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考驗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1年 5月 5日

By Adana Washington

Adana Washington is a creative workaholic. More specifically, she is a writer, tarot reader, and aspiring game developer. She's the creator of the Kinetic Tarot Deck and the author of a few books.

威爾突然驚醒。他花了一點時間才明白他正在自己的房間裡,那些潛伏在角落裡的陰暗人影只是他的夢境殘影。他還穿著他的制服,現已被弄皺。位於他面前書桌上的作業仍未完成。他能看見外側的阿凱維沃夜晚,一片漆黑,點綴著校園裡常見的古怪光芒。蘿婉不見蹤影。她那一側的房間依然跟過去幾週一樣雜亂。他站起身,因脖子一陣抽痛而皺起臉,同時走廊傳來一聲大喊。

「-南門!」

「有多少是她-?」

「難道每一個人都-」

在這群從旁經過的學生中,威爾看見某個來自粹麗鬥法塔團隊的成員-亞洛維科,那位使用土地魔法讓昆特大開眼界的得分後衛。

「嘿!發生什麼事了?」

維科指向長廊前方。「嘿新生!跟著人群走-烏薇妲院長正等著要帶你們前往指定的避難所。」

「 可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歐理可眾來到這裡了,」他簡短地說,接著便轉身跑在一群年輕學生後頭。威爾站在原地一會兒,大為震驚,並逐漸感到一陣反胃。黑玉教授是對的。

在外側,威爾被捲入一個極為混亂的場景中。這些群眾,隨著從宿舍裡湧出的學生而增加,都停滯在庭院的一側。在另一側,越過了他們那些驚恐、震驚的表情,威爾能夠看見一面逐漸逼近的黑影圍牆。

不-不是影子。是生物。

牠們用狹長、尖細的腿疾行穿越修剪整齊的草坪,昆蟲般的板甲覆蓋著葡萄酒色的肌膚。散發紫光的脊椎在牠們的背部一路往上延伸至無眼的頭部,完全不具有五官,除了一張長滿利齒的血盆大口。駭人的尖嘯聲撕裂了空氣。

牠們聽起來很饑餓。

一開始,威爾只覺得是自己的膝蓋變得癱軟-但其實是整個地面都在搖晃。他看見維科走出人群,他全身震盪著能量,並猛然將雙手伸入他下方的黑土中。一片呈現半圓形且不停翻騰的土壤從他所站之處往外擺盪,升起成為一面介於那些生物與學生之間的厚實土牆。他轉向那些目瞪口呆的新生們。「快逃!我說快逃!」

即使他急忙聽從指令,威爾仍能看見第一隻駭人生物來到土牆面前,一邊輕鬆地攀上它。他需要找到他的姊姊。蘿婉在哪裡?


在斯翠海文校園裡,蘿婉邊咆哮邊揮舞她的劍。它砍中了那隻生物板甲之間的關節,使一團深色的血噴灑上她整件制服並且滴落在圍繞著靡華宿舍的蔓生花園裡。在她後方,蒲琳克正從其中一隻生物旁退開,一邊驚恐地尖叫著;大聲喊出咒文,奧瓦寧從土壤裡召出荊棘樹根纏住那隻生物的腿並將牠拖進泥土裡。

「牠們到處都是!」蒲琳克大喊,差點被這隻生物的掩埋形體絆倒。「我們被包圍了!棄船!投降!」

蘿婉仔細查看延展於靡華學院前方的戰場。她的朋友說得對。這些生物以散發怪異光芒的幾丁質牆面陣形往前推進,將學生們推回宿舍的方向。

「如果我們等教授們出現-」奧瓦寧開始說。

「不。如果我們只是等待的話,我們將會被壓制。我們必須突破牠們。我們得逃出去,」蘿婉說。

「逃去哪呢?」奧瓦寧急切地問道。

蘿婉看往茂典閣的方向,她想到了威爾。如果她了解她弟弟的話,那裡就是他所在之處。「那裡,」她說,一邊指著它在夜色中的廣大輪廓。

「噢,妳現在還想要唸書?」蒲琳克說道,同時跌跌撞撞地走向她的朋友們,近乎歇斯底里。

不過,她並不只是因為威爾才想去那裡。它位於校區中心;如果院長和教授們要選擇任何一處堅守陣地,那麼就會在那裡-而且她的弟弟一直不厭其煩地提及所有被藏在那些古老覆塵巨著中的強大咒語。希望你是對的,威爾。


