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缤纷的回复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18年 7月 16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我曾写过不少邮袋专栏,但这周呢,我要做点改变。与其提出让我回答的问题,我要的是让五个万智牌颜色回答的问题。下面这个就是我贴出的推特。

而我现在呢,就要将专栏交给白、蓝、黑、红,和绿色。


Q:嘿红色啊,你为什么不更常反击瞬间呢?它感觉是个非常适合你的冲动反应。

我写下了一张,希望以后能完成的事情的列表。你知道的,像是可以传给R&D的新点子之类的,因为我认为做点新东西挺酷的。我记得反击咒语也在这个清单上。我很确定(吧)。我是说,我有一阵子没看过那张列表了。它应该在某个地方,我会找到它的。然后如果反击咒语不在上面的话,我就会把它加上去。你知道的,如果我记得的话。

反击咒语是要预先计划的。并不是红色的专长。

嘿,这问题是问我的。也许我认为反击咒语很酷啊。

所以你要什么都不做让过回合,希望你的对手会施放瞬间?

也是,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我。

没错,就是这样。


Q:全能的黑色啊,你对于人们一直认为你有不良意图、认为你一直是「坏蛋」是OK的吗?

听好,我代表的是大多人都不想面对的东西:就是他们在生命中的成功是依据本身的功绩而来的,所以如果他们不开心的话,那这就是他们自己的错。这是很难面对的。直接妖魔化这个告诉他们「他们不是受害者」的这个声音会比较简单。一直被当成坏蛋会让人难过吗?我觉得这比较让人泄气,但是我知道,因为别人如何判断你而感到难过的话只会导致坏事而已。你要诚实面对自己并且感到骄傲,然后如果其他人太执着于他们自己对于生命的幻想,那你也得学习无视它。


Q:嘿红色啊:我们要如何才能洗刷掉这个你只会激怒和侵略的污名呢?你有任何计划以牌张展示爱意给我们看吗?或是对于你朋友的幸福的热情呢?一个终身的红蓝法师上

你有看过实境节目吗?节目里某些人看起来就是某个样子,然后当其他人在节目外采访他们时他们就会说这是因为节目需要。我就像是这样。我一直在提供酷炫的牌张点子—热情之吻、哀戚的悲痛、欢乐的庆祝—然后R&D就会说「那我们使用不羁狂怒如何?」我正在尝试。我的新策略是不要展现愤怒,但只要我一想到我无法生气时就会一把火,然后我就会暴怒然后他们就会设计一张新牌。所以我不知道这个趋势是否会持续,但我会继续展现我较温和的一面给他们看。


Q:亲爱的白色,你会和我们一样想念神之愤怒吗?

毁灭并不是儿戏,所以我每次被迫使用任何暴力都会充满悲哀。不过邪恶的力量永不歇息,所以我有时候还是会希望能使用它。然后我就会感觉不好,难过这世界上没有更和平的方法能解决生命中的问题。所以是的,我想念它,但我真的不希望如此。


Q:亲爱的绿色,你知道松鼠比狼和人类更有关连吗?你认为我们的松鼠远亲们为何会受到打压呢?

和许多生命中的问题一样,这都是以讹传讹的后果。如果人们能慢下来并检视围绕他们的世界,那他们就会发现我们相似的地方有如此多,而我们之间的互连性才是定义我们的东西。另外,看到一个大生物被一群松鼠击倒非常有趣,所以这应该更常发生才是。


Q:哈啰颜色们,你们玩叠叠乐各自的策略会是什么呢?

叠叠乐是关于理解架构的压力点。我想在操作和取代积木时也需要一些灵巧。我通常会先评估并做些笔记。在追踪接下来的回合之后,你通常可以规划出理想的策略。

这不重要。这活动的目的就是要和其他人建立更强大的羁绊,所以我会尽量采取能延长游戏的行动来增加更多互动。

这跟感觉有关。我会触碰其中一块,并感应我是否应该移动它。

我无法纵容为了娱乐目的而杀死树木的行为。

规则并没有禁止在对手碰触架构时你能采取的行动。如果你知道对手的弱点,那让他们弄倒木塔就再简单不过了。


Q:黑色,那个力量有所代价的颜色。你有做不到的事情吗?

