同兆把希欧蕊引出来的计画成功了。

「雅亚,去工作室把同兆拿来,」阿耶尼说,「我们必须把它弄走。」

雅亚点点头。她用火光掩护自己的撤退,退回到工作室。阿耶尼和泰菲力站在门口的两侧。

希欧蕊向前移动,与其说她的多条腿迈步,不如说是在她的军队中游走,把怪物聚集到她的身体裡,并在她走的时候把它们融入她自己。她从侧面接近魔力鑽探机。炮火如雨点般落在她的铁壳上,但却从她的身体上消失了。她毫无损伤。

她是要找去魔力鑽探机各部份之间的连接处吗?

但希欧蕊雷德打开龙引擎体的下颌骨,将她的胸部像攻城锤一样,猛击魔力鑽探机船头部分。砰的一声响彻了魔力鑽探机。从船体上,金属与金属的摩擦,振动传遍整个鑽探机。她把腿伸到非瑞克西亚军队裡。当她的军队涌向她的身体时,扭动的纤维缩进了自己的身体,将腿作为梯子,龙引擎身体作为坡道,进入魔力鑽探机的上层甲板

卡恩在车间门前蹲了下来。为什麽鹏洛客雅亚还没有带走同兆?卡恩受伤的手指弯得太厉害,无法握拳,于是他用手掌捏碎了非瑞克西亚,意识到身后有两个鹏洛客在战斗,他必须尽他所能保护阿耶尼和泰菲力。他不禁佩服泰菲力的战斗方式:不仅有鹏洛客的决心,还有父亲的决心。他是一个决定拯救他女儿和他自己的时空的人。然而,当卡恩把一个看起来像人、马和乌贼的混合体的怪物扔在一边时,他仍然留意到阿耶尼。他必须保持足够的距离,以避开阿耶尼的弧形打击。阿耶尼可以转动双头斧,在金属和肉体之间流畅地挥出一斧,非瑞克西亚人在分离前,要花点时间考虑,到底哪裡出了问题。从非瑞克西亚军队的后方,援军出现了—卡恩认为,他们其实并不需要援军:两艘无畏舰。巨大的金属板复盖着它们的电缆、跳动的器官和肉体,上面竖立着足以刺穿三个人的尖刺。无畏舰用它们的研究之腿笨拙地前进。

「九层地狱」特泰菲力在卡恩背后喘着气,他吼道:「准备大炮!

「我不知道我们要怎麽赢得这场胜利。」阿耶尼说。

在地平线上,一道阴影加深了—一道突然出现的醒目绿色。在卡恩看来,这裡几乎就像森林的边缘。

在高处,达里迦带领他的龙以轮式俯冲的方式冲向无畏舰。达里迦以他的大块头猛地撞到其中一艘,一板一眼地将其摔开。晴空号在追逐中旋转着,它那蝙蝠般的船帆在西瓦的风中灵巧地航行着,用病态的绿色光波骚扰着巨龙。

魔力鑽探机颤抖着,然后砰砰作响。卡恩可以感觉到他体内的心石嗡嗡作响,这是种呼唤和回应,就像二重唱的开始。尤依拉肯定已经完成了她的工作,她唤醒了魔力鑽探机。它就立在那,缓慢地,不可阻挡地。

甲板上的每个人—包括非瑞克西亚人—都停止了战斗以恢復平衡,当魔力鑽探机用脚将自己撑起来时,他们摇摇晃晃。卡恩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更用力地压在甲板上,气流穿过他受损的关节发出吱吱声,比战斗中的汙秽相比乾淨而热。这伤到他带有凹痕的金属镀层。连接魔力鑽探机和沙漠的桥樑的残馀部分被撕裂了。希欧蕊的下颚尖啸着划过魔力鑽探机的长边,卡恩可以感觉到整个结构在她失去对船体的控制时,摇摇欲坠。

