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在哪里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9年 3月 1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十年前,我开始了一个信箱的专栏,其中包含了所有以6W–谁(Who)、什么(What)、哪里(Where)、为何(Why)、何时(When)和如何(How)开头的问题:

上周我终于进到了「谁」的部分,而今天随着回答完「哪里」的问题,我总算完成了这个长篇系列。由于这是在十年的时间之内完成的,让我们来看问题并完成这个系列吧。


问: 提勃在哪里?

问:撒姆特在哪里?

问:妮莎会在未来万智牌系列的哪里?(我不是指赞迪卡)

问:娜希丽在哪里?

问:安梭苛在哪里?

问:娜尔施在哪里?

问:雅琳珂德在哪里?

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提勃、撒姆特、妮莎、娜希丽、安梭苛、娜尔施和雅琳珂德都会出现在火花之战。事实上,如果你还没看过,先看看这个吊人胃口的广告吧。

广告里的每个出现在彩色玻璃里的鹏洛客(全部36个!)都会出现在火花之战里。这究竟代表了什么?你会知道的。我一直在社群媒体上说火花之战是一个很不一样的系列,这应该暗示了我并不是在开玩笑。


问: 谢纳戈斯在哪里?

谢纳戈斯已经死了,死在尼兹之旅里,且令人难过地由于他死在尼兹,代表他甚至不在塞洛斯的地底世界里(和其他一些白色的骑士不同)。所以谢纳戈斯不在任何地方,他已经离开了,所以他也是少数几个不在火花之战里的鹏洛客。


问: 贾路在哪里?

虽然大多已知还活着的鹏洛客都会出现在火花之战里,但并非全部,贾路就是其中一个缺席的。但贾路的支持者们别担心,我们有为贾路制订的计划,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问: 在玩家最想重返的时空中,哪里是明年会实际发生的?

有时候在我的部落格上,我会写一些称为「我想知道」的东西来问问题并搜集反馈。这是我在一月时所问的问题:

在今天搜集信息的过程中,我想知道你们想在接下来标准系列中造访的时空。我希望你们可以这样回答:按照顺序列举你最喜欢的前五个,可以不满五个,但是请限制不要超过这个数字。第一个将是你最想在未来看到我们造访的时空。

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想要回到那个时空。你可以列举任何已知时空,包括那些我们从未造访过的,但我需要是实际存在的时空而非「狂野大西部时空」之类的。

举个例子来说:

  1. 依尼翠—这是我最喜欢的时空
  2. 翡欧拉—我喜欢诡局也想在标准系列里看到翡欧拉。
  3. 鞑契—回去吧,但那里最好要有部族。
  4. 瑞斯—我不知道你们会怎么做,但我会很喜欢。
  5. 阿拉若—请多一点艾斯波吧。

我想要搜集很多信息,所以也请把这个转给你其他万智牌的朋友们一同作答。

由于数据将会被给予权重,请为你的答案编号,如果没有编号我将会依照顺序计算。请不要把一个时空列举多过一次。

我把这个问题连结放到了我所有的社群媒体账号上,也放在了一些像是Reddit这类的地方。(而那些无法在Tumblr上回复的人,我让他们写信给我,所有的答案都有被计算进去。)我得到了很多回复,而我现在想跟你们分享这份数据。在之前有三点要先提及的:

  1. 我的社群媒体观众重度倾向更有经验的玩家。如果是透过市场调查对所有万智牌玩家进行投票的话,结果很可能会跟这个有点不一样。
  2. 我请所有人依照喜欢的顺序列出最多五个时空,下列资料有经过加权(排第一的5分,第二的4分依此类推)。
  3. 这个问题是在一月效忠拉尼卡上市时问的。显然最近才造访一个时空会降低玩家要求再访的意见。这个问题如果是在三年前问的,我认为答案会有所不同。

这些是加权过后前30名的回应:

