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官傳奇中的傳奇角色,第一部

Posted in Card Preview on 2020年 10月 30日

By Ari Zirulnik and Ethan Fleischer

整週,我們都在展示指揮官傳奇中描繪新舊角色的牌張。有些你或許認識,也有些或許是第一次聽到,但他們每個人都有個故事。

以下,你們將會看到到目前為止指揮官傳奇每天所公開新傳奇牌的一段簡短介紹。下週,我們將會帶來另一半新「傳奇」的清單,一起來認識他們,並持續鎖定下週的第二部吧!


凱錫革佈陷人阿雷娜

沃文森的森林是依尼翠裡許多最令人害怕那些生物的家,這包括了狼人、吸血鬼和著魔的生物。阿雷娜在沃文森中保護旅者們,引領他們到附近的城鎮卡茲特,身邊總是伴隨著她的伴侶(不管是工作或私人)—荷拉娜。阿雷娜是一名本領高超的追捕者,利用所有的感知找出威脅著凱錫革省善良人群的怪獸。在獵捕狼人上她尤其拿手,但當依尼翠面臨到更大的威脅—奧札奇入侵之際,她加入狼人以拯救這個時空。

Alena, Kessig TrapperShowcase Alena, Kessig Trapper


輝光巨龍阿瑪蕾絲

在一個遙遠的時空上,隨著年紀增長,龍的鱗甲會隨著時間變硬,轉化為美麗的水晶。阿瑪蕾絲已經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比其他所有龍都要來得更長,而她對自己閃耀的鱗甲有著無比的自豪。實際上,這讓她對蒐集無聊的黃金毫無興趣—她尤其喜愛蒐集和自己一樣閃閃發光的寶石和水晶。如果你偶然碰見她的巢穴且,並未嘗試要為自己拿走任何東西,阿瑪蕾絲將會很開心地花上個把個小時來向你展示她收藏中最好的那些。

Amareth, the LustrousShowcase Amareth, the Lustrous


腐化觀察員貝爾蓓

艾維菈是瑞斯裡天帷妖精中的一名公主,艾拉達力的女兒,一名非瑞克西亞的密探暗殺了她並把屍體帶回了非瑞克西亞。艾維菈的屍體被重組及完備,並與其他機械組件結合出新的生物:貝爾蓓。貝爾蓓存在的目的是作為非瑞克西亞的暗黑神—約格莫夫的眼睛,觀察瑞斯選出新的大魔將。候選者有病態的吸血鬼寇維克斯,殘忍的戰士格利文,和早熟的年輕巫師爾泰。隨著時間過去,貝爾蓓放棄了原本的目標,做出了自己的決定。她與爾泰相戀,在競爭中助他一臂之力,並試著阻撓非瑞克西亞人入侵多明納里亞。可惜她的計劃並未開花結果,寇維克斯成為了新的大魔將,非瑞克西亞的入侵成了多明納里亞歷史上最毀滅性的事件,而貝爾蓓也被艾拉達力所殺。

Belbe, Corrupted ObserverShowcase Belbe, Corrupted Observer


喜劇天才布力姆

對拉鐸司宗派來說,直到有人失去眼睛之前,那都只是場有趣的遊戲—之後也就只是更加可笑。布力姆認為自己是拉鐸司裡百年難得一見的喜劇天才,認為自己的表演總是充滿了笑聲(和如噴泉般湧出的鮮血)。他說他有一次演繹了一場極為有趣的表演—不誇張,那次他屠殺了所有的觀眾。他也說你應該要參加那場表演的,但如果你當時真的在現場,早已是一具屍體,所以他說的話聽聽就好。

其實,布力姆並沒有那麼厲害,但酒精是如此便宜且刁難他人的機會俯拾即是。記住千萬別朝他丟番茄—布力姆會朝你丟更加尖銳的東西來反擊。

Blim, Comedic GeniusShowcase Blim, Comedic Genius


莽霸聯盟襲劫者布里奇

鬼怪海盜布里奇廣為人知的是他在砲術上的天份,繩結上的造詣,和吼叫上的專業。他對任何東西、在任何時候、或基於任何原因,都可以充滿熱忱地以最高聲量咒罵這件事已蔚為傳奇。

即使布里奇在最近一次為了偷取永生聖陽而造訪歐拉茲卡的旅程中,未能完成他的主要任務,但和同行的海盜掠奪黃金城被證明是筆極佳的買賣。布里奇和他的朋友馬科姆成為了莽霸聯盟的要角,賺進了大把「錢幣、珠寶和本票」!

