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官傳奇中的傳奇角色,第二部分

Posted in Card Preview on 2020年 11月 6日

By Ari Zirulnik and Ethan Fleischer

一整個禮拜以來我們預覽了描繪許多新舊角色的指揮官傳奇卡片。你們或許認識其中一部分,而另一些對你們來說可能是生面孔。但他們每一個人都擁有可以講述的故事。

你們會在底下看到每一個於本週揭曉的指揮官傳奇的新傳奇卡片。一起來見見這些角色吧,同時也別忘了關注上週的第一部份


羅堰憎惡獸

在羅堰森林的中心深處有一團黑暗、扭曲的死靈魔法。潰爛了幾百年,它往內生長成一個宛如黑洞般的邪惡能量。最後有一組羅堰斥侯兵團發現了它。一位好奇的新兵碰了一下那團糾結的黑暗,於是它便往內爆裂,將妖精們吸入並融合成一隻不死怪物。第二組斥侯兵被派來尋找第一組兵團,但直到怪物來到面前他們才了解自己發現了什麼。怪獸以令人誤判的速度衝向這群妖精,並將他們活生生地拉進構成它身體的那團駭人黑暗中。

有一個妖精逃出了,接著那部分的森林便成為禁地。雖然已經有許多年沒看見那隻生物,不過羅堰憎惡獸的傳說依然是一則妖精營火旁的熱門故事。

Abomination of LlanowarShowcase Abomination of Llanowar


蓋爾海峽暴君艾西

在一個被海洋覆蓋的遙遠時空,有許多可怕的生物統治著大海,其中一個的脾氣格外古怪且反復無常:艾西,一個將水域和所有蓋爾海峽鄰近的土地都據為己有的遠古巨海蛇。既善變又難以預測,艾西對擅闖者沒有耐性,無論是否為水生生物。唯一平息艾西怒氣的方式就是獻祭與進貢,但即便如此那也不是個肯定的解決辦法:傳聞牠會接受供品並依然隨心所欲地攻擊。

Aesi, Tyrant of Gyre Strait


意悉多幻象愛若瑪

當幻術師意悉多的摯愛妮維婭在一場死鬥中被不可近的菲姬殺害時,意悉多的哀傷使他的力量無限增長。他能把夢境化為現實;他甚至能創造出活生生的生物。意悉多最偉大的創造物就是愛若瑪,一個以妮維婭形象塑造而成的戰鬥天使,為了要殺死菲姬替妮維婭復仇。

當意悉多被一隻巨大的死亡亞龍吞下時,愛若瑪一刻也沒有遲疑。潛入這隻怪獸的食道,她穿越牠的消化液找到了她的創造者。意悉多命令她離去,接著愛若瑪的信眾便將她殘破的雙腿替換成金屬長槍。最後,愛若瑪和菲姬(以及趕騾人札戈卡)在卡馬爾的斧頭揮擊下於同一刻死去,使她們三人融合成偽神卡若娜的型態。

Akroma, Vision of IxidorShowcase Akroma, Vision of Ixidor


肅穆儀式師阿哈盧

當亡者呼喊,阿哈盧便傾聽。從年輕時起,他們總是能聽見來自亡者的聲音。在小的時候,這相當駭人。阿哈盧把他們自己關在家裡,試圖忽略亡靈的死後請求。隨著時間過去,阿哈盧才明白雖然這些亡靈從未消失,但他們卻毫無惡意並且只希望就這麼逝去。

認為這就是他們的天職,阿哈盧致力研究遠古的鎮靈師。他們費盡千辛萬苦地自學了每一項儀式,將靈魂符文刻進他們的肌膚裡好讓自己能夠與往生者的頻率調和。坐著傾聽死者的請求。在許多年後,數不清的歲月,阿哈盧已成為一位儀式大師。現在他們會探尋亡者的靈魂並協助它們安息。

Alharu, Solemn RitualistShowcase Alharu, Solemn Ritualist


靈狼傭獸阿納拉

獵人最不想要的就是成就不如他們的傭獸,但若你與阿納拉合作,結果正好就會是如此。如果你能吞下你的驕傲並接受她的幫助,你將會獲得殺死野獸 的賞金而且你的敵人也會死在你面前。她要求的回報只是分一塊肉帶回她的巢穴,有人在戰鬥時做為她的後盾,以及偶爾替她的犄角搔癢而已。

