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两个守护者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0年 10月 12日

By A. T. Greenblatt

A.T. Greenblatt is a mechanical engineer by day and a writer by night. She is the author of over two dozen 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short stories and her piece "Give the Family My Love" won the 2019 Nebula Award for Best Short Story.

当妮莎准备好对抗曾被她视为盟友的人时,她纳闷自己是否因为离开赞迪卡而铸下了大错。

杰斯和娜希丽站在她面前,因奔跑穿越魅歌城而大口喘息。她身后有许多来自卡赞度森林的元素。阵容壮大。

如果妮莎从未成为一个鹏洛客,此刻她的胸口就不会为了过去犯错以及失去友谊的痛苦和内疚而喘不过气来。她就不会哀悼基定的死去。或是失去茜卓的爱。

「你怎么...你怎么能移动得...这么快?」娜希丽说。她身上有许多伤口和瘀肿,她脸上的愤怒更是纯粹且极其明显。

她臀部上方就是装着砾岩塑核的背包。它的搏动光芒悄悄地穿透了布料。

妮莎握紧拳头。

但另一方面,如果她从未离开过赞迪卡,如果她从未尝试、失败并且再次尝试,她就不会站在魅歌城前面,在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时守护她的家园。

「赞迪卡是我归属之地。它是我的力量与力气的中心,」妮莎说道。「我知道所有的通道,也知道该如何使用它们。至于你们两个」-她想起了在阿库姆空境内被娜希丽随意谋杀的蕨类元素,而且她感觉到身后的卡赞度元素大军随着她的愤怒而扩张-「你们永远也无法理解。滚出我的家园。」

杰斯试着要和她理论,但妮莎却无视他。她只专注在娜希丽身上,同时这位砾岩术士大喊,「这里是我的家园,树居者!」

元素大军本能地紧绷并逐渐靠拢妮莎,准备用生命守护她。

有那么一刻,妮莎心中充满了对这些赞迪卡化身的感激。它们找到了被流放的她。它们接纳了孤苦无依的她。

杰斯停止动作。他召出了一面魔法护盾。

元素,这些源自赞迪卡心脏与魂魄的片段,它们支持她,无论她的过错以及无心造成的伤害。

娜希丽举起双手,接着魅歌城的石头便开始颤动。

元素,教导了她成为家族一员的意义,以及家族应有的样貌。没有出声请求,现在它们竟主动前来协助她。是她的家人而且不是娜希丽的。

基定会怎么做?妮莎心想。

他会告诉你是时候为自己做决定了。

「守护赞迪卡,」她用比低语更细微的声音对元素说。但它们听见了。它们了解。

宛如一阵裂岸浪潮,它们照做了。


娜希丽一直相信石头的力量,石头的力气,相信石头终将不朽。但几百年来头一回,随着数十个元素聚集在她四周,她开始怀疑砾岩术的力量。

和妮莎一样,这些元素用难以置信的速度移动着。

一个形似跺地兽的巨型元素朝娜希丽冲来,她在千钧一发之际升起一根石柱。它嘶吼一声,将它的叶状手掌一挥便击碎了这根石柱。它向她咆哮,而娜希丽也以嘶喊声回敬。正当那个叶状家伙准备扑击时,她双臂一挥,召唤岩石。接着它就被一个从地面窜出的花岗岩拳头击退。

娜希丽露出笑容。

不过当她一看到妮莎时,她的笑容便立刻消失。那个妖精正站在半空中的一团藤蔓上,展开双臂,绿色的能量缎带盘旋围绕着她。而在她后方...