Breeches, Brazen PlundererShowcase Breeches, Brazen Plunderer


明月巨海獸碧鱗

碧鱗是有千年歲月的明月巨海獸,統治著贊迪卡上阿庫姆沿岸的海岸線。他有著堅硬的甲殼,和許多隨著時間變得更為強壯的爪子和觸角。所有海中較小的生物均臣服於碧鱗,而巨海獸要求所有經過他領地的船隻都要奉納。碧鱗害怕的東西不多,但遠古的吸血鬼鵬洛客索霖馬可夫正是其中之一。碧鱗知道索霖鮮血術的能力可以結束它的性命,不過如此一來碧鱗將會在他死亡之際把索霖拖入深淵共赴黃泉。碧鱗從與奧札奇的戰爭中活了下來,並保有阿庫姆之海的統治權直至今日。在心底,他依然哀悼著最親密的朋友—特裘如領袖蘇提娜的離開,她在奧札奇覺醒的前期喪失了性命。

Brinelin, the Moon KrakenShowcase Brinelin, the Moon Kraken


末代紫杉柯芬諾

柯芬諾是一名真正的遠古紅杉樹妖,也是在洛溫上的最後一代。很久之前,他習得了整個部族的古咒知識和智慧、魔法及遠古的傳統儀式。他是名偉大的哲人,可以比別人更早感知到事情的發生—在其他比較短命的種族能理解這些事件之前。柯芬諾知道洛溫上將要迎來巨變,也知道自己難逃此劫ㄧ至少不是以任何一般人熟知的方式。他把自己的精華灌注在一顆種子上,並把畢生所學傳授給他的最後一個學生—金葉妖精黎茲。他交付黎茲把種子種在細語樹叢的任務,在那幼苗將會茁壯,並把柯芬諾的智慧在洛溫大限已到之際帶入時間—它已經被偉大極光轉變成了闇影荒原。

Colfenor, the Last YewShowcase Colfenor, the Last Yew


歧路卜算師艾力思

沒有任何東西比起搜尋並發現多重宇宙的祕密更能取悅一隻史芬斯。幾個世紀之前,艾力思偶然發現一個沒有人應該知道的事實,使得他現在存在於五分鐘後每個可能的未來當中。簡單來說,如果你和艾力思對話,他將會已經完成了與你的對話,並經歷了這個對話中每個可能的排列組合。從你的角度來看,可能看似他已經對你要說的所有東西毫無興趣,但實際上,他已經聽過你說這段話無數次並已經不能再仔細地盡可能回答了你的問題—只是你並不在那個聽到答案的正確時間軸上。

在如果要再簡單一點的話,與艾力思對話這件事讓人極度沮喪。

Eligeth, Crossroads AugurShowcase Eligeth, Crossroads Augur


拉米雷迪皮托的鬼魂

幽靈海盜幾百年來一直都是杰姆拉這片海的特色,每當他感受到海浪的召喚時都會聘僱新的海盜船員。拉米雷的風格和智慧讓他在那些對亡者沒有偏見的海盜裡廣受歡迎。

當他進入多話模式時(也就是隨時),迪皮托聲稱自己在兄弟之戰時曾在南海庫夏斯船長的背刺號上進行走私工作,並在約翰之戰時並肩長者多雷瓦奇在寧靜海大戰羅巴蘭傭兵團,且曾在奪回馬達拉之役期間掠奪伊岱米群島之間的海運貨品。他聲稱曾多次在戰役中陣亡,不只是與海盜女王強心阿迪菈的那一戰、被陶拉里亞只知道名字叫半丹恩的變形獸所暗殺,或是在烏爾博格敗給寇奇的關德琳。我們永遠無法知道這當中有多少為真—如果真的有哪一個屬實的話。

