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兩個守護者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20年 10月 12日

By A. T. Greenblatt

A.T. Greenblatt is a mechanical engineer by day and a writer by night. She is the author of over two dozen 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short stories and her piece "Give the Family My Love" won the 2019 Nebula Award for Best Short Story.

當妮莎準備好對抗曾被她視為盟友的人時,她納悶自己是否因為離開贊迪卡而鑄下了大錯。

傑斯和娜希麗站在她面前,因奔跑穿越魅歌城而大口喘息。她身後有許多來自卡贊度森林的元素。陣容壯大。

如果妮莎從未成為一個鵬洛客,此刻她的胸口就不會為了過去犯錯以及失去友誼的痛苦和內疚而喘不過氣來。她就不會哀悼基定的死去。或是失去茜卓的愛。

「妳怎麼...妳怎麼能移動得...這麼快?」娜希麗說。她身上有許多傷口和瘀腫,她臉上的憤怒更是純粹且極其明顯。

她臀部上方就是裝著礫岩塑核的背包。它的搏動光芒悄悄地穿透了布料。

妮莎握緊拳頭。

但另一方面,如果她從未離開過贊迪卡,如果她從未嘗試、失敗並且再次嘗試,她就不會站在魅歌城前面,在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時守護她的家園。

「贊迪卡是我歸屬之地。它是我的力量與力氣的中心,」妮莎說道。「我知道所有的通道,也知道該如何使用它們。至於你們兩個」-她想起了在阿庫姆空境內被娜希麗隨意謀殺的蕨類元素,而且她感覺到身後的卡贊度元素大軍隨著她的憤怒而擴張-「你們永遠也無法理解。滾出我的家園。」

傑斯試著要和她理論,但妮莎卻無視他。她只專注在娜希麗身上,同時這位礫岩術士大喊,「這裡是我的家園,樹居者!」

元素大軍本能地緊繃並逐漸靠攏妮莎,準備用生命守護她。

有那麼一刻,妮莎心中充滿了對這些贊迪卡化身的感激。它們找到了被流放的她。它們接納了孤苦無依的她。

傑斯停止動作。他召出了一面魔法護盾。

元素,這些源自贊迪卡心臟與魂魄的片段,它們支持她,無論她的過錯以及無心造成的傷害。

娜希麗舉起雙手,接著魅歌城的石頭便開始顫動。

元素,教導了她成為家族一員的意義,以及家族應有的樣貌。沒有出聲請求,現在它們竟主動前來協助她。是她的家人而且不是娜希麗的。

基定會怎麼做?妮莎心想。

他會告訴妳是時候為自己做決定了。

「守護贊迪卡,」她用比低語更細微的聲音對元素說。但它們聽見了。它們了解。

宛如一陣裂岸浪潮,它們照做了。


娜希麗一直相信石頭的力量,石頭的力氣,相信石頭終將不朽。但幾百年來頭一回,隨著數十個元素聚集在她四週,她開始懷疑礫岩術的力量。

和妮莎一樣,這些元素用難以置信的速度移動著。

一個形似跺地獸的巨型元素朝娜希麗衝來,她在千鈞一髮之際升起一根石柱。它嘶吼一聲,將它的葉狀手掌一揮便擊碎了這根石柱。它向她咆哮,而娜希麗也以嘶喊聲回敬。正當那個葉狀傢伙準備撲擊時,她雙臂一揮,召喚岩石。接著它就被一個從地面竄出的花崗岩拳頭擊退。

娜希麗露出笑容。

不過當她一看到妮莎時,她的笑容便立刻消失。那個妖精正站在半空中的一團藤蔓上,展開雙臂,綠色的能量緞帶盤旋圍繞著她。而在她後方...

