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龍、和. . .貓龍

Posted in Feature on 2017年 8月 8日

By Gavin Verhey

When Gavin Verhey was eleven, he dreamt of a job making Magic cards—and now as a Magic designer, he's living his dream! Gavin has been writing about Magic since 2005.

我不敢相信終於來到了這一步。

指揮官(2017年版)的設計是從2015年11月10日開始的。

我則在2016年3月14日把這個系列交給Bryan Hawley的開發團隊。

這過程開始後的每一天,我都在知道這個系列有哪些很棒的牌的情況下起床;每一天,我都想要告訴大家這個系列有多棒。然我只能把這一切藏在心中。

直到現在。

終於,我們來到了這一步。

2017年8月8日,這是我可以談論指揮官(2017年版)的第一天。

而我真心有些故事想要告訴大家。

要從哪裡開始呢?

不如先來談談我從設計第一天開始就知道的三件事好了。

1. 我有一個很棒的團隊

從第一天開始,我就知道我有一個很棒的設計團隊。有誰?讓我來告訴你!

Gavin Verhey(負責人)

剛負責完魔王:尼可波拉斯的設計後,我又獲得參加指揮官(2017年版)工作的機會—這令我興奮不已。這是我第一次負責一個包含魔法風雲會新牌的系列設計(魔王:尼可波拉斯只著重在新的陰謀上),而指揮官(2017年版)是一個很棒的系列。為了要盡可能做出很棒的系列(以及確保我不會陷入深而做出什麼瘋狂的牌來),我得以跟一個很棒的團隊一起工作。

有趣的事實:我在11歲的時候決定要進威世智的R&D工作,而現在我則在這裡領導著系列!媽,我在這!


Mark Gottlieb

身為魔法風雲會R&D裡眾多Mark的其中一員,Gottlieb已經在公司待了很長的時間,並擁有著絕佳的設計直覺。他同時身為規則經理和設計師的根基使他有很好的觀念去判斷哪些可行哪些則否。當我在領導團隊時,他所提供的專業建議對整個團隊來說是無價的。

你可以在他篩選哪些東西適合哪些又不適合他的套牌時發現他的長處。在這個指揮官團隊中,每個人都設計了一副套牌—代表他們大多專注於加強自己的套牌並在遊戲測試中使用。我依然會綜觀所有套牌,但團隊中的人都能自行調整並嘗試新牌。Mark的套牌是一副貓套牌!(如果你還不知道有副以貓為主題的套牌,別忘了看看Mark Rosewater昨天的文章。)很多人在Mark提出貓套牌時表示質疑,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副套牌很不錯—而他也證明了自己是對的!

有趣的事實:諷刺的是,Mark在過程中同時提出了或許是最瘋狂的機制,雖然這個機制最後並未被使用(但這下次再提吧)。


Ben Hayes

Ben是可以在遊戲設計中完美平衡所需的藝術跟科學的那個人。我看過他作出一些很棒的頂底設計,而同時又埋首演算表藉以了解系列的表現。他在之前指揮官系列工作及負責指揮官(2016年版)的經驗幫助我們定型了指揮官(2017年版)裡很多東西。

在這個團隊中,Ben是開發團隊的代表,確保設計團隊所製作的機制跟牌張能與開發團隊的方向一致—而同時他又提供了系列所需要的設計知識!在稍晚的階段,Ben在團隊中的位置被換成了領導開發者的Bryan Hawley—你明天將會聽到關於他的消息(我將讓他自己來介紹自己。)

Ben將是我們今天要談論的這副套牌的設計者!

有趣的事實:Ben跟我已經一起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在我們來到威世智之前就是了。2010年聖胡安專業賽的前一晚,我交給他我一直在測試的浪客套牌列表. . .然後他最後在構築賽的部分拿到了全勝!從專業賽到魔法風雲會R&D,我們已經一起跟牌堆混在一起好長一段時間。


Jules Robins

Jules是R&D裡最值得信賴的一個人。如果交給他一個專案,我知道他將會完成它—並比我要求的還要再好十趴。如果我要向他試探一個牌張的點子,就如同我平常所做的那樣,他將會停下他手邊的任何工作,就算我馬上就可以知道他正在緊要關頭。他的表現總是令我滿意,我也很高興能有他永遠地在R&D裡。

