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巴席利柯特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0年 6月 8日

By Liz Leo

我是Liz Leo,Wizards Franchise Development Team 裡的創意製作人。今天我將召集在開發魔法風雲會最新鵬洛客的關鍵設計師們,來讓你更瞭解巴席利柯特。

在創造一個鵬洛客時,通常我們會讓他居住在並代表一個特定的時空。最近一次是依克黎的盧卡,從裝扮、能力和故事跟和這個世界的構築息息相關。但如果要為一個系列設計一個不與任何時空連結的鵬洛客會發生什麼事?核心系列是介紹尚未與主故事線有所交集的鵬洛客、並為他們設定好在未來魔法風雲會中一席之地的最佳舞臺。

2021 核心系列 (M21) 裡,我們開發了巴席利柯特以為核心系列帶來全新的面孔。我聚集了資深敘事設計師Gerritt Turner、資深藝術總監 Daniel Ketchum 和遊戲設計師 Sydney Adams 來回答一些製作巴席利過程中的問題。

問:讓我們從瞭解巴席利是誰開始。你可以聊聊角色的起源並稍微介紹一下他的背景故事嗎?

Daniel Ketchum:在決定要創造一個新的、白色的神聖武士時,我們腦力激蕩了一些概念—有些或許未來有機會得見天日!但最後,我們認為巴席利柯特最符合我們的要求。巴席利是一名向理想宣誓且有著最真誠意念的神聖武士,他對那些熟悉奇幻比喻卻剛加入魔法風雲會 的玩家來說更有親和力。我們同時微調了一下那些用來刻畫巴席利細節的比喻,在回饋長期玩家的同時,也能具象化白色在魔法風雲會中顏色派的宗旨:保護、秩序和團結一致以達成共同目標。

Gerritt Turner:如你從牌圖上可以猜到的,巴席利柯特出生於阿芒凱的沙漠時空。從早期開始,他便崇拜歐柯塔—阿芒凱裡象徵團結的貓神—並遵從他的教誨。巴席利只想藉由完成團結祀煉來證明自己,並在阿芒凱卡牌系列的事件之前不久得到了他的機會。多虧了巴席利的領導,他的祀徒從嚴厲的考驗中活了下來,而巴席利索取了歐柯塔的箭以完成祀煉。在純然喜悅的某個瞬間,巴席利潛在的鵬洛客火花被點燃,而他就這麼消失了。

顯然,這件事讓巴席利措手不及,並花了一些時間來瞭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這趟未預期的旅程開始之前,他對鵬洛客及多重宇宙一無所知。當他終於瞭解到發生了什麼事後,他迫切地想要回家,但 . . .如果有人沒跟上最近的魔法風雲會故事,讓我來透露一下:情況並不是太好。當巴席利回到阿芒凱之後,只是滿目瘡痍。歐柯塔已死,而他所堅信的一切都只是精心策劃好的陰謀。

問:哇,那情緒肯定像坐了雲霄飛車一樣。巴席利是如何面對發生在他的家鄉時空上的事的呢?

Sydney Adams: 在失去了堅持的目標後,巴席利經歷了信念上的危機。對巴席利來說,忘記歐柯塔、放棄自己的信仰並繼續向前將會更加容易,但在看到人民的掙紮及傷痛,他瞭解自己還有未竟的事業。他聚集了受傷及疲憊的人們,用自己所知的東西來鼓勵他們,並意識到歐柯塔的教誨依然正確。巴席利明白即便歐柯塔已經離開了他們,她所教導的真誠、尊重和團結依然活在自己及她的子民身上。此時這個角色有了驚人的成長—也可以說他變得成熟了。歐柯塔就像是他的母親並給了他一切,而巴席利也領悟到歐柯塔一直與他同在,而他可以利用自身所學來改變世界。

DK:巴席利最令我感到興奮的,是他在一個小心建構的泡泡中長大—避世簾—而他現在瞭解到整個世界是一個謊言,外面的多重宇宙是如此遼闊。我喜歡他接受這個啟示的方式,決定內化他在阿芒凱上習得並適用於全世界的真理—團結的力量—並以此作為他作為鵬洛客在旅途中遭遇美麗、危機、心碎及勝利時的精神支柱。

GT:即便巴席利得以在自己及世界所發生的事中找到希望,他依然把這個擔子扛在肩上。阿芒凱的完整世界觀建構在競爭成為豪英之上,而那個觀點或多或少地影響了巴席利。以角色來說,在法老神的真實身份及動機被揭露後,他將會在豪英的意識中掙紮。歐柯塔的理想會存在於他的意識之中,而在克服失去的過程中,她的「聲音」會帶領他— 並非字面上所述的意思,只是一種比喻。如果巴席利可以從歐柯塔的記憶中找到價值,那或許就可以找到平靜。

問:我喜歡巴席利的故事反映在設計項目中的方式。你可以介紹一下這些醒目的視覺主題背後的啟發嗎?

