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6年 4月 27日

By Alison Luhrs

Alison Luhrs is a game designer for Magic: The Gathering. She is also a playwright, improviser, and tweet farmer.

前篇故事:莉蓮娜的憤慨

在艾維欣失蹤期間,一對瘋狂又邪惡的姊弟達成了他們最偉大的成就。死靈術士基沙喚醒了不死食屍鬼大軍,而她的弟弟基拉夫,一位屍嵌師專家,則創造了類似的屍嵌軍團-由不同身體部位拼接而成的跛行屍體。每一方都希望能在這場瘋狂的姊弟鬥爭中贏過另一方,基沙與基拉夫用他們的殭屍大軍圍攻瑟班城,向這座神聖的城市送出了一波波的孽物。許多平民百姓與護教軍在守護瑟班的過程中倒下,而艾維欣教會的領導人-月主教米凱耶-則於瑟班守護者莎利雅擊退怪物們之前的一場襲擊中被殺害。歐吉克,一位教會鬥士,逮住了基沙並將她囚禁在騎士之牢中。但基沙與基拉夫之間的較勁將不會輕易結束。


烏姆的盧德維,

我希望這封信能安全地送到您的手上-畢竟比起訊使,屍嵌更適合作為保鏢。我相信我們上次見面是在數年前我父母的一場聚會上。我有許多無聊的回憶,關於被迫悶悶不樂地為大人們彈奏大鍵琴,同時我那差勁的姊姊則唱歌取悅賓客。有多少個晚餐我都希望能與當代最偉大的法師們同桌,而非坐在一個嘎吱作響、如孩童般大小的音樂長凳上!您在我母親的社交圈裡總是具有如此高的名望,而且您的天賦與惡名昭彰使我從小就渴望能拜您為師。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從那時起,我已成為一位令人欽佩又受歡迎的拼接師了!

現在的我相當有名,而且您一定聽過關於我勇敢又幾近成功地入侵瑟班的事。多虧我的機智與矮小身材,我躲過了追捕,並已回到我位於卓斯塔城遺跡裡的實驗室中。在我回來以後,我已開始努力擴增我的知識與技巧。身為藝術與煉金術的從業者,隨著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深入死靈術的製造技藝,我正期望您能夠提供一些我所急需的洞察。

請求您將任何您認為會幫助我學習的煉金術文獻傳給我會造成您的困擾嗎?我非常需要一位導師,而且為了發明與創新,我想不到有其他任何能夠協助我的人選。一旦復活一具屍體後,您偏好用來避免腐爛或更進一步壞死的方法是什麼?再添加第二個肝臟是否能協助控制代謝系統中的毒素?您偏好經由元素轉變而復活的方法是什麼?您對德利亞大維森的活體病人大腦萃取方法有多熟悉?我正因期待您的回信而狂喜不已!

真誠地,

基拉夫西卡尼

歐吉克指揮官,

我在極大的痛苦中寫這封信給您。離開騎士之牢的運輸商隊在今天早晨被一群浪客屍嵌襲擊了。

在我指揮下的守衛們正要將人犯基沙西卡尼押往瑟班接受處分。監獄與城市之間的道路經常是人來人往又安全,但依照您的指示我把與商隊隨行的守衛人數增加了三倍。天氣充滿濃霧並且灰暗-對這部份的加渥尼來說並沒有什麼不尋常。當光芒正開始要探出地平線時,我們突然遭到一群可怕、凶暴又畸形的屍嵌攻擊。我們英勇地保護商隊,但這群生物的惡意與意志實在難以制伏。儘管我們有額外的援軍,仍有四分之一的隊伍成員死去,而人犯也看似在這場混亂中逃逸。

這些屍嵌與我過去所見的不同。迅速、多肢,彷彿它們的創造者正在為它們那噁心的發展測試一種新配方。我的部隊沒有什麼勝算。

我從位於梅瓦德丘陵的避難所寫這封信給您。我在這場攻擊行動中只受到輕傷,但我相信人犯可能正前往海岸。她比我早半天出發,但我正在追趕她。

當我得知更多訊息後將會再寫信給您。

-執行官葛俐

基拉夫,

猜猜看是誰剛逃出了監獄!