他同時會在所有的對話中加入可能的雙關語,而在我的眼中那是一個大大的加分。

雖然當我們在指揮官(2017年版)中合作時Jules依然是新人,但他如今已經不是R&D裡面的新面孔了。現在,他就坐在我的旁邊。由於在Jules加入威世智之後我所負責的設計專案(其中還包括一些尚未公開的!)裡,他都是團隊中的一份子,所以這對我來說這倒是還挺方便的。考慮到這層一對一的關係,所以如果你喜歡我的系列,請感謝我;如果你不喜歡這些系列的話,那就怪Jules吧。(開玩笑的,那八成是我的問題。)

Jules設計了一副你還不知道的套牌—但這週接下來你就會知道了!

有趣的事實:我家中有一隻樹獺因為Jules Robin而被命名為Jules,因為他是這麼的可靠。這說來話長. . .


Kelly Digges (創意聯繫)

Kelly並非所有的時間都是我們團隊的成員,所以他並未參加會議及遊戲測試。但他所做的—極度有價值的是—想出系列裡牌張大部分的風味。這代表幫我們思考可以炫耀的新角色;了解一些瘋狂牌張背後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並讓它實現;而其中我最喜歡的,是建議我們為哪個舊角色製作牌張。(舉例來說,當我們得以做一張新的米麗時,我實在太開心了。)

Kelly是一個創意導師,而我也很感謝他願意讓我靠近他的桌子問他許多奇怪的問題。如你待會兒將會看到的,這樣的互動造就了這系列我最喜歡一些牌的創意。

有趣的事實:如果有機會,要Kelly跟你講一個故事。任何故事。20分鐘後,你將會發現自己坐在地板上,拖著腮幫子專注於聽到更多魔法風雲會過去的事情。那實在是太棒了。我曾經在一些會議中遲到,而理由正是我跑去Kelly的桌旁問他一些關於系列的瑣事,而最後聽完了整個荷馬利之戰。有些人倚賴的是維基百科,而我們倚賴的是Kelly。

2. 我們要做四副套牌

你或許會發現,我們今年在指揮官中從五副改成製作四副套牌,為什麼?

讓我告訴你在R&D裡一個你可能從來沒聽過的團隊。

魔法風雲會R&D裡,有幾個不同層級的團隊。你們都知道了有設計、對局設計跟甚至探索設計,但還有一個極其重要卻鮮少出現在鎂光燈下的團隊:產品架構(Product Architecture)。

這個團隊是由「尋找偉大設計師」活動(Great Designer Search)的校友Mark Globus所負責。其中一個產品架構的目標是檢視大範圍的系列和上市時間,並賦予它們一個整體的信息和目標。最重要地,是從一萬英尺的高空了解我們在做的是什麼。

在經過了一連串的研究之後,這個團隊為今年所決定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將會減少為四副套牌。為什麼是四而非五?因為我們相信對新的玩家來說,指揮官最好的遊戲體驗是四個人的比賽,而發行四副套牌顯示了我們認為這是對玩家最好的開始。同樣地,我們希望給每副更多新牌來讓它們更有趣。

沒錯:這次,你將會在每副套牌裡獲得更多新牌!我覺得不要減少新牌的數量是很重要的,也確實這麼做了。指揮官(2017年版)指揮官(2016年版)有相同數量的新牌—你將會在每副套牌裡獲得更多新的東西!

然而這並非一帆風順。在過去,我們曾用顏色循環套牌,並在每副套牌裡各放進一個五張牌循環裡的其中一張。現在不管選擇哪一個都變得更加詭異;你無法透過顏色循環套牌(像是在指揮官(2014年版)裡每個顏色做一副,或是在指揮官(2016年版))裡每副套牌少一個顏色;且如果你做了一個五張牌的循環,那不可避免地至少有一副套牌裡會有兩張。

這則跟我所知道的第三件事情吻合. . .

3. 那將會是部族!

