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殘酷的打擊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2年 9月 9日

By Langley Hyde

Langley Hyde's short stories have appeared in Podcastle, Terraform, Escape Pod, and several anthologies. Her novel, Highfell Grimoires, was named a Best Book of 2014 in SF/Fantasy/Horror by Publishers Weekly. She volunteers for the Escape Artists, is a member of Codex and SFWA, and she is an MFA candidate. Currently, Langley Hyde lives in the Pacific Northwest along with her partners and two children.

晴空號的甲板上讓卡恩懷念起了過去。儘管是一群不同的船員在索具上忙碌著,笑得像他們在甲板上工作一般,擺弄著閃閃發光的機械裝置,但船上的氣味和聲音卻讓人覺得舒服而永恆。金色的光在下面的白雲間散射,在蜂蠟塗成的甲板上閃閃發光。藍天一直延伸到地平線。海風冷卻了他那金屬的身體。就在幾個小時前,他們四個人—泰菲力、雅亞、裘達和卡恩本人—剛被一個接一個地從阿基夫的瞭望塔的上層拉了出來,吊在繩梯上像昆蟲一樣懸掛在這座巨大城市的上空。

「莎娜在等,」裘達說。「我們必須設置晴空號的航向。」

卡恩點了點頭,雅亞也跟著他們走起來,她的白髮像旗幟一樣在身後飄逸。他們走進房中。莎娜站在一張橢圓形的桌子旁,雙臂交叉在她擦亮的皮甲上。亞瓦德本來就已經很白的皮膚再加上吸血鬼的蒼白,在她身後的陰影中徘徊。泰菲力躺在旁邊的一張小床上閉著眼睛。拉夫拉了一個三腳凳坐在他身邊。他的雙手捂著泰菲力腹部上的傷口,魔法的銀色光輝像熱浪一樣從手掌中飄散出來。黏足也加入了他們,蘑菇一樣的小狗在它的底部嬉戲。蒂婭娜把她的翅膀緊緊地夾在身體裡,以便穿過那扇門。

莎娜拿出一個卡恩原以為是裝飾用的水果碗,並坐了下來。「或許我是船長,卡恩,但航線是你在設定。告訴我晴空號要去哪。」

「我們必須在非瑞克西亞人獲得力量,並轉化更多人口之前迫使他們開戰。」卡恩說。「我們將用三個非瑞克西亞人最想要的東西來引誘他們:同兆、魔力鑽探機,和 . . .我。」

裘達看著卡恩,擔心縈繞在他的雙眼。「這是一個冒險的計劃。失敗就意味著失去多明納里亞最珍貴的神器,還有你,卡恩。我不想讓你處於這樣的危險之中。」

「我喜歡一些風險,」雅亞說。「如果我們把他們引出來,如果我們贏了,我們就從根源上殺死非瑞克西亞人。他們就像藤蔓:你得早點拔。一旦樹立,就會擴散。」

「如果說在阿基夫發生的事件教會了我們什麽,那就是我們的軍隊團結比分開更強大。非瑞克西亞人的戰術靠的是分化我們,並依賴潛行密探在暗處所能完成的秘密工作。如果我們分開了,我們就很脆弱。在一起,就強得許多。」卡恩說。

「不過,」裘達說,「我們的盟友遍布整個多明納里亞。阿基夫淪陷後,這片大陸上最強大的武裝力量不再是我們的—而是他們的。我們必須招募所有盟友來進行抵抗。」

「所以我們分開,」雅亞說。「我們招募盟友,把他們帶到魔力鑽探機。」

在這次討論中,晴空號上的船員一直很安靜,但是現在拉夫嘆了口氣。魔法從他的手指上消失了。他抬頭看著卡恩。「我妹妹會為你而戰的。」

「我去找達妮莎,」雅亞做出決定。

「亞維馬雅也遭到了襲擊。」裘達說。「妖精會幫助我們的。我可以去找他們,招募他們為我們而戰。」

「我會直接去魔力鑽探機,」卡恩說。「去和尤依菈對話。我是唯一一個讀過並記得我找到同兆鑰匙的人。我需要把這些信息記錄下來,以便其他人檢視。」

泰菲力從昏迷中醒來。「我和你一起去,卡恩。我需要時間恢復,我還可以在魔力鑽探機和同兆占據你時招募我們西瓦的盟友。」

「你運氣不好。」卡恩對於泰菲力的傷口這麼說。

「我認為我的運氣非常好,」泰菲力說。「我活下來了,不是嗎?」

「如果我們分開了,」雅亞說,她的頭髮在臉上飄動。「我們怎麽知道我們中是否有人受到了侵害?斯特恩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他們當中的一員。」

「占卜儀很難聚焦於非瑞克西亞人。」卡恩說。「如果我看不到你,我就認為你已經受到了侵害。」

「你不用睡覺是件好事。」雅亞說。

莎娜看著她的船員,他們一直在耐心地聽著。「就這麼決定了。我們啟航吧。」


紅鐵山脈是如此美麗,以至於在這裡策劃戰爭似乎是一種不敬。並不是說雅亞是虔誠的那種人,而是那些粗糙的鋸齒狀山峰,上面的頁岩從峽谷中傾瀉而下,在陽光下露出了潔白的白色。高山的花朵在紫色和金色的浪花中從草地上垂下,還有那個巨大的、中性的英雄雕像,他的故事已經被時間遺忘了 . . .

