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班之役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6年 7月 20日

By Nik Davidson

Nik Davidson makes games, writes stories, solves problems, and plays Magic. He's almost certainly doing one of those things right now.

前篇故事:聖沙弗與夢魘空使

當我們上次見到傑斯的時候,他才剛看見第三位奧札奇泰坦,伊莫庫。明白情況變得如此艱鉅,他便次元旅行前往贊迪卡聚集守護者們;將需要他們所有人的力量才能摧毀這個異界怪物。


當傑斯在依尼翠睜開眼睛時,他不自主地顫抖了一下。這裡的空氣有點冷。它聞起來也不太一樣,一種不同的感受。氣味相當怪異,幾乎摻雜著金屬味,而當他呼出贊迪卡的最後一口空氣並吸入依尼翠的空氣時,他感覺到了。這裡的空氣變得混濁。吸入的第一口有點刺痛,就只有那麼一點。

天空正在把自己撕裂。風暴雲層不停旋繞,彷彿有一道強風正從四面八方吹來,而且地平線上沒有透出半點陽光。這座時空的永恆薄暮已被紫色的光芒所取代。他的眼睛不想適應這片黑暗;這一路上的每一刻它們都在抵抗他。他瞇起眼睛望向地平線,看著實界裡的洞口,並試著專注。專注。專注。在這裡,他的心靈覺得沉重。就像在脖子上方壓了一袋潮溼的米。不停晃盪、摩擦、慢慢滑開…

他的心裡傳來一道鐘聲。或是一道鐘聲的記憶。用來提醒他自己,使他的雙眼變得清澈。

他站在一座山丘頂,俯瞰圍繞著瑟班那高低起伏的原野。現在他能夠看見那座城市,而且有半座城都陷於火海中。街道上有著激烈的戰鬥。火炬。吶喊。尖叫。他不確定自己是從這遙遠的距離外聽見那些叫喊聲,或是感覺到它們。而位於一切之上,在高空中…他無法讓自己專注於那裡。還不是時候。

第二組聲音把傑斯的注意力轉移到更為迫切的問題上。低吼聲。咆哮聲。幾雙在黑暗中發出病態綠光的眼睛。

「又是狼人,」傑斯喃喃自語著。他探入黑暗裡並稍微觸碰了一下在該處發現的心靈。牠們有三隻,受瘋魔蹂躪而變化成某種他幾乎認不出來的東西。在牠們從陰影中爬出的同時,他才清楚地看見這些狼人。牠們的毛皮斑駁,而牠們的肌膚則充滿了他曾在整個依尼翠的有機物上見過的格柵圖樣。

傑斯做出判斷。這些心靈已經沒剩什麼可以拯救的了。他的心靈突襲直接了當;他掌控了牠們的感官並使每一種感官超載-眩目強光、震耳欲聾的聲響、使他們窒息的濃郁氣味。手法並不漂亮,不過他需要在其他人抵達時在這裡建立一個據點。

其中兩隻狼人嗚咽著倒下;牠們抽搐了一會兒,然後便靜止不動。剩餘的三隻…正在大笑?他能夠感覺到牠的心靈正回應著這份襲擊而產生變化、適應、增長。心靈的連結斷裂,他看著這隻生物的皮膚開始起皺,牠的四肢延伸,牠的爪子變長,而且牠的皮膚也滲出黏液。傑斯踉蹌地往後退。無論他做了什麼都已引發某種反射性的突變。現在,他甚至不確定自己正看著什麼東西。

迅速地比了一個手勢,他分裂成數十個映象,而這隻怪物花了片刻嗅了一下空氣,然後便專注於他真正的身體上,忽略了幻影。傑斯環顧四周尋找逃生路徑,但卻一無所獲。許多選項奔馳過他心中,卻被他一個個地捨棄了。傑斯那些半實體的幻影試著要包圍這頭野獸,替他爭取更多時間,直到…

