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新卡佩纳:喧嚣黑街,第一部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2年 4月 7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欢迎来到新卡佩纳:喧嚣黑街的第一篇预览文章。今天我将告诉大家系列设计时的故事,并展示两张很酷的预览牌。听起来很不错对吧。

一切都是为了家族

新卡佩纳:喧嚣黑街的设计是从这张图开始的:

Original Art Plate For Demon Mobster World

创意团队在脑力激盪新时空的想法时,创造了我们称为「画板」的东西—那是一张可以传递时空基底及调性的插画。这张画并不预期用在系列裡,只是作为整体概念的依据,能在视觉上帮助大家了解时空大概的感觉。我喜欢把这视为可能新时空的预告。这张图被名为「恶魔匪徒世界」,最初的想法是一个有着二零年代艺术感觉的时空,恶魔与天使彼此间的争斗永不停歇。

当时在一场会议上我们正讨论着未来,Bill Rose(桌上 万智牌的副总)有一张投影片写了在我们现在製作的东西之后几年的系列会是如何。那只是一个假设,但猜想了我们未来可能的方向。Mark Gottlieb 发现了恶魔匪徒世界的图并有了个想法,很强烈的想法使他在那场会议中就写了封信给Ken Troop—负责监管桌上万智牌每日变化的人。下面是他信的完整内容(粗体),在你看这封信内容的同时,我也将时不时为大家解释。

这个提案是基于 Bill 的三色建议而成的。
我们把维林的第一个系列移到 F。(维林的第二个系列维持在 I;把维林的两个系列隔开应该不是什麽大问题。)
我们把恶魔匪徒移到 H,让它在依尼翠和维林的第二个系列中间。

如上面所述,很大一部分的计画都是假设。其中一个计画是在维林时空—杰斯的家时空—有两个相连的系列。这最后并没有发生。那些字母是对照主要系列。「F」对照的是「击剑(Fencing)」,最后成了斯翠海文:魔法学校;「I」是「滑冰(Ice Skating)」,最后成了新卡佩纳:喧嚣黑街;「H」是「曲棍球」,最后成了神河:霓朝纪

我想强调经常会发生之后的东西有很大的变动。我们喜欢从大范围的概念开始,随着能更好掌握要做的东西而进化。我们了解到最好能在每个位置上放一点东西,这能让大家能更加谈论相关的东西,并鼓励必要的讨论以获得更具体的想法。以这次的情况来说,核心的想法是创意面的,但我们也有一些系列是从机制上的概念开始。像斯翠海文:魔法学校就是从把重点放在咒语和MDFC(大部分的咒语都在其中一边)的对色色组时空开始的。

恶魔匪徒不是一个部族系列,那将会和依尼翠重叠。它是一个有着五个三色色组的时空,每个色组代表了一个不同的邪恶组织!

一开始内容还不明确时的提案是这将会是一个部族时空,因为在意的是恶魔和天使,并被暂时设定为三色弧的系列(在阿拉若时空上又被称为断片)。会议中大家的一个顾虑是担心这个系列会在基调上与依尼翠过于接近,所以 Bill 表达希望找到方式来区分这两个系列的想法。由于我们曾製作过很多时空,在製作新时空时往往都会有所顾虑。我们是否可以找到一个方式来让它独一无二,不会感觉只是像一个既存时空的延伸?

接着就是 Mark Gottlieb 所提出五个家族的概念。有趣的是那和基本的色组十分地相近。我将向大家展示Mark 对每个色组的描述(粗体),以及关于出现在包装上那个团体,接着再聊聊我们对每一个的看法。

白蓝黑 情报掮客。把情报作为商品的交易者及管道。他们从不在前线奋战,总是躲在暗处操弄一切。黑函及软性压制。

秘闻帮(有才华的魔术师) 秘闻帮是有才华的法术师及秘教徒,会使用他们的能力来欺瞒及发送黑函。让你分散注意力、使用幻觉及禁术,他们会密谋各种场景并操控结果以获得最大利益。他们努力维持每日生活表面的常态,以便得以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进行他们的阴谋。

这是一个以蓝色为中心的家族(是的,这个列表是依照 Mark 在信裡所使用的顺序,依照法术力费用排列而非中心色—我的颜色派感知正默默地哭泣),所以也成了最在意情报及用于犯罪的家族。Mark 本质上了解这是一个犯罪时空,每个派别都想要使用这个类别下不同的比喻。秘闻帮一开始是一个更着重在盗窃的家族(想像电影瞒天过海),但最后被调整为更在意情报交易而非窃取。它们会暗地裡控制事情的发展。

