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德海姆鵬洛客指南,第二部分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1年 1月 14日

By Ari Zirulnik and Jenna Helland

剩餘的境域

歡迎來到凱德海姆鵬洛客指南的第二部分。如果你錯過了第一部分,你可以在這裡閱讀它。在這個章節裡,我們將會發掘系列中剩餘的九個境域,就從矮人境域艾席嘉開始吧。

艾席嘉

Strip Mine on Fire

艾席嘉由三座不同的山脊所標記,被於溫暖季節中長滿堅韌黃金草的多岩平原隔開。那裡有少許樹木,而從地表看來,除了以貧脊山坡為家的山獅、山羊,和猛禽外並找不到任何人居住於此的證據。但在某些地方,能夠聽見空氣中迴蕩著工業活動的聲響,而且在仔細探查後,探險者們或許會看見金屬閃光,瞥見建造於山腰上的八座黃金門中的一座。

只能透過這些黃金門前往傳說中的矮人八門城,而且這些門只會在危急時刻於地表敞開。來自這裡或其他境域的入侵者從未攻破這座城市;眾人都認為它堅不可摧。一個劫徒得穿越數哩的崎嶇山地才可能抵達其中一個入口,而且這些門都附有抵抗魔法與實體攻擊的強大守護。

Axgard Armory
艾席嘉軍械庫|由Cliff Childs作畫

許多寬闊、鍍金的廳堂在山脈與平原底下延展數哩:擁有長桌的宴會廳,巨型房間裡擺滿了精心製作的武器,還有數千名矮人聚集在一起聆聽族人故事的巨大禮堂。

這些禮堂中最龐大的就是血鎚廳,為了向這座城市的創建人韋努斯血鎚致敬而以他為名。它的圓頂天花板覆滿了黃金,牆壁上畫著來自各個境域的傳說場景,也包括在很久以前被摧毀而被遺忘的境域。矮人規模最大的說故事比賽就在此舉辦:北地詩人向由艾席嘉最具影響力的市民組成的廣大觀眾講述史詩故事,彼此競爭看誰講出了最棒的故事...或看誰能夠講出最長的故事並且不感到疲累。著名的屏息岡納曾經朗誦了三天三夜都沒停下來喘口氣,他的紀錄無人能敵。

矮人廳堂雕琢的柱子與牆壁裡都嵌著黃金,散發出柔和溫暖的光芒。於城市底下深處的金戈牧地峽內找到了不停冒泡且顯然源源不絕的液態黃金,這些黃金提供了矮人們營運這座城市所需的照明。因為黃金對他們來說隨手可得,矮人並不把它視為貴重物品(他們的貨幣由鐵製成,它因其泛用性而珍貴,並非稀有度),不過他們確實認為它在美感上相當賞心悅目。

艾席嘉的矮人

Dwarf Berserker Token
矮人狂戰士|由Olivier Bernard作畫

矮人因兩件事而聞名於所有境域:完美的武器與精彩的故事。他們充滿創造熱忱,無止盡地渴望精進他們的技藝。他們力圖製造最鋒利的劍,最美麗的珠寶,最強韌的鎖鏈-然後將他們的成就在歌曲與故事中化為不朽。他們致力於建造留存久遠的東西,為了在世界上打響名號好讓未來的世代記得他們。

矮人社會以廣泛、鬆散的部落形式呈現,這些部落聚集於地底城的特定區域。不同的部落專精於不同技藝,雖然他們和平共處,但他們也具有強烈的競爭特質,這有時會讓他們陷入爭執。

戰爭技藝

對矮人來說,一個戰士和一個技藝精湛的工匠是同一回事。戰鬥技藝與創造藝術都源自同一種專注、耐性,以及持續不斷的自我精進法則。紅色與白色屬性的矮人以不同的方式面對這些過程,但完美的技藝對兩者而言都同等重要。

紅色屬性的矮人戰士工匠容易湧現狂野的靈感並輕易地沉浸在他們當前的計畫中。他們製造擁有驚人力量的武器-劈裂大地的鎚子、熔化鎧甲的烈焰寶劍,以及拖曳著炙熱閃電的標槍。

白色屬性的矮人戰士工匠既有條不紊又仔細。比起紅色屬性的族人,他們依循嚴謹的過程並且能夠進行更精密、更細緻的工作。美麗的珠寶,讓穿戴者隱形的鎧甲,還有用狼的眼淚鍛造而成的鎖鏈都是來自白色屬性矮人的工藝品範例。在戰場上的他們就跟在鍛爐時一樣精準細心。

署名武器

每一位矮人工匠在年輕時都會鍛造一把武器並且灌注符文魔法於其中,準備終生攜帶它。這些武器是它們創造者的驕傲與喜悅,有許多矮人會設計與其武器相襯的服裝與鎧甲。在一個標記矮人成年的百歲生日,他們將會公開這個武器以及依據他們偉大的創造物而選取的新姓氏。金杖、鎚澤、火盾是一些由其擁有者的署名武器獲得靈感的矮人姓氏範例。

噬金者與最終戰役

一則未完結的傳紀預言了幾乎被噬金者摧毀的八門市,他是一個被金戈牧地峽的珍寶吸引至艾席嘉的寰宇巨人。每一個矮人戰士在戰鬥訓練期間都牢記著這份最終戰役的預言,而這也驅使他們盡可能成為最強的鬥士。大部分矮人會想像自己可能是對噬金者送出致命一擊並拯救城市的那個人,好讓自己的名字能夠被寫進傳紀的最終章。

吟詠人與戰鬥北地詩人

北地詩人(矮人僧侶)在矮人社會裡擁有一份特殊的地位,身為主要說書人,他們知曉所有讓矮人們記得自身族群的傳紀與寓言。既然矮人們不書寫歷史,說書人就得擔起傳承了無數世代的繁複口述傳統。任何矮人社群都歡迎北地詩人,他們總是被視為貴賓。

