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迪卡的最後戰役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6年 2月 17日

By Doug Beyer

Senior creative designer on Magic's creative team and lover of writing and worldbuilding. Doug blogs about Magic flavor and story at http://dougbeyermtg.tumblr.com/

前篇故事:滅絕邊緣

計畫正在運作,而贊迪卡的一切仍懸而未決。茜卓準備好要盡自己的一份力,奇奧拉也是-但如果要拯救贊迪卡,鵬洛客們就得完美無暇地執行這份計畫。


空氣聞起來相當古老、崩解,彷彿連來自鎢拉莫痕跡裡的塵土顆粒也碎裂成愈來愈細微的碎片,直到贊迪卡的毀壞成了一張跨越整個世界的薄膜。

茜卓用燃燒的雙臂朝天空劈砍,一邊吸引著一個百呎高、吞噬生命的泰坦的注意。事實上,這是刻意的。不知怎麼地,才不過在幾天前,她被賜予了科瑞爾要塞僧長這個備受尊榮的頭銜。她納悶自己現在的頭銜會是什麼?像是頭等誘餌之類的名稱。

茜卓在兩組贊迪卡人的其中一組後方壓陣,也就是被指派給鎢拉莫的那一組。當這群寇族、吸血鬼、鬼怪、妖精,以及其他伙伴們朝集合地點行軍時,他們一直警戒著那位泰坦。她不怪他們。這個計畫涉及要在一個為了攝食生命而存在的生物面前儘可能顯眼地、可望而不可及地存活下來。

在遠處,茜卓能夠看見基定位於另一半誘餌軍隊的前方,從寇基雷的方向走來。他的軟圈劍在陽光下閃耀,作為贊迪卡人跟隨他的焦點。茜卓不禁想著是否連寇基雷也看見了基定的武器,或只看見那些跟隨著它的能量佳餚。

傑斯與妮莎直接站在這兩位泰坦的路線上,就像站在兩個踐踏巨人路上的兩隻螞蟻。這也是刻意的。茜卓剛好能看見妮莎,她的輪廓正站在一座岩丘頂部,與傑斯一起準備即將拯救這個世界的咒語。

在茜卓聽見吱喳聲響前,傑斯就傳來了警告。「茜卓,我們會處理它們。盡妳最大的可能讓鎢拉莫繼續前進。"

一波奧札奇奴獸胡亂地爬到了誘餌軍隊的路線上。她的部隊無法停下來對付它們,而且茜卓也無法從她後翼的位置將它們清除殆盡。她只能希望傑斯是對的。她仰頭拋射了兩發從鎢拉莫那無法裂解的面板上彈開的螺旋火焰衝擊波。


奇奧拉,有個奧札奇分隊從北邊過來了。妳能夠牽制它們嗎?

奇奧拉挺起胸膛,緊握著雙叉戟。海水像海豚般地在她周圍流動彈跳,將她舉起並帶著她橫渡哈利瑪海來到陸地上。她經過心靈法師與妖精佇立的那座山丘底部,並朝傑斯點了點頭。她把雙叉戟向前揮,接著便奔湧上草原,和那些碎冠奴獸與多足噬體正面交鋒。

這一群奧札奇將會與烈焰術士的側翼交會。傾斜了一下這把神之武器,一面有如海神揮拳般的海牆便環繞在她周圍,將這些爬蟲擊回到山脊另一側的深谷中。奇奧拉在一柱噴出的海水上旋轉以檢視其他離群的侵略者。士兵們的道路暫時清空了。

牽制完成,」她將意念回傳給傑斯。

奇奧拉抬頭看著其中一座飄浮於大陸上的陸塊,一座持續灑下霧氣瀑布的空中島嶼。一道暗影經過那座陸塊,於是奇奧拉便轉頭查看-暗影來自寇基雷,他巨大的形體在他逐漸接近時遮蔽了陽光。現在她理解所謂泰坦的本質了。它並不是一個擬人化的神,而是從黑暗虛空入侵而來的一種扭曲現象。它只不過是一種在這個世界的架構裡上演的噁心騙局。不是一位詐術師,而是一個詭計。

