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蔽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2月 14日

By R&D Narrative Team

华特莉,于卡拉德许

华特莉完全止不住笑容。

她现身在一座她从未见过的城市里。 空气温暖,跟家乡一样,但其他的一切却十分陌生。 这座城市确实震荡着创意与智谋,而且华特莉因这些人们创造的建筑与装置以及 . . .东西 . . .感到惊奇不已。 能够搭乘的圆球! 能够传递包裹的小型金属生物! 她在一座充满怪异香料气味的市场里闲晃,并看着奇特的蓝色气流宛如河川般地蜿蜒于空中。 这里的人们走得很快而且讲话的速度更快,他们的市集摊位都堆满了华特莉从未见过的美丽发明物。 这里有不同种族的人-矮小的人形生物,高大的蓝色民族(每只手各有六根手指! ),以及类似木炭的生物,还有亮蓝色的光芒在他们的皮肤底下流动着。 华特莉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能够遇见他们所有人。

她所有的粽子都无法平安地撑过这趟旅程(它们在依夏兰与此地之间那片抽象空间里的某处崩碎成无法食用的尘土),于是她便用从家乡带来的一片琥珀交换了满袋子的怪异硬币。当她行走时,它们在她的背包里叮当作响,她一边想着自己是否能够在一个如此繁忙又辽阔的地方找到一间旅店过夜。

随着她一路穿过城市,她也收到一些异样的眼光,但紧接在每一道注视之后的便是对于她那件精致铠甲的赞美。

「多么棒的技艺呀! 你的神器师是谁? 」他们问道。 华特莉欣喜地微笑着并如此回复,「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

她请一位邻近的店长推荐一个适合访客参观的精采场所,接着她便被引导前往一座位于城市中央的巨型露天广场。 她很快便来到一个展览会场,四处都充满了不停探头看向舞台的人群,而舞台则升起于广场上方,一侧还有一个巨大的帐棚。

华特莉发现一群正在观看舞台的人,手里都拿着一迭纸和书写工具。她知道自己已经找到她的族群,于是便前去坐在他们旁边,手里拿着她自己的纸跟笔芯。

一个人影出现在舞台上,他们的皮肤就跟木炭一样黑,深邃的裂隙显露了在底下盘绕的蓝光。 这个人身穿的华丽丝绸正优雅地挂在他们那怪异又不停消散的身体上。 他们挥手,群众欢呼,拿着笔的人们做笔记并提问,而华特莉则兴奋地参与其中。 这个人示意群众安静,并朝位于舞台末端一个盖着布的物体做出戏剧性的夸张手势。

「欢迎光临,各位贵宾! 」

他们的声音轻松愉快,并且吸引了华特莉周围群众的注意。

「就跟你们大部分人一样,我致力于改善我周遭人们的生活。 以太种的文化主要是充分利用我们被给予的时间,以及庆祝活着的荣光狂喜。 一切终将结束。 但对于我们这些需要提早面对终局的人而言,要是它变得更舒适的话呢? 」

观众窃窃私语,同时这个人(以太种?)往后拉开了盖住这个物体的布,展示了一个华丽的金色盒子。

「这是以太调节器,一种不是为了调节以太消耗装置的能量,而是为了由以太构成的人们而造的工具。 它是一个医疗装置,能够减轻消散时的不适症状并使以太种更有尊严地、没有痛苦地转换回归以太循环中! 」

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而华特莉两旁的人们则疯狂地写着笔记。

华特莉感到十分敬畏。 她绞尽脑汁地试图理解那位发明家所讨论的内容,并且她也因科学与同理心的融合而感到惊奇不已。 她想要提问:它要怎么运作? 以太循环是什么? 对于一群她在几分钟前才知道他们存在的人而言,这个装置会有多大的启发? 华特莉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扯了一下,于是便转头发现了一位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子正盯着她看。

