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執政院

Posted in Magic Story on 2016年 10月 19日

By James Wyatt

James Wyatt joined Magic’s creative team in 2014 after more than 14 years working on Dungeons & Dragons. He has written five novels and dozens of D&D sourcebooks.

前篇故事:鬥技場對決

金屬法師泰茲瑞打算用一場公開比賽來拿琵雅納拉殺雞儆猴。但守護者的鵬洛客們為了泰茲瑞的出現而在卡拉德許集結,闖入了比賽並且將琵雅納拉從執政院的監禁中解放。但泰茲瑞的計劃永遠不是那麼簡單,甚至連公開展演都是另有目的─多溫班恩正在試圖理解。


多溫班恩惱怒的搖了搖頭。在他周圍,一個千瘡百孔的計劃正在一場全然的混亂中展開。

在展覽會場,執法長拉納吉的士兵們正在用他們那特別笨拙的手法搜刮發明物,而自動機則進行著明目張膽的威脅以支援執法官的合法威權。四處都在爭吵,並爆發著肢體衝突,發明家們大聲地表現出預料中的情緒波動,從暴怒到心碎絕望。自始至終都有一股恐慌的暗流,那群逃離鬥技場的觀眾們,而且泰茲瑞本應在該處展演對付亂匠琵雅納拉。但泰茲瑞已經溜到了執政院旗艦的乙太尖塔上,於是多溫便得前往那個地方─同時穿過這片混亂。

如果泰茲瑞在指派執法官行動前先跟我討論過,多溫心想,一切都會進行的順利許多。

「妳!」他對著一個附近的執法官咆哮,從腰帶上辨識出她是一名執法官。「必須在群眾以更暴力的行為表達他們的挫折之前將其驅散。」看著他手指的方向,官員點頭表示了解。她開口想複述他的指示,但他還沒說完。

「另外,那傢伙必須更謹慎地去處理那把劍,不然他─或是另一個旁邊的市民會被切斷手腳。那台推車無法承載那個正在被填裝進去、又被稱作『魔法力庫』的東西的重量,你必須確保所有的執法官都不會把腳踩進去。」他曾經確保這個乙太化社會的所有裝置、產品,在展會上都被圍籬隔開,以確保每一位觀眾的安全。當推車的一根輪軸因重量而斷折時,他皺起眉頭,同時六位強壯的士兵正手忙腳亂地試圖不讓它傾倒於他們其中任何一人身上。

執法官跑向事故現場,匆忙中忘記了他所有其它的警告,多溫嘆了口氣。能否阻止下一場災難就得看他了。他迅速的走向了躁動不安的發明家們,並在靠近的同時抓住了兩個離他最近的執法官的手肘。

「市民們,請離開,」他說「為了你們自身的安全。」他把兩位士兵推到他的前方,然後他們開始疏散群眾。很好。下一個。

啊,太遲了!那個拿著劍、笨手笨腳的傢伙已經砍到了自己,幸運的是,傷勢比最糟的狀況要輕了許多,有人已經跪在他旁邊,在他手臂的傷口上方繫上止血帶。多溫點點頭,對充份的照護表示滿意─但仍惱怒其為何無法被預防。

附近,一位發明家將一台精巧的振翼機裝置抱在懷中,就像抱著孩子一樣。當一位執法官走向她時,多溫立刻就料想到事情會怎麼發展:執法官會從她手中將其奪走,發明家會憤怒地尖叫並且嘗試把它搶回來,接著從執法官身後笨重地走上前來的堡壘機械獸將會制止她。做好這件事必須折騰這麼久嗎?表明你的身份、解釋你的目的,保證會盡最大的努力來照顧它,並確保物件上會附有發明家的名字。

但很明顯地這樣的要求還是太多了。在他能夠趕到之前,事情的發展正如同多溫預測的一樣,而機械獸必須牽制著發明家直到她氣沖沖地衝往另一個方向,顯然打算要做些什麼。

這不但是個有缺陷的計劃,而且還執行的很糟糕。他對他所愛的執政院期待的更多。不過,他早已習慣於接受諮詢,習慣在正式施行前具有改善這些計畫的機會,而不是狼狽地清理留下來的爛攤子。執政院已經認可了他的才華,將其升任高級督察,監督新的設計並制定安全標準。泰茲瑞同樣也看見了他的潛能,他找出瑕疵的能力不僅適用於發明物,也能運作在錯綜複雜的執政院官僚結構、發明家博覽會,以及泰茲瑞權力的崛起。是的,多溫也看過,並巧妙的幫助金屬法師修正了一兩個他計劃中的缺陷,泰茲瑞因此獎勵了他。

發生了什麼事?他納悶著。

不知何故,他失去了泰茲瑞的青睞嗎? 泰茲瑞是否將這些鵬洛客的到來怪罪於他?多溫感覺到自己變得警戒。根據他當時所能獲得的情報,聯繫這些鵬洛客─『守護者』─是他在該情境下所能採取的最佳行動方案。泰茲瑞不能因此責怪他。

