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吗?Unstable 版

Posted in Making Magic on 2022年 3月 21日

By Mark Rosewater

Working in R&D since '95, Mark became Magic head designer in '03. His hobbies: spending time with family, writing about Magic in all mediums, and creating short bios.

Unhinged 公开时,我写了一篇名为「知道了吗?」的文章,解释了一些我们藏在 Unglued 裡的笑话。接着在 Unstable 公开的时候,我又写了一篇分上下两部的「知道了吗? Unhinged 版」(第一部第二部)讨论了很多 Unhinged 裡的笑话。这篇文章在我们公开 Unfinity 后一直在我的代办事项上,今天我终于找到时间来完成它。

1. 每个系列都有一个

  • 439392
  • 439613
  • 439614
  • 439615

Amateur Auteur 调侃的是在万智牌设计中得设计每个时空上都可以运作的基本效应。这是一张我们持续製作的牌,有时在时空A、有时在时空B,有时又到时空C等。它一开始只是 {一}{白} 叫 2/2—一张我们做了很多次的牌,但我们得要加上结界去除因为它不适用于其他任何地方。这张牌用了异画来玩弄四个「不同时空」的笑话。同样的角色以同样的姿势出现在四个不同学院的音乐剧中(你可以从佈景中得知)代表了万智牌裡四个受欢迎的时空(依尼翠、拉尼卡、塞洛斯和贊迪卡)。我们接着在背景叙述是透过歌词来讲述每个时空的故事,再次强调了这齣戏是来自哪裡。


2. 不经过起点

GO TO JAIL 引用的是由孩之宝所发行的地产大亨这个游戏。这张牌的机制与地产大亨裡的监牢机制相同—只要丢出相同的数字就可以获释。牌名裡的字母全部是大写是为了向地产大亨裡的 GET OUT OF JAIL 这张牌致敬。


3. 我能做到

Riveting Rigger 对照的是the 第二次世界大战「我能做到」的经典铆钉女工海报。 她摆了相同的姿势,但其中一隻手指则被焊工具所替代。


4. 将军

Unstable 裡使用了我们称为「外来协助」的内容,那些牌裡藉由让一个不在对局裡的人做出决定影响胜负来加入随机的元素。这个概念很难在插画裡呈现,但画家 Matt Gaser 在 Sacrifice Play 裡找到了一个很聪明的方式来呈现。你会发现左边要被拎走的那个牌手戴着像是主教的帽子,手裡看似也正要拿走在棋盘上的主教。


5. 多么小说

  • 439430
  • 439622
  • 439623
  • 439624

Novellamental 调侃了万智牌裡的元素被定义为可以是任何物质,这次则是短篇故事。这个名字来自所有异体牌都只有背景叙述不同,四张的背景叙述合在一起会变成一则短篇故事。另外,这本书的书名是简空(Jane Air)—开了小说简爱(Jane Eyre)的玩笑。如果再来一次,我希望我们可以有四幅不同插画,分别有一本不同书名的书。


6. 帮我一把

Unstable 裡有五个派别,分别与一个不同的临色色组相对应。机械的顺序就是一连串的半机械人,其中一个笑话是他们分别用不同的零件来取代了身体上的一部分—Socketed Sprocketer 是最直接使用了这个笑话的一张牌。牆上是一系列有着不同功能的部件。在背景裡还有一些武器的选择,近一点的牆上则是更多日常实际会使用的东西像是厨房用具、梳子和泡澡用的橡皮鸭等等。我最喜欢的是他的正式手臂,穿着燕尾服且手上还有一个玻璃杯。


7. 多么隐密

由于这张牌重製了另一张牌(洛温裡的 地下指命),我们便请同一个画家—Wayne England 来完成这张牌。令人难过的是Wayne 在提交了草稿后就过世了,但画家 Zoltan Boros 得以接着完成这幅插画。我们决定使用 Wayne 的素描来作为其中一个异画的版本(这张牌是有个不同规则叙述的异体牌),并修改了这张牌来在机制上提到 Wayne 和他的插画。


8. 十分天才

Incite Insight 裡组装 X 个机巧的效果显然是对照了克撒传Stroke of Genius 的抓 X 张牌。


9. 只有小写

为了要利用惩罚大写字母的笑话,这张牌在标题栏、牌张类别栏或规则框裡都没有大写字母。我们也讨论了把收集资讯和版权文字也做成小写,但最后被告知我们不能这麽做。在插画裡,两个大隻被炸弹攻击的囉囉的衣服上也有着大写字母。这张牌本来是要被叫做惩罚大写(capital punishment),但这个牌名多年前已经在诡局:王权争霸裡被使用过了。