「黑玉教授,小心!」

莉蓮娜聽見學生吶喊而轉身,正好有一個歐理可特務朝她送出一道嘶嘶作響的能量線圈。那是一道惡毒的咒語,某種用來吸取她生命力的法術-但她對於這類魔法十分老練。她讓咒語停在她伸出的手掌前方幾呎處並冷漠地看著它。在她後方,不久前參與她課堂的一群學生們正注視著,目瞪口呆且驚慌不已。他原本會擊中他們的,她心想。好吧。非常公平。以一個手勢,莉蓮娜使它往回朝施法者奔去,比之前飢餓兩倍。他試圖閃躲,但這道貪食的魔法卻在他有機會嘶喊之前就把他吞噬。

齊安妮與英巴罕院長加入她的陣線,跑上位於另一波學生後方且通往量析學院的走道。「黑玉教授,」英巴罕用他那高頻、怪異的聲音說道。「我們正被一個非常奇特的敵人追趕著。我建議我們和其他教職員一起會合於-」

他被一聲尖叫打斷;後方有一位學生已倒下。「快走!」英巴罕大吼。「我來照顧這群學生。」

她們立刻離去,齊安妮和莉蓮娜以相同的步伐行進。傳來另一聲嘶喊;這次,她們能夠看見那位學生癱軟畏縮在地上,同時有一隻類似昆蟲的怪獸正聳現於他面前。「獵法妖,」齊安妮低聲咒罵。莉蓮娜可以看見更多獵法妖自陰影裡蜂湧而出,牠們的尖腿在鵝卵石上喀噠作響。

那隻生物往後仰,牠的體節發出光芒,於是齊安妮便用一把幾何力槍刺穿了牠。莉蓮娜一把抓住那位受到驚嚇的學生並把他推到她後方。「離開這裡。」

不過,有其他某個東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在四面八方的爬行暗影之間看似有一個人影,一名身穿怪異紅色制服的男子。至少一開始她認為他是人類;他的臉孔不太對勁,削尖延伸至顴骨的臉型讓她想起了下顎。他直視著她,然後帶著怪異的協調性,其他所有獵法妖都朝她們湧來。

「那是誰?」齊安妮說。

「我不知道,」莉蓮娜說。「但看來他正在用某種方式操控這些生物。」

齊安妮院長表情因恐懼而扭曲。「牠們全部嗎?我從未見過像那樣的魔法。」

「總是有咒語辦得到,」莉蓮娜喃喃說道。她伸出手從指尖釋出黑色的魔法絲線,但就在它們碰上他之前,其中一隻生物跳起阻擋。這道咒語掘入牠的外殼,使牠的幾丁質破裂並崩解為塵土。

Defend the Campus
守衛校園|由Izzy作畫

在她身旁的齊安妮院長舉起雙手,閃爍的光芒包圍了她。轉眼間,她聚集了一群充滿稜角且外形似貓的分靈。這些組構體朝她的方向往前跳躍,與這波逐漸逼近的獵法妖正面交鋒。那名身穿紅色外套的男子遁入這群不停翻騰的多棘身軀後方,於是莉蓮娜便動身準備追趕他,但某個念頭卻阻止了她。

這一切騷亂。一場波及整個校區的攻擊行動,沒有明顯的目標卻只有毀滅與混亂。是為了什麼?