  1. 洛温/暗影荒原(969)
  2. 神河(819)
  3. 鞑契(690)
  4. 塞洛斯(682)
  5. 秘罗地/新非瑞克西亚(560)
  6. 阿拉若(524)
  7. 依尼翠(496)
  8. 多明纳里亚(450)
  9. 凯德海姆(337)
  10. 维林(246)
  11. 卡拉德许(244)
  12. 赞迪卡(207)
  13. 阿芒凯(186)
  14. 翡欧拉(182)
  15. 依夏兰(159)
  16. 山德拉(133)
  17. 乌尔格罗萨(107)
  18. 原始的非瑞克西亚(103)
  19. 拉尼卡(90)
  20. 玛凯迪亚(70)
  21. 瑞斯(38)
  22. 瑞格瑟(36)
  23. 培鲁利(34)
  24. 凯勒姆(28)
  25. 伊奎罗(24)
  26. 瓦拉(22)
  27. 拉比亚(20)
  28. 贝雷侬(Belenon)(19)
  29. 莫干达(17)
  30. 芭洛维亚(11)

现在回到你的问题。在玩家想要我们回归的时空里,我们会回到哪个?在现在的七年计划当中,我们计划了很多次的回归(再说一次,我们想要新时空和回归间有一个大概50/50的平衡),而那些全部都是来自上面的那个列表。具体来说是哪些?很不幸地,那并不是我可以说的东西。但我可以告诉你在过去几年我们一直花了很多时间讨论究竟哪些时空是有经验的玩家们会很兴奋看到再访的。(像这就是一个带我们回到多明纳里亚的原因。)


问: 基于现在的原理,你认为颜色的发展是朝向哪里?

多年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挖掘颜色间的细微差异(你可以在这里了解更多),但每个颜色在原理上所代表的本质一直是游戏中最一致的元素之一。

所以,原理发展的方向是哪里?一直以来的那里。会改变的是我们一直持续重新评估如何透过机制来执行这些原理。举例来说就像在去年,我们把绿色做成了敏捷的次要颜色,也把黑色做成了闪现的次要颜色。我们一直在寻找可以推往新方向的机会,尤其是在特定赛制里的特定颜色(指挥官里的红色和白色就是很好的例子)。颜色派有潮起潮落,但原理的基础依然稳固。


问: 夫毕佐在哪里?

他依然在迷失当中。他曾出现在烽会拉尼卡里插画的一部分. . .

. . . 效忠拉尼卡 . . .

. . . 所以,我会在火花之战里留意他。对了,如果你找到他的话请告诉巨型造妖。


问: 火花之战之后的下一个系列会发生在哪里?

火花之战后将是核心系列2020,接着在十月我们将造访一个全新的时空。因为距离现在还有些太远,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任何东西,但我可以说那是一个我过去十年一直希望我们可以做的系列,也很兴奋看到它终于实现了。


问: 我们可以在哪里得到更多像Lord Windgrace这样传奇中心的指挥官鹏洛客?

指挥官鹏洛客、传奇中心或其他,都完全属于指挥官套牌的范畴,且就算如此也不是我们会每年做的东西。我们一直试着在补充产品和相关的标准赛系列(像是多明纳里亚核心系列 2019)里引入更多传奇中心的牌。举例来说,近代新篇就充满了许多不管是创意或是机制上引用万智牌过去的牌。


问: 你最棒的那些启发都是从哪里来的?

秘诀在于从不同的地方探寻不同的系列。举例来说,当我们要做一个顶底启发系列的时候,会在原始素材中做很多研究来找到那些很酷但我们尚未注意到的地方。我也喜欢从流行文化中了解其他人是如何处理我们正在讨论的东西的。

而对其他系列来说,我们喜欢从一个之前从未开始过一个系列的时空开始。鞑契可汗的起头来自我们想要在风味上捕捉一个轮抽环境的独特方式;拉尼卡则是因为想要试着做一个尽可能跟大战役环境不同的多色系列;卡拉德许是我们想要捕捉成为发明家的感觉。

在任何我所设计的系列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找到一个很独特的方式来发想这个系列。这也让我和团队的想法彼此竞赛,这普遍的策略往往为我们带来最棒的启发。


问: 瓦拉司是在哪里得到裂片妖的?

