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課程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4月 16日

By Adana Washington

Adana Washington is a creative workaholic. More specifically, she is a writer, tarot reader, and aspiring game developer. She's the creator of the Kinetic Tarot Deck and the author of a few books.

塔弗不知道他已在茂典閣底下的狹窄隧道裡等了多久-肯定有幾小時,儘管感覺起來更久。他不放心在白天行動;他終究得從地下通道現身並穿越將學校與周圍林地區隔開來的深谷。在那之後,他大部分時間都會被樹林遮蔽,但即便如此還是無法保護他不被發現。這是一間充滿了法師的學校-真該死!他們是整個阿凱維沃最棒的法師,無論其他歐理可眾如何批評這些不夠格的臭小孩。要是其中一個創院巨龍從上方飛過呢?他一點也不想被龍焰焚化。不,塔弗總認為自己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因此,基於非常實際的考量,他一直等到天黑。

他一點也不期待再次與埃陀斯見面-尤其是在他任務失敗後。但他會在安全逃生之後再來煩惱那件事。塔弗在那位教授的紫色眼睛裡看見了真正的黑暗。她是真心想殺他-為了什麼呢?所以埃陀斯就能擁有一些來自多年前記憶裡的覆塵舊書嗎?

終於,黑夜降臨,他能夠開始穿過森林並攀越岩壁,辛勤地跋涉返家。這將是一個漫漫長夜。


三週前,就在盧卡遇見歐理可法師之前-實際上,在他們綁架他之前—他瞇起眼看著陽光,他的胃依然因穿梭時空而不停翻攪。從來就不是一種舒適的感受。穿越他前方的草原有個小村落。他能夠看見一些人正在閒晃;一名女子正朝一排被犁過的土壤揮舞雙手,喃喃唸著一道生長咒語,而另一個人則號令一個看似泥漿組構體的東西拖著犁穿過田野。

他遊蕩穿過未鋪石磚的街道,直到食物的香氣吸引他進入一間旅店。無視於坐在矮木桌旁的人們目光與耳語,盧卡在木製吧台坐了下來。

「在找什麼嗎,陌生人?」旅店主人說道,他是個具有一頭厚實捲髮的圓潤男子。

「一頓熱食,」盧卡說。旅店主人猶豫了一下彷彿想說些什麼,接著便點了點頭朝廚房走去。

「從沒見過像那樣的服裝,」盧卡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我想,你不是這裡的人。」

他轉身。有個高個子男人從桌子起身朝他走來,身上穿著跟其餘鎮民相同的粗糙服裝。

「對,」盧卡說,一邊轉向別處。「我猜我不是。」

「你知道人們說服裝怪異和舉止怪異的是什麼人嗎?來到像我們這樣的小鎮進行招募?歐理可眾,」他身後的男子說道。他的語調一點也不友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也許是。也許不是。那麼,你是從哪來的?」

盧卡持續看著前方,連一眼都懶得看這個大聲說話的男人。「你不會知道那個地方的。」

他聽見這個男子吸吮自己的牙齒。旅店主人還未從廚房回來。盧卡開始懷疑他是否真的會回來。

「好了,歐理可,我想我聽夠了。我們鎮不歡迎愛管閒事的人,或是那些打擾平靜的人。如果我們是一座像樣的城市,我們就會請最近的、最不忙碌的護龍衛來處理你。但我們只是一個小農村-所以我們已經學會親自對付陌生人。」

盧卡感覺到,而不是看見,這個男子開始施放咒語時的魔法激湧。難道這時空的每一個人都是該死的法師嗎?他轉身以一個流暢的動作用拳頭砸上這名男子的下巴。男子癱軟地倒下,纏繞在一隻手上的飄渺能量正在消散。盧卡才剛喘一口氣就有另一個人衝過旅店大門,他伸長的手上懸浮著一顆火球。盧卡移開了幾步,接著火球便濺灑在他外套的背面,使他撞穿鄰近的玻璃窗並摔到街上。

