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战线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2年 3月 1日

By Akemi Dawn Bowman

As a critically acclaimed multi-genre author, Akemi Dawn Bowman has received multiple accolades and award nominations for her novels. Her debut novel, Starfish, was a William C. Morris Award Finalist. She has a BA in social science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Nevada, Las Vegas, and currently lives in Scotland with her husband and two children. She overthinks everything, including this bio. Visit Akemi online at www.akemidawnbowman.com or on Instagram @AkemiDawnBowman.

建筑裡是一团混乱的金属与血液,但飘萍没有停止移动。她是这场舞蹈的一部分-一场不息战斗裡的人影。

魁渡的剑在附近反复挥砍,抵抗着金吉塔厦僱佣爪牙的袭击。多美代盘旋在远处,展开卷轴将泰兹瑞暂时固定在一种麻痺状态中。

在金吉塔厦那重残身躯瘫倒之处的地板上有多条爪痕。这显示他曾设法起身-但却徒劳无功。

现在,他一动也不动。

飘萍懒得查看他是否还活着。打斗感觉起来就像是陷入一种恍惚状态。它吞噬了她的所有思绪,而且直到度过危险后才会结束。

他们的敌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飘萍与魁渡尽力做到这件事。

当混乱平息,飘萍耳中只听见寂静。她转身,虽然肾上腺素在体内流窜但她仍稳住呼吸,同时看见魁渡的笑容裡闪过一丝宽慰。

「我们是好搭档,」他说,一边扭转他的剑柄直到锯齿状的边缘变得平整而且剑身再次变得光滑。「很可惜没有人可以打第二轮。」

「我没意识到你开始喜欢战争了,」飘萍回复道,一边拉直她的帽子。「我记得的那个男孩会更偏好来自御厨的战利品。」

魁渡放声大笑。以一个流畅的动作,他把剑收入背上的剑鞘内。「如果你还认为皇宫的食物是神河最棒的,那就表示你已经离开太久了。我会介绍你一位在都和市的小贩-他们製作的烟燻蟹卷真的会在你嘴裡融化而且-」

多美代清了清喉咙,一边指向被魔法束缚的泰兹瑞。虽然他的身体没有移动,但他那双粉红色的眼睛却充满怒意。

魁渡腼腆地用手滑过自己的光头。「对。先办正事,食物稍后再说。」

多美代短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便专注在飘萍身上。「显然这个男人会对神河造成威胁,但或许在把他关起来之前先了解其计画真相对我们都有好处?」

飘萍从眉毛上拨开一束白发。「无论他的计画为何,他伤害的是神明-或许他应该向神明交代。」

魁渡皱眉。「你想带他去见香醍?」

她的声音像石头般坚毅。「没错。我们将会共同裁决他的命运。」

帝皇被教导要控制她的情绪,即便是在战斗中。但当她的火花将她送往其他时空时,她还是个孩子。长久以来,她一直孤身一人。独自悲伤

于是,她做了自己唯一能做的事-她锁紧了心房并将她的受控举止转为生存法则。

现在她已归返家园,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正在胸口轰响,渴望重获自由。但她却不会松懈。除非她确定自己能够留在神河。

要是她敞开心房并允许自己感受再次见到她的子民-再次见到魁渡-的喜悦,却再度让这份感受被夺走呢?

那或许要花上一辈子才能从那种心碎中復原。

飘萍走向泰兹瑞并把她自己的剑收入剑鞘。无论他在十年前对香醍做了什麽都已意外地点燃了飘萍的火花。或许那代表他也是逆转其原型晶片所造成的伤害的关键。

她会从他身上得到答案。但她会在香醍的陪同下进行。

「我们立刻前往永岩城,」飘萍下令。

多美代稍微欠身致意。魁渡就只是点了点头。

但泰兹瑞却带着一种新获取的能量看着他们。他脖子上的血管因奋力抵抗多美代的故事魔法而紧绷,而他的视线则往下飘向了嵌在飘萍手背上的实界晶片。他无法移动身体,不过他的心灵呢?

或许他就只需要他的心灵。

一阵冰冷的颤抖传遍飘萍全身。来不及说任何话-来不及发出警告,接着泰兹瑞就掌控了实界晶片。

飘萍大声嘶喊,随着这个装置开始搏动着能量,她也用手按住了太阳穴。搏动着力量的金属丝线深深掘入她的肌肤。突然出现一阵白色闪光,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灵从这栋建筑跳到了皇宫,而香醍正在她的居室裡哀嚎着。彷彿她们的心灵已相互结合-而这份连结则代表香醍也感到痛苦不堪。

Brilliant Restoration
辉耀復兴|由Wylie Beckert作画

飘萍觉得她的灵魂就像连续闪现于不同时空的门口。实界晶片正在扰乱她的火花,即将逼迫她穿越时空。但这也增强了飘萍与香醍的连结,而且透过它,飘萍能够清楚地听见香醍的意念,彷彿她们正站在同一个房间裡。