好吧,也許她變老了,但雅亞可以想象自己在一個陰涼的山谷裡,在一個雪松木的小木屋外慵懶地歇著。在那裡,戰爭機器慢慢腐爛,被遺忘在翠綠色的苔蘚和直立的劍蕨下,如塊巨石一般。也許手裡還拿著杯冰薄荷茶。就這悠閒地過個一二十年好像也不錯。

她對自己哼了一聲。說的好像你要退休了一樣!

「 雅亞!」阿耶尼從樹林深處的陰影中大步走出來,他的白色皮毛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斗篷在他身後飄蕩。「達妮莎告訴我你到了。我一直在尋找鹿來餵飽整個營地,這是個不錯的狩獵地點。」

Matt Stewart作畫

「有收獲嗎?」雅亞問道。

阿耶尼向她獰笑,露出了他的牙齒。「老樣子。羅堰這千年來都還記得非瑞克西亞人的入侵,他們已經派出了斥候加入我們。多明納里亞裡最好的弓箭手。」

當他跳過雅隆卡帕軒時,雅亞便開始擔心。「看來你沒有找到雅隆?」

阿耶尼把目光轉向達妮莎的營地,落在一個渾濁的綠色冰川湖的邊緣。她的賓納里亞騎士們搭起了白色帆布帳篷。除了卡帕軒家族那座有七扇窗戶的高塔外,塔穆拉家族的旗幟也迎風飄揚,上面有一顆七角星。燉鍋使空氣中彌漫著煮洋蔥的香味。

「他們的距離超過了我,當我繞過去的時候,你已經離開了。所以我開始追蹤他們,然後遇到了達妮莎。」

達妮莎卡帕軒大步穿過營地,走向雅亞和阿耶尼。她淺棕色的皮膚煥發出健康的光彩,兩邊剃光的頭髮向後梳成濃密的羽毛狀。她的鎧甲閃爍著銀色的光芒,胸前交叉著金色的飾帶,就像傑拉爾德的飾帶一樣,鑲有彩色玻璃,閃耀著紅色、猩紅和黃色的花瓣。

阿耶尼說,「我追蹤非瑞克西亞人到這裡以南的一個基地,隱藏在一些洞穴裡。」

「我爸爸一定在那裡。」達妮莎轉向雅亞。「達妮莎卡帕軒,雅隆卡帕軒之女,卡帕軒家族繼承人。你是?」

好吧,好吧 . . .距離雅亞上次沒被認出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雅亞巴拉德,」 阿耶尼清了清嗓子,「和永恆的裘達並肩作戰。」

雅亞哼了一聲。裘達收集綽號就像小男孩收集彈珠一樣。「我是來邀請你帶援軍去找西瓦的。」

「任何阿耶尼的朋友在這裡都是受歡迎的。」達妮莎說。「但不幸的是,在我救援父親之前,我不會讓我的部隊去西瓦打仗。」

「延遲—」

「─是值得的,如果你願意幫助我,我會很感激你的幫助,」達妮莎說。「如果我父親還活著,你將會得到卡帕軒家族的謝意和騎士的支持。如果他不 . . .好吧,你們會獲得卡帕軒家族新領導人欠你們的一份人情。」

雅亞伸出她的手指,從空中拉起火焰。熱量輻射到她的皮膚上。「好吧,一個讓人離開洞穴的可靠方法就是煙霧。」


如果在多明納里亞上有什麽地方讓裘達感到年輕,那就是亞維馬雅地區萼城的廢墟。這座古老的圓頂建築,拱頂朝天,金色的石頭上垂著垂墜的紋飾,像一條巨龍收藏的寶藏,在夕陽的餘暉中呈現出絢麗的色彩。它在當一棵巨大的樹妖被連根拔起並移入大海時顯露出來,仍然散發著泥土的味道。

「裘達?」

他沒有認出那個聲音。一只天藍色的蝴蝶停在他的肩膀上。他想拂去它,但又猶豫了。

一個妖精盯著他,淺色的皮膚上有斑點,明亮而聰慧的眼睛周圍顯露出金色。雖然裘達說不出原因,但她看起來很年輕。她穿著戰士的皮甲;猩紅、赭石和橙色,但與他在其他亞維馬雅妖精身上看到的盔截然不同,整合了新用途的索藍技術。

Aurore Folny 作畫

「你就是永恆的裘達?」她說。「大法師裘達 ?」

裘達輕咳了一聲。不知為何,當小妖精盯著他的時候,他對那隻懶洋洋地拍打著餐盤大小的翅膀地蝴蝶靠近他的臉,感到特別難為情。

「德魯伊長老嚴森卡薩隆告訴我關於你的一切。有人說有很多不同的裘達以你的名字作為頭銜,但我一直以為只有一個。」

「我來這裡是為了和梅黎婭談判,」裘達說,「招募軍隊為西瓦的新聯盟作戰。」

「你一定有四千歲以上了!」她上下打量著他,就像在看一件考古文物。蝴蝶飛走了。裘達清了清嗓子。他覺得自己被人打量了一番,這種感覺他並不喜歡。

然後妖精嘆了口氣。「我希望我能幫你,裘達。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夢想著和你並肩作戰,帶領我的人民向你伸出援助之手,一起 . . .拯救多明納里亞。但是我很抱歉。我必須為我的人民著想。」

裘達笑了。這就是梅黎婭。幾個世紀的交際手腕使他得以掩飾自己的震驚。妖精們很少會追隨一個身上帶著青春印記的人—這也是他認為最好由自己來完成這些談判的原因之一。但是,妖精們很少在古老的廢墟、石頭和金屬建築中尋求庇護。多明納里亞正在改變。「非瑞克西亞人要入侵了,梅黎婭。這不是你是否戰鬥的問題,這是時間與方式—這兩個問題。不論我們是否將共同作戰,這兩個問題的答案當將決定我們是否取得勝利。」