Ghost of Ramirez DePietroShowcase Ghost of Ramirez DePietro


埃分族學者葛末札

埃分族—一個像人的兩棲種族—已經安穩地居住在深海裡好幾個世代。但隨著數量的擴張,他們化石廟的洞穴已經不敷極速成長的數字使用。埃分族的祭師把眼光放到了山德拉的海岸線上,獵人們已經包圍好準備開戰,同時的記憶法師也已經潛入了主要城市中的每個下水道。他們會用心靈操控的能力,消除所有人們意識中關於埃分族存在的記憶。從阿爾迪斯坦到勒許等主要城市都對埃分族幾近普遍地無所知悉,正是埃分族的能力,以及他們無法無天的意圖最好的證明。

—葛末札,寰海探秘

Gor Muldrak, AmphinologistShowcase Gor Muldrak, Amphinologist


凱錫革護林者荷拉娜

伊莫庫來到依尼翠造就了一連串更加古怪且駭人聽聞的事件。兇殺案及祭典儀式日益增加,沃文森森林附近的人們也開始改變。他們長出鬚觸的觸手且在奇怪的崇拜中吟誦著伊莫庫的名字。荷拉娜和她工作及生活中的伴侶阿雷娜開始追蹤伊莫庫的秘密儀式活動並與其正面對抗。在這樣的生死交關的時刻,兩位獵人加入了他們過去敵人—狼人的陣營,一同對抗伊莫庫的變異大軍。

Halana, Kessig RangerShowcase Halana, Kessig Ranger


三生輪迴潔絲卡

潔絲卡一開始是多明納里亞上的歐塔利亞的帕笛可野蠻人,但她命中注定要重生三次,並在多重宇宙間度過這些時光。

當她的兄弟卡馬爾用映奇寶珠之劍刺向她的時候,傷口迅速潰爛且蔓延,並把她變成了不可近的菲姬,即便是最輕微的碰觸都代表了死亡。這是潔絲卡的第一次重生。

當卡馬爾以刈魂斧一擊擊敗了菲姬、艾若瑪和札戈卡後,三人合為一體成了偽神卡若娜。這是潔絲卡的第二次重生。

當卡若娜最信任的助手莎許和威司寇背叛了她,並再次以映奇寶珠之劍刺向她的時候,三個女人又再次分離。艾若瑪和札戈卡就這麼死去,但潔絲卡點燃了鵬洛客的火花。這是潔絲卡最後一次的重生。

點燃火花成為鵬洛客之後,潔絲卡加入了銀魔像卡恩的陣營。幾個世紀過去,潔絲卡回到了多明納里亞幫助關閉開在上空的裂隙。最終,她犧牲了自己來關閉最大也是最後一個裂隙,保護了多明納里亞和多重宇宙的其他人。

Jeska, Thrice RebornBorderless Jeska, Thrice Reborn


克洛薩之心卡馬爾

當多明納里亞野蠻人卡馬爾獲得了映奇寶珠—一個強力的魔法神器時,那強化了他天生的特點,並提供了他對暴力及權力的渴望。在這樣的狀態下,卡馬爾試圖強迫所有帕迪可部族臣服於他。在失去控制且被不正常的憤怒驅使的情況之下,卡馬爾把劍刺向了自己的妹妹潔絲卡,那讓她幾乎喪命。

深受良心及自責的打擊,卡馬爾成為克洛薩森林裡的一名隱士。他跟隨螳人蘇律司學習如何成為一名隱士,並向大自然及保護他人奉獻了自己。即便卡馬爾現已長眠,卡馬爾宗德魯伊的秩序依然建立在克洛薩森林裡,以表達對他行為及記憶的敬意。

Kamahl, Heart of KrosaShowcase Kamahl, Heart of Krosa


燼爪傭獸柯迪斯

熔岩術士的傭獸很大程度會影響到宿主魔法的效果。不好的(我是說難控制的)傭獸會妨礙咒語的施放及限制新的發現,而如柯迪斯一般優秀的傭獸則可以以不可思議的幅度強化咒語。有柯迪斯跟你在同一陣線,你會發現不只火力變強、範圍變廣,還有突如其來各式新的渦流出現焚化你的敵人。他同時還能點燃你的鍛爐,吃掉熔渣,並在漫長的一天結束後溫馴地蹭蹭你的臉頰。