虽然我会不计代价取得我需要的东西,但很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东西都有价格。尽管如此,当某件事看起来似乎不可能办到时,这并不表示我不会去探索其他人没种侦查的东西。我很擅长让事情发生。所以我虽然有些事情无法做到,但如果它们真的很重要的话我可不是会轻易放弃的。


Q:嘿蓝色啊,我们结婚吧?

我得考虑考虑这个提议。我会先寄一份初步的问卷给你填写。你也得做不少测试。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证明自己够格和我结婚,但我可不会轻易地否定各种可能。


Q:亲爱的红色和蓝色,你们可以不喜欢彼此(毕竟是敌人嘛),但当你们合作时却是最具毁灭性的颜色组合(也是最受欢迎的组合)。你们两个就不能接受彼此吗?

这不是我的错。我挺受人喜爱的。

根据什么度量?

你说度量是什么意思?谁会用度量来衡量喜爱度啊?

你刚刚说你「挺受人喜爱的」。这表示你在这方面比其他人更好,说明了你认为有方法可以区分喜爱度—所以这表示一定存在着某种度量。

我得正式声明,这就是我和蓝色处不来的理由。你不需要为所有东西做出科学的解释。人们和颜色可以直接受人喜爱。他们不需要是88.9分受喜爱。

所以你想活在一个事实无法验证的世界里吗?

我只是想活在一个没有一堆无故功课的世界里。

知识就是力量。

不,力量就是力量。知识只是许多不必要的阅读而已。

如果你不轻视我所有想法的话,那我们之间可能更容易产出某种情感上的羁绊。

我以为你不处理情感的。

我有情感啊。我只是不会让它们左右我的一举一动,不像其他颜色那样。

你想要表达什么?

你在控制冲动这方面很差劲。

喔。好吧。我要去吃点冰淇淋。

我们还没回答完这个问题。

我觉得已经回答完了。掰掰!


Q:亲爱的绿白,我讨厌死你们了。你们让我吐的到处都是。你们是我脚趾间的污垢!爱你们的格利极

我认为这很不恰当。

污垢有什么不对吗?

我觉得这个腔调非常不必要地伤人。

污垢没有不对。呕吐也是。也许它们只是想以玩笑的口气夸奖我们。

我不认为它们是这样想的。

你也是个污垢!

我们不需要跟它们一样没水平。

不,我这是夸奖。


Q:嘿红色啊,你退休后有什么计划呢?

退休?我连一小时候要干嘛都不知道。跳伞听起来很有趣。打靶好像也不错。喔喔,边跳伞边打靶!应该有这种活动吧?我得承认,我活到退休的机率实在不太高,所以我从来没想过。


Q:亲爱的蓝色,你为什么不和其他颜色分享反击咒语这个能力呢?它是个有趣互动的机制,如果出现在其他的颜色中会对这游戏更有益处。

多年前我创立了CLASS,即反击咒语爱好者感谢周日协会(Counterspell Lovers Appreciation Sunday Society)。我们每个周日晚上都会见面并分享我们对于防止咒语的热情。很遗憾的是,这个品味是要养成的。目前我是这社团的社长和副社长和秘书和财务。我曾经邀请过所有的颜色,但除了非常少数之外他们大多不想出席。很明显地,他们大多数和你我都不同,认为反击咒语一点都不有趣。附带一提,我们很想在这周日见到你。我们要谈论X费的反击咒语,所以这应该挺迷人的。


Q:亲爱的白色,你对于常常公平竞争感觉如何?你有发现你渐渐落后其他颜色了吗?你想要重新评估你生命中的抉择了吗?