他的鼻子充滿燒焦皮件的惡臭,摻雜了他肩膀上的灼熱疼痛。盧卡咆哮著將感官投射至村落以外,努力尋找每一個脆弱的心靈。他呼喚牠們,一邊搖搖晃晃地起身。

那個拋擲火球的男子走出旅店並和另外兩個看起來相當結實的鎮民碰面。「你的朋友們在哪?我們知道你們這種歐理可人渣喜歡成群行動。」

「噢,牠們隨時就會抵達,」盧卡說。

男子舉起手並再次召出火焰。就在他能夠完成之前,有一隻狗跳到半空中,用閃爍的利齒咬入他的手臂。男子大聲嘶喊,火焰在他奮力掙扎的同時劈啪響著直到熄滅。他設法要讓自己的手臂掙脫,此時有一匹馬朝他直衝而來。他和他的伙伴躲開了,但那匹馬卻在盧卡怒火的驅策下緊跟著他們。牠往後仰,然後把蹄子狠狠地踩了下來。

肚子感到一陣飢餓,盧卡的得意笑容也隨之消逝。他蹣跚地沿著路走下去,一邊漫不經心地透過野獸關注這場打鬥,直到吵雜聲在他後方漸漸消失。


莉蓮娜沉思,通常人們不願踏入一座巨龍巢穴-如果有人這麼做,他們可能死意堅強並帶著幾把非常鋒利的劍。她兩者都不是,同時她走近了貝雷卓靡華居住的糾結樹叢。她只帶來了需要解答的問題。

她推開一根低垂的樹枝,設法製造更多聲響。比拜訪巨龍這個主意更糟就是偷偷潛行至巨龍身旁。但巢穴空蕩蕩的,只有一大片被壓平在土地上的葉片,於是莉蓮娜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氣。尼可波拉斯已經死了我到底在畏縮什麼?

這座巢穴被深色葉片的樹林圍繞著,宛如陪審團般地彎向泥土中的一塊草皮痕跡。腐敗的氣味中混雜了新鮮土壤的味道,但莉蓮娜知道貝雷卓收藏了數量驚人的秘法著作。各種大小不一的光球卡在巨型的樹根結構物之間,保護其內容物不受潮濕的空氣侵擾。或許那些書和卷軸裡面有能夠幫助她復活基定的東西。莉蓮娜窺視其中一顆光球,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陷入腳下的厚泥中。

就在她審視第五顆光球的時候,一陣翅膀拍打聲將她的注意力拉向天空。隨著貝雷卓靡華的影子從她上方經過,莉蓮娜深吸一口氣並想起要整理一下她的教授校服。

Beledros Witherbloom
貝雷卓靡華|由Raymond Swanland作畫

貝雷卓在這個定點盤繞了兩次才降落,大地也隨之顫動。她收起黑色羽翼,一邊用那雙可怕、明亮的眼睛打量著莉蓮娜。「泰瓦有時或許太嚴厲了,但應付他肯定不會比一路跋涉到這裡麻煩,教授。」

「我需要的東西不是主任幫得了的。」

莉蓮娜認為貝雷卓給了她一種好奇的眼神。

「我發現妳在進行關於乙太重構的工作。」莉蓮娜從口袋裡拉出一片尖銳的金屬。那是她唯一一件基定的東西,他其中一條軟劍的劍尖。「這種方法要怎樣才能運作在人類身上?」

貝雷卓發出轟隆聲響,這道聲音撼動了她下方的地面。「這聞起來像是在對我進行某種危險的干涉。有些問題最好不要尋求解答。」

「我不是來這裡聽妳說教的。我只想要一個簡單的答案。」

「當一扯到乙太,從來就沒有簡單的答案。」貝雷卓從莉蓮娜身旁經過,進入位於這座坑穴側邊一個更深的凹處。她轉身躺下,尾巴圍繞著她龐大的身軀。「妳說的正是生命的精華。妳無法像對寵物一樣地命令它。復活-除了較為基礎的死靈術,妳知道的-極為困難,甚至對我來說也是。」

