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德海姆第二集:唤醒巨魔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2月 1日

By Roy Graham, with contributions from Jenna Helland

Roy Graham is a writer from New York and graduate of the Rutgers-Camden MFA program. His non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Rolling Stone, Playboy, and Motherboard. His 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the anthology "The Night Bazaar: Eleven Haunting Tales of Forbidden Wishes and Dangerous Desires" and its sequel, "The Night Bazaar: Venice." He is currently a designer on the Magic: The Gathering Worldbuilding team.

在寇西玛的长舟底部,卡娅躺着看上方的夜空飘移。她就只能做这件事;船上没有桨,没有舵。当她一踏上船,它就突然疾行驶离码头,而且她了解当艾朗德说这艘船「会带她前往她需要去的地方」时,他的意思是她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于是,什么也做不了,除了躺下来思考。

Mistgate Pathway
雾扉通路|由Yeong-Hao Han作画

与个别的时空相较之下,凯德海姆的境域通常没有更紧密的连结-如果有什么的话, 它们之间的深渊显得更加绝对,毕竟卡娅穿越时空的天赋并无法让她跨越境域。甚至对这个世界的众神来说,穿越寰宇可不轻松。

听茵嘉说,还是有例外。有时,透过凡人的聪明才智或随机发生,两个境域之间的暂时性连结将会开启-它们被称为预兆路。不过,那就是众人害怕的末日劫难-看似总会造成大灾难的天体交汇。上次碧塔嘉与卡尔费-充满鬼魂与行尸的冰封土地-交汇的时候,整群不死军团在被击败之前长驱直入贝斯奇城塞。历史上从没记载过将某境域与恶魔境域无尽风暴相连的末日劫难,但这个情况的后果难以想象-上次有恶魔单独闯入碧塔嘉时,他进行了一场如此可怕的暴行,使人们将那一年最凄惨、最黑暗的部分以此事为名。

总之,这听起来完全就是她告诉自己从现在起要避开的那种事。保持专注,卡娅。你还有一只可能来自异界,肯定危险的怪兽要找。很多事够你忙了。

一道轻柔的撞击声将卡娅从无梦的睡眠中唤醒,于是她把手放在刀柄,接着才明白她身在何处。

等等。她到底在哪里?

她坐起身并因背上的刺痛而皱眉。这艘长舟或许是个强大的神器,能够航越寰宇的纯粹魔法能量,但这并没有让它跟一张床一样舒服。一片浓雾笼罩着她身后的水域,吞噬了一切,除了潮水拍打着船尾的声音。在前方,船首已经冲上了一座盘根错节的泥泞堤岸。

「我到站了,对吧?」卡娅自言自语地说。她爬了出来,她的靴子立刻就陷在潮湿的黑土中。正当她纳闷是否要把船系在其中一个卷曲突出于岸边的粗厚树根上时,这艘船彷佛被推了一把似地突然往后移至波浪里。转眼间,长舟已消失在迷雾中。

「谢谢你送了我一程,」她喃喃说着。如果那只怪兽再次跳换境域她该怎么办?这个嘛,她稍后再来烦恼。抓住一根树枝作为施力点,卡娅攀上堤岸并进入了森林。

卡娅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古老的场所。当你专精于本应死亡却又没死的东西时,生命就会带你前往各式各样的古墓与被遗忘的城市。但她从未去过一个感觉非常、非常古老的荒野之地。每一棵低垂的树都宛如祖父般年老;其中最年轻的看似早已活了好几辈子。到处都会遇上坍塌的石雕艺品,在四处生长的苔藓覆盖下几乎难以辨识。一切看起来都像远古遗宝,终究败给了时间。在步行的一个小时内,卡娅只看见一个完整的建筑,一座高耸的石制拱门。它一定曾经是某个辉煌、沉没要塞的大门;那座要塞,或是任何建造这个地方的人都需要二十呎高的门口。

