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多明納里亞:第三集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8年 3月 28日

By Martha Wells

Martha Wells has written fantasy novels, short stories, media tie-ins, and non-fiction. Her most recent works are The Harbors of the Sun, part of her Books of the Raksura series, and a science fiction novella from Tor.com, The Murderbot Diaries: All Systems Red.

這已經花了一整個晝夜,但不出所料,正如席瓦所允諾的,在這位人魚開始作業的隔天早晨,尤依菈已站在海岸上注視著偉大飛船晴空號的剩餘部分。

他們在博卡登的海岸上,位於一處擁有寬廣海灘並受到兩側裸岩保護的海灣內。在沙丘上方有一片平坦的綠草地,而晴空號現在正躺在上面。在隔了一段距離的內陸區域,深色的火山穿出了不停起伏的熔岩荒野。

僅剩的只有這艘飛船的索藍金屬骨架,幾近兩百呎長,以及它那龐大的線圈引擎。它其餘的船體與內部都已在那場使它墜落海底的戰鬥中腐朽或損毀。尤依菈的機械貓頭鷹飛到它上方,透過它的雙眼提供她俯瞰這艘殘骸的視野。它其實沒那麼糟,尤依菈心想。她碰了一下掛在脖子上的項鍊墜子,提醒自己如果這艘船的核心損毀程度比她預期的更嚴重,那麼她還有其他選擇。

Art by Kev Walker
Kev Walker 作畫

在人魚和她的人類打撈團隊之間,他們已將剩餘的部份拉至水面。乘載著尤依菈潛艇的陶拉里亞補給船將晴空號拉進這座隱蔽的海灣,接著他們便把這艘殘骸拖到平地上以便修復工作能夠開始進行。現在補給船停泊於海岸上,而打撈團隊則在晴空號附近搭起營地。他們最早在今天下午就能開始作業。另一艘停泊在海灣裡的則是尤依菈的私人輕舟,儘管小了許多而且外型就像一般的帆船,但它卻跟她的潛艇一樣都是機械奇蹟。

現在我只需要一批船員,尤依菈想著。她想念卡恩、凡瑟,還有其他所有人。至少她知道泰菲力在哪裡,不過她卻沒把握是否能夠說服他幫忙。還有裘達。她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依賴他。從克撒施放那幾乎終結非瑞克西亞入侵的最終強大咒語之後已經過了很久,多明納里亞也復原了許多。但有些東西卻永遠也無法癒合。

無所謂。無論發生什麼事,尤依菈都會找到出路。她之前總是如此,她也不認為那會在短時間內改變。這太重要了,她想著。

海風吹拂她的頭髮,來自撒拉教會的天使降落在沙地上。她的名字叫蒂婭娜,儘管她看起來極為和善,尤依菈仍發覺她帶有些許哀傷的氛圍。不過現在瞥了她一眼,蒂婭娜看起來變得更有活力了。其實,她看起來非常明亮。真的是字面上的明亮。感到好奇,尤依菈詢問她,「妳是刻意要像那樣發光的嗎?出了什麼問題嗎?」

蒂婭娜的表情專注,似乎沒聽見這個問題。「這個形狀。」她朝 晴空號裸露的脊柱做了個手勢。「那是畫像中傑拉爾德的劍。」她搖了搖頭。「不會錯的!我不知道為何自己之前都沒發現。」

