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吧!

Posted in Beyond the Basics on 2016年 7月 14日

By Gavin Verhey

When Gavin Verhey was eleven, he dreamt of a job making Magic cards—and now as a Magic designer, he's living his dream! Gavin has been writing about Magic since 2005.

問題!現在是第三回合,你是Gaston-你會攻擊嗎?

就像大多數魔法風雲會的問題一樣,第一直覺的答案可能是「看情況」。但在不管這些的情況下你會怎麼做?

想想看。

同時讓我來開個頭,今天我們要來談交換!別誤會,並不是要不要把閃大天使艾維欣換成Misty Rainforest這種交換-今天要談的是在戰鬥中生物交換的藝術。

在戰鬥中交換生物的意思是在攻擊或防禦的時候,一隻生物的死導致另一隻生物的死去。舉例來說,如果我用一隻2/2攻擊而你用2/1阻擋,這就是一個交換。

關於戰鬥想寫的有很多,因此本週要來討論及檢視牽扯到兩方面在戰鬥時交換的狀況。

什麼時候交換是對的?什麼時候應該要主動交換?什麼時候又應該要退縮?有很多東西將會影響到這個決定。

暫時先保留你的答案,然後讓我們繼續下去。

手牌的影響

最直接且最明顯的資訊就在你眼前:手牌裡有什麼?

這絕對是跟遊戲有很大關係的資訊,也將對你是否要交換有很大的影響。

一個通常會有所影響的地方在生物。

假設你是Gaston而手上有一張朝聖路騎士

你希望騎士可以穿透過去,所以如果對手可以在這裡跟你交換那就太棒了-這樣就可以施放騎士,在沒有受到其他阻礙的情況下,下個回合就有機會可以銘勇。

絕對會在這裡攻擊的。

現在讓我們稍微修改一下劇本。

假設你是上述情境裡的Belle。Gaston用了Glory Seeker攻擊,而妳手上有平原跟義勇審判官,妳該怎麼做?

你可以用生物交換-但如果你多等一回合,審判官將可以阻止Gaston的2/2生物攻擊妳。留著紫貂,你將讓自己有機會可以打回去-或在未來跟審判官一起除掉一些更有威脅性的東西。如果是我,在這個情境下我將不會阻擋

另一個通常會有所影響的地方是在卡地或爆地的時候。

假設你手上已經沒有地牌了,接下來要使用的是四費牌。在這個情況下,你絕對會要藉由阻擋來爭取多一點時間去抽到地牌。

如果你是Gaston面臨到這個狀況,你應該不要攻擊及嘗試交換,而如果是Belle,你絕對要在Gaston攻擊的時候交換。你很難在傷害戰中勝出,如果現在不換,下回合很可能還是要面臨相同的選擇。

除了生物大小及手上的地牌之外,魔法風雲會裡面任何其他的牌都有可能對這個決定造成影響。舉例來說,如果手上有Whipflare,你絕對應該在可能的情況下用Glory Seeker去交換;反之,如果操控的是青銅紫貂,那你就不應該交換。

你永遠應該要在考慮交換的可能時思考手中的牌跟遊戲接下來的進行方向。

策略的影響

手中的牌只是遊戲認知的一個面向,另一個很大的部分在於了解你的策略。

假設你跟Gaston碰上了一樣的問題。套牌是一般的藍白控制,計畫是把戰線拉長,用牌張優勢跟高費用的咒語來獲得比賽的勝利。現在碰到了跟上面一模一樣的情況:你的Glory Seeker對上了對面的青銅紫貂

你會怎麼做?

這個情況下,通常我 不攻擊

這副套牌在持久戰中會獲得勝利。如果盡可能地把戰線拖長,你將會是佔有優勢的一方。結果論來說,你不需要用兩點傷害去換兩點傷害,而是應該去換得遊戲前期的資源及保護你的生命值,因為持久戰對你是有優勢的。

了解自己的套牌對於決定是否要交換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一些特定的牌通常也會對結果造成影響。舉例來說,假設你的套牌裡有橫行

如果套牌裡有橫行,你通常會盡可能的避免任何的交換。每一張額外的生物都會在你施放橫行時變成大代誌。這不代表永遠不交換-但像這類在前期或是很接近的情況下,你通常會寧可不做交換。

現在,假設你使用的是一副快速的強攻套牌。如果是Gaston在這裡就應該會攻擊;如果是Belle在這個狀況下被攻擊了則不應該阻擋。

為什麼?好吧,如果是使用強攻套牌的Gaston,在攻擊而對手沒有阻擋的情況下,那就是賺到了兩點傷害;如果攻擊而對手阻擋,也只是用一個相對較弱的生物促成了一個可能無論如何都會發生的交換-這也為之後較強大的生物清出了道路。

