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角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3月 17日

By Roy Graham, with contributions from Jenna Helland

Roy Graham is a writer from New York and graduate of the Rutgers-Camden MFA program. His non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Rolling Stone, Playboy, and Motherboard. His 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the anthology "The Night Bazaar: Eleven Haunting Tales of Forbidden Wishes and Dangerous Desires" and its sequel, "The Night Bazaar: Venice." He is currently a designer on the Magic: The Gathering Worldbuilding team.

在费特玛原野上方,悬挂着有如一枚银币的太阳,将绿色的原野刷洗成一片缓慢起伏的灰色-那是一张平淡无奇的画布,准备被喷洒上红色。

今天这里会有一场战斗。不是激烈交锋的军队,没有任何能被写进传记里的事迹。只是一场小冲突而已,真的。在一侧有一群斯凯尔劫徒,装饰着可怕的战利品,黑色铠甲上突出许多钢刺,残酷的刀刃钩子与弯弧就像个丑陋的笑容。在另一侧-显然人数少很多,但无论如何他们就在那里-是塔科力部落。其实,几乎算不上是个战队。不超过十二个人,比那些穿越开阔的平原朝他们潜行而来的战士人数的一半还少,不过他们却依然带着公鸡般的自信大摇大摆地向前走。今天将会有一场战斗,而且从尼娅拉所见的情势判断,这会是一场简短的战斗。但它终究是一场战斗,于是她和阿拉锦,牧生使与索命使,便前来观察并做出裁决。

「在那里,」阿拉锦说。同时用一根细长的手指比向在前锋远处的塔科力人。「那是他们的新首领。他们称他为断角亚尼。据说是个伟大的战士、伟大的赌徒、伟大的酒鬼。」

Arni Brokenbrow
断角亚尼|由Dmitry Burmak作画

尼娅拉瞇起眼看。他比身后大部分的战士矮小,而且肩膀也没那么宽厚。唯一将他与其他人做出区隔的东西,除了他的耀眼红发,就是宛如犄角般从他额头一侧突起的怪异骨头碎片,在它与头骨交接处变得尖细,然后在末端形成锥状且崎岖不平的基部。「首领?领导他们所有人?」

「他们所有人。」

「那么,他在这里做什么?」

阿拉锦耸了耸肩。「要我猜吗?他觉得无聊吧。」

尼娅拉皱眉。对她这个女武神来说,凡人看似都活不过一个晴朗的午后,但大胆又鲁莽的塔科力部落成员比大部分人消逝得更快。如果要说的话,他们首领为了展现英勇而做出的疯狂谋略会比战友更快让他们殒命,而且断角亚尼也不例外。看来他很快就会前往斯达海姆和他的前辈们共桌了。

以几近令人痛苦的缓慢速度,这两群人逐渐逼近,斯凯尔人扩散成如此宽广的新月阵型,几乎包围了塔科力人。从两个阵营的后方射出一些试探的飞箭,大多击中盾牌,少数埋进了周围的草地里。时刻将至:每一位战士的真实自我即将揭露。他们是否会转身逃离,被他们的敌人砍倒-或是被阿拉锦,如果他们跑得够远的话-又是否他们会坚守阵地、战斗,并且光荣战死沙场获得尼娅拉的奖赏?

以一个轻松的动作,亚尼抽刀出鞘并旋转了它一次,测试其重量。然后他咧嘴一笑。实际上,他看似正对着她笑。

尼娅拉僵住不动。那不可能,只是巧合罢了。除非她想被看见,否则就算是最聪明的凡人也无法看见女武神。不过她却忍不住思考他好像正试着要告诉她什么。彷佛他正在说,看好了。

在最后一刻,当双方阵营都来到十个跨步的距离内时,塔科力突然向前冲锋,直接冲向斯凯尔阵线的中央。跑在第一个的正是断角亚尼,一边高举着他的剑,嚎吼着听起来比起愤怒更像是喜悦的战吼。

「好吧,」阿拉锦说,扬起一道沥青色的眉毛。「他确实拥有那份塔科力的威势。」

尼娅拉呼了口气。和断角一起的时刻,如果有这样的时刻的话,已经结束。「看来你今天不需要履行职责了,姐妹,」那位女武神说,同时让自己露出一道浅笑。

「我们等着看吧,」索命使说。「还有时间让一点懦弱运作。」

塔科力人的冲锋使他们的对手猝不及防。斯凯尔人急忙设法竖起一列长矛,而正如尼娅拉所见,塔科力部落的新首领向空中一跃-越过了矛尖,越过了不停挥动的斧头,甚至越过了高举的盾牌-然后用他的剑往下砍,劈穿了前排一个看起来相当狂野的男子的头盔。转眼间,阵线就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钢铁撞击声:刀刃哐当一声相互弹开,蛮力驱使盾牌相撞,铠甲因冲击而不停颤抖。