目前引誘計畫進展順利,不過,那還是簡單的部分。那位心靈法師和妖精負責最關鍵的工作-在不使用晶石的狀況下聚集贊迪卡的地脈,並利用它們來束縛泰坦以讓地脈本身使這些巨物枯竭。那是臨時湊合的魔法,沒有事先演練過而且危險地難以捉摸。

更糟的是,把奧札奇泰坦完全拉進這個時空中是史無前例的事。其他鵬洛客們並不清楚這些來自多重宇宙的宇宙力量強度,或是它們能夠造成的傷害。即便是那位妖精,她宣稱與贊迪卡具有私人連結,也不太可能掌握它對這個世界所造成的衝擊。猜錯了,就是勝利與毀滅的差別。

但奇奧拉樂於將奧札奇永遠剷除。她可以等,而且她將會看著。

奇奧拉登上一條水柱以檢視戰場。在遠方,越過了海戶的遺跡,她能夠看見贊迪卡軍隊的烏合之眾正逐漸接近,而在他們後方則是兩個泰坦。在她下方,心靈法師與妖精正站在一座小山丘上監看著哈利瑪盆地的鹹水峽谷。那位妖精相信自己就是一切的關鍵。


妮莎是一切的關鍵,茜卓很清楚這點。這兩組誘餌軍隊融合在一起,直接從妮莎和傑斯面前穿過。

茜卓、基定-已經夠遠了。驅散軍隊。泰坦們就定位了!

茜卓朝空中揮拳,往天空送出一發嘶嘶作響的火束,並在高處裂響爆炸。當贊迪卡人看見信號時,他們便開始四散。茜卓跟著其他人跑,一邊向空中拋出了額外幾發閃光。基定趕上她,他們一起跑上盆地側緣,同時大地開始發出撫慰人心的綠光。

茜卓轉頭,往上看著那塊突出來的岩石,看著閃耀著魔法的妮莎。


信號閃光倒映在奇奧拉的波峰上,看起來就像是一片著火的海洋。她轉身看見泰坦們走進峽谷中,那個集合地點,那座陷阱。當妖精開始發亮時,奇奧拉吸了一口灰霾的空氣。

一條條明亮、翠綠的魔法開始現形,在天邊的地平線上縱橫交錯。他們彎曲、延伸並重新排列自己,朝這位妖精盤繞而來。妮莎腳下的大地泛起光芒的漣漪,而奇奧拉看見妖精的眼中也閃耀著相同的光芒。

一股強風襲來,天空昏暗不明。奇奧拉能夠看見心靈法師正密切地關注著地脈在下方峽谷中和妮莎腳下所形成的圖案。她能夠聽見他們之間以通念溝通的低語聲,彷彿她正在急切地偷聽著兩個鬼魂交談。奇奧拉聽出了幾個模糊的字,關於雕紋的形狀、地脈的圖案、一個牢不可破的迴圈,一個高強度魔法力的穩定圖案-

突然間,圖案已就緒。一個百呎寬並具有三個部分的雕紋出現在峽谷地面上,燃燒著猛烈的綠色火焰。長達數哩遠的純粹魔法力迴圈自雕紋中綻放而出,將自己纏在泰坦們身上,然後開始拉扯。

寇基雷和烏拉莫試著轉身離開,試圖從大地掙脫-而且奇奧拉注意到了,他們不只是往後傾,而是往上。被纏住的泰坦們挺身到最大高度,而且過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在狂風拍打著地貌的同時,他們看似就要從地脈下掙脫。隨著他們愈拉愈高,魔法力迴圈也失去了原本的鬆弛狀態。

