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问题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7年 9月 13日

By R&D Narrative Team

华特莉有两项专才。

她是个骑士,同时她也是一位演说家。

当她展现任何一项才能时,她比烈阳帝国里的任何一位骑士都更加光彩夺目。

她从来就不需要成为任何其他的角色。 而且在经过这些年来的升职与准备工作之后,她十分肯定她的皇帝终究会把战士诗人的头衔赐给她。

「再让我看看它吧,」她的表弟低声说道。

华特莉打开了她的鞍袋。 一道钢铁的光泽闪过这两位骑士眼前。

因提窥看着袋子,脸上浮现一道咧嘴笑容。 「好丑。 」

她表弟那平静温和的脾气真令人恼火。 这些年来华特莉已学会如何定量他的热情,并从他这两个字的句子里推断出他正自豪地乐坏了。

「制造它的人手艺笨拙,而且使用它的人更笨。 」华特莉微笑着。 他们的最后一场胜利相当容易。 双方都没有人死亡,就只有用上高级武术技巧以及一个极具说服力的提议。 暮影军团已退回他们的船上,少了武器或自尊。

华特莉环顾广场,同时她和她的表弟正穿过了位于帕查图帕城入口处的拱门。 一些侍从正在准备将于当天稍晚时举办的归国仪式。 其他有些市民刻意穿越广场,但整体来说这座广场仍十分空旷。 看似只有这两位骑士的坐骑(两只具有明亮眼睛的足爪龙)在意这些人的出现。 华特莉的恐龙拉扯着她的缰绳,急切地想前往厩房饱餐一顿。

华特莉与因提正从烈阳帝国于太阳海岸的上一场主要战役中归来。 大部分的军队早已归返,但他们的中队却被与暮影军团的最后一场战斗耽搁。 而且,就跟所有当之无愧的胜战一样,光是这场战役就产生了许多战利品。

因提伸出一只手,接着华特莉便将这把偷来的剑递给他。 他旋转手腕以测试它的重量,然后把它归还。 「你真应该看看他们的僧侣,」他说。

「法皇,」华特莉纠正。

「法皇? 呃。 总之,他的指甲跟祖母的一样。 」

华特莉夸张地点了点头并加重了她 的语气。 「一切都合理了。 这些证据显示,奶奶很有可能是个吸血鬼。 」

她转向因提,一边用没抓住恐龙缰绳的那只手数着每一个证据。

「没有食欲,空洞的凝视,尽管如此却 依然健在 -」

因提露出得意的笑容。 华特莉也跟着笑了。

这两人一起长大,从孩童时期用木棍相互打斗,到长大成人后一同对抗烈阳帝国的敌人。

因提拍了一下华特莉的肩膀。 许多人正带着喜悦、期待的表情朝他们走来。

「我就把你交给你的粉丝了,」他说。

华特莉向因提挥手道别。

「华特莉! 欢迎回家! 」其中一位陌生人呼喊着。

华特莉微笑着点头示意。

一个年纪不超过十三岁的女孩冲出人群跑向她,张大了眼睛并且呼吸急促。 「战士诗人,你会在归国仪式上发表演说吗? 」

华特莉不喜欢人们这么做。 假设她已经取得了某个她尚未取得之物。

「今天我会演讲,但我 不是战士诗人。 你叫什么名字,朋友? 」

「薇塔。 我在上次的春分节看见你演说... 你真了不起。 」

「你写诗吗,薇塔? 」

这个女孩低下头,显然有点难为情。 「那还不够好到能够分享的程度。 」

华特莉弯下身不让其余的一小群(并且逐渐增加的)群众听见。 「你想知道一个秘密吗? 」

薇塔惊奇地看着华特莉。

华特莉报以真诚的笑容。 「世界上只有两种诗。 好诗,以及真诚的诗。 好诗是聪明的,而且任何人只要够努力都能变聪明。 但真诚的诗却含有魔法;让其他人体会到 你的感受其实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魔法呀。 」

华特莉继续说道。 「如果你认为还没准备好分享自己的作品,那就不要试着让它成为好诗。 试着让它变得真诚吧。 」

她眨了眨眼。

然后薇塔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一个小时后,归国仪式开始,而华特莉则耐心地等待着她登场的时刻。

尽管他们执行的是个小型任务,它却代表着他们不再需要花上更大的努力来驱逐太阳海岸的入侵者。 为了纪念这个喜悦的时刻,皇帝将会对帕查图帕城的所有市民讲话,而人们也期望华特莉会进行一场演说。

每一个世代只有一个人能够被赐予战士诗人的头衔。 他们保存故事并将事件交织成文字。 为了赢得这个头衔,人们必须展现其贡献于王国的卓越成就。 如此的责任应该早已沉重地压在像她这样的年轻人身上,但华特莉并不会如此轻易地感受到压力。