吟詠人屬於北地詩人,其主要功能為提醒矮人們過往的功績並激勵今日的矮人達成相似的英勇成就。他們講述英雄故事以協助塑造新的英雄;他們講述正義與社群的故事以強化社群連結和對正義的承諾。

戰鬥北地詩人藉由從戰場返鄉並講述戰場及其英雄的故事而贏得此頭銜。他們的功用是搜集當前英勇行徑與成就的故事。諸境尊崇他們的勇氣和敘事能力,而且冒險者甚或神明都經常指名要他們見證某些非凡壯舉。在塔科力人類部落裡廣泛流傳的一句話是,「壯舉只不過是個謊言,除非由北地詩人講述。」

諾特瓦

Stone Pillars in Forest Golden Hour

諾特瓦那未被破壞的荒野上只有遠古巨人的蔓生遺跡以及偶爾由巨魔所建的簡陋木製居所。哈蒙達森林是一片由高聳樹木與茂盛灌木組成的濃密遠古樹林。在一個位於森林深處且被稱作卡洛林地的神聖地點,一些豎立的風化石頭被境域裡最高大、古老的樹木包圍著。人們相信這些石頭在巨人那早已失落的文明之前就已存在。

莫森蘭的多岩高地上散布著巨岩與殘破的遺跡,包括一些遠古巨人遺留的簡陋石塚和古墳。在一座眺望著一片廣大森林的峭壁頂端,豎立著一個被稱為雷尼爾廳的遠古要塞殘跡,因遠古符文魔法的保存而大致完好。一條陡峭、危險的道路沿著崖邊往上通向這座廳堂,提供一群好戰、飢渴巨魔避難的處所-強烈遏止了任何意圖從遺跡掠奪遠古魔法的探險者。

巨魔

諾特瓦的遠古遺跡在某種程度上提供了兩種不同巨魔容身的處所。體型較小、較為好鬥的哈吉巨魔在此境域橫行,以雜亂無章的隊伍進行狩獵。他們喜歡騷擾較大型的托爾嘉巨魔,他們生活在家族團體中並且能夠一次睡上好幾年。儘管他們天性嗜睡,一個突然從沉眠中被吵醒的托爾嘉巨魔會勃然大怒並且開始持續好幾週的毀滅暴行,直到這個巨魔耗盡體力然後找到一個新的睡眠地點。

哈吉巨魔

2 trolls concept

哈吉巨魔比托爾嘉巨魔體型更小也更刻薄,不過有些哈吉巨魔能夠長到令人驚訝的體型。他們並不特別聰明,而且他們的動機相當基本且原始:獲取最多食物,擁有最棒的巢穴,找到最好的東西。為了這個目的,他們以鬆散的團體旅行並且睡在擁擠的獸穴中,不過他們的壞脾氣也經常導致爭吵與宿怨。

經過好幾世代,哈吉巨魔早已將許多遠古遺跡搜刮一空,而且他們仍持續尋找尚未被劫掠的古墳與石塚。他們不使用貨幣,但是劍的斷片、蓋了符文的金屬製品,或是破碎的聖杯卻成了他們部落間珍貴的商品。雖然他們沒有書寫的語言,不過他們卻解開了一些遠古巨人符文並且逐漸發展出一種他們難以操控且粗糙的基本魔法,通常具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爆炸性質-一個哈吉法師的壽命比其它巨魔短了不少。

哈吉巨魔大多赤手空拳或以遠古武器的零件戰鬥。如果他們需要掠奪另一個哈吉部落或攻擊一個擁有他們索求之物的托爾嘉家族團體,他們會把一顆石頭綁在一根棍子上或製造其他簡陋的武器,但他們對於工藝的興趣就僅止於此。

托爾嘉巨魔

1 troll with boardwalk

托爾嘉巨魔以蔓生的遺跡為家,尤其是在濃密的哈蒙達森林裡。他們傾向待在小型的家族團體中,經常與其他團體爭奪領地與食物源。不像哈吉巨魔,他們過著祭師般的生活並且與自然世界有著深刻的連結,他們有許多成員專精於自然和治療魔法。因為這份與自然的連結,托爾嘉巨魔極為強壯堅韌而且擁有非凡的重生能力。他們致力於保護哈蒙達森林並且會攻擊闖入的哈吉巨魔。驅逐外人是唯一一件能夠促成不同的家族團體協力合作的事。

對睡眠的渴望最能夠驅動托爾嘉巨魔,而且他們非常擅於此道,通常一次就能睡上好幾年。如此漫長的睡眠使他們與環境融合-很容易將一個沉眠已久的托爾嘉巨魔認成一塊巨岩或古老遺跡的片段。其實,有些托爾嘉巨魔在沉眠期間會選擇巨人遺跡附近的區域作為某種偽裝。

最後,他們身上會長出植物直到難以辨識托爾嘉巨魔的肢體末端以及遺跡的起點。他們厭惡睡到一半被吵醒而且會在睡眠被打擾時變得極為兇猛殘暴。他們帶著盲目的怒火四處暴衝,摧毀路上的一切-包括徒手將哈吉巨魔撕成兩半-直到他們完全耗盡體力。接著他們就會睡回籠覺。

無盡風暴

Stormy coast w/ vignette

無盡風暴是一塊充滿火、惡魔,以及長年戰事的土地。隨著閃電劃破天空,惡魔劫徒們駕駛燃燒的船橫渡烈焰海洋,掃蕩此境域尋找通往其他境域的路徑以供其掠奪。眾神在無盡風暴四周設下強大的符文守護以困住惡魔並防止他們在別處造成浩劫,但這些守護並不完美,惡魔們遲早會找到其他出路。

