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菲力:魔法內幕

Posted in Card Preview on 2020年 6月 12日

By Magic Creative Team

教師。學生。旅者。父親。時間法師。鵬洛客。從在陶拉里亞學院中求學到成為守護者團隊的一員並拯救多重宇宙,泰菲力已過了漫長又精彩的一生-橫跨了1200年的人生。用了一點我們自己的時間魔法,我們得以安排與在泰菲力的故事史中出現的關鍵人物們進行訪談。究竟是什麼讓泰菲力成為了...泰菲力?讓我們一起找出答案吧。這裡是魔法內幕。

陶拉里亞學院

把泰菲力稱作天才兒童就跟把卡恩喚作天才紙鎮一樣。他的魔法潛能如此強大,這使他被招募為陶拉里亞學院的第一屆學生。由鵬洛客克撒與大魔法師巴林所創,這座學院設立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培育下一代的菁英法師,期望他們能夠對抗那逐漸逼近的非瑞克西亞威脅。他們需要強大、守紀律的學生。但泰菲力卻完全不具有這些特質。

我們和陶拉里亞學院的其中一位創校者巴林坐下來對談。

魔法內幕:先生,能夠邀請你來真是我的榮幸。

巴林:好說,好說。你想聊什麼?我今天很忙。幾乎每天都是。

魔法內幕:我們有一些關於你的學生泰菲力的問題。

巴林:你的意思是我的前任學生泰菲力嗎?

巴林揉了揉他的太陽穴。

巴林:非常好。問吧,不過儘量快點。

魔法內幕:泰菲力是個什麼樣的學生?

巴林:聰明的小孩。有點喜愛惡作劇。相當傲慢,但他有本錢這麼做。甚至可說是天才。我從未見過一個人擁有如此強烈的天賦,自從...這個嘛,別告訴他我說了這些,但有一天他甚至能夠超越克撒。你知道他在剛來的第一個禮拜就創造了一道教職員們從未見過的咒語嗎?

魔法內幕:泰菲力做的嗎?如果他的心智如此卓越,為何他現在卻成了前任學生?

巴林:創造新咒語是一回事。用那道咒語將上千顆蚊蚋卵偷偷放進導師的辦公室並讓它們在同一時間孵化卻是另一回事。的確,那是另一項魔法突破,儘管我可能有其他感受,但我也忍不住因此稱讚他。但現實上,傳統的教育並不適合每一個人。他教會自己的比這裡任何一位教授教會他的多。

魔法內幕:所以,他被開除了嗎?

巴林:我不想談論細節,不過後來,在發生許多類似的棘手事件幾年後,泰菲力以學院生的身份進入克撒的辦公室並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男子離去。無論是他自願退學或被開除顯然都不關你的事,我只想祝那位最令我失望也是我最喜愛的學生一切順利。

魔法內幕:謝謝你的時間。

巴林:是的,它十分寶貴。

儘管泰菲力離開了學院,他被教導的(以及自學的)知識都足以讓他成為一個強大的時間法師。當他回到位於傑姆拉大陸的故鄉賽費爾時,他很快就成為賽費爾王室的皇家法師。隨著他的力量與影響力增長,他將其用於實行與時間魔法和時間躍離有關的危險實驗-直到其中一樣出了可怕的差錯。災難沒有發生,卻反而發生了另一件事。他的內在有某個東西被活化了。一盞被點燃的火花。泰菲力已成為一個鵬洛客。

海市蜃樓之戰

泰菲力對這份新獲取的力量感到欣喜不已。他能夠進一步擴增他的實驗規模,盡一切代價找出擊敗非瑞克西亞的方法。他卸下宮廷法師的職位並退居到一座隱密的海島上,在此他便能夠認真工作。於是他確實開始了他的計畫。利用增強的法力,泰菲力不斷地突破,不斷地獲得關於時間魔法本質的新發現。然後在某一天,他和島上的其他每一個活物都從存在中躍離消失了。

這個事件激發了傑姆拉史上的其中一場歷時最久也最血腥的戰爭。泰菲力咒語中的魔法吸引了三位強大人物的注意:寇朗多的曼格拉、燃燒群島的凱雷威克,以及木萬弗黎叢林的裘蕾爾。我們與曼格拉聊到接下來發生的事。

使節曼格拉 | Howard Lyon作畫

魔法內幕:非常感謝你接受我們的訪問,曼格拉。

曼格拉:拜託,這是我的榮幸。你要來點茶嗎?