一邊端詳著她,尤依菈指出,「妳不只是在發光,妳還在微笑。」

蒂婭娜垂下視線,突然感到不自在。「關於發光這件事我很抱歉。而且妳之前也看過我的笑容。」

「那不一樣。」不像某個住在黑暗裡的人第一次看見太陽那樣。那道笑容具有重力,宛如一種時空異象般地將周圍的每一個人都拉進去。尤依菈關切地瞇起眼睛。「現在妳卻哭了。」

蒂婭娜用她的白色袖子在臉上抹著。「不,不是,我沒有 . . .今天空氣中有好多沙粒,我很驚訝大家竟然都沒哭。」

稍早時下過雨而且沙子還是濕的,微風中就只有海洋的鹹味。尤依菈伸手溫柔地抬起蒂婭娜的下巴。她輕聲問道,「妳為什麼哭呢?」

「我真的不知道。」蒂婭娜深吸一口氣,接著往後退,一邊擦拭著她的臉。「無論那是什麼,現在看似已經消失了。」

尤依菈不太確定。她的視線從蒂婭娜移到在聳立於他們上方的金屬骨架外殼上。這不可能是巧合。

當蒂婭娜在打撈作業開始之前抵達時,她已解釋過她是個守護天使但卻沒有特別需要守護之物,於是她便能夠替教會執行長途差事。現在蒂婭娜看似正試著不去看這艘飛船,宛如一個害羞的戀人試圖隱瞞她仰慕的對象。蒂婭娜一定是對晴空號做出了回應。尤依菈心想,她幾乎就只剩骨架而已,這個老女孩竟然還能夠運作。「來吧,」她說。「我們去檢查一下魔力石。」


哈迪與其他打撈者們和尤依菈以及蒂婭娜會合,而她們正位於晴空號船體僅剩的索藍骨架中。哈迪是唯一一位陶拉里亞神器師,不過其他人也都是專門的工匠與學者,大部分來自賓納里亞還有杰姆拉。他們的首席金屬工人恬恩,站在哈迪身旁,而且她正拿著對這項計畫而言第二重要的元件:尤依菈向樹靈莫黎墨取得的新船體種子。一旦工匠們將索藍金屬支架清理完成,它將會重新長成晴空號的船體,不過他們還是得讓引擎與其他機械系統正常運作。有些是魔法,有些不是,而就外觀上看來,全都得花上不少功夫。

但首先,最重要的元件正端坐於引擎深處的金屬吊架中。那就是魔力石。

「好吧,它還在這裡,」哈迪懷疑地說。

「那是個好兆頭,」恬恩說道,一邊踮起腳尖想看看那顆淚滴狀的水晶。「不是嗎?」

尤依菈並不確定。這顆魔力石看似缺少活性。克撒創造了它,並將撒拉聖域崩解融入這顆石頭內。這也是蒂婭娜被派來這裡的原因;這顆石頭是教會的聖物,所以他們希望有一位天使能夠在場監看收復它的過程,並且在它失去功能以後將它歸還。如果這顆石頭已被摧毀或耗竭的話,尤依菈有個備用計畫,但她寧可不用這份計畫。

尤依菈對這顆古老的石頭有信心。或許只需要刺激它一下。「妳有什麼想法?」她問蒂婭娜。

蒂婭娜把身體向前傾以仔細觀察它,並且若有所思地皺起了眉頭。「它完好無缺;吊架內的連結看似良好。發動器依然連接著。在它經歷過那一切之後這還真讓人驚訝。」

哈迪與恬恩詫異地看著她。恬恩說,「我不知道天使會研究機械。」

「我們不會,」蒂婭娜急忙說道,一邊自吊架旁退開彷彿它突然冒出了火焰。「我對這一竅不通。」

「妳不懂嗎?」尤依菈揚起眉毛。這是蒂婭娜第二次對晴空號做出反應,就像它是個久違的老友。

蒂婭娜看起來有些遲疑。「我不認為。我之前從來就不懂機械。不過 . . .它現在看起來卻十分明顯。」

哈迪與恬恩興味盎然地看著她。尤依菈說,「這是撒拉之石。或許它會回應妳。」

蒂婭娜緩緩向前移動,比起不情願更像是出於自我意識。「我試試看。」她又再多檢視了這顆石頭一會兒,然後合起雙手並垂下她的頭。

尤依菈看著她,注意到四周的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過了一段時間看似什麼也沒發生,接著一道源自內部的光芒佈滿了蒂婭娜的形體。尤依菈感覺到魔力石產生變化,感覺到它復甦的那一刻。彷彿某種強大的存在出現於他們之間。