所有烈阳帝国的居民都尊敬他们的皇帝,但所有烈阳帝国的居民却都 喜爱 他们的战士诗人。 在皇帝将战士诗人的头衔赐给她之前,这肯定会是她即将发表的最后一场演说,而且华特莉只想要证明自己值得如此的赞赏。

赢得战士诗人的头衔并没有既定的资格,但皇帝对她那与日俱增的信任看似正暗示着这场宣告即将到来。 华特莉能够在空气中感受到它,宛如风暴来临前的金属气味。

华特莉挺起胸膛并吸了一口陈腐的空气。 位于她下方的恐龙不安地左右移动,焦虑地想离开厩房的漆黑阴影。 华特莉把一只手放在恐龙那粗糙的外皮上并驱使牠安静下来。

等一等 她鼓励着,一边透过她与这只野兽之间的链接传送 食物 的气味记忆 。

在感知到食物的允诺之后,这只恐龙便停止了牠的躁动。 华特莉轻拍着牠的颈背。 这只野兽竖起了牠的羽毛,然后以一种冷血的天真使自己镇静下来,准备执行华特莉的下一个指令。

华特莉随时会被召唤前去发表演说。 华特莉从未担心过表现的事。 她只担心自己表现得不够

厩房的空气既沉闷又温暖。

她能够听见皇帝向帕查图帕市民演说的声音自远方回荡而来。 居住在城里的所有人都会参与这场庆典。

或许他会在我的演说结束后宣布 ,她想着。 或许今天就是他宣布我的成就足以赢得这座城市早已把我的名字与之相连的那个头衔。

有个人影在厩房的柱子周围窥探,并且直视着华特莉。 他穿著具有僧侣标记的衣物-这场归国仪式的其中一位筹备者-并朝华特莉点了点头。

你办得到的 ,华特莉提醒自己。 她的恐龙以共享的兴奋情绪哑叫着。

她挤压了一下坐骑的体侧,接着这只足爪龙便开始走出厩房。

太阳就跟熔炉一样炽热,而群众的欢呼比起任何一只恐龙的嘶吼声更加震耳欲聋。

数千名烈阳帝国的市民让出了一条通路,不停鼓掌欢迎华特莉的到来。 他们周遭的城市闪耀着琥珀与正午太阳的光芒。 聚集在广场上的群众原本一直面对着吞噬烈阳殿堂以聆听皇帝演讲,但现在所有人却都转身向华特莉欢呼,同时她的坐骑正朝着通往讲台的巨大阶梯飞奔。

华特莉的恐龙笔直地穿过分开的群众,经过了足以让长颈恐龙自底下顺利通过的拱门,并越过了足以承受最沉重的棘尾龙的地砖。 在前方,华特莉能够看见皇帝正站在吞噬烈阳殿堂的阶梯顶端。 他张开了欢迎的双臂,即便隔着一段距离,华特莉能够看出他脸上的灿烂笑容。

群众开始吟诵她的名字。

华特莉笑容满面,她感觉到此刻正是抽出她的道具的好时机。

她高举着一把夺来的剑,接着群众便以两倍的音量欢呼着。

这个东西相当轻薄,主要是用来快速戳刺而非造成平顺的伤口,侧边还被焊上了一朵做工粗糙的黑蔷薇。 这些劣等的工匠竟然还认为自己是征服者

她的恐龙停在殿堂台阶前方,华特莉爬下坐骑,依然高举着剑。

她仰头看着她的皇帝并走上殿堂的阶梯。

这座殿堂本身是以一座较为古老的殿堂为根基所建,而那座古殿堂则是建造在好几座更加远古的遗迹上方。 烈阳帝国本身也是如此。 它是最近期的朝代更迭,这块土地的统治者们不停争夺权力,建造在旧王朝上方并随着新王朝持续往高处攀升。 川流使曾经操控这块大陆,但在新皇帝的领导下,烈阳帝国已强化了它对于这块土地的掌控。 阿帕泽英利三世不只是要为新的掌控主张负责,同时也要为随着几年前他母亲的过世而成为帝国当前主流的扩张主义负责。 尽管前任皇帝使她自己忙于保守派的事务,但这位新皇帝却渴望证明自己能够为烈阳帝国带来一个光荣的新世纪。

华特莉从未见过前任皇帝,但她却十分钦佩阿帕泽的决心。 当她在他的守卫队伍中晋升的时候,那是他第一次注意到她,而在经过几年忠诚的侍奉后,她已成为他最信任的战术参谋。

