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纳里亚:众志成城设计咨文,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2年 9月 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从今天开始的两週,我将跟大家讲述一些多明纳里亚:众志成城裡个别牌张的设计故事。今天的专栏裡我只打算讲两个故事,但这两个故事分别包括了过去从未发生过有着两条完整故事线的角色。我将带你们一步步来看这些故事,并介绍多明纳里亚:众志成城裡的角色牌。

复生的尔泰

Ertai ResurrectedShowcase Ertai ResurrectedTextured-foil showcase Ertai Resurrected

当Michael Ryan和我一开始设计出晴空号传说时,我们计画的是一个三年的故事内容(原本打算的是我们会有更多关于角色的故事可以讲,这将会是第一个),一开始想法的简短版本是这样的。

第一年

西赛船长被瓦拉司绑架并带到了瑞斯时空。晴空号船员寻求杰拉尔德的帮助(然后接着是米丽、尔泰、寇维克斯和史塔克)以拯救西赛。船员们来到了瓦拉司的城塞救出了西赛,还一併救出了塔卡菈(史塔克的女儿)、卡恩和(被捕捉的)坦格尔斯。尔泰旅行来到了一个通道,要打开它以确保晴空号可以离开瑞斯。但事情并未照着计画进行,唯一可以在通道关闭前穿过的方式是使用一个称为塑风仪的仪器(那能让晴空号以非常快的速度旅行),但如此一来就会把尔泰困在瑞斯上。(晴空号需要使用通道的原因正是因为它时空转移的引擎受到了另一艘船—掠夺者号的伤害,在刚抵达瑞斯时便失去了时空跳跃的能力)。

基本上这正是实际发生在卡牌系列裡的内容(暴风雨环境),除了在我们的版本裡,寇维克斯并没有变坏杀掉米丽并离去,米丽依然活着—但受了伤—这将是第二年故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Michael和我在天罗城塞后就没有再参与故事的内容,所以从出瑞斯记开始便岔开了。

第二年

晴空号在通道的另一端撞上了一个名为玛凯迪亚的商业城市。玛凯迪亚的领导者十分着迷于晴空号,并在最后强迫杰拉尔德把晴空号卖给他以交换能拯救米丽性命的药。同时史塔克被杀,这个系列裡也编织进了巨大的谋杀谜团让观众寻找(那是在船上伪装成坦格尔斯的瓦拉司)。这时,哈娜正深入探究关于她们在天罗城塞裡所听到关于非瑞克西亚人入侵的消息,并得以拼凑出非瑞克西亚人很快就要入侵多明纳里亚的结论—他们得赶快回去通知才行。在玛凯迪亚一些伙伴的帮助下,杰拉尔德得以使用这个城市规章中一个鲜为人知的附带条款,向玛凯迪亚的领导者及其伙伴发起一场精心策划的挑战。他们成功赢回了飞船,并知道了一个可以带他们回多明纳里亚的通道。第二年的故事以晴空号飞越通道回到多明纳里亚提醒大家即将到来的入侵作结。随着他们的抵达,他们才知道通道不只可以穿越空间还可以穿越时间。在他们眼前的已经是50年后的时空,非瑞克西亚人早已攻击并佔领了多明纳里亚。

这个版本的故事跟最后发行版本唯一的重叠只有玛凯迪亚世界而已,完全改变了Michael和我所想像的内容。瓦拉司杀掉了史塔克,但伪装成他的女儿塔卡菈而不是坦格尔斯。

第三年

晴空号船员们得要在非瑞克西亚化的多明纳里亚存活下来,希望能找到一些能逆转所发生事情的东西。他们找到了一名年长的法术师,带领了整个世界的反抗—最后发现这个法术师正是尔泰。尔泰十分兴奋见到晴空号的船员们,因为救赎多明纳里亚的关键正是一个迷失于时间中的神器—大家只知道他叫沙漏垂饰,最后一个已知的持有者是杰拉尔德。杰拉尔德把它留给了一个朋友,所以船员们得要继续追下去。