魔力鑽探机解脱了。

希欧蕊倾斜了,她的平衡被打断。

魔力鑽探机沿着岩石沙漠地貌大步前进,不优雅但高效,平衡性良好,碾碎了下面的非瑞克西亚生物。它一边前进,一边铲起岩石喷出熔岩,喷洒在沸腾的非瑞克西亚军队上。卡恩看不清细节,但他能看到结果:枯萎的团块,在燃烧时不断缩小,很快就被淹没在熔岩的厚浪之下。

非瑞克西亚军队开始撤退,但是卡恩在地平线上看到的乌云已经变成了树叶和树木:一排又一排的马尼古斯人前进,用他们凉爽的阴影和青翠的树叶把西瓦的沙漠遮蔽了。魔力鑽探机的熔岩把非瑞克西亚人推到马尼古斯人的树枝下。马尼古斯人撕毁了他们,亚维马雅妖精像凤梨花一样飞舞在马尼古斯人的四肢上,向下方的怪物射出箭雨。

一隻飞行的卡甫滑翔到甲板上,裘达从它的背上跳下来。一个皮肤苍白、脸颊上有斑点的妖精跟着他跳下。梅黎娅。裘达曾将她的事告诉他。「这麽多鹏洛客。」她说,「与你们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魔力鑽探机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甲板四周更多滑翔的卡甫降下,亚维马雅妖精在他们的背上。战斗再次点燃,亚维马雅妖精冲向非瑞克西亚人,用矛刺穿他们,解救了受困的守军。裘达升起一道炽热的白光,将大炮和操作人员包围在防护罩中,为他们争取操作武器所需的时间。大炮摧毁了较大的非瑞克西亚生物,在他们试图突破魔力鑽探机的防御之前将他们击倒。梅黎娅站在拉妲和达尼塔旁边,协调她的部队,让亚维马雅的弓箭手在宾纳里亚和凯尔顿的战士后面列阵。一波又一波的箭头在凯尔顿和宾纳里亚上空划出弧线,钉住迎面而来的怪物群。

. . .「我们有救了。」泰菲力低声说。

从他的语气听起来,他从未想过战情有可能暂缓,卡恩也这麽觉得。

雅亚从尤依拉的工作室出来,踏入泰菲力和阿耶尼之间的空隙。在她的怀裡,抱着卡恩在同兆周围产生的钛金属团。她咬紧牙关地把它拖了出来。卡恩没有想到,那样大小和重量的物体,对人类来说可能很难操控。

「我不能独自带着它穿过黑暗虚空。」雅亚承认,「对我来说它太重了,没办法带着它时空穿梭。」

卡恩点点头。他用弯曲的手穿过箱子,剥去保护性的金属涂层。然后他又挥了挥手,无锁的箱子打开了。同兆在它的盒子裡闪闪发光,它本身够轻能让雅亚携带。

「终于。」阿耶尼的声音听起来很扭曲,不是嗜血的咆哮,而是 . . .机械的。

卡恩转向他的朋友。

阿耶尼露出牙齿,脸部痛苦的扭曲着,压下耳朵,闭上那只完好的双眼。他的皮肤起起伏伏,就像蠕虫在他的皮毛下面爬行。

雅亚发出一道难以置信的声音,泰菲力站了起来。不─不可能是阿耶尼。

阿耶尼完好的眼睛惊恐地睁大了,他摇头否认,嘴裡说着不,不,不,抓着自己的手臂,好像他能抑制住皮肤下的非瑞克西亚纤维,阻止它们出现。但是它们充血了,撕裂了肌肉和皮毛,露出了安装在他身体下面的光滑、密集的非瑞克西亚肌肉组织。

阿耶尼已经完化。是间谍,背叛者。他把他们出卖给了希欧蕊。

雅亚把同兆保护性的攥在胸前。她仍然很震惊,向后退了一步,向工作室退去。火焰在她周围燃烧,包围着她。这个动作似乎触动了阿耶尼。他抡起斧头砍向她的身体。雅亚弓着背,嘴巴痛得张大。她倒下了。

