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德海姆第一集:旅人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1月 25日

By Roy Graham, with contributions from Jenna Helland

Roy Graham is a writer from New York and graduate of the Rutgers-Camden MFA program. His non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Rolling Stone, Playboy, and Motherboard. His fiction has been featured in the anthology "The Night Bazaar: Eleven Haunting Tales of Forbidden Wishes and Dangerous Desires" and its sequel, "The Night Bazaar: Venice." He is currently a designer on the Magic: The Gathering Worldbuilding team.

他们乘着塞瓦格村民从未见过的船到来。修长的船身,刻着光荣战役与狡诈胜利的故事,宛如雕在船首的龙兽与巨蛇般地滑行穿越波浪。它们可不像那些粗劣的渔船。既然他们再也无法进入森林,渔船便为村落提供了主要的食物来源。

Mistgate Pathway
雾扉通路|由Alayna Danner作画

船上的男男女女并没有因饥饿与恐惧而畏缩、屈服,正如过去的塞瓦格村民;甚至连陪在他们身边的灰胡子,那个肩上停了一只乌鸦的人,看起来也没有过于仰赖他的拐杖。他们戴着兜帽和围巾,穿着鱼皮上衣、铠甲-不过如果他们落水的话,没有一样会把他们拖下海底。他们的身体被刺上了航海图。不可能把他们搞混。预兆觅径人。

指挥官邀请他们进入立会厅,他在此尽可能地拼揍出一顿招待旅人们的大餐。这就是凯德海姆的传统;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你家门口的陌生人是否为其中一位神明的伪装。但这个部落的首领-那位盲眼女士,看似不需协助就能穿过那些狭窄、泥泞的街道-却婉拒了这顿餐点。他们不是为了腌鱼和干粮来的。

「那些失踪案件是从哪时开始的?」她问道。村民们从未见过符眼茵嘉,预兆觅径人的首领,但她那奇特的白色凝视让他们不须怀疑自己正在跟谁说话。

「那些不是失踪案件,是谋杀案,」靠近群众前端的一名女子说道。她在上个月已失去了两个女儿。

「你根本就不知道!」另一名男子大喊,他的眼窝深陷并且因哭泣而红肿。他失去了他的丈夫。

「你们还没找到任何尸体,」茵嘉温和地说。「对吧?」

两人都僵硬地点了点头。

「没有尸体。不过其中一个猎人看见它了,」另一位指挥官说。

「看见什么?」茵嘉问道。

「说吧,赫拉斯,」市政官说。「告诉他们。」

一个年轻男子往前走了一步,年纪不超过十六岁。其中一个火盆里的煤炭劈啪响着火花;他因这个声音而畏缩了一下。

「男孩,你看见了什么?」茵嘉问道。缓缓地,不让这个小伙子受到惊吓。「是什么对你的城镇做出这些事?」

他摩擦着自己的手臂,彷佛感到寒冷。拒绝抬起头看她。「一只怪兽。它是一只怪兽。」

如果茵嘉感到惊讶,她并没有展现出来。「阿西,」她说,一边挥手召唤那位带着鸟的老人,「我要在一个小时内派出一组战队。船上维持最低限度的船员直到我们归返。每一个非必要人员都得前往艾登嘉森林。」

那位老人,一直认真地点头直到刚刚,突然停止动作。「那么你的...宾客呢?她也跟着来吗?」

当然,村民们看见她了。那个身穿奇特服装的女子,当预兆觅径人收起船帆并将船只固定于老旧的塞瓦格码头时,她一直在船边闲晃。那个人一直看着他们,彷佛他们是从深海打捞起来的奇珍异宝。

「卡娅吗?」符眼说道。「这一开始就是她的主意。」


Inga Rune-Eyes
符眼茵嘉|由Bram Sels作画

是啊,随便啦-这一直都是她的主意。深入荒野,屠杀那只一直吃掉镇民的野兽。那看起来就像是英雄会做的事,而且她觉得自己现在是个英雄了。她为此得到报酬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她确实希望知道付钱的人是谁。但由六个不同时空铸造的匿名硬币也没有什么争辩的空间,而且作为附加的好处,这任务看似相当简单。一点也不像拉尼卡那乱成一团的麻烦事。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照着计划走,只不过她没想到那个野东西竟如此...狂野。她习惯了脚底下坚硬的鹅卵石,四周群众的挤压。她习惯了噪音。在这里,位于艾登嘉森林中,每一个踏在雪中嘎吱响的步伐看似在广大的松林间回荡了数哩远。她从出发时起就一直起鸡皮疙瘩,而且不只是因为寒冷的关系。