10. 那需要时间

  • 439443
  • 439616
  • 439617
  • 439618

Extremely Slow Zombie 是其中一张有着多个异画版本的牌,四张牌连成了一个笑话。我们可以看到一隻灵俑缓慢地接近,但因为实在太慢所以季节已经提前变化。背景叙述上也利用了这个笑话,拼出「Brains(脑袋)!」。不过事后才发现,我们错过了让这几幕从冬天开始,如此一来「Brrrr」就会出现在冬天的牌上。


11. 他们很好

Masterful Ninja 实在是太好了,好到根本看不见他们。不,他并没有出现在插画裡。因为他正在闹你,我们把它做成了巨魔忍者。


12. 在早晨

Old-Fashioned Vampire 有个令人难受的早晨—对他来说那是晚上八点(你可以看到背景裡有个时钟),因为对吸血鬼来说那是他的早晨。他喝血的杯子上写着「我不是个早起的人」。我们把他的生物类别做成吸血鬼(Vampyre)来利用他是个守旧吸血鬼的感觉。是的,从规则上来说,他也会被会对吸血鬼(Vampire)影响的东西所影响。


13. 墓穴状态

这张牌的插画讽刺地模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场景,除了散兵坑的部分变成了灵俑从他们自己的墓穴中爬出来。


14. 关于方向

  • 439456
  • 439650
  • 439651
  • 439652
  • 439653
  • 439654

Sly Spy 有六个不同的版本,分别有一个不同的规则叙述。有个版本会消灭面向左边的生物,另一个版本会消灭面向右边的生物。我们把那张会消灭面向右边的插画做了镜像让他也面向右边,那是六张裡面唯一有着不同方向插画的。


15. 我买了件衣服

在塑造史派克的概念时,我们希望给她一些态度,所以负责这张牌概念的 Kelly Digges 提出了写有「不(Nope)」的衬衫来表现这点。这张插画十分受欢迎,以致有个帮我们做衣服的人问我们是否可以製作这件「Nope」的衣服;衣服也十分受欢迎,最后变成了一整个系列,先是颜色还有其他的万智牌用语。


16. 十分闪亮

这个通道有着银色闪亮的特性,因为那重塑了补充包的内裏。这张牌原本的名字是不死万马千军,利用了你希望开的是万马千军补充包的笑话—裡面全部都是生物,且这张牌只会从那包补充包裡获取生物。


17. 到了锤子的时间

红绿色组是鬼怪爆炸客,他们是製作了很多机巧的汽鞭。其中一个关于系列裡鬼怪的笑话,是他们被刻画为对锤子着迷。Box of Free-Range Goblins 用把锤子作为捕捉鬼怪的诱饵来表达这点。


18. 一半一半

在命名增强牌上我们使用的一个协定,是它们的名字会是半—任何东西;半—(Half-Kitten, Half-Half-Shark, Half-;和 Half-Squirrel, Half-)。为了利用这个笑话,我们製作了一张半—半兽人的牌,因为那是龙与地下城裡的一个生物。


19. 和 π 一样简单

这张牌会造成 π 点伤害,所以插画裡展示了「派」的伤害。在设计的前期,黑红色组一开始是小丑而非超级坏蛋。这是唯一一张得以付印的小丑牌。


20. 穿越再穿越

Super-Duper Death Ray 有践踏异能,所以在插画裡它就只是一直向前,穿越目标、穿越囉囉,再穿越牆壁。


21. 不要再一次!

  • 439487
  • 439610
  • 439611
  • 439612

Target Minotaur 是另一张有异画版本的牌。这些牌是调侃牛头怪在那些会对生物做坏事牌的插画裡往往都是受害者。四张牌分别是牛头怪被不同的颜色攻击(冰 [蓝色]、酸雨 [黑色] 、火 [红色] 和藤蔓 [绿色])。


22. 幸运猜中

As Luck Would Have It 利用了这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的笑话。一部分在于她有多个代表好运的标帜:马蹄铁、四叶草、兔脚(和整隻兔子)、彩虹的一头有装着黄金的壶,且食指与中指交叠着。


23. 野兽心愿

  • 439492
  • 439619
  • 439620
  • 439621

Beast in Show 是另一张有多幅插画的牌。这张牌的笑话在于要怎麽用野兽这个生物类别来包括如此大范围的生物。四张插画分别展示了巴洛西、糙节兽、犄牙兽和霸蛛龙。背景叙述很好玩地用了品种鑑定时的说法来分别谈论这些野兽。