在这同时,瓦拉司依然以坦格尔斯的样貌待在船上,正寻找一个重新加入非瑞克西亚人并提醒他们晴空号已经回来的机会。在寻找垂饰的过程中,晴空号船员们经历了很多的冒险、对付非瑞克西亚人,甚至与龙型态的瓦拉司战斗,但他们最后得以将非瑞克西亚人从多明纳里亚流放并击败了瓦拉司。

牌手几乎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这个版本故事第三年的内容。沙漏垂饰在故事的前期就被提出,但这条线就从此再也没有被捡起过。有一个关于年长尔泰的内容最后得以付印,但从来没有被公然表示那就是尔泰。在瑞斯风暴这本书裡,故事的尾声(这本书收集了暴风雨环境的短篇故事)是关于一个年轻男孩及一位大家只知道他叫「大师」的老法术师。这部分是由Michael Ryan所撰写,用意是为了预先提出之后尔泰的故事。

接着我们就来到了多明纳里亚:众志成城的设计上。Ethan Fleischer着迷于所有旧有的知识,推论出「大师」就是尔泰。所以当尔泰在故事死去时,Ethan十分诧异。如果尔泰注定要成为瑞斯风暴裡的老人,他又怎麽会死?Ethan决定要修正这个错误,并与创意团队讨论了在多明纳里亚:众志成城裡让尔泰復活。创意团队接受了这个想法,现在Ethan只差设计一张尔泰的牌。

为了帮助大家複习过去的记忆,到目前为止我们有两张传奇的尔泰牌:

Ertai, Wizard Adept是Michael和我所创造出那个角色的版本。他是一名强大的巫师,但十分年轻且傲慢。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设计有起动式反击咒语异能生物的机会,而尔泰感觉是让我终于得偿所愿最适合的地方。作为传奇能让你只会有一张在战场上(除了一些複製的小把戏外),我们也把他做成1/1让他可以很轻易地被杀掉。

在Michael和我离开了故事后,尔泰走上了一条我们并未为他规划的道路。他被捕且被腐化,最终成为了寇维克斯的僕人。Ertai, the Corrupted是尔泰的第二张牌,也显示了他的殒落。这张牌不再是纯蓝,而是用蓝黑来表现他的腐化;虽然仍然可以反击咒语,现在需要牺牲一个生物或结界才能起动。

这是第一个版本的尔泰: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1个版本)
{三}{蓝}{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3/4
{一}{蓝}{黑},{横置}:反击目标咒语。你失去等同其总法术力费用的生命。
{三},牺牲一个非地永久物:你获得4点生命。

我们并没有偏移上一个版本太远。尔泰依然是蓝黑、依然有反击咒语的起动式异能,也依然要牺牲永久物作为资源。如我们经常做的,我们会透过让第二个异能获得你所需要用来支付第一个异能的资源来把两个异能做连结。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2个版本)
{三}{蓝}{蓝}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3/4
{一}{蓝}{蓝},{横置},弃一张牌:反击目标咒语。
{三},牺牲一个非地永久物:抓一张牌。

尔泰接着被移到了纯蓝。获得生命的异能不再合理,所以把我们把所需要的资源从生命转成牌张。现在你需要弃一张牌来反击一个咒语,但可以牺牲一个非地永久物来补回那张牌。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3个版本)
{一}{蓝}{蓝}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2/1
增幅 {二}(你施放此咒语时可以额外支付{二}。)
闪现
当~牌名~进战场时,将目标咒语移回其拥有者手上。如果~牌名~已增幅,改为反击该咒语。

下一个版本离旧有的尔泰设计更远(对局设计对重複的反击咒语并未如此热衷),并在这个位置开始导入这个系列的机制—增幅。不再是起动来反击咒语,尔泰现在有一个「进战场」(ETB)效应。增幅让你可以选择是要暂时停止这个咒语或是永久摆脱它。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4个版本)
{二}{蓝}{蓝}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2/2
闪现
当~牌名~进战场时,反击由对手操控的目标咒语。
声威~ {蓝}{蓝},弃掉另一张名为~牌名~的牌:反击目标咒语。