永岩城遇袭,香醍呼喊着。理想那带来了一批军队。你不能再次穿越时空-皇宫需要你。

飘萍试图回应-设法告诉香醍关于泰兹瑞和实界晶片的事-但却无能为力。痛苦透过每一条神经蔓延。她的火花正在失去稳定性。

飘萍的心灵开始颤动。

「不!」魁渡用嘶哑的声音大喊。他突然把手伸向远处的一个大型板条箱,并且用心念拉扯它。伴随着一声绝望的咆哮,魁渡让这个物体飞过房间,碰一声重重地击中了泰兹瑞的嵴椎。

他头昏眼花地跪了下来,但魁渡却没有提供他恢復的时间。第二个箱子砸上了泰兹瑞的后脑勺,比第一个更大声、更迅速。

这份冲击使泰兹瑞昏了过去。

多美代板起脸孔并重唸了麻痺咒。「他对于科技的能力让他能够操纵实界晶片。」她的视线转向飘萍。「无论他做了什麽-那正在使你的火花变得不稳定。」

魁渡跪在飘萍身旁,担忧地皱起了脸。「我以为你说晶片能让她待在神河?」

多美代飘近了一些。以一种空灵的优雅,她弯身抬起飘萍的手以仔细查看这个装置。「我相信泰兹瑞已经启动了装置内部的某个东西。但这种科技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我找不到解除它的办法。」

「我可以感觉到它。就像是我正从内部开始分裂,」飘萍痛苦地点了点头说道。「拜託-帮我移除它。」

「如果我这麽做的话,你会有穿越时空的风险,」多美代说道。

「晶片无法让我留在这裡。不可能了。要是我带着它穿越时空,我将会和一个不稳定的实界晶片迷失在多重宇宙裡。谁知道会发生什麽事?」飘萍紧抓着胸口,奋力将自己拴在这个时空。「晶片开启了一条通往香醍的道路。我能把能量专注在她身上并利用我们的连结设法控制我的火花。」

「那样够吗?」魁渡问道,声音裡涌现希望。

飘萍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太害怕他会看见那些裂隙。「它必须足够,」她只说了这句。

多美代会意地点了点头并用一隻手指按住实界晶片,静静等待那些怪异的管线扭动脱离飘萍的肌肤。

Tamiyo's Safekeeping
多美代佑护|由Aurore Folny作画

飘萍咬着嘴唇外缘,设法不因疼痛而叫出声。「还有另一件事,」她补充道,一边看着多美代端详晶片的方式,彷彿它根本就不是一件武器而是一本来自远古图书馆的书。某个需要时间才能理解的东西。「香醍说永岩城已经遭到袭击。如果还有任何阻止起事者的希望,我们就得在理想那找到香醍之前返回那裡。」

魁渡皱眉。「她不会伤害神明,对吧?」而且不只是任意一位神明-香醍可是整个神河的精灵守护者。

飘萍的脸色变得苍白。「理想那想要废除帝国并终结皇室的统治。或许她相信透过蛮力夺取王位就足以摧毁它。但若她意识到神河只有在香醍的祝福下才愿意接受一个激进的共和政体,她可能会一併除掉香醍。总之,我必须保护殿堂。」

「我们要花上几小时才能抵达永岩城。」魁渡比向依然不省人事的泰兹瑞。「除非多美代的其中一个卷轴刚好是飘浮咒,不然我们就得一路带着我们的囚犯回去。容我指明,他全身几乎就只有肌肉和金属。」他耸了一下肩膀。「我只是想说,这可能不是一个让背部受伤的好时机。」