梅黎婭低下頭,鄭重地表示了感謝。「永恆的裘達,你是明智的。我很榮幸認識你,真的。但你的言辭和名字都無法動搖我。我看不出我的戰士有什麽理由為了你的緣故而放棄家園。是的,如果非瑞克西亞人擋住我們的樹冠,我們就會戰鬥—帶著優勢在我們的主場。但是去西瓦?不,我不這麽認為。」

「非瑞克西亞人可以派出潛行密探。」裘達說。「他們可以滲透—」

「我們知道,」梅黎婭說。「但當亞維馬雅允許我的人民回歸時,穆塔尼將會去蕪存菁。」

「你寧願戰火燒到這裡來嗎?」裘達說。「與其讓亞維馬雅被燒掉,不如現在就扼殺非瑞克西亞人的威脅。」

梅黎婭的眼睛閃閃發光。她不生氣。她不害怕。她甚至不是鐵石心腸。她覺得很有趣,這讓裘達最困惑。他不習慣被年齡比他小得多的人嘲弄。

「非常吸引人的論點。」梅黎婭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裘達知道,當她轉過身去的時候,她就已經已經拿定主意了。

裘達失敗了。梅黎婭不會帶她的人民去西瓦。


雅亞蜷伏在地面一塊露出的石頭後面,俯瞰著整個山谷。雖然不是最舒服的姿勢,但風景卻無可挑剔。在一條狹窄的峽谷盡頭,洞穴的三角形大嘴張開著。兩個非瑞克西亞人守衛著洞口,它們像蜈蚣一樣,核心是被屠殺的人體。它們的多肢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躁動不安。

從她的角度,雅亞可以看到非瑞克西亞怪物看不到的東西。

阿耶尼帶領六個羅堰偵察兵把守衛從外圍除掉,清理了潛伏在陰暗林地裡的生物。他十分成功了—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垂死的生物發出聲響。

達妮莎帶領她大部分的部隊。她的騎士們埋伏在洞口附近、躲在溝壑裡、躲在灌木叢和樹木後面,躲在花崗岩巨石後面長滿青苔的角落裡。達妮莎舉起手,發出信號:雅亞,時候到了。

雅亞凝聚了她的注意力在體內,直到像刀刃一樣鋒利。她瞇起眼睛看著洞窟。空氣自體燃燒起來,爆炸成火焰。松針草皮悶燒著,濃煙滾滾,直衝雲霄。

非瑞克西亞人守衛開始行動了,成群結隊地穿過矮樹叢。達妮莎指派三個武裝騎士,用闊刀劈開最近的一個怪物。它變成了血淋淋的龐然大物,每個龐然大物都長出了細長的下肢。達妮莎再次舉起她的手,她派出另一批分隊將非瑞克西亞人碎片驅趕朝雅亞所在的位置。

一旦它們足夠靠近,雅亞在每一批背後都噴出火柱。這一次,當騎士刺穿非瑞克西亞人時,他們再也沒有起來。

「總算擺脫了,」雅亞喃喃地說。

在洞穴的入口處,濃煙盤旋在空中。更多的非瑞克西亞人從洞穴井湧出—超過二十幾隻人型的怪物。

「九層地獄。」雅亞喃喃地說。騎士們來得太早了。他們的缺乏經驗表現出:他們把對手當作普通士兵來戰鬥,而不是把他們視為跨位面的惡物。

在火焰的漩渦掩護下,雅亞大步走下山坡。當她猛烈攻擊非瑞克西亞人時,她在陣陣火焰背後瞥見恐怖的光景:一個完化的女人,鐵圈從她的心臟長出,剝去賓納里亞騎士的盔甲,就像孩子卸去昆蟲的四肢一般;一個完化的孩子,將她的纜線插入另一個騎士的盔甲下,從內部撕裂他。達妮莎和她的副手背靠背作戰,面色猙獰。

賓納里亞人被擊敗了。

阿耶尼帶領他的羅堰斥侯進入戰鬥,用他的雙頭斧頭劈開非瑞克西亞人怪物。非瑞克西亞人的進攻暫停,受阻了。/p>

有那麼一瞬間,雅亞以為獅族已經把戰鬥轉向了他們的有利方向,直到一個新非瑞克西亞人從洞穴裡出來,更多的怪物跟在他的後面。他是人形,體格魁梧,肌肉發達,蒼白的鎧甲融入了他的軀幹。金屬尖刺如犄角般彎彎曲曲地穿過他淡金色的頭髮,他那雙橘紅色的眼睛在他雪白的臉頰上滲出黑色的油。他舉起兩組在二頭肌處合併的手臂,以示諷刺性的歡迎。「來了,我還期待一些我的老船員有在救援隊伍裡。不好意思—我好期待與他們敘舊的。」

雅亞,儘管手裡有火,但她的心還是涼了半截。爾泰。她當然聽說過他—晴空號號最初的船員之一。他已經死了好幾個世紀了,臉上仍透著死者的蒼白,雖然些力量復生了他的抽搐特徵,他的眼睛散發出可怕的智慧。

「能回來真是太榮幸了。」他說。「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裡,我學到了很多很多東西。你想看嗎?」