莉蓮娜咬緊下顎。「那麼格雷弗教授的孩子是怎麼回事?」

巨龍突然停住,每一顆巨大漆黑的眼睛都是一座無底深淵。「不。那是...某種我不允許再發生的事。為了我們的安全。」

「我不是那種任性的學生,貝雷卓。」莉蓮娜朝巨龍走近,手裡握著基定冰冷的劍鋒。「我不需要妳的溺愛,也不需要妳的保護。」

「或許不是,」貝雷卓說。「但我保護的不是妳。」

「總之,妳在乎過人類嗎?我想我們對妳來說跟昆蟲差不了多少吧。甚至連創院巨龍都已經有好幾年沒來過這所大學了。」

巨龍轉過頭去,闔上她那雙巨大、沉重的眼睛。「院長們就足以維持秩序與和平。還有護龍衛和聖法諭。」她咯咯笑了幾聲,攪動了她們底下的腐葉與護根物質。「甚至連古旅人也盡了他們的職責。」

莉蓮娜的指甲摳進手掌裡。巨龍需要知道比她所透露更多的事。而且這是她最後的希望。基定最後的希望。「拜託。他代替我受死。幫我把生命還給他。」

貝雷卓睜開一隻眼睛並看了她一會兒。風吹拂著坑穴牆面的頂端,晃動了圍繞著巢穴的漆黑樹木。終於,她再次閉起眼睛。「我無法。」

莉蓮娜手中傳來的一股刺痛讓她知道自己把那個軟劍碎片握得有點太緊了。她低頭凝視著流血的手掌,設法平息她的情緒風暴。這是一場她無法用蠻力或意志力取勝的戰鬥。莉蓮娜把劍的碎片塞回口袋並轉身離去。她已從坑穴走出一半,此時貝雷卓說話了。

「有時這份痛苦令人難以承受。但到頭來,我們榮耀亡者的方式會反映在我們對待生者的方式上。」

莉蓮娜回頭張望,但巨龍卻依然蜷曲在坑穴側邊內,緩緩地進入夢鄉。


盧卡跌跌撞撞地穿過一座岩架,在沿著陡峭懸崖行進時一邊留意他的腳步。在遙遠的下方,矮草與嶙峋的樹木奮力求生。他的飢餓感更強烈了,隨著每一個顫抖的腳步逐漸緊縮他的胃。他努力搜索到的少許食物早已吃完,而且他的水在幾個小時前也喝光了。

Lukka, Wayward Bonder
剛愎持絆人盧卡|由Kieran Yanner作畫

他底下的岩架突然塌陷,崩碎成鬆散的石頭。盧卡在扭到腳踝的同時大叫了一聲。他伸出雙手,探向任何能夠防止它墜落的東西,然後他的手指抓住了一塊鋒利、平坦的石頭外緣。咬緊牙齒,他把自己從懸崖邊拉起來,雙腿胡亂地尋找立足點,最後終於使自己翻回岩架上。他躺在那裡,感覺像過了永遠,他的肺隨著大口吸進的空氣而疼痛不已。

對於自己將死的念頭隨著他看見救了他一命的那塊岩石而消逝。它飄浮在半空中,面朝他的那一面光滑且彎曲。盧卡站起身,發現了更多奇怪的岩石懸浮在峭壁側邊。它們一起形成了一個半圓,彷彿剩餘的部分已消失於峭壁內部。

一道細小的聲音吸引了盧卡的注意。盧卡變得緊繃,準備迎接麻煩-但隨著聲音再次出現,它看似是一道可憐的聲音,輕柔又虛弱。

盧卡跟著它直到他發現一疊石頭。他跪了下來把其中一塊石頭推開。一雙金色的眼睛正回看著他。那隻生物發出悲慘的叫聲,在陽光下不停眨眼。隨著盧卡把剩餘的石頭挪開,他看見牠的灰色毛皮十分骯髒,遮蓋了沿著牠的背部以迷彩圖案分佈的斑點。這隻生物的口鼻部有一道長傷痕,而且有某個東西從其中一隻耳朵的黑色尖端咬掉了一塊。