Anara, Wolvid FamiliarShowcase Anara, Wolvid Familiar


亡潮阿蘿米

身為一個小型人魚王國的皇族成員,阿蘿米總是夢想著更多。她逃離家鄉並攔下了一艘行經的船。當她登船後,船員們都熱烈地歡迎她。他們向她講述外面世界那些不可思議的故事,而她則用她王國的輝煌傳說逗樂了他們。

遺憾的是,船上的人類其實是一群海盜。一聽聞這些廣大的珍寶,他們立刻制伏阿蘿米並將航道轉往人魚王國。當阿蘿米恢復神智後,她發現她的家園已成廢墟,被海盜大肆劫掠。她強大的魔法於此刻被活化,將海盜拖入深淵並把他們復活成為不死奴僕。此時阿蘿米正在浪潮底下等待著,讓每一艘行經的海盜船都遭遇同樣的命運。

Araumi of the Dead TideShowcase Araumi of the Dead Tide


瀉湖秘教徒亞克羅斯

龜民祭師亞克羅斯已經活了很久。太久了,實際上,他已經在幾世紀前就忘了自己的年紀。他大部分時間都在他的殼裡面冥想,將大量魔法散佈於整座被他稱為家的沼澤中,同時感受並了解自然的每一個面向。

他的魔力如此浩瀚,使人們發現自己也融入亞克羅斯的步調。提出一個簡單的是非題,你會發現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小時-而且你還沒得到答案。只有一種生物,討人厭的兔民,能夠抵抗這種魔法。儘管亞克羅斯認為兔民的干擾十分令人惱火,不過他知道自己在兔民誕生時是最古老的生物,而且依然會在兔民歸為塵土後變得更加古老。

Archelos, Lagoon MysticShowcase Archelos, Lagoon Mystic


無畏考古家亞德恩

當贊迪卡的空境再次出現時,其中有許多早已毀壞。儘管整座遺跡飛升至空中,但破碎的片段並不一定會重新接合。這造成了自由飄蕩的結構,使一般的冒險者無法觸及。雖然贊迪卡充滿了許多天才擲索人,但只有少數人有興趣冒著生命危險登上這些神秘難解的遺跡-尤其是在那些「容易攀登」的空境也有屬於它們自身的珍寶時更不可能。

不過危險、未經探索的遺跡正好是亞德恩追尋的目標。身為專注於遠古寇族神器的考古家,空境使他的夢想成真。他沒興趣追逐安全的路徑,他挑戰自己的擲索技巧以探索那些自由飄蕩的斷片。至目前為止,他的探險十分成功。亞德恩已發現許多贊迪卡歷史中的秘密以及他才剛要開始了解的玄秘神器。

Ardenn, Intrepid ArchaeologistShowcase Ardenn, Intrepid Archaeologist


絲金猛襲獸亞米希

在聚流將阿拉若的數個斷片融合成單一的時空後,艾斯波的新鄰居們一點也不友善。在缺乏創造乙金的原料幾個世紀後,艾斯波的人們急著想找到製造更多乙金的方法,好讓崇高目標能夠繼續。這些人的其中一位就是人類研究員布萊婭。她率領探險隊深入勇德並帶著紅石歸返,這些紅色的石頭是艾斯波長久以來缺乏的關鍵原料。為了測試她的假設,她創造了亞米希,一個完全由嶄新的乙金所製成的實驗性魔像。

根據大部分的指標,亞米希是一項重大的成就。不過隨著時間過去,亞米希卻變得暴戾又難以預測。這個新的乙金含有一種在艾斯波前所未見的狂野力量,長久以來他們自身的乙金供應已被精煉且減弱。雖然亞米希依然忠誠且遵從命令,但它卻以一種殘暴又魯莽的方式來執行它的指令。然而,布萊婭對這個結果相當滿意,並決定是時候開啟她自己的崇高目標了。