因為,逐漸累積的恐懼使莉蓮娜明白了,這不是一場攻擊行動-這是在聲東擊西。


威爾狂奔。他儘可能疾速奔馳,試著不去想那些在他後方的駭人生物以及牠的多條腿,或是隨著他強逼自己奔跑而產生的肺部灼熱感,或是他腳下容易讓人滑倒的濕潤草地-

等等。沒有停下腳步,威爾把手伸向地面並稍微集中注意力。在他身後,傍晚的露水已凝結成堅固的冰。他轉身往後看,正好及時看見怪獸的其中一隻長腿滑向另一側,癱倒在牠底下。

「太好了!」威爾大喊,很快地又遇見某個具有尖棘的龐然大物。

他在第二隻生物用爪子揮砍他的同時從牠的外殼上彈開,劃破了他的制服但卻沒失去任何重要的東西。落到地面後,他朝一旁翻滾,同時另一根抓子埋入了他的頭部剛剛所在之處的土地中。威爾盲目地伸出手臂觸碰牠被鎧甲覆蓋的上腹部,接著迅速地從中抽取熱量,使外殼自中央裂開。那隻生物往後倒,不停尖嘯,但此時另一隻已起身並高速朝他走來。

突然間,空氣中迴盪著一聲嘶吼,這個聲音響徹天空。有更多嘶吼聲作出回應,直到大地因這陣喧囂而顫動。那隻生物從威爾身旁跳開並幾乎用牠的多條腿飛奔,快速移動-但還不夠快。

從空中射下一道火柱橫掃大地。威爾能夠聽見四周傳來那些入侵者的尖嘯,隨著牠們的外殼被炙烤、爆裂、焦黑,他也能嗅到空氣中的碳味。轉眼間,牠們就成了灰燼,因巨大翅膀的拍擊而隨風飄散。

威爾把手臂伸到頭頂上,趁另一波火焰掃過庭院時在他四周招喚出冰層。它勉強能保護他不受高溫炙烤,但威爾卻忍不住出聲歡呼。巨龍們來了。


蘿婉在聽見她的名字後轉身,讓她的朋友們先衝向主校區。在那裡,手裡拿著一把冰劍而且在他的制服正面有一道看似愚蠢刀痕的,正是她的弟弟。「威爾!」

他們衝向彼此並緊緊擁抱。當蘿婉抽身時,她朝他手中那把臨時湊合的武器皺了一下眉。「你的劍到哪去了?」

「在我們的房間裡,」威爾邊大口喘氣邊說道。「我儘可能快速地趕來。」

「小心!」有人從他們後方大喊。蘿婉差點來不及注意到從樹籬後方走出的歐理可特務;當他伸出手,朝他們送出尖棘般的致命血紅能量時,她把威爾推倒在地。

出現一種咕嚕聲響,然後是一片靜默;蘿婉過了一會兒才明白自己已閉上眼睛。當她睜開眼睛時,她看見歐理可特務正仰躺於地。附近出現了黑玉教授那令人熟悉的威嚴姿態,她用那雙冰冷的紫色眼睛看著他們。「你們兩個。怎麼還不去避難?」

「我們被攻擊了,」他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說。

「在粹麗宿舍,」威爾說。

「還有靡華宿舍,」蘿婉說。「牠們包圍我們-就好像牠們正設法把我們困在一個地方。」

「因為牠們正打算這麼做,」黑玉教授說。「這是干擾戰術的一部分。」

「為了干擾我們什麼?」威爾問道。

「對這個問題我沒有答案,」她說。「還沒有。但我知道一件事-獵法妖並不只是把學生驅趕在一塊而已。牠們已在茂典閣周圍形成一道邊界。」

一道邊界。蘿婉不喜歡那聽起來的感覺。一座活生生的牆,充滿那些脊椎、發出紫光的觸鬚,以及不停啃咬的牙齒。「我們該怎麼辦?」

接著,黑玉教授將那雙紫色的眼睛轉向她。「如果我是一個盡責的教授,我會帶你們去某個安全的地方。我會讓你們遠離這一切。」

「但妳並不打算這麼做,」蘿婉說道。「對吧?」

教授的嘴角抽動了一下-蘿婉幾乎要稱之為微笑。「沒錯。我並沒有那麼盡責。而且我需要幫助。」


「所以我們是從這裡進去嗎?」威爾說道,一邊把手放一圈石頭上。它看似被設置在高低起伏的丘陵地上,位於靡華校區中較為荒野的區域。

「對。這是一條古老的維修通道,我在學生時期發現了它。」教授把手放在門上並喃喃唸誦了某些東西。伴隨著一道在威爾聽來稍嫌過大的緩慢碾磨聲,這圈石頭分離了,縮入山丘側邊。在另一側有條漆黑的長隧道。