泰菲力举起双手,他的魔法减慢了阿耶尼的攻击。卡恩冲向狮族,站在雅亚面前,希望有人,任何人,可以对她俯卧的身体施一个治疗咒。阿耶尼挥斧砍向卡恩的躯体。卡恩以为刀锋会从他的金属身体上滑落,但它深深地刺进了他的身体,好像他只是块肉。疼痛从伤口放射出来。卡恩抓住斧头的柄,想把它挣脱出来,但刀刃已经嵌入了他的身体。阿耶尼毫不费力地从他身边走过,泰菲力筋疲力尽,再也拖不住他。

「希欧蕊很好的计算过你的力量。」从阿耶尼喉咙裡发出的机械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像他平常的咆哮,「同兆和卡恩:细语者想在多明纳里亚获得的两件神器。」

「你必须杀了我,」雅亚喘着气说,「我才会让你—」

「是的,」阿耶尼简单地说,用一隻手把她举到空中。「你去死。」

雅亚咳嗽,「也许吧,但不是一个人。」火从雅亚的身体裡喷涌而出,像一团白色和红色的火焰;阿耶尼咆哮着向后靠去,他的皮毛烧焦了,露出皮肤下发黑的电线和电缆,空气中充满了焦油臭味。他那只残破的手猛地一挥,把雅亚扔出魔魔力鑽探机的边缘。

泰菲力喘了口气,裘达虚弱地喊一声。

卡恩试图把阿耶尼的斧头从他的身体中拿出来,但他受损的关节在压力下弯曲,斧头没有移动。同兆就在离他不远的眼前,雅亚将它掉在那儿。他会为她报仇的,他会的—但阿耶尼说的没错:希欧蕊雷对自己的力量计算得很精确。也许他在喀洛斯洞窟裡暴露出的资讯,比他自己知道的还要多。阿耶尼如同老友般用胳膊搂住卡恩,另一隻手举起同兆——揉成一团,彷佛那件古老神器不过是纸做的。卡恩只能惊恐地看着装置裡错综複杂的符文短暂地闪烁着,然后熄灭。

希欧蕊撞上了魔力鑽探机,阻止了它的前进,并将它压在她和一座山之间。撞击声响遍巨大神器的船体。当非瑞克西亚人从山腰上掉到甲板上时,战局再次变化。宾纳里亚、凯尔顿、亚维马雅妖精、鬼怪、人类和凡尔西诺都在奋力战斗,苦苦支撑。

卡恩挣扎着反抗阿耶尼的抓捕,裘达和特泰菲力目瞪口呆的站着,一切发生在短短几秒发生。

希欧蕊分裂了,她的小人形从巨大的龙引擎宿主体上弹出,露出一条蛇形的嵴椎,用来插入她更大的宿主体内。她的人形部分滑下她巨大的躯干,跳上魔力鑽探机的甲板。向鹏洛客走去。她的角盔向后折叠——没有露出卡恩所预期的血汙和金属,而是苍白的皮肤。希欧蕊露出了一个精緻鼻子,丰满嘴唇,大大的、忧鬱的眼睛,像一隻母鹿。毫无疑问,她的脸是从某个死去已久的可怜女人那裡取来的。

她把一隻苍白的小手按在卡恩的胸前,「我拥有魔力鑽探机。我有你。多明纳里亚将很容易被入侵。我子民所行的一切奇蹟,都要成为你的奇蹟。我们所有的美都会变成你的美。真理只有一个。进化的下一步将会完成。」

整个战场上,非瑞克西亚人喃喃地说:「只有一个真相。」从伫列中传来了低语声,比从扭曲的嘴中吹出的风更柔和,也更阴森。

「事情没有像我计画的那样发生,卡恩,多亏你的努力。」她抓住卡恩脖子上的链子,链子上有他的 占卜仪、定位器,还有他用来和晴空号通讯的小玩意儿。「不过,这样更好.。我确实有个计画,卡恩。这是有关你和多明纳里亚的计画,对所有的时空都是。」

「我想你会失望的,」尤依拉的声音猛然响起,被鑽探机的结构放大,「因为你今天得不到你想要的。」长时间的停顿—彷佛尤依拉必须强迫自己去做她认为正确的事情。但是卡恩相信她。然后,一种不祥的滴答声从魔力鑽探机的中心结构中发出。尤依拉触发了魔力鑽探机的自毁机制。

