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張改變我一生的牌

Posted in Card Preview on 2018年 3月 1日

By Gavin Verhey

When Gavin Verhey was eleven, he dreamt of a job making Magic cards—and now as a Magic designer, he's living his dream! Gavin has been writing about Magic since 2005.

記得在我十七年前開始玩魔法風雲會的時候。恐龍在地球上咆哮,文明尚未被建立,而大戰役是知道用火後最熱門的系列。

在我開始透過原始的網路在黑暗中學習魔法風雲會的策略時,我很快就學到兩件事:強攻跟控制。也就是魔法風雲會策略中其二主要的基石。

強攻套牌。防禦套牌。

快速套牌。慢速套牌。

紅色套牌。藍色套牌。

我把這深深地記在我的腦海中。強攻套牌使用生物跟燒牌;防禦套牌使用反擊跟掃場咒語。我的探索已準備就緒。

這就是魔法風雲會運作的方式。

這也是為什麼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年八月我在Bigfoot's Game Store一場幸運的魔法風雲會週五認證賽中的反應。

我的對手一回叫了一張羅堰妖精,二回蓋亞空民,三回一對迅影貓鼬,然而四回就只是讓過了回合。

很好。

十一歲的我帶著那自以為是地微笑著丟下了神之憤怒. . .

. . .然後抬頭看到那二十幾歲傢伙沾沾自己地在桌上丟了另一張牌。

從那時開始,我知道這個遊戲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

在強攻套牌中使用反擊咒語對我來說是完全創新的概念。魔法風雲會不只是設定好的原型,一些特定牌張搭配著特定的套牌;而是有太多太多的方式去連結每個元件並構築。

生物底的套牌一個天生的劣勢是什麼?那就是移除你所有持續的傷害來源。

紅色利用燒牌跟敏捷生物反擊。如果對手掃場,你依然可以造成需要的傷害。這就是為什麼它們是一個經典的組合。

黑色受惠於它棄牌及反彈的能力。不管是讓對手無法在第一時間施放咒語,或你的生物可以從墳場爬回來進行第二波的攻擊。

但藍色-藍色能用反擊咒語來支撐那個弱點。最好的地方是,你的對手被迫要支付魔法力及在過程中要花上一整個回合。

我彷彿突然明白了什麼。我開始看到一系列的可能性,我的火花被點燃了。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秘術異蛇的場景。

第一次見到秘術異蛇的時候,它或許是我的敵人,但一週後已經成了我的夥伴。我完全被蛇那撩人的嘶嘶聲所迷住,構築了自己的藍綠套牌,並放滿了四張這藍綠閃現的小東西。

配上翠玉石蛭乙太突變和一張生體飛船 (與鐵達尼號不一樣,它是不會沈沒的),我換掉了一些上週對手套牌中較弱的低費牌。我準備好了。

. . . 準備好被打飛。

第一輪的兩場比賽中我都叫出了秘術異蛇,但它並未幫我獲勝。下一場我又輸了,然後像是要給我最後一擊一般,我接著拿到了一盤輪空。

上週那個玩家看到了我對套牌所做的事。在我看著他又用一些小妖精跟貓鼬收拾掉對手之後,他把我拉到旁邊上了一課。

「這副套牌可以運作的原因在於我戰場上已經有了低費的生物而可以保留魔法力。」

確實是這樣!

更多的概念。更多套牌構築的學問。我知道我的套牌需要強攻-但我已經習慣了強攻套牌就是要把地倒光。紅色的強攻套牌不需保留魔法力. . .但藍色的強攻需要!它們得用不同的方式構築!

如果大腦進化哏在2001年就存在,我將會為這一個學習過程做一個。(Reddit,輪到你了!)

接下來的幾週,我把一些翠玉石蛭  換成了蓋亞空民,並把一些生體飛船換成了真偽莫辨,所有東西就開始動了起來。我很快體會了那手握真偽莫辨秘術異蛇後讓過回合的美好感受,並在隔週的週五認證賽中只輸給了鏡像對局。

這有用!而當你只有十一歲且是魔法風雲會比賽的新手時,在週五認證賽中獲得3-1大概就跟在大獎賽中進到第二天的感覺一樣美好。

我的秘術異蛇套牌改變了我對魔法風雲會的一切想法。我開始在幾乎每一副藍綠套牌裡面都使用它,就算是藍綠瘋魔,我最後也把它轉型為繞著我心愛的小蛇轉。我不在乎那些公布在網上的套牌列表是怎樣的-我只使用我的秘術異蛇

最終就像所有的牌一樣,它被輪替出了標準賽。在經過了兩年的時間之後,我滿身鱗片的好友與我分道揚鑣。我們踏上了不同的方向。

事情就是這樣。

什麼麼麼麼麼麼麼麼?!