「他們讓學生來到這底下嗎?」他問道。

蘿婉和黑玉教授都揚起一道眉毛。

「不,」威爾說。「不,我想不是。」

蘿婉在手裡召喚出一顆火花光球並小心翼翼地走下通道幾步,教授和威爾則緊跟在後。

「會有什麼,呃,」威爾開始說。「東西在底下等我們嗎?」

「我不知道,」黑玉教授說。「可能有。在斯翠海文已經很久沒有人使用這些隧道了,但我不太可能是唯一一個知道它們存在的人。我相信埃陀斯這幾個月來一直利用這些隧道來運送他的手下。」

「埃陀斯?」

「這一切的幕後主使。歐理可眾的首領。」

威爾感覺到喉嚨被什麼東西卡住。「啊。所以我們只需要擔心一群操縱黑暗魔法的兇殘法師。」

「堅強點,威爾,」蘿婉說。「我們已見過大風大浪。」

「是這樣嗎?」黑玉教授看似被逗樂了。「你們兩個最不可能在這場動亂中成為英雄。但我想我也說不準。」

至於那是什麼意思,威爾毫無頭緒。


埃陀斯跨步走下茂典閤的彎曲長廊,用一隻手沿著精緻木質書架滑行。這些古書了蘊藏了多少智慧-但看似沒有任何一樣幫得上他們的忙。再次聽見這個地方一慣的寂靜有種奇怪的感覺,只是現在這份寂靜不時會被在裡面逮到的學生尖叫打斷。

「埃陀斯!」

他在聽見自己的名字後轉身。他的其中一位特務走上前來,拿著一本具有破損、泛黃頁面的厚書。塔弗,如果他從聲音判斷正確的話-一位較年輕的成員,並且十分致力於此志。他已參與過好幾場深入學校核心的任務。

「我在東址發現了它,就像你說的,長官。」

「做得好。」埃陀斯接過這本書並掃去一層灰塵。金箔字母在微光下閃耀著。

「長官,這是什麼?如果你不介意我問的話,」塔弗說道。

「另一位天才的傑作,被忽視並任由其腐爛。如果我們跟他們的目的不符,他們就會急著把我們丟棄。」他伸出一隻手,感覺充滿善意。「你將會因為今日所做的一切獲得獎賞。」

正當特務握住他的手時,埃陀斯看見他的後方出現一位身穿銀毫長袍的學生。她血流不止,一條手臂無力地垂掛於一側,但她卻以極其憤怒的表情瞪視著他們兩人。他感覺到從她正在施放的咒語中所發散出的恨意,那是一顆無瑕的闇影球,她將它直接朝他拋去。

埃陀斯毫不遲疑地抓緊塔弗的手臂並將他拉近,同時把他轉向那道咒語的路徑。特務隨著衝擊而彎下身體,他的面具內部迴盪著一聲嘶喊,然後他便癱軟地倒在地上。那位學生舉起雙臂,設法聚集更多能量,但她已耗竭。埃陀斯朝她送出一發裂響能量直接擊中那個學生。隨著她倒下,圖書館也再次回復寂靜。

他朝下看了一眼戴著面具的特務身體,現已靜止不動。沒再多看一眼,埃陀斯繼續前行。


「妳在學生時期就發現這個?」威爾感到驚奇不已,他的聲音怪異地從石隧道的牆面上迴盪而出。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蘿婉問道。她持著他們唯一的光源,一小盞跳躍的火花魔法對他們的影子做出了古怪的事。

「很久以前了,」黑玉教授說。「那是個非常不一樣的時代,而當時我也是個非常不一樣的人。」

他們出現在一個看似石室的地方。上方的灰色岩石天花板消失在一片黑暗中。一座裂口將他們所站立的岩架與另一個隧道隔開,他在昏暗的光線下幾乎看不見它;有一座木橋橫跨了這個深淵。