雅隆卡帕軒也從洞口走了出來。


卡恩拿出了他在喀洛斯洞窟中發現,卻又在在牡蠣灣丟失的泥板的草圖。他描摹了弧線的符號。雖然他完美地記住他所找到的東西,卻搞不懂它的意思。

「卡恩?」泰菲力偷偷看了看尤依菈的工作室。在她不在時,由卡恩指定共用的工作室,「我和達里迦談過了,但龍群們還在商議。」

「基圖呢?」

「基圖人不會在龍做出承諾之前點頭。這是議會政治。」

「凡爾西諾呢?」

「一樣。」泰菲力低下頭。「只有鬼怪站了出來。」

「鬼怪?這倒有點意外。」卡恩承認。

「他們想成為第一個,」泰菲力說。「他們相信龍、基圖和凡爾西諾會在非瑞克西亞攻擊時加入戰鬥,但鬼怪們希望能夠說他們是『第一個加入的』。這樣他們就能在未來的關係中利用這一點。」泰菲力躺在尤依菈的小床上,疲憊地閉上了眼睛。雖然魔法治癒了他,但仍在恢復中。

一聲尖叫打破了工作室的安靜—聲音大到震碎了尤依菈的薄杯。泰菲力猛地坐起身,進入警戒狀態。一秒鐘後,一股衝擊力嘩啦嘩啦地落了下來,把灰塵抖到那些精密的儀器上,把實驗都毀了。硫磺的惡臭從門裡飄進來,讓泰菲力咳了起來,儘管卡恩的感知告訴他,濃度還沒有高到危害人類生命的程度。

「什麼—」泰菲力說道。

卡恩把手指按在嘴邊比了比要求他保持安靜。他在聽。晴空號。卡恩離開了工作室。雖然疲倦,泰菲力還是跟了上去。

在西瓦的天空中—熱得不是藍色而是焦灼的白色—晴空號在天空中盤旋,上面覆蓋著腐爛的殘骸,這是用來偽裝以躲避非瑞克西亞人的獵殺。不過他們似乎沒能躲開一隻,它像掠奪者一般纏繞著他們。展開翅膀後,非瑞克西亞人主宰了天空。它那薄如蝙蝠的翅膀上有許多關節的金屬尖爪,身體本身是一團纖維。晴空號與它搏鬥,向它發射魚叉,但倒鉤從鬆散的纖維網中掉了下來,毫無用處。魔法在天空中閃爍,但就連卡恩也能看到,這個生物毫不費力地勝過晴空號

隨後西瓦的白色天空中,一個小陰影越來越近,展開了一對巨大的翅膀:一隻龍。就連卡恩也不得不欣賞一條成年的龍:暴力和智慧的巔峰,多明納里亞沒有比它更強大的存在。影子越變越亮,陽光照在它的鱗片上閃閃發光。達里迦幫助了他們。他轉身、向下俯衝並加速,直到他撞上了那隻怪物。

非瑞克西亞人在撞擊中爆炸,分裂成一團翻滾的東西。它還在空中,支離破碎的身體垂在兩翼之間。這個怪物試圖把自己湊到一起。光滑的鐵纖維交織相扣。

但是達里迦已經在半空中旋轉了。他噴出一團白熱的火焰籠罩著非瑞克西亞的怪物,它沒有燒起來:而是直接背汽化。融化的金屬液滴如雨點般落在魔力鑽探機的甲板上,達里迦也跟了下來。人們四散而去,敬而遠之。

「鵬洛客泰菲力。」達里迦低下了頭。「我接受你的提議,一同在西瓦作戰。我將捍衛我們的天空——毫無疑問,我的兄弟們將加入我。其他在西瓦議會占有一席之地的國家也同樣如此。」

泰菲力大步走向龍,鞠了個躬。「我們接受西瓦的龍效忠。當然,是充滿敬意的」

達里迦莊嚴地低下頭。他飛入天空,他的起飛輕輕鬆鬆,螺旋式向上直入藍天。

在一片寂靜中,尤依菈從晴空號的甲板上順著繩子滑下,來到了魔力鑽探機上。她的貓頭鷹俯衝下來,落在她的肩膀上,它的金屬身體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這是一個很難效仿的行動。」


雅隆卡帕軒從洞穴中走了出來。臉部手術留下的疤痕邊緣依然粗糙,但已經不再流血:黑色的油在縫合線附近閃閃發光。這些線條看起來確實很有 . . .藝術感,雅亞不得不承認,似乎爾泰仔細地考慮了雅隆顴骨上的每一道弧線,然後故意將它與他額頭上的鋸齒狀線條形成對比。但除此之外,雅隆似乎是一個極具人性的人。他的表情是痛苦的—不像其他的非瑞克西亞人,他似乎有自我意識。他還是雅隆卡帕軒,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麽,也知道那意味著什麽。他的嘴唇形成一個詞:「拜託,別看我。」但是他沒有,也不能,發出聲音。

「父親。」達妮莎的喘氣聲嘶啞–又如此痛苦。雅亞希望能提供她一丁點安慰。

「你做了什麽?」阿耶尼問道。

「希歐蕊教會我,美在於變化。」爾泰說。「如果應用到自己身上,這是一個艱難的一課。但當應用於它者,變化之美顯得更加明顯,其美學是一場革命。瞧。」

雅隆的臉沿著手術的切口張開,露出他被鋼鐵取代了的頭骨,被水晶晶體取代了眼睛,以及被玻璃保護著的大腦。與其他非瑞克西亞人怪物不同的是,雅隆的變化像鐘錶一樣錯綜複雜,每一個精緻的機構都在滴答作響。這讓雅亞想起了星圖。

「我父親不是你的玩物。」達妮莎的聲音聽起來蒼白帶著震驚,但她的眼睛裡燃燒著憤怒。她雙手放在闊刀上,大步走向爾泰和雅隆。她的父親帶著痛苦的希望看著她—雅亞不知道是為了什麽。