「我当时能从永岩城穿越时空到达这栋建筑,」飘萍说道。「我可以用同一种方法返回皇宫。」

「但你会独自一人。」魁渡摇了摇头。「更别说你这次没了晶片。要是那不管用呢?」

「那麽我们就需要交通工具。」飘萍的声音平稳。严肃。「某个比空中渡船更快的东西,还有能够容纳我们四人的空间。」

魁渡扭着嘴。「大田原到处都是监控机体。但无法驾驶它们。必须有人骇入控制中心并徒手设定前往永岩城的路线。」

多美代哼了一声,陷入沉思。「或许有替代方案。实界晶片看似会增强原本就已存在的力量,例如飘萍的火花。」她看着魁渡。「和你一样,我也会使用念力。」

魁渡还跪在飘萍身旁,一边担心地皱起额头。「请别告诉我你的提议跟我想的一样。」

多美代把实界晶片举起至她的手背并将面板压向她的肌肤。管线鑽入她的皮肤,使她在装置开始发光之前快速地抽了一口气。

她比向泰兹瑞。「帮我把他搬上最接近我们的机体。我会带大家去永岩城。」

这群人迅速移动,把沉甸甸的敌人扛在他们肩上。他们前往大田原的边陲,那裡有个形似巨型摺纸爬虫的监控机体正停歇于高耸的月台上。它的视线紧盯着下方的空中渡船。

魁渡把头歪向那台武装机械,它的肩膀上附有一对飞弹。「有人看见这裡的问题吗?」

「让我来,」飘萍说道,彷彿正在接受一份友善的挑战。

她迅速地穿过人行道,一边避开机体的镜头。手裡拿着剑,飘萍把剑柄高举过肩,剑锋朝着天空,然后把武器直接抛向那隻金属野兽的脖子-瞄准了其嵴椎顶部的两片铠甲之间的部位。

剑狠狠地集中目标,它的脖子宛如故障电线般地冒出火花。机体发出刺耳呻吟,接着便将身体降至地面并进入一种休眠状态。

飘萍攀上它的脖子,利用扇子般的铠甲作为阶梯,接着取回她的剑并转身看着其他人。「我们动作要快-迟早有人会注意到监控影像已不再运作。而且我们完全没有回答问题的时间。」

魁渡和多美代帮忙把泰兹瑞的身体拖到机体背上,同时尽力将他们自己固定在沿着嵴椎排列的一层层金属圆盘上。

把泰兹瑞夹在他其中一条手臂下,魁渡小心地看了飘萍一眼,然后再看着多美代。「好,所以我们要数到三还是-」

多美代没等他说完;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接着让实界晶片的力量流遍她的血管。

他们下方的爬虫机体开始晃动。飘萍急忙往前伸出手,让自己撑在其中一片肩胛上。听起来彷彿天空正被撕成两半-然后机体便开始飞升至空中。

当多美代让这台机器航行越过大田原的外缘时,飘萍的心也为之踉跄。他们飞越云间,狂风吹打着他们的脸庞。魁渡狂妄地笑着,一边享受着每一刻,同时多美代则因高度专注而眉头深锁。

机体在他们下方颤动-这是一大块需要操控的金属,而且飘萍不确定实界晶片会对多美代造成什麽影响。飘萍利用它来帮助她穿越时空,但那只需要几秒钟。抵达永岩城得花上更多时间。

当他们终于穿出云层后,飘萍能够听见远方传来的微弱打斗声。金属撞击声。伤者嘶喊声。

她紧抓住泰兹瑞并希望微风能让他们航行得更快。

在下方的地面上,飘萍看着皇宫外牆坍塌为碎瓦砾。

理想那和浅利军起事者确实已来到永岩城-而且他们早已攻破了城门。

当泰兹瑞甦醒时,飘萍来不及抽出她的剑。

猛然一挥手,他从魁渡的腰带上扯下每一颗烟雾装置,让它们散落在机体的背部。它们爆炸释出白色与灰色烟雾,使魁渡、多美代,和飘萍剧烈咳嗽并且奋力呼吸乾淨的空气。机体隆隆作响,左右摇晃,飘萍觉得自己手快松开了。

魁渡探出手,手指急切地扣住她的前臂。「抓住你了!」

但飘萍却直视着泰兹瑞那双发光的粉红色眼睛。他冷笑了一声便从机体上跳开。同一时刻,多美代发出紧迫的叫喊。

她无法独自操纵这台机体-而且他们离冲击只剩几秒钟,已距离地表太近而无法避开撞上土地。

飘萍急迫地看着魁渡。「我们需要跳机,」她如此下令。

魁渡不想放手-她能够在他惊恐的凝视中看见。但飘萍却不打算给他机会。

她从他手中甩开手臂并朝地表跃去。

在飘萍扭身减缓着陆冲击之前所见的最后一个景象-就是机体撞上一栋皇室公寓侧边并爆炸。


当浓烟终于散去,魁渡起身,力量重回到他的四肢,接着他在机体残骸附近寻找任何帝皇的迹象。

他找不到她。

或许没找到尸体是好事。或许这表示她在这场坠落中活下来了。

翔蛾骑士从头顶上呼啸而过,然后下潜加入邻近的战场。他们对残骸没兴趣。尤其是当城牆另一侧战况激烈的时候。

至于泰兹瑞-他跑哪去了?