「呃,有其他方法可以越過它嗎?」威爾問道,一邊看著破舊的繩索以及看似古老的木板。

「你知道的,我從來沒找到過。」黑玉教授輕輕地踏上木橋外緣。蘿婉跟在她後方,以驚人的速度跨過腐朽的木片。

「慢一點,」威爾說,他以穩定緩慢的速度走在她後面。

「我們在這裡每浪費一分鐘就會讓歐理可眾多傷害人一分鐘,」蘿婉轉頭說道。跨出的每一步都使碎木塊墜落底下的裂口。

空氣中傳出裂響,從牆面迴盪而來。石頭向下飛掠,在他們四周掀起了塵雲。蘿婉踏出另一步,接著她下方的木頭裂開了。

威爾在蘿婉下墜時彎身,用一隻手扣住她的腰。推落了更多木板,他使勁拖拉,把蘿婉抬回橋上。他們摔倒成一團,然後一路爬完剩下的距離。

「謝了,」蘿婉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妳也會對我做一樣的事。」

「來吧,」黑玉教授在另一頭說道。她幾乎沒注意到他們的瀕死體驗。「快跟上。」

「他到底想要什麼?」威爾說。「我是說,埃陀斯。他是為了什麼來到這裡?」

「有各種他能夠追尋的東西。極有價值的巨著、魔法神器-茂典閤充滿了各式各樣一個自大狂可能想奪取的東西。」

「所以妳要帶我們去哪裡?」

「我正要帶你們去我會去的地方,如果我想造成最大量的傷亡。」

威爾只是看著她持續深入隧道。

「我們得繼續前進,」蘿婉說,一邊把他往前推。


埃陀斯把一隻手放在通往聖法諭大廳的雙重門那光滑、涼爽的木頭上。它們被鎖住了,但謝天謝地,歐理可眾的襲擊發生得太快,任何守護都來不及被啟動與安置。短暫地運用了意念,他把門從鉸鏈上轟開並走了進去。

環繞著這個房間的是許多由石頭雕成的嚴肅、年老面容-聖法諭,死去已久但未被遺忘。埃陀斯覺得自己在他們的燧石眼睛裡發現一種輕蔑,彷彿他們就算在墳墓裡也不贊同他在這裡做的事。彷彿他們不認為他屬於他們的一份子。

無所謂。他們已經死了。而且當他結束之後,他們會很慶幸自己早就死了。

他把視線移向天花板,即使戴著面具,他還是得在它的光芒下瞇起眼睛。斯翠海文魔旋高掛於半空中,眾多能量捲鬚繞著大廳不停拍打裂響。源自這世界創生時的魔法力,依然以能量漩渦的方式盤繞著。它下方有一連串石環,幾乎就跟漩渦本身一樣古老-那些是圍護環,埃陀斯清楚。它的光芒將整個房間籠罩在一片柔和的藍光裡,也讓陰影在地板上飛舞著。

沒錯,他心想。會成功的。

打開了手裡的書,他迅速翻過泛黃的頁面,直到他找到他正在尋找的東西。

長廊傳來腳步聲,歐理可特務依序進入這個房間。他們每個人都帶著一本書或一個卷軸。埃陀斯點頭示意,慶幸他的面具藏起了他臉上的狂妄笑容。「很好。像我們討論過的那樣排列它們。是時候了。」

一個接著一個,特務們小心翼翼地把書本和卷軸擺放在他們首領面前,直到這些遠古文件形成一個開口朝他的半圓。只稍作停頓來享受這個時刻,埃陀斯開始唸誦。


莉蓮娜預期得一路奮戰才能抵達魔旋處-畢竟,歐理可眾不可能沒派人守衛他們的終極獎賞-但她卻沒料到她的學生們竟對他們「冒險」的這個段落如此富有熱忱。她幾乎不需要殺任何人;只要一看見其中一個戴面具的歐理可,蘿婉就會用能量流電擊他們,使他們在地上不停抽搐。甚至連威爾也十分有用,在倒下的歐理可特務四周結成層層冰殼,好讓他們的肌肉在停止抽搐時,除了顫抖什麼也做不了。不過,當他們抵達聖法諭大廳時,大門早已被扯開。在裡面,她能夠看見被內部漩渦的漣漪光芒所照亮的一群戴著面具的人影輪廓。位於中央,他們的其中一員正從一本厚重的巨著裡唸誦某種咒文。