下一个表现方式让我们利用了这系列中的另一个机制(在当时这个机制还存在)—声威。这个版本的尔泰直接把反击咒语做成ETB效应,并让你把你的另一张尔泰转换成反击咒语—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5个版本)
{二}{白}{蓝}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2/2
闪现
当~牌名~进战场时,反击由对手操控的目标咒语。你获得等同于你操控生物数量的生命。
声威~ {白}{蓝},弃掉另一张名为~牌名~的牌:反击由对手操控的目标咒语。你获得等同于你操控生物数量的生命。

基于某些理由—我相信这是在系列设计中发生的—他们决定要尝试把尔泰设计成一张白蓝牌。保留了他的ETB反击效应但再次与获得生命连结,我想是为了捕捉这张牌白色的那部分。声威异能依然让你可以弃掉之后抓到重複的尔泰来产生与ETB效应相同的效应。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6个版本)
{一}{白}{蓝}{蓝}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2/2
闪现
当~牌名~进战场时,反击由对手操控的目标咒语。你获得等同于你操控生物数量的生命。

接着声威从档案中被删除,所以这张牌也失去了声威异能。法术力费用也被修改要求你支付更多蓝色法术力来支付。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7个版本)
{一}{蓝}{蓝}{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3/2
闪现
当~牌名~进战场时,反击由对手操控的目标咒语。其操控者失去3点生命。

我感觉应该是在这时有某个创意团队的人发声了「你们在干嘛?尔泰是蓝黑才不是蓝白」。这张牌被改为蓝黑然后稍作修改,以改变让额外的效应感觉像黑色而不是白色。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8个版本)
{蓝}{蓝}{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2/3
闪现
本回合每有一个咒语被施放,~牌名~进战场时上面便有一个+1/+1指示物。 当~牌名~进战场时,除非其操控者支付等同于~牌名~力量的法术力,否则反击之。

我不是很确定这个版本的目的是什麽,这是唯一一个没有让尔泰以某种方式反击咒语的版本。我想可能是为了要利用蓝黑的原型,或是和系列裡其他一些牌结合,这个版本更多是为了跟系列搭配而非感觉像尔泰。

復生大魔将尔泰(第 #9个版本)
{蓝}{蓝}{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法术师
2/3
闪现
当~牌名~进战场时,反击所有非生物咒语。每以此法反击一个咒语,其操控者失去2点生命。

倒数第二个版本回到了反击咒语,但提供了可以一次反击多个咒语的想像空间。他们也决定最终版本应该让每个颜色都有自己的模式。蓝色不只是反击咒语,也可以是起动式或触发式异能;黑色的异能会除去生物或鹏洛客。两个异能都会让对手可以抓一张牌,让你可以对付威胁但对手不会在牌张优势上吃亏。对局设计感觉这样不只有更好的表现,也让尔泰能有更强力的效果。

最后,这是复生的尔泰的插画叙述:

设定:多明纳里亚
颜色:使用蓝色及黑色法术力的传奇生物
地点:拉特南陶拉里亚大学院裡的一间房间裡,跟321一样。
动作:尔泰,一名从暗黑非瑞克西亚科学復活的法术师,负责了拉特南陶拉里亚大学院的运作。围绕着他的都是奇怪的非瑞克西亚人和陶拉里亚技术的混合—满是油汙的黑色缆线、铜环、可怕的魔法设计等。或许我们还会看到他傲慢地引导吉塔厦的助手执行不同的实验工作,或利用自己那一两组的手臂传导暗黑魔法。
焦点:尔泰
情境:工业风格暗黑魔法
註记:参考294裡新尔泰的设计,参考324 裡的吉塔厦助手

启示天灾希欧蕊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Phyrexian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

Showcase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Textured-foil showcase Sheoldred, the Apocalypse