無盡風暴永不停止燃燒。海洋由火焰構成,天空被永恆的閃電風暴點亮。惡魔們居住在一片由鋒利、險峻的黑色岩石與燃燒火山坑組成的荒蕪山地間。有毒的煙霧,只對惡魔以外的生物造成毒害,自裂隙中釋出湧向空中。無盡風暴沒有植物生長。唯一的野生「動物」是由炎坑噴出的元素火焰所形成的野獸。

敵對的惡魔首領在染血的埃斯科原野彼此交戰。既然惡魔離不開無盡風暴,他們就只能互鬥,而他們那無厭的嗜血慾望就表示在這片漆黑的戰場上總會有大戰進行,不分晝夜。很少有參戰者懷有任何戰鬥的理由或怨恨其他惡魔;他們就只是為了戰鬥而戰鬥。

血岩是位於無盡風暴的漆黑山地深處的一座火山。其火口湖中沒有熔岩氣泡-相反地,它充滿了沸騰的血液,因為血岩是所有惡魔的源頭。每當有惡魔屠殺一個非惡魔生物時(每一個惡魔都會把握機會這麼做),受害者的血就會經由魔法傳送至血岩。當這些由惡魔征服的滾燙血液積累到火口湖的湖岸時,一個新惡魔就會出現。不過,將惡魔困於此境域的符文守護使新的受害者變得罕見,因此已經有好多年沒有新的惡魔自血岩中誕生了。

在惡魔劫徒掠奪其他境域後,他們把戰利品存放於地底的赫利爾密窖。來自上古文明的神器以及失落數個世代的奧法秘密已在這座烈焰海洋底下的迷宮密室裡堆積了好幾世紀的灰塵。

惡魔

Demon Concept

無盡風暴的惡魔是惡毒的維京劫徒,對毀滅擁有無比的渴望。自從眾神設置了將他們困於此境域內的符文,敵對的惡魔首領和他們的野蠻軍團便持續不斷地在埃斯科原野上進行狂暴爭鬥。當他們不忙著撕碎彼此時,惡魔們便飢渴地尋找任何掠奪其他境域的機會。惡魔的社會分裂為不同軍團,每個軍團都由被稱為殺戮大師的強大領袖率領。黑色屬性的惡魔是征服者,打算在為自己爭奪其他境域時散播恐懼與驚駭。紅色屬性的惡魔執著於毀滅和痛苦,意圖燒盡一切事物並屠殺他們找到的每一個人。

埃尼爾(誕下妖精種族的古神)以他們設計的魔法物品將惡魔封印在無盡風暴裡。當斯科提挑戰埃尼爾霸權並擊敗他們後,這些聖物也不知所蹤。斯科提使用符文魔法重新封印無盡風暴,但他們對於這份安全措施的維護一直都不太警惕。

伊斯費

Blue green world tree roots

伊斯費是位於世界樹基部且籠罩著迷霧的境域,它是一片遼闊的平原,周圍環繞著迅速流動的河水以及一座高聳的石牆。平原上散落著無底井以及起源與重要性皆已佚失於時光中的白色石塚。聳現於頭頂上方的是世界樹那深不可測的龐大身影,垂掛的樹根探入了這個境域。來自寰宇的極光偶爾會穿透那徘徊不去的陰鬱並在空中舞蹈,但它的光輝卻被無盡濃霧減弱,並在靠近伊斯費中心之處變得更加濃密。動物、怪獸,與大部分人們的靈魂在死亡時來到伊斯費,永遠漫無目的地模仿著凡人的生活。

伊斯費平原被凡吉爾河那冰寒徹骨的河水環繞。越過河流有一座高聳城牆,超過一百呎高,在亙古以前為了阻止寰宇怪獸襲擊年輕的世界樹根而建。唯一能夠進入伊斯費的入口是一座橫跨河流的大橋,直接通往宏偉的伊斯費門。

精靈

Usher of the Fallen
領途導靈|由Anastasia Ovchinnikova作畫

以格外英勇光榮的方式死去的人們會被女武神標記並被帶往斯達海姆。其餘的每一個人則會前往伊斯費。伊斯費的精靈包括那些死於自然因素或意外的人,或是某些在戰鬥中表現懦弱的人。每一隻曾經活著的動物或怪獸也在伊斯費自由地奔馳,不難看到一個巨型狼靈或龍靈自迷霧裡現身。

居住在伊斯費的精靈形似它們生前的樣貌,不過它們既飄渺、透明,並呈現灰藍色,缺乏鮮活血液的溫暖色澤。它們以精靈的型態逗留愈久,它們就更融入此境域的永恆迷霧與朦朧背景中。當精靈成群移動時,它們會形成在地表上飄移的巨大雲霧,幾乎無法與持續存在的霧做出區別。

許多精靈保有生前的記憶,不過它們已失去所有熱情,而且戰鬥與締結關係的動機也隨之消逝。它們就只是漫無目的地成群移動,宛如霧氣般地飄過原野並沿著河流飄蕩。在強大魔法的協助下也有可能激怒它們或說服它們戰鬥。許多精靈模糊地接受死亡神埃甘為該地的統治者,但就算是他也得用上他自身的神族魔法來驅使它們執行任務或替他戰鬥。

諸神大廳

building on ice angled

在伊斯費唯一的其他建築物就是宏偉的諸神大廳,它是新加入這個境域的地標。它到達這裡的方式本身就是一則傳紀。

斯科提大廳已在諸神境域佇立了好幾世代。有一天,瓦爾基在托拉夫與哈爾瓦比試戰技時出現,一邊因為矮人打造的神石挽具的重量而喘不過氣來。當托拉夫詢問他的兄弟有什麼困擾時,瓦爾基便沮喪地拋下挽具。他告訴托拉夫與哈爾瓦他已捕獲了靈馬溫德費,這是一件曾經有許多人嘗試過卻無人成功的壯舉。他的兄弟們開始大聲讚揚他,但他卻不屑地揮了揮手,因為這項壯舉尚未完成。瓦爾基設法把溫德費帶往諸神境域,但為了馴服牠,他必須把結附符文的挽具套在這匹馬的脖子上。瓦爾基抱怨那根本就不可能達成。