她後方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元素。它相當龐大,外型像鷹但卻有著由賈笛樹根構成的身體,扭曲纏繞。它看見娜希麗並且跟怒火一樣迅速地朝她衝去,敞開了鳥喙並伸長了爪子。

娜希麗召喚岩石來防衛自己,但那隻生物的爪子卻陷入了她的肩膀。娜希麗發出驚訝又痛苦的嘶喊。它拍動了翅膀-一次,兩次—然後開始把她拉向空中。

該死,娜希麗心想,接著將手腕猛然往前伸。一瞬間,三十把發光的劍就插入了這隻賈笛鷹。它尖嘯著拋下了她。娜希麗翻滾到一旁並起身,但一隻由水組成的巨型元素卻出現在她面前,而且它體內充滿了藻類和悠遊的魚。

「這太扯了,」娜希麗低聲咒罵,並在它用水做的腳朝她的頭部踢來時跳開。

它持續反覆踢擊。

娜希麗不時瞥見傑斯咒罵並施放火焰與奧札奇孳巢的幻影,而元素們則本能地從幻影前退縮。這讓她大開眼界。他正在利用贊迪卡的恐懼作為一種武器和護盾。他的把戲替他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來躲開鳥喙與血盆大口,利爪與荊棘。

不過娜希麗知道他們幾乎抵擋不了這份無情的襲擊。

那個樹居者是怎麼辦到這一切的?她想著。

有那麼可怕的一刻,娜希麗納悶是否妮莎才是對的。如果元素是這個時空本身的化身,那麼贊迪卡已賜予那個妖精可用來作戰的軍隊。娜希麗則一無所有。

不,不是一無所有。她還有力量與決心。她是岩石大師。她已存活了好幾千年。她是真正、遠古贊迪卡的守護者。她是這時空中岩床與地基的保護者。

而且她會阻止這場瘋狂。

以一個流暢的動作,娜希麗用一隻石手推開了一個由雨水和秋色葉片構成的元素。她挺起胸膛,擴張站姿,並且排列好她的火力。

娜希麗一聲地併攏手掌。

然後朝那位妖精射出五十把發光的劍。

妮莎驚訝地睜大眼睛,但就在劍擊中她之前,那隻賈笛樹根巨鷹再次出現-娜希麗不知道它是從哪冒出來的-並且用它的翅膀掃開了這五十把武器。

可惡,娜希麗心想,一邊再次召喚石頭。她試圖把巨岩扔向妮莎,讓妖精四周的大地圍困她,並送出更多劍。但妮莎的元素卻積極地防護她,彷彿它們不只是沒有心智的工具。彷彿它們知道自己正在為了生存而戰。

當你的世界破碎衰敗時,怎麼可能有人過得上好日子?娜希麗氣沖沖地想著。她再次攻擊。再一次。接著又一次。

當一隻由殘破晶石和魅歌城苔蘚構成的巨型獅鷲獸吞下數十個石矛並看似正對她咧嘴笑時,娜希麗才明白她得嘗試另一種戰術。

她開始奔跑。

閃躲、阻擋並迂迴穿行,娜希麗疾馳繞過了元素的撲擊獸掌、切齒尖牙,以及揮打尖棘。她不停奔跑,直到她抵達魅歌城的大理石巨門並穿過了它。

她需要保護塑核。這座上古城市裡的石頭能夠幫她做到。


傑斯從未見過這麼多型態迥異的元素。如果它們沒攻擊他,他原本會相當著迷。

但它們正在攻擊他,而且他得花上畢生的技巧與智謀來閃躲它們的襲擊卻又不會傷害到它們。他知道如果他想要贏回妮莎的友情與支持,他就不能傷害贊迪卡。

他需要拿到礫岩塑核。他得找到辦法讓贊迪卡的這兩位守護者談和。

從眼角的餘光,他看見娜希麗衝進了魅歌城。他知道無論這位礫岩術士有什麼盤算都無法幫助任何可能的和平談判。

雙手往上一揮,傑斯召出一道幻影:一團異常濃密的雲霧,使他足以隱身於其中,並讓聳現於他面前的常春藤和地衣元素大感困惑。為他自己爭取了一些時間。

在這層掩護下,傑斯拔腿狂奔。

他才剛滑進魅歌城,後方就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毀滅巨響。他轉身看見一面巨大的石牆砸毀了這座城市的大理石門,擋住了出口。