她后方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元素。它相当庞大,外型像鹰但却有着由贾笛树根构成的身体,扭曲缠绕。它看见娜希丽并且跟怒火一样迅速地朝她冲去,敞开了鸟喙并伸长了爪子。

娜希丽召唤岩石来防卫自己,但那只生物的爪子却陷入了她的肩膀。娜希丽发出惊讶又痛苦的嘶喊。它拍动了翅膀-一次,两次—然后开始把她拉向空中。

该死,娜希丽心想,接着将手腕猛然往前伸。一瞬间,三十把发光的剑就插入了这只贾笛鹰。它尖啸着抛下了她。娜希丽翻滚到一旁并起身,但一只由水组成的巨型元素却出现在她面前,而且它体内充满了藻类和悠游的鱼。

「这太扯了,」娜希丽低声咒骂,并在它用水做的脚朝她的头部踢来时跳开。

它持续反复踢击。

娜希丽不时瞥见杰斯咒骂并施放火焰与奥札奇孳巢的幻影,而元素们则本能地从幻影前退缩。这让她大开眼界。他正在利用赞迪卡的恐惧作为一种武器和护盾。他的把戏替他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来躲开鸟喙与血盆大口,利爪与荆棘。

不过娜希丽知道他们几乎抵挡不了这份无情的袭击。

那个树居者是怎么办到这一切的?她想着。

有那么可怕的一刻,娜希丽纳闷是否妮莎才是对的。如果元素是这个时空本身的化身,那么赞迪卡已赐予那个妖精可用来作战的军队。娜希丽则一无所有。

不,不是一无所有。她还有力量与决心。她是岩石大师。她已存活了好几千年。她是真正、远古赞迪卡的守护者。她是这时空中岩床与地基的保护者。

而且她会阻止这场疯狂。

以一个流畅的动作,娜希丽用一只石手推开了一个由雨水和秋色叶片构成的元素。她挺起胸膛,扩张站姿,并且排列好她的火力。

娜希丽一声地并拢手掌。

然后朝那位妖精射出五十把发光的剑。

妮莎惊讶地睁大眼睛,但就在剑击中她之前,那只贾笛树根巨鹰再次出现-娜希丽不知道它是从哪冒出来的-并且用它的翅膀扫开了这五十把武器。

可恶,娜希丽心想,一边再次召唤石头。她试图把巨岩扔向妮莎,让妖精四周的大地围困她,并送出更多剑。但妮莎的元素却积极地防护她,彷佛它们不只是没有心智的工具。彷佛它们知道自己正在为了生存而战。

当你的世界破碎衰败时,怎么可能有人过得上好日子?娜希丽气冲冲地想着。她再次攻击。再一次。接着又一次。

当一只由残破晶石和魅歌城苔藓构成的巨型狮鹫兽吞下数十个石矛并看似正对她咧嘴笑时,娜希丽才明白她得尝试另一种战术。

她开始奔跑。

闪躲、阻挡并迂回穿行,娜希丽疾驰绕过了元素的扑击兽掌、切齿尖牙,以及挥打尖棘。她不停奔跑,直到她抵达魅歌城的大理石巨门并穿过了它。

她需要保护塑核。这座上古城市里的石头能够帮她做到。


杰斯从未见过这么多型态迥异的元素。如果它们没攻击他,他原本会相当着迷。

但它们正在攻击他,而且他得花上毕生的技巧与智谋来闪躲它们的袭击却又不会伤害到它们。他知道如果他想要赢回妮莎的友情与支持,他就不能伤害赞迪卡。

他需要拿到砾岩塑核。他得找到办法让赞迪卡的这两位守护者谈和。

从眼角的余光,他看见娜希丽冲进了魅歌城。他知道无论这位砾岩术士有什么盘算都无法帮助任何可能的和平谈判。

双手往上一挥,杰斯召出一道幻影:一团异常浓密的云雾,使他足以隐身于其中,并让耸现于他面前的常春藤和地衣元素大感困惑。为他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

在这层掩护下,杰斯拔腿狂奔。

他才刚滑进魅歌城,后方就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毁灭巨响。他转身看见一面巨大的石墙砸毁了这座城市的大理石门,挡住了出口。