脸上带着一丝关切的神情,这名女子靠近华特莉并低声说着,「你是来自这里的吗? 」

华特莉摇了摇头。 「不! 我来自 . . .城外。 」

这个女子来回移动视线。 她靠得更近了。 「时空外的城外吗? 」

华特莉露出笑容。 「你也是个鹏洛客! 」她兴奋地猜测。

「别在这里说! 」女子说道,一边惊慌地挥动她的手并将华特莉从舞台旁赶离。

她们一起费了不少劲穿过人群─这个女子一直被陌生人拦下来索讨签名─并一路前往邻近的一座公园。 有许多巨大的雕像沿着凉亭排列,华特莉暗自推测它们所摆出的狂妄姿势都反应了这些人成就的丰功伟业。

「很抱歉打扰你了,」这个女子说道。 「我的名字叫莎希莉。 你的服装真不可思议-我有一种预感你可能也是个鹏洛客。 」

「很高兴遇见你,莎希莉。 我叫华特莉。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我的世界,」华特莉说。 「这个世界叫什么? 」

「这个时空叫卡拉德许,而这座城叫吉拉波。 你来得真是时候。 你来自哪里? 」

华特莉想了一会儿并在一张长凳上坐了下来。她持续地因在空中疾驰的蓝色气流而感到分心。「我来自的大陆被称为依夏兰,所以我猜那也是我的时空的名称。 」

「依夏兰。 我还没听过那个时空呢! 」莎希莉微笑着。 「它是什么样子? 」

华特莉稍作停顿。 她要如何向一个从未见过它的人描述她的故乡?

我只知道一种方法。

「它是一块如烈阳般耀眼的土地。
空气,光亮无比,
土壤,蕴含生机。
无尽的树林覆盖着无垠的景致,
恐龙则响应着我族人的歌声。 」

莎希莉好奇地睁大了眼睛。 「什么是恐龙? 」

华特莉皱了一下眉头。 「鳞片? 羽毛? 」

莎希莉茫然地看着她。

「有些矮小的只到你的膝盖,其他的就跟建筑物一样高大? 你们这里没有吗? 」

「没有,不过我倒很乐意制造一只! 」莎希莉咧嘴一笑并将华特莉从长凳上拉起来。 「我们马上回到我的工作室去好让你能够向我描述它们。 我一直都需要一个新的工艺计划! 」

华特莉让自己被拉起来并报以微笑。 「我能帮忙吗? 」

「你当然可以! 你是专家呀。 我需知道关于恐龙的一切! 」

华特莉感到兴高采烈。

她正好就在她需要來的地方。

这两位鹏洛客愉快地走回莎希莉的工作室。

接着华特莉向莎希莉介绍了她的故乡。


安戈斯

它看起来就跟他记忆里的一样。

宽广的道路布满尘土,到处都是经营得比他的年纪还久的商店。 这是一个寂静的地方,安戈斯很高兴它几乎没什么改变。

他的锻炉上升起一小股黑烟。在外侧的一面手绘窗户上用大写写着「营业中」。 这栋建筑只不过是位于城镇边陲的一间小屋,但它一直都是他位于城镇边陲的小屋。 外头堆着许多铁和金属,而架子上则挂了一些物品与武器,每个上面都标记着是哪一份订单。