重獲自由,那隻類似狐狸的生物跛行穿過盧卡移開的石頭,使他們之間出現更多空間。他重重地坐下,他的腿終於耗盡了力氣。他感到暈眩。「那麼,走吧。離開。」

狐狸轉身沿著峭壁的曲線飛奔,同時他也逐漸不省人事。

當他醒來時,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牠的存在。他保持不動,緩緩地張開一隻眼睛。牠蹲坐在離他幾步遠之處,一邊凝視著他。然後她的視線迅速移向他身旁的地面。

盧卡跟隨牠的視線。他的腿旁有一堆莓果與堅果。「謝謝你。」

狐狸全身緊繃,用腳撐起身體。

盧卡準備要舉起一隻手但卻制止了自己。他凝視著牠,隨著第一個太陽從遠方升起,寂靜逐漸擴散。終於,盧卡深吸一口氣並釋出他的持絆人感官。

溫暖的毛皮撫摸著他的心靈,同時他們之間也建立了連結。他已經有一陣子沒使用這種較為溫和的魔法-不是為了奴僕,而是為了伙伴。他甚至沒意識到自己有多麼想念這份魔法。

Mila, Crafty Companion
靈巧行侶米拉|由Kieran Yanner作畫

莉蓮娜推開高聳金屬火炬的側面並兩手空空地跋涉返回斯翠海文。直到此刻她已經消失了好幾天-少教了好幾堂課,少參加了好幾場會議,少履行了教授的職責。就在貝雷卓拒絕幫助她之後,她跟隨一則關於古旅人的傳言前往瑟盾遺跡。但她卻沒找到滿懷奧法秘密的神秘巨人。實際上,她什麼也沒找到。一切努力都白費了-而且她將會被其他教授質疑。或者更糟的是,被瓦倫丁和莉塞特院長質疑。

遠方出現一聲動物的尖嘯。這道被勒住喉嚨的叫喊聲從前方某處傳來,偏離了道路,不過莉蓮娜的視線無法穿透濃密的林冠。她走進灌木叢中,一邊壓低了身體。

在偏離道路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有七個人圍成一圈站著。他們伸出的手上閃耀著紫色的魔法,與盤繞在他們面具周圍的煙霧光芒呈現同一種顏色。莉蓮娜緊靠在一棵老樹的多節樹幹上,看著一群歐理可特務包圍一隻巨大的白色雄鹿。

這隻野獸發出哀鳴並以後腳站立,一邊用蹄子掃擊其中一位特務。其中一個人影往後退,但其他人卻向前推進,逼牠朝敞開於牠後方的金屬箱移動。一吋又一吋,雄鹿後退著進入箱子,牠的嘶喊聲劃破了空氣-然後隨著金屬箱門被大力關上而突然終止。

莉蓮娜一動也不動,默默地看著他們把捕獲的雄鹿搬上一輛在附近等候的馬車。最後,馬車輪的嘎吱聲消逝在遠處。


在遠方,盧卡能夠看見來自林地外某處煙囪的繚繞炊煙。在另一個世界,另一座時空,他會覺得鬆一口氣。終於有個柔軟的地方可以讓他的頭歇息了。終於有個地方能讓他吃點像樣的食物,而不必心靈操控兔子讓他扭斷牠們的脖子。不過這裡,在阿凱維沃,他知道自己會跟在其他每個地方一樣被眾人懷疑。這個時空的人厭惡一切新東西,一切他們不了解的事物。就像那些歐理可眾,這些戴著面具的法師們使用「被斯翠海文學院禁止」的魔法,無論那代表什麼意思。每一位村民看似都認為有一個歐理可特務躲在他們的床底下。在某種程度上,這讓他想起了故鄉,想起了當盧卡首次展現持絆人魔法時寇卓將軍看待他的方式。這裡是一個被恐懼支配的地方。

提高了音量的說話聲把盧卡從思緒中喚醒。他跟隨聲音來到山脊的另一側。在下方,他能看見一名身穿無瑕長袍的女子正面對著一群戴著面具的人。紫色、飄渺的煙霧在他們被遮蔽的臉孔上盤繞飛舞著;全都戴起兜帽,使他們的輪廓變得既怪異又不像人類。