一聽見「不可能」這個詞,托拉夫便挺高了身體。對這位最強壯的斯科提之子來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哈爾瓦悄悄地在托拉夫耳邊警告說這可能是一場騙局(瓦爾基以詭計多端聞名),但托拉夫從來不聽哈爾瓦的話,即使哈爾瓦總是任何房間裡最明智的人。托拉夫輕鬆地拾起挽具,接著這三位神明就離開了大廳。在庭院裡,他們敬畏地看著溫德費,這匹狂野的精靈馬正因被困在任何一種高牆後方的無禮行徑而不停揚起頭。隨著托拉夫帶著挽具靠近這匹馬,溫德費跺了一下腳,繞著這位神明騰躍,並且加速朝門口衝去。這匹馬縱身一躍飛過門然後,比卡爾費的風暴還快,疾馳奔離了斯科提大廳。

隨著溫德費跑回精靈境域,托拉夫也追了這匹野馬三天,終於在牠剛踏進伊斯費大門時捉住了牠。用了極大的力氣,托拉夫舉起挽具套在馬上。突然間,出現一陣炫目閃光以及一聲能夠在所有境域聽見的轟然雷鳴。托拉夫被這股力量往後轟向伊斯費大門,撞裂了一根柱子。當托拉夫張開眼睛時,瓦爾基的詭計也被揭露了。這個挽具跟諸神大廳被拴在一起,而托拉夫的強大力量觸發了符文魔法,把大廳從諸神境域一路拖到世界樹底端,使它被固定在樹根裡。其餘眾神自大廳裡現身,一邊搔著頭查看那群仰頭盯著他們看的無盡精靈行伍。瓦爾基已不知所蹤。

-瓦爾基欺瞞記

眾神一直認為他們應該把它搬回諸神境域,但自世界樹滲出的某種魔法目前阻礙了他們那不夠積極的心態,於是便無人將其定為優先事項。

卡爾費

Frozen sea palisade

在嚴苛的卡爾費境域,冰冷的海水揮打著被冰川覆蓋的海岸。很久以前,此境域由數個朝代的至高國王與女王以聯盟、藩屬國,以及強大要塞等扭曲複雜的形式進行統治,但卻只剩下往日榮光的陰影。現在那些要塞坍塌並半埋於雪中,幾乎所有此境域目前的居民都是不死生物。這些被稱作屍鬼的殭屍保有生前的智力與記憶,而且它們效忠奈爾非,卡爾費的最後一位至高王。

卡爾費曾經是一塊由居住於可怕要塞裡的富裕貴族統治的土地,如今都成了一片被雪覆蓋的遺跡。雖然它遭遇了不幸,卡爾費的龐大財富傳說卻傳遍了所有境域。許多劫徒勇闖嚴苛的環境以期望能找到古代統治者那奢華的珍寶,據說都被藏在寒冰底下或上古冰川內。

巫妖王奈爾非依然統治著瑪恩港,那是最大的一座古城,並在冷風穿過岩縫時於不死貴族的簇擁中上朝。一座高聳的海提保護這個巨大的軍港免受不停揮打的浪潮侵襲,而這面海堤也因埋於其中的數千個骷髏而被稱為遭祟邊境。

奈爾非國王擁有一群被稱作瑪恩懼怖軍的劫徒軍團。當一個末日劫或預兆路提供機會時,瑪恩懼怖軍就會劫掠其他境域尋找更多珍寶以納入卡爾費那些早已塞滿的寶庫。

凜空冰川山脈

凜空冰川山脈的內陸高地是卡爾費少數活人居民的蠻野棲息地-他們是在最嚴苛的環境下奮力求生的野蠻人。他們居住在一個經常彼此交戰的國度(偶爾會淒慘地與屍鬼交戰)並且極度不信任外人。

鹽晶墓

interior architecture silhouetted in teal light

據說遠古鹽晶墓的寶庫極為廣大,它們已在各個境域中成為巨富的代名詞。不過,奇怪的是,從這個寶庫歸返的劫徒只帶回幾個硬幣。大部分尋找鹽晶墓的人都沒有回來。其餘的人帶著不可思議的寶藏故事歸返,他們或許會講述他們竊走的寶石酒杯,但卻只是拿出一個污損的舊杯子。

屍鬼

Grim Draugr
殘酷屍鬼|由Grzegorz Rutkowski作畫

屍鬼是一種遠古的不死領主及其臣屬的種族,被它們對於財富與權力的病態慾望所活化。屍鬼貪婪地守護著它們的寶庫,以免入侵者前來卡爾費尋找屍鬼囤積的上古珍寶與強大魔法物品。不死生物偶爾會乘著它們奇特的石船前去掠奪其他境域並帶回更多財富納入它們滿溢的寶庫。

幾世代以前,奈爾非國王背叛了他的子民並讓死亡神將所有卡爾費貴族及其臣屬轉變為不死生物。它們還保有部分或完整的生前以及死後記憶與智能,它們也受到以前對於財富與權力的同一種渴望所驅策。先祖貴族們記得當妖精還擁有神力的時代,而且它們見證了造成妖精殞落與斯科提崛起的大戰。它們的不死奴僕對於它們的存在保有較少記憶並於此刻盲目地侍奉它們的領主。

屍鬼依然維持著當卡爾費仍是活人王國時所建立的貴族世家與嚴格的階級制度。被稱為瑪恩懼怖軍的戰士階級在它們依稀記得的舊時哨兵路線上巡邏,而屍鬼首領只會動身參加每幾個月一次與奈爾非國王的會議。當末日劫使卡爾費與另一個境域接觸時,瑪恩懼怖軍偏好穿越海洋劫掠其他境域,但偶爾也會在不死戰士的無聲行伍中行軍赴戰。

