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制

Posted in Feature on 2011年 1月 10日

By Wizards of the Coast

秘羅地這金屬時空已完全化為戰場。陰險的非瑞克西亞長期影響著此時空的魔法力核心。在秘羅地創痕中,秘羅地居民開始懷疑自己的世界出現異狀,而非瑞克西亞人則已作好戰爭的最終準備。到了圍攻秘羅地中,非瑞克西亞的驚懼獸冒出地表,襲擊尚未遭其影響的本地居民:秘羅人。

在這場將決定整個時空命運走向的大戰中,雙方都備妥最新的武器與計策。究竟是未受污化的部隊能守護純淨秘羅地,或是這些已「完化」的怪物大軍會在秘羅地開創新非瑞克西亞?

戰嚎

秘羅人曉得生存唯一之道就是團結,而戰嚎這個新機制讓你齊心出擊的生物能獲得強大的效應。

Accorder Paladin

當具有戰嚎的生物攻擊時,其他每個進行攻擊的生物會各得+1/+0。舉例來說:

  • 如果你只用一個輪駐軍神聖武士來攻擊,這樣就沒有其他進行攻擊的生物可獲得加成。
  • 如果你用兩個輪駐軍神聖武士來攻擊,則這兩個神聖武士會讓彼此獲得加成。當結算他們的觸發時,這兩個會各得+1/+0。
  • 如果你用兩個輪駐軍神聖武士與一個1/1秘耳衍生神器生物來攻擊,則這兩個神聖武士分別會讓另一個神聖武士與該秘耳獲得加成。當結算他們的觸發時,這兩個神聖武士依舊會各得+1/+0,而該秘耳衍生物總共會得到+2/+0。這次攻擊的力量總計會是11!

只要你具有戰嚎之生物宣告攻擊,就算是那時候並不由你操控的生物,也可能會獲得戰嚎的加成~舉例來說,在雙頭巨人遊戲中由你隊友所操控的生物。

而在戰嚎異能結算前,便已橫置放進戰場且正進行攻擊的生物,也會獲得此加成。舉例來說,假設你有銳鋒城塞勇士;這是圍攻秘羅地的秘羅陣營售前賽紀念卡。

Hero of Bladehold

銳鋒城塞勇士具有兩個觸發式異能~戰嚎,另一個異能則會將士兵衍生生物橫置放進戰場且正進行攻擊。由於這兩個異能都由你操控,你就可以選擇將它們放進堆疊的順序(這也包括在那同時觸發、且由你操控的其他觸發式異能,例如其他的戰嚎異能)。如果你把產生衍生物的異能最後才放入堆疊,則它會首先結算,並且這些衍生物將會得到銳鋒城塞勇士的戰嚎之加成(以及你把產生衍生物的異能放進堆疊之前,就先一步放進去的任何其他戰嚎異能)。

金技

只要你操控三個或更多神器,金技這個重新登場的異能提示就會讓你獲得加成。該加成有可能會是飛行之類的關鍵字,或增加力量與防禦力,或某些更特別的東西。


只要你操控三個或更多神器,銳草原犀牛便得+2/+2。只要你操控的數量沒那麼多,它就失去此加成。所以如果某個獲得加成的銳草原犀牛受到4點傷害,並且稍後在該回合中(或者就在那同時,例如在戰鬥中),你的第三個神器離開戰場,則銳草原犀牛也會被消滅。

某些具有金技異能的牌,例如銳草原犀牛,本身就是神器。他們會把自己也算進去,所以只要你持續操控另兩個神器(並且銳草原犀牛也並未因故變得不是神器),你的犀牛將會獲得此加成。其他具有金技異能的牌,例如甲殼塑師(出自秘羅地創痕),其本身並不是神器,也就需要有三個其他的神器才行(除非它因故變成神器,例如由於秘羅地創痕液金包覆這張牌之影響)。

活化武器

秘羅人正忙著磨練計策、鑄造兵器來應戰,非瑞克西亞人也展現了扭曲的新創造。當你打開圍攻秘羅地補充包時,你可能會看到這樣子的衍生物牌:

Germ token

0/0的衍生物!你也許會好奇這有什麼用處:怎會有人想要這種東西。這答案則與非瑞克西亞全新的活化武器機制有關。

Flayer Husk

當具有活化武器的武具進戰場時,其操控者會將一個0/0黑色病菌衍生生物放進戰場,且將此武具裝備在該病菌上。通常來說,0/0的生物會由於防禦力為0或更少而立刻置入其擁有者的墳墓場,但由於劫掠空殼裝備於其上,這病菌衍生物將能以1/1生物的身份健康地活著拼鬥下去。其他具有活化武器的武具牌則會賦予不同的力量與防禦力加成,但至少都會有1點的防禦力。

在病菌衍生物死掉之後,此武具依舊會如常地留著,需要時就可以佩帶在其他由你操控的生物上。但如果你要更強烈的非瑞克西亞感受,大可不用等上那麼久!如同其他武具一樣,你可以在自己能施放巫術的時機下,起動劫掠空殼的佩帶異能來將它裝備在另一個由你操控的目標生物上。如果當該病菌衍生物依舊在戰場上時,你成功地如此作了(並且該病菌衍生物並未得到其他的防禦力加成,例如來自元帥讚美詩輪駐軍之盾),則此病菌衍生物會由於防禦力為0或更少而置入其擁有者的墳墓場。