這名女子看似不擔心被四人包夾。盧卡看出她的長袍上縫著一個特殊風格的巨龍形體。啊,我一直聽見人們提到的護龍衛。為了侍奉那些古老的鱗片爬蟲而學習的菁英法師。

「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女子說道。「束手就擒並且-」

那些戴面具的人不等她說完。一個人猛然伸出手,一道不停滴落的紫色能量圈朝她奔去。護龍衛輕鬆地彈了一下手腕;出現一陣強光,突然間這圈黑暗魔法正在飛往-

盧卡的方向。

他及時躲開,這道咒語可怕地從他頭頂上噝響而過,擊中了他右側的樹。隨著腐壞從衝擊點開始擴散,樹幹立刻就變得漆黑。枯葉落到空地上,木頭發出的裂響聲則示意了即將來臨的崩塌。盧卡跳到一旁,同時樹頂斷裂並落在他剛剛所站之處。

差點被那個殺了。他無法決定該對誰生氣-一開始施放咒語的那個人還是使它偏折向他的那個人。於是他便同時對付這兩人。

盧卡將他的感官探往森林,擄獲一頭正在莓果叢裡深掘的熊。更進一步:他的感官抓取了正在打盹等待夜晚降臨的狼群,接著他喚醒了牠們。甚至,他感覺到一隻早已朝空地鬼祟地爬行而來的生物的怪異狂熱,牠是受到了...魔法的引誘?盧卡皺眉但卻保持專注。與鄰近的野獸產生連結,他召喚每一隻前來這塊空地。

同一時刻,歐理可特務散開並包圍了護龍衛。其中一人朝她拋擲一顆不停裂響的黑色火球;她一揮手就把它變成石頭,無害地從半空中掉落。另一個人召喚出一條看似由銀色閃光液體構成的蛇;說了一個字,護龍衛讓一大塊泥土和草-意外地形似一隻貓鼬-從地面掙脫並撲向那隻秘法蛇。她看似能夠如此輕鬆地回應他們向她投出的任何咒語,即便是盧卡也為之大開眼界。

在她後方,一隻狼從林木線齜牙咧嘴地向前猛撲。這隻生物差點讓這名女子措手不及-但就在牠能夠碰到她的喉嚨之前,她用一個綠色的氣泡封印了這隻野獸。它飄向空中,在牠的牢籠裡無助地發怒。

「所以是真的,」護龍衛說道,一邊轉身看著位於山脊上的他。「我們聽說過一個擁有你這種能力的歐理可。」

「我說最後一次,我不是那該死的歐理可!」盧卡咆哮著。

彷彿要強調他的論點,那頭熊從面具人影陣線旁的樹林裡衝出,一邊用殺戮巨爪狂野揮打使他們慌亂逃竄。其中一人在逃難的同時往後拋出一道邪術,凋萎了這隻動物的手臂並讓牠痛苦地嘶吼著。

有一個相當陌生的聲音加入了這道吼聲。盧卡向前眺望,看見與他形成連結的那隻怪異生物從林木線衝出。牠用六隻腳疾行穿過空地,速度快得令人不安。發光捲鬚宛如在水底般地從牠的頭部擺盪而出。牠一心一意地朝護龍衛衝去。

這看似是一個讓她認真看待的敵手。盧卡看著她站穩腳步,扭曲雙手擺出神秘姿勢。她說了一個字,接著跟他手臂一樣粗的樹根就從地面竄出,纏住了這隻生物的幾丁質腿。當牠被拖入泥土裡時他聽見了折斷肢體的聲音。牠不停尖嘯,直到土壤以一種可怕的結局覆蓋了這隻昆蟲玩意。

盧卡專注地看著這場奇觀,他沒注意到樹根已悄悄纏上他的腳踝,直到它把他往下拉進泥土直達腰部的深度。他推擠自己的兩側,試著要抬起自己以脫身,但卻沒用。護龍衛慢慢走向他,顯然一點也不著急。