尼娅拉的笑容迟疑了。在一瞬间就明白斯凯尔阵线撑不了多久;他们为了试图包围敌人而把自己分散得太单薄。塔科力人直接突破,把这些劫徒的主体切成两半。在那之后就不用花太多时间了。很快地斯凯尔已溃败,在开阔的平原上逃窜。阿拉锦一言不发地溜去进行她的黑暗工作。尼娅拉只目瞪口呆地看着亚尼在结束后一屁股坐在几乎跟他一样高的尸体堆上,宛如婚宴上的新郎般大笑着。

「哎呀,姐妹,」阿拉锦说,再次带着得意的笑容出现在尼娅拉身旁。「看来今天的职责不需要履行了。」


在斯达海姆的无尽大厅里,各个年龄层、来自各个部落、来自凯德海姆的十个境域的英雄们正在进行永恒的飨宴。那张桌子不受凡间的几何学约束:为了容纳那些赢得席位且源自所有种族与信念的辉煌、英勇生物,这张桌子能够精准地无限延伸。不过,尽管知道这件事,尼娅拉却不禁感到在那无止尽且无与伦比的结构中有个地方看似比原本更空旷了。

照理说,断角应该在当天稍早时死去。身为斯达海姆的女武神,她对这类事很敏感。不过,怀着些许尴尬,尼娅拉意识到自己并不了解关于他的一切。至少,那样的事情在这里很容易被修正。

她发现荷姆嘉正在疯狂豪饮-那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尤其当酒杯就跟某人渴望的一样深不见底的时候。在所有赢得长桌席位的矮人北地诗人中,尼娅拉十分喜爱他。他的叙事方式总带有一种祖父般的特质,不像其他人戏剧化的自吹自擂。荷姆嘉用一只手臂的背侧在他早已变得灰白的胡子上抹了几下,接着打了个嗝。「尼娅拉!这-这份荣耀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荷姆嘉。我希望你或许能告诉我关于某个人的事。一个凡人。」

「你知道的,我们并不是都认识彼此。」

「他是塔科力的新首领。亚尼,断角亚尼。你一定听过某些事。」

在他醉醺醺的状态下,她能够看见他的石头色眼睛在火光下闪烁着。「啊。断角。好吧,既然你提到了-没错,我想我听过一两则故事。」

在桌子远侧,突然爆出了一首歌。战士们随着节奏摇摆,哼唱着一首关于一位贝斯奇战斗少女将一群暴民追求者转变为战队的古调。故事中的战斗少女亲自领唱这首歌,一边张开手指进行指挥。荷姆嘉看似没注意到。他那双充满结节又饱经风霜的手放在膝盖上,彷佛正在做准备。尼娅拉看见他进行了数十个微调-挺直他的背,倾斜他的头,并且清了清他的喉咙。荷姆嘉有一则故事要说。「你知道的,他并非一直都被称作断角。」

「噢?」

「他曾经被称为跃羊者,」荷姆嘉说,同时点了一下他的鼻子。「直到命中注定的那一天...


在命定的一天,于塔斯科山地深处,传闻有一群凶残的巨魔祸害正在威胁沿着红山脊分布的村落。现在,身为塔科力人,他们对这个消息感到再高兴不过了。巨魔就代表危险,而危险就代表有冒险的机会,而冒险就代表有成名的机会。在所有准备猎捕巨魔的塔科力战士中-因为确实很有多人-刚好有一个由跃羊者亚尼率领的小型队伍开始从巨魔筑巢的山坡上进行搜索。


在塔斯科山地的高耸峭壁上,四周都被突出的红石尖棘围绕,尼娅拉和阿拉锦正在观看一个名叫断角亚尼的男子再次跑去送死。这一次,有机会杀死他的不是来自斯凯尔掠夺队伍的冰冷钢铁;而是一条龙。

「一只残虐者,」阿拉锦说,「就技术上来说。」

「好,」尼娅拉说。那么,就是一只残虐者。

先不管专有名词:它好庞大,长了尖牙利爪和带刺脊椎,还有四只弯角和一条以可怕的镰刀弧形轨迹在空中挥打的尾巴。亚尼和他的塔科力团队包围了它,但它也没让他们好过。每当有其中一人拿着长矛或斧头往前冲锋时,它一挥打那条可怕的尾巴就使他们重新考虑。就在这一圈松散的战士圆环外侧,断角亚尼正在摆弄一段绳索,看似忘了那只不停挥打、咆哮的野兽。