我们不知道。这是我们所知道的少数事实:瓦拉司造访了一个尚未被定义的时空并发现了裂片妖。身为同类的变形兽,他为这些多相且集体心智的生物感到着迷,便把裂片妖后带回了瑞斯。

他接着从她身边带走了一群幼虫(并留在了瑞斯大熔炉)以利研究。金属裂片妖是被设计来做为工具待在裂片妖群体中作为间谍,这也是为什么它可以获得异能却无法提供异能的原因。

裂片妖接着在瑞斯覆盖于多明纳里亚上时到了那里。在山德拉时空上还有另外一脉(那些看起来像人类的)裂片妖,但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两脉裂片妖会连结在一起。

我们是否会有一天造访裂片妖的家乡时空?希望吧。


问: 你希望万智牌未来十年在哪里?

每当我回顾过去十年,都会很开心看到设计的技巧被进步及延伸了多少。在那些比我年轻十岁的东西里,总会有我知道会让我惊讶的存在。所以当我预估未来十年时,也有着同样的打算;我希望万智牌能继续以我可能无法预期的方式成长及进化。


问: 你在哪里可以做出最好的设计?是办公室、车里,还是躺在床上快睡着的时候等等?或着每次都不一样呢?

我大多的牌张设计都是在工作时完成的,不管是坐在桌子前面或是在会议室里和设计团队一起创造牌, 大多数「大方向」的工作–塑造如何让系列合在一起、创造机制或更大的主题–都是当我在忙于其他东西的时候,通常并不是在办公室里。我们会在会议中讨论想法,而我会让它在我的脑中过滤。一些最棒的点子是当我在忙于其他东西时跑出来的。像打包的机制(来自原始的秘罗地),就是我在梦中创造的。


问: 辛格氏男爵城堡里的时空渡桥通往哪里?

现在的答案是没有任何地方。当大融合发生之际(在时间漩涡环境),它关闭了所有存在的时空渡桥。在大融合之后,我们唯一看到在运作的时空渡桥是卡拉德许上列施蜜发明的那一个,而那只能用来传输无机体。

那大融合之前它通往哪里?没人可以确定,但我听过谣言说那是某类的学院。我想是多明纳里亚上某个地方的小区学院,不过只是谣言罢了。


问: 非瑞克西亚人一开始是从哪里来的?

就像裂片妖一样,那尚不是个已知的世界。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他们出现在很多不同的世界上,原始的非瑞克西亚、多明纳里亚、秘罗地和艾紫培的家世界。在大融合之前他们使用时空渡桥,但现在那些渡桥已经被关闭,他们移往新时空的能力也被很大部分终止。他们仍得以透过并未意识到这一切且受到侵染的卡恩到达秘罗地。如同裂片妖一般,有可能有一天我们会造访他们的家时空,也或着只是另一个他们存在的世界。


问: 如果可以旅行到任何一个时空,你会去哪里?

我最想要造访的时空将会是卡拉德许。我想那个时空是美丽的,且也为那里的科技所著迷,另外那里也没有遍地都是可能会让我陷于危险的灾害。排在之后可能是拉尼卡。


问: 飞羽在哪里?已经过了8个拉尼卡的系列及多年的补充产品,为什么我们还没有一张牌?

拉尼卡的其中一个问题是有太多传奇生物牌的需求。或着说,拉尼卡是有着第二多(仅次于多明纳里亚)已知有名字的角色却没有一张牌的。在重返拉尼卡和补充产品的系列之间,我们正在慢慢追上这空缺。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为飞羽印一张牌,但你得要有耐心,还有很多没有牌的拉尼卡角色。


问: 咕噜力莫在哪里?

有人告诉我在输掉与多密争夺古鲁掌控权的战争后,他正离开那里漫步在瓦砾区中。我很确定我们会再看到他的。


问: 在因为威世智的工作而旅行过的地方里,你最喜欢的是哪里?

哇,这挺难选的,这些年来我去了很多地方。好吧,我将每个洲选一个。

非洲–南非开普敦;万智牌2001年邀请赛

这个答案并没有碰上太多的挣扎,因为那是我唯一到过非洲的一次,但我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很棒的时光。我得以亲眼目睹所见过最大的野生企鹅聚集、喂食猎豹,也买了很多现在依然在我家里很酷的艺术品。

南极洲–无

这是在威世智工作间我还没有机会踏上的大陆。那里有组织比赛(很早以前一群科学家有召集斗技场的联盟),但尚未有牌店。但如果有一天有了南极大奖赛,我会参加的。

亚洲–日本东京;1999年及2005年世界冠军赛;许许多多的专业赛及大奖赛

我相信东京是我因为万智牌比赛而造访最多次的外国城市,每次造访都觉得很开心。在日本,集换式纸牌游戏非常热门,而他们也有着我所见过最有礼貌的牌手基础。我已经有多年没有机会造访日本了,但在去年我得以送几个我的人形立牌去代替我出席。