利雅拉

Windows Pipes Trees

利雅拉是一個充滿湖泊與松林的神秘境域,該處的真實看似就跟住在那裡的變形獸一樣變幻無常。樹幹突然改變方向,湖面往上彎成一個碗型,水生植物自然而然地長成意想不到的圖案。訪客們可能會看見營火的煙飄向空中,卻在抵達該地點後只發現一隻小鹿躺在草地上,毫無營地的蹤影。

利雅拉是一個怪異的變動境域,就跟住在那裡的變形獸一樣難解又神秘。甚至在中午,只有一道昏暗的環境光彩照亮地貌,還有形狀古怪的植物將扭曲的影子投映在每一個方向。

將此境域與寰宇區隔開來的屏障比起其他任何境域更單薄,使進入變得容易-不過這個怪異的境域會令人迷失方向,也使離開變得不那麼容易。變形獸本身能夠輕易地離開利雅拉進入寰宇,但造訪這個境域的外人會發現自己無助地迷了路,而那些成功走出來的人幾乎不會想回去。

五指峽灣湖

Pipes Trees and Mossy Stream Bank

當遠古的妖精神埃尼爾創造後來成為利雅拉的境域時,他們的干涉對這塊土地造成不可抹滅的影響。一座巨型窪地-寬達數哩,形狀像一隻手,並充滿了新鮮、清澈的水-是利雅拉少數恆久不變的部分之一。微弱的五彩光芒,寰宇極光的反射,在水面下舞動著。

在生命終點,所有變形獸都會被吸引回利雅拉,他們前往五指峽灣並溜進湖面底下離世。

變形獸

Realmwalker
境域行者|由Zack Stella作畫

利雅拉的變形獸是戴著面具的神秘生物,擁有任意改變其形體的能力。他們戴著雕刻精美的面具並身穿厚重旅行斗篷以遮蔽他們真正的臉孔與形體,只有變形獸本身才知道其真實樣貌。他們可化為融入環境所需的任何形體-包括一種不停變幻的極光形態,能讓他們自由地穿越寰宇-不過他們比較偏好動物形態。

渡林者與渡灣者

變形獸具有綠色或藍色屬性。任何一種顏色屬性的變形獸都能化為各種形態,但他們偏好不同的形狀,部分與他們的顏色有關。綠色屬性的變形獸,又稱渡林者,比起人形更喜愛野獸形態。熊是一種受歡迎的形態,但任何在林地看見的雄鹿、山貓、鳥,或松鼠都可能是渡林者偽裝的。渡灣者,藍色屬性的變形獸,深深地為水著迷。他們通常化為水生動物的形態,例如海豹或海豚。他們也經常化為海員、航海劫徒、漁夫、燈塔管理員,以及其他居住於水上或水邊的人形生物。

變形獸經常以反派或詐術師的身份出現在傳說裡,為當地的人形生物製造麻煩並且混淆英雄的努力。這份描述反應了許多人形生物對他們深深抱持的不信任感,但卻不完全反應出他們與其他種族互動的真實情況。實際上,變形獸能夠不被察覺地在人群中生活數年,沉溺在對於諸境生活方式的無窮好奇心之中。

如果他們在好奇心之外還有其他動機,他們絕不會讓其他種族發現-正如他們真正的樣貌。

穿行境域

許多人相信變形獸是由與寰宇本身相同的物質形成-不停變幻的純淨光芒以及天界能量。無論那是否為其真實本質,他們能夠為了在境域間旅行而化為類似寰宇極光的形態,甚至是在沒有預兆路或末日劫的時候。

被授予這份在境域之間穿梭的能力,變形獸也樂於好好利用它。充滿好奇心與適應力,他們通常只在短暫的童年於利雅拉待上幾年,接著便前往寰宇查看並學習其他境域的事物。許多變形獸幾乎與其他種族生活了一輩子,直到最後他們歸返利雅拉度過餘生並浸入且沉沒於五指峽灣湖中結束他們的存在。

利雅拉的秘密

一則遠古傳說講述了變形獸的起源故事。據說他們曾經是某個不明物種的族群,生活在一個早已被遺忘的境域的一座小村落裡。在一個暴虐首領的支配下,這群人向埃尼爾祈禱(遠古的妖精神)赦免他們的年輕人不被徵招參與首領那不公義的戰爭。埃尼爾答應了他們的祈求,賜予他們變換形體的能力。年輕人偽裝成年長者以及尋常的動物,因此便找不到適合的人加入首領的軍隊。震怒之下,首領下令屠殺整個城鎮,於是村民便四散逃生。

當首領的軍團追逐逃難的村民時,埃尼爾看見他們的慘況並為他們創造出一個安全的地方。埃尼爾從他們自身的境域拉出一個區塊,打算以陡峭的山脈作為屏障隔出一個無法攻破的庇護所。但他們混亂的魔法卻創造出一個不穩定且半成形的世界,該處的平滑峭壁以不自然的精準角度攀升,樹頂長出了樹根並且被深入地表的枝幹支撐著,而地貌上的一個巨大手印現在成了一座擁有結晶水域的湖。

定居在這塊新土地的人們獲得了它那不停變幻的特質;過了幾個世代,他們拋下原本的種族並成為變形獸。現在大地與人們一樣多變、難解,又神秘。

斯肯法

hollow log with shed snakeskin and tiny faerie

斯肯法是一座朦朧的境域,該處的參天巨樹遮擋了天空的景象而且遼闊的泥炭沼澤隱藏了遠古眾神大戰的殘跡。七棵巨樹永遠囚禁了那場戰役的輸家,而現在他們的遠古大廳則成為其遙遠後裔-妖精-的家園。由偉大的寰宇盤蛇鑽出的隧道在地面蜿蜒。空氣中充滿了生命與腐敗的氣味,無盡歲月的負擔格外沉重。