…出現一道閃光,傳來猛烈抽打刀刃以及撕裂皮肉的聲音。這隻驚懼獸癱倒成一團血肉模糊又不停嗚咽的東西。基定。

「沒事的,傑斯。有我掩護你。」

傑斯把外套拉直。「你是迷路了嗎?還是在拉尼卡稍作停留吃個點心了?」

「要跟著你前往一個我從沒去過的地方很不容易呀。嗯。」基定從山丘上俯瞰著瑟班。如果他正在努力維持他的理智的話,他沒有表現出來。「比另外兩隻還巨大。而且它在我們和它之間還有著相當龐大的兵力。有什麼計畫?」

空中出現一道熾熱閃光,接著一個女子便從中走了出來。

茜卓摩擦著雙手。「就跟上次一樣的計畫,對吧?火焰嗎?我猜當時那並不是我們的計畫,但它卻非常管用。經常都是如此。」她雙手叉腰,一邊看著下方的混亂場景。

山丘發出些微隆隆聲響,那是妮莎抵達的唯一預兆。她皺起眉頭跪了下來,一邊把手掌貼在地面上。「這裡的魔法力相當黑暗。扭曲。它在土壤中、樹林裡…有些是伊莫庫造成的,不過…」

「這是妳第一次來到依尼翠,對吧?『黑暗與扭曲』是某種常見的特徵。」傑斯繼續說道,「所以,這基本上與上次的局面相同,但仍有些小小的差異。伊莫庫正在前往瑟班,而我們需要先到達那裡。妮莎將會使用她的時空符畫來提取地脈網路。基定會替我們清出一條能夠接近城市的路。我們把這座時空的能量通連經過茜卓,然後就讓她做她的事。」

妮莎搖了搖頭。「這不管用。地脈早已被轉向。導入了那個地方。」

傑斯試著擠出一道笑容。「好吧,沒錯。秘石網路。現在它們正在把所有地脈往瑟班集中。那個,再加上瑟班是依尼翠人口最為密集之處,表示伊莫庫幾乎將會被吸引到那裡去。那個中心點應該能夠增強符畫的效應。實際上,與晶石網路十分相似。」

「如果我們能夠更靠近的話。但若我們那麼接近,伊莫庫將會摧毀我們。」妮莎的聲音很平靜,但卻堅定。「要是我們無法靠近,我能夠從其他任何一個有利位置上提取一或兩條地脈。最多三條。這樣還不夠。」

茜卓把手放在妮莎肩上。「嘿。無論是一條或二十條地脈,妳透過我,然後我們將會讓它變得足夠。」

基定嘆了一口氣。「妮莎,妳覺得自己辦得到嗎?我們並不打算嘗試一個沒有得到所有人同意的計畫。」

妮莎拾起滿手的塵土並讓它從指縫間滑落。她朝上看著同伴們的臉孔。基定,感到擔憂。傑斯,面無表情。茜卓,興奮不已。她閉上眼睛,聆聽了漫長的幾秒鐘。聽著她的心跳,聽著她下方的凋萎土壤,聽著她的回憶。

「可以。」


「你看,賈瑞德。在某種程度上,還真美呢。你的世界正在終結呀。」莉蓮娜看著瑟班開始燃燒,並有許多觸手從風暴裡伸出抓耙著下方的大地。天空出現成群的天使,而泰坦下方的地面也才剛冒出一群生物。從這個距離,她只能依稀看見它們的移動,一團永無止境、持續翻滾扭動的生物,儘可能地向這個世界終局的源頭逼近。

「是的,女主人。那就是它主要在這裡進行的事。」這位遊魂法師的學徒,帶著他突出的眼睛,愁苦地看著下方的混亂。

「啊,他們在那裡。看見那道火焰和閃光了嗎?那些一定就是傑斯的小朋友們。看來他們正筆直地朝這一切的中心前進呢。」

賈瑞德把頭偏向一側,在他那早已不對稱的身軀上方形成一種有趣的效果。「是的,女主人。我無法不去注意到,您已經喚起這群小小的可愛軍團前來協助,但我們還待在這裡,而其他人卻在下面那裡。」