这使杰斯被困在城内,它那诡异的曲调再次开始嗡响。


娜希丽能够听见元素们撞击魅歌城城墙的声音,用它们的泥泞拳头和苔藓翅膀无用地击打着。这些声音取悦了她。

妮莎摧毁不了她临时凑出的要塞,尤其是当娜希丽在城里使用砾岩术稳固它的时候更不可能。

不过,一想到那些大自然怪兽的袭击就令她恐惧地起了鸡皮疙瘩。被城墙围绕并且被看不见的音调纠缠使她的胃部翻搅。这让她觉得彷佛再次被困在狱窖里。

她举起手臂,召唤岩床与砂石。宛如舞蹈般,她将它们升起,彼此交织,逐渐强韧,比原本的魅歌城城墙更坚硬,在这片遗迹上为她自己建造了一座巨大又无法摧毁的堡垒。

耗费的心力使她的身体疼痛,但她拒绝让那个愚蠢的妖精得到塑核。尤其是当她即将治愈赞迪卡,即将让它回复稳定,甚至是变回她曾经认识的那个世界时更不可能。

在她的要塞里面,元素的撞击声被屏蔽了,而这座城市的歌声也变成一道微弱的旋律。娜希丽松了一口气。她终于有了独处的时刻。

「娜希丽。」

可恶。她在转身之前就知道是谁了。她认出了杰斯在石头上的脚步模式。不过她直到现在才注意到。

她转身看见杰斯朝她走来。

「如果你企图夺取塑核,」娜希丽说,呈现全然的冷静,「我会把你加入我墙上的装饰收藏品。」

那让他停下脚步。

「我不想和你交手,」他说,同时举起手摆出和解的姿态。「可是...拜托,我们去拉尼卡吧。我想在那里妮莎会听我们说话。」

「噢,她会听的,」娜希丽回复道,愤怒在心中逐渐滋长。「她会一直倾听,等到要选择的时候,她会选择让这个世界保持分崩离析的状态。」她紧握拳头并开始拆解要塞的屋顶,使自己能够看见辽阔的天空。

把视线往上移,她呼唤她在多年前创造的晶石。她呼唤了被遗弃在魅歌城四周的每一个晶石。有好几十个。「不,杰斯。塑核无法在另一个时空运作。它要留在这里。」

「我不想和你交手,」他再次说道,他的声音里不带有攻击性。但她却听见了他没说出口的部分。那沉默的另一半陈述:但我会这么做。

「拜托,」他说。

不过娜希丽已经受够了。受够这些看不见眼前真相的脆弱鹏洛客。她的双手因激动而颤抖,接着她便使用那份能量将晶石从空中拉下并盘旋于杰斯上方。

「娜希丽,」杰斯警戒地说。这些晶石向他靠拢并开始旋转,把他困在它们的圆环中。「拜托,听我说!」

娜希丽不想再听了。她升到空中,她的怒火与伤痛驱使着她。转动了一下手指,蓝色能量就包覆了她的双手,接着她透过晶石传送这份能量,将杰斯困在这个危险的圆环中。然后,她号令这个圆环闭合。

她希望她的脸是他最后看见的东西。

她从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些动静。她知道它的外形、它的姿态,它的冷酷与无声危险。

娜希丽转身看见她古老的导师。她的死对头。索霖。

他站在要塞的墙上,距离她数十呎远,与她的视线等高。他的黑色长外套在身后飘荡着。他正在微笑。

「你在这里做什么?」娜希丽咬牙切齿地说。

索霖没有回应。他就只是以那种危险的方式举起一只手,她太熟悉了。细微的动作预示了一场可怕的袭击。

不,不要连你也来搅局。娜希丽龇牙咧嘴地嘶喊。她从地面召出一个巨大石脚直接踢向那个吸血鬼的胸口。

索霖消失在一阵乱石中,娜希丽喘了口气。然后,转眼间,他又出现了,依然微笑着。彷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娜希丽眨了眨眼,感到困惑不已。她探向索霖脚底下的岩石,竟发现它们并没有支撑着这个吸血鬼的重量。