Kediss, Emberclaw FamiliarShowcase Kediss, Emberclaw Familiar


陽鬃傭獸凱勒絲

在戰場上,相性合的座騎可能代表著生與死的差別。如果有人想跨上凱勒絲,相容性將是一切。在一些圈子裡她被視為「造王者」,因為任何被凱勒絲接受的騎士都將注定在戰爭中得享榮耀。然而當一切塵埃落定,騎士得到自己的獎賞後,凱勒絲就會消失—隔一些時候,她將在其他的戰場再次出現,尋找自己新的騎士。

Keleth, Sunmane FamiliarShowcase Keleth, Sunmane Familiar


血肉雕匠刻茲傑

刻茲傑是一位對他的魔判官希歐蕊著迷的非瑞克西亞人。他相信她是完美的典範,且只希望依照她的概念去重塑這個世界。刻茲傑有著完成任何符合希歐蕊 規則新物件的使命,且通常最後那如蜘蛛般的特色總讓人聯想到魔判官。在艾蕾儂毀壞了希歐蕊的領土後,沒有人知道刻茲傑之後的命運是什麼。

Keskit, the Flesh SculptorShowcase Keskit, the Flesh Sculptor


東樹木靈

木靈是東樹的樹靈。在逆神之戰之前,東樹的修行僧正享受著在樹靈旁豐足的生活,利用孢子來散播區域內的新生命。當逆神之戰開始時,樹靈看似開始休眠,把樹根滲入地底,對外毫無反應。

不幸的是,現實並沒有那麼平靜。樹靈正蔓延自己的樹根到東樹的領域,然從土地上突然出現一種所有修行僧都沒有看過的孢子。這些孢子同時紮根,纏上了人類並吸取他們的能量來創造新的靈性產物。在一場橫跨二十年戰爭的最後,木靈又一次陷入了長眠。即使他依然沈睡至今,剩下的修行僧在祈禱時依然戰戰兢兢—在一段安全的距離之外。

Kodama of the East TreeShowcase Kodama of the East Tree


沒有拇指的喀勒克

喀勒克是一名高投機的賭徒,居住在秘羅地的奧悉達山上。在與得克一場粗暴的賭局中,喀勒克失去了雙手的拇指,其中也包括他的幸運拇指。喀勒克想要回他的拇指,他與得克賭一根拇指他可以走到秘羅地的中心再回來。得克指出喀勒克已經沒有剩下任何拇指了,但喀勒克卻說這不是個問題。他深入秘羅地的中心,並在幾週後帶著一本他寫的書回來,記載了這趟旅程的點點滴滴。得克嘆了口氣並交還了喀勒克的幸運拇指。喀勒克把拇指和其他的幸運符一同掛在脖子上直至死期(那並非很久之後的事,他的旅途使他被異端殺死)。在他死後,有個名為「喀勒克儀式」的宗教依著他的著作誕生,散播著在秘羅地裡面有個秘密世界的內容。.

Krark, the ThumblessShowcase Krark, the Thumbless


薄暮之帷莉艾莎

在千年之前的依尼翠上,四名大天使姐妹保護著人類: 席嘉妲保護著生靈,布魯娜保護著王者,姬瑟拉與怪獸戰鬥,而莉艾莎則結合眾人。四個姐妹分別帶領著較小的天使們並有著共同的目標—保護人類,但分別用著自己的方式。在四個姐妹當中,只有莉艾莎應該要了解她們的敵人,並藉此緩和邪惡。利用她的知識,她認為應該要用更有效率的方式與怪獸戰鬥,並和邪惡交易來為善。

有一天,一位新的天使憑空而生:艾維欣。她對正義毫不妥協,且在能力上無人能敵。她不認同莉艾莎的方式,且當莉艾莎與惡魔領主達成契約之際,艾維欣稱她為異教徒並消滅了她,以及她的整群天使們。

