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顧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7年 7月 5日

By Michael Yichao

Yichao is a writer of words for plays, television, theme parks, and—most recently—Magic: The Gathering. He loves Cube Draft and corgis.

前篇故事允諾時刻

自從來世之門開啟並揭示了難以想像的驚駭之物後,已有三位神明殞落。只剩下狂熱神哈佐蕾與榮光神芭圖可以保護阿芒凱的凡人。但她們能否在法老神歸返保護祂的子民之前擋住這場襲擊呢?


絕望使這位神明跪了下來。

那天裡的第三次,一陣突然湧現的痛苦淹沒了她,使她的四肢軟弱無力,腐蝕了她的心與靈魂。

另一位神明死了。

哈佐蕾眺望著地平線,該處的成群蝗蟲依然遮擋了太陽。在她周圍,沙漠的驚懼獸在街上橫衝直撞,威脅著拿塔蒙的市民。

在哈佐蕾的記憶中,她和她的手足一直在保護他們的人民免於這個世界夢魘的侵擾。同心協力,他們擊退黑暗,保護凡人不受這個世界詛咒,並且獵捕潛伏於城市之外的闇影。

但是避世簾的守護者已死去。

黃金射手,這位姊妹的弓箭穿透了任何威脅這座城市的人,已死去。

無畏的漫遊者,她手足裡最為強壯的沙漠巡衛,已死去。

只剩下我和芭圖。

無數的祈禱迴盪在她心中,凡人的恐懼氾濫傾瀉於她的肩膀上,它們的數量與音量隨著每一位神明倒下而逐漸增加。

哈佐蕾咬緊牙齒並強迫自已站起來。她將不會遲疑。不是現在─不是在她的子民最需要她的時候。不是在法老神的所有承諾看似正分崩離析,以及她的手足一個接著一個敗給一位黑暗神明的時候。

我必須保護我的子民。我必須要保護芭圖。

哈佐蕾閉上雙眼並且放手。

放開了所有的自制。拋開了任何的束縛。哈佐蕾放開任何疑慮與迷惘撲身向前,投入激情,投入行動,投入憤怒與火焰以及她那戰鬥狂熱的流暢之舞中。在她衝鋒的同時,她的雙叉戟揮砍著一群群沙漠木乃伊,一團模糊的金色光芒劈開了她周遭的空氣。來自一個孩童的任性哭聲使她躍過大道,掩護這個男孩不被崩塌的牆壁砸上並將他推向那些奔逃群伴們的懷抱。一隻巨大的地獄獸自地面竄出,砸穿了建築物並衝撞一群市民。用一個字與一道意念,哈佐蕾送出一團團火焰焦灼穿越空氣,將這隻怪物化為灰燼。

Chaos Maw
混沌喉怪 | Steve Argyle 作畫

哈佐蕾以一個神明所釋出的猛烈怒火戰鬥著。在她四周,凡人們集結並重新找到了狂熱,哈佐蕾的存在點燃了他們自身的熱情與力量。當哈佐蕾將一隻沙漠驚懼獸刺穿於她的矛尖時,有道閃爍的迴旋刀刃吸引了她的目光。一個揮舞著兩把鐮刀的凡人穿過一群不死鬣狗,正以難以置信的速度移動著。野獸在她周圍猛咬咆哮,但這個凡人卻迅速地解決了牠們,躲開強而有力的下顎,切斷肌腱,並且劃穿四肢,使這些畜生無法動彈。

隨著這個凡人把她的雙刀插入最後一隻野獸,哈佐蕾終於看見了她的臉孔-是逆徒撒姆特。撒姆特,法老神褻瀆者。當來世之門敞開揭示荒野,並釋出一波波現在正吞噬著他們的恐懼浪潮時,撒姆特曾經問過哈佐蕾,「這就是天堂嗎?」。