这是一个幻影,她明白了。这是杰斯搞的鬼。

不过这份领悟来得有点太迟了。一团云雾将她包围,浓密到她无法看穿。她听见她的晶石哐当地掉到地上。

突然间,她的意念已不受她控制。


成功了!杰斯心想,同时那些晶石也落到周围的地面上。他能够感觉到娜希丽的心灵正在努力抵抗他的操控。他厌恶事情演变至此,但他也没什么选择。

魅歌城的诡异嗡响声开始逐渐增强。

最好快点。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同时掌控娜希丽的心灵以及噤声咒。

娜希丽飘向地面,他号令她静止不动。他小心翼翼地靠近。

伸入她臀部上方的背包里。

拿走了砾岩塑核。

它在他手中发出宛如信标般的光芒,温和地搏动着允诺的力量。

这座城市的缠人歌声音量增强,杰斯发现自己突然充满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渴望。

他看见自己操控着塑核的能量,不需与其他人争辩或对抗就能解决难题。也不需要让他自己或他的朋友们置身于危险中。

有了塑核,只要一个念头,他就能够轻易地改变世界。所有世界。

不对,那不是我。杰斯推开了这份诱惑。

随着娜希丽的心灵用崭新的力量猛烈抵抗他的操控,他发出痛苦呻吟。在她抵抗的当下,她的表情,她动弹不得的身体的每一个线条都充满怒意。他就快控制不了她,不过杰斯也在最后一刻重新取得掌控。

「让我离开这个要塞。降下围绕入口的墙,」他如此号令。

娜希丽的心灵拒绝这道指令,但他却听见远处传来石头倾覆的声音,元素的攻击逐渐大声。

杰斯面露愁容。他们应该一起设法为赞迪卡找出解决方案,而不是彼此争斗。

他能够立刻把塑核带去拉尼卡。他应该这么做。娜希丽宣称塑核只能在这个时空运作,但他想测试那个理论,安全地远离这个早已受损的世界。

他也知道如果他不告知妮莎就带着塑核消失,他将会永远失去她的信任。他想要维系她的友情,也需要她在未来的战斗里提供协助。

杰斯用斗篷包住塑核并往外冲出魅歌城,用他疲惫的身体尽快地奔跑。现在缠人歌声已增强,钻入了他的骨头。杰斯愈跑愈快,超出了他自认为的极限。他需要在娜希丽恢复自由并把门再次封上前抵达入口处。他需要找到妮莎。

在失去对娜希丽心灵掌控的那一瞬间,他穿过了毁坏的大理石门,而石墙也应声砸上了这座远古城市。

安全抵达另一侧,他心想,怀抱着些许满足。

他没发现它们,直到巨大的树根与绿色的花蕾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直到元素用四只巨手的其中一只将他固定住并压制他,遮挡了阳光。杰斯惊呼,认出了艾莎娅。