当多美代在空地上现身时,魁渡睁大了眼睛。「发生了什麽事?我以为他已经被麻痺了!」

多美代抬起手,展示了依然在该处闪烁的实界晶片。「使用这个晶片肯定干扰了我的魔法。我无法在维持咒语的同时驾驶机体。」

魁渡十指交错并把双手靠在头顶上。「他是个鹏洛客-他可能在任何地方。」

「没拿到实界晶片,泰兹瑞不会离开这个时空,」多美代指出。「而且他相信那还在帝皇身上。」

魁渡感到胃部一阵翻搅,但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却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朝另一侧的瓦砾堆跑去,滑行至停止于栏杆前,然后往下看着那片蔓延整个皇室庭院的混乱。

一台巨大的机体自行折叠成狮子的形状,它张开的嘴巴朝冲过破损城牆的起事者喷出炽热能量。虽然香醍的殿堂依然受到保护,但第一道城牆已被破坏而且花园裡还聚集了一大群人,魁渡无法确定哪一方会获胜。

他看见远处的帝皇。圆帽遮挡了她的大部分白发,她正在前往香醍的居室。她像一阵狂风般地移动着,既坚定又专注,而当魁渡把视线移向高处时,他就明白了。

理想那就在前方隔了几栋建筑之处,身旁有许多起事者跟着她攀上城牆。她肯定是利用这场战役作为干扰手段熘过了最严密看守的区域。

不过帝皇移动得相当迅速。如果无人挡路,她就能够在起事者抵达殿堂之前拦截理想那。

除非泰兹瑞先找到她。

多美代来到大田原边缘,一边用纤细的手指指向下方的屋顶。「在那裡。」她的声音尖锐。「他正在追赶帝皇。」

魁渡皱眉并仔细查看黑色屋瓦。身穿黑色服装且拥有一头黑发,泰兹瑞并不好找。不过当阳光从他的金属手臂上反射出光芒时,魁渡从齿间吐出了愤怒的气息。

「我会拉近我们的距离,」多美代说道。踏出一步,她用双臂抱住魁渡,将他抬到半空中,然后朝永岩城的内牆飞升。

他们碰一声地撞上其中一个屋顶。魁渡踮着脚往后仰以防自己滑落,这让许多瓦片翻落到地上。

「我为这粗劣的着陆道歉。」多美代起身,恢復了她的沉着姿态。「独自一人飞行容易多了。」

魁渡移除他的面具。灯元像金属纸般地反复摺叠展开直到变换成祂熟悉的貉形。用一隻手将祂向前抛,这台无人机飞入下方的混战中。

「你在做什麽?」多美代困惑地问道。

他眨了眨眼,看着无人机消失在人群中。「确保我们有个备用计画。」没时间解释了-尤其是当帝皇身陷险境的时候。

Kaito's Pursuit
魁渡追逐|由Cristi Balanescu作画

魁渡冲过屋顶,爬过一面又一面的牆,设法缩短他和敌人的距离。泰兹瑞因过度关注帝皇而没注意到在上方飞行的多美代,卷轴早已开始展开。

但魁渡却相当焦虑,并且太急于进行战斗。他看了一眼摆设在邻近花园裡的石灯笼并用他的心念将它朝泰兹瑞扔去。这个物体砸中泰兹瑞的肩膀,使他在屋瓦上重心不稳。他迅速转身,感到怒不可遏,并先看见了多美代。

当他看见她手上露出的实界晶片时,他眼中展现出无庸置疑的确认神情。

多美代没有机会唸诵她的卷轴;泰兹瑞用他的力量从城牆另一侧的沙园裡召来一个电动叶片风扇并把它抛向她。等它只相隔一条手臂的距离时,泰兹瑞把手握拳,这个装饰品便随之爆炸。

沙子击中多美代的眼睛,就在她退缩的同时,她的卷轴掉了下来。

魁渡跳上屋顶与他们相会,也懒得伸手拿剑。现在他的武器帮不了他;尤其是当每一件武器都被赛博派科技强化过后更不可能。

将双手举至他面前,魁渡从屋顶上拉起许多瓦片并将他们抛向泰兹瑞,宛如飞箭猛击。多美代往后飘,一边眯起眼在花园裡搜寻落下的卷轴。

魁渡趁泰兹瑞尚未恢復便向前冲锋,用腿迴旋踢击直到他的脚撞上泰兹瑞的下巴。泰兹瑞再次踉跄,咬呀切齿地握紧拳头。

魁渡能够感觉到泰兹瑞的力量正嗡响着拉扯他身上的每一份科技-每一把武器和每一片铠甲...这都会让魁渡失去防御力。

但这裡是神河。魁渡的故乡。而且他大部分的人生都在攀爬这些屋顶,确保当他下次遇见眼前的这个男人时,他已有周全的准备。

復仇这件事并没有什麽弱点。硬要说的话,它让魁渡变得更强壮。他一心想进行这场战斗,远超过泰兹瑞对战斗的渴望。

魁渡甩掉大部分的强化装备,让他的刀与口袋大小的装置像大雨般地沿着屋顶滚落。他不需要它们。在这场战斗裡用不到。

魁渡的拳头击中泰兹瑞的脸颊。他以坚定的力道挥打,在屋顶上将泰兹瑞往后推,一拳又一拳。

泰兹瑞抬起金属手臂防卫。这一次当魁渡挥击时,泰兹瑞一把抓住他的衬衫将他拉近。只有一个金属拳头存在于他们之间。

「你和我曾经来过这裡一次,」泰兹瑞愤怒地说。「而且你的下场不怎麽好。」

「这个嘛,你知道他们是怎麽说的-如果你第一次没成功...」魁渡做好准备,「那麽下次,就带上一个朋友。」

泰兹瑞稍作停顿,开始觉得疑惑,此时他突然张口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吼。他放开魁渡,一边跌跌撞撞地走回屋嵴上。他的大腿上插了一把闪烁的匕首,黄金刀柄上凋着皇室的印记。