「嗯。我想你說得沒錯。」


茜卓正在尖叫。其他人無法確定它們是痛苦或喜悅或憤怒的叫聲,他們只聽見這聲尖叫並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而來的炙熱。她全身發出白熱強光,一座行走的煉獄,並朝四面八方投射火焰,燒灼了她的友人但也烤焦了一波波的變異殘物,而且它們都曾是瑟班的人民,就在幾天前。

尖叫聲停止,火焰也跟著熄滅。茜卓以雙手和膝蓋著地倒下,基定便躍上前去掩護她。他們被困在一座原本是市場廣場之處,四個出口裡的兩個都被瓦礫與倒塌的建築物擋住。一座殘破又佈滿格柵疤痕的塔樓岌岌可危地傾斜於一條通往城市中心深處的鵝卵石道路上-但它與他們進入的道路上都被一排排的伊莫庫軍團所阻擋。

有些仍是清楚可辨的人類。他們的聲音是一連串混亂的刺耳尖叫與囈語。它們有些則是野獸、天使、無法辨識之物的殘餘物。有些帶著目的行動,其他的就只是笨重地移動呻吟,它們的四肢癱軟而且肌膚也如燭蠟般融化。

風暴聳現於它們後方。

視野中仍看不見泰坦大部分的身軀,但卻到處都是它的存在。伊莫庫。風暴肆虐,難以置信的分岔閃電正揮打劈砍著下方的城市。觸手從烏雲裡浮現,低垂地沿著地面摩擦,並在城市街區被搗碎成灰燼與石塊時傳出轟隆聲響。

「選項。我需要選項。」基定檢視這座廣場,展開了他的軟劍。「妮莎。元素呢?」

這位妖精搖了搖頭。「我能夠召喚,但我們不會喜歡即將回應之物。」

基定咕噥著他的沮喪。「茜卓?妳準備好再進行一輪了嗎?」

茜卓彎下身體,雙手放在膝蓋上,一邊用力喘著氣。她舉起一隻手並虛弱地擺出贊同的手勢。「沒問題,老闆。才正要開始。」她咳了幾聲並挺起身體-她的臉被埋在煤煙與灰燼中,但她的笑容卻看似足夠真誠。

「傑斯。你有什麼主意?」

傑斯再次審視這塊區域。「我們不再向前推進。我們已經找到一塊能夠防守的空地了。我認為我們就在這裡使用符畫。」

基定點了點頭。「妮莎,妳能夠辦到嗎?」

妮莎跪了下來,把兩隻手掌平貼於地面。一道綠光自地表蜿蜒而上,將她的手臂包覆在一片翠綠的光芒裡。「兩條地脈。如果我強拉的話會有三條。」

「做吧。」基定的聲音毫不遲疑。「我們其他人必須掩護她。到目前為止我們面臨的抵抗都是偶發事件。我甚至無法確定它是否已經注意到我們。」

傑斯朝俯瞰著其中一個廣場出口的塔樓比了一個手勢。接著兩個幻影記號便出現在塔樓上。「茜卓,我需要妳擊中塔樓的這裡和這裡。當格柵組織轉化石頭之後,它對傷害會具有相當程度的抗性,不過卻會在極高的熱度之下擴張。那樣應該能夠使塔樓翻覆並擋住街道。」

「什麼?」茜卓回頭瞥了一眼,雙手早已燃起熊熊火焰。

「我在一本書上讀到的。相信我。」

茜卓猛然把拳頭伸向塔樓,接著兩道弧形的火球便精準地擊中了傑斯標記之處。幾秒後,整個結構開始崩塌,並在它砸向另一側旅店的同時堵住了大部分的街道。

市場廣場變得活躍起來-新的植物從壓實的污泥與鵝卵石中冒出,而酸臭的空氣也稍微變得清澈。妮莎一動也不動地站在中央,同時閃耀的符文出現在她周圍的地面上,從她腳下蜿蜒而出直到整個複雜的符畫完成。