「这个地方总是那么安静吗?我曾经去过比这里更热闹的坟墓,」她趁大家在巨树的枝干底下休息片刻时说道。

那个老人-阿西,他如此自称-扬起一道眉毛。「当有人是个鬼魂猎人的时候,或许一个热闹的坟墓并不是那么罕见。」

「你说的或许有点道理。」预兆觅径人的首领茵嘉是卡娅在这个时空第一个遇见的人,而且她看起来像某种好人。不过,很难弄清楚-她看起来总是心神不宁,彷佛跟你说话就会把她的注意力从更迫切的事情上移开。她发现那个老人还比较好相处。

「艾登嘉是一个古老又怪异的地方。预兆觅径人是传奇探险者,但就算是他们也鲜少旅行到这座森林深处。距离海洋、距离他们的船太远了。符眼茵嘉具有超越大部分凡人的视野;她拥有其部落成员造访过的每一个地点的知识。不过,即便是她也对这个地方所知不多。」

「奇怪,老-我都了解。不过还是预期会看到一些动物。至少,一只松鼠吧。你们这里有松鼠,不是吗?」

「噢,没错。其实,诸神信使托斯奇是一般松鼠的大表亲。有很多故事描述它在世界树的枝干之间奔跑,穿越凯德海姆的许多境域传递消息。」

他的声音让卡娅联想到年迈蹒跚的老爷爷,但她得提醒自己这些「故事」或许离真相不远。她曾在碧塔嘉亲眼见过空中的世界树枝干-悬挂在那里,庞大到难以估算,消失在一片飘过的云朵后方。一只巨型松鼠。这个嘛,有何不可呢?她见过更怪的。

「不过,在这片森林里走了这么久却没看到半点生命的迹象确实不寻常。彷佛鸟儿和野兽都在刻意回避这个地方,」阿西说道。

「可能它们的感官比我们敏锐。」

「当你知道有多少动物比我们敏锐的时候一定会大吃一惊。」

「在夜里消失的人们」-一位预兆觅径人开始在他们旁边喃喃自语。他的声音明显透着恐惧-「就在森林外缘,跟绵羊一样。你们听见那个猎人说的话了-他看见一只怪兽。要是它不只是某个长得过大的野兽呢?」

「年轻人,你在暗示我们正在追踪什么东西吗?」阿西说道。

「萨茹夫,」他说,压低声音成为一道低语,彷佛说到这个名字就会让那个东西突然现身。「怖狼。噬境巨狼。」

「一匹狼?那就是让你被每一片雪花吓到跳起来的东西?」卡娅说。

「萨茹夫不是一般的动物,」阿西说。「它是其中一只寰宇怪兽。在世界诞生时所创,居住在境域之间的虚空里。它确实是一个强大的敌手-但我不担心,」阿西说道。「潜伏并逗留于艾登嘉的阴暗角落并不是这种生物的作风。如果它们来到碧塔嘉,它们不会隐匿行踪。」

从他们头顶上的树枝传来一声刺耳鸦叫。卡娅把手伸向腰带上的其中一把匕首。一只乌鸦在他们上方盘旋,逐渐下降,漆黑的翅膀在雪白的天空中格外显眼。

「啊,」阿西说。「哈卡回来了。」

它停在他的手臂上,然后跳上他的肩膀,看似把身体靠向他的耳朵。卡娅什么也没听到,只看见鸟喙不停开阖,而那个老人则若有所思地偏着头。

「好吧,」他说,「我的朋友可能帮我们找到一条线索了。」


Kaya the Inexorable
无踪卡娅|由Tyler Jacobson作画

对卡娅来说,这里看起来完全像会发现一只怪兽的那种地方。在他们的队伍前方,洞穴入口既宽敞又阴暗。穿透云层与林冠的微弱光芒只能够照射到前几步的位置。在这座洞穴前方,积雪被一长条血迹与泥土污损;有某个东西被拖了进去。

双手放在武器上,预兆觅径人向神低语着简短的祷文。卡娅不能说她责怪他们;老实说,这时候卡娅希望自己也有几个可以祈祷的神。猎捕怪兽。那究竟是谁的好主意呢?