魔法內幕:呃,這是我們的工作室,所以我不-噢,他已經變出一些茶了。我不用不過...看來我們的音效人員可以來一些。請便吧,傑夫。哇噢,你這個使節的名號真是名不虛傳。

曼格拉:這個?只不過是簡單的接待咒語罷了-別客氣。那麼,我們該一起聊些什麼呢?

魔法內幕:那天在泰菲力的島上發生了什麼事?

曼格拉:啊,沒錯。當時我正在喝茶,差不多就跟現在一樣,而且我感覺到一種極為奇怪的東西。一道咒語有大部分的比例看似在呼喚我。於是我把茶喝完,接著便旅行至那份感覺的源頭。而那座島嶼,當我抵達的時候是一片荒蕪。沒有樹,沒有草,連最小的昆蟲也沒有。它被全然地遺棄了。同時,有另外兩位強大的法師抵達。一位是百獸女皇裘蕾爾,她是一名獨自生活於叢林裡的女子,居住在她獨力建造的皇宮中,只有動物僕人們與她作伴。另一位法師是凱雷威克,他是一個懷抱著黑暗野心的男子,在烏爾博格還有強大到足以支援其夢想的盟友。我們三人對這裡發生的事感到困惑。我們從未見過泰菲力,所以我們完全不知道他的實驗。我們全都同意移居到傑姆拉的鄰近之處並攜手探查這座島嶼。這原本可以是一場成果豐碩的合作。

魔法內幕:我了解傑姆拉並沒有提供你一個理想的工作環境。

曼格拉:噢,那相當不容易。我試圖專注地解開泰菲力咒語的秘密,但卻發生了這一連串戰事。所以,我決定理智地幫傑姆拉的所有國家進行和平談判。

魔法內幕:所有國家嗎?

曼格拉:每一個國家。當然,凱雷威克被冒犯了。正計劃征服這些國家,這個狡詐之徒,於是我的和平協議更造成他的不便。他說服裘蕾爾-也許是因為孤身一人住在叢林裡,她還不習慣人類的欺瞞。他說服裘蕾爾我是個征服者,不是個調停者,於是他們兩人便把我封印在一個琥珀牢籠裡。

Kaervek
怨忿者凱雷威克 | Daarken作畫

魔法內幕:你說什麼?

曼格拉:我自己非常震驚。但這個訪談不是要聊我,而是要聊泰菲力。我們就跳過一部分吧。戰爭持續了一段時間,然後噗地一聲,泰菲力和島上其他所有生物再次出現,彷彿他們未曾離開過。我還被困在琥珀裡,而發現自己被耍了的裘蕾爾則去向歸返的泰菲力求助。

Jolrael
木萬弗黎隱士裘蕾爾 | Izzy作畫

曼格拉:因為近期的失敗而變得謹慎,泰菲力不想丟下他的實驗以免它們造成更大的麻煩。他被困在那座島上並且無法直接干預。所以,那個男人做了什麼呢?以一種被我視為絕頂天才的方法,泰菲力決定向傑姆拉的領導者們送出幻影以引導戰爭終結。多麼高超的戰略啊!領導者們跟隨他的指引,我被釋放,我也把凱雷威爾關在琥珀裡,如果你問我的話這正好是一種甜美的諷刺,接著戰事結束了。

魔法內幕:你之後有和泰菲力相處過嗎?你對這個人有什麼看法?