隨著石頭開始發光,其他人倒抽了一口氣並開始歡呼。蒂婭娜往後退,睜大了眼睛。顯然她沒想到會成功。

在其他人歡慶的同時,尤依菈把蒂婭娜拉到一旁,來到這艘飛船的拱樑陰影下。「恕我直言,我不認為我之前曾見過像妳這樣的天使。」

「妳是說一個對自己的天使身分缺乏信心的天使嗎?」蒂婭娜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這說來話長。」

尤依菈暗自做了決定,一部分是出於本能,而一部分則是基於仔細觀察所做出的估算。「妳願意再幫我更多忙嗎?」

蒂婭娜稍微聳了聳肩,朝一撮泥土踢了一腳。「當然,我也沒什麼事可做。我是說,我不如就幫妳吧。妳需要我替妳飛去哪裡嗎?」

「不,當我前去召集船員的時候,我需要有人來監督重建工作並且保護這些工人。」尤依菈微笑著,蒂婭娜則突然靜止不動。「妳覺得妳會喜歡這個工作嗎?」

蒂婭娜轉身看著那些引擎,看著早已計畫修復它們的工匠們。不,那並非尤依菈的想像;蒂婭娜對晴空號有種親近感。聽起來彷彿她的喉嚨變得乾啞,蒂婭娜說,「為什麼是我?」

「妳擁有天賦,我見過它。而且妳是個天使,所以我知道我可以信任妳。」尤依菈端詳著她。「妳覺得呢?」

蒂婭娜緩緩地吐氣。「可以。我覺得可以。」


召集她的船員會是個漫長的旅程,不過尤依菈早已為此做好規劃與準備,就跟她收復晴空號一樣。

她留下補給船,先搭乘她的帆船前往杰姆拉海岸,來到了舒夸塔城,先前的調查指出她可能會在此尋獲她正在尋找的人。調查的結果讓她來到這座城市的巨大市場,在此許多具有寬闊露台的白石多層建築形成了包括倉庫、店鋪、貨物專員辦公室的人造峽谷,還有提供前往該地做生意的群眾居住、飲食,以及娛樂的旅店和旅舍。

高大的棕櫚樹與花叢灌木生長在巨大的陶盆裡,而且每個廣場都飾有一座噴泉。機械鸚鵡與猴子,類似尤依菈的貓頭鷹,看守著露天商店的貨品。這裡的人們來自多明納里亞的各個地方,但當地人大多擁有杰姆拉東北部的棕色肌膚與深色頭髮,或是費米瑞甫以及失落的賽費爾後裔所特有的更為深色的肌膚。這是個炎熱的下午,許多商人、他們的顧客,以及其他的市場工作人員都停下來在各式茶館與酒吧外的遮棚下享用茶、蜂蜜無花果,以及約會。如果尤依菈在接下來的一小時內無法追到她的獵物,那麼她也考慮這麼做。

她攀上通往一個廣場的階梯。泉水急速流過建造於一座大型貨物辦公室與倉庫複合建築牆面上的一連串噴泉與瀑布。人們坐在一間商店的遮棚下,也不停進出位於這間店樓上的兩個露台上的拱形大門。尤依菈停下腳步,試著決定要先從哪一層開始搜尋,卻突然自上方傳來尖叫聲。

廣場與商店裡的每個人都轉頭查看,或是震驚地呆立原地。尤依菈看見兩個人從上面兩層樓的拱門裡跑出並朝樓梯衝去。

她趕到上層露台並及時抓住一位在他匆忙逃離時幾乎翻落外緣的老人。「發生了什麼事?」她在穩住他的同時問道。

「是柯幫!」他驚呼。「在沙林商行的寶庫裡有一個柯幫間諜!」

她將他安置在一旁並衝向拱門。就在裡面,一間貨物倉庫的寬敞空地中,鋪路石上倒著兩名杰姆拉人。從驚叫聲以及空地上其他人奔跑的方向判斷,這場打鬥正發生於倉庫的屋頂上。尤依菈碰了一下停在她肩上的機械貓頭鷹並低語著,「當我的眼睛吧。」