這使傑斯被困在城內,它那詭異的曲調再次開始嗡響。


娜希麗能夠聽見元素們撞擊魅歌城城牆的聲音,用它們的泥濘拳頭和苔蘚翅膀無用地擊打著。這些聲音取悅了她。

妮莎摧毀不了她臨時湊出的要塞,尤其是當娜希麗在城裡使用礫岩術穩固它的時候更不可能。

不過,一想到那些大自然怪獸的襲擊就令她恐懼地起了雞皮疙瘩。被城牆圍繞並且被看不見的音調糾纏使她的胃部翻攪。這讓她覺得彷彿再次被困在獄窖裡。

她舉起手臂,召喚岩床與砂石。宛如舞蹈般,她將它們升起,彼此交織,逐漸強韌,比原本的魅歌城城牆更堅硬,在這片遺跡上為她自己建造了一座巨大又無法摧毀的堡壘。

耗費的心力使她的身體疼痛,但她拒絕讓那個愚蠢的妖精得到塑核。尤其是當她即將治癒贊迪卡,即將讓它回復穩定,甚至是變回她曾經認識的那個世界時更不可能。

在她的要塞裡面,元素的撞擊聲被屏蔽了,而這座城市的歌聲也變成一道微弱的旋律。娜希麗鬆了一口氣。她終於有了獨處的時刻。

「娜希麗。」

可惡。她在轉身之前就知道是誰了。她認出了傑斯在石頭上的腳步模式。不過她直到現在才注意到。

她轉身看見傑斯朝她走來。

「如果你企圖奪取塑核,」娜希麗說,呈現全然的冷靜,「我會把你加入我牆上的裝飾收藏品。」

那讓他停下腳步。

「我不想和妳交手,」他說,同時舉起手擺出和解的姿態。「可是...拜託,我們去拉尼卡吧。我想在那裡妮莎會聽我們說話。」

「噢,她會聽的,」娜希麗回覆道,憤怒在心中逐漸滋長。「她會一直傾聽,等到要選擇的時候,她會選擇讓這個世界保持分崩離析的狀態。」她緊握拳頭並開始拆解要塞的屋頂,使自己能夠看見遼闊的天空。

把視線往上移,她呼喚她在多年前創造的晶石。她呼喚了被遺棄在魅歌城四周的每一個晶石。有好幾十個。「不,傑斯。塑核無法在另一個時空運作。它要留在這裡。」

「我不想和妳交手,」他再次說道,他的聲音裡不帶有攻擊性。但她卻聽見了他沒說出口的部分。那沉默的另一半陳述:但我會這麼做。

「拜託,」他說。

不過娜希麗已經受夠了。受夠這些看不見眼前真相的脆弱鵬洛客。她的雙手因激動而顫抖,接著她便使用那份能量將晶石從空中拉下並盤旋於傑斯上方。

「娜希麗,」傑斯警戒地說。這些晶石向他靠攏並開始旋轉,把他困在它們的圓環中。「拜託,聽我說!」

娜希麗不想再聽了。她升到空中,她的怒火與傷痛驅使著她。轉動了一下手指,藍色能量就包覆了她的雙手,接著她透過晶石傳送這份能量,將傑斯困在這個危險的圓環中。然後,她號令這個圓環閉合。

她希望她的臉是他最後看見的東西。

她從眼角的餘光瞥見一些動靜。她知道它的外形、它的姿態,它的冷酷與無聲危險。

娜希麗轉身看見她古老的導師。她的死對頭。索霖。

他站在要塞的牆上,距離她數十呎遠,與她的視線等高。他的黑色長外套在身後飄蕩著。他正在微笑。

「你在這裡做什麼?」娜希麗咬牙切齒地說。

索霖沒有回應。他就只是以那種危險的方式舉起一隻手,她太熟悉了。細微的動作預示了一場可怕的襲擊。

不,不要連你也來攪局。娜希麗齜牙咧嘴地嘶喊。她從地面召出一個巨大石腳直接踢向那個吸血鬼的胸口。

索霖消失在一陣亂石中,娜希麗喘了口氣。然後,轉眼間,他又出現了,依然微笑著。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

