饗宴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7年 6月 14日

By Alison Luhrs

Alison Luhrs is a game designer for Magic: The Gathering. She is also a playwright, improviser, and tweet farmer.

前篇故事:預示時刻

於是,預示時刻降臨這片大地,並且在此承諾的時刻到來時將會解答所有疑問。看啊,來世之門已開啟,從它那耀眼的城牆後方,未來浪潮的真實面貌正傾瀉而出。


莉蓮娜把腳從羅夏河那不停拍打的深紅色浪潮中抽回。拉札柯的嘲諷在她耳裡迴響著,接著她嘆了一口氣。

我已經受夠這些蠢事了。

她活動了一下肩膀,並把頭髮往後拉。莉蓮娜在那一刻並沒有感到恐懼或興奮。而是預料。從各方面考量,前兩個惡魔很容易擊倒。她的驚喜突襲戰術對她十分有利。

她擁有多重宇宙裡最棒的後援還真是幸運呀。

傑斯?你聽得見我嗎?在她心中的遙遠之處,她聽見一道回應。

莉莉?妳在哪裡!我們要過來了!這些群眾

人數太多了,我知道。我就在河岸上,那座門前方。傑斯,那是拉札柯,他是

「妳在哪,老太婆?」

惡魔再次用低沉的聲音說著。

在她四周,其餘的群眾開始竊竊私語。那些尚未逃開的人呆立在原地,因害怕而渾身顫抖並且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莉蓮娜皺起眉頭。她知道他是那種會玩弄她的類型。她不允許自己如此輕易地便做出反應而上鉤。

「莉蓮娜,我知道妳在這裡 . . 。」

她偷偷溜進徘徊不去的人群中,她的目光緊跟著這個慵懶地盤旋滑翔於河水上空的黑暗形體。拉札柯飛向那座敞開的門並掃視著群眾。

莉蓮娜感覺到自己的手開始抽搐。

她驚訝地往下看。

她手部的動作是 . . .不由自主的。

莉蓮娜把右手舉向她的臉,一股恐懼浪潮衝擊了她的胸口。

她自己的手指正在對她揮舞著。

莉蓮娜大聲地嫌惡並甩開了她的手。

那是一種嚇唬人的戰術,僅此而已。拒絕感到恐懼。莉蓮娜突然刻意地將同一隻手伸向她的連衣裙左側,伸向了鎖鏈面紗。

位於門上方的惡魔笑了。

「原來妳在那裡呀。」

他的話使她的脖子竄起一股冷顫。

利用眼角的餘光,莉蓮娜看見其他守護者成員抵達了。他們看起來疲憊不堪,身上有許多因鬥技場混戰而造成的瘀傷。傑斯朝莉蓮娜的方向移動,但她卻舉起一隻示意警戒的手。其他四人停在她周圍,全都仰頭望著那個惡魔。

「我不知道他有何能耐,」莉蓮娜悄悄地說道,她的聲音既急切又低沉。「不過他很強大。我們應該 . . 。」

莉蓮娜突然停止說話。惡魔垂下翅膀。他的話語-柔順、穩健、平靜-傾瀉於人群之上

到我這來吧。」

當他的話一傳入她的耳中,莉蓮娜就感覺到自己挺起了胸膛並且表情變得鬆弛。她肌膚上錯綜複雜的刺青也隨著惡魔的呼喚而點亮,雖然她正在內心深處嘶喊著,但她的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向前緩緩踏入血河中。

Art by Titus Lunter
Titus Lunter 作畫

在她漫長的一生裡,莉蓮娜熬過了許多折磨。她曾打鬥、失去、年老、任性地出賣了自己的靈魂,還有更多。但什麼都無法比上失去控制權那樣地令她感到難以忍受且憤怒。她以為自己在幾十年前和惡魔們訂下契約時就清楚其負面影響,但莉蓮娜卻從未真正地想像過後果。

莉蓮娜並不喜歡經常表現出憤怒的情緒。那是一種過熱的澡,一道失控的火焰,一件不屬於自己且令人發癢難耐的連身裙。但當拉札柯催促她的身體往前的時候,莉蓮娜卻感到怒不可遏。她沉醉於那翻騰的怒火中,並且用盡心靈之力反抗掙扎以求能奪回自身的主控權。

但卻徒勞無功。無論她的心靈如何反抗,她的憎恨永遠無法呈現在臉上。她的憤怒永遠無法牽動她的肌肉。莉蓮娜完全無法操控真正屬於她自己的東西。

真他媽的該死!