森林看似绵延不绝。卡娅一直在搜寻她在艾登嘉深处洞穴里见过那银白色且类似有机质的金属矿脉。我可以接受一个恐怖的巨型脚印。或一些爪痕。但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有那头怪兽来过这里的迹象。

卡娅停下来在一个倒下的树干上休息,同时听见远处传来嘈杂声响。她立刻站起身。感谢这个时空里闪闪发光的神。很可能他们并不像预兆觅径人那样好客,但她至少能请那个人指引方向。

卡娅推开沉重、低垂的树枝并躲在长满苔藓的悬挂枝叶底下,一边跟随那道声音。最后,她出现在一块空地上。在一端有一块被处理过的巨石,覆盖着褪色的编结图案以及一层如鳞片般的蘑菇山脊。剩余的空地上则聚集了一群奇特又吵杂的生物。

弯腰驼背,他们站起来大概和她一样高,意思是他们挺直身体的话或许会比她高上许多。他们全都是绿色的-有些是浅绿,有些是较深的色度,有的则是丑陋的斑驳花样-宛如披肩般的深色长毛包裹着他们那瘦骨嶙峋的形体,还有他们以她不懂的语言交谈时随着嘴巴开合而劈啪作响的骇人獠牙。巨魔。还没在凯德海姆见过任何一只,不过她应该不会认错。而且,如果预兆觅径人的话可信,当地的巨魔是一群脾气暴躁的品种。

令她感谢的是,他们看似分心于跟彼此交谈,并且偶尔殴打彼此,而没注意到她。卡娅正在朝她过来的方向撤退,谨慎地一步又一步,而此时有一个人影出现在那块巨石上。那是一个男子而非巨魔,戴着因许多黄金圆盘而叮当作响的兜帽。他的腰带上挂着一把入鞘的剑。

在那块岩石周围,四个巨魔从阴影中走出,比群众里的任何一个还大。它们披着生锈、不合身的锁子甲并且全都携带着某种武器-棍棒、陋斧、断剑。其中一个用它的斧头敲击石块并以刺耳的喉音咆哮着什么。喋喋不休的群众变得安静,然后那个带着兜帽的男子便朝它们展开双臂。

「朋友们,」他以一种低沉、洪亮的声音说。「你们知道我的许多名字。有些人叫我诈术师,其他人叫我诡计伪造者。有些人称我为恶戏王子,有的人称我为谎言神。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瓦尔基,而且我赐给你们的第一份礼物,这份语言赋礼,是免费的。听我说的话;理解它们。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Valki, God of Lies
谎言神瓦尔基|由Yongjae Choi作画

一位神明?在这里?至少这一位并没有伪装成一个老头。不过卡娅心想,他有某个地方怪怪的。她还不太清楚是哪里。

「激烈争斗的时刻即将来临!很快地,一条通往残酷与怪异世界的路径将会开启,那里充满了极为贪婪邪恶的生物!如果纵容他们,这些野蛮的族群将会烧尽诺特瓦的森林!他们将会屠杀那令人骄傲的巨魔族部落!」他接收到的回应就只有静默以及偶尔紧张到喀搭响的牙齿。「这些恶毒的入侵者想要」-他稍作停顿,彷佛正在寻找合适的字-「他们想要夺走你们巢穴里的珍宝!」

一听到这,群众爆发出愤怒的尖啸。瓦尔基让它持续了一会儿,接着便挥手示意众人安静。当群众依然吵闹,其中一个身穿铠甲的巨型蛮汉便用棍棒猛打了前排的一个巨魔,于是群众便再次安静下来。

「只有一个解决办法-诺特瓦的各个部落必须先发动攻击!你们已经被微不足道的竞争关系分化了!协力出击,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你们!」

然后卡娅意识到她看见的是什么了;瓦尔基正在闪烁。一开始那很细微,与从艾朗德身上倾泻而出的光辉相去甚远。很容易漏看-不过卡娅已经狩猎无实体的敌人很长一段时间了。她很习惯去注意细微的能量流。她看见的是一个幻影。而且卡娅知道她不可能看见一个由谎言神创造的幻影。

卡娅悄悄召出一道咒语。一点都不华丽-一点点净化、一点点看穿帷幕。掺入了少许风,然后...