24. 我会有几拳

Really Epic Punch 是一个笑话的第三部分。这个笑话要从鞑契可汗裡的 蛮野殴击开始,展示了龙爪苏拉克正在殴打一隻熊。这张牌受到牌手的喜欢,所以在鞑契龙王裡我们製作了一张你能看到龙爪苏拉克正在殴打一隻龙的牌一壮绝对抗。当我们来到了 Unstable 时,我们发现我们漏掉了熊与龙之间的最终对决。大家讨论了许久究竟是让熊殴打龙还是龙殴打熊会比较有趣,最后我们决定熊殴打龙会比较好玩。


25. 只是一个头

Urza, Academy Headmaster 延续了一个从 Unhinged 开始的笑话,而那是来自晴空号传说裡的一个事件。在故事裡,克撒的头被砍下,但依然活着。虽然在故事中他最后还是死了,Unhinged 探索了克撒依然以一颗头活下去的另一个结果。那出现在 Urza's Hot Tub 的插画裡。我们希望 Unstable 裡有一张鹏洛客,而牌手对克撒鹏洛客和五色鹏洛客的要求从未停过,所以我们寻找了能完成这些的机会且延续了没有身体克撒的笑话。


26. 别那麽情绪化

  • Curious Killbot
  • Delighted Killbot
  • Despondent Killbot
  • Enraged Killbot

我们希望套牌能使用很多杀戮机器人(Killbot)(有一副需要套牌裡放很多杀戮机器人的 Mary O'Kill 套牌),且这个系列裡有很多异体牌(插画、背景叙述、规则叙述、浮水印等),所我们想出了让一张牌有不同牌名的想法–我们刻意选择了同样的插画,因为觉得这样会更有趣。最后选择了情绪作为不同的牌名,因为插画相同的情况下能做漫画的处理方式。不过为了要有相同的收集编号,它们得要照字母顺序排列。我们选择把它们夹在 Contraption CannonEntirely Normal Armchair 中间,这就是为什麽都是 C、D 或 E 开头的原因。还有彼此的背景叙述也有些微的不同。


27. 螺帽还是坚果

这个系列有一点松鼠主题,所以我们决定要把其中一张松鼠做成机械的神器生物。在开始这麽做之后,我们发现有个有趣的「Nut」笑话可以使用—钢铁松鼠会喜欢机械的 Nut(螺帽),而非食物的 Nut(坚果)。


28. 在框上

这张牌代表了一个银框世界的 Un- 系列(左边)遇上黑框世界的一般 万智牌(右边)的地方。Un- 世界的代表是企鹅和章鱼,而黑框世界的代表则是牛头怪。


29. 得要有两个

秘罗地时,我想製作一张能帮助掷硬币套牌的神器。那最后在多张的情况下有些过强,所以对局设计师问我们是是否可以把它做成传奇。当然没问题。Krark's Thumb 最后在休閒牌手之间成了一张很受欢迎的牌,所以在製作 Unstable 时,我决定要製作同一张牌—不过这次是掷骰子。我一直开玩笑说喀勒克只有一个拇指实在有点怪,所以製作了 Krark's Other Thumb。在指挥官传奇裡我们终于把喀勒克做成传奇生物来完结这个笑话—当然他是没有拇指的。


30. 法师杖聚会

  • Staff of the Letter Magus
  • 370635
  • 370676
  • 370586
  • 370625
  • 370592

限量版(第一版)裡有一个被暱称为「幸运符」神器循环,你会在施放特定颜色的咒语时获得生命。这些神器在新手牌手之间十分受到欢迎,所以我们也持续製作新的版本。万智牌 2014 裡有一个除了该色咒语被施放外,在使用相应的基本地时也会获得生命的新版本。

Unstable 裡,我们认为重做这个设计但改为在意咒语名字裡的字母而非颜色会很有趣。最早的版本让你选择任何字母,但如此一来所有人都只会选择母音;我们接着改为子音,但所有人都只会选择其中四个字母,所以我们最后禁止大家选择那些字母。这张牌交给了同一个画家 Daniel Ljunggren,而他在插画裡选择了跟之前循环一样的姿势。


31. 给我一隻手

这张牌需要你用手来派出衍生物,所以我们请画家创造了一个看起来像是一隻手但实际上不是的怪物。我很爱它最后的样子。


32. 萤幕时间

这张牌把你的牌库分成四堆,所以插画也展示了 S.N.E.A.K. 探员正在观看着萤幕。一个萤幕是被咬过的樱桃派,一个是鬼怪的库房,有着炸弹的洞而非弦月。一个是应该要正看着萤幕的探员正在睡觉,最后一个是细微内容之死,作为这张插图自我引用的笑话。