魁渡往下看着庭院,那裡的武士和起事者早已摧毁苔园表面的秩序,接着他发现了瑛子。在她身旁,魁渡的无人机正盘旋于半空中,而她的拳头裡则握着一把相应的刀。

魁渡向他的姐姐玩笑般地行礼过后便转身面对泰兹瑞,而他也才刚从他受伤的腿上移除那把刀。

多美代往下飘,在她面前展开了麻痺咒。转眼间,泰兹瑞就像被石化一样僵硬。

多美代没有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而当她说话时,她的声音变得十分严厉。「通知皇室成员准备一个适当的禁锢牢房。某个不具有科技产物的地方。」

魁渡短促地点了点头。「我会告诉轻脚。」他转身,准备爬下最近的格架,此时传来泰兹瑞那冰冷的声音,宛如最后一片馀烬的咯笑。

「不需要把我关在永岩城,」他以柔声缓慢地说道。「我早就得到非瑞克西亚想要的东西了。」

魁渡转身,皱起了眉头,并惊恐地看着多美代的手发出闪光以及实界晶片甦醒。

多美代还没准备好接受来自泰兹瑞的操控,或是让她与故事魔法的连结被截断。她感到震惊,脸色苍白,并用手紧按着胸口。

魁渡还来不及处理她的痛苦,泰兹瑞便向前猛扑,从肩膀处抓住多美代不停颤抖的身体。泰兹瑞咆哮了一声将金属手臂朝空中一挥,接着天空就出现一道鲜明、锯齿状的裂缝。电流裂响声穿透了魁渡的耳朵,他看着这个通道增长成泰兹瑞的大小。

泰兹瑞把多美代拉进这阵刺耳的光芒裡,接着他们便从屋顶上消失。

魁渡向前走了一步,一边眨着眼彷彿他正设法用意念让一切恢復原状。但这没用。通道在发出一声金属嘶响后便突然关闭。

多美代-和泰兹瑞-不见了。


理想那绕着圈移动,踩着谨慎的脚步,头发被汗水黏在脸上。「我不会让步。」

飘萍跟着她的步调。「投降不是必要条件,」她说,声音迴盪在房间裡。

理想那的起事者们瘫倒在地上。他们闯入殿堂却发现飘萍早已在此等候。他们大部分人都很好对付,但理想那却十分顽强,而且她的剑术风格既残暴又无情。这对大部分的皇室成员来说难以应付。

但飘萍不是普通的皇室成员。而且不像理想那,她已在不只一个时空上锻练过。现在适应力已成了飘萍的第二本能。

Eiganjo Uprising
永岩城起事|由Johan Grenier作画

理想那在半空中旋转她的剑,好替她接下来的攻击积累动量。

这对她没好处。飘萍原本能在更早的时候一剑刺穿她的心脏终结这场打斗,但她却有所保留。她不追求无谓的流血冲突-她只是等待理想那接受必然的结果并免于遭受处决。

除非理想那眼中燃烧的熊熊怒火盖过了投降的念头。

香醍那层层交叠的声音从房间的远端穿透浓雾传来。如果局势被逆转的话,你的仁慈将得不到报偿,祂在飘萍的心灵中说道。她无意与皇室和平共处。

理想那用力挥砍,飘萍轻松地扭身闪躲,在她们想像的战场两端互换了位置。因精疲力竭而恼怒,理想那将剑柄握得更紧了。

飘萍抽动了一下嘴巴。她专注地看着理想那的蹒跚步伐以及被剑的重量所压沉的肩膀。

理想那累了。飘萍不想再继续羞辱她。

飘萍高举起剑。「放下你的剑。你不需要以这种方式死去。」

「你抛弃你的人民超过十年了,」理想那愤怒不已。「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需要的是什麽。」

她的话就像一根冰柱直接刺入飘萍的胸口,即便她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从来就不是我的选择。」

「那不重要,」理想那回击。「你离开了,留下一个虚弱的神明来监管凡界与灵界的融合,还有一个不停争吵、权力薰心的宫廷来替你统治。皇室总是过度监控,但你的失踪却让动乱传遍整个神河。你或许有香醍,但只有人民的信念才能造就一个真正的领导者。人们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不期望你的归返了-它们不会再用过往的方式看待你。」