曼格拉:我在戰爭結束後與他碰面並閒聊了一會兒。他的言談幽默,正如我所了解他的本性,不過我看見一個正逐漸熟悉偉大想法的男子。很少人會被賜予神一般的力量,更少人能夠妥善運用它。我認為,假以時日他將會掌握他的能力並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魔法內幕:感謝你的見解。

曼格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時間無情地流逝,正如它的本質,而多明納里亞最大的恐懼也即將發生:非瑞克西亞正準備入侵。鵬洛客克撒已為此刻佈局許久,而泰菲力也參與其中。讓我們聽聽他本人的說法。

Tutelage
泰菲力的指導 | Ilse Gort作畫

泰菲力:你們真的做了整個...關於我的特輯嗎?我是說,我真受寵若驚,只是...噢,開始了嗎?

泰菲力清了清喉嚨。

泰菲力:我是泰菲力,史上最偉大的法師。我是說,我泰菲力,但我不再是那個泰菲力了,如果你懂我的意思。

魔法內幕:你已隨著年紀變得成熟了。

泰菲力大笑。

泰菲力:沒錯。我已在1200年的歲月裡學到一點點謙遜。

魔法內幕:1200年可以改變一個人。

泰菲力:完全正確。

魔法內幕:我們確實想聊聊某件發生在很久以前的事。當時你有點,這麼說好了,過度自信。

泰菲力:我大概知道你們想聊什麼。好吧,是哪件事?

魔法內幕:非瑞克西亞入侵。

泰菲力:哎呀。大戰役。不是我最自豪的時刻,但我寧願你是聽我而不是聽別人說。

魔法內幕: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泰菲力:這個嘛,我們都知道它即將發生。克撒和巴林已為此準備了非常久,而我則暗中參與了一些他們的計劃。

魔法內幕:你們在學院時期之後一直保持聯繫嗎?

泰菲力:當然。我和他們兩人的交情很好。你們有跟-?

魔法內幕:我們跟巴林聊過了。

泰菲力:那個怪老頭。我算古老了,但我還是活得沒他久。我相信他一定說了我很多好話。

魔法內幕:一道正向積極的信標。

泰菲力:嗯。當大戰役開始時,我正在與我的老同學尤依菈一起召集賽費爾的防禦兵力。然後克撒抵達,要求我協助他拯救多明納里亞的計畫...不計任何代價。那份代價早已摧毀賓納里亞-我不會讓他犧牲賽費爾。

魔法內幕:發生什麼事?

泰菲力:非瑞克西亞人逼近我的家園,而克撒則需要讓非瑞克西亞分心以免破壞他在別處的計畫...於是賽費爾就成了誘餌。所以,我做了我自認為該做的事,把賽費爾從存在裡躍離。整個國家。我無法讓我的族人在約格莫夫的手中戰鬥死去。打個比方,我不認為約格莫夫有手,應該是黑色的煙霧捲鬚。

然後我前往西瓦,做了一樣的事。把它從存在中躍離。為了保護他們。

魔法內幕:為了保護尤依菈的家園嗎?

泰菲力:那是許多人的家園。

魔法內幕:所以接下來怎麼了?

泰菲力:這個嘛,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悔恨之一,我離開了。我幾乎花了所有的力量把兩個國家躍離,我已沒有剩餘的力氣對抗非瑞克西亞,所以我離開了。如果當時的我是今天的這個我,無論如何我都會留下來戰鬥,但當時我不是,所以我沒有留下。

魔法內幕:人們會認為這份殘留的悔恨是造就今日的你的一部分原因。

泰菲力:如果他們不計較的話,的確。

泰菲力大笑。

泰菲力:不,你說的沒錯。它在這些日子裡驅動了我的許多決定。但我相信你正在想我是如何把賽費爾和西瓦帶回來的,對吧?

魔法內幕:這個嘛...

泰菲力:好吧。這裡就是我的另一個大悔恨。結果顯示使用時間魔法把整個國家從存在中躍離對實界的本質不太好。當時我太在意克撒的自大,卻沒考慮到自己的。很諷刺,對吧?時縫開始出現在多明納里亞各處,我得犧牲自己的火花把西瓦帶回來並把時縫封上。

魔法內幕:賽費爾呢?