「我需要和妮莎谈谈,」他大喊。但艾莎娅就只是更用力挤压他的胸骨。

手握拳,杰斯在他们周围创造出一片幻影火海,既狂野又猛烈,希望能制造足够的干扰好让他逃脱。

但艾莎娅没有被愚弄。

这个元素平静地探入杰斯的斗篷并拉出了砾岩塑核。

「等等,」杰斯痛苦呻吟。但元素却不罢手。

它检视这个神器一会儿,接着便把塑核扔向后方。

落入了妮莎等待的手中。


她应该摧毁它。

当她第一次把砾岩塑核拿在手里时,那是她一开始的念头。

听我说。

这不是她的思绪,尽管这个声音听起来很耳熟。她看往在艾莎娅的抓攫下不停挣扎的杰斯。他摆出了恳求的表情。

她暂且允许杰斯进入她的心灵。

妮莎,拜托,我们需要停止这一切,杰斯传送意念。解散这些元素吧。

如果我们停手,杰斯,娜希丽就会把这份休战视为击溃我们的机会。你也看见她有多么冷酷无情。

传来一声巨响,城市周围的厚实墙壁开始重新排列。娜希丽出现在这团乱石上方。元素们立刻包围了她。

拜托,杰斯想着。我们去拉尼卡吧。我们可以一起在那里研究这颗塑核。

是什么让你认为我们不会不小心摧毁拉尼卡?妮莎回复道。我见过塑核造成的伤害。我们应该摧毁它。

娜希丽说它在赞迪卡以外的地方无法运作。在那里测试它会很安全。

在远处,娜希丽开始把元素困在岩石监牢里,她的行动既专注、精准,又激烈。当某个河流元素的四周突然窜出四面坚不可破的墙壁时,妮莎倒抽了一口气。

娜希丽并不是以诚实著称的啊,杰斯。

紧咬着牙齿,妮莎猛然伸出双手直接朝娜希丽送出一波绿色能量。

听我说。

娜希丽嘶喊一声战吼,用一面巨大的岩床墙壁挡开了妮莎的能量。

守护者。我们可以利用它,杰斯想着,一边抵抗艾莎娅的树根。有件事你不知道。我 ...我们还有其他战斗要面对,妮莎。

守护者失败了。我们本应保护我们挚爱的一切。我们甚至连彼此都保护不了。妮莎因想起基定微笑的脸孔而感到心痛,还有和茜卓度过的那些温柔又满怀希望的时光。至少有一段时间,在其他鹏洛客之间,妮莎感觉到自己有了归属。你们曾经就像是我的家人。

隔了一百呎远,娜希丽一路向前扫荡,逐渐逼近妮莎站立之处,而元素则一个接着一个地在这个寇族的无情攻势下倒下。

不,不,不。妮莎不能输了这场战斗。她手里的塑核变得更暖和了。

听我说。

「我正在听你说啊,杰斯,」她大喊。「是你没在听我说!」

不是他。是我。

塑核在她手中急促地闪烁着。妮莎才明白为何那个声音听起来如此耳熟。它的抑扬顿挫里有某种东西,彷佛是她极为熟悉的赞迪卡脉动、震荡与气息,终于化为语言。

你是谁?她问道。

我是我。我是你。

在五十呎外,娜希丽用一只石脚踩向一个土元素,使它猝不及防。它瘫软地跪了下来。

妮莎朝娜希丽的脚踝射出一团纠结的藤蔓。为什么你到现在才说话?她对塑核说。

娜希丽以优雅的扭身弹跳躲开了藤蔓,灵巧地用双脚着地。

在大地的节奏里和空气中传来一小声隆响。妮莎明白那是赞迪卡的笑声。来自塑核的咯笑声与大地的搏动一致。

怎么可能?她问道。这不可能。令人困惑。现在妮莎没时间处理新的神秘事件。娜希丽已愈来愈近。

但若这是赞迪卡,真正的赞迪卡...

妮莎,拜托!让我带走塑核!杰斯用意念传送。妮莎不理会他。

你手中的物品是我非常古老的一部分。它充满力量,来自塑核的声音如此回复。

妮莎皱眉,一边朝娜希丽送出新一波攻击。为什么?为什么远古寇族要创造这个东西?

为了平复伤害。

三十呎外,娜希丽用一列砂岩栅栏挥开了第二波藤蔓攻击。她跨步向前,在距离妮莎二十呎处停了下来。

「把塑核给我,妮莎!」她大喊。

你会帮我吗,杰斯?妮莎想着。杰斯点了一下头,但即便隔着一段距离,她依然看得出他正在计划某件事。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力量的卷须潜入她的头脑。妮莎在惊恐的一瞬间发现杰斯正设法操控她的心灵。

她立刻截断他们之间的心灵连结并默默要求艾莎娅确保杰斯无法动弹。元素照做了,把四肢全压在这个法师身上。杰斯发出痛苦呻吟。

「我在这个时空还完整的时候就认识它了,」娜希丽大喊,「你竟然想拥抱它的残破片段!」

妮莎端详着她的对手,不确定该说什么。娜希丽蓬头垢面又滴着血,但她的愤怒与决心却无人能敌。在那一刻,妮莎才明白自己有多孤单。

基定会怎么做?她想着,然后制止了自己。不对,我会怎么做?