我要说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世界上有正确,和不正确。正确是来自理解手边的问题,并且做出能保护最多数量的人的有意识选择。只要你这么做,那就没有落后这回事。公平竞争并不是个阻碍,而是美德。这表示你理解这个世界中重要的是什么,然后你正在努力让它变得更好。所以,我是否会重新评估我的生命抉择?从来不会,因为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以大义之名进行的。


Q:嗨颜色们,人们能对你们做出最过份的事情是什么呢?

你现在是要我们将自己放在远期战术上的不利点。我并不想表现的没礼貌,但人们通常会回答这个问题吗?

把我关进笼子里。我讨厌笼子。我需要自由。

强迫我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伤害另一个生物。

把我和生命周期的连结分离。

每个人请继续。我正在做笔记呢。


Q:亲爱的绿色,如果人们(或是其他有智慧的种族)是自然的一部分,那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怎么会不自然呢?

如果我砍倒一颗树,那我就是在进行一个非自然的举动,不管我是不是自然的一部分。你可以是自然的一部份然后进行非自然的举动。这两者是没有关联的。这里的问题是你如何和为何做出现在正在进行的举动,而不是你是谁。


Q:亲爱的蓝红,我为什么就是不能放弃你们呢?爱你们的Dan

我挺讨人喜欢的。

别又来了。

我很激烈、我很自发、我很热情。这些都挺惹人爱的。

也许Dan欣赏的是我更智能的特性、我让他思考的方式。

应该不是。是我给他的感觉。他说的是「爱你们的Dan」而不是「从远距离尊敬你们的Dan」。

也许是我们属性的结合吧。你的热情和我的求知欲的确会导致创意。

我很确定只有我而已。以及你的回手咒语。这些挺酷的。


Q:亲爱的白蓝,你们有想一起做什么事,但却还没有个适合的系列吗?

我列出了一份完整的清单,里面提到了可能的主题重迭。

我一直认为我们如果能做什么和结界有关的东西一定会很有趣。我们都很爱灵气和规则制定。

我根据咒语效应将它们写在表格里。

或者我们也可以做些新种类的指示物。

然后我根据去年一整年的市场调查响应给每个效应分配权重。

也许是个神器主题,其中我得到神器生物、武具,和载具,然后剩下的都归你。

然后我利用人工智能辨识非线性的模式。

也许我们可以探索和双面牌互动的新方式。

它的回答是「飞行生物」。


Q:亲爱的白色,你最近对于使用结界型的去除似乎上瘾了。许多这些咒语都有闪现,而这看起来就是人手不足的样子。这有点失控了,所以我认为你需要一些干预。这是因为我们在乎你,就像你在乎我们所有人一样。

为什么每个人对于问题生物的第一个反应都是杀了它们呢?除了谋杀之外,还有许多方法可以解决问题。我努力寻找处理生物的其他选项,像是将它们关起来,让你们可以感化它们,而我竟然是需要受到干预的那一方?我不杀生物竟然会对其他人造成困扰?!我对其他生物展现关心竟然会让人担忧?!对不起,我不应该大叫的。我只是对于其他颜色东杀西杀都不会受到干预感到不开心而已。


Q:黑色啊,当真正最棒、最聪明、最有力的选择是最无私的举动时你会怎么做?

我不是这个人们口中的怪物。我足智多谋,也愿意做必要的事,这表示说我知道何时该温文有礼和帮助他人是最有效率的。缔结同盟会比持续制造敌人更好。我不认为人们能真的无私,但我相信同一个举动是可以互惠许多人的。所以没错,有时候最正确的举动就是帮助别人。


Q:各位颜色们,你们偶尔会和敌人携手合作。请和我说你欣赏敌人的什么地方吧。

我欣赏的东西?好吧。我欣赏红色是如何努力和其他人建立情感上的连结,以及黑色对于提前计划的严谨方法。

我欣赏红色尝试新体验的意愿,以及绿色对于过去的赞赏。

我欣赏绿色的固执,以及白色如何能让人们违反自我利益而工作的能力。

我欣赏蓝色的狡诈和白色的狂热。

我欣赏黑色能在别人忽视的东西中找到价值的能力以及蓝色的适应性。


Q:嘿红色啊,你为什么搞不定结界呢?是啊,我知道它们是无形的然后你对这个很头痛,但它们都是规则,而你我都很清楚规则就是要拿来破坏的!

