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尼翠:腥紅婚誓的傳奇角色

Posted in Feature on 2021年 12月 21日

By Doug Beyer, Ari Zirulnik, and Grace Fong

我們設法了解依尼翠:腥紅婚誓的賓客名單,而且它看起來有點瘋狂!我們有舊與新的面孔,有獠牙和沒獠牙的,人類以及......流漿怪獸。讓我們來看看出席的有誰吧:

新的傳奇角色

羽翼傳令使唐諾

身為一位虔誠的艾維欣信徒,她的背叛與消逝使唐諾無所適從。他為了尋找更深層的意義而進行一趟朝聖之旅。過了幾個月,當他在一座森林空地上睡了一晚後,唐諾被眾鳥的齊聲鳴叫喚醒。他張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被許多凡鳥與精靈鳥圍繞著。自從艾維欣消逝後,他第一次感到平靜。從那時起他便決定與鳥群一同生活,牠們的悅耳呼喚聲提供了他極度思念的精神食糧。

巡檢官雅各布豪肯

雅各布豪肯總是擁有一個好奇的心靈。那份心靈,加上即使當遊魂與其他精靈隱身時也能夠看見它們的神秘能力,都幫助他成為受僱於探查依尼翠怪異事件的首席調查員。年輕的雅各布早已讓自己名聲遠播,尤其是在涅非利亞沿岸-他不只設法解開了一些神秘事件,而且他也沒因此喪命。

閱讀雅各布的故事.

血蝠男爵提默沙

提默沙馬可夫是一個殘忍又強大的吸血鬼,也是戰場上最為優雅的角色之一。此刻提默沙正經歷一段難熬的時光。聽聞你的前任要結婚可能會很難受,尤其當你還沒完全忘了她的時候。當然,提默沙只和奧莉薇亞交往了幾百年,但這對他來說是相當真實的。上次有人聽他對親信說雖然他絕對不會參加她的婚禮,但如果能收到請柬的話也不錯。

腐蝕蝓怪陀襲力

在涅非利亞的教派之間,最古老的莫過於陀襲力殿徒與葛諾克裔眾。據說當裔眾召喚了他們的神明化身時,殿徒也這麼做了,在一隻被灌注了惡魔血的蛞蝓身上施行一項遠古儀式(還有施放一點點巨大化魔法)。其成品就是陀襲力,一隻龐大且快速增殖的驚懼獸,在創生後沒多久就吞噬了半數殿徒。陀襲力剩餘的崇拜者們則欣喜地等待他們的創造物再次與葛諾克裔眾的怪物一較高下。

亨莉卡多納提

亨莉卡是多納提血脈的先祖,此族吸血鬼與惡魔打交道,為了換取惡魔強大的血液而協助他們。主要的血脈家族認為多納提的強力魔法甚至對吸血鬼來說太危險了,而且在遠古時代,多納提一族曾面臨多場嚴厲整肅。亨莉卡領導倖存者迄今並且在心中保留了一份以復仇的腥紅色書寫而成的名單。奧莉薇亞沃達連對多納提一族的魔法感興趣,甚至為了息事寧人還邀請亨莉卡來參加她的婚禮。至於亨莉卡的名單中是否有奧莉薇亞的名字就不得而知了。

天使之拳托亨斯

身為加渥尼平民心中的英雄,托亨斯並非一直是眾人今日知曉的美德典範。他的過去有一段黑歷史,包括擅離護教軍職位、竊取一件神奇的魔法武器,還有跟國王往返加渥尼和凱錫革的道路等長的一連串詐騙紀錄。在一場偶然與受難先知伊如的獄卒的可怕相遇後,托亨斯才意識到自己真正的道路。現在身為依尼翠貧農的鬥士,托亨斯以烈陽鎚守護人民並訓練他們保護自己不受黑夜駭物的侵犯。

閱讀托亨斯的故事

全能噬蛙葛諾克

在涅非利亞的教派之中,沒有一個比葛諾克裔眾和陀襲力殿徒之間的競爭更激烈了。為了能勝過他們的對手,裔眾從一個行經的商人手中獲得一顆他堅稱來自噬人蛙怪的蛋。他們對這顆蛋進行在教徒之間傳承了好幾世代的奧術儀式,然後一個巨大無比且滲著黏液的青蛙便出現了。宣稱此怪獸為真正的葛諾克,裔眾將一生致力於寵愛他們的「神」。一聽聞殿徒也獲得他們自己的怪獸,裔眾便開始為其最終決戰做準備。

怨仇亡者多蘿霞

多蘿霞是這些年來被奧莉薇亞殘忍地殺害的無數個人類之一-現在則是被困在奧莉薇亞婚紗拖裾中的眾多亡魂之一。在世時是一位技術精湛的巫師,多蘿霞專精於血脈魔法。如果她從奧莉薇亞的裝備上重獲自由,她就能夠將強大的力量借給在戰鬥中的血親。巧合的是,她的曾孫正是其中一位集結襲擊奧莉薇亞婚禮的護教軍...