「他在做什么?」尼娅拉说,一边咬着嘴唇。「只是打绳结永远不会让他死得光荣。」

在峭壁底下,一名男子向前走,一边英勇地嘶吼着,接着把一只沉重的双手剑插入这只野兽的体侧。剑从野兽的鳞片表皮上弹开,彷佛他用尽全力挥打一块岩石。残虐者卷起蛇形头部并用如炙热煤炭般的红眼盯着他,于是那个男子便抛下他的剑尽速奔离。

「你难道没有工作要做吗?」尼娅拉喃喃地对她的姐妹说。

阿拉锦看着为了躲避野兽的尾巴挥打而以腹部落向峡谷地面的男子。「在这个案例中,我会说那比较像常识而非懦夫行径。」

亚尼再次拉扯那一串绳结并心满意足地起身。现在,尼娅拉能够看见他在绳索上绑了一个圈;以逐渐增快的速度,他开始在头顶上旋转它。以专业的抛掷手法,他将套索直接抛向残虐者的头,接着它套住了其中一只角并且拉紧。那只生物本能地往后猛扯-也把亚尼拉了出去。

尼娅拉惊呼了一声,看着这位卡科力首领被抛过空中,直接飞向环绕在山谷底部的天然尖塔。但就在他撞上这些尖塔之前,亚尼看似在空中扭转身体。他以靴子落在红色的石棘上而非直接撞上它,他的身体宛如压缩的弹簧。对尼娅拉来说,那看起来就像是他刻意这么做。

即使知道的比女武神少,残虐者看似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发出一声撕裂空气的尖啸,它往后甩。在它把他从岩石上拉起前的一瞬间,尼娅拉又看见了:以前的那道笑容。瞧好了。

这一次,野兽马上猛烈拉扯,一边向后仰把亚尼拉向它。当他一落在这只生物的头部后方,手里拿着卷起的绳索,他很快就稳住自己,彷佛他正在一艘摇晃的船上而非一只愤怒的怪兽背上。它突然转身,但他紧抓着绳索并且压低了身体,它甩不掉亚尼。

不只有尼娅拉看着亚尼抽刀出鞘并举起它,在阳光下宛如镜子般闪闪发光:所有的塔科力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首领把刀插入这只生物的两角之间。过了一会儿,它那庞大的身躯就瘫倒在谷底。

「难以置信,」尼娅拉低声说着。「他真的-真的-」

「看来你最喜爱的人类又可以活着再战斗一次了,」阿拉锦说道,替她说出了她的想法,不过尼娅拉却几乎没听见她。她反而在思考荷姆嘉告诉她的故事-亚尼名称的由来。


在经过一段漫长又辛苦的攀爬后,亚尼和他勇敢的战士小队停下稍作喘息。此时他们听见了明显是巨魔的声音-折断骨头、动物低吼,还有他们那咕哝、隆响的语言-从邻近的一座洞穴内传出。爬近了一些,亚尼发现那里不只有几个噬石者而已。那里看起来有一整窝这类恶臭生物。亚尼和他的战士们寡不敌众,这很肯定。但若他们离开去集结更多援军,其他人可能会不小心发现这个洞穴并且在他们折返之前窃走他们的荣耀。

现在,亚尼是一个强大的战士,这点毋庸置疑。但他可不只是强壮而已;他也相当狡诈。就在低语了几句并让跟着他们一同攀登的僧侣祝福一两句后,亚尼从岩石后方走了出来。

「没错,」他对那些一脸惊讶且张大了獠牙巨口看着他突然出现的群众说。「你们就是一直在山脊四处掠夺的那群生物。我在外面有一整团狂战士,准备把你们的头扯掉,但我认为我可以提供你们一个不同的解决办法。一场撞头比赛,」他如此提议,一边咧嘴笑着。「输家就打包永远离开这些山地。」


毫无疑问,巨人血裔托瓦是尼娅拉见过最巨大的人类。他站起来比起其他从林木线现身的卡纳战士们高了一颗半的头。他的胸膛,布满随着蒸气吐息飞舞的刺青,比任何一个人都宽两倍。甚至连艾登嘉的巨型松树都在他从底下经过时显得小型许多。亚尼很少是一个房间里体型最大的人,但在巨人血裔面前,他看起来只比一个男孩大不了多少。