Armix, Filigree ThrasherShowcase Armix, Filigree Thrasher


混沌之華阿韋納

儘管大多數的元素族都是由單一元素構成,阿韋納卻是從三種元素中提取力量。創生於一場撼動時空的魔法震盪中,阿韋納是個獨一無二的存在。它的多重屬性增強了它與自然的連結,甚至能偵測到被它稱為家園的時空裡最細微的自然秩序變換。阿韋納在元素族之間是一種嶄新的創物,只有時間能夠揭露它會留下何種資產。

Averna, the Chaos BloomShowcase Averna, the Chaos Bloom


幽魂警探貝爾博卡

貝爾博卡並沒有要求成為阿固寇斯的夥伴。的確,在這些日子裡寇斯被視為拉尼卡歷史中的一位最偉大的英雄,但在那些日子裡,人手不足的波洛斯教團卻不讓已經過氣的他退休,而且他也對他的新手夥伴沒多好。貝爾博卡並沒有要求被一個刺客的炸彈炸死,但他也幾乎不是唯一的一個。貝爾博卡確實簽署了一份歐佐夫生命保險合約讓他復生為他的死亡伸張正義,這也使他的夥伴阿固感到相當懊悔。這是十分典型的拉尼卡死法,尤其是在那段日子裡,當時亡者的靈魂無法離開生者的領域。貝爾博卡並沒有要求成為唯一一個解開他自身謀殺案的沃耶克。但他卻辦到了。這都記載在他的服役紀錄中。

Bell Borca, Spectral SergeantShowcase Bell Borca, Spectral Sergeant


瓦格雷斯船長

瓦格雷斯船長或許是莽霸聯盟中最厚顏無恥的成員。身為一個不屬於任何組織的海盜而且擁有自己的船,瓦格竟然有膽子襲擊噴火堡壘,那座防守嚴密的海盜要塞。他的攻擊行動很快地就被雷普利凡絲船長打敗,而瓦格也被帶到他面前等著被處決。讓眾人感到驚訝的是,凡絲竟給了他一艘新船以及在莽霸聯盟裡的一個位置。

凡絲相信任何膽敢襲擊堡壘的海盜將會成為一個好盟友。現在瓦格是凡絲最信任的其中一位船長,急切地粉碎砸沉那些對他造成威脅的人。

Captain Vargus WrathShowcase Captain Vargus Wrath


碎船巨人達戈

當達戈請求加入一群惡名昭彰的海盜時,船長立刻就拒絕了。「你的體型太大,」他這麼告訴達戈,「船塞不下你。」不過,達戈有個夢想,而且不會因此氣餒。他扯下船首的雕像並把它的頭扭斷以展現他的熱忱。不想在今天就被一個巨人壓碎,船長便讓他上船了。

這趟航程就跟船長預期的一樣糟。他們的船遇上風暴,甲板在達戈的龐大重量下彎曲變形,很快地就解體,使船分為兩半。達戈涉水至一座鄰近的島嶼上等待其他生還者,但卻沒人出現。直到今日他還在等待救援(即使有許多行經的船隻早已嘗試救他卻也在過程中沉沒)。

Dargo, the ShipwreckerShowcase Dargo, the Shipwrecker


翼護傭獸艾希俄

艾希俄是傭獸的理想典範。想去某個地方?艾希俄會帶你飛去那裡。嘗試施放一道咒語?艾希俄會協助通聯你的魔法。打算向某人傾吐祕密?艾希俄會是個很棒的聆聽者。的確,任何一位魔法師將會興奮地與艾希俄並肩作戰。但若你想借用她的力量,你就必須了解一件事:對艾希俄來說,你才是她的傭獸。

Esior, Wardwing FamiliarShowcase Esior, Wardwing Familiar


影貓傭獸法蒂絲

將所有黑貓都視為厄運化身就太誇張了。儘管如此,如果你召喚法蒂絲作為你的傭獸,你最好還是得稍做提防。並不是說她沒有效益。有了法蒂絲的支援,黑暗魔法的力量將會增強數倍而且較弱的敵人也將屍骨無存。不過,法蒂絲與腐化力量的連結如此強大,使它容易具體地表現在她目前的主人身上。但只要你不介意一些惡性突變的話,你會發現自己正與一隻非常可愛的小貓咪結盟呢!