它鳴叫了一聲並直接飛昇盤旋於倉庫上方。

尤依菈把注意力分散於空地以及傭獸的視野之間。在倉庫的屋頂上有個露台,被一座擁有許多陽台的高大建築俯視著。在露台那平坦的石地上,一位拿著劍的女子正與六名身穿沙漠牧民罩袍的男子對峙著。在他們四周,一股具有惡魔氣味的黑暗魔法宛如霧氣般地掛在半空中。這位女劍客擁有深色肌膚與一頭深色髮辮,並且身穿金屬與皮製鎧甲。這名女子的刀鋒擋開了一道長矛突刺,接著她利用這股動能扭身而入挖掉了她對手脖子上的一大塊肉。隨著他倒下,她對其他人大喊著,「你們夠了沒?」

一個男子憤怒地嚎吼,他拉下兜帽露出了蒼白的肌膚以及一顆標記著鐵青色疤痕的光頭。一個柯幫僧侶,尤依菈想著。他正在使用痴呆魔法,創造出幻象以讓範圍內的其他每個人奔逃,但顯然它並無法影響這名女子。

她朝胸口突刺處決了另一個教徒,而僧侶則朝她拋出化為一顆黑球的死亡魔法。它擊中了她的胸口,但這個女子卻無視於它。

貓頭鷹將視線聚焦,隨著僧侶施放另一道死亡爆擊,尤依菈看見了當咒語擊中這位女子時在她周圍閃耀的微弱金光。不是護盾,她想著,開始露出笑容。那是一種對魔法的抗性,而且她以前曾經看過。

尤依菈已經找到她的獵物。她召回她的貓頭鷹並開始朝樓梯走去。

她及時抵達露台看見這個女子將劍插入最後一位教徒的胸口。在她用他的長袍擦拭這把劍的同時,一些守衛從最近的拱門裡跑了出來。「莎娜西賽!」有一位朝她大喊。「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看起來像什麼?」這名女子莎娜,也回喊著。「是柯幫特務,試圖取得商人的路線地圖,好讓柯幫能夠襲擊他們的船隻與車隊。人們忘了他們原先也是歐塔利亞的普通小偷,」她在尤依菈靠近她的同時補充說道。

「他們確實忘記了,」尤依菈表示贊同。「惡魔貝贊洛意圖重寫這個世界的歷史,將他自己塑造為每一件黑暗行徑的幕後主使,並一路回溯到兩萬年前太古龍衰亡的時代。」

莎娜收劍入鞘。「妳很清楚你們的歷史。」

尤依菈確實很清楚她的歷史,她自己也造成過許多事件。「而妳則對魔法具有抗性。那個僧侶的痴呆法術對妳無效。」

莎娜聳了聳肩,一邊若有所思地看著她。「那是一種家族特質。」

「我知道。我認識妳的先祖,西賽船長。我看見妳帶著她的劍。」

莎娜一動也不動地直視著她。所有來自守衛以及從拱門與陽台蜂擁而來的圍觀群眾的聲音與動作突然變得好遙遠。這一刻就只有她和尤依菈,一場將會被記載於這時代真實歷史中的會面。莎娜輕聲問道。「妳是誰?」

她微笑著。「我是尤依菈。我是來這裡找妳的。」


她們回到下層的一間酒吧裡並坐在其中一面遮棚下的地毯上。她們周圍的大街與廣場慢慢地回復了日常的活動。

莎娜問道,「妳是怎麼找到我的?」

「我一直在追蹤妳的家族,而且妳其中一位表親告訴我妳就在這座城裡,跟蹤著柯幫間諜的謠言。」尤依菈啜了一口酒。「他們說他們很想妳。」

莎娜把酒杯放到一旁。「我也想他們。但我一輩子都在聽我先祖們的故事,還有失落的賽費爾的故事。我已經受夠了活在過去的陰影下。我決定好好利用我的遺傳特質。」她露出笑容。「我有好多問題。」