你最摯愛的姊姊,

基沙


基沙,

妳不需要才剛說出「猜猜看是誰」然後就在簽名裡回答了,白癡。

為什麼妳要從家族老房子裡寫信給我?我以為它已經被摧毀了-在那場意外過後確實沒有任何東西留下。我曾想過妳一旦自由後會回到妳自己的領地去。

-基拉夫

基拉夫,

或許我現在已重獲自由,但當我第一次被逮捕時的難堪與憤怒真是難以言喻呀,弟弟。我竟然愚蠢到試著進行你那個蠢計畫,被守衛抓住的我真是個失敗者。

看似命運本身也參與了我的釋放,而且我在從騎士之牢前往瑟班的運輸商隊裡逃了出來。我被銬在一輛覆篷馬車的後方(還戴著口套和所有東西)並且聽見外側的可怕騷動。從來就不是個讓機會白白溜走的人,我用雙腳掠過鎖鏈並撞擊車門,在這場攻擊中帶著我僅剩的尊嚴逃進濃霧裡。你覺得如何?我靠自己逃了出來!我的喜悅很短暫,而現在我感到的不適已經超越了逃脫的激動。

我在我們可悲地嘗試將瑟班夷為平地之前就捨棄了我那古老的領地,而且我知道那裡並不會留什麼給我。在我拿掉口套與鎖鏈之後,我認為我最好還是回到位於涅非利亞的家族老家去。瓦礫都已崩解,它還依稀存有煙霧、灰塵,與防腐劑的味道。有些房間還能夠居住,但我卻無法忍受進入爸爸的書房。我們爸媽最後扭打的證據仍排列在牆邊。

經過這麼長的時間,罪惡感的重量仍掛在我身上。試圖要從我自己身上除去這份感覺,我復活媽咪和爸爸以為我們對這棟房子做的事向他們道歉。告訴他們我對這場大火感到非常抱歉,以及你和我都無意繼承我們爸媽對彼此的厭惡,這都讓我感到無比欣慰。我提到了我在瑟班的失敗,提到我們在這些年來變得漸行漸遠,提到我被戴上鎖鏈與口套時的羞辱,而你卻歡欣地逃走了。他們當然無法回應,但這個經驗對我來說卻十分療癒。

有鑑於近期的這些事件,我希望在死靈術戰爭法條裡加上一段附錄來排除在戰鬥中使用親屬或家族寵物(我知道你還有小花剩餘的部份)。在回信裡註明你希望我們下一場對決的時間與地點。

你摯愛的姊姊,

基沙

基沙,

妳真是難以置信地不負責任呀。把媽咪和爸爸放回屬於他們的地下。

現在我正在進行比死靈戰爭更重要的事。我很高興妳離開監獄了,但顯然妳太過愚蠢而沒認出我給予的協助。請不要再聯繫我了。

-基拉夫


基拉夫,

我讓你的屍嵌帶回幾本煉金術文獻。我相信你應該會在裡面找到你正在尋找的答案。

如果你願意順服,我非常高興能將你納入我著名的門下。你的母親是一位極具天賦的死靈術士,很明顯地她養育出了一位出色的傳人。未來請不要猶豫與我聯繫。葛雷琴西卡尼的任何一個兒子都是我的兒子。

你的家族在他們對於黑暗技藝的喜愛上總是饒富趣味。讓我們享受我們的才華並開始進行史上最偉大的遊戲吧!