Falthis, Shadowcat FamiliarShowcase Falthis, Shadowcat Familiar


織奧格恩

咒語是相當微妙的東西,每一個都是由難以察覺的魔法力交織而成的連鎖拼圖。每個人都察覺不到,除了格恩。格恩能夠看見構成結界的魔法絲線,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能夠拆解它們並將其重新編織成他自己的創造物。雖然他的力量強大,但他卻一點也不謙遜。傳聞他會憑空攔截某人的咒語並在他們面前把它重織。儘管這個行為交不到什麼朋友,但沒人能否認最終的成品極為優越。

Ghen, Arcanum WeaverShowcase Ghen, Arcanum Weaver


修索林召集人吉安拉

吉安拉是修索林的原生妖精,這座森林位於歐塔利亞大陸上。當非瑞克西亞的侵略摧毀了大部分的多明納里亞時,許多妖精失去了他們的家人與家園。聽聞他在這個時空中的妖精同胞的不幸遭遇後,吉安拉便踏上旅程。他旅行至世界各地,讓全世界知道修索林能夠提供許多空間給新的居民。當移民抵達時,吉安拉便親自迎接每一個來到這座森林的妖精。許多人說遇見吉安拉讓這個森林感覺起來像真正的家。

Gilanra, Caller of WirewoodShowcase Gilanra, Caller of Wirewood


魔力石技師格雷賢

在遠古的索藍帝國時代,格雷賢因為發明了創造魔力石的方法而被尊為天才-那是一種蘊含大量能量的結晶。索藍人利用魔力石驅動他們一整個神器師帝國。諷刺的是,他被他自己的創造物所殺;邪惡的醫師約格莫夫在格雷賢體內植入一顆破碎魔力石的兩半,吸取了他的生命力。他的妻子莉蓓可用這兩塊石頭封印住前往非瑞克西亞的通道,但它們卻在數千年後被克撒和米斯拉這對兄弟發現,並將它們取名為力石與弱石。格雷賢的發明是克撒與米斯拉用來進行兄弟之戰的神器基礎,而且整個非瑞克西亞的神器技藝也源自格雷賢的實驗。

Glacian, Powerstone EngineerShowcase Glacian, Powerstone Engineer


峭崖之聲諾司羅

如果你發現自己正在塞洛斯的山間遊蕩 並且聽見一陣嘈雜的聲音,我們建議你還是儘快逃離。那些聲音很可能來自諾司羅,一隻擁有三個頭並將整個卡塔通山區視為其狩獵場的蓋美拉。牠的每顆頭都是不同動物的外表而且各有各的能力。

貓頭鷹頭會發出長時間迴盪的刺骨啼叫聲,讓諾司羅能夠瞥見其獵物接下來的動向。狼頭的嚎吼與咆哮會噴出能夠融化阿喀洛斯最堅韌鋼鐵的火焰。據說來自馬頭的嘶叫與鼻息聲擁有治癒任何傷口的力量,不過任何能夠近距離測試其功效的人都被其他兩個頭撕成碎片。

Gnostro, Voice of the CragsShowcase Gnostro, Voice of the Crags


阿拉辛守護者哈姆札

在韃契原本的時間軸裡,阿布贊眷族的中心是要塞城市阿拉辛。這座城市由莫克要塞守護,阿布贊可汗也在此升帳。人們認為莫克堅不可破,但阿布贊人知道事情並沒有絕對。一但有敵人攻下莫克要塞,就沒人能夠阻擋他們奪下阿拉辛。除了哈姆札。

哈姆札是個孑遺,由一個強勢的阿布贊家族所撫養長大的孤兒。甚至對象族來說,他一直都非常強壯。他知道他想要用自身的力量來報答這個收養他的部落,於是他便在成年後加入了城市護衛。哈姆札在行伍中迅速晉升,成為阿拉辛史上擁有最多勳章的守衛隊長。他逐漸開始統帥守衛並親自確保阿拉辛的安全直到韃契的歷史被改寫。

Hamza, Guardian of ArashinShowcase Hamza, Guardian of Arashin


漢斯艾力克森

到處都能找到生命的樂趣,只要你能夠察覺到它們。甚至是在冰雪時代摧殘下的博都維,也有值得欣賞的美麗。清朗的藍天,穿越剛落下積雪的腳步聲,野花的香味。與自身感官維持著一種完美的調和狀態,你就可以從最渺小的事物中衍生出最大的喜樂。沒錯,與摯愛的姊姊莎妃一同散步並留心周遭,對於可以煩擾少年心靈的無常世事來說更是一帖完美的補劑。