然而傷害已經造成,鵬洛客們已經來到這裡而且執法官們正在進行泰茲瑞交付的任務,善後的責任落到多溫班恩身上─事實上他正費勁地在整個城市中修正他能力所及的一切。他的才能也有副作用,那使他非常難以對看到的瑕疵視而不見。他無法坐視他的城市、他的執政院陷入混亂卻袖手旁觀。

當他靠近尖塔的時候,一陣爆炸如同喇叭聲似的在廣場上方響起。就在前方,一台類似大象、精巧製造的鑄生組構體─發明者甚至排除萬難重現了他的震天咆哮以及頭部的搖擺動作─用他巨大的螺旋尖牙將執法官們擊倒在地。士兵們試圖低身閃避或用長矛戳刺這頭鑄生野獸,但金屬矛尖的鏗鏗碰撞對牠的金屬板甲沒有造成任何作用。多溫一面撅起嘴唇,一面快速地迎向這場騷動。

我無法出現在所有需要我的地方,他想著,以消弭這個不當決策所造成的衝擊。

他抓住了一位執法官的胳膊將牠往後拽,及時躲過了巨象的長鼻揮擊。「聽著,」他說。

「我有點忙!」執政官打斷他。

「如果你忙著當隻無頭蒼蠅,我倒寧可你去一旁閒著」多溫說。「聽好並且看著。」

執行官對他困惑地眨了眨眼,多溫把握機會開始解釋。「看著,當長矛戳向鑄生動物的喉嚨時,它都會起身用後腿站立。無一例外。然後他會用他的前腿踢擊。這裡,告訴他們。」

「瞄準喉嚨!」執政官叫喊著,而後他其中的一位同僚聽從了這個建議。

隨著吼叫聲,大象用後腳站立,並且用兩隻前腳重擊、把那位聽話的執法官打趴在人行道上。多溫嘆了口氣。

「看那裏,」他說,指向它的腹部。「製作的品質粗劣,典型的亂匠作品。每當它那樣以後腳站立時,臀部附近的纜線都會露出。只要切斷纜線,整個機械獸就會崩潰瓦解。」

執法官點點頭,重新回到混戰之中,嘗試讓自己接近到足以執行多溫的指示。多溫交叉雙臂,用一隻眼睛盯住大象,一面掃視著人群,搜索著該為這場混亂負責的亂匠鑄生師。

「噢,」他說,鎖定了人群中的一位妖精。

他走上前並抓住了另一位執法官的肩膀。「切斷纜線的任務就交給妳了,」他對著她的耳邊說。他把她稍稍移向左邊,就在他的現成學生再次觸怒大象站立之時。

「去吧、現在,」他說,輕輕的把她往前推。

隨著她的靠近大象緩緩地轉身,用牠的長鼻攻擊。她躲過了─幹的好,多溫心想─並試著讓她的長戟碰到暴露出來的纜線。變換了握法,她使勁拉扯,刀刃切斷了纜線,大象倒下了─

然後它的長鼻將妖精鑄生師擊倒在地。

多溫對著執法官們指出他。「把這隻妖精逮捕,他得為這場騷亂好好地解釋。」他大步向前走─再也沒有干擾了!─往乙太尖塔,為了找到泰茲瑞。


多溫到達塔尖並且看到泰茲瑞大步走下大廳,咆哮著發號施令。他急忙地趕上了主審,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

他把手拽回,因為在袖套下感受到的鋸齒金屬感。當然:他曾經假設在袖套末端的閃亮爪子是個不同的裝置,多半裝設在泰茲瑞的手臂上,但在簡單的碰觸過後他了解到這是他手臂的一部份,他能夠推斷出它在寬鬆衣服下的形狀。一個替換的上肢? 雖在美學上稱不上優雅,但卻展現出強大的功能性。這很有趣,而且奇怪的是多溫之前並沒有發現。泰茲瑞一直都藏著它嗎?

「有事嗎?班恩。」泰茲瑞說。他的動作明顯的不耐煩,即便他的臉試圖著表現出不可動搖的冷靜。

這是怎麼回事?」多溫反擊,在他身後揮動手臂,含蓋了正在拆解發明家博覽會的所有混亂。「是什麼情況下需要使用到這些極端嚴厲的措施?」

泰茲瑞用他的金屬手指點向多溫的肩膀。「想必你沒看見在鬥技場上發生了什麼事,」他說。

「你和亂匠的那場發明大賽? 一種過度浮誇的手法並可能帶來無窮的災厄,我確信在你告訴我這個意圖的第一時間,我就請你注意過了。」

「我指的是干擾這場對決並與亂匠一起消失的那六位鵬洛客。」泰茲瑞的臉現在清楚地顯示出挫折。「我不記得你有將這列為可能的災難。」

多溫用他的手指計數─有年輕的納拉,當然,從她來到這座時空起就不斷地將潛在結果之可能範圍複雜化。通念師、妖精、戰士、死靈術士…他數到了小指。第六個是誰?