-盧德維

盧德維,

非常感謝您的回信,我期待能仔細閱讀您送來的註解文獻。

但拜託,請不要以輕浮的態度談論我們的技藝。

我徹底地厭惡遊戲。

-基拉夫


親愛的繩織肉乾,

不負責任?不要像個小孩一樣對我大吼大叫!我是當代最有才華的屍鬼牧者之一-我能夠做到你夢想自己能達到的成就。(我曾聽過你試著要吹口哨-真可悲呀!)你可能認為死靈戰爭對你來說太容易了,但我知道那確實是因為你以為我得依靠才能夠運作。

-基沙

附註:我將儘可能回想起所有我最喜愛的關於你的綽號。我們正式開戰。


歐吉克指揮官,

在追逐一段時間之後,我已經趕上了位於涅非利亞的基沙。她目前居住在一座古老莊園的廢墟中。我正從遠處觀察並等待支援前來進行逮捕。

關於我目前的處境,我變得愈來愈不自在。我的羅盤突然開始失控:指針會自行旋轉,經常性地搖晃並停在與不久前完全相反的方向上。空氣感覺帶電,彷彿附近有一座風暴,但天空卻沒有顯現出任何活動。我不知道為何這些異常狀況逐漸增多,但這並不像我之前曾遇過的任何事。

某種更加危險的東西支配了我的注意力。我相信基沙又開始召喚了。食屍鬼的活力高漲,而且當我在涅非利亞海岸附近行進時還差點跌進許多空墳裡。我從未親眼見過一個死靈術士工作,但我現在能夠肯定地說我曾聽說過一位。怪異的哨音充斥於夜晚的濃霧中,輕微的顫音讓我緊張並使我脖子上的汗毛直豎。她沒有製造任何光線或閃光;她的魔法反而是一首與海浪交織在一起的瘋狂歌曲,穿透冰冷的沙土將亡者自沉眠中喚醒。我現在終於理解為何您要求我們在囚禁她時給她戴上口套。

最令人感到不安的就是這群食屍鬼本身相當平靜。那些聽到這首歌的不死生物們並沒有打鬥、跛行,或暴烈猛擊。它們就只是走向它們的指揮。她的召喚看似帶有某種目的,就好像這些怪物是某個我所不知道的任務的工具。

隨著每個夜晚過去,情況變得愈來愈難以捉摸。我在追逐這位屍鬼牧者之前會等待更進一步的指示。

-執行官葛俐

親愛的香腸裁縫,

我交了一個朋友!而且她和我差不多年紀!我是這麼認為!

她看起來需要一些綠色植物和紅肉,但我想她作為我的第一個朋友將會讓我感到相當滿意。我在帶媽咪散步的路上遇見了她(現在爸爸已經回到地下了)-這個女人就只是走到我們面前而且絲毫不感到恐懼。她上下打量著媽咪並問我是否就是將她喚醒的人。我驕傲地承認了,而那個女人禮貌性地微笑了一下並問我是否能輕易地重複這個過程。好古怪呀!我禮貌地點了點頭,然後從她腳下喚起了五個食屍鬼和半匹馬。

當它們一爬出地表時,這個女人便抽出一把巨大的劍並當場把我的每一個食屍鬼劈成兩半。她笑得合不攏嘴。我立刻就知道我們註定要成為最好的朋友。

那個女人自稱娜希麗,她很聰明而且對我的工作非常感興趣。我向她展示如何正確地吹口哨以讓亡者做它們該做的事。娜希麗被我的天賦逗得樂不可支,並說她可能不擅於此道,但卻看似非常地想知道我的能力到哪種程度。我又再度召喚了,而且我覺得那真美妙!

所以就這樣了。繼續做你的回針縫和針繡花邊吧-我已經有了一個新伙伴而且我根本就不需要你了!

-基沙


親愛的生肉刺繡工,

你為什麼不回我信。是因為你有了一個女朋友吧,不是嗎。

-基沙


基沙,

不要提到那件事。莉莉從來就不是我的女朋友!她在瑟班拿了米凱耶的屍體後就離開了。自從我們短暫的相識之後我就沒再見過她。她很恐怖而且我恨她。

我也恨妳。停止用妳那些古老糟糕的綽號稱呼我,而且還要感謝我幫助妳逃脫。

這是一隻長滿痛風結石的腳。它讓我想起了妳的人品。

-基拉夫


執行官葛俐,

有其他派駐於涅非利亞的人員向我匯報在海岸外側有個奇怪的結構物正在被建構當中。亡者的數量可能遠超過你能夠獨自處理的範圍-現在就撤退。

-歐吉克指揮官

親愛的濕軟縫被師,

娜希麗已經離開我一會兒了。我的工作仍持續著。不覺得那很美妙嗎?現在我是個職業婦女了!