另一個產品架構所了解到的事情,是如果不再使用五副套牌,我們將需要一個製作套牌的新方法。在過去,我們曾使用過顏色。五像是魔法風雲會裡的黃金標準數字:它適用於所有的單色、雙色配對、三色甚至四色的色組。但這個改變出現在一個偶然的時機點上,因為顯然我們已經將要用盡所有顏色的配對方式。

因此他們所得出的另一個結論,就是套牌應該要繞著主題進行,而不再是顏色。

沒錯:從指揮官(2017年版)開始,指揮官系列將不再跟著顏色走,而將環繞著主題。

這次,檢視了什麼是跟其他產品最適合的主題,以及考慮到未來的指揮官系列,Shawn Main(很遺憾他已經離開了公司—甚至沒有先跟大家展示幻滅時刻!)有了個想法。

他的想法?部族!

這個決定並非無法被改變。如果設計團隊跟我在深入了解之後,都認為部族並非是適合的起點,我將會告訴Shawn並讓他知道這需要被重新評估。

但這次,他是對的。

部族很快就證明自己有很多可以讓系列發揮的空間。玩家們早已自然地構築部族的指揮官套牌,而在這點上繼續發展將會是很棒的一件事。

所以在第一天,這是我們所知道的三件事。

然後呢?

適合每個人的部族

我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開始決定哪些部族是我們想要當作主題構築的。我們有很多不錯的選擇—而我將要把我們是如何選擇它們的留到下個星期再講,屆時你將會知道全部有些什麼(千萬別錯過了!)

但另一個我們所討論的事情,是有些不管你喜歡的是哪個部族都能有好表現的牌這件事情有多重要。當我們可以在四副套牌裡支持四個部族的同時,魔法風雲會裡還有很多很多其他的生物類別,而我也希望可以確保玩家都有一些額外的工具可以構築他們最喜歡的部族,不管是野蠻人、野獸、弓箭手或是艾文。

因此,當這些部族套牌確實著重在一些會對特定部族產生效果的牌張上時,每副套牌也會包含一些可以放進任何該色部族套牌裡的東西,不管類別是什麼。

這時就不得不談到一個我們在很前期就開始討論的東西:普通牌。

每個指揮官系列裡都有一張會出現在每副套牌的普通牌,而我希望它們能配合主題。每個人都打造了一些設計,而Mark Gottlieb則交出了這張牌。

我們開始進行測試,而這張牌毫無疑問地獲得了優勝。我預期你們將會在很多指揮官比賽中見到它。

時刻終於到了。我終於可以向你們展示指揮官(2017年版)裡的一張牌。寫到這裡時我的手正不停顫抖著(這不只是戲劇效果而已,我的手真的正因為興富而顫抖著。)

來吧。容我向全世界介紹Path of Ancestry。

這不只可以跟你的顏色配合,還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占卜?是的,這張牌將成為定番。

從最基本來看,它讓你在施放指揮官時占卜(除非你的指揮官是鵬洛客,抱歉了指揮官(2014年版)!)如果只是把一些有相同生物類別的牌放進套牌裡—這一般來說相對簡單—你可以在整盤遊戲的過程中持續占卜。舉例來說,只要想想所有的人類指揮官,還有那些可以放進套牌的人類數量就好。

但在當你構築一副完全的部族套牌時呢?事情將不可同日而語。你得以配合魔法力,且基本上每個回合都可以占卜。占卜對部族套牌來說是最好的加成,畢竟你通常都會想找到更多該類別的生物. . .然後再接著繼續下去!

還有,我是否提了它跟去年的拍檔機制能有很好的搭配?兩張指揮官就可以有四個生物類別—砰!

Path of Ancestry很棒. . .而結果也顯示,它非常必要。

為什麼?因為部族套牌通常會有兩個大漏洞。

其一,在指揮官賽裡使用一堆生物可能會非常危險。這個賽制充滿了掃場咒語,所以如果你手牌盡出後碰上一張神之憤怒,你將將會毫無再起之力。

其二,因為你需要在套牌中放進很多的生物來產生協同作用,選擇的非生物咒語將會需要真正能做些什麼。你不會有很多空間來放進所有指揮官套牌裡常會放的那些強力非生物咒語,所以你需要部族獎勵牌去填補額外的空缺。

所幸,指揮官(2017年版)彌補了這件事。

另外我們在早期就做的,還有一組五張在特定套牌裡會極為強力的非生物咒語。不管部族是什麼,如果你使用很多單一類別的生物,這將會對你有很大的幫助。

這裡有一張牌來自我今天要討論的套牌(等等—我馬上就會講這副套牌是什麼)。

看看Kindred Discovery,我希望你們喜歡抽牌!