沒有非瑞克西亞人上前攔截她。

爾泰著迷地看著。「雅隆?做你該做的事。」

雅隆蹣跚前進。他猛地舉起手拔出了劍,撲向達妮莎。她閃開了,看上去很吃驚。他的動作似乎古怪、緊張、笨拙,好像在抗拒自己。還是反抗爾泰的指揮?他又向下猛擊,這次達妮莎接住了他對她的闊刀的揮擊。她逼著他後退。當他再次走向她時,他那完化的眼睛流出了閃閃發光的油。

「達妮莎,」雅隆說,他的聲音奇怪而扭曲。「做你該做的事。」他的話像扭曲地呼應了爾泰。

毀滅的神情在達妮莎臉上快速掠過,以至於在這個距離上雅亞幾乎沒有看到。但這時,達妮莎繃緊了嘴唇。她的目光變得堅毅而憐憫。「是的,父親。」

這一次,當他把刀砍向她時,達妮莎側身躲開。她舉起大刀,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把他的頭和肩膀分成兩半。

爾泰冷靜地看著這一切。「對藝術不尊重。但我想我總能把它縫回去。」

他揮動著一隻只有三隻手指的手。

群山震動、石頭碎裂,滾石滑了下來。鋒利的頁岩從雅亞身邊滑過,劃破了她的臉頰。她倒吸一口冷氣,用手抓著傷處。一個非瑞克西亞怪物從他們面前的山中掙脫出來,把山砸碎成瓦礫。岩石從它身上滑落的轟鳴聲讓雅亞眼中泛淚。這個龐然大物直入雲霄,大到遮住了太陽。它鍍金的身體升起,布滿了複雜的機械和武器,棲息在巨大的、看起來很細的腿上。它的頭是一只攻城槌,尾巴是一根毒刺,滴著油膩的毒液。

「傻瓜的笨蛋大角 . . .那還真夠大的,」雅亞小聲說。非瑞克西亞無畏艦。這是她見過的最大的一個。「我們要怎麼對付呢?」


梅黎婭停頓了一下,歪著頭,鳥兒尖叫著像箭一樣飛過頭頂。她看著它們,眉頭皺了起來。猴子們大喊著警報,尖叫聲響徹整個森林,裘達甚至聽到了一些森林大貓的吼叫。

梅黎婭轉過身來面對著他。「有東西要來了。」

她旋轉著從建築裡跑了出來。裘達也跟在她身後。在遠處,樹枝搖晃著—然後碎裂,一輛龍引擎衝刺上亞維馬雅空無一物的藍天,炸開一片綠色。

裘達從未見過如此巨大的機械。它的青銅頭骨在熱帶的熾熱光線下閃閃發光,遮住了陽光。如剃刀般鋒利的背部斜插入雨林,比山脊還要長,它跋涉穿過樹林—向裘達、梅黎婭和妖精們走去。

龍引擎的鋸齒形大嘴在無聲的咆哮中張大。它的震顫太過深邃,裘達聽不見:他只能感覺,就像對心臟打著節拍。震動穿過大地,震碎了樹枝。鸚鵡呆滯地從樹上掉下來,小型袋目動物倒下,眼睛和鼻子流著血。裘達摸了摸自己的臉,把食指按住自己的嘴角的熱流—他也一樣在流血。亞維馬雅妖精從他們的建築中走出,爭先恐後地武裝自己。騎手們從樹頂的馬廄裡領著他們的卡甫出來。一個男妖精抱著一個流著鼻血的嬰兒踉踉蹌蹌地走出小屋,用懇求的眼神盯著梅黎婭。

那輛龍引擎撕開了雨林,把一棵樹連根拔起。

梅黎婭氣喘吁吁地說。「他在破壞馬尼古斯。那些樹已經在那裡了好幾個世紀了!」

裘達開始催化他的咒語。他能感覺到力量在體內升起,是如此燦爛地從他的皮膚傾瀉而出,把他從地面上舉起來,如同將他摟在懷裡。將所有這些魔法隨時準備好, . . .魔法就像他的血管一樣,與他合為一體。他為自己準備好了。

在他周圍,亞維馬雅妖精們從他們的家中撤離,拖著孩子和打包的物品離開了戰鬥現場。裘達看到了淚水與簡短的告別,戰士們在分別前告訴他們的子女要安靜勇敢,然後擁抱他們的伴侶。

戰士們跨坐在卡甫上抓緊每根樹枝,他們的弓、矛和刀刃已準備定位。咒法師排成方陣站在長滿青苔的草地上,穿著比花朵還鮮艷的華麗衣服,手指交叉在一起,口中已經在不停地唸著咒語,以掩護正在撤退的平民。梅黎婭痛苦地看了裘達一眼,帶他走到她的戰士們的最前面。

龍引擎一掃而過,它和亞維馬雅村莊之間瞬間被夷為平地。古樹嘩啦一聲倒在地上分崩離析,樹枝上的葉形房屋也被壓碎了。泥塵籠罩著空氣,然後沈澱下來,在亞維馬雅和龍引擎之間露出一條原始溝渠。龍引擎不僅連根拔起了古樹,使它們的根框出了戰場,露出了土壤—它還揭示了萼城廢墟下深處的索藍城市的文物堆。地下水從肥沃的土壤中滲出,聚集在這些金器周圍。梅黎婭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我知道這是什麼,」她喘著氣說。「從我的研究。啊—裘達,那是我們的希望。」