他們周圍的獸群發出一聲尖嘯。它們整齊劃一地轉身並朝妮莎衝去-接著基定便衝上前攔截它們。他以強大的垂直劈砍擊中這個隊伍,並用身體衝撞它們,金色火花也隨著從他身上偏折開來的重擊而消散在夜空中。當他以寬廣的圓形軌跡揮砍時,他一邊挑釁咆哮,試著要儘可能造成最大的傷害並將注意力吸引到他自己身上。

但這些生物並不會輕易倒下,而那些倒下的也沒有乖乖就範。甚至連完全被肢解的生物也只不過安份了一會兒;它們從每個新鮮的傷口上長出新的駭人肢體,然後步行、爬行與疾行,直接被吸引向妮莎與符畫。

「妮莎,我們可以開始了嗎?因為我真的、真的認為現在是個好時機。」茜卓在閃耀的符畫邊緣踱步,同時妮莎正喃喃唸著難以理解的音節,一邊緊閉著雙眼。茜卓向基定大喊了一聲警告,接著便用火浪掃過整條街。她轉頭看見妮莎探入大地並拉起了看似是一條幽靈荊棘藤蔓的東西,就跟樹幹一樣寬。她奮力地將它從大地裡拉起,而當那些幽靈荊棘刺入她的手臂時,她驚呼了一聲。

妮莎透過緊咬的牙齒說著。「準…備好。就快…成功了。」她再次往下探,並拉起第二條藤蔓。這條不停拉扯扭曲,在她手中像條蛇般地前後揮打著。她痛苦地奮力將它纏在腰間作為定錨,接著便往大地探取第三條。

茜卓一直來回踱步,不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她無法替妮莎做些什麼,而基定也在盡力阻止一團流動的生物朝他們逼近。她往上瞥了一眼,並立刻就後悔了。四肢、觸手,還有其他飽受格柵摧殘的手腳正開始從四面八方爬越這些建築與瓦礫。有好幾百個。她轉頭看了一下妮莎,卻看見她突然跪了下來。

第三條幽靈藤蔓比其他兩條更黑暗,倒鉤更為殘酷,它的動作更加曲折混亂。妮莎試著要控制它,但它卻纏住了她的脖子,彷彿它正試著要將她拖進大地裡。

「生命無法停下…即使它知道它必須停止…即使它知道它是錯的!孤獨又不協調!即使它知道!」妮莎的聲音迴盪著,她的雙眼發出病態的紫色光芒,然後她便癱倒在地面上。藤蔓消失了。符畫立刻變得漆黑。而那些生物大軍仍持續逼近。

「撤退!」茜卓在衝往妮莎身邊時大喊著,一邊儘可能溫柔地捧起她的頭。「快點,快點,妳一定要醒來啊!」

「沒有撤退的地方了,茜卓!」傑斯出現在她們兩人身旁,並伸手觸碰妮莎的額頭。「她還在。只是稍微被擊暈了。幾分鐘內她就會沒事的。」

基定跑回到其他人身邊,同時這群生物正緩慢逼近。「我會照料她直到她醒來。你們兩個先次元旅行回到安全的地方。」

茜卓站起身,雙手燃燒著火焰。「辦不到。我們要一起離開這裡,或者…」她的逞強也隨著她的尾句漸漸消逝。

「或者根本無法離開,」傑斯提供了選項。「一起走或者都走不掉?」

茜卓開口準備回應,接著卻把頭偏向一側。「等等…那是什麼?」

鵬洛客們在看到它們之前就聽見了-咆哮、呻吟、嚼碎、撕扯,同時一列列的不死生物正湧入這座廣場中。它們以緊密的陣型移動著,竭盡全力,啃咬撕抓著包圍了鵬洛客們的突變生物,以可怕的力量將它們扯裂。

壞死的肌膚與突變的肢體在一陣爆炸性的衝突裡相會,雙方都無視於痛苦或損失。但殭屍們的行動既精準又具有目的性。當它們的隊伍被切碎了之後,它們立刻就能夠補充。而且當它們來到鵬洛客身邊時,它們分散開來,在他們周圍形成一道防禦陣線,並開始往外推展。