乍看之下,斯肯法看似一片未受破壞的遼闊荒野,自亙古以前就未受任何生靈觸碰。實際上,妖精聚落散佈於整片土地。有些藏於地底或刻建於多結樹根內,其他則是無縫地生長在頭頂活生生枝幹上的優雅建築。這類聚落-林木妖精與暗影妖精共同生活於此,在他們的新國王統治下重新聯合-包括揚升於枝幹上或沉潛於樹根下的居所,反應了妖精那彼此交纏的命運。

最龐大的妖精聚落是約蒙,那是一座當妖精還是神的時候所建的遠古城市。它的建築風格既華麗又正式,與近期兩個妖精種族的建築有點相似之處。這個地方瀰漫著魔法,在樹林高枝底下的永恆微光中以幻境光芒勾勒出枝幹。位於這座城市中心的是哈斯廳,那是一座新蓋好的妖精王居所。

雅斯佩樹

big tree with fuschia and purple leaves

七棵高聳的樹散佈在斯肯法的寬廣森林裡,據說它們是斯科提囚禁埃尼爾倖存領導者的牢籠,用以告誡世人那些挑戰他們神聖權威的人會有什麼下場。被埋入的埃尼爾現已跟束縛他們的樹合而為一,而妖精們崇敬這些樹,彷彿它們就是他們的遠古領導者。根據被囚禁在內部的古神,每一棵樹都具有獨特的魔法特性:有一棵樹會結出能夠治療任何疾病並且癒合任何傷口的果實,另一棵樹則會產出無法被切割或破壞的木材(除非內部的神決定要把枝幹賜給一位夠格的懇求者)。妖精國王哈拉德宣稱自己在吃了雅斯佩樹果實並在其樹枝底下入眠後預見了一個統一的妖精王朝。

盤蛇隧道

妖精崇敬寰宇盤蛇寇瑪。據說在遠古時代,盤蛇自由地漫遊並深深地啜飲著斯肯法的遠古秘法能量。牠在行經之處留下廣大的隧道網絡,林木妖精與暗影妖精都認為這些通道是神聖的空間。妖精們誠心地照料這些隧道,相信有一天寰宇盤蛇會使用它們重返斯肯法-因為現世諸神斯科提已禁止牠進入任何境域。妖精們為此感到憤怒,幾乎等同於他們對斯科提擊敗其神聖先祖埃尼爾這件事的怒意。

妖精

Elderleaf Mentor
古葉居導師|由Zoltan Boros作畫

幾世代以來首次在一個國王的治理下統一成一個不穩定的聯盟,林木妖精與暗影妖精持續在斯肯法的原始森林和廣大泥沼間努力回復他們以往的力量。儘管他們具有許多差異,這兩個妖精陣營都崇敬寰宇盤蛇並希望他們有朝一日會恢復凱德海姆眾神的身份。

埃尼爾的衰亡

有一則遠古傳說講述了埃尼爾與新竄起的斯科提之間的大戰。斯科提獲勝,一部分要感謝矮人鍛造的斧頭加德里梅,哈爾瓦使用它對埃尼爾造成毀滅性的效應。這把斧頭能夠劈開任何物質,甚至是寰宇,而哈爾瓦用它把妖精種族一分為二,創造出林木妖精與暗影妖精。斯科提也放逐了埃尼爾崇敬的寰宇盤蛇,因此牠再也無法進入境域。被剝奪了神聖之力,墮落的埃尼爾-妖精們-便淪落到爭論與惡毒內鬥的境地。

當埃尼爾被擊敗時,艾朗德把他們七位倖存的領導者囚禁於他們境域中的七棵巨樹內,現在這些樹被稱為雅斯佩樹。

妖精國王

Harald, King of Skemfar
斯肯法國王哈拉德|由Grzegorz Rutkowski作畫

林木妖精與暗影妖精經歷了好幾世代的爭鬥,現在這些埃尼爾後裔再次統一。一位名叫哈拉德的林木妖精在吃了雅斯佩樹的果實並在其樹枝下睡一覺後,看見了一個偉大的妖精王朝崛起並將所有妖精統一於一個政權底下的景象。哈拉德相信他的宿命就是要實現這份預視。在奮鬥了許多年後,林木妖精與暗影妖精終於統一,不過他們的聯盟卻相當脆弱。被稱為長老的哈拉德宣告自己為妖精國王,統治斯肯法全境。有些妖精認為被囚禁在雅斯佩樹裡的埃尼爾正在引導哈拉德的行動。有的甚至宣稱哈拉德被這位遠古妖精神的靈魂附身。在那些相信這類傳聞的妖精之間,這個埃尼爾精靈的介入對妖精的命運來說是好是壞,他們的意見仍相當分歧。

在哈拉德的領導下,妖精們被一份共同的渴望凝聚在一起:他們希望能奪回埃尼爾的力量以及他們認為屬於他們那作為諸境統治者的合法地位。儘管有這份共享的目標,不過古老的敵對意識仍於檯面下醞釀,看似哈拉德才是真正將兩個妖精陣營連結在一起的唯一關鍵。如果哈拉德死去,暗影妖精與林木妖精肯定會再次分道揚鑣並重啟他們遠古的戰爭。

斯達海姆

Docks of Starnheim

位於世界樹頂端的高聳境域為斯達海姆,也是女武神與榮譽亡者的家園。雕刻而成的長舟靜靜地漂過一面宛如玻璃的漆黑湖泊直到他們抵達中央建築:洞穴般的女武神大廳,由世界樹那活生生的枝幹交織而成。一面神秘的符畫,斯達海姆之光,如同太陽般地在天頂閃耀並將其光芒自世界樹灑落至每一個境域。