裘達無法確定梅黎婭指的是這堆東西中的哪一件,但她能從這麽遠的距離認出了一件神器,實在很了不起。難怪亞維馬雅人會跟著她。

那台龍引擎伸長了頸子,好像在省視他們的武裝部隊。在它的頭骨裡,司機就像一顆寶石般坐著,被淡藍光所照亮。即使隔著這麽遠的距離,裘達也能看清她的容貌,看到她被替換的眼睛發出的紅光。她符合卡恩的描述:羅娜。她緊咬著牙猙獰地笑著。

像回應羅娜的肢體語言一般,龍引擎打開了,露出了它的帶刺的下顎。在它的機械化裝甲板中,腐爛的小型森林生物的殘骸懸掛在油膩的韌帶之間。羅娜屠殺了它們以維持龍引擎的巨大身軀。

裘達的胃開始劇烈地翻滾。

「弓箭手!」梅黎婭高喊。

亞維馬雅人射出了他們的箭,但是對龍引擎板毫無用處。裘達能感覺到機器在生成能量—而大概再一聲咆哮就能把他們全部消滅。


爾泰輕輕地笑了。他舉起雙臂–上面那組手臂每隻手上只有三根粗粗的手指–並揮了揮手。無畏艦甩了甩尾巴,在噴射毒液的同時壓扁了非瑞克西亞人和賓納里亞騎士。粘稠的液體呈弧形射出,強酸融化了樹木,沸騰了高山小溪。這一擊在整個山脈迴響,引發了遠處的岩崩和雪崩。

儘管翻滾的岩石發出刺耳的聲音,雅亞仍然能聽到爾泰愉快的笑聲。他揮了揮手,非瑞克西亞人再次向被摧毀的賓納里亞部隊發起攻擊。阿耶尼在雅亞背後戰鬥,砍開朝她飛來的生物。達妮莎撤退去支援她的部隊。她發出命令,使賓納里亞騎士繞著羅堰弓箭手周圍重新組織起來,對抗包圍他們的敵人。

「開火。」她喊道,羅堰妖精鬆開了弓弦。他們的箭碰到無畏艦的腿便彈了回來,甚至沒有擊穿它的裝甲。

無畏艦伸展了一下,橫跨於戰場上,它拱起脊梁。如果釋放更多的酸液,那就是他們的末日了 . . .

「停!」爾泰高喊。他的非瑞克西亞人們急忙後退,如螃蟹一樣撤退到岩石中。那些體型較大的前人類生物跑向無畏艦的腿,緊緊地貼在那裡。一些騎士停了下來。「把你的戰士們停下來,達妮莎。」

「或 . . .?」達妮莎問道。

爾泰笑了。他一隻手指著無畏艦,另一隻手指著噴射出的熔渣。他揚起眉毛,頭上的鬃毛似乎也高興地豎了起來。

「或,」他說。

達妮莎舉起一隻手。她的騎士們停止了戰鬥。雅亞讓她的火焰熄滅,身體一陣過度用力所產生的疲倦襲來。 阿耶尼往後一靠,雙手斧頭在手掌間晃動著,露出牙齒,顯得極不情願。他與雅亞的目光相遇,她疲憊地聳了聳肩。她沒有計劃。

「雅亞,阿耶尼。如果你們不向我投降,」爾泰說,「我就叫無畏艦消滅這些人。所有人。」


裘達舉起手,提高他的能量來形成保護屏障。護盾從最亮的地方發出漣漪,白色的光澤染色了整個空氣。他無法減輕巨龍轟隆的咆哮聲的影響,但他可以軟化它們—即使他的咒語,無論多麽強大,只能撐得過一次爆炸。

「在那裡,我需要拿到它。」梅黎婭指了指她的軍隊和龍引擎之間的泥土中,那件未被發現的索藍神器。她碰了碰裘達的手臂,滿懷希望地抬頭看著他。「你能把那面護盾留在那裡保護我的子民,而你和我一起過去嗎?我是說在戰場那裡。」

裘達點點頭。這件神器的本質是什麽,讓梅黎婭把她的人民的性命都壓在上面?「是的,我能做到。」

梅黎婭提高嗓門喊了一聲,裘達想應該是「等等,」的意思,因為他看到弓箭手們從進攻姿勢轉變為防禦姿勢,眼神保持著警惕。她滿意地點點頭,接著把注意力轉向裘達。「準備好了嗎?」

裘達伸出手指指向天空。咒語應聲閃爍,然後穩定下來。梅黎婭朝他微笑,臉上露出了智慧和熱切的神情。她用長矛輕叩地面,錯綜複雜雜的索藍花飾照亮了長矛的長度。矛的一端射出金屬刺,中間展開半透明的織網。她的矛似乎也可以作為一個有動力的索藍滑翔翼

梅黎婭一隻手摟住了他。「抓緊!」

裘達愣了一下—但是太遲了。滑翔翼拽著他們的腳。當滑翔翼載著他們兩人在空中飛行時,他發現自己毫不客氣地緊抱住梅黎婭。他們迅速穿過了他的魔法屏障,碰到了一些阻力及扭曲,但最後仍被允許通過。熾熱的魔法在他們的皮膚上嗡嗡作響,力量令人震驚。滑翔翼急轉直下向地面俯衝。他們落一個很快充滿了鹹水的坑裡—就在龍引擎的腳邊。

「掩護我,」梅黎婭說。

「這就是我來這裡的原因嗎?」裘達冷冰冰地說。但他仍準備好了他的咒語。他仍然能感覺到留下來保護亞維馬雅戰士的護盾在吸取他的力量。這並沒有阻止他召喚儲備。「我會盡力的。」

「好。」梅黎婭不顧泥濘跪在地上,開始在泥水中搜尋。「是在這裡的某個地方。我知道我看到它 . . .