她在自己的心靈中咒罵尖吼,但位於她的意志與肢體之間的繫繩依然斷絕。

茜卓與妮莎伸手想要拉回莉蓮娜遊走的身體,接著一道強烈的死靈能量推開了她們的手。這兩個女人往後退,在衰敗與腐壞纏上她們之前急忙把手縮回。

在莉蓮娜腦中,她能夠聽見傑斯的吶喊,基定的聲音也迴盪在她耳裡,但她的注意力卻固定在面前的拉札柯身上。

去他那裡是她的身體知曉的唯一指令。鎖鏈面紗仍被塞在口袋裡,惡魔太過靠近,她的伙伴們阻止不了這股想向前走的驅力。

她想要扯下惡魔的雙眼並將它們一口吞下。莉蓮娜在心中反覆不斷地咒罵著褻瀆言詞,希望她這一連串詛咒能夠使惡魔放棄這份掌控。

但掌控依舊存在。

莉蓮娜走入羅夏河的血水中。它感覺起來滾燙、黏稠,全然地邪惡。她的身體持續走著,愈來愈深入河水。水面到了她的臀部。到了她的腰部。到了她的胸骨。

莉蓮娜的思緒從憤怒的抵抗轉為無盡的嘶喊。

她感覺到自己的腿輕輕擦過水裡的某種死屍。一條魚從她的肩膀旁漂過。河裡滿是剛死的野生動物,都因拉札柯儀式的鮮血窒息而死。在這片鮮血泥沼中沒有任何生物存活。

傑斯的聲音消逝於她心中。她已走得太遠,太深入這條河了。

莉蓮娜吸一口氣並感覺到自己的頭沒入水面。

這片液體既噁心又濃稠,她的肌膚感受著它的滾燙。

她的心跳加速並且感到害怕。

我不會害怕。他比我還弱,而且我能夠存活下來。

一道聲音在她心中嘎吱響著:「只有殺了妳才能夠存活。

鴉人。

莉蓮娜開始嘶喊。滾出去!不要是現在!我不想聽見你的聲音啊!

「只有殺了妳的每一個惡魔妳才能自由,莉蓮娜。只有到那個時候我才會停止騷擾妳。」

莉蓮娜沒時間思考那句話。

她的空氣就快耗盡了。

隨著逐漸增強的緊迫性,她想要吸氣,即便她知道自己就只會因吸了滿口血而溺斃,但惡魔對於她身體的掌控甚至凌駕了呼吸的衝動。

正當她確信自己將要失去意識時,她的身體卻自行游向水面,接著她便大口喘著氣。

她已經渡過河流並爬上另一側的河岸。她抬頭張望,一邊眨著黏膩的睫毛,看往位於來世之門後方的古陵寢基部。拉札柯站在她上方的一座石臺上,他的表情就跟莉蓮娜記憶中的一樣自鳴得意又惹人嫌惡。

一部分的她感到愚蠢。沒有其他惡魔能夠像這樣操控她的身體。她要如何對抗一個能夠把她當成傀儡操縱的人?她該使用哪種策略來對抗操控術

拉札柯低頭往下看。雖然他那爬蟲般的臉孔難以參透,但他卻看似欣喜於遇見他的立約人。柯索非與棘澤邊相當冷漠,而拉札柯則較為戲謔

「真是個驚喜呀,」惡魔輕柔地說著。

他用手示意莉蓮娜從淤泥中起身,而且毫不遲疑,她的身體便替她這麼做了,跪在泥濘裡。她的連身裙貼在她的體側,血液也在烈陽下開始結塊。

莉蓮娜感覺到這個姿勢將會使她的腳抽筋,但她卻無法變換姿勢或移動。她反而專注於自己的呼吸上,胸口以不屬於她的節奏上下起伏著,並試著把她的驚慌馴化為決心。

惡魔向前走了幾步並仔細端詳著他的臣民。「年老從來就不適合妳呀。」

拉札柯不懷好意地看著,露出一道爬蟲般的笑容。莉蓮娜想從他的臉上扯下那個表情。

「我很高興妳一直從我們的交易裡得到好處,」惡魔說道,一邊打量著位於莉蓮娜連身裙上的血。「很抱歉我弄得一團糟。有個親愛的朋友留下了一項需要由我完成的任務。」

拉札柯朝神日看去。「妳來到這裡真是非常走運。妳看得到這場演出!我很興奮能夠親眼看見。這對我來說也是個驚喜,妳知道的。」

如果莉蓮娜能夠襲擊的話,她就會這麼做。一陣嗒嗒作響的小雨突然在她的心靈後方響起-

莉蓮娜!我們看見妳了。我們正要趕過來!