這個凡人自她那可怕的工作裡抬起頭並凝視著哈佐蕾。在她身旁,鬥士傑魯趕了上來,也同樣朝上凝視著神明。

「哈佐蕾!我們該怎麼辦?」撒姆特大喊著。

哈佐蕾回頭看著在她心愛的城市裡蔓延的混亂。

保護彼此,我的孩子們。儘可能帶上人並躲在沙漠的沙丘之間。我們一定要存活到法老神抵達並修正這些錯誤的時刻。

撒姆特搖了搖頭。「法老神不會修復這個-」

我們已經沒有交談或懷疑的時間了。」哈佐蕾用她所有的意志力說道。撒姆特與傑魯都恭順地向他們的神彎身行禮,因她的力量而噤聲不語。

哈佐蕾嘆了一口氣並稍微軟化了姿態。她跪了下來,視線穿透了撒姆特。

妳很強壯,撒姆特,而且意志堅強。將那份力氣通聯至保護妳的同胞上。阿芒凱需要妳。還有你,傑魯,我最後的鬥士。

遠方傳來沙丘亞龍的駭人嘶吼吸引了哈佐蕾的注意。她準備好武器並站起身。

「我們將會服從,哈佐蕾。我們將會保護我們的兄弟姊妹。」傑魯開口說話,聲音既清晰又堅決。然而撒姆特卻凝視著哈佐蕾,疑惑仍在她的雙眼後方躍動著。

「誰來保護呢,哈佐蕾?」撒姆特問道。

一抹笑容飛掠過哈佐蕾的臉龐。「去吧。戰鬥。我撐得住。

距離他們所站之處不遠的地方, 一座巨大的紀念碑在一群亞龍衝破牆面追趕維齊爾的時候坍塌了,而這些維齊爾的咒語則無害地自亞龍堅硬的皮膚上彈開。哈佐蕾不等撒姆特與傑魯的回應,便逕自衝向那些進犯的野獸,準備好武器與火焰,喉嚨早已發出了戰吼。


這不夠。

她每拯救一個凡人,她知道就會有十幾人死去。她的心因他們的恐懼與痛苦而疼痛不已。每一個無意義的死亡都會使她感到一股新鮮的罪惡痛楚流遍全身。有太多人只是孩童,過於年輕而無法參與祀煉。榮光時刻應該要測試剩餘的凡人-給他們機會來證明自身價值-但他們卻反而被當成獵物,成為那片進犯沙漠的無盡飢渴的犧牲者。每死去一個凡人,就表示又多一個人落入漂浪詛咒的殘酷掌控中-註定以不死生物的狀態歸返,獵捕那些他們曾經拼死保護的朋友們。

哈佐蕾的內心期盼著她的法老神。是什麼延遲了祂的歸返?難道這三個昆蟲神已經破壞了祂準備通往來世之途的偉大志業?

哈佐蕾搖了搖頭。祂不會遺棄我們的。

她把視線移往城市中心,法老神宏偉莊嚴的空缺王座便矗立於該處-不過這也提醒了她法老神允諾的歸期。

它被蝗蟲群覆蓋,位於血紅色天際線上的一個黑色污點。

一道喉音嘶吼在哈佐蕾的喉嚨裡肆虐,同時她點燃了周遭的空氣,送出一波火浪將法老神的王座燃燒乾淨。無數蝗蟲在這道轟擊中分解,但甚至連煙霧都還沒消散就有更大群的蝗蟲取代了之前被哈佐蕾消滅的那群。

Forbid
Forbid | Richard Wright 作畫

在她四周,拿塔蒙持續陷落。

絕望滲入哈佐蕾心裡。在她腦中,鬧哄哄的祈禱聲逐漸變得震耳欲聾,只有蝗蟲群的嗡響聲能夠與這片喧囂匹敵。

於是這位神明開始祈禱。

她向法老神祈禱祂的歸返。她祈禱祂能夠實現預言。她祈禱祂到來並再次從混亂裡篩揀出秩序。

在她祈禱的同時,就在王座上方,天空彷彿被幻影彎折般地泛起波紋。然後伴隨著一道低沉隆響,空氣破裂了。一絲黑色的空無,一個在實界結構上的微小孔洞,懸掛於沙漠的空氣中。

這點虛空逐漸增長,它周圍的紅色天空宛如燃紙般地消蝕剝落,陷入虛空之中。裂隙自洞口往外延伸裂響的藍色能量閃現,然後燃燒成懸浮於半空中的焦黑印記。愈來愈多的實界崩塌陷入這個洞口,隨著這道逐漸擴大的裂隙將王座上方的空間吞噬, 塌陷的速度也增快,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通道。

首先出現的是一雙金色的角,自漆黑的通道裡滑出,閃閃發光而且完美無瑕。後面跟著巨龍那完美的形體,從虛空中滑出,既龐大又輕盈,力量在巨大的翅膀以及鋒利的爪子後方盤繞著。

法老神已到來。

哈佐蕾欣喜地舉起雙臂,一邊唸誦著讚美之詞。祂確實就跟她記得的一樣宏偉,祂那巨大的金色形體就是完美的化身。在她心中,那急切地大喊著禱詞的聲音急遽減弱,即便一陣嘈雜的崇敬之聲自她周圍的凡人心中迴盪傾瀉而出。阿芒凱的眾生正呼喊著寬慰與喜樂。