黄金阿格西号挣脱了,冲进了沙地。

「裘达!」尤依拉喊道,「传送所有人离开这裡!现在!」

裘达猛地站起身,在魔力鑽探机的甲板周围,传送门旋转着出现,吞噬着附近的部队。没有被捲入其中的士兵,被更快瞭解将要发生什麽的朋友挤进去。裘达打开了一个传送门,把达妮莎、拉妲和梅黎娅扔了进去,把他们转移到远离爆炸半径的安全地点。他甚至确保梅黎娅珍贵的卡甫不会被留下,把其笼罩在一个旋转的传送门裡。最后,裘达看着卡恩。眼中闪烁着遗憾,退步走入最后的传送门。

甲板变得异常安静:希欧蕊与她偷来的脸孔一动也不动,阿耶尼控制着,他的手臂被雅亚烧成了乾骨与烧焦的废墟。

卡恩等着。

「我的目标已经到手,我准备好回去了。」希欧蕊呼了一口气—卡恩不知道她是失望还是满意地歎了口气—一道猩红的光,起初只有一颗珠子那麽大,在她身后的空气中显现出来了。当闪电穿过它,那道光扩展成一个闪亮的、旋转的猩红色球体。它咆哮着,吞噬着周围的空气和环境。它向他们生长,啃噬着空气。

希欧蕊歪着头,摸了摸自己的脸,「真可惜。我喜欢这个。」

卡恩挣扎着想摆脱阿耶尼的控制,但在他受损之躯与阿耶尼增强的力量之间,他毫无办法。丑陋的红光吞没了希欧蕊。当它冲刷着她时,她将脸转向它的力量,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它的烈焰在阿耶尼和卡恩身上燃烧,炙热的温度,卡恩能感觉到它是如何拉扯,是什麽造就了卡恩自己的本质,,与它 . . .偷走了他。

彷彿他不过就是一件神器,窃贼的目标。


当夜幕冷却了沙漠的空气,尤依拉和泰菲力完成了对倖存者的协调工作:他搭起了分类帐篷,她安排了少数身体健全的后备人员在战场上搜寻倖存者,并焚烧非瑞克西亚尸体,然后他们与鬼怪和凡尔西诺公民们一起工作—有些人拒绝离开他们的家园和撤离—一起清点物资,在马尼古斯人的肢体庇护下搭起帐篷,确保每个人都能根据需要得到食物。

他们都精疲力尽了。

对裘达开口 . . .经过这一切,泰菲力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力量。

但是他从内心深处把它召唤了出来,这是妮安碧要他做的。

裘达跪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乾涩的双眼打量战场上的破坏,部队在倖存者中挑选并驱散秃鹰,黑色的熔岩摊蒸腾着在越来越深的夜裡,他捧着卡恩的项鍊、占卜仪、非瑞克西亚定位器、晴空号通讯器——与一缕雅亚的白发。

「来,」泰菲力蹲在他身边,「你必须吃饭和睡觉。」

裘达弹开占卜仪的背面,把雅亚的头发像挂坠盒一样放进裡面。「我放不下她,我才刚刚把她找回来了。她不能走,还不可以。我认识她已经跨越了好几辈子,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仍然不够。」

泰菲力感到自己内在一片巨大的空虚:他没有足够的精力去伤害。他很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苏碧拉死后,仍然保持着这种麻木感。他花了很多年时间才磨去棱角,袒露出真实来面对自己的哀伤。 他为她哀悼了很长时间,他永远会。她是他一生的挚爱,也是他孩子的母亲