「靈巧的伎倆。不過,你終究只是個未經訓練的樹籬法師,就像任何一位歐理可眾。」她朝他伸出一隻敞開的手。

盧卡的視野邊緣出現一團模糊的東西。轉眼間,護龍衛便開始嘶喊。出現一陣熱氣與耀眼的火焰浪潮,於是他別過頭去,用一隻手遮擋他的臉。當他轉回頭時,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護龍衛僵硬的身軀上,一邊嗅著牠殞落的敵手一邊扭動火焰尾巴。待牠滿足後,這隻似狐的生物便轉身看著盧卡,奇怪的是牠的大眼睛好像知道些什麼。

盧卡和那隻野獸對視了一會兒才環顧這塊空地。歐理可特務已不知所蹤。如果他沒出現在那裡,他們絕對撐不過一分鐘。沒有紀律,沒有策略。就只是一群嚇人的服裝。

盧卡強迫自己起身並審視鄰近的地面。顯然歐理可特務在倉皇離去的同時留下了蹤跡;他輕易地就看見那些面具法師留下的記號。如果在這裡每個不遵守規則的人都是歐理可,或許我終究也是他們的一份子。

他正準備跟隨這些痕跡,此時一道輕柔的叫聲使他停了下來。盧卡轉身發現那隻似狐生物正坐在空地裡。牠眨了眨眼,把頭偏向一側。

盧卡轉身並搖了搖頭,妥協了。「好吧。」

他閉上眼睛並探出心靈。那隻狐狸的心靈看似也躍起與他相遇,接著靈絆便輕輕地滑至定位。盧卡讓自己重溫當他看見牠朝護龍衛飛去時,自己所感受到的那份欣慰與感激。

他張開眼睛發現那隻生物正在看著他,牠的舌頭垂掛在染血的嘴巴側邊。牠快步走向歐理可的痕跡並嗅著其中一條小徑。

「這個嘛。如果你打算留下來,我就得用名字稱呼你。叫米拉如何?」他感覺到牠在心中認可的愉悅鈴聲並點了點頭。「那麼,好的。就叫你米拉吧。」


埃陀斯屏住氣息將閃爍的紅色液體倒進一個淺碗內。它盤繞著融入發光藥劑,神秘的光芒於怪異的氣泡中湧現,在洞穴牆面上投映出奇特的陰影。紅色逐漸變淺直到幾近白色-接下來混劑整個轉為紫色並且光芒變得黯淡,直到它成為一團無活性的深色泥狀物。他把碗往房間砸,接著它撞上牆面破碎,使失敗的藥劑沾黏於石頭上。已經失敗第四次了。

有動靜吸引了他的目光,於是埃陀斯便朝洞穴入口望去。他的其中一位歐理可特務站在那裡,在他們面具四周閃耀的黑暗魔法讓他想起了不愉快的事。

「你怎麼就只是站在那裡?去帶更多魔鹿精華給我!」

那位特務猛然一驚彷彿被擊中實體並且退出了洞穴,消失在通往主洞窟的隧道裡。

獨自一人,埃陀斯癱軟地靠在他的工作檯上。他審視面前敞開的書本。沒有一本派得上用場。沒有一本向他展示如何取得他需要的力量。他的視線從桌子側邊飄向地板,那裡靜靜地擺著其他儀式要件。獵法妖的腿依然固定於地,現已死在牠周圍的歐理可特務們仍緊緊地握著它。所有寶貴的工具都白白犧牲了-已從他們的身體內汲取了最後一絲生命,而且那還不夠。

有人從他後方進入了這間密室,埃陀斯便挺起身體。「我剩餘的補給品都在這裡了嗎?」

「進度被耽擱了。他們遇見了一個護龍衛,」特務說道。

在他的面具後方,埃陀斯咬牙切齒。他對護龍衛抱持著一份特別的恨意。在所有阻撓他的人之中,目前他們是最棘手的。如此傲慢,如此有自信。他迫不急待地想讓他們知道那些自信都被擺錯了地方-護龍衛,還有斯翠海文其他所有菁英人士。

他沒有一天不想著那個地方。他還記得走在聖法諭大廳裡的時刻。他依然能看見原本應該擺放他的雕像的空間。它的右邊就是...