蓝黑红 暗杀小队。无情且残忍。部分自相残杀的冲突来自中阶干部的阴谋及为了要爬上顶端的挣扎。

绝艺盟(菁英杀手) 绝艺盟是豪门吸血鬼,喜欢生命裡的好东西并愿意为此进行杀戮。他们在人前是正直的艺术爱好组织,志在保留旧卡佩纳的艺术和文化。在虚伪的外表下,他们是个满是菁英杀手的神秘组织,专注在维持权势、影响力及财富。

这是一个以黑色为中心的家族,所以重点放在经常性—不是总是那样—为了钱财而杀人的犯罪(想像电影捍卫任务)。这是五个家族中最无情的。我喜欢创意团队给了它们对艺术和文化的喜爱,这利用了犯罪者划分生活的比喻空间。在工作时他们会杀人,但在私人时间裡也有自己的热情所在。

黑红绿 街头浪客。蓄意破坏者,善用街头智慧的暴徒。高度地区性的分权领导系统。冲动、容易上头、无止尽的争端。

勤工联(破坏工人) 勤工联是意志坚定的工匠,能不费吹灰之力破坏建筑。他们是粗暴且使用蛮力犯罪的色组,在工业及建筑上的技巧也让他们成为破坏及恐吓的专家。身为有技巧的工匠,他们把城市的地基变为提供给龙领袖的巢穴。

这是一个以红色为中心的家族,所以重点放在那些因一时冲动,而非经过谨慎评估过后犯罪的人们。Mark 用这个团体来使用街头犯罪的比喻(像是电影杀神輓歌),但后来被调整为负责建设城市基础建设的一群人—工匠及建筑工人—而非像是街头黑帮的感觉,因为那强调了一切我们想避开的模式。

红绿白 家族。这裡所有的人基本上(或许字面上?)都相关。把「组织」放在组织犯罪裡。重视忠诚,关係紧密。

乐舞会(派对动物) 乐舞会是一群热爱欢乐的德鲁伊,负责举办城裡最热情的派对。他们是城裡的名流,所有人都想邀请他们到自己的宴会或舞厅。他们会使用远古的魔法来支配群众的意见,并让金圆持续流动。若你持续付出则派对没有结束的一天,但如果当你停下来,你会发现你将很难离开。

这是个以绿色为中心的家族,所以重点放在大型的犯罪组织上,它们有着悠久的历史及传统。在前期,那更靠近组织犯罪(想像电影教父),但后来被调整成更像是经营夜店—整个城市的娱乐中心—的团体。作为一个持续存在的主题,我们很小心在捕捉犯罪比喻的同时不利用到不必要的模式。

绿白蓝 贪腐警察。表面上是执法的力量,实际上使用他们的权力来尽可能地控制所有人(并藉此获得回报)。

扶济社(恶魔律师) 扶济社是恶魔律师事务所,背地裡相信当金圆乾涸时末日就会来临,新卡佩纳就会殒落的预言。他们在表面上经营律师事务所,处理像是财产纠纷及不公不义之事的等世俗的法律事务,但积极的律师们总是令人起疑—因为他们往往会出现在城市裡每次危机发生时的现场。

好,这裡我们碰到了最大的改变。这是一个以白色为中心的家族,所以利用了以秩序来进行犯罪的概念。这个色组在最早的表现方式裡利用了腐化警察的比喻(想像电影 铁面特警队),所以它代表了城市裡的警察。在检视了现实世界的情况后,发现大部分的联想都是和警察有关,所以我们决定把这从警察调整成为律师。利用法律来完成犯罪计划的邪恶律师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比喻空间(影集暗夜天使裡的 Wolfram & Hart 就是这个设计空间的例子),所以我们决定要採用这个方向。

在我们讨论到这篇文章 Gottlieb 把档案寄给我之前,我其实从未看过这份放档案(通常洞察设计负责人不是我时我会跟负责人聊聊)。我到现在依然十分讶异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有如此完整的想像,且基本上成了整个系列的核心架构。那使得探索及洞察设计着重的焦点变成了如何在机制上带出这些色组/家族(下週我会提到更多这个面向的内容)。

进行准备

每个系列我都会和 Brady Bell—负责监管所有设计师的经理—聊聊,一起了解谁将会被分配到哪个洞察设计团队裡。这也包括谁会成为负责人。新卡佩纳:喧嚣黑街则毫无疑问,这个系列的愿景来自 Mark Gottlieb,他自然是执行这一切的不二人选。

我参加了每个系列的探索设计及洞察设计,但当那是由其他人负责时,我每週会安排一对一的会议来谈论设计进行的状况。我的策略是让负责整体洞察设计的人能确实了解他们在这个系列裡需要完成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告诉他们有哪些需要被完成,而非如何去完成。