泰菲力:賽費爾...還在那裡,某個地方。它的人民...我的族人還在那裡,某處。有朝一日我會親手把賽費爾復原。

魔法內幕:所以,你失去火花並且不再是個鵬洛客了。你怎麼辦?

泰菲力:我很討厭這麼說,我躲了起來。人們控訴我把整個國家移除,就每一層意義上來說那是事實。即便我想,我也無法讓自己繼續成為公眾人物。我的力量只剩下原本的一小部分,但幾世紀以來的時間魔法卻讓我老化得極為緩慢。我在傑姆拉遊蕩,是時間汪洋中的一名黜人。

魔法內幕:你是如何再次找到目標?

泰菲力:就如同之前許多人的經驗,我在所愛之人的懷抱裡找到了依靠。在我的旅途中,我遇見一位名叫蘇碧拉的女子。她是商隊隊長,率領著傑姆拉最古老的商隊-它甚至在我出生前就以某種形式存在了。蘇碧拉的智慧就跟塔路姆水晶ㄧ樣敏銳,如果她選擇對付你的話將會是兩倍致命。雖然當我遇見她的時候,她確實把我當成謀殺犯,但就在我說服她我不會隨意殺人後,我們便相處得十分融洽。

圖茲迪商隊長蘇碧拉 | Leesha Hannigan作畫

泰菲力:我決定跟著商隊一起旅行一週,接著那一週變成一個月,而那個月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一個月。在那之後沒多久我們就結婚了,並且度過了一段簡單、快樂的歲月。我們有一個完美的女兒妮安碧,她讓我想起許多關於她母親的事。可是,我...非常想念她。你知道的,我想我們現在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魔法內幕:我同意。謝謝你和我們分享這麼多。

全能鵬洛客泰菲力。護家好男人泰菲力。這兩個形象天差地遠,很難想像它們都屬於同一個人。我已經聽了許多關於前者的事,於是我們便聯繫了泰菲力的女兒妮安碧來聽聽關於後者的事。

尊貴議長妮安碧

妮安碧:泰菲力是個怎樣的父親?我找不到更好的人了。他很仁慈,明理,而且在任何情境下都能自得其樂。

魔法內幕:妳的童年是什麼樣子?你需要隱藏家人的身份嗎?

妮安碧:不,不必。完全不是那樣。時間已經太過久遠,只要他使用不同的名字,很少人認得他。我的母親和父親離開商隊並安頓下來夠長的時間而有了我。可惜的是,我的母親最掛念的還是商路,於是她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回歸商旅。她盡可能地來探望我,但我的父親才是把我撫養長大的那個人。

魔法內幕:泰菲力對於妻子的缺席有什麼感受嗎?

妮安碧:這看起來並沒有造成他的困擾,或至少他沒有顯露出來。我相信他已經在他的人生中看盡無數的人來來去去,而且他能夠感激她依然會回訪。我知道的是,直到她過世前他們都深愛著彼此。

魔法內幕:泰菲力曾告訴過妳關於他過去的故事嗎?

妮安碧:在我小的時候,他會向我講述最神奇的故事。直到我成年後他才告訴我那些都是真的。他和故事裡的那個人不一樣。關於賽費爾的回憶一直糾纏著他並且影響了他所做的每個決定。

魔法內幕:妳快50歲了。你的父親看起來跟妳一樣大會很奇怪嗎?

妮安碧: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我是比較成熟的那個。

妮安碧大笑。

妮安碧:不會,在我前40年的歲月中看著他幾乎沒怎麼變老就已經夠了。他就算變成烏爾博格的鬼魂回到家裡我也不會驚訝。

在女兒出生後約莫過了五十年,泰菲力的過去便追上他了。尤依菈,駕駛著聞名的晴空號飛船,為他帶來了兩個改變人生的驚喜。第一個是他的火花,被鎖在一顆能量石裡並隨時能夠收取。第二個就是他未來的伙伴-守護者鵬洛客基定、莉蓮娜,與茜卓。同心協力,加上其他許多鵬洛客的協助,他們前去擊敗龍長老尼可波拉斯並拯救了多重宇宙。

我們想要和茜卓一起坐下來並詢問她關於新同事的一些問題,但她的行程滿檔。幸好我們能夠在她工作的同時和她閒聊幾分鐘。

魔法內幕:茜卓,現在不方便嗎?