如果莎娜同意的話,她們將會有許多時間來討論過去的事。尤依菈說,「而且我有答案,不過先聽聽我的問題吧:妳會考慮成為晴空號的一員嗎?」

莎娜大笑。「如果它還存在的話,我會考慮的。」接著,當她看清楚尤依菈的表情時,她的臉也清醒過來。「我會認為這是我的榮幸,能夠跟隨我先祖的腳步。和她一樣成為其中的一員。如果晴空號存在的話。」

尤依菈舉起酒杯。「那麼我會說,很榮幸有妳成為我的船員。」


當她們駕駛帆船航向艾隆納並抵達賓納里亞城的時候,尤依菈更加確定自己做出了正確的決定。莎娜不是重生的西賽,但她卻已經夠像她了,這有時幾乎讓尤依菈感到痛苦。她們在繁星下的甲板上度過眾多長夜,談天說地,而這也帶回了許多塵封的回憶。尤依菈很高興有莎娜陪著她,但這卻使她更想念西賽。

她原本期待能夠同樣成功地召募達妮莎卡帕軒,一位傑拉爾德船長的遠親,但達妮莎的答案卻相當簡潔。

「不要,」她說。

她們正坐在卡帕軒連棟別墅的花園裡,這是一個晴朗溫暖的日子接近中午的時候。鳥兒在樹叢間鳴唱,灰色的石牆替花園擋開了城市的喧囂。「不要?」尤依菈重複道。她看了莎娜一眼,她正驚愕地揚起了眉毛。她轉向達妮莎,她的表情既平靜又無動於衷,彷彿她們正在討論她們偏好哪種午餐。「難道妳認為我在編造自己的身分?」

「不,我知道妳是尤依菈,」達妮莎說,依然鎮定。她朝莎娜點了點頭。「而且妳跟我看過最初那位西賽船長的畫像極為相似,我無法否認妳的身分。」

達妮莎長得不像傑拉爾德,除了她的戰士舉止。她把頭髮往後拉,為了更適合戴頭盔而剃掉兩側,並且有一張晒黑又飽經風霜的臉孔。尤依菈知道她是賓納里亞的騎士,但她一直以為達妮莎會願意跟隨她那位著名先人的腳步。

Art by Chris Rallis
Chris Rallis 作畫

「那是為什麼呢?」莎娜問道。她比向巨大的石屋。達妮莎自馬廄走出與她們會面,她的劍與盾正靠在通往大廳的雙扇門內側。「顯然妳並不怕戰鬥。」

「我是賓納里亞的騎士,」達妮莎告訴她。「我立誓要守護這塊土地。」

尤依菈曾希望能有兩位最著名的晴空號船長的親戚登船。這感覺起來是個開啟新旅程的最佳方式,而在與莎娜會面之後,她更確定自己是對的。她需要一位卡帕軒族人。「晴空號總是位於戰場的中心,而且也是時候用它來對抗柯幫,打破他們對多明納里亞的掌控。加入我們對賓納里亞只有好處。」

「就長遠來說,」達妮莎表示贊同,依然平靜。她說話的樣子就像某個完全了解自身想法的人,這只讓尤依菈更想讓她加入她們。「柯幫正在襲擊偏遠的城鎮以及我們四周的村落。如果我跟隨妳們離去,我們或許會在遙遠的地方與柯幫交手。但我想在這裡對抗他們,在我的家園。」