我從未在看到預覽牌時叫得如此大聲過。但這發生了,在我的螢幕上。

那兒展示了許多時間漩渦中的牌,有許多過去有趣的牌跟系列回歸。但一個繞著鄉愁的系列有趣的點就於所有人所懷念的東西都是不一樣的。

有些人對於反抗軍(生物類別)的回歸感到興奮,老派的玩家喜歡Vesuvan DoppelgangerVesuvan Shapeshifter的樣貌回歸。或許還有一些人樂見他們終於得到了夢中Cloud DjinnElectric Eel 的綜合體Stormcloud Djinn

而我最開心的,當然是看到秘術異蛇

在過去,重印多色牌不是一件常見的事,更遑論是可以在標準賽中使用的系列。那是在大師系列出現之前,且還沒那麼常在系列裡印多色牌時的事。秘術異蛇很難得地得到了第二次的機會-而我是不會浪費的。

我在可愛的小蛇身上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當然,我吸收了幾年前所得到的經驗,在經典的時刻使用秘術異蛇(還有一些新的裝飾)達到了非常好的效果。(顯然Riftwing Cloudskate這樣的延緩生物及Venser, Shaper Savant這樣的閃現生物都是蛇的好夥伴)。但真正的突破點則是來自於別處。

那是這張可愛的牌:

可以讓你教老蛇變出新把戲。

玩家曾嘗試過在休閒賽制中使用像Crystal Shard一類的牌,但這是第一次我發現它能在標準賽中使用且具有競爭力。很多的對局都在秘術異蛇接著Momentary Blink後結束。

知道某張牌第一次能怎麼使用並不代表那就是它的全部。就像幾年前秘術異蛇揭露了它策略上的秘密,這次它教了我重要的一課:當一張牌回來時,尋找新的使用方法。不同的環境會適合不同的規則-以及不同的協同作用。

而那些課程也一直持續下去。舉例來說,在我構築那副讓Ben Hayes在聖胡安專業賽構築賽獲得全勝的藍綠套牌時,我使用了跟秘術異蛇教我同樣的準則。到現在我對藍綠依然有親切感,利用那些經驗當作構築新套牌時的基底。

加上2/2的身材,它甚至是一隻熊蛇-一個成了我名片的動物組合。

如果在一開始沒有秘術異蛇開拓了我的眼界,很有可能我就不會獲得在威世智的工作、不會參加專業賽,甚至不會像現在在魔法風雲會的世界裡走得那麼遠。

我真心不知道如果沒有秘術異蛇我今天會在哪。

時間漩渦開始,秘術異蛇又被印了其他幾次。指揮官(2015版)近代大師(2015版)都曾嘗試過看蛇是否適合。我總認為它會持續被重印的原因在於有許多人有同樣的經驗;蛇有許多東西可以教的。

如你們所猜的,今天我很興奮地要來告訴你它重新出現在另一個懷舊的系列裡:

歡迎回來,秘術異蛇

我自告奮勇負責這篇預覽並不是因為它是近代賽制中最招搖的一張牌(那份殊榮肯定是歸於Teferi, Mage of Zhalfir),而是因為我想藉此機會向全世界分享我與秘術異蛇的故事。在大師25中,希望當你們在打開補充包想找到大家都想要的秘稀牌時,你能花點時間看看那些牌並找到一或兩張能帶你回到過去,那在遊戲一開始深深吸引你的東西。

大師25收集的不只是牌張-它收集的是回憶。

有想要分享的故事嗎?我很想知道!歡迎在推特Tumblr上發給我,或用英文寄信到BeyondBasicsMagic@gmail.com給我。

希望你找到自己魔法風雲會人生中的秘術異蛇

Gavin
@GavinVerhey
GavInsight

Latest Card Preview Articles

CARD PREVIEW

2022年 1月 28日

完成神河:霓朝紀的設計 by, Dave Humpherys

我喜歡良性的挑戰,也總渴望能負責更多具有挑戰性的系列。如果系列執行的難度變高了,有時候可能就是我造成的。在決定了我們將要重返神河後,我就知道這不是件簡單的任務。 乘蟾達成 | Justine Cruz作畫 但這次我有點緊張。雖然在第一次造訪這個時空時我還是玩家,我知道我對這個時空或是真實世界啟發它的那個地方—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都不熟悉。這次我將會需要大量倚重其他人...

Learn More

CARD PREVIEW

2021年 11月 16日

依尼翠:腥紅婚誓的衍生物 by, Kendall Pepple

吹熄蠟燭的火光,一起來欣賞依尼翠:腥紅婚誓裡的衍生物!這個系列和對應的指揮官套牌總共包含 25 張全圖的衍生物、一張徽記及一張雙面白晝 // 黑夜衍生物。在輪抽和系列補充包裡,你可以開到一張徽記、十九張全圖衍生物和一張白晝 // 黑夜衍生物(限定於輪抽及系列補充包)。在聚珍補充包裡,你則可以開到許多傳統閃卡版本的雙面衍生物。 每副指揮官套牌都包含十張雙面衍生物(總共有七...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Card Preview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