但接下來地脈卻突然繃緊。它們緊緊抓著,筆直的線條將泰坦們固定在贊迪卡上。

奧札奇泰坦們的嘯鳴聲十分駭人。大地滑動、撕裂,並上下起伏。土地中噴發裂隙,而破裂大地的碎片則在土地猛烈隆起時一路撕扯到地表。這位妖精的咒語實際上已和泰坦們接觸,而這就是他們的回覆-那種毀壞世界的回覆。

奧札奇出現在四周,下顎咔嗒作響。奇奧拉衝上一座新的裸岩並用她自己的海水擊退一波奧札奇的掠奪浪潮。狂風拍打著她的鰭,她提取魔法力召喚了一隻海怪到她身邊,但她卻能感覺到大地正在抗拒她的呼喚。幾乎每一滴魔法力都在奇奧拉提取之前被吸乾了。

妖精的咒語固定住泰坦們,但代價卻是吸收贊迪卡所有的魔法力。為了要困住他們,她會讓大地就此毀滅嗎?

「妮莎!」心靈法師在狂風中大喊著。「拉扯他們!妳得把他們拉到雕紋上,要使他們枯竭!」

奇奧拉看著這位妖精承受巨大的壓力,她朝外伸展雙臂,將地脈通連穿過咒語和她自己。她把雙臂從地面往天空揮去,接著一組新生的地脈便朝泰坦們揮擊。大地因費力而搖晃不已。

大地深處有某個東西裂開了,但不知怎麼地,奇奧拉竟聽見這道聲音自上方傳來。

天空中的變化吸引了奇奧拉的注意。在強大的泰坦們之間,天空隆起形成皺摺,彷彿正在醞釀一場風暴。但這並不是一場暴風雨-這是另一種東西。天空的顏色從霧藍色轉變為沸騰的紅紫色和綠色。陽光搖曳,被一片逐漸展開、泛著波紋又類似息肉般的構造所遮蔽。使奇奧拉大感震驚的是,她看見了發生在泰坦們身上的變化-

彎折,扭曲,延伸。

他們的頭顱不斷膨脹並彎成了如彩虹般橫跨天空的細長脖子。

他們的臉部擴張,彎曲成凹面,並向地平線來回延伸。

然後奧札奇開始如大雨般傾盆落下。


這是哪招,茜卓想著。

泰坦們變成了贊迪卡的天空。他們的形體包覆了一切,瘀青色的肉骨片狀物與虛空斷片覆蓋了圓頂。比起將泰坦們拉進贊迪卡,感覺起來更像是贊迪卡進入了泰坦的內部-或者,不知怎麼地,維度被倒置了,現在茜卓所見的每個方向都是他們龐大的身軀外部。

鎢拉莫的上半身仍聳立在戰場上,但它的肢臂與觸手則不相稱地突出於天空中的許多不同位置上。寇基雷的一部分皇冠正如瘋狂月亮般地在那粗糙的蒼穹上延伸與旋轉。邊界混亂而實體融合。異界的觸手從紅紫色的天空裡向下伸出,不停地扭曲延伸,如漏斗雲般地往地面滴落。奧札奇從每一條旁枝裡現身展開,以優雅的著陸或凌亂的碰撞方式落到地面。

茜卓闖入一群新的奧札奇之中,用她的前臂劈砍並在它們身上劃出一條熾熱的炎徑。悲慘的是,看似這群奧札奇仍駭人地與那兩個泰坦相連。實際上,彷彿她正試著要切入這兩團龐大又緊密結合,填滿了整個天空的實體,那比起任何一個泰坦曾經的樣貌都更加巨大。

她能夠看見基定的軟圈劍閃耀著火花,並聽見他指揮著贊迪卡人。戰場上傳來士兵們向前衝刺擊退這些奧札奇新生大軍的戰吼,以及當士兵們被撕裂時的慘叫聲。

在她後方,她聽見了妮莎的叫喊聲。

「妮莎!」茜卓衝動地大喊。但她的聲音卻被不自然的暴風和戰場的聲音所淹沒。

妮莎因眼中不停閃爍的綠色光芒而目眩,而魔法力則從她身上朝天空的各個方向發散而出。雕紋上的地脈正在往上方拉扯,在過程中也拉扯著妮莎。茜卓看到她短暫地懸浮到空中,被拖往充滿了泰坦的天空。她跌落並跪在地面上,雙臂不停顫抖,同時緊咬著牙齒。