噢,对,她心想。我的。

「卡娅,你准备好了吗?」茵嘉问道。她没有自己的武器;只有一个提灯,点着摇曳的蓝色火焰。有趣的是她是带着他们的光源的人。「你经过漫长遥远的旅程才到了这里。」

「没错。我想我们最好把任务完成,」她说。带着比她真正的感受还多的自信,卡娅走了进去。

洞穴里温暖多了。至少,这还不错;卡娅能够稍微松开她一直裹着的厚重皮毛。她和预兆觅径人一起往前爬,每一道靴子摩擦石头或钢铁摩擦皮甲的声响看似都超越他们回荡至洞穴深处。很快地,甚至连地表的微光都消失了,只剩下来自茵嘉提灯的蔚蓝光束能够驱散黑暗。随着光芒扫过一部分洞穴墙面,某个东西闪闪发光。

「等等,」卡娅说。「把灯往回照。」

在提灯的光束照耀下,卡娅确定了:某种金属岩脉正沿着洞穴的墙面与天花板延伸。不过,它不像任何她见过的矿物。在某些地方,它看似分岔为许多蹼状、如根一般的碎形,在岩石上形成宽广的格栅结构。

「这里曾经有矿井吗?」她问道。

「没有,」茵嘉喃喃地说。「这个地方应该是无矿岩区。」

「嗯,这显然不是。不再是了。」

她旁边的其中一位预兆觅径人把手伸向墙壁。卡娅抓住他的手腕。「我不会碰那个东西。」

他把手缩回。「为什么不?」

「就是一种直觉。」

他们不发一语地继续前进。难以判断他们已经往前移动了多久,来自四面八方的黑暗看似正要让他们喘不过气。感觉像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小时,不是分钟-所以当通道终于抵达一个宽敞的房间时,上方的泥土天花板消逝为一片漆黑,这原本可以让人松一口气的。原本可以,要不是他们在这座洞穴密室中央看见了那个东西。

一开始,卡娅认为那个蜷伏在一只恶熊尸体上的庞然大物就只是在进食。潮湿的窒息声响,从骨头上撕下肉的声音,全都支持这个理论。可是当茵嘉提灯的光束扫过这只生物而使它转身面对他们时,卡娅看得出这不太对劲-这只怪兽的手臂埋入那头熊的体侧,不知何故竟与它的肉融合在一起。伴随着一道可怕的破裂声,卡娅看着怪兽把自己撕开。

「那个东西,」卡娅厉声说道,「才不是狼。」

它站起来有十二呎,或许更高,它的身体呈现出生肉般的粉红色泽。它的两个肩膀上排着一圈毛茸茸的折领,有十二种不同的色泽盘绕在一起。那双陷入熊尸的手臂看起来又长又强壮,末端是可怕的弯弧利爪。额外的两条纤细手臂从它的胸口延伸而出,带着尖爪的手宛如蜘蛛般地扭动着。一切都很怪异,但最怪异的还是它的头;一张头骨般的脸孔,两侧是剃刀獠牙以及宽阔的带棘犄角,全都呈现出骨头的颜色,即使它在茵嘉的提灯照耀下闪烁着金属光芒。

它张开了嘴,板甲面具底下的红色肌腱正在运作着,发出了一种让卡娅感到害怕的声响,从未有鬼魂这样吓过她-类似一头熊的嘶吼,但是错了。一种拙劣的模仿。 然后它便俯身笔直地朝他们跑跳着冲来。

卡娅跳向一旁,翻滚过洞穴地板并握着匕首起身。有两名预兆觅径人的动作没那么快;一位被压制在这只生物底下,随着纤细的手臂陷入他的脸而大声嘶喊,彷佛他的肌肉就只是水。另一个一边挣扎一边被一只可怕的手抓起来。