希欧蕊是黑色的非瑞人/魔判官,第一次出现是在新非瑞克西亚

秘罗地创痕环境讲述了非瑞克西亚人入侵秘罗地的故事,最后非瑞克西亚人赢得了那场战役。他们接着把秘罗地重置成新非瑞克西亚。在那之后,非瑞克西亚人开始自相残杀,每个颜色都获得了自己的魔判官。希欧蕊是黑色的魔判官,十分热衷奴役其他生物。希欧蕊的故事原本计画是在艾卓王权裡发生—至少曾有一段时间是这样的。

你瞧,前一个系列是火花之战,刚结束了关于尼可波拉斯的三年故事线。下一个我们想讲述的故事是关于非瑞克西亚人,所以正在了解要如何开始把这个故事叠进之后的系列裡。我们最喜欢的想法是,魔判官第一次出现时我们什麽都不说,系列裡不会有其他任何东西聚焦在上面。那将只会是沃索们特别关注且开始担心的东西。让我来为不是沃索的读者解释一下,上次我们离开非瑞克西亚人时,他们被困在新非瑞克西亚上且没有时空穿梭的能力。因此看到一个大家已知的非瑞克西亚人(像是我们知道之前在新非瑞克西亚上的人)出现在另一个时空上,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警讯显示肯定有什麽地方出了错。

我们选择第一个登场的魔判官不是弗霖—他最后在凯德海姆裡担任了这个角色—而是希欧蕊。计画是这样的:艾卓王权一开始的设定会是两个系列(系列代码「箭术」及「棒球」)而非只有一个。第一个系列将会介绍世界并向大家展示宫殿。我们会见到双胞胎萝婉及威尔(我们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火线齐心)并知道他们的父亲—国王—已经失踪。第二个系列将会包括萝婉和威尔进到森林裡寻找他们的父亲,并与绑架他们父亲的人面对面。不,不是瓯柯,他那时候还不是一个角色。最初的反派我们只会以细语女巫来提及她,你们只会在「箭术」裡听到关于她的消息,但要到了「棒球」中她才会获得属于她的牌。那张牌上只会写细语女巫,但她的形象将会是希欧蕊。我们知道这已经足以让沃索们提高警觉并接受到信号。

但之后很多东西都变了。我们决定把艾卓做成只有一个系列,也收到很多牌手表示他们想从包罗万象的故事线中稍作休息,创意团队关于故事可以怎麽进行也有一些其他有趣的想法。不管怎麽样,当一切尘埃落定,希欧蕊被从艾卓王权的故事裡被移除。弗霖将成为第一个警讯,而希欧蕊将会被移到故事后期—当我们要回到多明纳里亚的时候。这为我们带来了她在多明纳里亚:众志成城裡的设计:

细语倾听者希欧蕊 (第 #1个版本)
{四}{黑}{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6/6
威慑,死触
在你战斗前的行动阶段开始时,每个对手弃一张牌。
于每个你的回合中,你可以从每个对手的坟墓场使用一张牌。
你可以将法术力视同任意类别的法术力来支付。

新非瑞克西亚裡的魔判官本来是被设计为一个循环,每个都有两个异能(也大多都是常青的关键字异能),一个能帮助你,另一个能伤害对手。这两个异能彼此互为对称。当我们开始设计新的魔判官时,有很多关于是否该延续相同设计架构的讨论。这裡的第一个版本探索了如果这张牌没有延续之前魔判官设计的设计空间—虽然他依然有搞乱对手这种妨碍的感觉。

细语倾听者希欧蕊 (第 #2个版本)
{三}{黑}{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4/6
威慑,死触
每当任一对手抓牌时,他们从其牌库顶放逐等量的牌。于这些牌持续放逐的时段内,你可以使用它们,且你可以将法术力视同任意颜色的法术力来支付施放这些咒语的费用。

这个版本依然让你可以施放对手的咒语,但缩小了牌张劣势的差异。对手会改为失去牌库顶的牌而非手上的牌。同时,这个版本只会让你施放被希欧蕊所放逐的牌。

细语倾听者希欧蕊 (第 #3个版本)
{三}{黑}{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4/4
威慑
每当~牌名~或另一个你操控的生物死去时,每个对手失去等同于该生物力量的生命。
每当一个对手操控的生物死去时,你会得等同于其力量的生命。