然後,它們的將軍現身了。

莉蓮娜飄向前,張開了雙臂,鎖鏈面紗正盤旋在她的指尖上。她的刺青正發出強光並淌著鮮血。隨意地抖了一下手腕,死靈術能量擊便以寬廣的弧線掃出,將那些突變生物的屍體化為灰燼。所有如癌症般的生長,所有扭曲的活力都被掐熄。在一片永無止盡、不自然的生命中,寂靜與死亡的領域已來到,並成為主宰。

當她優雅地落在地面上時,莉蓮娜的表情在一瞬間便從狂喜的怒火轉變為一道端莊的笑容。她的刺青消退,而面紗的力量也看似在減弱。「噢,傑斯。我已儘快趕來這裡了。」

「妳在這裡做什麼?」基定依然擺出戰鬥姿勢,他的軟劍充滿了灌注的能量。

「穿著不舒服的連身裙,這位好心的女士才剛救了我們一命,基定。冷靜一下。」茜卓把背轉向莉蓮娜並跨入他們之間。

妮莎甦醒並且努力站起身。「她攜帶的那個…東西。那是憎恨之物。」妮莎突然從面紗旁退開,拒絕注視它附近的任何一處。

莉蓮娜露出了極為燦爛的笑容。「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謝謝妳,莉蓮娜,妳救了我一命,而且我將永遠感激妳。』還真奇特呢。」

基定咕噥了一聲,接著便收起了他的軟劍。

「莉蓮娜,我…我以為我不會再見到妳了。但妳卻在這裡。」傑斯拉下他的兜帽,他眼裡的光芒消失。眼睛下方的黑眼圈清楚可見。

「口才依舊動人。沒錯。你被拯救了,你欠我,而且你現在真的應該次元旅行到其他安全之處了。」

傑斯搖了搖頭。「我們不能那麼做。我們得了結這件事。我們已經這麼接近了。而且有了妳的掩護,我想我們辦得到。我知道我們可以。」

莉蓮娜搓揉著自己的額頭。「現在不是胡扯的時候,傑斯。我們該做的就是離開。」

「妳需要做的就是帶著那個被詛咒的東西離開。」妮莎搖搖晃晃地站著,不過手裡卻握著她的劍。「我不會與它一同作戰。」

基定舉起了警告的手勢。「妳在海戶與吸血鬼、海盜,以及更糟的東西並肩作戰,妮莎。如果他們可以信任的話,我們會接納我們所能獲得的盟友。」

「啊,這塊肉可以講道理!」莉蓮娜笑容滿面。

「不過我不知道妳是否讓我們信任。妮莎的本能鮮少出錯,而且我傾向於認同她的看法。那個物體是…一個麻煩。但我並不認識妳。他認識妳。」基定轉向傑斯。「所以就由你決定。告訴我,傑斯。我們能夠信任她嗎?」

就在傑斯能夠回覆之前,莉蓮娜放聲大笑,既尖銳又清晰。「那是個荒謬的問題,而且你們心裡明白。看看你們四周吧。只要我彈一下手指,你們就會徹底潰敗。此刻,你們相信我。但若你們不願離開,我也不能強迫你們。所以告訴我吧,勇敢的英雄們,你們現在有什麼計畫呢?」

她看著每一張臉。基定,十分惱火。茜卓,精疲力竭。妮莎,極為憤怒。以及傑斯,痛苦不已。

「噢,太棒了。」缺乏更好的表情,於是莉蓮娜便擺出了笑容。「我確信這會有個好結局。」


異月傳奇故事檔案庫
依尼翠闇影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傑斯貝連
鵬洛客檔案:茜卓納拉
鵬洛客檔案:基定尤拉
鵬洛客檔案:妮莎瑞文
鵬洛客檔案:莉蓮娜維斯
時空檔案:依尼翠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