劫掠者康芭與誘敵手勞琳

康芭和勞琳已經想出了她們的下一場劫盜行動。勞琳會先偵查地點並進行擾亂,而康芭則奪取貨品。不過她們卻沒考慮到那隻在墳墓裡沉睡的千年吸血鬼。儘管勞琳不自覺地想著她那位長期伙伴可能會忍不住吃了她,但這點吸血鬼行徑還不足以讓這對依尼翠的頂級盜墓雙人組分道揚鑣。

攜魂復仇者洛妲與年幼遊魂提敏

鬼魂通常不會跟人類合作,而且鮮少有護教軍能夠容忍遊魂的存在。在癲狂劫期間的多場戰役中,洛妲與提敏巧合地(而且屢次)分別拯救了彼此的生命與不死生命。他們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他們合作比單打獨鬥更強大,也造就了依尼翠其中一個最怪異的組合。雖然伊莫庫已被封印,但他們卻依然維持著合作關係。他們攜手幫助人類,幫助鬼魂,並且正試圖追蹤殺害提敏的人。

不息復靈米蕾森

許多精靈在癲狂劫過後都共同懷抱著復仇渴望,而米蕾森也不例外。在世時,她是一座小城鎮的市長兼守衛隊長。所有家人都死於依尼翠各種驚懼獸的毒手,米蕾森想要為其他失去至親的人們創造一個聖所。她的小城鎮逐漸成長為由學習治療術的人類所組成的中型城市。然後一場神秘的悲劇將這座城市從地圖上抹除。

一個接著一個,米蕾森和她的市民們皆復生為精靈,每個人都有其未了之心願。即使在死後,精靈依然懷有社群意識。在米蕾森的帶領下,他們一同在這個時空跋涉,執行每一個精靈渴求的復仇行動。他們有如天災般地降臨眾多城市。一群精靈充斥了街道,在所經之途留下腐敗官員或偽裝狼人的屍體。

閱讀米蕾森的故事

恐懼身影烏蔽襲

在你穿越沃文森的同時,依尼翠銀月的明亮光芒也投映出狹長的影子。幾乎難以察覺,或許是透過眼角的餘光,你看見一團黑霧穿梭於漆黑之間。你不可能看出它是否正在逐漸逼近(它是的)。難道你感應到的這個東西是一份來自惡魔的威脅嗎?還是由月中怪獸所召來的驚駭之物?踩斷了樹枝,你迅速轉身,正好看見一個張牙舞爪的黑影從你的影子裡竄出...

歸返的傳奇角色

瑟班守護者莎利雅

莎利雅的職業生涯在癲狂劫之前就已充滿傳奇色彩。當她還是一位年輕的護教軍時就被封為「瑟班守護者」。她被鵬洛客莉蓮娜逼迫釋放惡魔,最後也同時釋放了大天使艾維欣。她離開腐敗的教會並創立了聖沙弗騎士團。與沙弗本身的遊魂並肩作戰,她抵抗了奧札奇的侵略。我們敢說她是個非常勇敢且具有天份的女子。此刻,她希望恢復瑟班往昔的榮耀。第一步呢?清除一群看似永無止境的殭屍大軍-但首先,她得回覆一封來自她前任導師歐吉克的信件。

閱讀莎利雅的故事

曙鹿集殉道者凱蒂妲

凱蒂妲是曙鹿集群的首領。她帶頭努力恢復依尼翠的日夜平衡。在跟雅琳珂德及其鵬洛客伙伴們合作之下,他們成功取得月銀鑰並開始進行一場矯正宇宙的儀式。就在此時,奧莉薇亞和她的吸血鬼大軍來襲,截斷了凱蒂妲的靈魂和身體的連結並將它困於月銀鑰內。她正在那裡累積力量並等待著最完美的時刻...