龍引擎咆哮著。裘達甩出一個發光的白色泡泡保護他們。聲波的力量衝擊著裘達的兩個護盾。他召喚了更多的古咒的力量來迎接和消除震蕩能量;龍引擎的轟鳴聲越來越強,然後忽然消失。裘達的盾牌也漸漸衰弱,筋疲力竭地跪在地上。他的整個身體都感覺受到了重擊,就像他把身體伸到護盾後面支撐一樣, 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做一次。

那台龍引擎再次向他們伸長了頭。裘達懷疑羅娜打算在下一擊中更直接地針對他和梅黎婭。「趕快!」

「啊哈!」梅黎婭從淤泥裡撈出一個銀球,上面覆蓋著精致的金色索藍花紋。「找到了!我就知道曾看過這種東西。」

在龍引擎的攻擊過後,梅黎婭的視力必須非常敏銳,才能在樹根、污垢和碎片中準確地找到以及識別出索藍神器。「這是什麽?」

梅黎婭旋轉了球體,將符號重新排列成新的配置。它亮起來,亮度以越來越快速度沿著球體赤道疾馳。裘達馬上看出那是倒數計時。梅黎婭歪著頭。「你認為你能多快讓我們離開這裡?」

裘達咬緊牙關,準備打開通道。這番努力讓他喘不過氣來,儘管已經設置了通道,他只能把他們傳送一小段距離。但他已經在這場戰鬥中消耗了大量的力量。現在感覺就像他用指甲在空中撕開了那道門。

梅黎婭跳入水中,裘達也跟著跳了下去。他轉過身,伸出手握緊拳頭。傳送門接著倒塌—接得剛剛好。索藍神器閃了一下,一道明亮的紅光充斥著整個大地,好像在發出警告,接著的不是轟隆聲,而是—

 

沈默。

 

在亞維馬雅妖精和龍引擎之間似乎形成了一層薄膜,但這並不是真的是一層薄膜。在裘達站的那一邊,空氣中彌漫著濃重的花粉、龍引擎揚起的灰塵,還有濕氣。他從來沒有意識到空氣是有顏色的:直到他從空氣的區域看往沒有空氣的區域。

索藍武器創造了一個球形真空。龍引擎站在它的中心咆哮著—在絕對的沈默中咆哮著。

但即使在這裡,裘達也能看到龍引擎是如何失去作用:裡面一些有機的部分已經死了,森林裡的生物依然朝繞著,但面對真空被凍住了。在龍引擎內部肌腱斷裂,器官變成黏糊糊的冰團或破裂,肌肉纖維被凝固。纜線在盔甲下扭動著,似乎變得更加脆弱。有幾條已經斷了,龍引擎上的燈光漸漸微弱,在它的頭骨裡面慢慢變暗。

「我不認為這個神器是武器,真的。」梅黎婭一隻手搭在屁股上。「我認為索藍用它在真空中進行科學實驗。我也會這麽做。」

不,裘達想。這是一個武器。也許甚至是一個滯阻法球,儘管他以前從未見過任何一個有這樣的功能。

龍引擎搖搖晃晃地向場域邊緣移動,在邊界倒塌。它倒了下來,一半的身體在樹林裡,另一半留在真空中。羅娜—龍引擎頭部一個模糊的影—打開了艙門,從洞穴裡踉蹌而出。她半滑半爬地從龍引擎的頭部滑下,下降的速度令裘達感到畏懼—但如果是他應該也會感到絕望。她在樹林邊上停了下來,雙手放在膝蓋—顯然還在呼吸

梅黎婭用一隻手做了一個小手勢。手持長矛的卡甫騎士們散開,環繞著外圍向羅娜射擊。她朝身後瞥了一眼就逃走了。梅黎婭神情嚴肅地看著這場追逐。她的目光轉向了倒下的馬尼古斯人。「數百年的生命瞬間消失。」

裘達低下了頭。「這是戰爭。」

「他們會來找我們,不是嗎?」梅黎婭說。「不論我的子民去哪裡。」

裘達點點頭。梅黎婭的眼睛裡閃著憤怒和悲傷。

「那麽我們只有一條路可走。而且那不在亞維馬雅。」


「為什麼我擔心就算我呈上自己,你卻不放他他們走?」雅亞對爾泰說。她挺直了肩膀。她不打算交出自己,但她也沒有別的計劃。也許,如果離得夠近,她可以召喚一支熔岩長矛刺穿他的心臟,或者讓爾泰頭部周圍的空氣過熱 . . .等等的,任何能讓他們擺脫這一切的東西—

一陣甜甜的微風吹散了戰場上的臭氣,帶來了皮革和油的清新氣味。地平線開始變亮—西方地平線—帶著金黃色的光澤。空氣有了一種奇特且不食人煙的質地,仿佛空氣中的微粒帶著古老的張力嗡嗡作響。

一艘巨大而又光滑的金色大船穿過山的碎石,岩石在它後面彈起。這艘閃閃發光的戰艦繞著非瑞克西亞無畏艦俯衝了一圈。數以百計的凱爾頓戰士從船上跳下來,降落在無畏艦寬闊的鱗片背部,他們把他們的刀片和靴子插入生物的皮層,以確保自己的安全。

黃金阿格西號!雅亞以為它已經消失在傳說中。拉妲提到她在牡蠣灣談判期間發現了一件神器,但雅亞從來沒有想到拉妲重新發現了那艘古船。

拉妲親自帶領她的戰士們登上了非瑞克西亞無畏艦的攻城錘船頭。仍在地面上的非瑞克西亞怪物似乎意識到無畏艦在這次攻擊面前不堪一擊。他們沒有躲在無畏艦的艦底,開始爬上去攻擊凱爾頓人。