法老神降落於祂的王座前,利爪在磨光的石頭上咔噠作響。祂把視線向下移,注視著被刻劃在拿塔蒙的那片死亡與毀滅。

然後祂露出了笑容

Imminent Doom
災禍臨頭 | Art by Daniel Ljunggren 作畫

恐懼淹沒了哈佐蕾的內心。羅納斯的遺言迴盪在她心中,同時她看著一大群急切的凡人湧向巨龍,寬慰與喜樂與歡騰的呼喊聲迴盪在他們身後。法老神低頭看著他們,舉起了一隻具有利爪的手,接著哈佐蕾便感覺到空氣發出能量的裂響。

一道紫色的火光從祂的爪子之間竄出,而從空中,一道道黑色的火焰也傾盆墜下,吞噬了它觸碰到的一切。

Torment of Hailfire
火雹災難 | Grzegorz Rutkowski 作畫

隨著天堂降下毀滅,凡人的歡呼也轉為尖叫。

哈佐蕾向前衝,矗立於最靠近她的凡人們上方,試圖用自己的身體替凡人擋下這片毀滅魔法。旋轉了一下她的長矛,她在她周圍召喚出一道不停旋繞的沙塵與火焰護盾,在法老神的咒語擊打他們四周的同時咬牙苦撐著。

當凡人們在她的腳邊啜泣時,哈佐蕾的心跳也因情勢的轉變而加快。

法老神已降臨,但卻只帶來了毀滅。時刻過去並且預言已被破壞,它們實現的是一種受到黑暗與邪惡扭曲的原初允諾。

當她試著要回想過去,記起離去之前的法老神時,她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頭痛。她的護盾也隨著她的分心而變得不穩,她的思緒穿梭於羅納斯的臨終警告與撒姆特的提問之間。神明與凡人都反對他們的法老神,但當哈佐蕾試著要專注於他們所說的話時,她的頭便因疼痛而嗡嗡作響。認為法老神只可能是正義與美善化身的念頭與她自身的感受相牴觸。

祂讓毀滅降臨在祂的人民、祂的子民身上。

哈佐蕾仰望著法老神。祂的咒語終於減弱,而且祂的視線飄向了遠方的門扉。哈佐蕾看了一眼門並驚訝地發現第三位神明-具有聖甲蟲頭顱的那位-還站在門前。儘管神明周圍一片騷亂,它看似怪異地靜止不動,是這場喧囂裡的一座深藍色雕像。法老神展開翅膀並屈膝蹲伏,準備昇空。

尼可波拉斯,阿芒凱的法老神,萬歲!

這個聲音吸引了巨龍的注意並使哈佐蕾大吃一驚。芭圖跨步向前並祈求地跪在法老神面前。哈佐蕾緊抓著自己的頭,試著要釐清她的思緒。芭圖說的那個名字-尼可波拉斯-使哈佐蕾感到另一陣灼熱的頭痛,而且她現在已經確定:某種魔法正在壓制她的記憶。

噢,法老神,您不在的期間我已虔誠地服侍。」芭圖那刺耳的聲音穿透了這片喧囂。「我已收割了最具有野心而且也最強大的人成為您的豪英亡者。我已從所有祀群裡挑揀出逆徒,將那些會阻撓您的計畫的人趕出了拿塔蒙。而且我也一直維繫著您織入我的手足們本質裡的絲線啊。」芭圖深深地垂下了頭。「我任您差遣,尼可波拉斯。我生來就是為了侍奉。說吧,我將聽命。

在芭圖說話的同時,哈佐蕾的手把她的長矛握得愈來愈緊。終於,她再也無法忍受了。

姊妹!」她大喊著。「妳到底在說什麼啊?