不論你是需要個生物或武具,活化武器都能罩得住。(就別太要求這些武具的長相了。)

侵染

在新式的活化武器之外,非瑞克西亞人依舊靠著中毒指示物與-1/-1指示物打天下;此兩者在此系列中主要還是藉由再度登場的侵染機制四處散佈。

秘羅地創痕中,侵染只會出現在黑色、綠色與神器上;而在圍攻秘羅地中,侵染的顏色分佈也大致上會是如此。但即使是秘羅人最團結的白色,也已被某些非瑞克西亞滲透者染指了。

Priests of Norn

你應該還記得,具有感染異能的生物會以-1/-1指示物與中毒指示物的方式,分別對生物與玩家造成傷害。所以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當具有感染異能的生物向某玩家造成傷害時,該玩家不會因此傷害而失去任何生命,而是改為得到該數量的中毒指示物。玩家若具有十個或更多中毒指示物,便會輸掉這盤遊戲!

當具有感染異能的生物向某生物造成傷害時,-1/-1指示物便會一直留在後者上面。它們不會因為該生物重生或是回合結束而移除。防禦力為0或更少的生物會置入其擁有者的墳墓場,就算是不會毀壞或能重生者也是一樣。

侵染會因任何傷害而生效,而不只是戰鬥傷害~所以你要是有法子讓你的放蕩烈焰術士具有侵染,其異能將會以-1/-1指示物的方式對生物造成傷害,並以中毒指示物的方式對玩家造成傷害。

而具有侵染之來源所造成的傷害依舊是傷害,雖然它與其他的傷害的處理方式不太一樣。繫命,死觸,以及會因生物受到傷害而觸發的異能都會如常運作,且該傷害就像其他的傷害一樣,可以被防止或轉移。

具有侵染之來源所造成的傷害也會如常地影響鵬洛客。

「已中毒」

圍攻秘羅地中,你可能會遇到這個新的規則用詞:已中毒


玩家只要具有至少一個中毒指示物,就算是已中毒。不論玩家具有幾個中毒指示物,他只會是「已中毒」或不是這狀態;而敗血鼠攻擊時不是得+1/+1,就是沒有此加成。

增殖

增殖這復出的關鍵字行動,正是非瑞克西亞人散播扭曲污染的手段。執行增殖時,選擇任意數量其上有指示物的永久物和/或玩家,然後在其上放置一個它已有之類別的指示物。每位被選上的玩家會得到一個他已有之類別的指示物(目前來說,玩家會得到的指示物只有中毒指示物一種)。而被選上的每個永久物,也都會得到一個它已有之類別的指示物。對每個永久物來說,你只會依此法在其上放置一個指示物,就算該永久物上有數種指示物也是一樣。

所以當你增殖時,如果某生物上已有了一個或數個-1/-1指示物,你就可以在上面多放一個。如果某神器上已有了一個或數個充電指示物,你就可以在上面多放一個充電指示物;但你不能放在上面原本沒有充電指示物的神器上。你甚至可以只在對手的生物上多放-1/-1指示物、並忽略掉自己已有-1/-1指示物的生物;或是在雙方都有中毒指示物的情況下,只增加對手的中毒指示物,且不讓自己的變多。

Spread the Sickness

圍攻秘羅地有幾張新的增殖牌。其中的一些,例如擴散病症,是具有目標的瞬間或巫術。

如果在擴散病症將要結算時,你替擴散病症選擇的目標生物已經不在戰場上,則該咒語就會被反擊,且你無法執行增殖。如果該咒語結算,則該生物是否確實被消滅,與增殖並沒有關係。即使該生物重生或是不會毀壞,你依舊能夠增殖。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的回歸傳奇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重返依尼翠代表一些大家最喜歡的角色也將回歸!如果你錯過了,別忘了看看昨天介紹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新傳奇的文章。有些角色已經有了幾張牌,還有一些角色第一次從背景敘述的內容來到了聚光燈下。讓我們來看看有哪些! 涅非利亞屍鬼牧者賈達 賈達曾是小鎮上的一名外科醫師,後來轉向死靈學以對付世人並不熟悉的瘟疫。當最後一名村民死去之後,賈達便屈服於死靈學所驅動的瘋魔。他復生了整個...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的新傳奇 by,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今年的收成節和以往不同!派對上出現了許多新面孔—讓我來為大家一一介紹。 華輝護教軍艾德琳 艾德琳是絕頂的戰術家,在戰場上從不屈服,那麼當她在癲狂劫時被選為護教軍的領袖自然也就毫不令人意外。然而,為了起身對抗伊莫庫,她無法分身顧及她的家人。一個吸血鬼家族利用了這場混亂誘拐了一些村民—其中也包括艾德琳的弟弟。 在伊莫庫被禁錮之後,艾德琳自己踏上征討吸血鬼的路。她迫切...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