茜卓:不會,我只是在跟這隻巨型怪獸戰鬥。為什麼會不方便?

茜卓站在一隻巨型爬蟲四足獸前方,牠至少比她高三倍。至目前為止,戰鬥已進行一段時間。怪獸被燒灼,而茜卓也開始覺得疲累。看來她或許會在訪談開始前就對我們感到厭倦。

魔法內幕:我們想請教妳一些關於泰菲力的問題。

茜卓:泰菲力?

我們引起了她的興趣。可惜的是,同一時刻那頭怪獸用巨大的鱗狀長尾擊中了她的肋骨。茜卓被往後甩。她轉向我們。

茜卓:稍等一下。

她轉向怪獸,眼睛(和頭髮)熾熱燃燒。

茜卓:我正在進行一段訪談!

茜卓舉起雙手,釋出一波熊熊烈焰吞噬了這隻怪獸。空中充斥著高頻的尖嘯聲,類似一隻正在沸騰的龍蝦。當火焰消散,那隻怪獸變成地面上的一塊焦黑軀殼。茜卓靠在這個野獸變成的煤磚上,幾乎喘不過氣。

茜卓:你...想問什麼...關於泰菲力的事?

魔法內幕:他是妳最近才認識的人,對吧?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茜卓花了一點時間喘氣,接著給出一串快速的答案。

茜卓:你曾遇過一個馬上就知道你們會相處愉快的人嗎?泰菲力就是這樣。跟他交談很愉快,而且被他固定住的東西會更容易焚燒。他就像某種時間魔法大叔。你有水嗎?我好渴。

茜卓回絕了一瓶進口的蘇打水並迅速地喝光了遞上來的水袋。

茜卓:你知道的,有一天他告訴我說我讓他想起了年輕的自己。然後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那有點令我擔心,不過他整體看起來相當快樂。如果我活了1200年,我希望我最後會像那樣。

魔法內幕:他經歷了很多事。

茜卓:沒錯,可是...他是個英雄,你知道的。他不會這樣自稱,但我看見他在多明納里亞和在拉尼卡做的事。他過去或許搞砸了一些事,而且我會在他準備好的時候讓他告訴我那些事,至於今日的他?他是個英雄。

Latest Card Preview Articles

CARD PREVIEW

2022年 1月 28日

完成神河:霓朝紀的設計 by, Dave Humpherys

我喜歡良性的挑戰,也總渴望能負責更多具有挑戰性的系列。如果系列執行的難度變高了,有時候可能就是我造成的。在決定了我們將要重返神河後,我就知道這不是件簡單的任務。 乘蟾達成 | Justine Cruz作畫 但這次我有點緊張。雖然在第一次造訪這個時空時我還是玩家,我知道我對這個時空或是真實世界啟發它的那個地方—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都不熟悉。這次我將會需要大量倚重其他人...

Learn More

CARD PREVIEW

2021年 11月 16日

依尼翠:腥紅婚誓的衍生物 by, Kendall Pepple

吹熄蠟燭的火光,一起來欣賞依尼翠:腥紅婚誓裡的衍生物!這個系列和對應的指揮官套牌總共包含 25 張全圖的衍生物、一張徽記及一張雙面白晝 // 黑夜衍生物。在輪抽和系列補充包裡,你可以開到一張徽記、十九張全圖衍生物和一張白晝 // 黑夜衍生物(限定於輪抽及系列補充包)。在聚珍補充包裡,你則可以開到許多傳統閃卡版本的雙面衍生物。 每副指揮官套牌都包含十張雙面衍生物(總共有七...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Card Preview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