当安戈斯听见里面传来的金属击打声以及滚水嘶响声时,他挥动了一下耳朵。

他向前走近,他的锁链随着他踏出的每一步哐当作响。

安戈斯稍微弯身以免他的头撞到门口(他依然能够认出他每次忘记时在木头上撞出的肿块)并且停下脚步一边寻找着忙碌的铁匠。

两个牛头怪自她们的铁钻上抬起头。 她们就跟她们的母亲一样高挑。 她们穿著笨重的皮制工作裙,而她们的角上则装饰着这个年纪的未婚女子们所穿戴的珠宝。

她们张大了眼睛。 右边的那位震惊地喷着鼻息。 另一位则惊讶地竖起了耳朵。

右边的那位嗅了一下空气并激动地颤抖着。 「父亲? 」

在安戈斯的泪水滴落他的皮肤之处,蒸汽温和地嘶响着。 他露出了笑容。

「鲁米。 贾米拉。 我回来了。 」


瓦丝卡

过了这么久没有穿越黑暗虚空,这感觉变得有点陌生。 她在时空渡桥关闭的同时穿过黑暗虚空,而就跟她离开依夏兰时一样迅速,她已站在她位于拉尼卡的房间里。

它闻起来像家的味道。瓦丝卡对自己极为满意。

她立刻走向她最喜爱的椅子,然后拿起她离开时正在阅读的那本历史书。 有一封新信被塞在里面。

只有四个字,「冥想时空」,以熟悉、优雅的笔迹呈现。

瓦丝卡咧嘴一笑。 她愉快地脱下她的夹克并开始换下她那沾满汗渍的衣服(毕竟,不赶时间)。 她拿起她的书并走向书架以将它归位。 当她把书放回书架上的时候,她的视线飘到了一个她已有一段时间没注意到的书名上。 她凝视着这本书,把它拿下来然后心不在焉地将它放在椅子旁的桌上。

当然,这得等到她与那条龙会面之后。

准备好出发,她穿过空气中的一道黑色裂隙前往了冥想时空。

尼可波拉斯正在等着她。

她抵达了现已更加熟悉的水域,被一个魔法牢笼围绕着。 瓦丝卡完美地施放她首次造访时使用的解锁咒语,接着牢笼便消失了。

她注视着巨龙,而他也回看着。

「我已完成你交办的事,」瓦丝卡说。 「你自己看看吧。 」

他看了。

尼可波拉斯检视了她心灵的每一个角落,而且她能够感觉到这份详细的审查。 他窥视她在依夏兰记忆的每个角落并在一眨眼间将它们全部重新播放一遍。瓦丝卡因这份感觉而畏缩了一下。这就像是在用力刷干净她的内脏。

她在内部看着他检视她的整个心灵,宛如一张壁画。 瓦丝卡不介意。 她为自己成就之事感到十分自豪。

她记得自己孤身一人冒险闯向上游 . . .

英勇地潜入流经黄金城的河流中 . . .

看着一个史芬斯大闹欧拉兹卡 . . .

以及站在永生圣阳上将前述的史芬斯-还有其他数十个敌人-化为黄金。

瓦丝卡对于这些事的记忆就跟白昼一样清晰,并且欣然地公开她的心灵让尼可波拉斯检视。

然后,突然间,这股感觉消失了。 巨龙离开了她的心灵,而在他离开的同时,她看见他竟是如此明显地满意她的任务成果。

尼可波拉斯确实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他愉快地卷起爪子。

「干得好,瓦丝卡,」他说。 「你将会因你的忠诚而得到奖赏。」

瓦丝卡鞠躬行礼,她的心灵再次全然属于她自己,并感觉到她口袋里有某种东西显化的重量。

「一份礼物,忠诚的仆人。 你已赢得一个由你一手规划的王国。」

「谢谢你的信任。 」

「我才要谢谢你。我非常乐意于未来再次与你合作。」

「你知道如何联系我,」瓦丝卡带着专业的笑容说道。

尼可波拉斯挥手示意他们的会面已结束,接着瓦丝卡便离开了。

这场会面只花了几分钟。 瓦丝卡回到她位于拉尼卡的公寓并感到 . . .困惑。

波拉斯已心满意足,但她却发现自己竟认为他漏掉了某个重要的东西 . . .或者她才是漏掉了那个东西的人?她感到不安,但她却想不起任何可能被漏掉的东西 . . .或是原因。

瓦丝卡驱散这份感觉。 巨龙已得到他想要的,而她也如愿以偿! 她把手伸进口袋里拉出了一小片纸条。

「他孤身一人被囚禁于此,」上面写着飘逸的华丽字迹,跟尼可波拉斯稍早时的讯息相同。 「恭喜你,瓦丝卡公会长。 」底下列出的地点正位于城里一个人烟稀少的角落。一个适合以邪恶的方法来处理污秽之物的完美地点。