「就是这个,」尼娅拉说道,并从她原本观看的位置移到侧边,不时拍打着翅膀以获取更好的视野。「这一定就是了。和那个东西进行一场光荣对决?断角终于-终于-要死了。」而且这将会是一场多么光荣的死亡啊!尼娅拉等不及要恭贺他那英勇的人生,向他展示他能够在里面永远畅饮、飨宴、打斗的无尽大厅。她已经等了好久。

不过,阿拉锦看来不太相信。她只是把头倾向一侧,脸上挂着一抹浅笑。

怎么了?」尼娅拉说。

「这个嘛,」这位索命使说道,「前八次也没有照你预期的发展。那开始听起来像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了,就这样。」

尼娅拉面露怒容并转头看着集结的战士们。现在他们已排成一个圆环,直径大约有十二步-卡纳与塔科力人都一样,逐渐向这两名男子靠拢。巨人血裔取下一把斧头。那是一个用来对付食人魔和巨魔的武器,前端是固铁打造的双刃斧,但他看似能够轻松地举起它。「断角!」他大声咆哮,他的声音震落了邻近树枝上的积雪。「我给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在我和我的先祖面前下跪,乞求我们原谅你亵渎我家人的永眠之地,然后你就可以活着离开这个圆环。」

但亚尼就只是搔抓着他的红胡须,一边咧嘴笑着。「那有什么好玩的,托瓦?老实说,这一切看起来都好麻烦。你肯定是迷了路并且在某个不应该的地方便溺了。」

一听见那句话,巨人血裔便卷起嘴唇,露出像石板般的牙齿。「拔剑吧,小家伙。」

亚尼顺从地从剑鞘里抽出他的剑。在这个敌手面前,它看起来比一只匕首大不了多少-不过依然在微弱的腥天太阳下闪闪发亮,耀眼锋利。

没有谨慎地绕圈行进,也没有测试彼此的形体。发出熊一般的嘶吼,巨人血裔向前冲锋,斧头挥动的弧形轨迹几乎跟这个圆环本身一样宽。亚尼弯身闪躲并移动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但巨人血裔在一瞬间就再次用那把可怕的斧头劈向他。亚尼往后跳,沿着圆环边缘舞动,而且尼娅拉也摆动着胜利的拳头。「勇敢战斗!没错!」她低语着,大多是对自己说。「大胆英勇地战斗,而且这次一定要啊!」

那个大家伙再次反复挥击,亚尼试图在巨人血裔复原之前向前冲刺。不过这次,他的肚子被踹了一脚并往后翻滚,撞上了围观战士们的膝盖。尼娅拉忍不住为这份冲击皱起脸孔。过了一会儿,亚尼便再次挺立。

这些反复袭来的可怕挥击一直都无法将亚尼劈成两半,但他除了闪避、弯身、翻滚以外看来也做不了什么。不只是因为巨人血裔的长手臂使他无法靠近这个人,而是因为那看似永不止息的大范围猛烈扫击。一般的战士此刻应该已经不停大口喘息了,但显然巨人血裔托瓦不是一般的战士。

他向前跨步进行另一波挥击,于是亚尼便准备闪躲。突然间,托瓦突然将斧柄往上猛然一戳,砸上亚尼的下巴使他飞了出去。

「一记佯攻,」阿拉锦说。「那个大家伙并不像外表那样是个无脑蛮汉。」

尼娅拉不做回应。她直视着亚尼,他在从地上起身的同时朝雪地里啐了一口血。他的笑容已消失。现在他的脸上出现专注的表情,一种女武神从未见过的严肃神情。一种奇怪的感觉开始在尼娅拉的胃里沸腾、盘绕。难道她在...担心吗?

随着巨人血裔再次挥击-这份攻击的残暴度与速度并不亚于其他无数次攻击-亚尼没有闪避、弯身,或翻滚: 他踏入挥打范围,走向他的敌人,进入斧头的路径,然后用他的剑砍断木柄。传出一道断裂的声响,接着圆环便随着男男女女从飞离的斧刃路径上跳开而分裂。它埋入了他们周围的其一中棵高耸的松树树干。

亚尼也因这股冲击力道而晕头转向。有那么一刻,巨人血裔看似被震慑住了。他看着手中断掉的握柄,现在跟一支手杖差不了多少。但就在断角当天第三次从地上起身的时候,那位卡纳战士突然向前冲。在亚尼能够举起剑之前,巨人血裔就像熊一般地紧紧环抱住他,将他的手臂固定在两侧并把他抬起地面。

亚尼激烈地挥打蠕动。他不停踢踹、挣扎、咒骂,但他稍早时展现的狡诈速度与胆量此刻全都派不上用场。他被抓住了,就像一只陷阱里的兔子。

不久前还在吶喊咆哮的那群战士已变得安静。尼娅拉只听见亚尼那被遮掩的微弱喘息声,同时巨人血裔愈压愈紧,他手臂上的肌肉因费力而鼓涨。剑从这位塔科力首领手中坠落,无声地落在他们底下的积雪与尘土泥泞中。