「你袭击皇宫并杀害了数十人。」飘萍的声音如钢铁般坚毅。「你的所作所为无法回復任何信念。」

「或许不会,」理想那喘着气说道。「但与其有一个无法指望她留下来的帝皇,不如根本就不要有帝皇。」她把自己的剑举向飘萍的剑。「我们会在这裡做个了结。」

理想那向前冲-正好有个东西飞过房间击中她的头骨侧边,把她敲晕了。

飘萍朝理想那身体附近的那颗石头眨了眨眼,接着转身发现魁渡正站在几码远外。「你-你刚刚是不是朝浅利军起事者首领扔了一颗石头?」

魁渡耸了耸肩,脸颊泛起粉红。「我在进来的路上从花园裡找到它的。我已经没有烟雾弹了。而且老实说,经过了这一天,我已经不那麽想使用金属了。」

飘萍从目瞪口呆转为更像是被逗乐的表情。当她大笑时,她口中涌出了彷彿已被锁上太多年的快活笑声。


待理想那被束缚住并且游街示众以作为起事者失败的证据后,这场战斗便迅速地结束。在那些逃离与投降的人之间,只剩下少数需要交由皇家武士处理的叛徒。

魁渡站在殿堂窗户上,往下看着下方的地面。他能看见在远处发号施令的瑛子。即便在危急时刻,她还是很适合皇室生活。

「看来外面的一切都已得到控制,」魁渡若有所思地说。「你会很高兴知道秩序已再次復原。」他转向帝皇,预期看见她依然沉浸于如释重负的胜利滋味中。

但帝皇却弯着身体,痛苦地皱起脸。

她的火花变得不稳定。而且少了实界晶片...

魁渡冲向房间中央,滑行至跪姿。「晶片在多美代身上。」他觉得自己的胃就快蒸发了。「我-我不知道泰兹瑞把她带去哪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帮上忙,他想要大喊。

帝皇用一隻手握着他的前臂,一边摇了摇头。「我没剩多少时间了。」

魁渡目光如炬。「实验室裡肯定有留下什麽-某种能帮助你待在这裡的实验。」

当她不做任何反应时,他感觉到喉咙裡有一股熟悉、紧缩的痛楚。

罪恶感涌回他心中,有如浪潮般汹涌,拒绝平息。

魁渡揉着额头,紧咬着下巴。这辈子的第二次,他无法保护她。「我很抱歉。」

她抬起头,表情变得柔和。「这不是你的错,魁渡。这从来就不是。而且你没什麽好抱歉的。你一直是我认识过最忠诚的朋友-我很感谢你。」

香醍的声音交叠着困惑与哀伤。她摆盪着身体,下方的影子摇曳,接着把头垂到地板上方。祂额头上的黑球开始闪烁,彷彿光芒即将消逝。

帝皇看着这位神明,以魁渡完全无法猜测的意念与祂交谈。但无论说了什麽,帝皇都没有退缩,甚至当香醍发出反对哀嚎时也没有。

魁渡能够从帝皇的肢体语言裡看见-无可避免的结局。

无论她请求的是什麽...那都是在她仅剩的时间裡帮助神河的唯一办法。

终于,神明弯下了头。

帝皇强迫自己站起身并看着魁渡,她依然紧按着自己的胸口。「去找轻脚。拜託快一点。」

魁渡不需要跑太远。轻脚和瑛子早已登上殿堂的阶梯寻找帝皇。用简短的句子,他告诉她们发生了什麽事。还有即将发生的事。

他告诉她们神河帝皇快要没时间了。

他们冲回房间,香醍正有如神秘守护者般地耸现于帝皇面前。这位伟大神明与帝皇之间的连结总是强韧。而同样的连结或许是让帝皇最终在永岩城多待一刻的唯一方法。

「轻脚,」帝皇说道,一边举起手彷彿正在呼唤她的参谋走向前。

轻脚迅速移动,鞠躬行礼。「拜託-告诉我该如何帮您。」

帝皇抬起下巴。「当我不在的时候,需要有人治理神河。某个能让香醍和我的人民视为真正且合法的权威人士。这是稳固我们国家的唯一办法。」她稍作停顿。「神河需要一个帝皇。」