巨龍與神明轉頭看著她,而且有生以來的頭一回,她覺得自己好渺小。

法老神把視線移回到芭圖身上並開口說話。

「殺了妳的姊妹。」

沒有半點遲疑,芭圖舉起手朝哈佐蕾送出一道黑暗能量衝擊波。

哈佐蕾在這道咒語全力擊中她的同時發出嘶喊。她感覺到自己的心靈瓦解,遺忘的刀鋒正侵蝕著她的理智,不停地攫取撕扯著思緒與回憶。在她心中,她召喚了療癒的火焰,以一道燒灼的心靈烈焰阻擋了闇影的擴散。

Oblivion
東流 | Sidharth Chaturvedi 作畫

哈佐蕾自她的心靈掙扎中脫身,正好及時躲開了另一發能量衝擊波。她以長矛的火焰刀鋒穿透來自芭圖的下一波轟擊。不過,隨著哈佐蕾慢下速度並且心靈受到干擾,第三發死靈衝擊波自斜角砸上了她的手臂。

芭圖的第一道咒語不只是襲擊了哈佐蕾的心靈-它也腐蝕了阻擋她回憶之物。

突然間,哈佐蕾記起了一切。

來自波拉斯欺瞞與芭圖背叛的所有壓力淹沒了她,使她的反應變慢並且讓她從手邊的戰鬥裡分心。替她的子民帶來死亡的愧疚感使她的四肢變得沉重,而對於巨龍殘酷地扭曲了她的目標那無能為力的憤怒則遲緩了她的反應。一切都是芭圖的計謀,她明白了。那第一波攻勢並非只是一道心靈襲擊。它是刻意要讓哈佐蕾分心以減緩她的速度,因為哈佐蕾的行動一直都比她的姊妹還快-快到足以躲過她的轟擊與咒語。

芭圖早就為這場戰鬥做了準備。

芭圖背叛的深度使哈佐蕾的心翻騰於憤怒與絕望之間。

芭圖,為什麼?」她呼喊著。

芭圖放聲大笑,一道粗啞、刺耳的聲音。在凡人耳中,它聽起來充滿殘忍與自信,但對哈佐蕾而言,她卻聽見了帶著一絲傷感的絕望。「難道妳忘了我是誰嗎,姊妹?我是野心的化身。波拉斯摧毀了所有反抗者。而我選擇追隨祂的力量。我選擇了生存呀。

妳選擇背叛妳的世界。」哈佐蕾朝芭圖射出一發火焰,但芭圖卻用手杖吸收了這道咒語。

這個世界屬於波拉斯。」芭圖將手杖指向前,接著火焰便反向朝哈佐蕾噴去,因芭圖的壞死魔法而帶了點黑色。「而且妳毫無價值。

哈佐蕾衝向後方,避開了黑暗的火焰,並躲在一棟坍塌建築物的殘餘部分後面。在她蹲伏的同時,她也下定了決心。

在一眨眼間,沙礫飛濺,她從藏身處衝刺並閃現至芭圖後方,舉起雙叉戟準備刺向她的姊妹。她的武器看似刺穿了皮肉,但芭圖卻突然爆裂成一團煙霧捲鬚。哈佐蕾往後踉蹌,因吸進毒霧而不停咳嗽,一邊環顧四周尋找芭圖的下落。她腳下的沙礫噴發,同時芭圖也自底下竄起,她的巨顎咬住了哈佐蕾的手臂。哈佐蕾大聲嘶喊,她姊妹的猛然一咬迫使她拋下了她的長矛。

哈佐蕾慌亂地揮拳踢踹,但芭圖卻緊咬著不放,同時魔法能量正傳遍她全身的鱗片以保護她不受襲擊。靈光乍現,哈佐蕾點燃了位於芭圖口中的手臂。大喊了一聲,芭圖終於鬆開了哈佐蕾那血肉模糊的肢體,這兩位神明也跌跌撞撞地散開。

哈佐蕾握緊她的長矛,一條手臂無用地垂掛在她的體側。芭圖沉重地喘氣,她的嘴和臉因哈佐蕾的攻擊而焦黑。哈佐蕾看著芭圖舉起她的手杖並準備好迎接另一陣咒語轟擊。令她感到意外的是,芭圖的手杖發光但卻沒有襲擊出現。

她後方湧現一陣尖叫聲,哈佐蕾便轉身查看。她的心僵住了,許多驚懼獸正從裂隙與陰影中爬出,衝向凡人並猛烈撕扯著。芭圖的魔法召喚了黑暗的野獸,並且它們開始殘暴地謀殺在路上所見的任何東西。

哈佐蕾再次閃現衝入這場爭鬥中,擊打著驚懼獸並迫切地轉向保護她的子民。不過,當她的長矛穿透第一隻驚懼獸的時候,它卻爆裂成漆黑的焦油,依附在她的武器上。其他驚懼獸撲向她,它們的陰暗形體凝聚成一團束縛陷阱,禁錮了她。哈佐蕾沮喪地大聲叫喊,試圖召喚出高熱與火焰,但焦油卻只是硬化並且抓得更緊。