Gottlieb 和我最早讨论的一件事就是如何建构这个系列。在一个新的时空下,我们通常会创造全新的架构来反应这个时空在意的是什麽,但在新卡佩纳上,我们打算沿着我们过去曾进行过的三色色组系列的道路继续进行下去。Gottlieb 和我决定既然鞑契可汗在完成一个坚固的系列架构上有如此好的表现(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那个系列的开发负责人 Erik Lauer),我们并不需要重新发明。计画是让 Gottlieb 从鞑契可汗的系列架构开始(以闩色和对色取代弧色及邻色的组合),并纳入这个系列所需要的修正。虽然整体架构进行了一些微调,在设计的过程中大方向都没有改变过。

接着 Gottlieb 和我讨论了这个系列的比喻空间。作为以颜色划分色组的系列,这是一个底顶设计,但为这个系列提供其魅力的很多东西都来自于犯罪类型的共鸣。在探索设计的前期,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每种犯罪类型中所涵盖的比喻—那还真的不少。目标在于把所有东西分配到五个色组—在很早期我们就将其称之为家族—当中,让他们有足够的资源可以运用。

同时,我们也花了一些时间来製作一个很长的清单以包括所有能与犯罪类型相连的比喻。牌手会预期有哪些人、物件、事件和地点?有哪些字或片语能被拿来作为牌名?我想 Mark Gottlieb 作为设计师最大的优势就是他能利用大家的共鸣来让系列充满风味。在系列的对局过程中最常听到的意见就是这些用在对局测试牌上的牌名有多么优秀。他和他的设计团队很完美地确保了这个系列的内容符合大家的期待,这也带来了我今天的两张预览牌。

这两张预览牌都有我们知道想要放进系列裡的牌名,关键在于要怎麽捕捉它们。有趣的是,这两张预览牌展示了两种不同的捕捉方式。其中一个我们在前期就做出的决定—在和创意团队讨论过后—是把这个时空的科技对比咆哮的二零年代时美国的科技(这使我们得以複製很多比喻的设定)。举例来说,这代表我们会有汽车。那如果当时有汽车,而我们又在製作犯罪主题的系列,那我们肯定要製作脱逃跑车。

点开来看脱逃跑车

Getaway CarAlt Getaway Car

这张牌是从牌名而来的顶底设计。背后的概念是我们希望脱逃跑车能轻易地被搭载,因为在脱逃时你往往只有很短的准备时间,但那代表得要有搭载以外的其他费用。把一个搭载的生物弹回手上是一个很有趣的设计,因为系列裡有很多其他方式能把费用或副作用转成正面的效果。

第二张预览牌也有一个富有风味的名字,但它不是顶底设计,而是先有了一个很酷的机制后来才把牌名加上去。在洞察设计裡,我们列出了一个有着很酷牌名很长的清单,所以当设计出一张我们喜欢的牌时,就会检视那个清单还看看有没有任何适合的牌名。在说了这些后,一起来看分割利润。

点开来看分割利润

Cut of the ProfitsAlt Cut of the Profits

这张牌的牌名来自我们想要在稀有牌上找到一个很酷的方式来执行绝艺盟的机制—催命(下週我会讲到更多这个机制的设计过程)。在这个犯罪类型的比喻空间上一个很酷的点,是它有许多很棒的单字和字串。

这是今天我所有的时间,希望你们都喜欢今天关于新卡佩纳:喧嚣黑街的内容。一如往常,我很想到你们对于今天的文章、任何讲到的故事或系列本身的想法。你可以写 email 给我,或透过我的任何一个社群媒体帐号(TwitterTumblrInstagramTikTok)与我联络。

下週回来我将告诉大家我们是如何在机制上设计出每个家族的。

在那之前,希望你在探索新卡佩纳时别给自己惹上太多麻烦。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19日

首见博德之门 by, Mark Rosewater

欢迎来到指挥官传奇:争战博德之门的预览。今天我将告诉大家这个系列设计的故事、介绍洞察设计及系列设计团队的成员,并展示一张很酷的新预览牌。内容不少,就让我们开始吧。 传奇背后的传奇 在开始系列设计的故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绍製作这个系列的所有设计师。一如往常,我会让系列的负责人来介绍,因为他们是最了解自己成员的人。下面的内容是Corey Bowen的介绍,他在这个系列中负...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9日

魔法五四三:新卡佩纳:喧嚣黑街 by, Mark Rosewater

每个系列时,我都会有一个邮箱专栏来回答所有人关于最新系列的问题。今天轮到的是新卡佩纳:喧嚣黑街。 这是我的推特: It’s time for me to write a mailbag column about #MTGSNC. Please keep your questions about Streets of New Capenna to a single t...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