她轻柔地朝瓦尔基吹了一口,点点白光从她噘起的嘴唇上离开。这道咒语向前翻滚,周围盘绕着空气,突然变成一道强风来回吹拂着巨魔群众的鬃毛。当它扫过瓦尔基时,它看似将瓦尔基从他身上剥了下来;取代谎言神的是一个红色皮肤的男子,长了两根突出的角而且脸上挂着极为惊讶的表情。「是谁胆敢-?站出来!」他愤怒地喝斥。

坏主意,卡娅心想。可是,话说回来,目前她有任何主意是好的吗?她从树后方走出来。「你大概以为随便用一个幻影就能蒙混过去,对吧?」卡娅说道。「蠢巨魔根本分不出差异。你可真倒霉,提勃。」

Tibalt, Cosmic Impostor
寰宇冒名客提勃|由Yongjae Choi作画

他的嘴角扬升成一道微笑。这个表情看来并没有减弱那份怒意。「你的眼睛还真锐利。话说,我们认识吗?」

「不认识。不过-他们是怎么说的?你的名声远播呀。」噢,她听过许多关于这个魔鬼鹏洛客的故事,而且没有一个是好的。

「你太好心了。那么又是谁给了我这份荣幸呢?」

「我叫卡娅。」

「嗯。有点印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一个鬼祟的窃贼。一个杀手。」

「这么强烈的指控,亏你说得出口。你在这里做什么?」

提勃耸了耸肩。「我也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我们鹏洛客天生爱管闲事,不是吗?但你或许看得出来,在你如此无礼地打断我之前我正好在忙某件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杀了她!」

聚集的巨魔们犹豫地来回看着她和提勃。不过,站在巨石旁的大家伙们一点也不迟疑;像动物般地大步奔跑,它们从人群中穿过,把一些体型较小的样本挤飞了出去。第一个来到卡娅面前的巨魔双手持斧朝她挥击,一边疯狂嚎叫着。斧头直接穿过了她身体虚相化的部分,它的动力带着他往前倾,同时被树根绊了一下倒地。

第二个巨魔用一把看似相当古老且生锈的剑朝她戳刺。她移往一旁躲开它并用力推了它一把。正当它撞上她身旁的巨树时,她使它暂时虚相化;当它回复实体后,却成了从树干伸出的一团纠结难看的绿色四肢,有如丑恶的枝干。接下来,最后两个巨魔在群众外围盘绕,显然在看见战友的下场后正在重新思考一些事。

「没错,」卡娅说。「我不介意。」

那两个巨魔彼此看了一眼。过了一会儿,两个都扔下武器逃跑了。她抬起头正好看见提勃转身跑进森林里。这个混蛋真的要我追他。

她跟着他穿过纠结的树林。提勃有领先的优势,不过他无法任意将身体虚相化;稳扎稳打,以虚相穿越倒下的树以及崩塌的石拱门,她逐渐赶上他。在一片开阔的土地上,一边是一连串长满苔藓的山丘,而另一边则是一些摇摇晃晃的木制建筑,她终于拦截到他。他正弯腰大喘着气。

「你跑得跟魔鬼一样!」他一边大笑一边喘着气说。

「我们跑够了吧?」卡娅说。「告诉我你在这里做什么。激怒一群巨魔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有什么企图?」

「亲爱的,」提勃说,一边让她看看他那些锋利的牙齿。「混乱就是它的奖赏,只有一点骚乱才能让我展露笑容。但我不明白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这里不是你的家。这些都不是你的族人。」