这是一场骇人的表演,足以让次等战士们恐惧逃窜,何况预兆觅径人在本质上就不是真正的战士。跟他们一起从科尔达柱群出发,卡娅发现了真正驱动他们向前的力量:探险、发掘的刺激感。作为刺激的一部分,他们愿意战斗,但他们却从未享受它。不过,值得赞赏的是,他们没有人转身逃跑。 他们也跑不了多远,她心想。

在怪兽旁边围成一个半圆,许多人用长矛戳刺它,而其他人则用剑和斧头劈砍它往外伸展的肢臂,随着每一道挥击造成了血淋淋的巨大伤口。

「不要碰它!」卡娅在那位被困住的男子惊叫声中大喊,直到某种潮湿的咕响声中断了他的叫喊。

在她眼前,伤口看似正在闭合,肌肉开始重新结合在一起。从一道特别深的伤口中窜出许多不停挥打的卷须,缠上一位女剑客的手臂并将她的肩膀深深地拖进这只怪兽的肌肉中。卡在那里,她从腰带上抽出一把刀不停戳刺这只可怕的生物直到它松手。她跌在地上,紧抱着手臂痛苦地嘶喊着。

那还不足以切开肉,卡娅心想,一边将能量注入她的刀子里。她得砍得更深。

那只生物再次猛扑,它的伤口早已愈合。尽管肌肉厚重且体型庞大,它却以骇人的速度移动着。不过,就在它能够击中人之前,它的爪子变慢了,然后在距离一个畏缩的持斧兵一呎处停了下来。卡娅发现有一团蓝色灵气环绕着它的手臂,而且那看似在她眼前逐渐增厚,硬化为一种半透明的水晶。卡娅的视线跟着光芒回溯至其源头:茵嘉的提灯。随着那只生物奋力拉扯抵抗这道静态咒,茵嘉也因吃力而扭曲。

还不赖,卡娅想着。现在她的机会来了。卡娅往前冲刺,她的匕首震荡着魔法,接着直接划过怪兽被困住的手臂,把它从肩膀处砍断。肌肉、骨头、灵魂-如果它能被斩断的话,她已经切断了它。

那条手臂带着潮湿的碰撞声掉在洞穴石地板上并于卡娅截断处开始变黑且坍碎成灰烬。这只生物再次咆哮,那声熊吼底下还掺杂了某种声音-一种类似研磨金属的噪音。当它痛苦地扭动时,那位死去的预兆觅径人,依然与其较小的前爪融合,正四处拍打,跟一条鱼一样瘫软无力。

以一个宛如拥抱的恶心动作,这只怪兽把那个瘫软的男子压进它的身体里。他消失在生肉般的粉红色肌肤中,被缓缓地吸收。然后,从它手臂曾经所在的残基处,另一条手臂开始生长。它以惊人的速度发生-肌肉彼此交缠,爪子在她被这个可怕场景吓呆的几秒内从一种未成熟的半透明状态硬化为坚硬的黑色刀刃。待完成后,它弯曲了那只完整的手,有某个东西突然悄悄就定位,接着便把那双空洞的眼窝转向她。

噢,众神与怪兽啊,卡娅心想。然后它开始冲锋。

她弯身躲过了它的第一发重击并将她的身体化为鬼魂般的以太形态好让第二发直接穿透。我至少能够半永久性地伤害它,她想着。太好了。现在她就只需要找到另一个出击的空档,她可以利用这一刻来把能量通联至其中一把刀刃内,而不是使用她的魔法来闪躲这些永不止息的攻击。她摆荡穿行,就跟她的对手一样迅速。

突然间,她的脚跟撞上岩石。洞穴墙壁。她咒骂了一声。它并非盲目地攻击-它一直在驱赶她,把她赶进一个她所有的敏捷度都派不上用场的角落。

正当怪兽抬起一只可怕的爪子时,另一道蓝色棱光包围了它,将这个挥击困在半空中。在重新集结的预兆觅径人之间,茵嘉将提灯的光芒转变为另一道拘留咒。符眼,做得好。另一道棱光固定住了其他爪子。她正在拦阻它,哪怕就只有一刻。

接下来这只怪兽的行径让她吓了一跳:它扯断了自己的手臂,让那只被困住的手飘在空中,然后用残臂挥击卡娅,肌肉正朝她不停扭动。

不要碰它,她想着。那么就只剩一条路了。

卡娅陷入洞穴墙壁里,形体变化产生的冰冷冲击传遍她全身。就只有那么一刻-但它看似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心跳停止。一切使她作为活人、作为卡娅的事物都变成灰色并消逝。

然后她翻滚回到洞穴地板上,距离怪兽左侧几呎。她看着它原地转身,那些猿猴般的粗厚腿朝她推进,于是卡娅便努力让自己重新开始呼吸。起来。起来啊!