瓦丝卡微笑着漫步走向她的水槽。 今晚终究会变得很有趣,而且瓦丝卡认为自己应该在离开前回复到最佳的状态。她可以等几个小时後再进行她的任务。

她用一条毛巾清理她的脸,把茶壶放在炉子上,打开她自书架上抽出的回忆录,并思索着她在石化贾雷之前应该对他说的话。


杰斯

杰斯在永生圣阳消失的同时让自己隐身,一边看着瓦丝卡穿越时空离去。 一连串熟悉的脸孔在永生圣阳消失的那一刻自天花板上坠下。 完美地藏身,他看着他们发生口角并气冲冲地离开。

马科姆和布里奇还在上面的房间里。 杰斯探向马科姆(当然是两者中比较可靠的那位)并向他送出一道简短的讯息。 他感觉到马科姆在他上方停了下来。

船长很安全,不过却在遥远的地方,杰斯在心里想着,并仔细地选择他的用字。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但我需要你告诉船员们你们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同船伙伴,杰斯,杰斯的心灵中传来一道温柔高亢的声音。你曾经是一个优秀的海盗。

谁说我要金盆洗手了?杰斯笑着传送意念。去大闹一场吧,马科姆。

你也是,杰斯。

杰斯关闭链接并感觉到马科姆离去,他的心灵走得愈来愈远。

他看着俄佐密室里的其他人一个个离去,然后再度让自己现身。

杰斯知道自己需要前往多明纳里亚,但却迟疑了一下。

依夏兰傍晚的空气正在飘入这座圣所。 夜禽与恐龙的鸣叫声则回荡在夕阳下的虫鸣声中。

他的心灵浮现了咖啡与书的约定。 一想到这就使他的内心如风中落叶般地旋转着。 他想起了他的船长那自信的声音以及坚定的自爱,无论她与生俱来何种骇人的天赋(终于,有人理解那份重担的感受了)。 她会为了她的族群而不择手段,并且牺牲了她自己的一部分以确保拉尼卡的存活。

她真是不同凡响。

而且她认为他也是。

杰斯对自己笑了一下并环顾这座圣所。 它是个美丽的房间,尽管天花板上开了一个大洞。 依夏兰是一个奇特、荒谬,并且美妙的地方。杰斯希望能在某一天和瓦丝卡一同重返。 见见好战者号的船员。 为了好玩再进行几场掠夺。 但那有得等了;他不想跟俄佐一样。

杰斯低头看着自己。

晒黑的皮肤是真的。 那些刮痕,结出新茧的双手,那些肌肉(是肌肉啊! )都属于他。 他这辈子头一回为他的身体感到骄傲。 现在开始他一定不能松懈。 基定可以帮上忙-这一年来他一直试着强迫杰斯接受一项健身计划。

一个念头中止了杰斯的内在躁动。当我见到守护者的时候该说些什么?

杰斯开始惊慌。他们有任何人认识瓦丝卡吗? 要是他们正在忙什么的话呢? 要是他们已前往其他某处而我却找不到他们并告诉他们关于拉尼卡的事呢? 要是他们已经回到依尼翠,或卡拉德许,或是赞迪卡了呢?要是他们正和乌金在一起呢?! 我到底该跟乌金说什么?! 「嘿,所以关于你的朋友,你知道的,那个你已经一千年没跟他讲过话的朋友;他现在正在一座海岛上,因为他很恐怖。 还有,你试着利用我将波拉斯引诱至依夏兰进行囚禁,不是吗? 是什么在鞑契阻止了你? 难道你做的一切实际上都只是为了击败尼可波拉斯?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们将需要你挺身而出。 」

杰斯感到难以置信地渺小。 现在这些问题并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帮助他。一直焦虑地搓手也无法保护他的家园。 他选择把问题放到一旁。 拉尼卡优先。 他是现世十会盟,但他也不只是如此。 杰斯上扬的嘴角露出半个笑容。 我是想出一个计划好让一位海盗船长能够阻挠一条龙的人。那就是我。