女武神大廳

Glowing Rafters of Starnheim

古老、精緻,又搏動著魔法,位於斯達海姆中心的立會廳令人心生敬畏。由世界樹最頂端自湖中升起的枝幹交織而成,這座大廳看似漂浮於湖面上。在大廳內部,翻騰的雲朵形成了天花板,從白色轉為灰色再到雷鳴時的漆黑,全都取決於下層境域的衝突數量。這座大廳寬廣到足以讓每一個曾經存活過且 夠格的人坐在長桌參與永恆盛宴;無論有多少新的靈魂抵達,這個建築永遠不令人感到擁擠而且蜂蜜酒也飲之不盡。

女武神選取將會獲得永生的英雄,在他們凡間的生命終了後,永遠在這座宏偉的大廳裡享受盛宴。只有最勇敢的靈魂,那些達成史詩般壯舉並英勇地戰死沙場的人,能夠贏得這份殊榮。

每一個被邀請進入女武神大廳的人都會被賜予敘事的天賦,因此人們在永恆的盛宴上會不停地講述傳奇。每一個凡人的靈魂都有機會講述並慶祝他們生命中的偉大勝利。這些故事總是英勇豪邁,有時候是苦澀悲劇,但他們激起的濃烈情緒很快就會消逝。在斯達海姆的榮光裡,悲傷是不被允許的。

瓦米爾與耶塔碼頭

Angel of the Docks

此境域那光滑、平整的表面看似一座玻璃般的漆黑湖泊,但實際上,那些「水」根本就不是水。始紀稱之為瓦米爾,是在創世期間死去的第一個女武神的血。所有女武神都誕生於這座湖。瓦米爾的強大魔法能夠治療或毀滅,這都取決於使用它的人。

女武神大廳周圍有一片木製碼頭網絡,上面裝飾著寰宇怪獸的雕刻。有十二艘長舟在碼頭附近漂蕩,每一位斯科提一艘,他們是目前掌權的神。儘管他們地位崇高,甚至連神也無法保證當他們死後能夠在永恆盛宴上得到一個位子。某些遠古傳說提到不夠格的神在抵達斯達海姆後會被丟在這些船上漂流,被送往寰宇以騰出空間給更有資格的神。

女武神

Eradicator Valkyrie
誅世女武神|由Tyler Jacobson作畫

女武神是有翼的戰鬥天使,她們選擇夠格的亡者前往她們位於斯達海姆的大廳享受永恆盛宴。比斯科提古老,女武神並不侍奉眾神。她們成形於時間之始,而且她們不允許自身的裁決受到陳腐的關係、家庭羈絆,以及無謂的爭吵所蒙蔽,這些都實際定義了眾神的本質。這份裁決是她們存在的主要目的,不過有些傳紀描述她們偶爾會為了值得的理由而親自參戰。

女武神成對施行她們的裁決任務,一個白色屬性的牧生使與一個黑色屬性的索命使會一同行動。

牧生使:白色屬性的女武神是夠格亡者的牧生使。如果有人帶著勇氣與榮耀而死-無論是否在戰場上-會出現一位牧生使引導他們登上斯達海姆並在女武神大廳裡賜給他們一個位子。

索命使:黑色屬性的女武神是懦夫的索命使。一個牧生使會等候某位夠格人士的死亡,而索命使則會在見證懦弱行徑時介入。她們通常會擊倒懦夫並護送他們前往伊斯費大門,將他們烙上一個向世人宣告其恥辱的符文。

兩個成對的女武神必須對每一個殞落戰士的命運表示同意才能讓判決執行。通常這些裁決都非常簡單明瞭而且沒有異議-雙方都渴望一份公平的命運並且不太在意「贏得」某個特定的靈魂。不過,牧生使偶爾需要阻止索命使太快殺死一個懦夫,如果那位牧生使認為這個人依然有機會透過稍後的英勇行徑來彌補的話。

那些被選取進入女武神大廳的人會被護送通過來自女武神翅膀的五彩通道穿越寰宇,宛如一座彩虹橋。

戰場天使

有些傳紀描述女武神在某些光榮戰役中與眾神並肩作戰,或許是為了屠殺一隻肆虐的寰宇怪獸,但吸引女武神參與激戰的情況確實相當罕見。女武神偶爾會裁定一整個村落或部落不值得存活,於是牧生使與索命使便一起降臨將整團怯懦的人群送往伊斯費。

另一方面,女武神已準備好參與對抗惡魔的戰鬥。令人厭惡的惡魔在本質上就不夠格,逃離無盡風暴的惡魔是一種威脅並且必須儘速處理。牧生使與索命使會迅速合力殺死一個惡魔或逼迫它返回其家園境域。

瑟特蘭

Ice and lava

寒冬般的瑟特蘭是一個動亂頻繁的境域。火山噴發穿透冰雪形成新的山脈,同時酷寒將冒著蒸氣的間歇泉凍結成濺灑的碎冰。地震與火山噴發幾乎每天都在重塑地貌。雪崩與碎岩滾落山坡並改變了半凍結的河道。霜巨人的冰宮散佈於高山頂峰和冰川原野上。火巨人的簡陋居所位於低地,該處的熔岩深峽在寬廣的雪原上劃出許多通道。

在瑟特蘭生長的少許活物都長成了龐大的尺寸。樹木相當罕見,但它們都長得跟斯肯法的遠古樹林一樣巨大。火巨人國王的家凱達爾廳的屋樑是從這些巨樹上砍下,用以建造能夠容納碩大巨人的居所。動物也長成了龐大的體型;猛瑪象與巨山羊群為巨人提供了大部分的食物來源。

瑟特蘭的地形如此易變,鮮少有持久到能夠被命名的特徵。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外是維拉高地,那是一連串山巔與冰川原,一群通常獨居的霜巨人魔法師在該處形成某種類似社群的組織。維拉巨人聯合他們的魔法力量創造出防禦網,以確保火巨人不會進入他們的高地。