Standee

如果按第一个键,我会说英文;如果按第二个键,我会说日文(翻译给了我很多的指导)。我答应我太太总有一天会带他去日本,所以再访只是时间的问题。

澳洲–悉尼;2000年万智牌邀请赛及2002年世界冠军赛

万智牌邀请赛之前,我太太Lora和我及当时六个月大的女儿Rachel在那里度了个假且非常喜欢那个地方。我也在那里得到那顶戴了很久的帽子(在航空公司弄丢我们行李之前)和另一批我们家中的艺术品。

欧洲–意大利威尼斯;2003年威尼斯专业赛

这个是最难选的,因为在威世智的时间中我去了很多欧洲的城市,很多都给了我一段很美好的时光。我选择威尼斯是因为在那趟旅程中发生了很多魔法(双关无误)而我很乐在其中,也得以每一餐都吃披萨。

北美–美国纽约;多次专业赛各式不同活动

这个也同样不容易,因为我很幸运能旅行到很多美国的城市,但在大苹果里有太多不同的万智牌历史赛事(包括第一场专业赛),所以我不能不选它。

南美–巴西里约热内卢;1998年万智牌邀请赛

里约邀请赛是一场很棒的的赛事,但它得以胜出的原因是我在这里向太太求婚,所以这里是情感上的选择。另外,里约实在是令人屏息地美丽(虽然很热)。

在我万智牌日子中一项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所有的旅行。有太多美好的城市要体验和很棒的支持者们要碰面了。


问: 你觉得孩之宝认为未来五年的纸牌万智牌会在哪里?

桌上版万智牌(那是我们用于「纸牌」万智牌的名词)是游戏的核心。在人们总是紧盯着屏幕的当下,万智牌让你可以和其他人面对面的特性是它关键的本质。是的,我们有很多为数字版万智牌所制定的计划,但那并不代表我们有任何放弃或甚至减少桌上版万智牌的打算。事实是,我们相信延伸更多到数字能对桌上版的生意有所帮助,因为能让更多更多人接触到万智牌的喜悦。

我们期待五年后会在哪里?我们认为万智牌会更加茁壮且接触到更大基础的玩家,他们很大一部分会玩桌上版万智牌。虽然现在还不能透露太多,但我们有许多进行中的计划是特别为桌上版万智牌所制定的,其中包含了很多很酷及新的东西。距今五年后,我预期桌上版万智牌会成为史上最大且最健康的状态

人们在哪里知道你的名字

这是我今天所有的内容,谢谢所有花时间写问题进来的人。我很高兴终于可以让这个长篇系列进入尾声。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们对于这个专栏或任何我今天给出答案的反馈。你可以写email给我,或透过我的任何一个社群媒体账号(推特TumblrGoogle+Instagram)与我联系。

下周回来跟我一起更深入来看主题的共鸣。

在那之前,希望你享受探索—多重宇宙和这个世界。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25日

踏入博德之门,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今天我将做一些和过去不一样的事:我将在系列的预览结束前先开始跟大家讲个别牌张的设计故事。除了一张牌外剩下的都已经公开,而那张牌就会是我今天的预览牌。我想让大家在知道它最后的样子前先看看演进的过程应该会很有趣,说了这麽多就让我们开始吧。 历时英雄明斯克与布布 我决定要从明斯克与布布开始今天的故事,你将会看到我这麽做的理由。先让我们从这张牌的第一个版本开始: 英勇贾...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19日

首见博德之门 by, Mark Rosewater

欢迎来到指挥官传奇:争战博德之门的预览。今天我将告诉大家这个系列设计的故事、介绍洞察设计及系列设计团队的成员,并展示一张很酷的新预览牌。内容不少,就让我们开始吧。 传奇背后的传奇 在开始系列设计的故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绍製作这个系列的所有设计师。一如往常,我会让系列的负责人来介绍,因为他们是最了解自己成员的人。下面的内容是Corey Bowen的介绍,他在这个系列中负...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