Liesa, Shroud of DuskShowcase Liesa, Shroud of Dusk


立誓哨衛利維沃

翡歐拉是一個充滿政治鬥爭、欺瞞及背信的時空。即使貴族會吞掉其他的活體,一般人則正經歷著苦痛。利維沃已經看夠了這一切。作為貴族宅邸唯一的繼承人,他無助地看著父親指示別人消滅一個小村莊,只因為對擁有那片土地貴族心中的怨恨。他拔下了家族的紋飾並扔在父親的腳邊,放棄了家族的姓名及未來的頭銜。

從那一刻起,利維沃投身於保護一般的人們。他受過錢所能買到最好格鬥指導者的訓練,而他豐沛的技巧也遠足以擊倒那些在上城帕蘭諾上威脅別人的殺手們。在瑪切莎女王掌權之前的日子里,她視他為一顆有趣的活棋,能讓政治鬥爭變得更加有意思。這一切當然在他了結了一些敲詐本地商人的女王人馬後嘎然而止。現在,瑪切莎認為她跟利維沃需要好好談談。

Livio, Oathsworn SentinelShowcase Livio, Oathsworn Sentinel


銳目領航員馬科姆

馬科姆是上莽霸聯盟海盜的一員。身為一名塞連,他天生就有領航的天份,再補上對天體了解的天份,能從星象、圖表、羅盤及星盤獲取資訊的占卜術。馬科姆受僱於瓦絲卡船長來服務海盜船上尋找永生聖陽的海盜。你很難得會看到馬科姆最好的朋友不在他身邊—無法抑止(且無法安靜)的鬼怪海盜Breeches。

Malcolm, Keen-Eyed NavigatorShowcase Malcolm, Keen-Eyed Navigator


玖瑞加酋長努瑪

努瑪要為玖瑞加妖精整個部族的存活負責。贊迪卡是個惡劣且危險的時空,威脅可能來自四面八方:不管是危險的生物,外來者,或是土地本身。努瑪確保他們人民都有足夠的裝備來面對任何贊迪卡可能會丟往他們的東西,不管是工具、武器,或是任何強力的德魯伊咒語。任何威脅到他部族的東西都會被除去或驅離—也因此努瑪在放逐年輕的妮莎時下了很大的決心,但玖瑞加認為她物靈的能力已經激怒了贊迪卡。

Numa, Joraga ChieftainShowcase Numa, Joraga Chieftain


歐娜詐術師尼黎斯

尼黎斯帶領了洛溫時空上一個聚群的仙靈,誓死效忠歐娜。他接下了一個艱鉅的任務:激怒且耗竭所有碰見像人的生物。怒氣越高,暴露在尼黎斯的魔法下時就會睡得更沉。越深沉的睡眠能產生更濃烈的夢境以利仙靈收成,而那些夢境也基於神秘的目的被小心地傳送給了歐娜。

Nymris, Oona's TricksterShowcase Nymris, Oona's Trickster


鋼鐵軍團的璞拉娃

璞拉娃因為讓鋼鐵軍團有最低的死亡率而享譽名聲。她在戰術上的警覺無與倫比,使她得以最有效率的方式配兵以讓他們平安歸來。最近在戰鬥中的成功和在軍團裡巨大的威望為她贏得了官階。

璞拉娃在軍事上的敵人是吸血鬼司令官莉西婭,他們已在戰場上交手過無數次。彼此的部隊及戰略看似勢均力敵,若是哪一邊佔了上風,另一邊就會馬上趕上。如果璞拉娃不那麼在意自己部隊的生死,或許有機會能獲得勝利,但那並非她願意做出的犧牲。