33. 我刚拿到那个帽子

暴风雨的设计裡,我製作了一个可以操控对手回合的神器(那是瓦拉司的头盔最一开始的版本)。当时规则无法处理,所以我只能放弃。多年后在设计秘罗地时,我在寻找很酷个神器设计并想起了暴风雨的这张牌。我们有了新的规则经理,而他说规则不是问题。在 驭灵械一开始出现时,大家开玩笑说那看起来像是你可以把两罐饮料放进去用吸管喝。在 Unstable 裡,我们很喜欢外来协助的表现,所以决定要加进一个不一样的驭灵械变型。还记得驭灵械的笑话吗?我们把这张牌完全做成大家开玩笑说驭灵械看起来的样子。


34. 不是时候也不是战鎚

秘罗地环境是第一个有神器主题的环境,也为万智牌带来了武具。在玄铁—环境裡的第二个系列裡,我们设计了两把帅气的剑:炽寒剑天冥剑。我们当时真的没有要把它做成循环的想法,但两点便成一线,我们之后也完成了另外三把对色的剑完成了循环—这当然就引导我们完成另个临色的循环。

不管怎麽样,在设计 Unstable的时候,我想製作一张稍微愚蠢一点的Sword of _______ & _______ 讽刺这个剑循环应该会很有趣。设计团队提出了几个选项,但我们最喜欢的是 Sword of Dungeons & Dragons。这代表我们得和龙与地下城 团队讨论(过去曾未有过任何联名的产品),并问他们是否同意让我们製作这张牌。他们接纳了这个想法,但对要如何调整这张牌提出了一些建议。

一开始的设计让你丢三个六面骰(来对应你是如何丢出数值)。他们是否可以改掷二十面骰,因为二十面骰是龙与地下城当中经典的一部分。另外,一开始的设计会派出超越者的衍生物,D&D 团队希望可以改成龙衍生物。他们喜欢派出一支金色龙的想法,于是我们也开心地把它做成一隻金色的龙(这是只有在Un- 系列裡可以做的事)。插画上有几个对 D&D 有趣的致敬:剑的握把处有一个&的符号,那正是 D&D 的标誌;剑的底部是一个二十面骰子,且剑上还有 D&D 的经典武器战鎚。


35. 我没见过你

  • The Countdown Is at One
  • Graveyard Busybody
  • Novellamental
  • Side Quest

其中一个在 Un- 系列中我们很享受的部分,是引用系列裡的其他牌。Unstable 裡就有一些。The Countdown Is at One 引用了 Baron Von Count(他在设计时的名字是独白市长)和 Clock of DOOOOOOOOOOOOM!Graveyard Busybody 上有 Spy EyeNovellamentalCrow Storm 裡的乌鸦作为重点,而 Side Quest 则是把重点放在 Shellephant 裡的乌龟/大象。

「你是一个很棒的观众」

这是今天所有的笑话。如果你还没有机会看过 Unstable,那系列裡实际上还有更多有趣的内容。这裡可以看到所有的牌。一如往常,我很想知道你们对于今天的专栏、任何谈到的牌、 Unstable 这个系列或所有 Un- 牌整体的想法。你可以写 email 给我,或透过我的任何一个社群媒体帐号(TwitterTumblrInstagramTikTok)与我联络。

下週回来跟我一起看看作为落叶机制代表的是什麽。

在那之前,希望你享受这些额外的笑话。

Latest Making Magic Articles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25日

踏入博德之门,第一部 by, Mark Rosewater

今天我将做一些和过去不一样的事:我将在系列的预览结束前先开始跟大家讲个别牌张的设计故事。除了一张牌外剩下的都已经公开,而那张牌就会是我今天的预览牌。我想让大家在知道它最后的样子前先看看演进的过程应该会很有趣,说了这麽多就让我们开始吧。 历时英雄明斯克与布布 我决定要从明斯克与布布开始今天的故事,你将会看到我这麽做的理由。先让我们从这张牌的第一个版本开始: 英勇贾...

Learn More

MAKING MAGIC

2022年 5月 19日

首见博德之门 by, Mark Rosewater

欢迎来到指挥官传奇:争战博德之门的预览。今天我将告诉大家这个系列设计的故事、介绍洞察设计及系列设计团队的成员,并展示一张很酷的新预览牌。内容不少,就让我们开始吧。 传奇背后的传奇 在开始系列设计的故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绍製作这个系列的所有设计师。一如往常,我会让系列的负责人来介绍,因为他们是最了解自己成员的人。下面的内容是Corey Bowen的介绍,他在这个系列中负...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king Magic Archive

想阅读更多文章? 浏览我们文章存档,阅读您最爱的万智牌作家所写的数以千计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