擔心使用部族會被掃場嗎?當每個你所使用的生物都可以讓你多一張牌時情況將不會那麼糟糕;如果生物活過了一個回合,攻擊還可以讓你多一張牌。

這還是在沒有考慮做了很多衍生物的時候!族人爆發在鬼怪套牌裡成了「抽三張牌,放三個1/1。」在奧札奇套牌裡使用則讓每個奧札奇後裔跟奧札奇孽裔都可以抽牌。同時,我希望哪一天可以在世界上的某個角落看到玩家在元素套牌裡使用火焰貓閃擊

Kindred Discovery將會成為藍色部族套牌的基石,而我期待其他的四張也可以有一定的出場機會。好好期待吧!

沒有像龍一樣的地方

昨天我們看過了貓套牌,那副套牌或許讓大家有些意外。不管怎麼說,白綠貓並非魔法風雲會裡最具代表性的部族之一。(雖然它絕對是最好的一個,我也很開心能在這個系列裡擁有它。)

讓我們來看看光譜的另一端。

我在指揮官(2017年版)裡的一個目標,是製作出一副很棒但大家並未預期會出現的套牌,而那正是貓出現的原因。但同樣的,我也希望能做出一副強力且熱門的套牌。

就讓我來告訴你另一副吧。我有四個字的提示:

(驚嘆號被當作一個字因為它確實需要額外的加強語氣。)

Art by Jaime Jones
Jaime Jones 作畫

由於過去循環套牌的方式,我們從未做過五色的套牌。製作五色的套牌可能有些瘋狂,但在拿掉顏色的限制後,五色就回到了我們的視野當中。

我們檢視了一些有潛力的五色套牌。元素是其中之一,因為它在五個顏色當中都有;裂片妖也是一個熱門的選擇,但如果兩個玩家都帶了同一副套牌並最後對上將會是一場夢魘。精靈也曾被考慮過。(而最後,我們也把其中一張五色龍做成精靈來幫助你構築套牌,如果你想的話。)

但事實上,沒有東西能超過一開始出現的龍。龍絕對是在魔法風雲會裡最熱門的生物類別。每個人都喜歡它—加上這代表我們能把一些很棒的龍放進套牌裡。

每副在指揮官(2017年版)裡的套牌都有它主要的部族主題,但如果你不是那麼喜歡部族,也會有你依然能從中找到放入套牌的好東西的副主題。像貓,就包括了一個武具的副主題。

而龍的副主題?加速!龍跟加速咒語—誰會不喜歡呢?

說到龍,就讓我們來看一些吧!

威儀領域

一個我們在設計中所需要解決的最大挑戰就是對付一些部族套牌的問題。我們在前面已經討論過了一個,就是在構築部族套牌時你所需要的生物密度與在指揮官裡的強度互相衝突。

另一個我們在構築部族套牌時所發現的問題是,有時你需要填進一些一般不會放進指揮官套牌裡的東西。像是如果你構築貓套牌,第一批的貓可能很不錯,但接著你就得要放進一些並不是那麼吸引人的貓。這代表需要有額外的動力來使用它們。再加上,我們想確保你有足量的生物。

我們探究了一些不同的機制,而最後了解到讓你想要使用部族的原因是因為它會對整副套牌有所影響。不只是一張很棒的牌—這張指揮官會因為成為指揮官而讓你的整副套牌更加令人滿意。

在設計中我們稱其為「教練」,而你將會以威儀的名字認識它。

讓我們來看一張這樣的牌。

首先,我的天啊。那有夠大隻!你知道有些美術圖會利用鳥作為比例尺來強調某個東西有多巨大嗎?不過,這個傢伙可是拿龍作為比例尺呢

其次:我很開心終於可以印一張太初龍的牌了!從讀到大戰役小說及看過德洛馬的隨從之後,這個角色就深植在我心中。所以當Kelly點出太初龍—多重宇宙中所有龍的原型—作為這個系列的一個選項時,我馬上就買單了。這在風味上也有很好的表現,因為他跟Scion of the Ur-Dragon可以有很好的搭配。

好,讓我們來談談威儀。

這把部族推上前線,讓整副套牌的部族主題被凸顯,並創造了延續的部族對局。每場你使用有威儀的生物當作指揮官時都會讓你重視部族。這太棒了。

現在,我知道你可能正拿威儀跟哪張過去的牌比較。這就是那個傢伙。

Oloro並非是一張我特別喜歡的牌。他是在同一個位置上的另一個傢伙,從指揮官區裡提供你額外的紅利。所以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會想把威儀放進系列時對Oloro有所遲疑?