Prava of the Steel LegionShowcase Prava of the Steel Legion


撒拉大天使蕾荻安

蕾荻安是最早一批由遠古鵬洛客撒拉所創造的大天使,在戰爭中指揮撒拉的天使們對抗腐化及黑暗。當撒拉離開她的地境時,她把守護的重責大任交給了蕾荻安。

年復一年,蕾荻安坐在撒拉的王位上,但那並不適合她,對她所帶來的苦痛也與日俱增。即便蕾荻安之光堅定不移,非瑞克西亞的潛藏密探在入侵撒拉領域後把她轉向對抗自己的子民。此時晴空號飛船出手干預,拯救了那些希望被撤離的人們。在最後的人類和天使成功逃離後,時空崩塌也帶走了蕾荻安。蕾荻安的聖光和撒拉領域的魔法,填滿了晴空號之心裡的魔法石,飛船最後也被證明成了多明納里亞的救贖。

Radiant, Serra ArchangelShowcase Radiant, Serra Archangel


旋昇建築師莉蓓可

在遠古的多明納里亞,莉蓓可是整個索藍王朝裡最棒的建築師。她的建築總吸引大家的目光,邀請大家實際來到被她稱為騰揚建築的地方。她把魔法石整合進許多設計中,並在傑作索藍神廟上到達頂峰—那正漂浮在首都寧城的上方。

莉蓓可的天份為她帶來了力量及影響力。在丈夫生病之時,她用了自身的影響力把索藍醫師約格莫夫帶到了寧城。不知不覺中,她幫助約格莫夫壯大了他的力量,而最終使得索藍王朝進入了內戰,破壞了寧城和所有莉蓓可的創作。在了解到約格莫夫在非瑞克西亞的神器時空上進行扭曲的實驗後,莉蓓可封印了前往非瑞克西亞的途徑,並在過程中犧牲了自己。

Rebbec, Architect of AscensionShowcase Rebbec, Architect of Ascension


羅噶之子羅噶克

喀爾寨鬼崽把巨龍普羅許視為神崇拜著他。在信仰中的核心概念,是以任何符合他們神性的方式行動—主要是掠奪、焚燒,並散播一切的恐懼。鬼崽相信只要遵從這些就會從普羅許的蛋中以龍的樣貌重生。

有一天,他們的領袖羅噶有了個新的想法:要像神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成為神。從那一刻起,他給自己設定了暴君的角色,要求向他進貢及犧牲所有過去獻給普羅許的東西。羅噶的兒子羅噶克不忍看著父親掠奪自己的子民,他並未選擇向其他人掠奪的道路,轉而帶領著反抗者向父親抗衡,試圖把喀爾寨的鬼崽們帶回「正確」的道路。

Rograkh, Son of RohgahhShowcase Rograkh, Son of Rohgahh


黯黑男爵辛格

男爵辛格是遠古的吸血鬼領主,在童話中被描繪成在多個時空恐嚇孩童的形象。即便不是鵬洛客,過去在年少時期的男爵曾是一名強力鵬洛客的招喚奴隸。在遠古的多明納里亞上,他的僕役據稱吸取了整片大陸的鮮血。黯黑男爵機靈且聰明,在高雅的晚宴和哲學的談話間,他接手了烏格薩時空裡一座矮人的鍛爐,並緩慢地建造了能量基地。 在過去的幾個世紀間,他把越來越多家鄉的人們轉變為奴僕。大家最後一次見到男爵是在一群吸血鬼大軍的前面,走過神秘的矮人之門—一個通往另一個時空—大融合前夕在自己城堡的地牢裡的通道。不管另一邊是什麼總歸已經灰飛煙滅。

Sengir, the Dark BaronShowcase Sengir, the Dark BaronSengir, the Dark Baron Promo


風暴眼夏尼

在韃契原本的時間軸上,夏尼是一名在尋找了解真實真正的本質潔斯凱鬥僧。雖然許多的潔斯凱都相信訓練和冥想是啟蒙的關鍵,夏尼卻相信真正的啟蒙只能在戰爭中的靜止中發現。確實在戰鬥中,她會進入出神的狀態,而她宣稱在那時可以聽見遠古巨龍的聲音。