「尼娅拉,」阿拉锦说,一边把手放在她肩上。她的声音竟意外地温柔。「或许-或许你不该看见这个。」

「不,」尼娅拉摇着头说。「我必须在这里。在最后一刻。」

再过一会儿,再多几声费力的喘息,一切就会结束。她终于能够护送亚尼前往斯达海姆:她终于能带给他应得的永恒奖赏。难道那不就是她希望的吗?那是她的职责。那是她的荣幸。可是,尼娅拉却发现自己不希望亚尼被这个熊一般的人压死。她希望他能够争脱这团混乱,就跟他以往一样。她希望他获胜。她还不希望断角亚尼的传奇成为历史。实际上,她不允许这件事发生。

尼娅拉展开翅膀朝圆环飞去,就在她能够靠近之前,阿拉锦挡住了她的去路。「尼娅拉,这是一场光荣的对决。」

「可是-」

「就算它不是,我们是女武神。我们不该调解凡人事务。你知道这点。」

这一切都没错,但尼娅拉不在乎。她正设法想出某些论点、某些争议使她的姐妹让步,同时她的视线越过阿拉锦的肩膀,她看见了。亚尼正在微笑。那道她曾见过好几次的笑容。

看好了。

现在巨人血裔已完全把他举到半空中,更能够发挥他那可怕的力量。在这场战斗里的第一次,这两人四目相接。亚尼开始往后、往后、往后抬起他的头,尼娅拉突然想起了荷姆嘉的故事结局-断角亚尼获得其名号的经过。


几个小时过去,太阳落到塔斯科山地的红色山峰后方,不过亚尼和巨魔依然继续着。两人都疲累不堪、血迹斑斑,因那持续不断的冲击而感到晕眩-但亚尼却还是带着笑容走上前再撞一次头。另一方面,那只巨魔看似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类竟然还不退缩。况且是对上一只巨魔!就在一场撞头比赛中!他感到羞愧,但更重要的是,他害怕了。要是这个小个子的笑脸男人真的打败他呢?在那一刻的恐惧与不安中,巨魔决定执行对巨魔们来说都不陌生的事:他决定要作弊。

是时候了。亚尼和巨魔都站稳脚步并把他们的头往后仰准备来一记蛮野打击。但就在亚尼向前甩头的时候,巨魔将獠牙的角度往上调,瞄准了这位塔科力人的眉毛。当然,这是个可怕的错误。有许多人跟跃羊者亚尼一样强壮,或比他强壮;有许多人跟他一样狡诈,或比他狡诈。尽管那些人的力量或智谋与他相称,但他们鲜少拥有和他一样厚的头骨。

Arni Slays the Troll
亚尼诛戮巨魔|由Simon Dominic作画

一道宛如闪电击发的声音传来,那是一个回荡穿越整座洞穴的碎裂声。当声音止息,巨魔仰躺于地,他的其中一支獠牙被连根折断。在他上方,获得胜利又沾了满身的血,额头上埋了一块巨魔骨头的,正是跃羊者亚尼-只是他的名字已不再是跃羊者了。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9月 21日

第三集:贝佐德家族的殒落 by, K. Arsenault Rivera

"所以,当你们说如果那把钥匙在瑟班的话,它很安全…" 在其他人回应之前,亡者孽物的呻吟声就已回答了茜卓。卡娅捏住了鼻子。泰菲力早已不使用鼻子;他改用嘴巴呼吸,而且那一样糟。尽管日正当中,依然聚集了层层云朵将残余的大教堂笼罩在一片阴影里。即便是天空也为这片景象感到羞愧。 看见它使雅琳的胃开始纠结。在那里,她曾于阳光明媚的尖塔内阅读,此刻已成了四散于地的瓦砾;在这里,她如...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9月 10日

第二集:狼群动机 by, K. Arsenault Rivera

"这些森林属于我们,"他告诉她。人们说他的话不多,但他会跟她说话。或许是因为这是她的第一次狩猎。当时她是个满身脏污的女孩-到处都是灰尘和血和泥土的痕迹。她若有所思地想着如果这种事会一直发生的话,她应该开始把头发绑成辫子。 "那么凯锡革人呢?"她忍不住问道。 托瓦拉咕哝了一声。 他直接盯着她看,而她也直视着他。问这个很合理。她把双腿搂近胸口。"我只不过-觉得我们可以分...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