在腦中聽見傑斯的聲音,莉蓮娜未曾感到如此欣慰過。拉札柯看似並沒有注意到,而且她為無法控制自己臉上的表情這件事暫時地感到慶幸。

顯然地,惡魔持續在玩弄她。「我為這份強行逼迫向妳道歉,莉蓮娜,可是我也喜愛一條呼之即來的狗。而且妳是一隻聽話的狗,不是嗎?」

他慵懶地伸出一隻手指並輕輕點了一下。

莉蓮娜感覺到自己正在點頭。當她試圖抗拒這份驅力時,她的肌肉緊繃抽搐,但她的頭卻向前傾 . . .接著往後 . . .向前 . . .又往後。

拉札柯擺出笑容,放下了他的手。「很好。」

他默默地打量了她一會兒。當他思索著接下來的指令時,一道洋洋得意的表情拉動了他臉上的鱗片。

吠叫。

「汪,」莉蓮娜以一種能夠凍結太陽的語調回應著。

拉札柯發出一道不悅的細微聲響。

「妳真的應該在簽署合約之前先讀過一遍,妳知道的。人們會把各種卑劣的條款藏在裡面。其他的共同作者們都十分坦率,不過我喜歡在我的交易裡加上一點小小的創意呢。」

拉札柯傾斜了他的下巴,並且毫無預警,莉蓮娜的右手便握拳朝自己的臉揮去。拳頭停在與她的左眼相隔一根髮絲之處。她因不帶任何情緒臉色的服從而面無表情,但內在卻不停地扭動著。

對於這份展示感到心滿意足,拉札柯默默地驅使莉蓮娜放下拳頭。在她的身體服從指令的同時,莉蓮娜的心靈則往回探入河裡,評估著有多少窒息的死屍還被埋在她後方的血水中。

拉札柯挺起胸膛。「那麼,老太婆,告訴我妳來這裡的原因吧。」

莉蓮娜的下巴突然帶著失而復得的功能打開了。她左右移動它。她身體的其他部分依然不受她操控,但至少她的話語再次屬於她自己。

她不浪費每一個字。

「你還有五分鐘可活,」莉蓮娜說道,聲音裡充滿了堅決。「你會看著我把你殺了。」

拉札柯笑了。「五分鐘。還真精準呀。」

莉蓮娜的表情沒有改變。「我是個相當守時的人。」

「我不相信。」

「我殺了柯索非和棘澤邊,」莉蓮娜帶著一絲淺笑回應。「那很容易。」

拉札柯嘲弄道。「他們都是白痴。」

莉蓮娜微笑著。「你說得沒錯。」

惡魔仔細打量她。

「我不會殺妳。不過我可以使妳受重傷,」拉札柯若有所思地說,一邊把玩著掛在他臀部的刀子。「我可以強迫妳親自執行。」

莉蓮娜傾斜了她的下巴。「四分鐘。」

拉札柯大笑。

傑斯的聲音再次出現在莉蓮娜的心靈中。

不要動。

莉蓮娜在心裡嘆了一口氣。你是在開玩笑嗎?

停頓了一會兒或許吧

莉蓮娜把注意力轉回到高聳矗立於她面前的惡魔身上。

接著是一段尷尬的沉默。

「妳真的就只有一份虛張聲勢、空洞的威脅嗎?我感到相當失望呀。」拉札柯誇張地搖了搖頭。

傑斯的聲音再次出現於莉蓮娜的心靈中,摻雜了驚慌。等等,茜卓,不要急著衝上前

「四分鐘有點久,不是嗎?」莉蓮娜帶著忸怩的笑容大聲說道。

惡魔面露怒容。

莉蓮娜咧嘴一笑。「如果是 . . .現在的話呢?」

自拉札柯頭部後方的某處,一束火焰吞噬了這個惡魔。

拉札柯發出嘶喊。

隨著莉蓮娜重獲她身體的主控權,她也感到了無比的寬慰。她急忙站起身,河流的血仍自她的連衣裙上滴下,並朝火焰的來源望去。茜卓將一道烈焰導向拉札柯那不停尖嘯的身體,使惡魔扭動掙扎,他的尾巴在他試圖奮力穿過火焰的同時狂亂地揮打著。