巨人

有兩種巨人住在瑟特蘭這個動亂的境域。霜巨人既聰明又神秘,使用符文魔法推測寰宇的秘密並且小心翼翼地守護它們不讓外人的好奇心窺探。相對地,火巨人既野蠻又衝動,共享同胞的體力與韌性卻缺乏任何霜巨人的知識與資源。霜巨人控制高地,佔領了所有最穩定的山區,他們在此用冰塑造要塞。被分配到低地,火巨人不願建造任何持續久遠的東西,畢竟它很有可能被撞倒或被覆蓋在一場雪崩或熔岩流中。他們偏好簡陋的木造長屋,能夠在必要的時候拆解並遷移他處。這兩種巨人經常互相爭鬥。

瑟特蘭的霜與火巨人陷入持續不斷的衝突中。霜巨人不希望被打擾,但他們也佔據了境域裡最棒、最安全的領地-並且在他們的山區宮殿裡囤積了只屬於他們的珍寶與奧法秘密。憤怒、衝動的火巨人成群結隊地攻擊大多獨來獨往的霜巨人。霜巨人則以能夠打散或使整群火巨人部落失能的符文冰魔法轟擊進行報復。

在非常罕見的情況下,如果瑟特蘭被入侵者或一隻狂暴的寰宇怪獸威脅時,霜與火巨人能夠拋開彼此的歧見並協力守護他們的境域。

霜巨人

Cyclone Summoner
氣旋召喚師|由Andrey Kuzinskiy作畫

霜巨人佔據了瑟特蘭的高山巔與冰川原,他們在此建造冰宮並永世獨居。他們那些堅不可摧的山頂要塞提供了他們觀察寰宇光芒及其秘密的清晰視野。他們鮮少離開瑟特蘭,也對掠奪不感興趣,但他們與碧塔嘉思想相近的預兆覓徑人有一種特別的關係,而這些預兆覓徑人偶爾會航向瑟特蘭跟友善的霜巨人交換情報。

被稱為維拉法師的霜巨人魔法師主要居住在防守嚴密的維拉高地。除了用魔法操縱寒冷與冰霜,維拉法師也是經常推測境域秘密的先知。他們能使用幻影魔法戲弄闖入他們私人聖所的人,但大部分維拉法師都認為這是一種非必要時不值得認真練習的次級魔法。

火巨人

火巨人居住在瑟特蘭海拔較低之處,那裡的雪原被許多熔岩深峽隔開。他們群居於家族和部落裡,用境域裡的巨樹建造簡陋的木造建築。有些火巨人也會在低地底下的寬廣洞穴網絡與熔岩通道中築巢。

火巨人既魯莽、善妒,又喜好競爭-就像嫉妒其親族的秘密知識卻無法將其據為己有的巨型孩童。他們的體型比霜巨人小,但他們仍然是巨人,而且擁有不可思議的韌性、力量,與復原力。無數傳紀用了很長的篇幅講述殺死一個火巨人有多難,那些達成這份艱鉅任務的英雄都被尊為傳奇。

當一場末日劫讓瑟特蘭與其他境域接觸時,火巨人都等不及要進行劫掠。他們喜愛肉搏戰,但他們也不排除朝敵人投擲巨岩,而且他們的魔法師擁有操控火焰與熔岩的能力。

凱爾達是火巨人的國王。他和艾朗德長年敵對並在許多場合彼此設局戲弄。凱爾達將艾朗德視為他所羨慕與厭惡霜巨人的一切-他們那令人困惑的神秘主義、他們的自大-的神級昇華版,並一心只想愚弄羞辱他到放棄其神聖地位的程度。

傳說才正要開始

那就是你所需要知道關於凱德海姆境域的一切。如果你還渴望更多知識(艾朗德會非常驕傲),請在接下來的幾週內留意DailyMTG!願你的名聲響徹斯達海姆!

創世致謝名單

再次特別感謝每一位讓凱德海姆成真的人。

概念藝術家

Alix Branwyn
Chris Rahn
Daarken
Jehan Choo
Jenn Ravenna
Jonas De Ro
Nick Southam
Randy Vargas
Sam Burley
Steve Prescott
Rebecca On
Taylor Ingvarsson
Tyler Jacobson
Viktor Titov
Zack Stella

創世寫作團隊

Jenna Helland
Ethan Fleischer
Emily Teng
James Wyatt
Annie Sardelis
Hans Ziegler
Doug Beyer
Katie Allison

藝術總監

Cynthia Sheppard

創意製作人

Meris Mullaley

創意負責人

Jenna Helland

創意總監

Jess Lanzillo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2年 5月 23日

指揮官傳奇:柏德之門戰役機制 by, Jess Dunks

備受喜愛的龍與地下城冒險經歷,將隨著指揮官傳奇:爭戰柏德之門系列一起重回魔法風雲會世界。本系列將造訪D&D世界中一處最著名的背景設定,裡面不僅有全新的精彩機制,帶回不少熱門機制(例如擲d20骰),還有更多機制煥新復出。在我詳細說明這些機制之前,請容許我先來介紹一下身世。 身世 具體來說,我要介紹的是這些身世: 身世是全新的結界類別傳奇身世牌代表著特殊...

Learn More

FEATURE

2022年 5月 17日

收藏指揮官傳奇:爭戰柏德之門 by, Max McCall

編註:我們想澄清一下,無面者此牌不具閃蝕刻或傳統閃設計。 指揮官傳奇:爭戰柏德之門是被遺忘國度的交會處,在這裡你能找到各種異國貨物,包括最華麗的魔法風雲會卡牌。 本系列將於6月10日在你當地的遊戲店以及Amazon等線上零售商管道發售,為指揮官的粉絲們提供滿滿的精美卡牌。以下是精彩內容的詳細說明: 閃蝕刻傳奇 你可以在指揮官傳奇:爭戰柏德之門系列補充包和聚珍補充包...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