這樣說的話,Gaston應該也要把自己的套牌納入考慮。如果套牌有很多便宜的去除咒語,那有機會在之後清掉紫貂後再對對手造成傷害的話或許值得在這裡保守,然而如果套牌裡滿是3/2的生物,在這裡就應該傾向把阻擋者換掉。

如果是使用強攻套牌的Belle碰到對手進行攻擊,由於計畫是盡快盡可能地造成更多傷害-所以會傾向到自己的回合再用生物對對手造成兩點傷害,而非進行阻擋來換掉對手的生物。此時對對手造成兩點傷害通常比保護兩點血來得更為重要。

知道自己的套牌對於了解是否要交換來說是很重要的。

對手策略的影響

就像你了解自己的策略一樣,了解對手的策略也是很重要的。中國哲學家及軍師孫子有云:「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雖然這用在魔法風雲會的戰爭或許有些誇大,但還是很有道理的。

你並非永遠都可以知道對手能做些什麼-但當你可以時,這將可以成為你的優勢。

假設你是Gaston,使用的套牌是一副限制賽典型有著平均曲線的中程套牌,而你知道Belle用的是一副充滿兩費及三費生物的積極型強攻套牌。這個情況下,你不會想要攻擊。這是典型who's the beatdown裡面的問題:對手是擊倒套牌,所以你想要用交換的方式去耗掉他前期的資源來延長戰線。這樣一來,即便你的套牌並非如之前例子那般是一副一般的控制套牌,你仍然會在這裡成為控制套牌。

同樣的,如果Belle知道Gaston的套牌是很積極的強攻套牌,這樣若他攻擊的話一定得擋。跟前面的狀況類似,你通常會需要轉為控制型並嘗試維持你的生命值來用大生物取勝。

小換大與大換小

好,這些都是兩個類似的生物之間的例子,即便這可以被延伸到各式不同類似大小間生物的互動關係,這並非是唯一的交換型態。有時會有一些不同大小的生物環繞四周,這時該怎麼辦?

最簡單的經驗法則是:盡量小換大及避免大換小。

假設Gaston操控的是Glass Golem而Belle依然是青銅紫貂

這個情況下,如果Gaston絕對要避免用Glass Golem去換青銅紫貂-而如果Belle有這個機會的話,她一定要把握

6/2的生物比青銅紫貂要大上許多,雖然它現在無法穿透,但如果什麼時候障礙消失了-假設青銅紫貂被迫去阻擋了某個東西或被燒掉-這時Glass Golem就會碾壓進來。就算只是乖乖的待在防守端,Glass Golem依然比較有用:他可以換掉一些更大的生物。

事情當然總有些例外—但一般來說,這對Gaston不是個划算的交換。

衡量異能

到這裡之前所討論的大多都是白板生物-除了是隻生物外沒有任何其他的異能。但在魔法風雲會裡大部分的牌當然都有異能!你要如何衡量是否交換他們呢?

讓我們用這個情境來當作例子(假設墳場裡現在沒有任何的牌)。

這些生物如果撞在一起彼此會換掉-但這值得嗎?這會發生嗎?我們一步一步來看看。

Gaston的生物比較大-但飛行是一個很有價值的異能。即便3/2可能會被其他地面生物超越的同時,2/1飛兵依然可以維持影響力直到對手施放了屁股三的飛兵或具延勢異能的生物為止。

當然,Gaston的生物也有個不錯的異能:躁狂後會變得很強。

該如何去衡量這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

這需要幾個步驟。首先,把我們所有有談論過的-手牌資訊跟套牌型態-納入考慮。接著,你需要利用既有的資訊來盡可能的窺探未來。

窺探未來?是的!

我指的是使用所有的資訊來判斷遊戲會如何進行。舉例來說,如果Gaston的手牌包含了四個不同的牌張類別且很快就會進到墳場,那他就不會希望交換發生。

反面來說,如果Gaston知道自己的套牌缺乏飛兵(或許上一盤就是被Belle的飛兵亂打一陣而輸掉),他就會想要交換。一般來說,如果我是Gaston,在這裡我就會攻擊。

如果Gaston進行攻擊,Belle也會把同樣的資訊納入考慮。如果她上一盤的確是靠飛兵獲勝,也知道Gaston沒什麼飛兵,她應該就會想要承受傷害。然而,如果有點卡地而需要一點時間來穩住或避免輸在教區精兵手上,她這裡就應該會想交換。

然而,如果Gaston攻擊,Belle就會知道:Gaston可以接受交換發生。這信息本身的含義會把我們帶往...