「弓箭手掩護我們,騎士跟著我。」達妮莎向無畏艦發起了衝鋒。「為了多明納里亞!」

騎士們高喊一聲跟在後面,猛攻試圖保衛無畏艦的非瑞克西亞人。在凱爾登的攻擊下,無畏艦發出一聲呻吟,震動了整個大地。

吼道,「弓箭手們,聽我指令!瞄準爬上無畏艦的非瑞克西亞人!」

雅亞舉起了手。她的火焰因恢復的精神而明亮起來,她驅散了那些轉身攻擊弓箭手的從空中飛過的生物。阿耶尼緊緊地靠近她,保護她不受迎面撲來的非瑞克西亞人的攻擊。

拉妲刺穿了無畏艦的眼睛,留下了一個足以讓拉妲站在那裡的大窟窿。水晶體噴射而出,接著是更濃稠透明凝膠。拉妲穿過肌肉發達的虹膜。無畏號痛苦地尖叫著,甩頭想把她甩掉。它張大了下顎,嘴邊滴下血液、黑色液體和粉紅色的有機物。

「希歐蕊會聽到這消息的!」爾泰吼道。

「我希望她會!」雅亞回道。

這個生物蜷成一團,一個關節一個關節地慢慢死去。背上的凱爾頓們發出一聲歡呼,然後平躺著感受它的墜落。在無畏艦下作戰的賓納里亞騎士四散而逃,雅亞和阿耶尼都抬頭看著無畏艦的下腹,看它是如何地遮住天空。雅亞從無畏艦下爬了出來,高喊著躲過了它最後對地面的撞擊。聲音在山間迴盪。然後是雪崩的轟鳴聲和石頭的翻滾聲,在那之後,也慢慢歸於沈寂。

Aurore Folny 作畫

當尤依菈走進她的工作室時,卡恩抬起了頭。

「躲在這裡不是避開我的最聰明的方法。」尤依菈說。

卡恩看著她。「我沒躲。」

「你從來不回我的信。」尤依菈聽起來沒有受傷—更多是懊悔。

「你想聊凡瑟,」卡恩說。「但我不想。」

「但是你現在想了?」

卡恩低下頭。「我太自我中心了,以至於被凡瑟犧牲的個人衍生後果所吞噬。他其實也是你的朋友。」

尤依菈歪著頭。「是的,我也很遺憾。我很悲傷,你退縮是因為你也是,這一點也不自私。」

「只是對同一種刺激有不同反應而已。」卡恩沈思道。

「啊,我想你了。」尤依菈笑著擁抱了他。她的機械貓頭鷹受到干擾,從她的肩膀上飛開,落在工作室頭頂的橫梁上。

卡恩懷疑她是否得到了她所尋求的安慰:他的身體有和人類相似的體溫,但無法給她同樣柔軟的肉體。不管怎麽說,他喜歡她在身邊。他的朋友們又小又神秘。他可以推測石英的內部工作原理,但仍然無法完全理解尤依菈。

尤依菈拍了拍卡恩的手臂,然後放開了他。從口袋裡掏出一些閃閃發光的金屬零件,從上面的金色窗飾看出來是索藍的東西。「這些將幫助我在魔力鑽探機上安裝一個自毀機制。它太強大了,絕不能允許落入非瑞克西亞人手中 . . .卡恩,已經過了太長的時間。我們不應該讓生命把我們分開。」

「或非生命,」 卡恩說。

尤依菈笑了。「我總是忘記你還是有幽默感的。」

他與晴空號的通信器在他的脖子上響起。雖然很驚訝有人會在不是與晴空號通信的情況下使用它,卡恩還是啟動了它。「我正在聽。」

裘達的聲音傳了出來,清晰得好像他和他們一起站在房間裡。「我要和亞維馬雅妖精一起前往西瓦。梅黎婭能夠招募到幾個鄰近的團體。因為我們跟著樹妖走,到你那裡需要一段時間。卡恩,有些事你得知道。」

「嗯?」卡恩問。

裘達猶豫了。「新聯盟裡有一個間諜。」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9月 14日

第五集:風中的低語 by, Langley Hyde

泰菲力把一個非瑞克西亞怪物砰地摔在卡恩的工作臺上,用一把刀釘住它。這隻生物尖叫著,憤怒地扭動著身體,從八爪魚般身軀中噴出黑色爍油。卡恩冷靜地觀察著它的掙扎。 「這是我發現的第二個破壞者。」泰菲力管理著部隊,他既是將軍又是軍需官—在一個多物種作為盟友協同行動的新聯盟中,這可不是一件易事。 「它造成了什麼損害?」卡恩問道。 「它在食物倉庫裡,」泰菲力說,「尤依菈正在檢查...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9月 9日

第三集:上鎖的塔 by, Langley Hyde

由 Bryan Sola作畫 卡恩希望一個人呆著。他希望能從事研究工作—要是他能把自己沉浸在數學公式的勁頭中就好了,要是他能忘記身上的油和血變乾的感覺就好了。但他無法逃脫。他被鎖在新阿爾加夫的瞭望塔里,在一個上層小圓形房間裡,被鋼製的密封百葉窗環繞著。頭頂上的魔力石發出微弱的黃光,照亮了一個下方附有控制台的基座。只有他有那把能終結塔樓封鎖的鑰匙,但他不會使用它,要直到...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