惡魔展開翅膀飛向空中。他全速向下朝茜卓俯衝並撞上她的側邊,使這位烈焰術士撞上古陵寢的側牆,傳出一道猛烈的重擊聲

莉蓮娜轉身把手伸向河流,一邊提取她的力量,但拉札柯卻怒吼了一聲把目標轉回她身上。

「休想,」惡魔咆哮著,接著莉蓮娜感覺到她的肩膀自行脫臼了。

她立刻發出嘶喊,一半是疼痛而一半是憤怒,然後她發現自己的聲音被強制消失了。拉札柯站穩腳步,伸出手並皺起眉頭,再次攫取了操控權。

突然有一陣沙礫、岩石,與蘆葦高速撞上了這位聚精會神的惡魔體側。一個巨大的元素現身,河岸構成了它的身體。當它起身時,許多未受這道血咒語污染的井水自上面串流而下。

隨著拉札柯的專注被打斷,莉蓮娜再次因重獲控制權而顫抖著。

她馬上就把自己的肩膀推回去並同時發出一道呻吟,然後再次把手伸向河水,陰暗的能量在她編織咒語時傳遍了她全身。

受傷又大感驚訝,拉札柯不停刮擦抓耙以逃離這個元素並回到空中。在他身後,妮莎幫助茜卓起身,一邊關注著她的元素。當拉札柯從元素的軀體上扯下一大塊土壤時,他朝莉蓮娜伸出一隻具有利爪的手以重新攫取操控權。

這份努力只有一半管用-莉蓮娜的雙腿癱軟,不過她的身體仍屬於她自己。

元素再次重擊惡魔,於是拉札柯便將全部的怒火轉向這個生物。他從它的側面扯下一塊塊泥巴並撕碎蘆葦。他咆哮著咒罵並用尾巴在它的體側打出一道裂隙。當他舉起拳頭準備給予最終一擊時,他再度被火焰包圍-茜卓,再一次站起身,朝這個惡魔釋出了一連串火球。

莉蓮娜感覺到她的右側癱軟無力,接著她便倒向地面。

拉札柯把一隻手對準她,另一隻手則將妮莎的元素牢牢固定在地上。

莉蓮娜對著地面大口喘氣並感覺到牙齒間的沙礫。在遙遠之處,她看見元素倒在地上。妮莎早已撤退到古陵寢的另一個部分後方-顯然她無法獲取足夠的魔法力來維持那個元素的活性。拉札柯現在已飛到空中並輕易地閃躲著茜卓的火焰。

傑斯!莉蓮娜在她心中大喊著。

不過當這些在她心中成形時,她突然停了下來。

她的呼吸停止了。

她試著要吸進空氣,但她的橫隔膜卻完全靜止不動。

莉蓮娜又試了一次並發現自己無法呼吸

拉札柯降落在她面前,背對著莉蓮娜,一邊嘲弄著茜卓。

莉蓮娜看見茜卓在他後方遠處正準備瞄準這個惡魔。她才明白茜卓看不見倒在地上的她。

莉蓮娜無法呼吸。她無法移動。而且這位烈焰術士正瞄準了站在她正上方的惡魔。

傑斯!

傑斯的聲音再次出現在她腦中,既狂亂又分神。基定在妳的左側!

當莉蓮娜感覺到一隻隱形的手抓住她的肩膀時,她抽動了一下。傑斯一定是隱蔽了基定以協助他接近她的位置。

她看著基定的軟劍閃爍現形,在拉札柯背上劃出三道粗厚割痕。惡魔痛苦地嚎叫,接著莉蓮娜便開始咳嗽並急切地深吸一口摻雜著沙礫的空氣。她用手肘撐著坐起身體,不停地大口喘氣。