希欧蕊是第四个回到当下故事线的魔判官(弗霖出现在凯德海姆、 金吉塔厦出现在神河:霓朝纪,然后洼巴司出现在新卡佩纳:喧嚣黑街)。过去三个魔判官都延续了最初魔判官循环的设计样板,所以设计团队了解到他们应该要继续下去。这是第一次尝试。当我的生物死去时,你失去等同其力量的生命;当你的生物死去时,我获得等同其力量的生命。死触也被移除,不再回来。

细语倾听者希欧蕊 (第 #4个版本)
{五}{黑}{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7/7
威慑
每当任一对手施放生物咒语,他们失去等同于其法术力值的生命。
在每个你的回合裡,你可以支付等同于其法术力值的生命来施放生物咒语,而不需支付其法术力费用。

下一个设计在对称上没有那麽严谨。两个异能都包括了生物和失去生命/支付生命,但并没有如此整齐地对称。

细语倾听者希欧蕊 (第 #5个版本)
{二}{黑}{黑}
传奇生物~非瑞人/魔判官
4/4
威慑
每当你施放咒语时,该咒语的法术力费用裡每有一个黑色法术力符号,你便获得1点生命。
每当任一对手施放咒语时,该咒语的法术力费用裡每有一个有色法术力符号,他便失去1点生命。

这个版本缩紧了对称的要求,虽然一个效应特别要求黑色法术力,而另一个在意全部颜色的法术力符号。最后,设计完成了一些魔判官过去曾出现过的设计:让其中一个效应属于那个颜色,另一个效应对称但在颜色使用上有些弯曲。当对手抓一张牌时会失去生命这点十分黑色,你藉由自己产生的一个正面效果来获得生命则不然。不过更多算是弯曲而非打破,且它表现得不错,所以这就是希欧蕊设计最后的样貌。

最后,这是她的插画叙述:

设定:多明纳里亚
颜色:使用黑色法术力的传奇生物
地点:西瓦上的一个火山平原。空气中满是尘埃与硫磺。
动作:这是希欧蕊经典的海报姿势,多明纳里亚上令人害怕的非瑞克西亚人领袖。她人类的上半身(见293)现在固定上龙引擎上(见288)并有着多条腿,又或是多个龙引擎固定一起像是没有头的蜈蚣拉着她往前。在硫磺的烟雾中,非人类的残影挤在她身后;她正是吓人非瑞克西亚人大军的头。
焦点:希欧蕊
情境:怪物般的反派正处在势力巅峰

可能发生了什麽

我希望你们喜欢我带大家一起看看未能实现的故事。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们对于这篇专栏、任何谈到的牌或多明纳里亚:众志成城系列本身的想法。你可以写email给我,或透过我的任何一个社群媒体帐号(TwitterTumblrInstagramTikTok)与我联络。

J下週回来跟我一起看看更多多明纳里亚:众志成城个别牌张的设计故事。

在那之前,希望你能梦到那些从未发生的故事。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9月 28日

创造宇宙,第二部 by, Mark Rosewater

欢迎来到第二週的Unfinity预览。我在上週谈到了系列裡两个主要机制的诞生。这週我则要说说其馀的所有东西,以及系列裡其他较大的机制主题。另外,我也要秀一些预览牌。所以绑好安全带,我们又要来谈更多的Unfinity设计了。 如果你们想要预订Unfinity,请洽询你们当地的店家或是从像是Amazon之类的线上卖家预订。 在乎插画 在Un-系列裡,我喜欢使用其他万智牌...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9月 21日

创造宇宙,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欢迎来到第一週的Unfinity卡牌预览。能写这句话感觉真是太好了。今天我会介绍设计团队、详细谈论我们是如何设计两个主要机制,并且秀一些卡牌预览给你们看。所以绑好安全带,我们终于可以谈论Unfinity了。 如果你们想要预订Unfinity,请洽询你们当地的店家或是从像是Amazon之类的线上卖家预订。 太空探索者 一旦Unfinity被排进行程之后,在选择团队之前...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