在阶梯顶端,华特莉转身将暮影军团的剑呈现在下方的群众面前。 他们因展示战利品而欢呼。 阿帕泽皇帝走近,两旁并列着僧侣,接着华特莉便把剑交给他。

他微笑着轻拍华特莉的肩膀,并且朝下方广场上的帕查图帕城人民说道。

「市民们! 这位是成功地阻止了太阳海岸入侵者的中队队长。 她和她的战士们遏止莽霸联盟进犯我们的海岸,并且才刚在今天早上安全地归返家园。 我的话语并不足以描述她的胜利。 聆听,然后庆祝华特莉那英勇的恩典吧! 」

群众嘶吼着。

华特莉露出笑容,稳健地伸出一只手,并轻松熟练地将手掌往下移。 群众安静下来,于是她便迅速地施放一道咒语将自己的声音提升至发号施令的音量。

就跟你练习过的一样。 你办得到的。

「津加理,听我的呼唤!
已到了唤醒沉眠者的时刻,
为了要刺穿使我们暗无天日
那东方的闇影。

蒂洛纳理,听我的呼唤!
使你的子民心中充满火焰
我们或许是那破晓的黎明
用以焚烧暮影。

有着我们上方的三相烈阳
以及我们口中的祷词
使您自豪的战士们将可怕的光芒
带往您海岸上的异教徒。

骑着我们的足爪龙、板尾龙、饰角龙,
我们因荣光的谴责而驰骋
前去痛斥那些觊觎您与生俱来的权利
眼神涣散的敌人。

我们在沙滩上交锋,
獠牙滴着恶意,高举着剑,
但这些闇影之人无法抵挡我们;
很快地他们的卑劣便逃离了我们的海岸。

今天我们归来并恳求你们记得:
你们的帝国即是明光。
只有一样东西能使暮影心生畏惧,
那便是跃升的烈阳。 」

群众再次鼓掌欢呼。

阿帕泽皇帝带着赞许的笑容看着华特莉。

华特莉感激地点头致意。

皇帝走向前并以被这片魔法薄雾提升的音量说道。 「今天的小小胜利也标记了我们下一个扩张阶段的开始。 」

听众鸦雀无声。 这是个很重要的消息。

他要赐给我这个职责了吗?

「将莽霸联盟与暮影军团自东岸驱逐代表了我们已准备好收复南方领地,」阿帕泽如此宣告。 他以一种经过练习的统治者措词以及征服者的自信说道。 「我们的战士从未准备得如此充分,并且借着吞噬烈阳的力量,我们将会把暮影军团自我们的大陆上驱逐! 」

听众高声欢呼,阿帕泽朝华特莉点了点头。 她的心稍微沉了一下。 此刻原本会是宣布她的新头衔的好时机。 她挥手道别,转身,跟着皇帝走入了殿堂。

他示意其他僧侣离开,并耸肩抖落他那装饰用的斗篷。

华特莉在房间中央的一张软垫上坐了下来。 而他则坐在她对面并微笑着。

「谢谢你分享你的礼物,华特莉。 我们的帝国需要你的声音。 」

「我很高兴能够有所贡献,阿帕泽皇帝。 」

他把还握在手中的暮影军团的剑翻面并高高地举起,一种不悦的表情正拉扯着他的鼻孔。

「相当华而不实,不是吗? 」他特别强调。 「很疑惑他们是如何用这些东西征服了一整个大陆。 」

「他们也用了他们的牙齿呀,长官。 」华特莉脸上浮现一抹灿烂的笑容。 「不幸的是,对他们而言,我们的比较锋利。 」

「确实如此。 」

皇帝向华特莉微笑。 她静静地坐着,耐心地等待他开口说话。

阿帕泽说出了她最不期望听见的事。

「我不会派你去南方战斗。 」

华特莉试着不去显露出她已经受伤了。

「您答应过我只要再多完成一项任务我就会赢得战士诗人的职责。 」她提问道,一面在脸上摆出平静的表情。

阿帕泽皇帝严肃地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会厌恶这个提议。 」

「我并不是厌恶这个提议,」这个女人说道,同时如钢铁般紧握着她自己的手。

「烈阳帝国需要你在这里,在帕查图帕城。 可能还会有入侵者抵达我们的东海岸呀。 」

「难道您知道某些我不知道的事? 」

皇帝皱起眉头。 「就只是传言。 但我担心近期会遭遇到莽霸联盟与暮影军团的联合攻击。 当下个月我们的军队在南方奋战的时候,你和你的中队将会持续出现在海岸上并阻挡任何入侵者。 你将在下周出发执行你的任务。 」

「了解了,长官。 」

皇帝暂停了一下并叹了口气。 「我讨厌我母亲原本的指令。 」

「『保护城市并且持续寻找我们失落的那座城』,我猜是这样? 」

阿帕泽点了点头,一道笑容拉扯着他的嘴角。

「比起一整座失落的城市,我们还可能比较快找到一只飞天黑豹。 最好还是专注在真实的事物上,华特莉。 我们能够看见与听见之物。 追寻鬼魂只会让我们不停兜圈子。 准备好你的中队,并且别忘了在你离开的期间写下另一首好诗。 」