基定的聲音在她耳邊咆哮著。「快一點。」

「我正打算這麼做,」莉蓮娜沙啞地說道。

她感覺到一股明亮、陌生的魔法包覆了她周圍的區域。基定延展了他刀槍不入的能力,在她與惡魔之間建立起一道安全的屏障。

過了一會兒,她四周的空氣便被火焰吞噬。

現在莉蓮娜能夠看見基定正蜷伏於她上方,用他的魔法包圍著他們兩人,一座金色圓頂將他們與煉獄隔絕。

拉札柯蹣跚地衝出這片火焰,在被第二個元素撲倒之前胡亂地揮打著。這個元素把惡魔固定在地上,接著拉札柯發出怒吼,他的肌膚因茜卓的烈焰轟擊而起了水泡。

莉蓮娜站起身。她向前走而基定站在她身後,依然維持著他刀槍不入的防護盾。莉蓮娜感覺到第三道魔法的刺痛-傑斯一定使他們無法被拉札柯看見。

傑斯,我需要你干預他對我的操控。

傑斯的聲音裡迴盪著沮喪。不然妳以為我在過去的十分鐘裡都在試圖做什麼?

她沒時間聽這個。

撤除隱身術並趁他分心的時候專注在那上面啊!

拉札柯的眼神變得渙散。

搞定他了,動作快,傑斯說道,他的心靈之聲聽起來相當吃力。

「前進,基定!」莉蓮娜堅決地說道。

莉蓮娜向前走入這面火牆中,血液從她身上滴下並在落到地面時嘶嘶作響。基定把手靠向她的肩膀以強化保護著他們兩人的魔法。

在刀槍不入的屏障後方,煉獄的熱焰感覺起來相當溫暖。幾乎到了舒適的程度。莉蓮娜在強光下瞇起眼睛並認出了位於她面前的拉札柯形體,正在與妮莎那由沙礫與河水構成的巨型元素搏鬥,他的肌膚也因周圍的大火而變得焦黑。

莉蓮娜從她的連衣裙中抽出鎖鏈面紗。

妳不需要那個,傑斯在她心中說道,它只會傷害妳

莉蓮娜因傑斯的插嘴而面露怒容。

不過 . . .他說得對。

這次她不需要用到它。

就讓這個惡魔見證她只憑自己就能支配多大的恐懼。

莉蓮娜把面紗塞回她的連衣裙中。如果情況變得危急的話,她總是能夠再次把它抽出來,但現在她想測試自己的能力。她面前這位垂死的惡魔使她感到特別地寬容

「拉札柯,」莉蓮娜喚道。

惡魔的身體起了水泡並且被固定在河岸上。他的臉被焚燒、融化、起皺:一臉憤怒的怪相。

莉蓮娜高傲地抬起頭,以一種希望他能夠感受到的方式往下盯著拉札柯。

「看我怎麼殺你。」

她舉起雙手並把她的力量投向河流。

河水因移動而開始沸騰翻攪。拉札柯睜大了眼睛。

現在就動手!傑斯在莉蓮娜心中吶喊著。他在鄰近之處閃爍現身,撤下了他的匿蹤術,同時他心靈的聲音也因費力而變得緊繃。莉蓮娜驚訝地看著他-這位心靈法師已經偷偷來到比她預期更近的距離了。當傑斯露出痛苦的表情時,莉蓮娜感覺到她的手抽動了一下,而同時拉札柯正努力要重新取得操控權。輕彈了一下她的手腕,一群死亡動物便自血河中湧現竄出。魚類、烏龜、蛇、河馬、水鳥,以及溺斃的羚羊成群地自深紅色的羅夏河中扭動著升起。它們張大了口,亮出了利牙,激烈地爬出河流並朝惡魔那焦黑的身體衝去。

莉蓮娜移動這群動物就像在移動自己的身體。她的操控存在於自河流的濃稠血液中冒出的每一個魚鰭、爪子,以及牙齒裡。她感到浩瀚之力:無邊無際、強大,遍佈於這片復甦的亡獸浪潮中。她分不清自己與這數百個亡獸之間的界線。剎那間,莉蓮娜記起了擁有神一般力量的感受。

惡魔奮力想自妮莎的元素手中掙脫。發出一聲怒吼並扭動了一下,他掙脫並展開翅膀-宛如一張位在腐爛框架上的老舊帆布-再次飛到空中。莉蓮娜朝他送出一發死靈能量,接著他便墜落地上並劇烈抽搐著。這團混亂的不死生物立刻撲向惡魔,毒牙與利齒和尖角不停撕扯著皮肉。