遠見拼接師基拉夫

基拉夫西卡尼是一位天才拼接師,同時也和他的姊姊基沙處於永恆的敵對狀態中。當然,如果你問他的話,這整件事完全不值得他關注,而且他姊姊的可悲行徑幾乎不值得他做出必然的報復。最近幾年,基拉夫一直在死靈煉金術士大師盧德維門下學習以增進自己的技藝。盧德維的實驗室是一座名符其實的遊樂場,而基拉夫的技術也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成長。

雖然最近盧德維的行徑有點古怪,但基拉夫卻不予理會。他一心一意想增進他的技藝(但偶爾仍會折磨他的姊姊)。

荷拉娜與阿雷娜伴侶

沃文森裡居住著許多依尼翠最兇猛的生物,包括狼人、吸血鬼,還有著魔的人。阿雷娜與荷拉娜,同為工作伙伴與人生伴侶,安全地引導旅者前往鄰近的卡茲特城鎮。她們在伊莫庫來襲過後與她們的敵人,狼人們,締結了暫時的聯盟。不過,隨著永夜來臨,她們也重啟了與狼人的戰鬥。

邪氣伴娘安姬

在所有的吸血鬼血脈之中,奧莉薇亞認為控管伐肯納家族是重要關鍵。他們在戰場上既無情又殘忍,任何沃達連與伐肯納血脈之間的衝突都會對雙方造成無法接受的傷亡。在一場為了維護統治地位的政治行動中,奧莉薇亞選擇安姬伐肯納作為她的「伴娘」。

安姬是一名遠古後裔,既聰明又刻薄。她完全清楚身為奧莉薇亞的伴娘的意義,而且對於自己的束手無策感到極為憤怒。她目前正在構思一個計畫,但除了「在婚禮上喝一大堆血」外還沒有什麼進展。

受難先知伊如

發狂。受詛。飽受魔鬼折磨。惡魔發言人。在被她的鎮民同胞鎖在一座潮濕且悲慘的要塞裡之前,伊如有許多稱號。他們說,這是為了她的健康。他們說,這是為了保護她。因此,她就會停止告訴他們這個世界會如何終結。他們不在乎她的夢境成真;他們只希望她的預言不會散播混亂與驚慌。不過,在一場與天使之拳托亨斯的命定會面後,她現在能夠警告世界和她一起被藏在要塞裡的是什麼驚駭之物...

閱讀伊如的故事

老魯斯登

想對抗依尼翠的超自然怪獸,你需要某種特別的裝備。你不能用對付一隻狂暴狼人的方式來處理肆虐的遊魂。那就是老魯斯登登場的時候。無論你需要什麼,他都有-而且(據他說)比其他任何商人的價格更好。他有各種形狀、大小,與材質的木樁。需要聖水嗎?他擁有一整座噴泉(不行,你不能參觀它)。他可能有點像騙子,但在多數情況下...老魯斯登總會交付他的商品。

受詛血咒的歐吉克

戰術名家歐吉克總是保護依尼翠的人類市民。在他職業生涯早期,他以加渥尼騎兵隊指揮官的身份服事艾維欣教會。他的護教軍部隊因深切地欽佩其堅毅價值觀而追隨他。當教會領導人月主教米凱耶在一場瑟班圍城戰中身亡時,歐吉克加入了一個取代月主會的新議會。歐吉克不喜歡教會的政治生態,但又覺得他的參與對保護人民來說是必要的。

雖然歐吉克看似受邀代表依尼翠的軍事守護者,但他卻被禁止投票決定議會事務。在他對此事進行調查後,他才發現他的議會同僚其實是惡魔的教眾。幻想破滅,歐吉克離開首都加入了聖沙弗騎士團,一個由他的門徒莎利雅所創的新部隊,致力於弘揚歐吉克依然保有的舊時價值觀。

不過,一場與吸血鬼的駭人會面卻改變了歐吉克。他能否抗拒新的謀殺衝動並持續作為人民的鬥士?