「傑斯,」茜卓大喊著,「她會撐不住的!」

「這個計畫有用!」傑斯大喊。「堅持下去!」

有用?」茜卓喝斥道。「你怎麼能那樣?」她用火焰擊退了一些正在爬向妮莎的奧札奇入侵者。

大地劇烈地隆起皺摺。許多贊迪卡人跌到地上。茜卓看見在峽谷中敞開的裂隙逐漸變寬,吞噬大地,晃動了傑斯與妮莎站立的裸岩。在上方,泰坦們也開始出現新的變化。


奇奧拉仰頭看著那些由泰坦變成、垂掛著捲鬚的膜狀物-她能夠看見在他們形體上逐漸擴散的裂縫。雕紋咒語已在泰坦和贊迪卡之間形成連結,而這些地脈正在緩慢地、漸漸地侵蝕它們。它們是來自黑暗虛空的生物,將它們完全拖進這個實界中則撕裂了它們的存在。泰坦們,終於,要開始毀壞。

但同時,贊迪卡的大地也正在裂解,而且速度更快。天空是一團由破碎強風組成的風暴。海水盤旋成了水龍捲。奇奧拉知道她們腳下的大地將成為下一個消融之物。

奇奧拉握緊雙叉戟,感覺著它的力量在她手中滋長。她感覺到海面上升,聚集,回應著她的呼喚。但她同時也感覺到它的耗竭。贊迪卡正在面臨一場對抗泰坦們的吞噬戰-而泰坦則是被設計來吞噬的。

心靈法師看著她,接著她聽見他的話迴盪在她的心靈中。「現在,奇奧拉。用妳的浪潮清除這些怪物群。給妮莎多一點時間。

奇奧拉左右揮動雙叉戟,海水便擊退了進犯的奧札奇。但她仍為最終的召喚保留了最後一道咒語。在她擊退奧札奇群落的同時,她看著大地飄浮到她上方,與咒語開始之前她曾見過那些傾瀉著瀑布的海島相同。只要這些陸塊,她世界裡的那些地標,持續飄浮在空中,她就能給那位妖精多一點時間。


茜卓按捺不住情緒。在他們腳下的大地裂開的同時,泰坦們也在上方呻吟怒吼。裂隙穿過它們的形體,就像是在空中不斷擴張又參差不齊的條紋。它們看起來不只是駭人和包覆了整個天空。它們看起來也,這是頭一回,相當脆弱。

當基定跑過她身邊時,她看了他一眼,將兩隻奧札奇奴獸劈成兩半。他也抬頭看了一下天空。「如果我們能傷害它們的話,現在就是時候了,」他說道,接著跳躍過她,往妮莎站立的裸岩前進。

茜卓握起了拳頭。她已經完成身為頭等誘餌的任務了。該是為最後一擊出力的時候了。

「傑斯!」她大喊著。「讓我來除掉它們吧!讓我把它們燒成灰燼!」

不行!」傑斯低頭大聲地向她說,同時也在茜卓的腦中說出。「記得嗎?任何對泰坦或妮莎造成的傷害將會扯斷地脈並使雕紋咒語崩壞。我們會失去它們!

茜卓舉起一隻手,接著它變成了白熱的火焰。「只要我們用一發咒語擊中的話就不會。」

我說了不行,」傑斯向她送出意念。「只要擋住這些奧札奇就好!"