茜卓、基定,還有妮莎都轉過身去,避開屠殺場面。

但位於莉蓮娜身旁,傑斯卻呆住了,無法把視線移開。

莉蓮娜感覺到他正小心翼翼地輕觸著她的心靈外緣,請求能夠窺看一眼。莉蓮娜迎接了他的心靈之眼。看吧傑斯,她想著,看看我接下來打算做什麼。

隱約之間,莉蓮娜聽見傑斯在她後方因厭惡而作嘔。

他立刻就從她的心靈中退出,但莉蓮娜不在乎。她忙得很。

拉札柯痛苦地嚎叫著,並且突然被猛烈地拖向河水。莉蓮娜扭動了她的手,接著有二十四隻鱷魚屍體咆哮著爬上河岸。他的腿卡在其中一隻野獸的嘴裡,拉札柯試圖起身爬離河水,但已經太遲了。莉蓮娜放開對其他生物的操控並將她的能量與心靈注入這些鱷魚的屍體中。強壯的肌肉與鋒利的牙齒。一個渴望著生者皮肉的不死生物。

隨著她把意識分散於她面前這二十四隻死亡的鱷魚身上,她咬牙切齒地發動攻擊。她那二十四個肚子飢餓不已,並且張開了她那二十四個血盆大口。毫不遲疑且毫無人性,她的二十四個分身吞噬了惡魔拉札柯最後的部份。

她大快朵頤,而他則悽厲嘶喊

這群鱷魚將惡魔的殘肢拖入血河,它們的尾巴猛烈地拍打水面,在空中濺起了深紅色的血弧。它們成群推擠並把牙齒埋入惡魔的皮肉中。

莉蓮娜能夠感覺到自己漸漸變得飽足。她的二十四個嘴巴緊咬著四肢並旋轉身體以將它們完整地自軀體上扯下。她的二十四個巨口吐出鮮血並吞下了焦黑的皮肉。不會剩下什麼能夠復生的東西。她大笑,鱷魚群也同時發出嚎吼。阿芒凱的詛咒將得不到這具屍體。

正當她那蠻野、分散的心靈將惡魔生吞活剝時,她自己的牙齒也下意識地緩緩磨動著。

她放聲大笑並隱約聽見傑斯在她後方沉重地喘著氣。

莉蓮娜,已經夠了傑斯懇求著。莉蓮娜,他已經死了。請妳停止。

莉蓮娜用她自己的身體張口吞嚥,但卻什麼也沒嚐到。

她因消耗體力而大口喘著氣。

並且笑得極為燦爛。

她感到無比的滿足、寬慰,以及美味地殘忍。她不想要停止。

莉莉,夠了。

莉蓮娜把手放下並從鱷魚群的屍體中退出。它們突然抽動了一下,並且過了一會兒,在它們復生的自主意志之下朝上游游去。漂浪詛咒已接手掌控。

她辦到了!

莉蓮娜咯咯笑著並精疲力竭地倒在沙地上。沒有任何酒比自由的滋味更甜美,沒有任何勝利比擁有自主權更令人滿足。莉蓮娜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不過躺在羅夏河岸,凝視著閃爍的藍色避世簾,她感覺到彷彿這一切其實都是可行的。彷彿她能夠擺脫其他人以及她所鄙視之物的操控。來自守護者的協助更提供了達成她目的的手段。一切都照計畫走!

風速增強,一道熱風將她的頭髮自她的臉上吹散。她從眼角的餘光看見傑斯。他正站在她旁邊,帶著一種難以解讀的表情向下凝視著。莉蓮娜能夠在他後方的地面上聞到他的嘔吐物氣味。

「我辦到了,傑斯。」

莉蓮娜再次咯咯笑著。

「我吃了他。」

傑斯刻意不做出回應。

「對付另外兩個惡魔容易多了。他們無法對我做出他所做的事。現在就只剩一個了。然後我將再次全然地屬於我自己。」

已經開始感到疲累。莉蓮娜知道自己的話並沒有什麼意義。她吃力地坐起身。

「你吐了嗎?」她在疲倦的吐息中問道。

傑斯沒有回應。

基定、妮莎,與茜卓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們原本都站在一旁,遠遠地看著莉蓮娜的復仇,然後現在開始走向前,因這場衝突而傷痕累累。