此刻,俄佐的密室已变得阴暗。 许多小光点在丛林上方舞蹈着,而林冠则沐浴在月光里。

他不能再拖延了。

穿越时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具有瑕疵,而且你通常只能够前往你曾经去过的地方。 旅行前往一个新的时空往往需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位熟识的鹏洛客身上才能达成。 杰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透过专注于莉莲娜来联系他在多明纳里亚的朋友们,但一想到她却使他犹疑了。 他现在对她的感觉已经不是爱慕。 它感觉起来更令人作呕。他们之间那种缺少活力、陈旧、焦虑的羁绊感觉起来更像是恐惧而非爱意。这整个关于她的念头使他局促不安,于是他便转而专注在其他人身上。

基定那明亮、耀眼的美善宛如探照灯般地照亮了黑暗虚空,所以杰斯决定以它为目标。

杰斯感觉到他的实体开始闪烁消逝,接着他便向前踏入以太之中,习惯着那些迎接他的声音与光芒。

但某个东西不对劲。

基定于多明纳里亚的位置正在移动-不只是一般行走或骑乘的速度,而是以他想不到任何理由的高速移动着。

他怎么可能像那样移动?!

当他意识到自己需要瞄准一个目标时,他的心跳开始加速。

杰斯调整他穿过以太的路径,使他的目的地锁定在基定的位置上,一边迅速地估算著他的旅行速度。他在两侧夹紧双臂,并细微地移动他的路径以配合他看似即将登上的某种怪东西的速度,一边感觉着逐渐逼近的多明纳里亚帷幕。

当然,他看不见他的目的地,不过他大致上知道他锁定之物的大小与形状。让杰斯犹疑的是基定看似正以一种非常高的速度旅行着。 他咒骂了一声并再次调整了他的方向。他到底在搭乘什么?

杰斯很清楚如果他无法正确地执行这个步骤,那么他不是穿越时空撞上一个坚硬的物体,就是出现在这个物体前方并且正好被它撞上。

他那未专注于旅行与轨迹上的部分大脑发出一片无尽的咒骂声。 他隐约地注意到瓦丝卡将会因他如此扩增的字汇而感到骄傲。

透过以太他能够感应到基定,他的目标,并专心地减缓他的速度到刚好不会出现在坚硬物体中的程度。

杰斯强行穿出以太并立刻就发现自己正贴在墙上。 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然后吸入了一座新时空的空气。

他听见的第一道声音是木头的嘎吱声以及一种机器的纾缓嗡响声。

他发现自己出现在某种稍微黏稠的东西里,并抬头张望附近有什么人。

房间里充满了盯着他看的人。

杰斯倒抽了一口气并尴尬地挥了挥手。

「大家好。 嗨。 抱歉。 我真的没想到会出现在那上面,」他大口喘气。 「需要为了你们的速度而调整我的轨迹。 」杰斯使四肢脱离紧绷状态并大笑着。 「哇噢! 我之前从未穿越时空来到一个正在移动的物体上-我们到底在搭乘什么? 要如何驱动它? 我们的速度有多快? 」他含糊地指向他周围的结构,同时上气不接下气地吐出一堆问题。

他看着一张张脸孔却毫无头绪。他听见快速踩踏着金属的脚步声并看见基定从邻近的一扇门里滑出来,睁大了眼睛并震惊地僵立原地。 他激动得说不出话。这就是某个会因为看见他还活着而高兴得热泪盈眶的人。 这就是朋友。

杰斯欣喜地咧嘴一笑。 「基定! 我没死! 」

他看见基定冲向前想拥抱他,但房间人群里的其中一位却突然拦住了他。 她看似七十多岁。她身穿厚重的红色长袍,而她那银色的头发则绑成一条松散又稍微卷曲的辫子垂在一侧。她上下打量着杰斯,一道疏远、被逗乐的浅笑拉扯着她的嘴角。 这个女人转头看着基定并扬起了一边的眉毛。

「这个书呆子是谁? 」


阿帕泽笑着看着他杯子里面的巧克力从一边倾曳到另一边。 在他的大篷车下,蜥脚类恐龙笨重的脚步让杯中的液体几乎从一边溢出,其表面在杯缘边晃动,而后在下一步迈出时流曳摆回到另一边。 恐龙的脚步声击打着缓慢而稳定的节拍,与阿帕泽三世的心跳共鸣着。