當奇奧拉看見飄浮的陸塊開始傾斜並從空中下沉時,她的心也隨之下沉。它向下翻落,它的瀑布被旋繞成螺旋狀,並撞上了混亂的海洋,闖入一陣爆裂的白色水花中。奇奧拉審視天空,看見其他飄浮的陸塊也在她的周圍墜落。它們緩慢地落下,翻了幾個不對稱的跟斗,然後撞上地面炸裂成一團災難般的塵土。

我們失敗了,奇奧拉想著。

她現在明白了。現在泰坦們與贊迪卡的命運相連。在這位妖精的魔法之下,只有贊迪卡滅亡才會讓泰坦們死去。

「瑞文!」她向妖精大喊著。「都結束了。讓它們走吧!」

妮莎盲目地抽動了她的頭。這位妖精還在維持她的咒語,但奇奧拉知道她聽見了她的話。

什麼?」傑斯說道。「不!奇奧拉,妳得擋住那群奧札奇!我們必須讓咒語終結它們!

「沒用的,」奇奧拉大喊,緊抓著雙叉戟並將它筆直地指向一側。「我們已經盡力了。但如果它們死了,贊迪卡也將會毀滅。」她把雙叉戟的矛尖指向充滿了泰坦的天空。「它們早就想離開了。讓它們走吧。我們可以改天再來對抗它們!」

妮莎搖了搖頭,同時她的身體隨著地脈延伸,汗濕的額頭皺起了擔憂的線條。

傑斯的斗篷在猛烈拍打的狂風中翻湧。他的表情嚴肅。「它們必須被摧毀-就在此時,此地,」他大喊著。「否則我們就只是註定了其他世界的滅亡,使數百萬條生命涉險。」

那個可憐的心靈法師還不明白。他願意承擔自己犯的錯,即便這表示他們全都得賠上性命。「我們就快讓這個世界滅亡了,」奇奧拉說道。「這個世界正在分崩離析。很快地也會輪到我們。」

「讓計畫運作,」傑斯堅定地說道。

她握緊雙叉戟,驅使海水來幫助她。「如果你不終止這個,貝連,」她說道,「那麼就讓我來。」


茜卓的拳頭熊熊燃燒,她的雙眼鎖定著天空。「傑斯,讓我焚燒它們吧!」她尖吼著。

「不行!」傑斯大喊,一邊轉身面向她。

茜卓看見人魚奇奧拉乘著海浪掃過他們身邊,手裡高舉著她的武器雙叉戟。「我們已經讓它們學到教訓,」她大喊著。「它們不會再回來。是時候放它們自由了。」

基定正在攀上裸岩以保護妮莎。「我支持茜卓,」他說道,他的聲音蓋過了翻騰的狂風。「我們不能讓它們離開,但我們也不能像這樣困住它們。每一刻我們都在失去生命。」

一塊斷裂的地形正朝著裸岩盤旋而來,砸上了雕紋附近的盆地。大地爆裂。

快點…決定…」妮莎從緊咬的牙齒間勉強擠出話來。

人魚奇奧拉沉重地呼吸著。「妖精,妳會停止咒語,」她說道。她把雙叉戟舉高,接著茜卓看見滔天巨浪從哈利瑪海中隆隆升起。「妳必須讓它們自由。如果妳不自願這麼做的話…」

一面寬達三哩的海牆升起到空中。它盤旋纏繞成一團,一個充滿了海生植物與珊瑚和魚類的懸浮閃耀形體。它是一顆盤旋在空中的海水球體。奇奧拉已經淨空了整座哈利瑪海,並使用她意志的力量來穩住它。她注視著茜卓上方的裸岩,凝視著咒語的來源-凝視著妮莎。

茜卓,妳辦得到嗎?」傑斯倉促的話語出現在她的心靈中。

茜卓的拳頭像顆小太陽般地發光,同時她正來回看著妮莎和那片奧札奇蒼穹。她急切地希望將整個天空點燃火焰,向威脅著她的朋友們的憎恨獸釋出她的怒火。但她並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創造出如此單一的衝擊波。難道有任何人能夠確定嗎?「我應該可以!」茜卓回傳她的意念。

妳一定要非常肯定。現在告訴我。

茜卓看見妮莎把臉轉向她。不知怎麼地,妖精盲目的綠色雙眼找到了茜卓,甚至在她們周遭的混亂之下,妮莎點了點頭。不知何故她知道這是可行的,而就在那一刻,在那份信任的連結中,茜卓也知道了。