魔旋。

埃陀斯看著那團爛泥,現已乾涸於牆上。如果他需要的是更多力量,那份藏於學校底下且彼此交疊纏繞的能量將會是極為充足的來源,不過要接近它可不容易。那座遠古能量連結點不是某個放在茂典閣書架上佈滿灰塵的書本;它會被斯翠海文所能召集的最強大勢力看守著。組構體、元素、教授-護龍衛。

「那裡還出現另一個人,」特務說道,將埃陀斯從思緒中拉出。「某個進行干預的人。」

她告訴他那個男子看似能夠召喚森林的野獸替他做事。當她說完後,埃陀斯非常感興趣。

「他們說他現在正在跟蹤他們,」特務說道。「我應該叫他們甩掉他嗎?」

「不。」埃陀斯清了一下喉嚨。他瞥了一眼桌子旁的那些屍體,然後往上看著頭頂上的陰影。休眠獵法妖懸掛於岩石天花板上,火炬的光芒正照耀著牠們堅硬的外骨骼。「讓他來。」

在面具後方,埃陀斯微笑著。


莉蓮娜放下她正在研讀的巨著並揉了揉眼睛。又是一天徒勞無功的研究。她已經做了所有她想得到的方法,而且沒有一件有效。斯翠海文沒有任何書本或卷軸或咒語能夠讓基定復生。此外,隨著歐理可眾開始行動,手邊還有更緊急的事務要處理。其他人看似都不把他們當一回事。

Confront the Past
正視過往|由Kieran Yanner作畫

她從書桌往窗戶外瞥視。在遠方,兩個太陽正開始朝地平線緩緩落下。曙弓星拱的飄浮岩石閃爍著光芒。莉蓮娜凝視著那座星拱,她的視線沿著彎弧往下移向主校區的建築群。

她為了找到復活基定的方法而來到這裡。僅此而已。但若她沒來到這裡,她就不會在茂典閣看見那位歐理可特務。莉蓮娜厭惡命運這個概念。她總認為這是讓某個人告訴她該怎麼做;就只是另一個無情的主人。然而,基定卻深深地相信在對的時刻出現在對的地點。或許是時候讓她向他學習了。希望還不會太遲。

不過,她一個人就只能做這麼多。即使修習法師們於閒暇時刻在校園裡轟擊彼此,他們還沒為即將發生的事做好準備。她需要幫助。她需要力量。

從窗外一閃而過的金色吸引了她的目光。莉蓮娜把身體往前靠。

有一群年輕學生從她的辦公室旁漫步而過。其中一人格外顯眼,她那披垂在粹麗制服上的金髮於微光中不停閃耀。蘿婉肯理斯的誇張手勢引起了她的靡華朋友們的注目,她的劍在腿上晃動,同時她帶著這群人沿著走道離開了視野。

莉蓮娜坐回椅子上。或許是時候更認真地看待我的教授身份了。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9月 21日

第三集:貝佐德家族的殞落 by, K. Arsenault Rivera

「所以,當你們說如果那把鑰匙在瑟班的話,它很安全...」 在其他人回應之前,亡者孽物的呻吟聲就已回答了茜卓。卡婭捏住了鼻子。泰菲力早已不使用鼻子;他改用嘴巴呼吸,而且那一樣糟。儘管日正當中,依然聚集了層層雲朵將殘餘的大教堂籠罩在一片陰影裡。即便是天空也為這片景象感到羞愧。 看見它使雅琳的胃開始糾結。在那裡,她曾於陽光明媚的尖塔內閱讀,此刻已成了四散於地的瓦礫;在這裡,...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9月 10日

第二集:狼群動機 by, K. Arsenault Rivera

「這些森林屬於我們,」他告訴她。人們說他的話不多,但他會跟她說話。或許是因為這是她的第一次狩獵。當時她是個滿身髒污的女孩-到處都是灰塵和血和泥土的痕跡。她若有所思地想著如果這種事會一直發生的話,她應該開始把頭髮綁成辮子。 「那麼凱錫革人呢?」她忍不住問道。 托瓦拉咕噥了一聲。 他直接盯著她看,而她也直視著他。問這個很合理。她把雙腿摟近胸口。「我只不過-覺得我們可以分...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