她的心跳加快。 毕竟她仍是候选人。

阿帕泽弯身行礼,而华特莉也鞠躬回礼。


一个月后,华特莉听到了一则传言。

斥侯汇报有一艘莽霸联盟的船出现在海岸边。 华特莉替坐骑装上鞍并尽快与因提一同前往丛林。

花朵耸立于头顶上方,当这两位战士骑着足爪龙经过时,一群群的长颈恐龙也分散开来。

「报告里说他们扎营在裸岩附近,」因提在恐龙双脚的踩踏声中呼喊着。

藤蔓在华特莉穿越丛林的同时鞭打着她的铠甲。 她在座鞍上挺起身体并开始一道召唤某些帮手的咒语。

她感觉到魔法在她体内燃烧着,一道自她的胸口发散而出的微小信标。 几秒过后,她听见跑步声响,每一侧都出现了双足恐龙。 转眼间,兽群便开始三五成群地跑在华特莉与因提后头。 小型的噬蛋龙旁边跟着板尾龙与饰角龙,全都带着使命感往前移动,紧跟着烈阳帝国骑士们的坐骑。 华特莉指示这群恐龙持续跟随,用她的魔法安抚牠们,并向牠们保证不会受伤。

「华特莉! 前面! 」因提指着前方的一片空地,河流的三角洲开始在此与大海相会。

鲜红色的船帆在蓝色的天空中形成一个愤怒的印记,一大堆的板条箱与补给品则被迭放在海滩上。

他们停了下来,兽群以及所有人,刚好位于树林与沙地交界处的厚层丛林掩护中。 华特莉与因提满心期待地眺望着那艘船。

「没有船员,」因提说道,一边压低声音。

华特莉点了点头。 「他们一定正在探勘。 我会摧毁那些装备,当你看见他们的补给品冒出火光时,你就把那些海盗赶下沙滩并且赶向那艘船。 」

「听起来很棒,」因提说道。 他看着华特莉并点了点头。 「小心点,表姊。 」

「你也是。 」

因提动身进入丛林,而华特莉则催促她的坐骑往外踏上沙地,一边指示其余的兽群待在丛林中。

这只恐龙在沙地上静静地行走,转眼间,华特莉就已来到那堆补给品的附近。 她打开臀部上的一个瓶子并把刺鼻的内容物倒在补给品的箱子上。 然后她从铠甲上抽出一颗深色的小石头并用它敲击着她的钢刀。 火花飞洒在板条箱的干燥木头上,它们几乎在一瞬间就被点燃了。

华特莉收起刀并跑回丛林中。 她停在动身之处,位于海滩与丛林的隐密交界处。 现在出现了一些船员,因看见自他们的配给品和装备上升起的烟雾而惊慌不已。 但他们奔跑的人数还不够

把他们赶到海滩上 华特莉如此催促,眼睛闪耀着魔法的光芒。

丛林沙沙作响,随着召唤来的恐龙将剩余的船员赶往沙地,十几个人类与食人魔与鬼怪的莽霸联盟成员也发出了尖叫声。 海盗现身在阳光下,跌跌撞撞又不停眨眼,却只因眼前的营火而惊讶地呼喊着。 他们急切地向前奔跑,并开始拍打火焰试图扑灭它。

华特莉咧嘴笑着并看见远方的因提。 她吹口哨,于是他便快速跑来。 茂盛的海岸树丛与蕨类使他们不会被海盗发现,接着他拉近了他的坐骑。

「这里没事了,」华特莉说道,一边朝早已试着跑回船上的惊慌船员们点了点头。 「往前去寻找淡水吧。 我也可以喝一点。 」

因提转身率先进入丛林。

华特莉轻推了一下她的坐骑,使牠开始沿着沙滩边缘小跑步前进。

突然间,某个东西从华特莉的足爪龙下方把脚往外拉扯。 华特莉撞上了森林地面,发出猛烈的重击声。

华特莉急忙站起身,及时看见她的恐龙双脚被炽热的锁链绑住,痛苦地嚎叫,牠那布满鳞片的脚被束缚物的热度烧焦。

这条锁链的源头出现在眼前,华特莉害怕地倒抽了一口气。

一个极为高大的怪物出现在一棵树后方。

他拥有铁匠般的体格,但却具有一颗华特莉只在暮影军团要塞附近见过的动物头颅- 一只公牛 ? 他的胸膛缠绕着沉重的锁链,而且他看似如熔炉般地自内部发光,有一股源源不绝的蒸汽从他的口鼻部升起。