我確定,」茜卓向傑斯送出意念。


奇奧拉筆直地舉起海神的雙叉戟,就像一把即將出擊的劍。

「時間到了,瑞文。」

她往後仰,而海水也跟著她往後。

隨著身體的動作,她把整座海洋往妮莎拋去。

妮莎睜大了眼睛。

─但那團海水卻裂成兩半,接著每一半又再分裂成兩塊,然後就這樣一路分裂下去,最後整團海水消融並逸散進入霧氣中。海水往下傾瀉,沖走了奧札奇生物。海洋生物濺落,在地上不停拍打著。

心靈法師站在奇奧拉與妮莎之間,他的雙眼在連身帽下閃耀著力量的光芒,而他伸出的手則霹啪地響著藍色魔法。

奇奧拉震驚地呆住了一秒。然後她開始咆哮,不是話語,而是口齒不清的憤怒之聲。


機不可失。妮莎免於遭受奇奧拉的咒語襲擊,但她卻隨時都有可能倒下。不是茜卓用一發咒語摧毀泰坦們的每個部分,就是他們失去贊迪卡的一切,並且在過程中讓奧札奇逃逸到黑暗虛空中。

茜卓讓怒火滋長。火焰從她的拳頭爬上一隻手臂之後又從另一隻手臂上爬下。她的頭髮開始燃燒。

她想起自己第一次是如何看見鎢拉莫的,就在她次元旅行回到瑞格沙的時候-她想起它的影像是如何地在她離開這個時空後仍烙印在她的視野中。她無法將它從心靈中抹去,而且當它仍在外地肆虐時,她無法歇息。這就是奧札奇的樣貌-既無感又龐大的驚懼獸,無法與之共存。如果他們從贊迪卡被釋放,它們將會跟隨鵬洛客們前往任何地方,追逐任何具有豐富生命之處,然後終結一切。茜卓知道這就是她和她的朋友們前來阻止的結果。這就是他們的任務。這是他們的誓約。

她的雙手熾熱地燃燒著。她抬頭看著那些耀眼的綠色藤蔓,魔法力地脈仍緊繃地拉扯,將泰坦們束縛並結附於這個世界。她知道地脈將會在她施放烈焰衝擊波時斷裂。她使自己燃燒得愈來愈旺盛,同時陸塊開始往地面盤旋落下,大地碎裂,大海沸騰蒸發。

茜卓釋出那道咒語。火焰射向天空-

-而且她馬上就知道這不對勁了。

奔騰的烈焰洪流觸碰到這團扭曲的奧札奇,但強度卻遠遠地不足。她的火焰幾乎傷不到泰坦,就算它們是受到侷限、分離的生物。現在她無法焚燒它們壯闊的整體,正如她無法燃燒整個時空。

她從眼角瞥見一些懸浮的海島從空中翻落,而且她心中的一小部分明白那將會朝她直奔而來。同時,她能夠看見雕紋在火焰竄過泰坦的身軀時發出明亮的光芒,就在下方的盆地裡。它正在分崩離析。雕紋很快就會失效。她的怒火也很快就會失效。