Hans ErikssonShowcase Hans Eriksson


廢品接合師衣克鐵克

衣克鐵克,這個名字大概能翻譯為「收割與付出」,相當自豪能成為弗霖凱的私人接合師。弗霖凱對衣克鐵克那些毫無思想的魔像產生極大的興趣,相信它們有潛力成為終極掠奪者,或至少作為非常好的實驗受試者。

衣克鐵克被允許自由地從弗霖凱的領域中收割任何材料,包括那些可能依然附著在活物上的零件。他大肆收割組件,並將它們接植在他的魔像以及他自己身上。

Ich-Tekik, Salvage SplicerShowcase Ich-Tekik, Salvage Splicer


恩賜主祭依莫提

依莫提的那伽部落依靠一條河流來供應他們的水源。遺憾的是,遠處兩個不相關的群體所發生的戰鬥導致了這條河被黑暗魔法污染。依莫提是部落裡唯一一位被自然之神祝福的成員,因此也只有她能夠把這份祝褔傳遞給河流,使它變得適於飲用。

為此,她每天花好幾個小時待在注入這條河的瀑布下方,持續不斷地施放一道淨化咒語。部落試著要將她擢升為領導人,但她卻拒絕了,知道還有其他更適合當領導者的人選。她一直致力於保護這條河並試圖創造出一道能夠永遠淨化它的咒語。

Imoti, Celebrant of BountyShowcase Imoti, Celebrant of Bounty


正統傳人賈瑞卡薩隆

卡薩隆是多明納里亞最古老的家族之一;他們能夠追溯其先祖至傳說時代,當時他們的孤兒祖先被烏鋒達貢本人稱為「雄獅卡薩」。帶著長老德魯伊的新月胎記而生,賈瑞卡薩隆看似註定要獲得強大的魔法力量。不過,賈瑞也得付出極大的努力才能達成這個命運。他的先祖故土被邪惡的鵬洛客拉維德篡奪,並且要脅將以大型毀滅性的魔法武器摧毀寇朗多。賈瑞被迫以乞討和偷竊維生。帶著他父親的劍斫敵鋒以及他自身潛藏的鵬洛客火花,賈瑞召集了來自寇朗多各地的盟友以收復他與生俱來的繼承權。賈瑞和拉維德的血仇最終在被稱為鵬洛客大戰的災難事件中達到高峰。

Jared Carthalion, True HeirShowcase Jared Carthalion, True Heir


劇團業主裘里

在過去幾年裡,裘里劇團已從一個沒沒無聞的新發現轉變為拉尼卡城內最具影響力的文化會場之一。劇團裡有人類、魔鬼,以及食人魔表演者,並且囊括了真實的火焰、尖棘、刀刃,還有血。表演的主題通常與刺穿強權有關,有時真如字面所示。俄佐立參議院、現世十會盟,以及神皇帝尼可波拉斯經常是劇團裡諷刺戲劇的主題。每一場表演的結尾都會謀殺至少一位觀眾,這也為倖存者們帶來一陣突然的刺激與恐懼感。

裘里本身是一個有領袖魅力的儀式大師。戴著他經典的劍刃皇冠並誇張地揮打他的焰鞭示意,他指揮著兇手表演者的瘋狂行徑並決定會在哪天演出哪一幕。他引起了拉鐸司本尊的注意,也親自參加了幾場演出。拉鐸司領主的興趣在短期內增加了這個劇團的人氣,但大家都知道拉鐸司無法忍受長期被搶走風頭,因此某一天裘里可能會在他自己的戲劇裡被隆重收場。