轻脚没有眨眼,或呼吸,或移动。她站立的方式跟在远古森林裡伫立了数千年的岩石遗宝一样。

轻脚开始眨动眼睛。「您该不会是说我...?」她找不到作结的字词。

「香醍赐予了祂的祝福,而我也是。」帝皇点了点头。「你将成为我的代理人,在我无法行使职权的时候治理神河。」

Regent's Authority
宰辅威权|由A. M. Sartor作画

轻脚随即跪下,额头贴地。象徵了至高的崇敬。「我会遵照旨意并每日不负所托直到您归返。」

帝皇皱眉,张开嘴唇,彷彿她与神河的连结终于断裂。

魁渡感觉到全身流窜过一股惊慌。这发生得太快了。太措手不及。

他还没准备好说再见。

帝皇看着他。她眼中毫无喜悦,但她还是向他微笑,提供她仅有的一点点安慰。「魁渡-」她开口说话。

可是魁渡没听见接下来的话。火花掌控了她,帝皇再次从神河消失。

魁渡觉得自己的心碎成了千片。邻近的瑛子倒抽一口气,同时用手掩住了嘴。香醍发出告别的痛苦嚎叫。

轻脚持续向帝皇离开后的空间弯身行礼,她的七条尾巴垂散在地板上。最后,她挺起身体并转向魁渡与瑛子。

在她后方,一条崭新的尾巴成形。

随着阳光包围了她的狐族形体,魁渡和他的姐姐一同向神河的新摄政王鞠躬致意。


建筑裡没有金吉塔厦的踪影,而大田原和永岩城等其他地方也没有。魁渡猜想泰兹瑞已在多美代之后带着他穿过了通道。

没理由只为了一具尸体折返-这表示金吉塔厦肯定还活着。

而且在多重宇宙某处,魁渡确信多美代也还活着。

「我以为你早就离开了。」附近传来瑛子的声音。

魁渡放开握着栏杆的手并把视线移往他姐姐穿着传统服装站立的阳台。「我想恭贺我的姐姐晋升要职。高阶参谋,对吧?」

瑛子翻了一下白眼。「我知道你认为这很荒谬,但你没必要嘲弄-」

「我没有,」魁渡真诚地说。他把一隻手按在胸口。「瑛子,我以你为荣。真的。」

「噢。」她犹豫了。「好吧-谢谢你。」

魁渡用拇指指向后方。「看来外牆几乎要復原了。」

瑛子的性格从姐姐变为皇家参谋,而且她也提高了声音以跟身份匹配。「还有许多要收拾的地方。起事者们不满我们囚禁了理想那。而且宫廷内部的权力转移一直有变化。」

「如果你担心会发生政变,我拥有一些干政的经验-还有一条擅于投掷的手臂,」魁渡奸笑着提议。

「魁渡,」瑛子缓慢地说。「虽然我期望你能离家更近一点,但我并不允许你朝皇室成员抛掷石头。」

魁渡不发一语。

瑛子来到他弟弟身旁,一边凝视着云朵。「你不打算留下来,对吧。」这不是个问题。

「我答应过你。」魁渡接过她的手并紧握了一下。「我说过我不会不告而别。」

她闭上眼睛缓缓地吸了一口气。「你要再次去寻找帝皇吗?」

魁渡跟随她的视线望向云朵,彷彿他正在想像另一个时空。「对-不过我需要先找到另一个人。」

他早已去过多美代的家。需要由他来告诉她的家人发生了什麽事。看着他们的眼睛并告诉他们他会搜寻每一个时空以再次找到她。

他欠多美代那麽多。如果她还持有实界晶片,或许他也能利用它来追踪帝皇。

在魁渡离开房子之前,哪失答应他,只要他长得够大,他也会帮忙寻找多美代。

魁渡知道这种承诺是什麽感觉,因此他没有指出这会有多危险,或是哪失根本不可能穿越到其他时空。魁渡反而告诉他说他期待有朝一日会再见到他,但愿能让这个孩子怀抱着希望。

「我知道你无法从你要去的地方派出无人机,但是...」瑛子摇了摇头,露出淡淡的笑容。「别让我等太久才知道你还活着,好吗?」

魁渡点了点头,接着用双臂拥抱她。「没问题,」他在她的头发旁悄悄说道。「但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最好在都和市。我才不要在一路跋涉回到神河后没先用咖哩和麵条填饱肚子。优先事项之类的。」

瑛子大笑,并在他抽身时轻推了一下他的手臂。当她再次说话时,她已没了笑容。「你应该在离开前先去看她。」

魁渡的喉咙紧缩。他知道她指的是谁;他已经刻意迴避轻脚好几天了。「当她还是参谋的时候事情就已经够难搞了。何况她现在成了神河的摄政王。」魁渡耸了一下肩膀。「或许我们本来就不该和解。」