如你對手般思考

在戰鬥中,防守者永遠都會比會攻擊者有更多的訊息。為什麼?因為他們可以之後再作出決定!

這代表如果你是Belle,你可以問自己一個魔法風雲會裡最重要的問題:「我的對手為什麼這樣做?」

考慮一下這個狀況:

Gaston叫了瘋狂先知並直接攻擊。如果你是Belle,這告訴你:Gaston願意用瘋狂先知來換你的Dawnglare Invoker,否則他應該不會進行攻擊。這或許也告訴了你他的手牌很好或著他沒有太多辦法來解決Invoker,所以才選擇了攻擊而非濾牌。

然後,如果你是Belle,就可以用這個資訊來判斷是否願意交換。通常來說,如果你的對手希望你做某件事,這是一個很好的信號顯示要嘛你不該如此做要嘛你知道些對手不知道的東西。

交換的詭計

在衡量這中間的利弊得失時,你永遠要考慮魔法風雲會裡對局的基本配件:戰鬥詭計!

變巨術這類的牌會試圖把生物間的交換轉成與咒語的交換。你永遠可以妥善利用它們無所畏懼地進行攻擊-但請先確保你一開始確實是想使用這些把戲的!

看看這個盤面。

這裡,Gaston有一張大步飛躍,如果Belle阻擋了他就可以用其來拿下一隻她的生物。聽起來很不錯不是嗎?

…實際上並不然。Gaston是用了他的另外的兩點法力來把大步飛躍當作去除咒語使用-本質上就是一張送終刀鋒還阻止了你的生物對對手造成傷害-來消滅紫貂及保護自己的Glory Seeker。如果我是Belle看到Gaston這麼做,我一定會覺得賺到了。

這依然是一次可以接受的攻擊-但在這裡如果Belle阻擋我不會使用把戲。大步飛躍之後很有可能會有更大的用處。如果是Bandage的話,在不需要減少一張手牌來施放及只要一費的情況下(這樣或許還可以叫另一個二費生物),我會更有興趣使用它。

這個故事的含義,在於當詭計成為你考慮的點時,確保你的確會在這個狀態下使用那個詭計!

生物就是他們的樣子

一件我想稍微提及的事情是「強」生物及「弱」生物的概念。一旦生物上了桌,那就是他們發揮作用的地方,不管你認為他是強是弱。

考慮一下這個狀況:

Chimney Imp是一張沒什麼用的牌,五費叫1/2帶了一個相對弱的異能。Vendilion Clique是一張很強的牌,你在各種不同級別的比賽裡都可以看到他。

如果用他們彼此間相對的強度來決定是否要交換,那交換對Belle來說就是很糟糕的,Vendilion Clique相較起來要好得多了。

然後在這裡並沒有影響:Belle必須要認知到她並沒有贏的機會!對手血還是滿的,而她只剩三滴。如果她承受了這次的攻擊下回合再打回去,她依然會在兩回合後被惡魔所擊倒。

Glory Seeker青銅紫貂的對決在這裡的影響較為不顯著:以兩費2/2對比兩費2/1來說,追求者比紫貂來得更好。然而除非你的套牌充滿著攻擊力一的生物或預期會有很多聯防,這兩個生物相差無幾,在交換中我也會認為他們是相同的。

Adrian Sullivan曾將之稱為秘密的「無用」機制,這使得你的對手在對上較弱的牌時有較差的表現。即使我絕對不會把Chimney Imp這種強度的牌張放進套牌裡,你依然要記住一旦生物進到戰場,費用被支付後,你就應該依照他的樣貌來評估。就像惡女凱莎歌詞中所說的,生物「就是他們的樣子」。你對手支付了一點或七點魔法力來叫3/3飛兵並不重要,只要在場上他就是一隻3/3飛兵。

「阻擋?」

最後一點,也是很重要的一點:有時你的對手並不會阻擋!

即便阻擋者永遠可以做出決定,他們並沒有你所擁有的所有資訊-很多時候他們會當作這是丟硬幣一般來決定在一個勢均力敵的盤面時是否要交換。(然在現在你看過這篇文章以後,希望你理解這不僅僅是如此而已。)

重點是要把所有事情都納入考慮,並順過所有我們討論過的變數。但如果你的套牌需要造成較多的傷害,而最終評估的結果兩邊很接近的話,通常我會傾向進行攻擊。

讓我們回到本文最一開始的問題,那個Glory Seeker對上青銅紫貂的情境。你會怎麼做?

你有答案了嗎?

對我個人來說嗎?如果我是Gaston,我絕對會攻擊;如果是Belle則絕對會阻擋。考慮到當兩個玩家都對某個結果滿意的話其中一個人應該是錯了的前提,這個狀況並不常見。但在這裡,你只是沒有足夠的資訊。你可以稱相信自己是比較厲害的玩家,不想交換是因為複雜的盤面對技術好的玩家較有利-但這就完全是另一個主題了!)