是啊,她曾经出现过这个念头。但她确实在这里有生意要做。「凯德海姆有一只怪兽。某个来自这时空以外的东西。你应该没牵扯上那个东西吧,是吗?」

提勃歪着头。「一只怪兽?哎呀,我穿着靴子抖个不停!我肯定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就让我-」

「你哪里也别想去,而且这次你也没巨魔奴仆在身边帮你了。更何况他们无法让我慢下来。」

「噢,当然无法!」提勃说,摆出一种令卡娅不自在的笑容。「至少,哈吉品种无法。你已证明自己能够迅速有效地处理它们。但至于它们的表亲,托尔嘉巨魔-这个嘛,我认为它们的胜算比较高。」

他举起两只手指放进嘴里,然后,吹出了卡娅这辈子听过最响亮、最刺耳的哨音。她用手摀住耳朵,身体往前弯,面露痛苦神情。在哨音结束后,卡娅慌忙地环顾四周,准备面对一群冲出树林的巨魔军团。但看似什么也没有,除了绵延起伏的葱郁山丘以及那些被腐木穿透的坍塌建筑。

「看来你那些硕大的巨魔坏朋友们没出现,」卡娅说道。「现在就让我们-」

脚底下的轰隆巨响打断了她的话,接着距离提勃最近的山丘长高了大约一呎。他的嘴角也上扬了几呎。

Card name not yet previewed
Art by: Simon Dominic

「其实,」提勃说,「你的眼睛并没有你想的那样敏锐啊。」

一个接着一个,它们从大地起身,在空地洒下了一块块黑色泥土。在她的一侧,木造建筑看似随着一个庞大形体从地表起身并甩去松脱的木头碎片而朝反方向崩塌。

它们的体型相当庞大-至少有二十呎高,沿着它们身体分布的骨状背脊与地貌的特征十分相似。最令卡娅感兴趣的是它们的拳头,每一个几乎都等同于一颗巨岩的大小与形状。在它们的细长直发中生长着苔藓和杂草;在一个从木造建筑底下冒出来的巨魔身上,披挂着宛如原始铠甲般的木板与横梁。深埋在它们地质脸孔上的是一双针孔般的红眼。一个巨魔在起身的同时打了个哈欠,露出了满口泛黄、扭曲的尖牙。

「你瞧,托尔嘉巨魔很讨厌从一场沉睡中被吵醒,」提勃说道。「一旦被吵醒,不幸的是它们倾向把邻近的任何人与任何东西撕裂。」

「你疯了吗?!」卡娅低声怒斥,并转身面对她身后的巨魔。她总共数了六只。「它们会杀了我们两个!」

然后,她后方传来一道不自然的声响-一道哀嚎般的吹哨声,彷佛空气本身被磨得锋利了。她转身看见提勃已抽出他的剑。显然,它是一个奇迹。由某种玻璃锻造而成,它看似含有一种她只见过一次的多变颜色光谱:自艾朗德身上溢出的光辉。

在提勃身旁的是一个世界的开口。没有其他方式可以形容它;它悬挂在半空中,边缘粗糙不平整并且散发微弱的光芒。它看似涌出了热气与硫磺空气,而透过这个裂口,卡娅瞥见了漆黑的土地,因火山爆发而分裂。

提勃举起这把剑并对她咧嘴笑着。「这真是惊人地有效。我想说祝你好运,不过那就是要我说谎了,不是吗?」

语毕,他穿过这道传送门。在他后方,外缘开始聚合并消失-只留下卡娅陪着巨魔。

她尽可能缓慢地从刀鞘里抽出匕首。或许她还能够不打斗就成功脱身。「听着-那个吵醒你们的人,他才刚离开,但如果你们愿意给我一分钟解释-」

其中一个巨魔以敞开的手掌挥打她,彷佛正试着要压扁一只虫子。要不是卡娅化为虚相躲开了,那原本也会成功的。即使没被打中,这份冲击仍使她的牙齿咯咯作响。「好吧,」她说。「我尝试过了。」