「答应我总有一天你会尝试,」瑛子催促道。

魁渡安静下来,一边用手滑过他的后颈。「为了你吗?我可以答应总有一天会。」然后他举起一隻手。「姐,后会有期。」

她点了点头,扁起嘴巴,同时眼裡噙着泪水。她只能这样向他道别。

在他人生中的第二次,魁渡不抱着任何归返的计画离开了皇宫。他会专精他的时空穿越技巧。他会在多重宇宙裡寻找多美代。

他会找到方法了结由他开始的一切并带帝皇回家。

尾声

「起来,首位非瑞克西亚鹏洛客。你不会是最后一位。」

多美代的眼睛随着金吉塔厦的说话声抖动。她坐起身,一边理解她周遭的形体。这不是她第一次在实验室裡醒来,但这是她第一次感到如此...熟悉。

皱着眉头,多美代探向她的背包抽出其中一个故事卷轴。她凝视着这张羊皮纸, 看着文字闪耀出一层金属光泽并且整个变化为另一种语言。她读着非瑞克西亚文句,彷彿她这辈子一直在这麽做,而且感觉到一股怪异的满足感涌过她全身。

Tamiyo's Compleation
多美代完化|由Dominik Mayer作画

非瑞克西亚是她的新家。她是它的一部分-身、心、灵都是。

多美代低头看着有如怪异拼布般在她手臂上不停闪烁的铬合金。它就跟金吉塔厦重建好的胸口一样崭新光亮。

那隻怪兽就在附近移动,他一边查看那些流着明亮液体且类似电缆的管线,牙齿也一边发出喀哒声响。它们从多美代的肌肤一路延伸到邻近的机器上。

多美代对这隻怪兽只有感激。她总是爱自己的家人并且愿意不计一切代价保护他们。现在,她会以同等坚定的忠诚度来保护非瑞克西亚。

当泰兹瑞的映影出现在其中一个手术玻璃烧杯上时,金吉塔厦转身,并以锋利的嘴巴厉声打招呼。

「这几天很少看到你,」怪兽指出。他的声音裡藏着些许尖刻。

泰兹瑞无视这份隐晦的指控并举起他的金属手臂。它闪耀着一种淡粉红色能量。「使用时空渡桥耗费了我的精力。我正在恢復。」他嫌恶地看了多美代一眼。

她歪着头。有某个东西让他感到紧张。某个他正试图用恼怒隐藏的东西。「你不喜欢我。我能感觉到你的真心话。」如果他对非瑞克西亚不忠,她会找出原因。

他看她的方式有一种弱点。或许这并不完全与他受损的身体有关。

泰兹瑞强忍住他的不安,并用冷漠取代它。「你和你的朋友们设法干预非瑞克西亚的计画。我没理由喜欢你,更没理由信任你。」

多美代只能在他的话中找到真实,于是她靠回座位上,稍微瞥了一眼那三个捆着铁环的卷轴。她誓言绝不使用它们。她总是相信它们太过强大而且有造成巨大毁灭的风险。

但她也承诺过一旦被她视为家的地方-还有人们-遭遇即刻的威胁时,她会出手干预。

现在非瑞克西亚是她的家。为了家人她什麽都愿意做。

金吉塔厦咆哮道。「你对前一个肉身人的疑虑尚可理解。但事实已证明这位受试目标是个值得的候选人。现在相信这位鹏洛客就等于相信非瑞克西亚。」

泰兹瑞严肃地眨了眨眼。「看来事情进展得不错。艾蕾侬是否知道你已成功创造出第一个非瑞克西亚化的鹏洛客?」

「她已被告知而且也因低估我的智慧而被适当地责骂。」金吉塔厦移向一旁, 金属的身体闪闪发光。「工作持续进展,但还有很多事要完成。」

研究。进一步的资料。进展。

多美代为了求知而行遍多重宇宙。如果那能够保护非瑞克西亚,那麽她就会尽其所能地协助。

她的家人总是最重要的。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9日

第四集:圣源 by, Elise Kova

博物馆 这些熟悉的走廊,经过抛光与仔细的规划,对尚夺尔来说就跟教堂一样神圣。今晚,位于终响会前夕,他决定再逛它们最后一次并品味它们的辉煌。安宁的时刻稍纵即逝,如果他的线人与臆测准确无误,那麽在新年来临之前将会有流血事件发生。 「这是我最爱的其中一样。」尚夺尔停在一座抱着婴儿的天使凋像面前。「每当我看着它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自己的母亲。」要是他能记得任何关于她的事就好了...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3日

你期待看到的 by, Kaitlyn Zivanovich

新卡佩纳裡的阳光在玻璃与钢铁的大楼间闪耀,一红一绿的鸟儿在空中彼此追逐。卡蜜兹在阴影裡停了下来,她的徒弟在阳光则是一脸目瞪口呆。 Grady Frederick 作画 「卡蜜兹,你看!」桂莎往远方指去。「好美丽啊。」 卡蜜兹叹了口气。「欧亚鸲,它们是知更鸟。」 「它们就像艺术家一般,如此的美你也会动容吧?」 「孩子,我只欣赏事实。」 在知更鸟的鸟鸣声中,卡蜜...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