华特莉急切地扑向锁链以试图帮助她的坐骑,但她的对手却用鼻子吐出挑衅怒气,一边把锁链自恐龙的脚上拉回。 这条金属自动升起,然后再次出击,将自己缠绕在哀号的恐龙脖子上。 他突然拉紧锁链。伴随着恶心的碎裂声,这只野兽便立即死去。

华特莉迅速起身并抽出她的武器。 她完全不想隐藏她的嫌恶表情-她已经认识这只坐骑好多年了。 任何做出此等残忍行径的怪物都必须要承受其后果。

「你叫什么名字?! 」她大喊着。

这头野兽伸出双手。 灼热的锁链蜿蜒地抽离恐龙的脚并缠绕在他的手臂上,盘绕着准备发动另一波攻击。 一道不自然的火焰在这头野兽的喉咙里燃烧着,接着蒸汽便从他的鼻孔中升起。

「我是可怖海盗安戈斯,」他说,「我在寻找永生圣阳。 」

华特莉放声大笑。 「你和其他每一个人,傻瓜。 」

他的声音里有种华特莉无法分辨的口音。 「如果你不愿告诉我永生圣阳的下落,骑士,你就得死。 」

一条锁链自他的右手臂上射出。 华特莉闪开了,并于锁链经过时在脸上感觉到它的热度。

华特莉回复平衡并冲向安戈斯,握好了刀并且肌肉紧绷。 她试着要接近他,她那半圆形的刀往下挥砍并寻找着他的肌腱,但这个海盗却燃烧着强烈热度,令人在近距离之下难以承受。 她往后退,在闪躲锁链的同时踢起了四散的枯叶。

她已及时后退躲开了另一波来自锁链的攻击。 第二条锁链抛出钩住了她的脚,华特莉被扯倒在地上,力道之猛使她喘不过气来。

这条锁链呈现白热,即便透过厚重的钢制护胫她仍可感觉到。 她弯向前,用上全部的力量试图以她的刀切断锁链。 安戈斯随性地走向前,眼里闪耀着愤怒的火焰。

华特莉不停挣扎移动,谢天谢地,锁链松开了。

从来没有海盗会带着这种冷血的愤怒战斗。 没有川流使会以此等冷漠进行杀戮。 而且没有任何一位暮影军团的对手会如此难以预测。 华特莉感到不对劲并且格格不入,因为这个敌人根本就不像其他任何人。

「华特莉?! 」

华特莉迅速转头。 因提一定是在听见他们产生的骚动时折返,他现在正从茂密的丛林里恐惧地回看着她。 安戈斯转头盯着这个新出现的人,于是华特莉便赶紧起身,一边向前冲发动攻击。

一手紧握着刀,她将重量往前倾,并把腿压低往外呈弧形扫出以踢中这个海盗使他失去平衡。

踢击奏效-安戈斯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当他蹒跚地试图起身时,她用她的刀在他的胸口上划出一道利落的伤痕。

这位牛头人痛苦地嘶吼着并直接朝华特莉抛出另一条锁链。

她保持身体的轻盈状态,将她的重量反复地从一脚移往另一脚,灵活轻松地躲开了这道袭击。 华特莉跟随着格挡产生的动能,使能量将她的重量移到另一只脚上,接着以高角度踢中了他的下巴。

安戈斯瘫软下来,而华特莉则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因提呼喊着。

「因提! 我需要一头坐骑! 」

在她后方,她感觉到因提开始召唤一只新恐龙以供她逃生。

她看见一条炽热的锁链自地上某处朝她飞来,接着她把身体伏向地面,扫动她的腿以偏移重心躲开这条飞舞的锁链。 她的其中一个护胫在过程中脱落了。

因提大喊着,「在你后面! 」而刚好华特莉自后方被击中,面朝下地往前倒在铺满树叶的森林地面上。

安戈斯再次站起身,尽可能地露出愤怒的面容。

华特莉听见一声叫喊并看着因提自他的坐骑上被扯下。 第二条锁链突然缠上她腿部裸露的肌肤,她在皮肉的烧灼声中嘶喊着。

她突然明白自己和她的表弟将会就这样死去。

她试图起身面对她的对手,同时她胸口深处的某个东西却 燃起了火花。

突然间,没有痛苦,华特莉开始感觉到自己正在分离。

她的视野中涌现撩乱的颜色与光芒,声音穿透她的耳朵,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自行脱离。 它既明亮、温暖,并且应该十分骇人,但它感觉起来却像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东西-她感觉到自己的头向前穿透,深入这团色彩与光芒中,然后她看见了。