DK:設計巴席利柯特十分有趣!為了要實現巴席利這個角色,我們尋求魔法風雲會資深畫家 Kieran Yanner 的協助,透過阿芒凱的視角來重新想像神聖武士的原型,並在一些細節上參考了歐柯塔。雖然全副武裝的盔甲在阿芒凱的沙漠中並不容易取得,我們認為盔甲對於讓這個角色成為神聖武士來說是必要的。所以巴席利的盔甲維持了你會在傳統亞瑟王傳奇中期待的樣貌,但構成的元素卻參考了阿芒凱及歐柯塔:帶有拉佐特特色的白色與金色主題;在胸前有著歐柯塔抽象臉孔的編織甲冑;空的武裝帶上細微的細節是為了要掛在腰帶上的魔符而存在。我們還精心設計了他的武器。雖然基礎是歐柯塔的一支箭—巴席利在團結祀煉中所獲得的那支—我們為它加上了彎曲的刀刃—靈感來自古埃及的真實武器—來讓它具有獨特、可實現的形狀,感覺真正來自阿芒凱。.

問:巴席利看起來是個令人畏懼的對手。他的能力是什麼,又是怎麼使用他的武器的呢?

SA:巴席利有多種不同的招數,首先是他所受的軍事訓練。阿芒凱上的信仰並沒有太多牧師,更多是佛教的寺廟,所以他的身心一直在接受鍛煉。巴席利精通集體戰術及策略,他的魔法反映了他所受到的教育和性格。他瞭解天份讓他比同儕更強壯,所以他的首要目標是確保團隊的成功。利用他的魔法,他會用如金色沙塵般的靈氣圍繞著他和他的夥伴,讓他得以減輕受到的傷害,或加強身處靈氣內他人的能力。

GT:如Daniel 所提到的,當巴席利的火花被點燃之際,他手中正持著歐柯塔的箭,而那伴隨了他第一次的時空旅行。作為他對歐柯塔奉獻的象徵,他把箭作為自己的招牌武器—有時是矛、有時是標槍、有時又是戰斧。這需要很多操作上的技巧,但巴席利所受的訓練讓他能夠非常精準地進行處理。

阿芒凱插畫 | Titus Lunter 作畫

問:你可以聊聊為什麼為巴席利設計這些能力嗎?

GT:巴席利是一名來自沙漠的法師,而我們對一個沙漠神聖武士在魔法風雲會中要如何表現自己充滿興趣。廣義上來說,神聖武士通常非攻(打擊邪惡)即守(保護夥伴或無辜的人)。我們已經有了以進攻為導向的神聖武士—艾紫培提瑞,也在過去見過很多像「黃砂暴」這類效應的牌.所以我們決定讓巴席利的能力著重在防禦上。這很自然地讓我們想到武器和咒語被沙子減緩了殺傷力,而他的能力就是從那裡開發來的。

DK:我最喜歡巴席利的是設計當中的每個部分彼此完美地契合。他是一名奉獻給歐柯塔的神聖武士,宣揚著團結的真諦。還有什麼視覺元素能比沙子更好地代表團結一致呢?一粒沙子是那麼的微不足道,但聚在一起便能撕裂骨肉並侵蝕山脈。巴席利信念的完美視覺呈現剛好又能包含他的家鄉時空元素。所以我喜歡當他利用能力去鼓舞前線的夥伴時,他的魔法正是旋轉的沙塵靈氣—這不僅讓他有了阿芒凱的獨特視覺,更巧妙地講述了他的主題。

問:巴席利是一位有信仰的人,這件事似乎在他設計的許多方面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你可以解釋這個決定是如何被下達及執行的嗎?

GT:在開發他的歷史的時候,我們瞭解到這個被信念所驅使的角色會遭遇到某種對他信念的挑戰,而克服這種挑戰的過程將會激勵他並把他送往多重宇宙成為英雄。這個思路讓我們想到了阿芒凱,因為它代表了近期魔法風雲會故事中我們所見的最大的信念危機。這對我們的神聖武士來說似乎是一個絕好的機會,迎接信念上的挑戰,並藉此更加茁壯。尤其是幻滅時刻對多重宇宙來說是一個如此消極的事件,而我們對能在其中獲得一線希望而感到興奮。

SA:當我聽到關於這個角色的某些元素被放在一起的時候,我很好奇是否會成為另一個「教堂被腐化了,歐佐夫!」的情節,但在知道並非如此之後,我要求加入這個創意流程。對我來說 巴席利不是破壞與信仰關係的附屬品是很重要的,我並不想看到一個他放棄信念並得以進化的版本—我想那已經是個普遍圍繞在信仰周圍的闡述方式。那是你的父母讓你做的事,而你成長後擺脫了它。但我相信只要沒有人受到傷害,任何人都有權利帶著尊重及認可去做讓他們開心的事。

作為一個有信仰且有著各行各業朋友的人,我不希望巴席利代表的是他所經歷過的負面體驗。巴席利身邊充滿著對他的支持、同情和愛。他應該要是信念的積極象徵,尤其是他在悲劇面前。不管是以什麼方式,我們都有屬於自己的信念。當你被擊倒後得以站起,那是因為你有相信的東西。你相信事情會變好,一切都會過去,明天早上太陽依然會升起。我希望人們能在這個角色上看到自己的故事。

問:我一直很想看到新的鵬洛客加入這個世界。他們不只是遊戲裡的卡牌,更是我們認同的角色。從創意者的角度,巴席利設計中的哪個元素跟你個人有所關聯呢?