Juri, Master of the RevueShowcase Juri, Master of the Revue


護天坎鴶

在非瑞克西亞入侵多明納里亞期間,艾文魔法師坎鴶是歐塔利亞大陸上北方軍團的重要領導人,有許多士兵聽從他的指令以及許多魔法師學徒在他的指導下進行研究。坎鴶的巢穴位於史考頓山脈,他在那裡安置了許多鷹,可作為他的眼線偵查數百哩內發生的事。儘管非瑞克西亞的入侵並沒有重創歐塔利亞(非瑞克西亞人不認為這塊大陸具有戰略上的重要性),但坎鴶和他的追隨者們卻覺得自己有責任抵抗這些侵犯整個多明納里亞的強大威脅。坎鴶在許多主要的戰役中率領部隊與鷹群參戰,在非瑞克西亞運輸艦釋出可怕的戰士之前便將它們擊沉。

Kangee, Sky WardenShowcase Kangee, Sky Warden


漫遊搗亂者奎因

兔民奎因擁有許多才能。他的動作很快,思考很快,講話也很快。對他而言,整個世界都是慢動作。他認為人們在能夠直接執行的時候花了太多時間做決定。

因此,龜民亞克羅斯最令他感到挫折。對奎因來說,亞克羅斯集結了他最惱火的一切事物於一身。但他還是發現自己對這隻烏龜相當好奇,實際繞著他跑了好幾圈並設法獲取任何回應。

Kwain, Itinerant MeddlerShowcase Kwain, Itinerant Meddler


豐饒曙光拉狄雷

在所有森林的傳說中,沒有一個像獨角獸拉狄雷這般來去無蹤。故事說如果你在對的日子出現在森林裡,而且正好要在黎明的那一刻,你將有機會瞥見這隻輝煌的野獸。那些真正遇見她的幸運兒們都感到充滿能量-他們的塵世煩惱都被一股溫暖的平靜浪潮沖刷而去。

Lathiel, the Bounteous DawnShowcase Lathiel, the Bounteous Dawn


林地棘刺米婭拉

米婭拉是一個獵領,一位洛溫時空的菁英種姓狼群使。她領導著一組狩獵小隊,並且擁有能夠直接與至美種姓交談的尊貴特權。雖然她身為致命獵人與天才策士的技巧替她贏得了妖精領導人的注意,但讓她成為菁英的卻是她對於礙眼的無情與徹底根絕。她是這個時空裡最無聲的獵人,米婭拉的獵物永遠看不見也聽不見她的到來。

Miara, Thorn of the GladeShowcase Miara, Thorn of the Glade


暮核密探納迪爾

在歷史上,暮核妖精國度與他們的林木妖精鄰居有一段動盪不安的關係。但隨著時代變遷,當前的領導者認為妖精的團結遠比部落間的不合更重要。對一般的林木妖精來說,納迪爾看似是暮核國在兩個妖精國度近期簽訂的協議下為了文化交流而派出的外交官。他既親切又友善,很快地就成為城鎮間一張受歡迎的臉孔。

實際上,納迪爾的存在是因為前述協議的關係,但他卻不是個外交官。林木妖精一直與鄰近的人類聚落有一些問題-稍微過度深入林間的探險,砍伐存活數百年的老樹,諸如此類。因此,暮核國派給納迪爾的工作並不是高級官員,而是國內的首席殺手。為了把人類逐出森林,納迪爾暗中接下任務訓練了一隊林木妖精。

Nadier, Agent of the DuskenelShowcase Nadier, Agent of the Duskenel


烏爾博格暴君妮維亞洛

在冰雪時代以前,巫妖妮維亞洛是烏爾博格城的國王,那是一座使用強大的魔法神器來執行律法的可怕都城。妮維亞洛對於權力的渴望驅使他派出不死大軍侵略鄰近的博卡登,冒犯了統治那座火山島嶼的神秘靈體。妮維亞洛的大軍被摧毀,接著博卡登人民開始反擊。殘虐者從空中攻擊,火焰大師則包圍了這座城市。用戴著金屬護手的拳頭敲擊大地,博卡登大師們在烏爾博格中心引發了一場火山噴發。明白這座城市已淪陷並且不想讓他的敵人闖入充滿魔法咒語和神器的寶庫,妮維亞洛便將他所有的魔法注入一個碟型避邪符內,然後引爆它使方圓十哩內的一切蒸發。許多烏爾博格的巫妖自稱是妮維亞洛傳人,但他們的力量都不及那位遠古死靈術士的十分之一。