「我了解。」尤依菈往後靠向椅背並無可奈何地吐了一口氣。對此我無法辯駁,她想著。她看往莎娜,而她則稍微擺出了挫敗的姿態。

達妮莎點了點頭並起身。「我需要回到我的部隊去。妳們可以盡情地待在這裡;我們永遠歡迎妳們。」

隨著達妮莎走進屋裡,莎娜說道,「怎麼?接下來呢?妳心裡還有其他人選嗎?」

「沒有。」尤依菈想要沮喪地拍打桌子,但卻沒這麼做。達妮莎完全有權拒絕。「她是唯一一個我希望能-」

一個年輕男子突然自屋裡衝出,睜大了眼睛看著她們,並急忙跑到桌邊。他喘著氣說,「那麼我呢?」

尤依菈早已起身,莎娜在她身旁,但她明白她們不太可能遭受襲擊。他是個擁有一頭棕色亂髮的年輕人,與達妮莎極為相似。「你怎麼樣?」莎娜如此查問。

他解釋道,「我是卡帕軒族人。我叫拉夫。我聽見一切了。我想替代我姐姐的位置。」

尤依菈交疊雙臂。她沒預料到這件事。「是嗎?」

莎娜仔細打量著他,一邊皺起眉頭。「你幾歲?」

他挺起身體。「我的年紀已經足以成為一位受訓法師了。我幾年前就通過每一項測驗並且老師們都因為我的能力而大感震驚。」

「所以他們現在開始訓練十二歲的法師了?」莎娜懷疑地問道。「或是十三歲?」

拉夫抬起下巴。「陶拉里亞的裘達親口說過我是他所見過最傑出的學生之一。」

到目前為止,尤依菈稍微被逗樂了,但她卻在這裡畫清底線。「裘達沒那麼說過。」

拉夫試圖要強行辯解,不過他的眉毛之間卻浮現了擔憂的紋路。「噢,妳認識裘達?」

「沒錯。」尤依菈在胸前交叉雙臂。「在非瑞克西亞入侵之前就認識了。」

「噢。我姐姐說妳是那個尤依菈,但是-」顯然拉夫感到洩氣。「好吧,裘達沒那麼說過,但我還是一位不可思議地傑出的法師。」

尤依菈搖了搖頭並轉身離去。但當她與莎娜朝屋子走去時,尤依菈感覺到了魔法。

拉夫很幸運,她發現那是一道幻影而非襲擊。花園消失,她和莎娜突然站在高空,而雲朵則在她們四周瓢移著。在遠方,原版的晴空號橫越天際。它的桅杆與船體的線條不太精確,但那也是一件能夠使人信服的成品。想起了莎娜的能力,她問道,「妳看得見這個嗎?」

「我看得出它在那裡,不過我也能透過它看見後面的房屋與花園。」莎娜若有所思地瞥了拉夫一眼。「所以他行嗎?」

Art by John Stanko
John Stanko 作畫

尤依菈嘆了一口氣並使自己更客觀地評價拉夫的技巧。「他還不差。」她轉向拉夫。「你今天可是非常煩人呀。」

幻影隨著手勢消逝。拉夫誠懇地說道,「我不會再煩人了,我能夠幫上忙。還有很抱歉我撒了謊,我只不過是真的、真的很希望能跟妳們走。」

皺著眉頭,尤依菈開始考慮他。問題是,達妮莎顯然不願改變心意,這使拉夫成了唯一的選擇。「給我們一點時間,」她說,接著與莎娜走到一旁。她們移到別處,在靠近露台的柳樹下。「妳覺得如何?」她問道,一邊壓低了聲音。

莎娜誠實地說,「我覺得我的疤痕還比那個小孩老。」

「沒錯,」尤依菈承認。「但妳會反對和他一起共事嗎?」

莎娜開始認真考慮,眉頭深鎖。「不會。他有足夠的熱忱而且他是認真的,此外他看似技巧熟練。只不過 . . 。這會是一趟危險的旅程,而我不確定他是否了解這一點。」

尤依菈不確定他們有任何人了解他們將會面對什麼。她已經活了這麼久,看了這麼多,她很難想像某個像拉夫這樣年輕的人對於他自身的凡命有什麼概念。但有個卡帕軒船員感覺起來卻又很正確。感覺這是必須的。「只要柯幫存在就沒有安全可言。他也可能因在這裡對抗他們而死。」