听好,我实在不想谈论结界。我的治疗师跟我说,最好是专注在我能改变的,而不是我不能改变的东西上。因为如果我一想到,比如说白色丢了个混蛋结界然后我又不能处理的话,那个感觉真是让人痛恨啊!没错,我想要拆了它,但它们就是不会坏啊!我试过了!我试过很多次了!我丢了一颗又一颗的火球,但是它们 . . .都没用啊!它就坐在那边,一脸讨厌的对着你笑!在不断的爆炸,然后硝烟散去之后,它还是在那里!它还在啊!

闭起你的眼睛吧红色。呼吸。吐气。找回你心中的安宁。让我们看看下个问题吧。


Q:亲爱的蓝色:你最喜爱的小说类型是什么?

我实际上比较喜欢阅读非小说类,但如果真的要挑的话,我想我应该会选科学小说吧。我喜欢那些探索可能的未来长什么样子的作品。


Q:给黑色,你要如何定义善良呢?黑色要如何在不混其他颜色时才能善良并正向呢?

我不会用「善良」这两个字,因为我并不喜欢道德这个概念。我认为它是个用来控制人们的工具。但我还是想要创造一个,赋予人们可以完成各种事情的潜能的系统。我很在意功绩,因为我认为这就是设定世界时最公平的方法。如果能加强自己,那任何人都应该获得升迁的机会。人们应该是根据自身的能力,而不是他们无法控制的因素获得奖励。依我看来,这就是「善良」。而你也不需要其他的颜色就可以这么做了。


Q:这是个给所有颜色的问题:你觉得最舒适的时空是哪个?你认为哪个时空最能让你发挥呢?

这简单,依尼翠。充满怪物的暗黑世界太适合我了。

有许多不错的选择,但我想我会选赞迪卡。我喜欢一个土地有自己想法的世界。

我会选多明纳里亚。你怎么能不喜欢一个沉迷于自己历史的世界呢?

一定是鞑契。军阀。飞龙。使出漂亮剪刀脚的人。太有趣了!

我得选拉尼卡。你要如何才能不爱一个像是拉尼卡般架构完整的世界呢?


Q:亲爱的每种颜色:请考虑一下这个道德难题:一群野兽正冲往四个无法动弹的陌生人。它们被踩过去的话必死无疑,但你若升起一面墙的话你就可以让野兽改变方向并只踩死其中一个。你会这么做吗?

一定会升起这面墙。一个人死亡这个结果比四个人死亡要来的好。

如果这些人注定要被踩过。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应该干涉这件事。

我也赞成白色的看法。我们必须要依据最佳的结果判断情况。

让我回问你吧:这四个人对我来说有价值吗?

我反对这个前提。全部五人我都要救。

颜色让人印象深刻

今天回答问题的时间就这么多了。我很好奇你们对于今天邮袋实验的想法。你们还想看更多类似的专栏吗?还是一次就够了(甚至太多)?寄电子邮件给我或是透过我的社交媒体账号(推特TumblrGoogle+,和Instagram)让我知道。

请在下周回来看看指挥官(2018版的预览。

直到下次,希望你也能有色彩缤纷的对话。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19日

首见博德之门 by, Mark Rosewater

欢迎来到指挥官传奇:争战博德之门的预览。今天我将告诉大家这个系列设计的故事、介绍洞察设计及系列设计团队的成员,并展示一张很酷的新预览牌。内容不少,就让我们开始吧。 传奇背后的传奇 在开始系列设计的故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绍製作这个系列的所有设计师。一如往常,我会让系列的负责人来介绍,因为他们是最了解自己成员的人。下面的内容是Corey Bowen的介绍,他在这个系列中负...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纳:喧嚣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个系列时,我都会有一个邮箱专栏来回答所有人关于最新系列的问题。今天轮到的是新卡佩纳:喧嚣黑街。 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