娜希麗眨了眨眼,感到困惑不已。她探向索霖腳底下的岩石,竟發現它們並沒有支撐著這個吸血鬼的重量。

這是一個幻影,她明白了。這是傑斯搞的鬼。

不過這份領悟來得有點太遲了。一團雲霧將她包圍,濃密到她無法看穿。她聽見她的晶石哐噹地掉到地上。

突然間,她的意念已不受她控制。


成功了!傑斯心想,同時那些晶石也落到周圍的地面上。他能夠感覺到娜希麗的心靈正在努力抵抗他的操控。他厭惡事情演變至此,但他也沒什麼選擇。

魅歌城的詭異嗡響聲開始逐漸增強。

最好快點。他不確定自己能否同時掌控娜希麗的心靈以及噤聲咒。

娜希麗飄向地面,他號令她靜止不動。他小心翼翼地靠近。

伸入她臀部上方的背包裡。

拿走了礫岩塑核。

它在他手中發出宛如信標般的光芒,溫和地搏動著允諾的力量。

這座城市的纏人歌聲音量增強,傑斯發現自己突然充滿了一種難以名狀的渴望。

他看見自己操控著塑核的能量,不需與其他人爭辯或對抗就能解決難題。也不需要讓他自己或他的朋友們置身於危險中。

有了塑核,只要一個念頭,他就能夠輕易地改變世界。所有世界。

不對,那不是我。傑斯推開了這份誘惑。

隨著娜希麗的心靈用嶄新的力量猛烈抵抗他的操控,他發出痛苦呻吟。在她抵抗的當下,她的表情,她動彈不得的身體的每一個線條都充滿怒意。他就快控制不了她,不過傑斯也在最後一刻重新取得掌控。

「讓我離開這個要塞。降下圍繞入口的牆,」他如此號令。

娜希麗的心靈拒絕這道指令,但他卻聽見遠處傳來石頭傾覆的聲音,元素的攻擊逐漸大聲。

傑斯面露愁容。他們應該一起設法為贊迪卡找出解決方案,而不是彼此爭鬥。

他能夠立刻把塑核帶去拉尼卡。他應該這麼做。娜希麗宣稱塑核只能在這個時空運作,但他想測試那個理論,安全地遠離這個早已受損的世界。

他也知道如果他不告知妮莎就帶著塑核消失,他將會永遠失去她的信任。他想要維繫她的友情,也需要她在未來的戰鬥裡提供協助。

傑斯用斗篷包住塑核並往外衝出魅歌城,用他疲憊的身體儘快地奔跑。現在纏人歌聲已增強,鑽入了他的骨頭。傑斯愈跑愈快,超出了他自認為的極限。他需要在娜希麗恢復自由並把門再次封上前抵達入口處。他需要找到妮莎。