當我停下來回想我目前的狀態時,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能夠找到這個新朋友。若沒有娜希麗我就毀了。我賣掉了位於古老死靈戰爭場地隔壁的古老資產,而且我之前所有的資源都已投注到我的新事業中。

我的新朋友向我要求一群建築工軍團,然後我就替她喚醒了一團!對於使用這些殭屍的目的她閉口不談,但當我詢問是否要它們建造一座用來慶祝我們的天賦的石碑時,她揚起眉毛並帶著極大的熱忱點了點頭。

聽到那個了嗎?我們正在建造一個向我們的偉大致敬的紀念碑呢!

娜希麗非常支持我。她讚賞我的食屍鬼,而且我想如果我的表現夠好的話,她甚至會替我製造一個用來把你開腸剖肚的武器。我看過她的作品-她對石頭可是非常專精呢。

對於你說「感謝你幫助我逃脫」這句話的意思我實在是毫無頭緒,但我確信你只是想試著照慣例侵入我的大腦。你那愚蠢的伎倆對我根本沒用!

-基沙


基沙,

這次妳太過分了。

我不想再玩什麼把戲。我幾乎要完成我最偉大的創造物了,而我只希望妳能忘記這一切。

是我派屍嵌把妳從商隊監牢裡放出來的。我費盡千辛萬苦打造一組攻擊部隊來擊敗妳的逮捕者,但妳連一次都沒有感謝我讓妳重獲自由。

在這片該死的鬼地方教區裡還有誰有能力建造數十個屍嵌?!難道妳認為自己足夠幸運到剛好遇見那些由我製造並讓我名聞天下的生物嗎?!

妳的無知侮辱了我,而且妳對於我們童年往事的堅持更是可悲。像我一樣長大吧,親愛的姊姊。我只不過是想幫妳而已。

-基拉夫

歐吉克指揮官,

即刻離開。西卡尼小姐突然變得極為暴怒。我的巡衛正處於危險之中。我從梅瓦德丘陵寫信給您,但打算馬上返回瑟班。為我們的解救與安全歸返祈禱吧-她還沒開始跟蹤我們,但我害怕在西卡尼小姐目前的狀態下,她幾乎能做出任何事。

-執行官葛俐


基拉夫,

你是個傲慢、目中無人、污穢的混蛋。你竟敢天真地假設我無法自行逃脫?!

我是個白痴才沒儘快發現真相並認出你的那些屍嵌。把你那些自以為是的道德標準留給你該死的自己吧。我從不需要你的幫助,而且我絕不需要靠你來救我。

我將在我們的土地上名留青史。只要我們的紀念碑高聳堅定地矗立在海中,我和娜希麗的偉大故事將會永遠流傳!我們的實體遺產毫無疑問地將永久矗立,而且我們的榮光將會轉化整個依尼翠!

這一切,當然,將會在時機成熟時發生。正如你所見,我選擇了一位非常特別的訊使來遞送這封信-我希望你不介意我派媽咪把信送給你。畢竟,對許多事你總是站在那邊。我已指示這隻生物協助你完成任何你要求的任務-除了要求它離開以外的每一個任務。

你喜歡我幫助你的感受嗎?難道我介入並假設你無法獨自辦事也不會讓你心懷感激嗎?!比起繼續娛樂,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看著你母親的眼睛並想想我。如果你把自己的姊姊看待成一個無法自己雙腳站立的小孩,那麼我就會派那個總是會永遠提醒你是個小孩的人去找你。

願你在你母親僅剩的臂彎擁抱裡找到憐憫。

-基沙


依尼翠闇影故事檔案庫

時空檔案:依尼翠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