尤依拉也加入了他们,她的靴子嘎吱嘎吱地穿过砾石。「我们还有活着的朋友需要我们,裘达。希欧蕊的计画是什麽?她会对卡恩和阿耶尼做什麽?」

「我不知道,」裘达说,「没有同兆,我们怎麽跟他们作战?」

尤依拉在裘达旁盘腿而坐,并把手臂放在裘达的肩膀上。

泰菲力凝视着风景,「我们将为雅亚建立一个超越时代的纪念碑。她的力量,她的成就,她的奇迹不会被遗忘。西瓦将成为朝圣之地。」

裘达只是摇了摇头。

「我会陪着他的。」尤依拉说。


石头从西瓦红色沙滩上拔地而起,形成了白色金字塔的排列,被盘旋在半空中永不熄灭的火焰围绕着。这个咒语是裘达自己施下的,在适当的光线下,当西瓦的风吹到它时,火焰就像一个女人转过头去隐藏她的笑意,苍白的秀发流进虚无。

达妮莎、拉妲和梅黎娅都回到了自己的家园,让他们摧毁的部队可以恢復元气,为不可避免的非瑞克西亚回归招募更多的部队做准备。裘达, 泰菲力和尤依拉留下来建造了这个:雅亚的纪念碑。

泰菲力会想念她的。

「雅亚和我是在她」裘达捏了捏鼻樑,闭上了眼睛,好像是为了掩盖眼中的光亮。他吞嚥了一下,「多明纳里亚失去了一个法师—王国失去了—我失去了—我很抱歉。」

尤依拉把手放在裘达的肩膀上,裘达靠在那种熟悉感上。

「我从没想过我必须这样做。」裘达最后说。

泰菲力清了清嗓子,没有说话。他只是摇了摇头,无法用语言表达他是多麽想念她的智慧,怀念她在如此严肃的任务中所带来的幽默。雅亚在拯救一个时空时,往往都会打趣一番。他脑海中充满了她在其中一座石制金字塔裡的深刻记忆:她教茜卓的耐心,她在说一些非常伤人的话之前如何微笑,以及他们是如何相遇的。他永远不会忘记在赛费尔的那一天,他误以为她是厨师,向她要了一个煎蛋。她咧着嘴笑着走到柜檯后面,用手指轻弹了一下,点燃了所有的炉子——这让真正的摊主大为吃惊。「你要加点酸辣酱吗?」他永远不会忘记她。

泰菲力绕着纪念碑走了一圈。汗水在他的皮肤上冒了出来,他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停下来触摸他们留给卡恩的空金字塔,让卡恩灌输他对雅亚的记忆,如果他─不,一旦回来。

泰菲力挺直了肩膀。莎希莉在一段表示敬意的距离外等待,她的珠宝色调的衣服在风中闪烁,金色的装饰物闪烁着,她的棕色皮肤发亮,黑色头发滑落。当他点头示意,我准备好了,她转身,他们一起离开了。


当泰菲力穿过铁闸门时,他不得不抑制住一阵战慄。他们已经到了—克撒的塔楼。这不仅仅是散发着前几夜寒器的破旧石板,他从没想过他会再踏进这个地方。

莎希莉带他来到一个古老的桶形穹顶大厅,它的屋顶仍然完好无损,很好地保护了它不受阳光的伤害。她把一隻手放在她的装置上,泰菲力会用它来增强他的魔法力量和精准度。他并不急于爬进去:它的平臺、皮带和电线,就像在地牢裡找到的招供装置,而不是用来增强鹏洛客天赋的魔法物品。

虽然卡恩在喀洛斯洞窟中发现的陶板已经丢失,但他的图画却没有丢失。雅亚在拿取同兆同时拿了它们。但与同兆不同的是,这些画一直留在雅亚的身上,藏在她衣服的一个秘密口袋裡

莎希莉还不能确定它们是如何描述同兆的工作原理的。唯独卡恩有弄清楚这一点。但她已经能够确定同兆何时被发射,并製作了一个完美的複製品。

所以,这就是现在泰菲力的任务:回到何时,学习卡恩已经确定的内容:如何启动它?