「够了!」一道声音嘶吼着,回荡在洞穴的墙壁之间。让卡娅感到惊讶并且松了一口气的是,那只生物确实放慢了动作,它的注意力被转向那个声音一会儿。那样就够了;她把所有能聚集的秘法力量导入刀刃中并向前猛攻,往低处劈砍,正好划过了怪兽的其中一条腿。

那个声音,她想着,一边往这只嚎吼怪兽的右侧飞扑翻滚,接着起身成战斗姿态。那听起来很熟悉,可是...

她直到这一刻才注意到那填满整座洞穴且不停变幻的五彩光辉。她转头看向预兆觅径人并且看见了阿西。

Alrund, God of the Cosmos
寰宇神艾朗德|由Kieran Yanner作画

不-不是阿西。不完全是。他已经往后褪下了兜帽,从他眼中涌出照亮洞穴墙面的奇异光芒,那是一种由绿色、蓝色与紫色构成的多变图案。那么,就不只是个迷人的老头了。或者,不只是那样。

「我从未见过胆敢亵渎诸境的此等邪物!就连无尽风暴的恶魔也没这么邪恶。」

不清楚他们面前的这只怪兽听得懂多少,卡娅心想。它少了一条腿,崩解成灰烬,它得用剩余的三条肢体保持平衡,同时较小型的那双手依然折迭在它胸口附近。弓起了背,它看起来比之前更凶暴。卡娅不是狩猎大师,但就连她也知道一个受伤的动物总是最危险的。

怪兽再次扑向她,但这次卡娅已做好准备。现在它的速度已经变慢了。她能够在下一次 经过时处理它。从脖子利落地划一刀应该就能搞定。

突然间,怪兽撞上了-什么都没有。它蹒跚地往后退,然后再次向前冲撞。传来一道深沉的嗡响声,在它接触的地方空气泛起波纹。卡娅明白了,那是一道魔法屏障,而且还是极为坚固的那种。即便是她也难以穿行而过。

她转身。在她后方,阿西伸长了手臂,那股闪烁的能量涟漪正围绕着他的手。怪兽来回看着她与阿西,带有某种她自认为的犹疑不决。然后,再次发出碾磨般的嘶吼声,它转身逃逸。

「等等!」卡娅大喊。「阻止它!」

不过已经太迟了。以三条腿的怪异步态往前奔驰,这只怪兽直接冲向洞穴墙壁的一个区段,看似所有真菌金属都从该处蔓延而出。没有减速,它直接撞向那银白色的表面。没有停止-或是让这座洞穴坍塌在他们所有人头上-它看似没入了那片金属中,彷佛那是一滩浓稠的液体。过了一会儿,它变成一团混杂了肉与矿石的球状物,接着再过了一会儿,它便消失了。

洞穴里一片静默。预兆觅径人看似从依然散发着光辉的阿西身旁退开,一边遮挡他们的眼睛。甚至连茵嘉看起来也震惊不已;那双白色盲眼直盯着她的前任参谋。

「艾朗德,」茵嘉低语。「我-我曾听闻传说,当然,可是我从没想到...

「没错,符眼茵嘉。神明偶尔适合伪装成凡人旅行,好让我们能够观察凯德海姆而不会被其他人观察,」阿西说道,他的声音低沉,包裹在一层不自然的回音中。「而且我非常担心我所看见的事。穿越境域是-」

「你让它跑了!」卡娅怒斥,猛然把她的匕首塞回刀鞘里。

阿西-艾朗德?随便啦-因此稍作停顿。显然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人以这种态度对他说话了。

「我已经弱化它了,」卡娅说。「我看见它慢下来。下次它就会知道我们来了。它会准备好面对我们。那个东西并没有它看起来那么笨。」

「所以你打算继续追捕它,就算在看见它的能耐之后,」艾朗德说。

「工作还没完成。而且我已经收到酬劳了。」这不只是专业礼节而已,尽管她不想在这整群人面前承认。那个东西非常危险-而且,她开始怀疑,不是源自这里。但那并不合理。难道有那么丑的鹏洛客吗?