她将其中一把刀插入巨魔的手臂-或者该这样说,她尝试要插入。那感觉几乎就像是试图戳刺一大块岩石。出现一道响亮的啪嗒声,她看着她从托瓦达起就拥有的匕首断成两截。这股震撼只持续了一下子,但却足以让巨魔挥手将她扫过这片空地。

当她支撑自己站起来时,她的头晕眩不已。她已经很久没受到这么重的打击了。她把剩下的那只匕首翻转过来,改为反握。「我喜欢那把刀。」

她直接翻滚到另一只巨魔的攻击范围内;它用一根连根拔起的树朝她挥打,而她则以虚相穿透。她在另一侧劈砍它露出的脚;这波袭击摩擦并掠过粗厚的皮,只留下一道刮痕。「得了吧,」她说,一边闪躲第二只巨魔的反手挥击。

她在第三只巨魔的双脚之间翻滚,惊险地躲开了它那笨拙的抓握。是时候使用阴招了。用虚相能量包裹她的刀,卡娅将它插入两个巨大的脊椎骨之间并及时把手抽出以让它重新实体化。时机不好掌控-不过随着匕首在它的脊椎中固化,她也获得了一声低沉嚎吼的奖赏。那只巨魔重重地撞上地面。

「下一个换谁?」她说,一边转向其他巨魔。好吧,她或许因为那小小的伎俩而暂时让自己卸除了武器,但没有什么是她无法-

痛苦沿着她的左侧爆发,接着她开始翻滚,一路滚过地面。她才刚制伏的巨魔-显然是击打她的这一只-正摇摇晃晃地起身;她能看见它腿上的伤痕正在愈合。它们也会复原,她在一阵阵呕吐感之间想着。为什么这时空的一切都会自愈?

其他巨魔咆哮着用拳头撞击地面,散开成半圆形遮挡了阳光。一对六。她曾赢过胜算更低的战斗。不过话说回来,在那些打斗中她还有武器。一个匕首断了;一个被埋在一只愤怒的巨魔身上。卡娅深吸一口气,因肋骨的抽痛而皱起脸孔。

「需要帮忙吗?」她的左侧传来一道声音。

Tyvar Kell
泰瓦科尔|由Chris Rallis作画

有一名顶着红发长辫的男子靠在这里的其中一棵古老、扭曲的树上。从他的尖耳,卡娅看得出他是一个妖精,不过他的身体比起她看习惯的妖精拥有更多肌肉。显然他也非常自豪于此;尽管天气寒冷,他还是没穿上衣。只戴着一些悬挂在项链上的护符以及一双护腕,其中一个护腕上还固定着一把青铜刀刃。他那放松、 悠闲的态度中有某种特质使他看起来格外年轻,即使他的种族看起来总是年轻。