「謝謝你們所有人的協助,」莉蓮娜帶著夾雜了呼吸聲的感激笑容說道。

基定交疊雙臂。「我們做了應做之事。現在我們需要專注於波拉斯的到來。」

「沒錯,」她說,用她連身裙上的一條緞帶固定住她的頭髮。「首先,我們得喘口氣。」

「我們沒時間休息了,」妮莎帶著罕見的煩亂說道。「就我所能感應的,拉札柯的血咒語已經開始一道巫術連鎖反應。預告波拉斯歸返的『時刻』需要由這個惡魔來啟動。」

莉蓮娜以不停顫抖的腿站起身。沒有任何人伸出援手。

「沒有拉札柯從中作梗,我們將會有更好的準備來面對他,」莉蓮娜說道。

「我同意,」基定說道,「不過我們介入並拯救了妳,儘管妳欺騙我們關於這個惡魔存在的事。」

「而且那相當奏效呀,不是嗎?」莉蓮娜反擊。

茜卓舉起手緩和這段對話。「我們沒時間爭論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得分頭進行以避免更進一步的傷亡。」

「我 . . .同意。」妮莎說道。她看著傑斯並且變得沉默不語,這兩人正在進行一場安靜的心靈對談。

在這片寂靜下,基定開始主導談話。

「我們需要重新振作並保存我們的力量。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將希望在尼可波拉斯抵達時進行突擊。讓我們攻其不備,而非等他主動來襲。」基定刻意地看著莉蓮娜。

莉蓮娜翻了一下白眼。她對於自己擊倒這個惡魔的方式感到問心無愧。不過她也無法否認其他人正以冷漠的眼神看著她。基定拙劣地試著要藏起深鎖的眉頭。茜卓的嘴巴抿成了一條緊繃的細縫。妮莎公然地露出怒容。傑斯看起來則是最心不在焉的。

「讓我們尋找一個有利位置為尼可波拉斯的到來進行準備吧,」基定說道。他們轉身朝門走去,穿過門檻回到了拿塔蒙。

只有傑斯還逗留在後方,以一種難以理解的表情注視著莉蓮娜。

「不要那樣看著我,」莉蓮娜說道。

傑斯沒有眨眼。「如果妳再像那樣失控的話,我將不會袖手旁觀。」

「那是必要的手段。」莉蓮那聳了聳肩。

傑斯搖了搖頭。「那是過度殺戮。」

莉蓮娜以一道笑容嘲弄著。「我做了必要之事。」

她轉過身去,將頭髮從臉上撩起拉緊,然後跟著其他人離開。

傑斯又多站了一會兒。他看往羅夏河岸上的血跡,儘管身處炎熱的下午並且額頭上積著汗水,他卻打了個冷顫。


鵬洛客檔案:莉蓮娜維斯
鵬洛客檔案:傑斯貝連
鵬洛客檔案:茜卓納拉
鵬洛客檔案:基定尤拉
鵬洛客檔案:妮莎瑞文
時空檔案:阿芒凱​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12日

火花之戰:拉尼卡—灰燼 by, Greg Weisman

想要更多魔法風雲會的故事嗎?登錄到Del Rey的郵寄清單,免費看 Django Wexler 所著 20 篇的前傳 (英文版) 前篇故事:絕望行動 如果你正在閱讀 Greg Weisman 所寫的火花之戰:拉尼卡且不想被劇透,這篇故事與小說的第 50 到 67 章節有所重疊。 父母們,請注意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適合年輕讀者閱讀的內容。 一 大部分事情都進行得很順利...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19年 6月 5日

火花之戰:拉尼卡-絕望行動 by, Greg Weisman

前篇故事:火花之戰:拉尼卡-危急特務 此篇故事包含由Greg Weisman所著之火花之戰:拉尼卡小說的劇透。 父母們,請注意這篇故事可能含有不適合年輕讀者的內容。 一 泰佑、卡婭大人、查雷克大人、瓦絲卡女王和我盡可能地帶他們使用葛加理通道前進。但以前聯通葛加理與拉鐸司公會大廳的直達通道,自從賈雷,也就是葛加理前任公會長,在鋭茲瑪第被一位拉鐸司血祭司殺死之後就關閉...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

我們在本網站上使用 Cookies 來個性化頁面與廣告、提供社交媒體功能、以及分析網路流量。 按下「是」,代表您同意我們設置 Cookie。 (Learn more about cookies)

No, I want to find ou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