有一部份的他好奇着川流使们是否会想要先拿下欧拉兹卡,但同时也牢牢记着他们是如何的优柔寡断。 这再容易不过了。

在前往欧拉兹卡的旅途中,皇帝的高台紧紧地系在烈阳帝国最坚韧的硕伟龙身上,阿帕泽非常地享受这一切。 身为皇族,他向来没有什么理由能够离开皇宫。 皇家的游行高台由于废弃不用已然蒙尘。 华特莉-和她所一起带回的恐龙之回归-给了他所需的一切理由来下令将高台打扫干净,并且为他的旅行做好万全准备。

尽管华特莉坚持要签订和平协议,但阿帕泽深知哪些东西是属于他的。 他立刻派出一支由最强大的骑兵组成的部队来清理城市,而现在他正要以烈阳帝国之名拥有它。

这项任务完成的十分顺利。 整座城市空荡荡地。 川流使甚至没有试着抵抗。

在他前方树木的顶端,他可以看见欧拉兹卡的金色尖塔。 它们像针一般的穿破天际并且在午后的阳光之中如同珠宝一般地闪烁。阿帕泽赞叹着眼前的美景,并好奇着未来的诗人会如何去描述此情此景。 皇帝并不擅长华丽的词藻。 他此刻只为了能够完成他母亲的未竟之业而心满意足。

现在欧拉兹卡从他的两旁开始现身。 从他们进入城市之后,树木被无数的黄金柱所取代。 建筑物高高的耸立于天际,高到让阿帕泽惊叹他的祖先们究竟是怎样建造出来的。 连阿帕泽的硕伟龙都能够轻易地从主拱门下穿过。

在少许辅助下阿帕泽从高台下降到地面。 游行的队伍停在中央寺庙的底层,数百名的骑兵列队等待着他的到来。 一位牧师为他在肩膀披上了羽饰斗篷并且将一支琥珀令牌放在他手上。

阿帕泽感受到了祖先们在斗篷中的重量。 他感受到了之前的历任皇帝们排成一列,并且对于能够重新取回失落之物无比骄傲。 他转向他的人民并微笑着。

「我们拿回了欧拉兹卡,」他说。 「烈阳三相闪耀着,而这将开启烈阳帝国崭新的征服世代。 依夏兰是属于我们的 . . 。 而下一个就是图瑞琮。 」


决胜依夏兰故事档案库
鹏洛客档案:华特莉
鹏洛客档案:莎希莉
鹏洛客档案:安戈斯
鹏洛客档案:瓦丝卡
鹏洛客档案:尼可波拉斯
鹏洛客档案:杰斯贝连
时空档案:依夏兰


万智牌故事将在多明纳里亚回归。

万智牌叙事团队:

作者-Alison Luhrs与Kelly Digges
编辑-Gregg Luben

依夏兰故事开发:

James Wyatt(首席创意)
Chris L'etoile
Doug Beyer

特别感谢:

Jenna Helland
Ken Troop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话的痛苦重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你呢?」 「差劲,糟透了,竟然只为了露个面就让我们等这麽久。他可能自认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别讲那麽大声,雷利欧-」 「但他可差得远了!除非我亲眼看见,否则我不相信。」 沃达连邸|由Richard Wright作画 雷利欧喝着酒杯裡的液体。少许血液沿着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环领,蔻黛莉也警告过他会发生这件事。他从不听他的话。...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税与请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顿襄睡梦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遥者的睡眠,忘忧者的睡眠-吸血鬼们也沉睡于其尖塔内。他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农民需要,而这几乎让它成为一种新奇的事。如果我们-在拥有巅峰权力的此刻-睡觉的话,那不是很有趣吗? 那没有持续很久。大概一两个小时。打个盹。一种玩笑,一种姿态,一种短暂的兴趣。 但那却是史顿襄的人类几週来所拥有最棒的小时。伴随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儘管他们的身体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