「你站在那里多久了?」她说。

「久到足以看你进展得不太顺利。我不是在怪你!一个托尔嘉巨魔已经不好对付,更何况是六个。你很幸运遇上我刚好路过。」

那惹恼了她。有那么一刻,卡娅转身背对那些逐渐逼近且仍打算把她砸成肉酱的巨魔。「听好了,孩子,在你受伤之前赶快离开这里。我自己应付得来。」

「我可不确定。毕竟,你已经失去了两把刀,但我还有我的秘密武器。」

「就是你手腕上的那个东西?」

「噢,不是。我是说这个。」他把一颗扁平的小石头往上抛。然后接住它,让它在他细长的手指间滚动。

卡娅眨了眨眼。「那就是你的秘密武器?一块石头?」

他就只是微笑着漫步朝巨魔走去,彷佛他什么烦恼也没有。

「嘿!小心!」她大喊。蠢孩子-这让她得救他们两人。现在她不能只是逃跑了。她走向他,准备要把他化为虚相,但她要涵盖的距离太远了。

巨魔们看起来相当镇定;它们也愿意撕碎这个新对手。随着他逐渐走近,其中一个巨魔挥起一颗覆满泥巴的拳头。他躲开了,同时保持着他的步伐。

他动作好快;她认同这份才能。即使没有化为虚相的能力,对迟缓的巨魔来说想抓住这个妖精看似不可能。它们会在他跳到一旁时重击他刚刚站的地方;它们会合掌拍打他不久前待的位子,接着他便后空翻躲开。这看起来就像设法抓住烟,或困住闪电。不只一次,卡娅认为自己看见他稍微多逗留了不必要的一刻,让对手的攻击误差了几吋而非几哩。那么,就是在卖弄。

同时,握住岩石的那个拳头也正在发生转变;他的手臂和手的皮肤看似变得光滑坚硬,几乎转为与石头一样的灰色。当其中一只巨魔试图把这位敏捷的妖精踩入山丘底下的岩床时,他突然向前跃起。不过,他没有用固定在手臂上的青铜刀攻击那只生物;他就只是用他的新石手碰了一下那只生物的腿。

突然间,覆盖了这位年轻妖精手臂的同一种变化开始迅速地在巨魔的腿上蔓延。它那灰色的表皮,早已坑坑疤疤,变成了粗糙的石头。岩石在一阵涟漪中沿着它的躯体往上移动,以惊人的速度向前爬。这只笨重的生物有足够的时间惊讶地张开獠牙下颚,接着岩石浪潮便涌上它的脸,将惊讶的表情冻结在原处。

拿着树干的巨魔以宽广的弧线轨迹将它挥向妖精;他直接跳过它,同时在两条鞭子般的树枝之间调整他身体的角度并在另一侧缩起身体进行前滚翻。他把那只石灰色的手放在巨魔的手肘上;转眼间,整只生物已变成岩石。

他躲开另一波攻势,把另一只巨魔变成石头,接着又是另一只。从开始到结束只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当它们都被打败后,妖精把手撑在臀部上站着,自豪地凝视着那些彷佛是他亲手刻出的高耸雕像。他看起来如此自满;卡娅不愿承认自己真的大开眼界。「还不赖,孩子。」

他看着她,表情变得不悦。「你可以别再那样叫我吗?」

「不然我该叫你什么?」

「泰瓦科尔。斯肯法的妖精王子。诸境最伟大的英雄。你的救命恩人。」

「那么,泰瓦,」她说,一边试着不翻白眼。「我叫卡娅。我很感激你的帮忙,但像你这样的一个伟大英雄在这片树林中间做什么?难道你在跟踪我吗?」

「不是你。是瓦尔基。」

「他才不是瓦尔基,」卡娅说道,一边走向她的刀被折断的地方。她把金属的末端滑入刀鞘;刀柄则挂在腰带上。「他的名字是提勃。」她的另一只匕首到底被埋在哪一个巨魔身体里了?现在很难分辨-尤其是因为它们全都变成雕像了。她用一只手穿透雕像,仔细地探查着。从头到尾只摸到石头。她暗自咒骂了一声。

「是的,我已了解那点,谢谢你的随手解惑。不过,我已经怀疑他一段时间了。不久前他来皇宫拜访我的哥哥。我不知道他对哈拉德说了什么谎言,但从那一刻起妖精们就一直在备战。传闻他们打算讨伐众神。」她及时转身看见他之前所有的勇猛与自大消失无踪。他看起来很年轻,而且焦虑-转眼间他就振作起来了,但速度仍未快到让她错过这个景象。如果提勃正在打扰他的族人,她想她也不能责怪他表现得有点担心。