她能感覺到空氣中的秘法能量流正在變換、傾聽,以一種她曾經感受過太多次的方式展現。強大的黑暗魔法正在此處運作;即使是肯理斯雙子也看似注意到了什麼,他們兩人都僵立在她身旁。

「我們太遲了,」莉蓮娜說。「他已經把自己和魔旋連結。」

「還沒,還來得及。」蘿婉第一個打破了那看似困住他們所有人的恍惚狀態,並直接衝進大廳。

「等等!」威爾大喊,在莉蓮娜能夠阻止他之前也跟著她跑了出去。蠢蛋-他們根本就無法挑戰能夠任意操縱那股龐大力量的他!她心想。

那些戴面具的法師們早已轉身,他們的手上都泛起耀眼火焰與冒泡毒液以及其他粗糙、惡毒咒語的光芒。蘿婉的吶喊聲混雜了憤怒與一份駭人欣喜,同時閃電攀爬過她全身肌膚並躍向一群歐理可眾,釋出了失控的力量。在他們倒下時,焦煙從他們的兜帽底下盤繞飄出。那個女孩是一股早該被估算到的力量,莉蓮娜心想。再過幾年,她就會變得相當可怕。

但蘿婉的稚嫩經驗仍不足以讓她感應到從她後方逼近的歐理可特務,手上正裂響著殺戮之力。莉蓮娜集中精神,時間似乎也變慢了,同時她透過在空氣中盤旋的秘法能量感應那名男子的靈魂微光。猛然投射出意念,她把那盞微光推出他的身體,接著他便癱倒於地。

就在此刻有一道咒語濺灑在她全身。什麼?莉蓮娜心想,急忙把頭轉向這波攻擊的源頭。埃陀斯,拿著那本沉重巨著的男子,已伸出了一隻手。不過,她沒感覺到 任何攻擊性咒語的累積-既不是溫暖的火焰也沒有死亡魔法的噁心感。他到底用什麼擊中了她?

突然間大廳看似在她腳底下扭曲擺盪。一切都以令人不舒服的方式旋轉;她的胃部升起一股暈眩感。雖然感到噁心與扭曲,但這種感覺有點像在穿越時空。她看見的最後一個景象是那位肯理斯男孩-沒有看著她,而是看著他的姊姊。莉蓮娜說不上來是 替她或是因為她而感到驚恐。然後她的視野化為一片漆黑。

當她張開眼睛時,魔旋的光芒已消失。

莉蓮娜眨眼以適應這片黑暗。她移動著坐起身,她的手拖過塵土與落葉,環顧四周,她的心智終於清澈到足以認出周圍樹林的形狀。強制遷移術。她從未被這種魔法擊中過。

她爬著起身。在前方,她正好能看見其中一座通往斯翠海文的火炬。校園就位於遠方某處,超出了視野。

撐住別死啊,你們兩個。我來了-不過這將會是一段漫長的路程。


蘿婉凝視著黑玉教授原先所在之處,然後轉向埃陀斯。「你對她做了什麼?」

那個戴著面具的人沒有回答。發出了沮喪的咆哮,蘿婉朝他伸出一隻手。空氣被一聲嘶吼劈開,同時一發閃電擊正朝他的方向奔去,但這位歐理可首領就只是朝她比了個手勢。閃電就這樣停滯,然後從空氣中墜落,宛如玻璃般地摔碎在地上。他漫不經心地揮了揮手,彷彿正在拍打一隻蒼蠅,接著蘿婉便看到空氣彎折扭曲成一股力量朝她直衝而來。她閉上眼睛並舉起雙手-但她沒有被這道咒語撕碎,隨著威爾召出的冰牆破碎,她就只是被灑了滿身的碎冰。

「蘿婉,聽我說!」威爾大喊,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我們需要讓我們的魔法同步,就跟以前一樣。」