閱讀歐吉克的故事

盧諾溪堡

身為溪堡吸血鬼血脈的先祖,盧諾溪堡是一位侍奉遠古海洋與暴風之神的高位僧侶。屬於其血脈的吸血鬼仍受到涅非利亞的許多新興宗派吸引。盧諾本人偶爾會陪著瘋狂的人類教眾於涅非利亞海岸上敬拜神明。隨著永夜降臨,盧諾決定是時候召喚寇瑟斯,據說這隻傳說中的巨海獸比克勞瑪本尊更強大。

深淵之主寇瑟斯

寇瑟斯,一隻古老、駭人的巨海獸,沉眠於涅非利亞的海面下。身為許多宗派的崇拜對象,寇瑟斯一心渴望毀滅。極度厭惡陽光,牠直到現在才願意浮出海面。受到永夜驅動,盧諾溪堡進行一項神秘儀式迫使寇瑟斯來到水面。除非儘快破曉,否則依尼翠的一切都將受到這隻龐然巨獸的危害。

遭魅新郎艾德嘉

艾德嘉馬可夫是依尼翠所有吸血鬼的先祖,也是索霖馬可夫的祖父。數千年前,當艾德嘉的省份遭遇一場饑荒時,一個惡魔說服他找出讓人們從血液中獲取養分的方法。他放乾了一位天使的血以替這些被血液強化的人們創造一份獨特的魔法,而這個最終的儀式也創造出了吸血鬼。艾德嘉一直存活到今日,不過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沉眠於變形的馬可夫莊園的地窖內。但那座石棺已不見蹤影。而且奧莉薇亞沃達連才剛送出寫有他和她名字的婚禮請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緋紅新娘奧莉薇亞

沃達連吸血鬼血脈的首領奧莉薇亞從未原諒過索霖,因為他創造了艾維欣,一個保護人們免於遭受吸血鬼捕殺的大天使。索霖在癲狂劫期間被迫消滅艾維欣這件事令她感到非常滿意,但現在席嘉妲和其他天使們卻取代了艾維欣的位置。

隨著夜晚逐漸漆黑,奧莉薇亞看見了在依尼翠奪權的機會,同時也能向索霖進行美妙的復仇。她的計畫是在一場盛大的吸血鬼婚禮上喚醒艾德嘉並與他結婚,以藉此鞏固她的權力。艾德嘉是依尼翠所有吸血鬼的先祖而且,作為額外的好處,也是索霖的祖父。她只需要找出方法阻止那些攪局的鵬洛客們回復日夜平衡...

茂威原祖史崔凡

史崔凡茂威是茂威吸血鬼世系的先祖,也是史頓襄一部分偏遠山谷的領主。數千年前,當他還是人類的時候,史崔凡極為景仰他的父親。當他的父親在一場意外中猝然辭世後,史崔凡便著迷於發掘永生不死的秘密。這份執著終究讓他與艾德嘉馬可夫、奧莉薇亞沃達連,以及其他人類合作,最後變成了依尼翠的第一批吸血鬼。

因受限的力量與「次級」吸血鬼領主的身份而感到沮喪,史崔凡以前所未有的殘忍方式對待他的人民。過去席嘉妲曾試圖干涉,但史崔凡卻能夠擊退她的軍團。從那時起天使便不曾駐足或飛往他的領地。史崔凡只怕一樣東西:他的遠古家族宅邸。自從他父親死後便遭棄置,有許多扭曲駭人的東西在它的大廳內縈繞不去。

史崔凡的故事即將登場。

Latest Feature Articles

FEATURE

2021年 11月 10日

依尼翠:腥紅婚誓售前賽入門 by, Gavin Verhey

有場婚禮近在眼前...而你正在受邀之列! 傳奇吸血鬼奧莉薇亞沃達連即將與艾德嘉馬可夫共結連理。每個人誓死也要赴宴~你自然也想去看個究竟。 若你有此打算…那麼你一定想參加售前賽! 等等,什麼是售前賽?其中有什麼精采內容?又該如何構組現開套牌? 如果你比較喜歡藉由影片來瞭解,請到此處觀看我的Good Morning Magic頻道: 如果你比較想閱讀,則可繼續讀...

Learn More

FEATURE

2021年 11月 9日

大口咬下依尼翠:腥紅婚誓的補充包添趣 by, Clayton Kroh

有誰不喜歡婚禮呢?聖杯充滿鮮血,美麗僕人的心臟持續撲通撲通地跳著—至少在你肚子開始餓之前。還有華麗的服飾!新娘的禮服高貴華麗,材質只能維持一天的保存期—那是由不朽的靈魂所編織而成!(那 . . .游移在長袍上的是臉嗎?) 這是依尼翠的婚禮,所以那肯定是個既邪惡又有趣的活動—重點在邪惡。當然,既然這個系列名為依尼翠:腥紅婚誓,補充包添趣團隊肯定會盛大地慶祝這一切。 為大...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Feature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