那是一座闪耀着温暖黄金色泽的城市。

许多明亮、耀眼的塔楼与尖塔延伸至空中。 她未曾见过的闪耀金属,而在这一切上方,一股不停搏动的魔法宛如河流般地流经了云层之间。

它好美丽。

然后它消失了。

她的感知被猛烈地往后拉扯,彷佛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正在把她拉回到丛林里。 无论她窥探的门是什么都已阖上,使她无法进入。 一切都再次飞快地穿越色彩与光芒,声响与噪音,直到她的身体重新站立于森林地面上。

华特莉的血液强力重击,而她的视野中则出现一个怪异的三角形与圆形符号,散发着怪异的光芒悬浮在她的头顶上。

她试着要喘口气。

她的恐惧增强,她停止喘气。

然后她明白了安戈斯还在她面前。

他正惊奇地凝视着,锁链已蜿蜒回到他的手臂上,而且牛一般的双眼也因震惊而睁大。

因提感到头晕目眩,但却还活着,同时也直盯着华特莉以及在她头顶上方逐渐消逝的闪烁符号。

海盗伸出他的手指着华特莉。 「原来你也是! 」

华特莉把一只手放在地上以平衡自己。 她头顶上方的印记消失了。 她摇了摇头。

她完全没意识到话语已生硬地脱口而出。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安戈斯尽可能以一个牛头人的方式露出笑容。 「我从未在这个卑劣的时空中遇到过另一位! 我们可以帮助彼此离开呀! 」

因提早已回到他的恐龙坐骑上并迅速地绕行站在他的骑士同袍后方。

「华特莉,上来! 」因提说道,一边向她伸出手。 她忽略这个举动,并且震惊地注视着安戈斯。 而他也向她伸出了手,摆出掌心朝上的邀请姿态。

她迅速地用刀刃划过安戈斯,爬上因提的坐骑,然后跑开,同时安戈斯的痛苦嘶喊声则回荡在丛林里。

在华特莉心中的对话是一连串无尽混乱的咒骂与困惑。 现在不是愉快地进行一场想象争论的时候。 现在该做的是令人屏息的质疑。

我的身体解离而且还有色彩与光芒而且那是癫痫吗那是幻觉吗除了安戈斯也看见了,那个该死的海盗,他竟敢认为在杀了我的恐龙以及试图杀我之后我还会想帮他,天上甜美的太阳啊,我的肺溶解了

因提将与她脑海中等量的疑问化为言语。

「你的身体! 那是魔法啊! 你是怎么办到的? 你一直在进行秘密特训吗?! 而且那是什么符号? 为什么那个海盗认为你会帮助他?! 」

华特莉的响应既无关紧要、简短,又压低了声音。

「我看见一座黄金城。 」

「什么?! 」

「因提 . . . 我想我看见欧拉兹卡了。 」


华特莉对于周遭世界的一切想法都是真的,彷佛它正在解离。

她不只被从未见过并且样貌极为怪异的野兽攻击,她的身体也 消融了 而有那么一刻,她的意识窥探着一扇敞开的窗户,但却只是被拉回到她原本的世界。

那就像是试着站在河中的一棵木头上。 彷佛自己像个不停旋转并且坠向地面的孩童。 大地离开了她的脚下,而华特莉对于真实事物的信念也被颠覆

她在夜色降临时回到城里,华特莉直接前往皇帝的居所。

她知道有一个人不会告诉任何人她所见之事,而且她需要听听这个人的看法。

守卫马上就认出她了,并且满怀敬意地深深一鞠躬,一边催促她进入帕查图帕城里最高的建筑。

一位侍从带领阿帕泽皇帝进入一间正式的会议室里。 一幅太阳的雕刻占据了最大的一座墙面,而嵌在石头里的琥珀则闪烁着月光。 皇帝一如往常地沉着,尽管一件较为非正式的长袍取代了他经常穿戴的恐龙羽毛披风。

「华特莉,在这个时刻找我有什么事吗? 」

华特莉的心仍重击着位于她胸口内侧的一道瘀伤。 「我看见某种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 」

「一场梦吗? 」皇帝说道。 他的阴郁脸色透漏了他对于梦境的看法。

「不。 如果我没有亲眼看见,我自己也不会相信它。 」

皇帝用一只手捂着嘴巴沉思着。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

他们坐了下来,就像朋友般地坐着,接着华特莉便尽可能详细地讲述了这件事。

皇帝耐心地听着。

他不时地从杯子里啜一口当他感觉到这将会是个不寻常的故事时所要求的巧克力,并在华特莉的每一个故事转折处点头表示理解。

「那是什么感觉? 」他问道。

「那感觉就像是我无法离开。 就像我已经打开一扇门,却只能够在被拉回来之前把头探入看一眼。 」

「某种东西正在阻止你离开吗? 而且就只有因提和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

「是的,以及是的,陛下。 」

「『 阿帕泽 』, 拜托。 我没有披着斗篷。 」

华特莉以疲倦的眼神看着他。

皇帝摇了摇头并露出笑容。 「你真是非常地勇敢呀,华特莉。 」

「恕我直言,陛下,我并不这么觉得。 」

阿帕泽皇帝放下杯子并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烈阳以三相表现其自身。 创造力、毁灭,以及生养。 你的天赋是由前两者所点燃,看来你似乎得探索最后一项。 」