Nevinyrral, Urborg TyrantShowcase Nevinyrral, Urborg Tyrant


蠻野時代學者歐蓓卡

歐蓓卡會把你捶打進入下個星期-真如字面所言。身為一個以蠻力打破時間之流的食人魔法師,歐蓓卡並不關心像因果關係如此微不足道的細節。她的一記右鉤拳會把乳牙打入你的口中,而且她的上鉤拳猛烈到你的母親在二十年前就能感受到。

歐蓓卡只想過一個充滿世俗娛樂與激烈殊死搏鬥的快樂人生。她不在意好壞,她只在乎那聽起來是否有趣。她只活在當下,如果那一刻的情勢變糟,她會把它打到消失。如果你擋到她的路,她將會實現「你從未出生過」這個願望。

Obeka, Brute ChronologistShowcase Obeka, Brute Chronologist


鑄匠大師雷雅夫

雷雅夫是卡拉德許時空的一位技藝精湛且相當搶手的鑄匠。他擅長製作精密工作所需的工具和裝備。他最偉大且讓他舉世聞名的發明就是以精緻的自動機制融合了多種關鍵工具的護手。

他知道他的護手非常特別,於是他便努力使它得到眾人的認可。在一場相當巧妙的公開展演中,雷雅夫公佈了護手的設計圖。他有自信沒有其他鑄匠能夠完成他那格外複雜的設計,而且他想的沒錯。特製的訂單不斷湧入,雷雅夫從此再也不想工作了。

Reyav, Master SmithShowcase Reyav, Master Smith


千面客逆島

在嬰兒時期就成了孤兒,逆島憲史的前景看似...沒什麼指望。他可以接受一份交易,找個妻子,生幾個小孩,然後死去,在身後留下一筆普通的遺產。逆島想要的人生不只是如此。他想要的比任何一種人生更多。他成為一個面具、化妝、假髮大師。他偽裝成各式各樣的人並且滲透神河社會的各個階層,同時為了豐富自己以及滿足他的好奇心。他師從幻術大師狆先,學習使他的心靈成為一個空白的捲軸,同時變成他扮演的角色。他滲透了食人魔城塞、狐族森林,甚至還有空民的飄浮城市。這對逆島來說實在太容易了。目前只剩下一個挑戰:滲透靈界,神明的領域。

Sakashima of a Thousand FacesShowcase Sakashima of a Thousand Faces


饕餮斯拉克

只受到本能與饑餓驅使,斯拉克吞噬路上的一切活物。它是個遠古流漿,它已吞噬了無數生物並逐漸開始失去它那黏菌般的黏度。它的上半身,在某種程度上,已開始呈現被它吞噬的生物形貌。四肢、臉孔,以及其他肢體已固化,創造出一個光是用看就令人作嘔的生物。

最近斯拉克定居在一座偏遠的殿堂裡,吃光了所有居民以及任何試圖造訪的祈求者。有些人認為在吞噬那麼多虔誠信徒後,斯拉克本身已變成一個神聖的物體。其他人則一點也不想被吞噬並且躲得非常、非常遠。

Slurrk, All-IngestingShowcase Slurrk, All-Ingesting


虔誠靈媒撒莉茲

撒莉茲在一塊墓地中醒來,一點也不記得自己是誰以及她是怎麼到那裡的。她只記得自己的名字,知道她很安全,並且被朋友們圍繞著-那些包圍她又不停盤繞的精靈迷霧。每個精靈都低語著一段故事,那是在它們的人生中對它們來說意義非凡的一刻。

沒有自己的故事,撒莉茲決定傳布逝者的故事給它們想要的人聽。現在她在城鎮間遊歷,搖響她的鈴鐺並講述如此難以置信又幾近真實的故事。

Thalisse, Reverent MediumShowcase Thalisse, Reverent Medium


鬼怪武器匠撻勾

沒人想的到一個看似平凡無奇的司克鬼怪長大後會成為多明納里亞史上最偉大的發明家。撻勾實驗了好多年,試著要發展出終極武器。那把長矛是個垃圾;實在太難分辨出兩端各別是什麼。弩箭實驗在武器受試者之間造成了一連串的足部傷害。大家都知道雙刃劍固有的設計缺失。