Siani, Eye of the StormShowcase Siani, Eye of the Storm


愚者末日泰維司剎特

當泰夫隆格雷深愛的姐妹被宗教狂信者所殺,這名遠古的鵬洛客自我限制的理由就已經消失。改名為泰維司剎特並重塑身形成一條蜷曲的龍,下定決心要終身不語。他的方式既微妙—呢喃細語以加劇多明納里亞領袖的妄想症並驅使他們做出不明智的決定—又直接—使用魔法來殺掉那些他無法操控的人。作為多明納里亞歷史中持續出現的惡魔,他促成了撒爾帕汀帝國的殞落,消滅了冰河王國斯托葛,謀殺了龍長老鉻米恩盧爾,以及太古巨龍災難性的重生。

在非瑞克西亞入侵的時候,鵬洛客克撒引薦他加入他的九泰坦,一群致力於永久擊敗非瑞克西亞的鵬洛客。司剎特背叛了泰坦們,並在克撒—他預見了司剎特的背叛—殺掉他前除去了其中兩個成員。克撒用司剎特的精華強化了用來對付非瑞克西亞的靈魂彈。

Tevesh Szat, Doom of FoolsBorderless Tevesh Szat, Doom of Fools


虹彩魔笛手

在多重宇宙之間,在極其需要的時刻,魔法使用者會發現自己得以施放與過去施放不一樣的魔法。隨著危機過去,那知識會消失的不見蹤跡。如果被問起,每個魔法師都會有相同的回答:就像是腦中浮現了音樂,令人魂牽夢縈的笛聲。

研究者基於這個最廣為人知的理論把這個現象名為「虹彩魔笛手」。那個理論表示純粹魔法力的靈魂—比任何元素還要純粹—可以同時存在在所有時空的任何時候。作為純粹的魔法力,它沒有自己的意識,但能量可以被符合特定條件的人在潛意識中操縱。要精準找出那些條件只有少數的結果,而現在魔笛手依然是個謎。

The Prismatic PiperShowcase The Prismatic Piper


焰擊族的尤洛克

尤洛克在勇得帶領了一集族徹底無懼的沙潛者。他在刻意為之的危險情況下狩獵—在你對熔岩流動暸若指掌的情況下,那將能給你帶來很大的優勢。當然,一些沙潛者可能會失足,不會那只是集族存活下來所需付的代價。在聚流之後,尤洛克發現獵場大幅度地擴張,而她相信艾斯波可以用一些鄰近的熔岩來重新裝飾一下。

Yurlok of Scorch ThrashShowcase Yurlok of Scorch Thrash


反逆徵兵員札拉

在準備反抗執政院的時候,亂匠們需要鼓舞他們的力量。在多個徵兵員之間,沒有一個的效率比札拉更好。她的言詞蔚為傳奇,甚至可以說服根深蒂固的執政院成員加入她們的陣營。作為自己飛船的船長,札拉帶領著卡拉德許上最底層成員所進行的一連串成功的突襲,是亂匠獲得勝利的關鍵。

Zara, Renegade RecruiterShowcase Zara, Renegade Recruiter

Latest Card Preview Articles

CARD PREVIEW

2021年 9月 8日

延日泰菲力 by, Ian Duke

鵬洛客一直是我最喜歡設計的牌張類別。他們有許多的異能和數字要調整,也能提供讓角色傳達出強烈風味和個性的機會。感覺只要持續努力、調整並持續重複的步驟,就可以找到恰到好處的解答。作為一名設計師,我很快就了解到現實世界中並非每件事情都能如你所願,但中間的過程和目的地總是可以帶來很大的滿足。 我們通常會提前幾個系列安排鵬洛客的出場順序,那需要插畫和故事團隊的通力合作—以了解我們...

Learn More

CARD PREVIEW

2021年 9月 7日

從悚動旅店到異爍驛所 by, Reggie Valk

大家好,我是 Reggie,魔法風雲會的設計師。依尼翠:黯夜獵蹤是我前幾個參與製作的系列,自然是我的心頭肉。今天這張預覽牌的故事要從系列設計 Ian Duke 接下專案並給了它「高爾夫」的代碼後不久開始說起。團隊檢視了這個系列的稀有牌,了解我們想要在一些空間上有新的設計,其中有一個位置是雙面牌—感覺很像是一塊地,或許可以是的鬼屋。 Transform 西行谷修道院 正...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Card Preview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