「长官,您的意思是? 」

皇帝看似相当兴奋。 「我的母亲既顽固又守旧。 她宁愿追寻丛林里的无稽之谈也不愿藉由积极作为来巩固她的权力。 虽然我认为派整个军队去追寻藏于欧拉兹卡内的力量相当愚蠢,但我却不认为派出我们最具天赋的骑士会是个不智之举,尤其是当命运也正在召唤她的时候。 」

「 ... 陛下 ... ? 」

「你所见之物已证明你值得承担这份职责。 烈阳帝国的华特莉,你看见的黄金城只可能是失落之城欧拉兹卡。 你必须前去找出藏于其中并且能让我们帝国更加茁壮的那份力量。 」

华特莉的双手担忧地握起拳头。 「可是陛下,战士诗人并不会进行探险呀。 不应该进行探险啊! 」

「但你却这么做了。 因此,战士诗人也会这么做。 」

华特莉倒抽了一口气。 他刚刚说的话是不是在暗示些什么?

皇帝起身,走向了会议室的另一头。 他从墙壁的挂钩上取下一顶头盔,然后朝华特莉走去。

那是战士诗人的头盔。

华特莉的心跳开始加速。

阿帕泽露出自豪的灿烂笑容。 「华特莉。 如果你能够找到黄金城欧拉兹卡,战士诗人这个头衔就是你的。 」

华特莉颤抖地吐出一口气。

她所渴望的一切都得仰赖她找出一个虚幻不实的地方。

皇帝在手中翻转这顶头盔。 头盔上的琥珀折射了房间里的灯光,使他的脸点缀着斑驳的温暖金光。

「对我们的帝国而言这是个崭新的时代。 在我们的历史上从未有其他战士诗人预见过黄金城。 」他的脸上闪现一抹微笑。 「那也让我的规则变得比较特别。 」

华特莉咧嘴一笑并站起身。 她挺起胸膛并直视着皇帝的眼睛。 「我会找到欧拉兹卡,陛下,并且为了烈阳帝国的荣耀取回永生圣阳。 」

阿帕泽皇帝也以笑容响应。 「明天将是我们帝国的崭新黎明,战士诗人。 」


一面大小适中的墙将骑士的居所与城市的其他部分隔离。 她与其他骑士们都在这里受训、用餐、就寝,以及规划这座城市的防御。 其他军团都致力于帝国的征服与扩张,但在这里,他们主要的职责是保护早已受到烈阳帝国控管的区域。 华特莉在这里长大,她那慈爱的父母之前也是骑士。 这里是她唯一知道的家,而且华特莉已熟记它的许多转角与信道。 现在她正偷偷溜过其中一个信道。

「华特莉? 」

因提在转角处张望。 他那严肃的眉毛织上了些许担忧。 「你把你看见的东西告诉皇帝了吗? 」

华特莉点了点头。

他的表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也点头响应。 「那很... 好啊。 你现在还好吗? 」

华特莉摇了摇头并耸了一下她的肩膀,急切地以一堆手势来反应她的情绪状态。

「很好。 不好,」她坦白地说。

因提抓着她的肩膀并带领她回到战士的公用休息室里。 它既宽敞又安静,其他军团已在几小时前回到他们的卧铺去了。 他替她倒了一杯闻起来又浓又酸的饮料,而且看起来是一种令人不舒服的乳白。 如果它对灵魂有益,正如因提所坚称的,那么华特莉便相信它具有这个益处。 因提等到华特莉啜了几口并回复平顺的呼吸后才开始为她腿上的灼伤准备糊药。

「你确定你今天稍早时看见的是什么吗? 当你... 进行那个 ... 」因提将一只手在头顶上挥动着,尽他最大的努力来暗示稍早时的印记事件。

华特莉点了点头。

「我看见一座黄金城。 」她咽了一口并瞥视着因提。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边将糊药涂在她的脚踝上。 「你看见了一座黄金城? 」