「那只野兽已经逃离碧塔嘉了。你无法用平常的方法追踪它,」艾朗德说。「它在境域之间移动,就和寰宇怪兽一样。不过我很确定那只骇人生物不能被算在内。」

「好吧。我该怎么追踪它?」卡娅说。「毕竟,你还欠我。谁叫你先让它逃走。」

那看似使这位神明停顿了一下。「我必须和我的亲族商量。有太多需要解答的谜题了。但若你执意追捕那只生物,寇西玛的长舟将会协助你进行探索。我会做好安排。」

卡娅听见许多来自预兆觅径人的惊呼声。寇西玛-她几乎出现在他们于海上念诵的每一个祷文中。

「你会在回去的路上于塞瓦格码头找到它。我相信预兆觅径人会引导你归返,不过从那里开始你就得靠自己了。那艘船...会挑选它的乘客,不过它会在你穿越境域的旅程中确保你的安全。」

「那么我该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我不是个老练的水手,」卡娅说。

「跟着斯达海姆之光,位于世界树最高的枝干顶端。它会引导你踏上任何你该走的路。」

卡娅强忍住一声叹息。神和他们的谜语。一次也好,她想要一个直接了当的答案。

「我得离开了。」艾朗德朝洞穴墙面挥了一下手。岩石看似泛起波纹并融化成一波波不停起伏的光芒;彼此交织的编结图案,那些美丽的闪烁线条与艾朗德身上散发出的色彩相同,形成了一扇门的轮廓。接着岩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无。她能够看见远方的光芒,宛如缓慢漂移的星辰,但星光之间却是一片空洞无垠的黑暗。突然间,卡娅庆幸自己还有一艘魔法船能够帮她渡过那座深渊。

艾朗德朝他创造的门口走去,然后停了下来。「符眼茵嘉。远游者卡娅。我担心这只生物的出现是一个预兆-即将发生可怕事件的迹象。在我所有的预示中,我看见遍布凯德海姆的死亡与毁灭。恐怕一场末日劫难正在逼近-不像任何一场存在于记忆中的浩劫。」

预兆觅径人皆噤声不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卡娅觉得自己落后了一步。「末日劫难。那听起来很糟,」她说。

「境域交迭,」茵嘉说。「随之而来的是无可避免的战争与混乱。一段苦难的时光。」

完美,卡娅愤恨地想着。猎捕一只怪兽。拯救一些镇民。非常简单-一点也不像拉尼卡那乱成一团的麻烦事。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9日

第四集:圣源 by, Elise Kova

博物馆 这些熟悉的走廊,经过抛光与仔细的规划,对尚夺尔来说就跟教堂一样神圣。今晚,位于终响会前夕,他决定再逛它们最后一次并品味它们的辉煌。安宁的时刻稍纵即逝,如果他的线人与臆测准确无误,那麽在新年来临之前将会有流血事件发生。 「这是我最爱的其中一样。」尚夺尔停在一座抱着婴儿的天使凋像面前。「每当我看着它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自己的母亲。」要是他能记得任何关于她的事就好了...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3日

你期待看到的 by, Kaitlyn Zivanovich

新卡佩纳裡的阳光在玻璃与钢铁的大楼间闪耀,一红一绿的鸟儿在空中彼此追逐。卡蜜兹在阴影裡停了下来,她的徒弟在阳光则是一脸目瞪口呆。 Grady Frederick 作画 「卡蜜兹,你看!」桂莎往远方指去。「好美丽啊。」 卡蜜兹叹了口气。「欧亚鸲,它们是知更鸟。」 「它们就像艺术家一般,如此的美你也会动容吧?」 「孩子,我只欣赏事实。」 在知更鸟的鸟鸣声中,卡蜜...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