當然,這都會受到各種之前討論過不同的因素所影響-魔法風雲會沒有任何的決定是像我們的討論般以憑空想像進行的。

這當然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不同的玩家會用不同的方式進行戰鬥。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在推特上問了大家的意見並得到很多不同的回覆。

在投票當中,玩家顯示他們更傾向進行攻擊,五個玩家中大概只有一個比較保守。

在第二回合你施放2/2的Glory Seeker,對手接著叫了2/1的青銅紫貂,到了第三回,如果所有東西都是對等的,你會攻擊嗎?

— Gavin Verhey (@GavinVerhey)

一些職業玩家也參與了討論,有些人表示了贊同。前一級專欄作家Reid Duke也表達了相同的意見。

是的。我認為這個情況的結果幾乎永遠都會是:「Glory Seeker攻擊,青銅紫貂阻擋。」

— Reid Duke (@ReidDuke)

限制賽評論員Ryan Spain提出了一個不錯的點:有未橫置魔法力的玩家永遠都佔有優勢(雖然除了像之前提的真的有一個值得使用的戰鬥詭計之外,這並非永遠等同於具有優勢。)

@GavinVerhey這個問題其實沒什麼意義,因為MTG完全就是一個視情境而定的遊戲,但在這裡我會選擇攻擊,因為有未橫置魔法力的玩家是佔有優勢的。

— Ryan Spain (@RyanSpain)

另一方面,名人堂成員Paulo Vitor Damo da Rosa則做了不一樣的選擇。與其把選擇的權力交給對手,他更傾向讓過回合來看對手想做什麼以藉此搜集資訊—來幫助他了解對手潛在的策略。

@GavinVerhey然而,如果不考慮情境硬要回答的話,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攻擊會把做決定的權力交給對手。

— Paulo Vitor (@PVDDR)

Paulo跟我事後也有私下就此進行討論,因為雙方都認為這是一個很有趣的主題。我們有部份的觀點相同,也有部分的觀點有歧異。他提到或許也會寫些相關的東西-所以敬請期待之後他會也會有類似主題的文章。

但最重要的是,我認為Brian Braun-Duin是正確的。

@GavinVerhey有很多情境可以來回答這個問題。然而如果一張牌永遠只會待在家裡的話,你是不會把它稱為「Glory Seeker」的。

— Brian Braun-Duin (@BraunDuinIt)

你是對的Brian。我無話可說。

現在我已經寫了比你認為可能的還要更多跟Glory Seeker青銅紫貂有關的文字了。希望你們喜歡!

雖然文章多著墨於範例和限制賽對局中的例子,這個方式同樣也適用在構築賽上。有趣的是在構築賽中,你通常會更能在前幾個回合清楚了解到對手套牌的樣貌,使你更能掌握優勢!好好利用那些資訊吧!

這就是本週的內容!我下週會再回來。如果你有任何的想法或反饋,請發推特給我或在我的my Tumblr上發問,如果你喜歡寫信,你也可以寫信到BeyondBasicsMagic@Gmail.com給我。

希望你的Glory Seeker們永遠可以找到榮耀,

Gavin
@GavinVerhey
GavInsight

Latest Beyond the Basics Articles

BEYOND THE BASICS

2018年 1月 4日

一切為登殿 by, Gavin Verhey

依夏蘭的下一章即將開始。 決勝依夏蘭接著依夏蘭結束的地方繼續下去。四個部族彼此間更加糾纏,匯聚在同一個地方,那個吸引英雄們前往的地方¬-傳說中的黃金城歐拉茲卡。 只剩下一個問題:你會成為那個登殿得到黃金城祝福的人嗎? 黃金城祝福 | Yeong-Hao Han 作畫 關於故事的問題我將留給魔法風雲會創意團隊的同事們,但如果你想知道人們是否會在決勝依夏蘭的構築和限...

Learn More

BEYOND THE BASICS

2017年 11月 16日

取得領先 by, Gavin Verhey

歡迎回到見微知著!今天我準備了一篇很重大的文章給你,還包括一張新的預覽牌! 真的?但首先我想先談一些你或許不會看但是很重要的東西-我相信你一定已經拉到最後去看預覽牌了。不過有夢最美嘛! 讓我們開始吧! 我想你應該知道,競爭級別的魔法風雲會比賽通常是一對一的個人賽。在一場比賽中,你坐在對手的面前,注視著他的眼睛並準備戰鬥。在那個時候,你們的對手只有彼此,其他的都不再重...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Beyond the Basics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