在失去對娜希麗心靈掌控的那一瞬間,他穿過了毀壞的大理石門,而石牆也應聲砸上了這座遠古城市。

安全抵達另一側,他心想,懷抱著些許滿足。

他沒發現它們,直到巨大的樹根與綠色的花蕾出現在他的頭頂上方。直到元素用四隻巨手的其中一隻將他固定住並壓制他,遮擋了陽光。傑斯驚呼,認出了艾莎婭。

「我需要和妮莎談談,」他大喊。但艾莎婭就只是更用力擠壓他的胸骨。

手握拳,傑斯在他們周圍創造出一片幻影火海,既狂野又猛烈,希望能製造足夠的干擾好讓他逃脫。

但艾莎婭沒有被愚弄。

這個元素平靜地探入傑斯的斗篷並拉出了礫岩塑核。

「等等,」傑斯痛苦呻吟。但元素卻不罷手。

它檢視這個神器一會兒,接著便把塑核扔向後方。

落入了妮莎等待的手中。


她應該摧毀它。

當她第一次把礫岩塑核拿在手裡時,那是她一開始的念頭。

聽我說。

這不是她的思緒,儘管這個聲音聽起來很耳熟。她看往在艾莎婭的抓攫下不停掙扎的傑斯。他擺出了懇求的表情。

她暫且允許傑斯進入她的心靈。

妮莎,拜託,我們需要停止這一切,傑斯傳送意念。解散這些元素吧。

如果我們停手,傑斯,娜希麗就會把這份休戰視為擊潰我們的機會。你也看見她有多麼冷酷無情。

傳來一聲巨響,城市周圍的厚實牆壁開始重新排列。娜希麗出現在這團亂石上方。元素們立刻包圍了她。

拜託,傑斯想著。我們去拉尼卡吧。我們可以一起在那裡研究這顆塑核。

是什麼讓你認為我們不會不小心摧毀拉尼卡?妮莎回覆道。我見過塑核造成的傷害。我們應該摧毀它。

娜希麗說它在贊迪卡以外的地方無法運作。在那裡測試它會很安全。

在遠處,娜希麗開始把元素困在岩石監牢裡,她的行動既專注、精準,又激烈。當某個河流元素的四周突然竄出四面堅不可破的牆壁時,妮莎倒抽了一口氣。

娜希麗並不是以誠實著稱的啊,傑斯。

緊咬著牙齒,妮莎猛然伸出雙手直接朝娜希麗送出一波綠色能量。

聽我說。

娜希麗嘶喊一聲戰吼,用一面巨大的岩床牆壁擋開了妮莎的能量。

守護者。我們可以利用它,傑斯想著,一邊抵抗艾莎婭的樹根。有件事妳不知道。我 ...我們還有其他戰鬥要面對,妮莎。

守護者失敗了。我們本應保護我們摯愛的一切。我們甚至連彼此都保護不了。妮莎因想起基定微笑的臉孔而感到心痛,還有和茜卓度過的那些溫柔又滿懷希望的時光。至少有一段時間,在其他鵬洛客之間,妮莎感覺到自己有了歸屬。你們曾經就像是我的家人。

隔了一百呎遠,娜希麗一路向前掃蕩,逐漸逼近妮莎站立之處,而元素則一個接著一個地在這個寇族的無情攻勢下倒下。

不,不,不。妮莎不能輸了這場戰鬥。她手裡的塑核變得更暖和了。

聽我說。

「我正在聽你說啊,傑斯,」她大喊。「是你沒在聽我說!」

不是他。是我。

塑核在她手中急促地閃爍著。妮莎才明白為何那個聲音聽起來如此耳熟。它的抑揚頓挫裡有某種東西,彷彿是她極為熟悉的贊迪卡脈動、震盪與氣息,終於化為語言。

你是誰?她問道。

我是我。我是妳。

在五十呎外,娜希麗用一隻石腳踩向一個土元素,使它猝不及防。它癱軟地跪了下來。

妮莎朝娜希麗的腳踝射出一團糾結的藤蔓。為什麼你到現在才說話?她對塑核說。

娜希麗以優雅的扭身彈跳躲開了藤蔓,靈巧地用雙腳著地。

在大地的節奏裡和空氣中傳來一小聲隆響。妮莎明白那是贊迪卡的笑聲。來自塑核的咯笑聲與大地的搏動一致。

怎麼可能?她問道。這不可能。令人困惑。現在妮莎沒時間處理新的神秘事件。娜希麗已愈來愈近。

但若這是贊迪卡,真正的贊迪卡...

妮莎,拜託!讓我帶走塑核!傑斯用意念傳送。妮莎不理會他。

妳手中的物品是我非常古老的一部分。它充滿力量,來自塑核的聲音如此回覆。

妮莎皺眉,一邊朝娜希麗送出新一波攻擊。為什麼?為什麼遠古寇族要創造這個東西?

為了平復傷害。

三十呎外,娜希麗用一列砂岩柵欄揮開了第二波藤蔓攻擊。她跨步向前,在距離妮莎二十呎處停了下來。

「把塑核給我,妮莎!」她大喊。

你會幫我嗎,傑斯?妮莎想著。傑斯點了一下頭,但即便隔著一段距離,她依然看得出他正在計畫某件事。

過了一會兒,她感覺到力量的捲鬚潛入她的頭腦。妮莎在驚恐的一瞬間發現傑斯正設法操控她的心靈。

她立刻截斷他們之間的心靈連結並默默要求艾莎婭確保傑斯無法動彈。元素照做了,把四肢全壓在這個法師身上。傑斯發出痛苦呻吟。

「我在這個時空還完整的時候就認識它了,」娜希麗大喊,「妳竟然想擁抱它的殘破片段!」

妮莎端詳著她的對手,不確定該說什麼。娜希麗蓬頭垢面又滴著血,但她的憤怒與決心卻無人能敵。在那一刻,妮莎才明白自己有多孤單。

基定會怎麼做?她想著,然後制止了自己。不對,我會怎麼做?