GT:對我來說是巴席利的火花時刻。我很喜歡看到鵬洛客火花被點燃的時候。我從事的是創意工作,而最棒最強烈的感覺就是一見如故的東西。或許我曾很長一段時間努力解決一個問題,而突然之間可能靈光一閃一切都說得通了。終於得以突破困境的感覺很棒,完成自己的目標,滿足創造的熱情。如果我成為一名鵬洛客,我不會希望旅程從創傷開始,我希望點燃火花的那個時刻充滿幸福或驚奇,以某種積極的方式推動我進入這個神奇的、充滿無限可能的多重宇宙。我想巴席利的故事很好地呈現了這種經歷。

SA:我有我的信仰,而我在這段信念的旅程中也經歷過掙扎、適應與重生。當我從高中畢業時,參加了很多教堂的活動。在 17 歲時,我的信念受到了挑戰,對我來說,到那時為止所有的認知都遭到了巨大的打擊。接著我進了大學,我掙扎著調解我的信仰、獨立,和我感受到的背叛,那是人生中第一次我感到孤獨。我住在宿舍裡,懷念著周日的禮拜,與朋友在城市裡閑晃,以及那些激烈文學的分析課程。我們討論吉爾伽美什史詩、失樂園及聖經,但對這些文學沒有任何的偏好或想法。那段時間讓我瞭解到我不需要其他人來評斷我的信仰,或決定我與神的關係。我需要分析並做出屬於自己的決定,並接受這一切。當我們在著手巴席利的背景故事時,我清楚地知道他的精神狀態,因為我就是巴席利。他的旅程是大多數人有經歷過的。那可以很重要或微不足道。你相信公車一定會來,但即便它最後沒來,你也能找到其他方法去上班。“因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資訊,不是憑著眼見”。事情可以看起來很晦暗,但你內心深處知道永遠會有往前的路。你不會放棄,你不能放棄,而那就是巴席利對我的意義。

問:M21 馬上就要上市了,而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打開補充包並在秘稀的位置看到他。最後我想說,巴席利的角色設計中最讓你們興奮的是什麼?

SA:我想玩家會發現巴席利對白色有很大的幫助。我很期待看到玩家藉由他所發現獨特、有趣或有時候可怕的對局 。

GT:我喜歡巴席利面臨信仰危機的那個瞬間,我想故事裡會有個版本是他走過一條非常幽暗的路徑。我很佩服他面對低潮,看到自己的世界被摧毀,神祇逝去,而波拉斯的謊言被揭穿。他能夠展現神奇的力量,自深重背叛的灰燼中,重生出新的使命感。我深受感動,即便歐柯塔在祀煉的謊言及死亡的悲劇中也是共謀,她所留下的價值觀—真信、團結和同情—將會通過巴席利延續,並很有希望成為多重宇宙中一股善的力量。

DK:巴席利身處多元且充滿挑戰的多重宇宙,技能也不怎麼豐富,但相信他的信仰能帶他突破這一切—通過合作,我們可以變得更好。他是一個有能力的成年人,帶著天真的想法和高尚的心探索新世界。我覺得這很出色並充滿啟發,並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他的旅程。

謝謝 Sydney、Gerritt 和 Daniel 對於新鵬洛客巴席利柯特的努力及想法。別錯過第一次見到巴席利的機會,就在 6 月 26日的M21售前現開賽上!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的回歸傳奇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重返依尼翠代表一些大家最喜歡的角色也將回歸!如果你錯過了,別忘了看看昨天介紹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新傳奇的文章。有些角色已經有了幾張牌,還有一些角色第一次從背景敘述的內容來到了聚光燈下。讓我們來看看有哪些! 涅非利亞屍鬼牧者賈達 賈達曾是小鎮上的一名外科醫師,後來轉向死靈學以對付世人並不熟悉的瘟疫。當最後一名村民死去之後,賈達便屈服於死靈學所驅動的瘋魔。他復生了整個...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的新傳奇 by,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今年的收成節和以往不同!派對上出現了許多新面孔—讓我來為大家一一介紹。 華輝護教軍艾德琳 艾德琳是絕頂的戰術家,在戰場上從不屈服,那麼當她在癲狂劫時被選為護教軍的領袖自然也就毫不令人意外。然而,為了起身對抗伊莫庫,她無法分身顧及她的家人。一個吸血鬼家族利用了這場混亂誘拐了一些村民—其中也包括艾德琳的弟弟。 在伊莫庫被禁錮之後,艾德琳自己踏上征討吸血鬼的路。她迫切...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