「是你自己說的-我再也無法控制我的力量!」蘿婉怒斥。「現在已經不一樣了。我們的魔法正在改變。」

「沒錯,」威爾說。「妳已經變得更強了。但我的控制力也增強了。同心協力,我們就能辦到。沒有別的辦法!」

但那並非事實。蘿婉回頭看著埃陀斯以及在他後方不停翻騰發光的純粹魔法風暴。魔旋,黑玉教授曾經這麼稱呼它。她能夠感覺到從它發散而出的力量,比任何法師所能使用的力量更多。她能夠接受它,抽取它,正如她從那位粹麗學生的水元素身上抽取力量一樣。「我們可以做他正在做的事-我們能夠利用魔旋之力。使用同一種卑鄙伎倆!」

「那太危險了!」威爾說。「它的能量太強大-妳會害死妳自己!妳會摧毀整個斯翠-」

從埃陀斯所站之處嘶吼而出的另一波力量打斷了他。威爾召出另一面冰盾,但這次的咒語卻強大到足以穿透護盾並將他們兩人擊飛至房間的另一側。


蘿婉把自己撐起為坐姿,感到頭昏腦脹。在不遠處,她能看見威爾也做了同樣的事。她意識到有某種東西聚積在她腳邊,浸透了她的靴子。她驚惶地發現那是血液。

不過,不是她的血,也不是威爾的。血流看似正在蔓延至整個房間。她追溯它們的路徑,她的視線飄向了高掛於埃陀斯上方的魔旋。它之前曾經是藍色光芒,現在已轉為深紅。

一聲讓骨頭嘎嘎作響的嘶吼撼動了大廳,使牆面上出現裂隙並且從屋椽上震下了百年古塵。另一道裂隙撕裂了房間,一塊天花板朝他們垂直落下。

蘿婉彎身衝向威爾,接著他們兩人都在石頭砸上地板時翻滾到一旁。另一塊巨岩墜落,壓碎了鄰近一位歐理可特務的癱軟身軀並使蘿婉畏縮了一下。

更多血液從埃陀斯面前的同心圓石環內湧出,宛如噴泉般地冒著泡。一開始的涓涓細流增長為洪水。她的鼻子裡充滿了甜膩的鐵臭味。

在魔旋底下,埃陀斯展開雙臂。「醒來吧,聖者!我呼喚你,血腥聖者!向這個不公平的世界釋放你的憤怒吧!」

從石環內那座不停冒泡的血液噴泉裡,有兩個尖狀物開始成形,並持續延展彎曲形成兩根角的形狀。某個東西正在使自己掙脫。

蘿婉一直往後退直到碰上牆。不是角,而是一頂遠古銅質頭盔。那個升起的東西,沉浸在血塊中,體型龐大且呈現模糊的人形。它的四條強韌手臂各拿著一件殘忍的武器,過多的刀刃與尖棘使蘿婉無法一次看清。它是個戰爭生物,這點很清楚。它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毀掉矗立了數百年之物。

這一直都是埃陀斯的計畫。這就是他們一直設法阻止的事。而此刻,他們的失敗也可能代表了所有人的消亡。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9日

第四集:聖源 by, Elise Kova

博物館 這些熟悉的走廊,經過拋光與仔細的規劃,對尚奪爾來說就跟教堂一樣神聖。今晚,位於終響會前夕,他決定再逛它們最後一次並品味它們的輝煌。安寧的時刻稍縱即逝,如果他的線人與臆測準確無誤,那麼在新年來臨之前將會有流血事件發生。 「這是我最愛的其中一樣。」尚奪爾停在一座抱著嬰兒的天使雕像面前。「每當我看著它的時候,我就想起了我自己的母親。」要是他能記得任何關於她的事就好了...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2年 5月 3日

你期待看到的 by, Kaitlyn Zivanovich

新卡佩納裡的陽光在玻璃與鋼鐵的大樓間閃耀,一紅一綠的鳥兒在空中彼此追逐。卡蜜茲在陰影裡停了下來,她的徒弟在陽光則是一臉目瞪口呆。 Grady Frederick 作畫 「卡蜜茲,你看!」桂莎往遠方指去。「好美麗啊。」 卡蜜茲嘆了口氣。「歐亞鴝,它們是知更鳥。」 「它們就像藝術家一般,如此的美妳也會動容吧?」 「孩子,我只欣賞事實。」 在知更鳥的鳥鳴聲中,卡蜜...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