「這倒是。」莎娜聳了一下肩。「如果妳認為他會派上用場,我很樂意與他共事。」

尤依菈點了點頭並轉向拉夫。她告訴他,「如果你想跟來的話,趕緊打包行李。我們還有一段漫長的旅程。」


帆船在早晨的時候駛入了博卡登海灣。尤依菈與莎娜和拉夫站在甲板上,一邊用望遠鏡不耐煩地眺望著海岸線。現在她已放下望遠鏡,能夠親眼看見逐漸自沙丘上升起的熟悉形體。

船體呈現優雅的弧形,船尾桅杆向後傾斜。左舷的欄杆與玻璃明亮地閃耀著。從這艘船直立於地面上的方式看來,它一定是已經部分甦醒並且支撐著自己。晴空號已修復並準備好升空。

尤依菈欣喜地笑著。一切都像她計畫的那樣順利,而且準時。

營地已拆卸,工人們正在用小型划艇將他們最後的工具與裝備運送到補給船上。他們在帆船靠向岸邊的同時揮手歡呼。

莎娜用單手擁抱了尤依菈。「我真不敢相信!」

拉夫試著不去興奮地跳動。「有一位天使!那就是蒂婭娜嗎?為什麼她身旁有一個吸血鬼?

尤依菈與莎娜轉身注視在沙灘上等待的人影。「一個什麼?」尤依菈困惑地說道。她的計畫可沒包括那個。


隨著他們跋涉穿過浪花走上平坦的沙地,蒂婭娜和吸血鬼便前來與他們會合。

尤依菈說,「妳好,蒂婭娜。我猜一切都進行得相當順利吧。」她朝吸血鬼點了點頭,他很明顯就是個吸血鬼,除了他穿得像一個賓納里亞騎士而且看似沒有人在提防他。「妳有什麼事想跟我說嗎?」

蒂婭娜收起翅膀並搔了一下她的頭。「這個嘛,是的。這位是亞瓦德。」

亞瓦德跪了下來並把他的劍柄遞給尤依菈。「我立誓向妳效忠,尤依菈船長。」他看起來極為真誠。

尤依菈的眉頭深鎖。「我明白了。」她看著蒂婭娜。

蒂婭娜說,「這說來話長。」

「我不確定我們現在有時間談這個。」尤依菈從她的背心裡拉出懷錶。「我正在等-」

伴隨著一陣強風與金光,金鬃阿耶尼出現在海岸上。他帶著一份滿意的表情仰頭看著晴空號

「-一個朋友抵達。」尤依菈露出笑容。「現在我們準備好了。」


時空檔案:多明納里亞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1月 6日

第五集:至死不渝 by, K. Arsenault Rivera

法律就是主張秩序凌駕於混亂之上。缺一不可。艾德琳每日的訓練都讓她清楚地知道:護教軍總是需要伸張正義,因為混亂是這個世界的自然狀態。在這頭野獸的腹部深處,被一團混亂漩渦包圍-那就是最令護教軍感到自在的時刻,畢竟那也是最需要他們的時刻。 總之,那是他們的說法。艾德琳開始思考在她被教導的事物中有多少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人們需要我的幫助,她想著,而這成為她唯一的想法,讓她撐過...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2月 21日

第四集:婚禮破壞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一把光之長矛粉碎了沃達連莊園的窗戶。婚宴守護崩塌,宛如灰塵般四散於風中。幾個月來的頭一次,史頓襄的空氣既鮮活又清新,就跟這些滿懷希望的群眾的目標一樣清晰。 今晚,他們打破了這座可怕城堡的門。今晚,他們用牙齒、指甲、爪子與寶劍戰鬥以奪回白晝。 席嘉妲召喚|由Nestor Ossandon Leal作畫 雅琳來不及發號施令。當她看見天使光羽的那一刻,她便朝其他人大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