靈光乍現,撻勾發明了岩石,真是完美的武器啊!比鬼怪的頭顱硬,能夠甩出它、拋出它,或是從高處掉落。岩石實在太過成功,使司克山脊因過度開採而被徹底摧毀,證明了這項經典設計品的永續需求。

Toggo, Goblin WeaponsmithShowcase Toggo, Goblin Weaponsmith


瀆聖者托瑪

在黑暗時代,奧蘇爾城發生了一連串嚴重的竊盜案。塔爾教會展開調查追究責任歸屬。審判官追蹤失竊屍體的非法交易來到城市東方沼地裡的一座莊園。這座莊園的擁有者是一位名叫托瑪的次等貴族,並由一群不死生物守護著。審判官激勵一群農民突襲這座莊園,幾小時後托瑪就被吊死在樹上。某些住在奧蘇爾的遠親繼承了這座莊園並將托瑪埋葬在一個由他的不死奴僕建造的奢華墓穴裡。

幾個月後,又發生了可怕的盜墓事件。教會高層回到托瑪的莊園並發現它已荒廢。他們撬開了托瑪的棺蓋,卻發現這個墳墓空無一物。

Tormod, the DesecratorShowcase Tormod, the Desecrator


熊爪圖雅

比起熊爪圖雅,沒有人更受到召獵人蘇拉克的信任。即使她只是「圖雅」,她的狩獵技巧與蘇拉克相輔相成,餵飽了所有家族。某日,當他們正在尋找安塔卡的下一頓餐點時,圖雅和她的戰士們偶然發現了一隻落單的幼熊。幼熊的母親已被一隻飢餓的龍殺害,牠只能夠自食其力。

出於憐憫,圖雅赦免了幼熊的性命並決定設法馴服牠。圖雅成功地讓這隻野獸成為她的夥伴並開始騎著牠參戰。在熊背上,她所向無敵。既然使用「龍爪」這個名號會因傲慢而被判死罪,圖雅便繼承了「熊爪」這個名號以及整個安塔卡部落的尊重與敬畏。

Tuya BearclawShowcase Tuya Bearclaw


鋼鐵之魂威烈斯

當一個神秘的物體劃過天際砸上他家附近的山脈時,劍客威烈斯的人生也永遠被改變。當其他每個人因恐懼而退縮時,威烈斯獨自攀上山脈,在那裡他發現了位於巨坑中央的一把劍。他拾起劍,燃燒的印記便出現在他的手臂上,倒映出刻在劍柄上的圖案。從那時起,這把劍就與他產生連結,能夠從任何地方被召喚到他手中,無論距離有多遠。

威烈斯一直都是這把劍的學生,學習新的風格並且專精新技巧。操控這把神秘的劍,他相信自己能夠發現從未被發現過的劍術密技。面對一個充滿學習機會的世界,威烈斯享受每一次參戰的機會。

Wyleth, Soul of Steel

Latest Card Preview Articles

CARD PREVIEW

2021年 11月 16日

依尼翠:腥紅婚誓的衍生物 by, Kendall Pepple

吹熄蠟燭的火光,一起來欣賞依尼翠:腥紅婚誓裡的衍生物!這個系列和對應的指揮官套牌總共包含 25 張全圖的衍生物、一張徽記及一張雙面白晝 // 黑夜衍生物。在輪抽和系列補充包裡,你可以開到一張徽記、十九張全圖衍生物和一張白晝 // 黑夜衍生物(限定於輪抽及系列補充包)。在聚珍補充包裡,你則可以開到許多傳統閃卡版本的雙面衍生物。 每副指揮官套牌都包含十張雙面衍生物(總共有七...

Learn More

CARD PREVIEW

2021年 11月 3日

論人者人恆論之 by, Blake Rasmussen

大家對 Divine Intervention 這張牌應該都不熟。它的高調來自於與一般不同讓對局平手的規則敘述,但實際上,又有多少人會對一張什麼事都沒法做,只能以魔法風雲會版本失敗音效倒數的傳承八費結界感到興奮?它或許有些歷史,也往往會讓人感到好奇,不過也就僅此而已。 隨著時間,在了解到不會有任何玩家對和局感到開心之後,我們只再看過另一張會讓對局平手的牌—如果「贏得...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Card Preview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