华特莉感觉到自己的脸颊逐渐变热。 「没错。 」

因提把一个干净的绷带系在糊药上并将身体往后靠,沉思着。 最后他终于打破这片沉默。 「它就是那座黄金城吗? 」

华特莉带着歉意地向他摇了摇头。 「没有人知道欧拉兹卡的样貌,所以我假设它就是 那座黄金城。 」

「还算合理。 」

因提小声地啧了几下。 他把多余的绷带缠在他手里。 「皇帝有叫你去寻找它吗? 」

「他告诉我如果我找到这座城的话,我将会得到战士诗人的头衔。 」

因提非常明显地大吃一惊。

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并点了点头。 「那可真是个丰厚的报酬呀。 」

「我知道啊。 」

因提坐回到凳子上。 华特莉伸出她的脚并坐在他面前。 他开始解开她脚踝上的绷带,露出了下方痊愈的皮肤。 所有因提施行的医疗魔法都已为他带来很好的成效。

华特莉深吸一口气。 「因提,这是一种我从未面对过的责任。 我不想独自前往。 」

「你不需要呀,」因提说道。 「你可以带我和蒂尤一起去。 我们会让你平安到达那里。 」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那里? 」这句话,再次染上了不安的气息,以问句的形式脱口而出。

因提带着会意的眼神耸了耸肩。 「川流使知道。 还有谁会像他们那样热衷于保存他们的领土呢? 」

华特莉把视线移向地面。 「我一辈子都在为了赢得这个头衔而接受训练,但前往一个虚幻不实的城市的旅程并不是协议的一部分呀。 」

「你 去吗? 或者你只想要这份跟随你的成功而来的职责? 」他问道。

答案卡在华特莉的喉咙里,而她的本能反应却吓到了她自己,不过她还是替这个念头发声了。

「我想要找到这座城市。 」

她的心不停颤动。 探险家这个念头是一种可怕的概念, 与她自认为的身分大相径庭。 不过,当她想到关于进行某种除了她的强项以外的事时, 她能够藏起她所感受到的兴奋。

「我从未想过自己可以成为任何与我现在不同的角色,因提。 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脱这两个角色的局限。 」

「你早就已经办到了,表姊,」因提说道,一边站起身。 「我会找到蒂尤并且让她知道。 我们将在日出时备鞍离开前去寻找一位川流使来引导我们。 」

他开始朝军械库走去,途中稍作停留,并转头看着后面。

「战士-诗人- 占卜师 ? 」

华特莉思索了一会儿。 「战士-诗人-旅人? 」她提出看法。

因提衡量着这个提议并以另一个名称反击。 「... 战士-诗人-身体消融的探险队队长? 」

「他们并没有为那个制作一顶头盔,因提。 」

「只是还没,」他微笑着说道。

因提离开了,只剩下华特莉一人。

她感到害怕。 她感到兴奋。 她正面临她所遭遇过最严峻的挑战。

于是华特莉露出了笑容。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走向她的卧铺。

当她躺在吊床并看着上方时,她试着记起稍早时的那些色彩、光芒与声音。 她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个部分都在发光分解,而且虽然她看过自己的消融,但她却毫不惧怕。 相反地,华特莉记起了在那一刻的欢欣感受。 她把一只手放在胸口并闭上眼睛,回想着太阳是如何生动且清晰地照耀在城市屋顶的黄金上,想着绚烂的蓝色河流与云朵看似正蜿蜒于上方的天空中。 她从未见过像这样的景象。

她不是先知,但她却看到了。 她不是旅人,但她的任务却是旅行。 华特莉曾拥有两个身分, 却没有一个看似与未来的命运相关。

华特莉闭上双眼并使她忙碌的心灵恢复平静。 她的梦境因黄金而斑驳,闪耀着来自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地方的缤纷色彩。 梦境变换,转化,成为更多的预言而非梦境,并且她看见了有一天她将会成为的自己。

她是一位战士,她是一位演说家。

现在她是一位 探险家


依夏兰 故事档案库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12日

火花之战:拉尼卡—灰烬 by, Greg Weisman

想要更多万智牌的故事吗?登录到Del Rey的邮件列表,免费看 Django Wexler 所著 20 篇的前传 (英文版) 前篇故事:绝望行动 如果你正在阅读 Greg Weisman 所写的火花之战:拉尼卡且不想被剧透,这篇故事与小说的第 50 到 67 章节有所重叠。 父母们,请注意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适合年轻读者阅读的内容。 一 大部分事情都进行得很顺利。伊...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5日

火花之战:拉尼卡-绝望行动 by, Greg Weisman

前篇故事:火花之战:拉尼卡-危急特务 此篇故事包含由Greg Weisman所著之火花之战:拉尼卡小说的剧透。 父母们,请注意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适合年轻读者的内容。 一 泰佑、卡娅大人、查雷克大人、瓦丝卡女王和我尽可能地带他们使用葛加理通道前进。但以前联通葛加理与拉铎司公会大厅的直达通道,自从贾雷,也就是葛加理前任公会长,在鋭兹玛第被一位拉铎司血祭司杀死之后就关闭...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

我们在该网站上使用Cookie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和分析网络流量。点击YES即表示您同意我们设置Cookie。 (Learn more about cookies)

No, I want to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