相信你的力量,她手中的力量如此低语着。

「残破不代表脆弱,娜希丽,」妮莎回复道。「残破不代表没有美丽或救赎存在。」

「说这话的还是个残破的鹏洛客,」娜希丽驳斥,「她破坏了触碰过的每样东西。」

妮莎用力握紧塑核。这些话很伤人...但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严重了。因为在娜希丽的残酷措辞底下,妮莎看见了恐惧。

就在那一刻,妮莎知道她该怎么做了。

我会保护我的家园,我的家人。我会一直尝试直到我把这件事做好。

「残破不代表生命不值得存在,」妮莎说道,一边挺直身体,直视着那位砾岩术士。「你是赞迪卡曾经的样貌,娜希丽。而我则是它现在的样子。」

娜希丽脸上闪现怀疑的神情。它稍纵即逝,接着娜希丽大声咆哮,举起了双手。

出现了数十个晶石,盘旋于她后方的空中。它们以一种复杂的模式旋转流动,它们之间闪烁着能量的火花。

战场上的每个元素都畏缩退却。妮莎在那一刻才理解娜希丽会在承认自己错了之前把它们都摧毁。她会为了驯服它而削弱赞迪卡的灵魂精华。如果让娜希丽为所欲为,妮莎将会哀悼失去了另一片赞迪卡那伤痕累累的灵魂。

在她手中,塑核宛如信标般地闪耀着。

晶石绕着娜希丽旋转得愈来愈快,一边聚集能量。彷佛一个即将爆发的风暴。

要是我跟娜希丽一样,妮莎想着,造成毁灭呢?

相信你的力量,她的家园低语着。

妮莎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同时想象着一个更美好的赞迪卡。一个不再由奥札奇造成的伤口所定义且不再受苦的赞迪卡。不再因它们的遗毒而渗血。一个更健康的世界,但却依然四分五裂、危险又美丽。

塑核温暖了她的掌心并且发出嗡响。她感觉到赞迪卡的地脉在她面前开展延伸。于是轻易地,如此轻易地,妮莎的魔法便与塑核的力量合而为一。

她释出这股能量。

出现一道闪光。传来一声沉闷的咆哮。一阵强风吹向妮莎,使她突然无法呼吸,那闻起来像尘土和雨水。像大地与溪流。像魔法,既古老又可怕。

来自塑核的力量撞上晶石,喷洒出火花与能量。沉闷的咆哮变成一道厉声嚎吼。光芒炫目。空气消散。

然后什么东西也没有。

妮莎缓缓睁开眼睛,害怕这份静默,以及她突然在四周感受到的空虚。即便是塑核也在她手中变得沉寂无光。

她所见的景象使她屏住了呼吸,胸口涌现惊慌。

魅歌城已消失。被夷平为尘土。还有一大片森林也是。全都化为尘土。

遍布整个战场,元素们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尘土中。

「不,」她低声说着并冲向离她最近的一个元素。那是一棵巨型贾笛树的化身,精致的黄色花朵盘绕在它的枝干上。她在它身旁跪了下来,把一只手放在它粗糙的树皮上。「不。」别再来了。

别再来了。

元素在她的手底下苏醒。

它张开眼睛,眨了眨惺忪的睡眼,接着站起身,一开始有点颤抖,但随着时间过去也增添了更多力气与自信。它握住她的手,紧压了一下,妮莎觉得它长得更高了。更强壮了。

泪水刺痛了妮莎的眼角,同时整个战场上的元素都在起身,拍掉身上的尘土,变得更完整,更生气勃勃。她感觉到自己抛下了塑核,听见它撞上布满尘土的地面。但那不重要了。这件上古神器已变得安静。它的光芒已消逝。

它已经达到目的了,妮莎微笑着领悟。它已经平复了伤害。她闭上眼睛倾听着。

她听见娜希丽从地上痛苦地爬起身。在距离她十二呎处,杰斯也做了同样的事。更远之处,嫩绿的贾笛树根在毁坏的森林里萌芽。在比那更远的地方,丰饶、完整的大地正在取代与伊莫库大战后所残留的疫病荒地。在比那更加遥远的地方,巴勒格再次繁盛,成长,森林快速回归,也只有魔法才能成就此等速度。