「祝你好运,泰菲力,」莎希莉说。「为了我们所有人。」

他强迫自己放松。一隻棕色的小鸣鸟栖息在一扇拱形窗户上,然后落到地板上,在灰尘中沐浴。卡恩应该知道它的种类和习性。

为了拯救他的家,为了拯救多重宇宙,泰菲力会做一件他发誓永远不会做的事:穿越时间本身。


时空渡桥上的红灯熄灭了,卡恩从回荡在黑暗中的鸣叫声中得知,他站在一个巨大的洞穴裡。他能感觉到矿藏的存在,头顶上石英钟乳石的重量,还能闻到冰冷潮湿的石头的味道。他觉得不舒服─错误,彷彿穿越黑暗虚空的湍流给他的金属表面涂上了一层不洁的薄膜。他跪了下来,崩溃的身躯因为魔力鑽探机上的战斗仍然疼痛难忍。他希望其他人,裘达, 尤依拉, 泰菲力,比他过得好,雅亚 . . .不,最好不要想这些,直到他可以哀悼为止。

白光突然爆发,淹没了他的感官,叽叽喳喳的鸣叫声停止了。

艾蕾侬站在他面前,容光焕发,如星星般闪耀。她那瘦长的四肢有昆虫的精緻,她那长脸有节肢动物的美。即使她朝他的方向卑微地鞠了一躬,她的微笑仍有种洋洋自得。

「欢迎,父亲。」艾蕾侬的声音是沙哑而悦耳的女低音,「欢迎回家。」

卡恩四处寻找阿耶尼和希欧蕊。他曾看到时空渡桥吞没了魔判官和他完化的朋友,但没有看到他们在这裡的迹象。它一定是把它们放在了别的地方。只有他和艾蕾侬站在这高原上,堆积如山的白瓷砂。在高原下面,类昆虫非瑞克西亚人在闪闪发光的白金物质中沸腾。

艾蕾侬抓住他的下巴,把他注意力拉回到她身上。「你离开的时间太长了,」她低声说,「我们很想你。你值得分享即将到来的荣耀。」

卡恩试图站起来,但发现他的腿动不了。他试图召唤他的火花,把自己送到某个地方,任何地方,但他太残破了,太累了。艾蕾侬的爪子戳进他的金属脸颊,将头转边。他的脖子甚至对这种运动也感到不适,关节摩擦在一起—然后他看到了它。一棵矮小的小树苗从瓷砂中生长出来。那多枝而精緻的树枝,使他想起了,他在群山之间的林线上,看到的那些小树。它苍白的四肢闪着彩虹般的光泽。油珠像花蕾一样挂在它的嫩枝上。

即使现在,在这个地狱裡,在怪物的包围中,他还是忍不住对那棵树有一种柔情。一个活生生的个体,为了活下来,与所有的困难做斗争。「这是什麽?」

艾蕾侬俯视着他,她纳一排排的牙齿张成了嘲讽的口型,「这是伟大事业的开始,父亲。它是一切的开始。」

甲板上响起了喇叭,召唤部队作战。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9月 9日

第四集:残酷的打击 by, Langley Hyde

在晴空号的甲板上让卡恩怀念起了过去。儘管是一群不同的船员在索具上忙碌着,笑得像他们在甲板上工作一般,摆弄着闪闪发光的机械装置,但船上的气味和声音却让人觉得舒服而永恆。金色的光在下面的白云间散射,在蜂蜡涂成的甲板上闪闪发光。蓝天一直延伸到地平线。海风冷却了他那金属的身体。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四个人—泰菲力、雅亚、裘达和卡恩本人—刚被一个接一个地从阿基夫的瞭望塔的上层拉了出来...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9月 9日

第三集:上锁的塔 by, Langley Hyde

由 Bryan Sola作画 卡恩希望一个人呆着。他希望能从事研究工作—要是他能把自己沉浸在数学公式的劲头中就好了,要是他能忘记身上的油和血变乾的感觉就好了。但他无法逃脱。他被锁在新阿尔加夫的瞭望塔里,在一个上层小圆形房间裡,被钢製的密封百叶窗环绕着。头顶上的魔力石发出微弱的黄光,照亮了一个下方附有控制面板的基座。只有他有那把能终结塔楼封锁的钥匙,但他不会使用它,要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