妳的狂熱與同情使妳變得容易預測呀,姊妹。」芭圖的聲音在哈佐蕾耳中低語著。她聽見芭圖用手杖輕敲硬化的焦油,並且在溫暖與力量從她的身體流逝時倒抽了一口氣。利用眼角的餘光,她看見芭圖把一隻手伸進焦油裡,一把抓住哈佐蕾並將她往回拖向王座,拖向那個巨龍欺瞞者。哈佐蕾虛弱地掙扎,但芭圖的魔法卻正以一種緩慢、無情的步調吸取著她的生命力。

芭圖使勁把哈佐蕾扔在尼可波拉斯的腳邊,然後再次跪了下來。

我已經照您的吩咐辦了,我的法老神。我的存在就是為了侍奉。

巨龍低頭凝視著這位彎身祈求的神明。緩慢地,他舉起一隻爪子-接著用一道黑暗能量轟擊芭圖。這個神明癱倒在地上,一邊痛苦地扭動著。

「妳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巨龍冷笑著。「在死後服侍我吧,小神。」

尼可波拉斯向前跨步,拋下了兩個垂死的阿芒凱神明。

芭圖在爬向他的同時發出一聲原始的吶喊,一陣陣的痛苦痙攣仍毀壞著她的身體。尼可波拉斯轉身看著她,臉上露出一道自鳴得意的笑容。緩慢、蹣跚的步伐加快為衝刺,芭圖衝向了這條巨龍。

一座紀念碑崩塌在芭圖前方,同時有一大群不死生物蜂擁向前,混雜了沙漠的木乃伊以及由漂浪詛咒復生的阿芒凱居民。神明被碎瓦礫絆倒,不死生物則一擁而上發動攻擊。芭圖猛擊這些不死生物,但在她的虛弱狀態下,通常對神明來說只是個小麻煩的東西現在卻試圖要擊倒她。

當尼可波拉斯看著芭圖消失在一群不死生物底下時,他那冰冷、殘酷的笑聲也迴盪在毀壞的拿塔蒙城裡。揮動了他的翅膀,他昇至空中,朝來世之門以及那位等候的甲蟲神飛去。

哈佐蕾看著巨龍離去,聽著不死生物囓咬糾纏著它們的獎賞,並感覺著自己的生命緩緩地流逝。

突然有一股能量聚集在她面前,哈佐蕾及時抬頭看見一波腐壞闇影自那堆不死生物上發散而出。芭圖衝破那堆生物,大喘著氣現身並將這些怪物了無生氣的屍體拋向空中,她的咒語屠殺了她周圍的所有活物與不死生物。

Bontu's Last Reckoning
芭圖臨終報復 | Victor Adame Minguez 作畫

芭圖與哈佐蕾四目相交,然後這位豺狼神感覺到她四周的焦油開始軟化溶解。

隨著芭圖倒下,以及巨龍的壞死咒語切斷了將這位神明與這個世界連結的最終地脈,在那天裡的第四次,哈佐蕾感覺到一股猛然襲來的痛苦淹沒了她,穿透了她的內心。

於是只剩哈佐蕾,阿芒凱最後的支柱。


幻滅時刻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尼可波拉斯
時空檔案:阿芒凱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2年 1月 6日

第五集:至死不渝 by, K. Arsenault Rivera

法律就是主張秩序凌駕於混亂之上。缺一不可。艾德琳每日的訓練都讓她清楚地知道:護教軍總是需要伸張正義,因為混亂是這個世界的自然狀態。在這頭野獸的腹部深處,被一團混亂漩渦包圍-那就是最令護教軍感到自在的時刻,畢竟那也是最需要他們的時刻。 總之,那是他們的說法。艾德琳開始思考在她被教導的事物中有多少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人們需要我的幫助,她想著,而這成為她唯一的想法,讓她撐過...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2月 21日

第四集:婚禮破壞者 by, K. Arsenault Rivera

一把光之長矛粉碎了沃達連莊園的窗戶。婚宴守護崩塌,宛如灰塵般四散於風中。幾個月來的頭一次,史頓襄的空氣既鮮活又清新,就跟這些滿懷希望的群眾的目標一樣清晰。 今晚,他們打破了這座可怕城堡的門。今晚,他們用牙齒、指甲、爪子與寶劍戰鬥以奪回白晝。 席嘉妲召喚|由Nestor Ossandon Leal作畫 雅琳來不及發號施令。當她看見天使光羽的那一刻,她便朝其他人大喊,...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