赞迪卡正在康复,比起与奥札奇大战之前,它已转变为某种更健康、更强大的状态。虽然伤痕依旧存在,但它们现在已成了记忆,而非用来定义这个时空的特征。

长久以来的第一次,妮莎真心地放声大笑,而且她听见了赞迪卡和她一起笑着。

相信我的力量,她心想。

妮莎召唤她的藤蔓,微笑地看着它们在她底下生长旋绕,将她抬升至空中。她转向东方,和风一样快速地移动着,她跟随这片土地的地脉,飞越树林,用只有她自己知道的方式前往巴勒格。向前疾驰,伴随着赞迪卡在她耳中的愉悦哼唱。

妮莎终于回家了。


杰斯拾起了无生气的塑核并看着妮莎消失。他曾考虑从后方呼唤她,但却明白那没有用。他今天在此犯下了许多错误。现在,他终于理解妮莎在拉尼卡战役之后的感受。

他四周的元素都挺拔健康地站立着,充满了活力。但一个接着一个,他们消融回归大地,或是消失在贾笛树林里。

某个东西扫过他的靴子。杰斯惊讶地往后退,一边低头察看。

在他周围的尘土和碎片里,藤蔓与嫩枝从这片荒芜中发芽。它们正以惊人的速度生长茁壮。

就像是狂搅过后的生命绽放,他想着。他曾读过关于生命绽放的事,但却没亲眼见过。

「力量消失了吗?」娜希丽问道,一边走到他身旁,顺便踢了一下藤蔓。

杰斯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她说的是他手中那颗黯淡无光的塑核。「我不知道。」

「她没权力使用它,」娜希丽嫌恶地说。

「我认为她正是那位应当使用这份力量的人,」杰斯回复道。

娜希丽脸色一沉。

「我们需要向妮莎道歉,」他说。「我们错了。」

娜希丽面露怒容。「你以为你能够修补这个吗?」她厉声说道。「道歉就可以?你今天又与人结仇了,杰斯。不过那就是你的本性,不是吗?每当你试着要做好事时,它总是让情况更糟。」

杰斯没有回应。他没有试图争辩,只看着这位远古寇族转身并穿梭时空离去。他开始了解有些战斗是不值得参与的。

不过有些却必须参与。

妮莎,他想着。我很抱歉。我应该好好听你说。

他已在这里对他的朋友和她钟爱的家园造成这么多伤害。而且他知道此刻的可怕罪恶感将不会随着时间减轻。

于是,杰斯拿着了无生息的塑核站在赞迪卡的尘土中,还有新生命用嫩枝依附缠绕着他的靴子,他希望妮莎说的是真的。

残破的东西都能够被救赎。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0年 11月 18日

马格西阶梯 by, Miguel Lopez

注记:这是两部曲故事的第二部分。请在开始阅读之前先查看第一部分的故事。 早晨的马格西联道在黎明之前就变得温暖,这是季节性的现象,但同样令人不舒服。二十四个人鱼商人组成的商队在联道的包装场上紊乱地忙碌着,他们满载货物的柱坪牛被拴在一起,为了即将走下阶梯而蒙住它们的眼睛。太阳自远方的地平线颤抖着升起,这是娅奇丽第一次检查皮带、挽具、眼罩,以及引导绳,这些装备能够将人鱼的牛群...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0年 11月 16日

河根树下 by, A. Z. Louise

巴勒格空境悬挂在古姆荒野那一望无际的林冠上空,那是一颗永远不会离开天空的伟大月亮,眨也不眨地往下凝视着奥布恩。它挑衅要他承认失败并回到上方的寇族城市。他别过头去,不愿承接它的目光,一边把身体跨过扭曲的木制栏杆看着丛卫离开河根村。有十二个人影穿过林地,他们身穿的棕色和绿色拼布衣物让他们更不显眼。他们往北走一会儿后就消失了,只剩下愤怒与河根部落首领陪伴着正在眺望的他。 「给...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