相信妳的力量,她手中的力量如此低語著。

「殘破不代表脆弱,娜希麗,」妮莎回覆道。「殘破不代表沒有美麗或救贖存在。」

「說這話的還是個殘破的鵬洛客,」娜希麗駁斥,「她破壞了觸碰過的每樣東西。」

妮莎用力握緊塑核。這些話很傷人...但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嚴重了。因為在娜希麗的殘酷措辭底下,妮莎看見了恐懼。

就在那一刻,妮莎知道她該怎麼做了。

我會保護我的家園,我的家人。我會一直嘗試直到我把這件事做好。

「殘破不代表生命不值得存在,」妮莎說道,一邊挺直身體,直視著那位礫岩術士。「妳是贊迪卡曾經的樣貌,娜希麗。而我則是它現在的樣子。」

娜希麗臉上閃現懷疑的神情。它稍縱即逝,接著娜希麗大聲咆哮,舉起了雙手。

出現了數十個晶石,盤旋於她後方的空中。它們以一種複雜的模式旋轉流動,它們之間閃爍著能量的火花。

戰場上的每個元素都畏縮退卻。妮莎在那一刻才理解娜希麗會在承認自己錯了之前把它們都摧毀。她會為了馴服它而削弱贊迪卡的靈魂精華。如果讓娜希麗為所欲為,妮莎將會哀悼失去了另一片贊迪卡那傷痕累累的靈魂。

在她手中,塑核宛如信標般地閃耀著。

晶石繞著娜希麗旋轉得愈來愈快,一邊聚集能量。彷彿一個即將爆發的風暴。

要是我跟娜希麗一樣,妮莎想著,造成毀滅呢?

相信妳的力量,她的家園低語著。

妮莎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同時想像著一個更美好的贊迪卡。一個不再由奧札奇造成的傷口所定義且不再受苦的贊迪卡。不再因它們的遺毒而滲血。一個更健康的世界,但卻依然四分五裂、危險又美麗。

塑核溫暖了她的掌心並且發出嗡響。她感覺到贊迪卡的地脈在她面前開展延伸。於是輕易地,如此輕易地,妮莎的魔法便與塑核的力量合而為一。

她釋出這股能量。

出現一道閃光。傳來一聲沉悶的咆哮。一陣強風吹向妮莎,使她突然無法呼吸,那聞起來像塵土和雨水。像大地與溪流。像魔法,既古老又可怕。

來自塑核的力量撞上晶石,噴灑出火花與能量。沉悶的咆哮變成一道厲聲嚎吼。光芒炫目。空氣消散。

然後什麼東西也沒有。

妮莎緩緩睜開眼睛,害怕這份靜默,以及她突然在四周感受到的空虛。即便是塑核也在她手中變得沉寂無光。

她所見的景象使她屏住了呼吸,胸口湧現驚慌。

魅歌城已消失。被夷平為塵土。還有一大片森林也是。全都化為塵土。

遍佈整個戰場,元素們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塵土中。

「不,」她低聲說著並衝向離她最近的一個元素。那是一棵巨型賈笛樹的化身,精緻的黃色花朵盤繞在它的枝幹上。她在它身旁跪了下來,把一隻手放在它粗糙的樹皮上。「不。」別再來了。

別再來了。

元素在她的手底下甦醒。

它張開眼睛,眨了眨惺忪的睡眼,接著站起身,一開始有點顫抖,但隨著時間過去也增添了更多力氣與自信。它握住她的手,緊壓了一下,妮莎覺得它長得更高了。更強壯了。

淚水刺痛了妮莎的眼角,同時整個戰場上的元素都在起身,拍掉身上的塵土,變得更完整,更生氣勃勃。她感覺到自己拋下了塑核,聽見它撞上佈滿塵土的地面。但那不重要了。這件上古神器已變得安靜。它的光芒已消逝。

它已經達到目的了,妮莎微笑著領悟。它已經平復了傷害。她閉上眼睛傾聽著。

她聽見娜希麗從地上痛苦地爬起身。在距離她十二呎處,傑斯也做了同樣的事。更遠之處,嫩綠的賈笛樹根在毀壞的森林裡萌芽。在比那更遠的地方,豐饒、完整的大地正在取代與伊莫庫大戰後所殘留的疫病荒地。在比那更加遙遠的地方,巴勒格再次繁盛,成長,森林快速回歸,也只有魔法才能成就此等速度。