他們很快就會死了。

她幾乎沒注意到從裸岩上跳下的基定,用他自己的身體擋下了陸塊,以及當它在他身上破碎時如陣雨般落下的礫石。她只是專注於儘可能地投射出更多火焰,就算它還遠不足以-

茜卓感覺到一隻手溫柔地放在她的肩膀上。

接著她感覺到整個世界的魔法力都湧入她的體內。

地脈。妮莎一直是贊迪卡所有怒火的焦點,而現在,隨著妮莎的觸碰,那份怒火便湧入了茜卓之中。

現在茜卓成了焦點,也是連結著泰坦們與贊迪卡的紐帶。她知道自己無法像妮莎那樣地牽制住它們。所以她試著做點別的事。

她開始吶喊。

在她的吶喊聲中,她驅使所有贊迪卡的怒火穿過自己,進入她的咒語,進入她的火焰中。

地脈本身開始著火,就像一朵火花碰上一串燃料流般地燃燒著。火焰從茜卓身上盤旋進入魔法力流中並擴展到整個天空,跟隨著地脈的路徑,將泰坦們包圍。

不是茜卓仍在吶喊,就是其他每樣東西都在嘶吼著。

世界冒出如末日般的橘色咆哮,接著轉變成一片眩目的慘白。茜卓雙腿一軟便倒了下來。

出現雷鳴,以及地獄般的熱浪衝擊,還有天空碎裂的可怕噪音。就在茜卓開始失去意識的當下,她認為這一定就是世界死亡的聲音。


奇奧拉在這片煙霧裡什麼也看不見。她緊閉著鰓,但卻仍嚐得到灰燼。火焰在煙霧中燃燒著,而水坑則冒著蒸汽。一片片的灰燼落下,從上方的灰色天空裡以小圓圈的方式旋繞飄下。她想起當鎢拉莫吞噬大地後所留下的蒼白塵土-難道那就是她現在所見之物嗎?她帶著怪異的靜默穿過了濃厚又晦暗的空氣,同時也被許多奧札奇生物與贊迪卡人的屍體絆倒。

她無法希望。她無法用疑惑來折磨自己。她搜尋這片灰色世界,觸碰那些屍體。她協助扶起了幾位倖存者們。

奇奧拉停在一具屍體旁邊。她認出了這具屍體。這是那位烈焰術士,呈大字型地癱在泥巴中,她的紅色頭髮則散開在地面上。奇奧拉跪下來將她翻回正面。

烈焰術士躺在那裡一會兒,接著突然開始抽搐並往一側蜷縮,咳出了泥巴。當她終於抬起頭時,她們交換了一下眼神,但奇奧拉卻什麼也沒說。奇奧拉往下伸出手來協助她起身,但當烈焰術士握住她的手之後,她露出了嫌惡的表情並試圖抓住她的背。奇奧拉便鬆手讓她倒在那裡。

她們一起在墜落的灰燼中仰望著。

她們看見天空中的兩個形體,不過它們是煙霧所形成的殘像,就像是煙火的殘影。在兩座逐漸消散的高塔之間出現一道藍天的摺痕。

漸漸地,其他人也從煙霧中現身。他們聚集、行走、跛行,吃力地走向彼此。基定和傑斯。塔茲莉。諾言、哲娜,以及裘黎。

還有那位妖精。妮莎蹣跚地走過一座土堆後便突然坐在地上。她的兩眼失神,但奇奧拉看見這位妖精把手指插進了一小塊泥土中,也就是雕紋永久烙印之處。

現在的地表寂靜無聲。許多陸塊已墜落於地,但還有些仍靜靜地懸浮在遠方,一如往常地無視於重力。

奇奧拉看著其他倖存者們正慢慢地明白這一切都已結束。沒有歡呼。沒有演說。群眾之間並沒有充斥著寬慰與喜悅。

幾隻手輕捏了一下肩膀。

有些人交換著疑惑的眼神。

搖了搖頭,或是點了點頭。

有人拿出了繃帶。治療師開始接觸傷者。人們組織臨時搜救小隊。救援者們聚集在坑穴或充滿了海水的壕溝周圍。有些零星遊盪的奧札奇則被發現並處決。

奇奧拉把雙叉戟放在背上。她眺望著伙伴們那布滿污痕的臉孔並轉往反方向的地平線。她把海戶的遺跡拋在後頭並開始行走-左腳然後右腳,左腳然後右腳。她就這樣走了很長一段時間。


守護者誓約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基定尤拉

鵬洛客檔案:傑斯貝連

鵬洛客檔案:茜卓納拉

鵬洛客檔案:妮莎瑞文

鵬洛客檔案:奇奧拉

時空檔案:贊迪卡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