這中間有一個很大的關鍵差異。

Oloro可以在任何套牌的指揮官區裡產生作用,不管你做什麼,每回合都能逐漸提供一些東西。他並不存在任何套牌構築上的限制。

而另一方面,威儀需要你真正做些什麼來讓它有好表現。你需要在構築套牌時有所付出。除此之外,跟Oloro每回合會讓你獲得生命不同,威儀影響了你實際使用的牌張,代表他們跟其他東西一樣是可以被移除的。是的,我可以便宜施放我的龍,但你依然可以同樣地對付我的龍。這只會幫助一些高出一點費用的龍變得可以被使用。

在前面所提到的目標之下,我知道你或許會好奇一些東西,我們確實實驗了一個可以在任何部族中都有用的一般型威儀生物,但最終決定那並非我們該走的路。即使那將會很不錯,但也很同時很難在提供樂趣的情況下不破壞一些部族。如果他們很熱門,我們絕對可以在未來嘗試更多的威儀牌,但在要確保對局是合理且盡可能有趣的情況下,我們決定要把它為特定部族量身打造。

如果你有看到Reddit上的討論串「哪些牌如果便宜一費會更好?」那麼,太初龍將會幫你回答. . .至少對龍來說。享受構築的過程吧!

說到部族,每副套牌都有三張該色新的傳奇指揮官:一張會凸顯部族並帶有威儀,一張會繞著副主題(這副套牌的話就是加速)。而最後一張就只是一張很酷且可以加強很多套牌的東西。

這還不算套牌裡其他的傳奇。說到套牌裡其他的傳奇. . .

一條真正的龍尾巴

我要來告訴你們指揮官(2017年版)裡我最喜歡的故事。

如之前所提,在設計中的一個新挑戰是了解我們希望如何在套牌中包含牌的循環。我們絕對希望至少有一個非普通的循環在多副套牌中出現。(在指揮官系列裡,會有一張非普通牌出現在多副不同的套牌裡,但並非全部。)但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如果我們想把它做成生物,它就要符合那副套牌的生物類別。然幾乎沒有例外的,每副套牌裡的每隻生物都是自己的部族類別。

所以,我們該如何循環生物呢?

一開始的想法是做出新的化形,像是在洛溫裡一般。我們嘗試了一段時間,它表現的還行,但感覺有點怪且並不獨特,也沒有對幫助其他部族的目標有顯著的貢獻,因為它們太過一般且就只像是有化形一樣。我們真正想要的,是把兩個生物類別放上去,然後把它放進兩副套牌中。

我們檢視了各種不同的組合,也確實得到了符合我們想要的東西。除了一個之外都煞有其事—那似乎有點太瘋狂了。

一張綠色的貓龍。

團隊裡的大部分人都認為這是個死胡同。但為了盡可能地延伸,我希望能至少跟Kelly談談。或許,就只是或許,如果我夠努力,他可能會找到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法。

所以我了走過去,對話是這樣進行的。

我:「好,Kelly,所以比起化形,我們更有興趣做一些重疊的部族牌。」

Kelly:「從創意的角度,我絕對喜歡一些跟化形不一樣的東西。你有什麼想法嗎?」

我:「所以那將會是把兩個生物類別合併在一張牌上。我們攤開來看後發現大部分都可行,沒什麼問題。但有一個組合看起來. . .嗯. . .有點奇怪。」

Kelly:「. . .繼續說。」

我:「所以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滑稽,且可能沒什麼機會。但或許,只是或許,如果我們可以讓它實現,當然絕對是你認為這可行的話,我們是不是有可能. . .做一隻. . .(戲劇性的暫停了一下)貓龍?」

Kelly一秒都沒有遲疑地說:「那簡單。他們已經存在於多明納里亞了。」

我:「. . .你說什麼?」

Kelly:「你是說你還沒聽過Wasitora跟梅澤的故事嗎?讓我來告訴你個故事. . .」

20分鐘過去了,我也錯過了我的下個會議。

凱利百科,你是我們的救世主!