贊迪卡正在康復,比起與奧札奇大戰之前,它已轉變為某種更健康、更強大的狀態。雖然傷痕依舊存在,但它們現在已成了記憶,而非用來定義這個時空的特徵。

長久以來的第一次,妮莎真心地放聲大笑,而且她聽見了贊迪卡和她一起笑著。

相信我的力量,她心想。

妮莎召喚她的藤蔓,微笑地看著它們在她底下生長旋繞,將她抬升至空中。她轉向東方,和風一樣快速地移動著,她跟隨這片土地的地脈,飛越樹林,用只有她自己知道的方式前往巴勒格。向前疾馳,伴隨著贊迪卡在她耳中的愉悅哼唱。

妮莎終於回家了。


傑斯拾起了無生氣的塑核並看著妮莎消失。他曾考慮從後方呼喚她,但卻明白那沒有用。他今天在此犯下了許多錯誤。現在,他終於理解妮莎在拉尼卡戰役之後的感受。

他四周的元素都挺拔健康地站立著,充滿了活力。但一個接著一個,他們消融回歸大地,或是消失在賈笛樹林裡。

某個東西掃過他的靴子。傑斯驚訝地往後退,一邊低頭察看。

在他周圍的塵土和碎片裡,藤蔓與嫩枝從這片荒蕪中發芽。它們正以驚人的速度生長茁壯。

就像是狂攪過後的生命綻放,他想著。他曾讀過關於生命綻放的事,但卻沒親眼見過。

「力量消失了嗎?」娜希麗問道,一邊走到他身旁,順便踢了一下藤蔓。

傑斯花了一點時間才明白她說的是他手中那顆黯淡無光的塑核。「我不知道。」

「她沒權力使用它,」娜希麗嫌惡地說。

「我認為她正是那位應當使用這份力量的人,」傑斯回覆道。

娜希麗臉色一沉。

「我們需要向妮莎道歉,」他說。「我們錯了。」

娜希麗面露怒容。「你以為你能夠修補這個嗎?」她厲聲說道。「道歉就可以?你今天又與人結仇了,傑斯。不過那就是你的本性,不是嗎?每當你試著要做好事時,它總是讓情況更糟。」

傑斯沒有回應。他沒有試圖爭辯,只看著這位遠古寇族轉身並穿梭時空離去。他開始了解有些戰鬥是不值得參與的。

不過有些卻必須參與。

妮莎,他想著。我很抱歉。我應該好好聽妳說。

他已在這裡對他的朋友和她鍾愛的家園造成這麼多傷害。而且他知道此刻的可怕罪惡感將不會隨著時間減輕。

於是,傑斯拿著了無生息的塑核站在贊迪卡的塵土中,還有新生命用嫩枝依附纏繞著他的靴子,他希望妮莎說的是真的。

殘破的東西都能夠被救贖。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0年 11月 18日

馬格西階梯 by, Miguel Lopez

註記:這是兩部曲故事的第二部分。請在開始閱讀之前先查看第一部分的故事。 早晨的馬格西聯道在黎明之前就變得溫暖,這是季節性的現象,但同樣令人不舒服。二十四個人魚商人組成的商隊在聯道的包裝場上紊亂地忙碌著,他們滿載貨物的柱坪牛被拴在一起,為了即將走下階梯而蒙住牠們的眼睛。太陽自遠方的地平線顫抖著升起,這是婭奇麗第一次檢查皮帶、挽具、眼罩,以及引導繩,這些裝備能夠將人魚的牛群...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0年 11月 16日

河根樹下 by, A. Z. Louise

巴勒格空境懸掛在古姆荒野那一望無際的林冠上空,那是一顆永遠不會離開天空的偉大月亮,眨也不眨地往下凝視著奧布恩。它挑釁要他承認失敗並回到上方的寇族城市。他別過頭去,不願承接它的目光,一邊把身體跨過扭曲的木製欄杆看著叢衛離開河根村。有十二個人影穿過林地,他們身穿的棕色和綠色拼布衣物讓他們更不顯眼。他們往北走一會兒後就消失了,只剩下憤怒與河根部落首領陪伴著正在眺望的他。 「給...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