「不过军团要如何进入诸神境域,这我还不知道,」他以此作结。

噢,先祖啊。「末日浩劫。艾朗德说有一场末日浩劫即将到来,」卡娅说。

一听见她的话,泰瓦就露出了和后方巨魔雕像一样的惊讶神情。「一场末日浩劫?你听见艾朗德亲口说的?」

「没错。他是个好人。还借给我一艘船。」

「至于-这个提勃。他是你的敌人?」

「肯定不是朋友。我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不过无论如何那都是个麻烦。」

「那么,我们就一起追踪他吧。显然你需要我的协助,」泰瓦说,同时对她摆出了一种令她恼火的笑容。继续保持这种态度,她心想,这个孩子会把自己害死。反正这也不是她的问题。「听好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忙。我无法追着每一个挺起那丑陋、带角头颅的坏人跑。此外,我甚至不知道我们该如何追踪他。」

「那是什么意思?」

「他用一把剑打开了某种通道。」

「你有看见任何东西吗?穿过它,在另一侧,」泰瓦说。

「不多。它只敞开了一秒,」卡娅说,一边试着回想。「不过,我记得看见火焰。而且大地看起来被烧得焦黑。」

「无尽风暴,」泰瓦说。这个名字像一个铁秤砣般地沉入她的胃;她听过茵嘉低语着关于那个地方的故事。恶魔境域。令人费解的是,泰瓦看似对这个消息感到相当兴奋。

「这个嘛,除非你碰巧有一艘闲置的魔法船-」

但泰瓦却早已闭上眼睛。他朝前方展开双手,卡娅则反射性地退了一步。在周围的空气里,魔法力流开始缓缓地卷曲扭动形成繁复的发光结节图案。卡娅意识到自己之前曾见过像这样的魔法-当艾朗德开启通往另一个境域的门时,那看起来几乎毫不费力,不过基本原理是相同的。当它开启通往寰宇那闪闪发光的夜景时,她耳中感觉到一种奇特的减压感,彷佛所有的空气突然自空地上消失。泰瓦终于张开眼睛:他们面前竖立着一个门口。

「你是在哪里学会这招的?」卡娅低声说道。

「斯肯法的术士技艺精湛。而且你可以把我当成专家中的专家,」他咧嘴笑着说。「我去过凯德海姆的所有境域。我的天赋在每个境域里的体现稍有不同。」

她走近一步,接着某个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在他脖子周围的那一堆护符里,在骨头与宝石以及扭曲的小金属碎片之间,有一颗八面体的深色石头。侧面覆盖着细小、精准的蚀刻-一种她以前曾见过的设计。但不是在这里。

「啊,」他说,发现了她的目光。他朝光源拿起这颗塑形小石头。「请尽管赞赏它吧。我在另一个遥远的境域找到这一颗,甚至连传说都没提过这个境域。它被称作-」

「赞迪卡,」她说,打断了他的话。「神圣先祖啊。你是一个鹏洛客。」

他的笑容逐渐松弛、犹疑。「那么,到底什么是鹏洛客?」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25日

肉身花园 by, Lora Gray

「在这裡,机械正道,即完美。此道,即祝福。」 当她说这句话时,合成音迴盪在苍皓宗堂的庭院中,非瑞克西亚摄政王和机械之母艾蕾侬在她神圣的机械化身躯深处感受到了那真理的光芒。机械正道是通往最终一体的唯一途径,这条道路就像她自己的烁油一样纯粹无杂、无懈可击、无法拒绝。 当她从高台上望向聚集的非瑞克西亚人,她的盔甲在乳白色的光芒中闪闪发光,艾蕾侬从未如此有把握。这裡是她促成力...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25日

流浪猫的蓝色时期 by, Rhiannon Rasmussen

琪特扛起皮製包包,感觉到装着金圆的瓶子在她的外套下移动,她问自己,最初是如何陷入此等骚乱的—她,只是一位为了零钱打赏而吟唱的三流地铁街头艺人。 Art by: Thomas Stoop 当然,地铁不是新卡佩纳最令人感受到愉悦气息的地方,绝对不是,但演出使她得以谋生。人们在那些破旧的大理石楼梯间忙碌穿梭着,人潮如同被列车吸入再吐出。那天早上,琪特选择了下贝颂莫车站声音...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