簡單來說,在多年前傳承的小說裡,Tetsuo Umezawa被找來處理正騷擾一個村落的Wasitora。他們打了一架,而結果是. . .Wasitora將被支付鮮魚來保護這個城市。

是的,鮮魚。瞧,古老的魔法風雲會故事是多麼地原始。

我絕不會忘記當我回去告訴團隊貓龍是可行的時他們臉上的表情。我想他們認為我在胡謅,直到我開始為他們講述那段故事。

我與Kelly所達成的協議是我們可以做一隻貓龍為Wasitora的子裔,並把它同時放進貓跟龍的套牌裡,只要我們同時也把Washitora放進龍套牌當中。

隨著時間,在整體的設計流程當中,要如何向開發團隊展示貓龍都是個問號。確實:那聽起來太滑稽了。但團隊已經接受了這個想法,而緩慢且確實地,我們最後也讓大部分人都接受了這件事。

最終在開發時,非普通的貓龍被踢掉了(即便依然有一張雙類別的牌在套牌當中。持續留意!)但在這個時候,大家都已經太喜歡Washitora(它得要是勇得)而不想把它從龍套牌中踢掉。我們已經無法忘卻這個子裔仍留在世上的想法,就算在當時它被放進系列的理由已經消失了許久以後。而這最終讓我們得以用Cynthia Sheppard的畫來印行它。

讓我展示給大家:Wasitora, Nekoru Queen!

如果她打到你,會向你要求鮮魚當作供品,或她將帶上她的子裔。

說到子裔,來看看一張現存最可愛的衍生物: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最後在一個包含貓跟龍的產品中,在龍套牌裡放進貓龍的原因,即使當時的理由早已消逝。

希望你們都會像我一樣喜歡及愛護它。

我不想拖下去了

有太多我想講的東西!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下週你將會看到全貌,我也可以講更多細節的東西。

這個系列絕對令我感到興奮。從發行指揮官套牌的新方法跟概念,到部族本身和威儀,再到我們得已在此展示的魔法風雲會知識和傳奇,這個系列包含了許多不可思議的東西。我真心地希望你們跟我一樣喜歡它。

有任何問題、想法或意見嗎?不管是你想知道更多關於指揮官的設計哲學、產品架構、或只是貓龍,請讓我知道!你永遠可以在Twitter上找到我,發Tumblr信息,或用英文寫信到BeyondBasicsMagic@Gmail.com給我。

我下週將會再回來,在你們知道所有四副套牌後告訴你們更多關於設計的故事。好好享受那些預覽牌吧!

Gavin
@GavinVerhey
GavInsight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的回歸傳奇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重返依尼翠代表一些大家最喜歡的角色也將回歸!如果你錯過了,別忘了看看昨天介紹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新傳奇的文章。有些角色已經有了幾張牌,還有一些角色第一次從背景敘述的內容來到了聚光燈下。讓我們來看看有哪些! 涅非利亞屍鬼牧者賈達 賈達曾是小鎮上的一名外科醫師,後來轉向死靈學以對付世人並不熟悉的瘟疫。當最後一名村民死去之後,賈達便屈服於死靈學所驅動的瘋魔。他復生了整個...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9月 21日

依尼翠:黯夜獵蹤裡的新傳奇 by,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今年的收成節和以往不同!派對上出現了許多新面孔—讓我來為大家一一介紹。 華輝護教軍艾德琳 艾德琳是絕頂的戰術家,在戰場上從不屈服,那麼當她在癲狂劫時被選為護教軍的領袖自然也就毫不令人意外。然而,為了起身對抗伊莫庫,她無法分身顧及她的家人。一個吸血鬼家族利用了這場混亂誘拐了一些村民—其中也包括艾德琳的弟弟。 在伊莫庫被禁錮之後,艾德琳自己踏上征討吸血鬼的路。她迫切...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