「他們鼓舞了亂匠們,」泰茲瑞說。「局勢正在失控。」

「但需要做到這樣嗎?為何要沒收他們的發明,並且用如此笨拙、粗暴的方式?快速地調查一下廣場就會很清楚這些動作只會進一步挑起,或像你說的,鼓舞那些反抗執政院權威的人。」

「放輕鬆,班恩。我們並不是偷走他們的發明。我們是在保護它們。我們不想要如此無價的發明在亂匠的攻擊中被損傷。」

「沒有必要左右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當然,但是─」

「而且這些裝置並沒有被詳細地測試過,你知道的。它們並不安全,我們不能釋出那麼多未認證的技術到城市裡。」

「那樣是很不負責任的,當然,」多溫說。「但如果能妥善地說明這些原則,必然將更有效率。而不是派出拉納吉的執法官將發明裝置從他們悲傷的主人手中奪走,我們可以派出官僚帶上需要填妥的表格、繁雜的保證,以及安撫用的廢話。」

「沒有時間了,」泰茲瑞低聲咆哮著。

有趣,多溫心想。泰茲瑞的整個姿勢改變了,就只有那麼一刻─彷彿一股狂怒攫住了他,擠壓他的身體,然後同樣快速地釋放了他。

多溫採用了安撫的語調。「我確信花費額外的時間在維護和平以及公共安全是完全值得的。這些裝置中有一部份確實具有危害民眾生命財產的巨大潛力─」。

「是的,極大的潛力。你不明白嗎?由執政院研發館來掌握這項技術並探索它的潛力,絕對要比把這個工作交到不明人士的手上更為適當。我們可以開發它、優化它、完善它。」

多溫暫停了片刻。「是的,當然。這樣的發展是我們最初規劃發明家博覽會的核心價值。在執政院的慎重監督下推動技術進步,為了社會的福祉。所以為什麼─」

「而還有誰比你更適合領導這項工作呢?」

多溫眨眨眼,頓時無語。「我?」當然這是個合乎邏輯的選擇。但就在不久前他還一直在想著自己是否會失去泰茲瑞的青睞。但泰茲瑞現在卻給了他一個極為重要的職位。

「但在我能託付給你這麼重大的任務之前,你必須清除一些東西,這些其他的鵬洛客。是你把他們帶來這裡的?」

「好吧,就嚴格的技術意義上來說,不是,我沒有。我邀請他們其中幾位前來防止我在發明家博覽會計畫裡發現的潛在缺失─尤其是亂匠的威脅,以琵雅納拉為代表。但是鵬洛客們拒絕了我的邀請。年輕的納拉直到那時才聽聞了邀請的風聲而獨自前來。我只帶來了一個─那位妖精,妮莎。」

「這正是我所關心的,班恩,」泰茲瑞說,將他仍是血肉之軀的那隻手放在班恩的肩膀上。「我珍視你的高瞻遠矚,但你與這些鵬洛客的互動看來是個不尋常的錯誤呀。」

錯誤?多溫惱怒。「事實上,考慮到你選擇與我分享的資訊,我的決定是最理想的。遭逢亂匠威脅可能造成的危險,誰能比一群自稱為英雄,並能夠任意支配如此巨大力量的團隊更適合面對這樣的危險?實際上他們會站在亂匠那一方的可能性極小─在不考慮看似存在私人恩怨的前提下,這一點我無法預知。」

「於是結果就是這樣,」泰茲瑞說。「他們在鬥技場向我挑戰,我被迫要更快速地行動─如此笨拙地,正如同你所說的。他們逼我攤開了底牌。」他彎起了他的金屬手,多溫不情願地退了一步。

「你必須修正這個問題,班恩。你說的沒錯,這些事件會激勵亂匠們。所以,阻止他們。我需要一間安全的研發館讓我能夠安心工作,免於擔心亂匠的攻擊。 你需要將沒入的發明存儲並仔細列出編目─為了你的探索所需。我們需要堡壘維持高度警戒,準備好面對任何出現的威脅。我們必須讓他們知道這裡誰才是老大。」

「你需要一間研發館?」多溫問。「要做什麼?」

「我有自己的研究要進行,」泰茲瑞說,持續往下步向大廳。多溫急忙趕上。「列施蜜在展覽會上的作品具有相當驚人的意義。比這場小小的叛亂,甚至比整個卡拉德許還要重大。這將會是我關注的焦點。其它的發明都是你的了。」

真的?多溫心想。他在這次的展覽會上沒有見過任何其它東西如此地吸引著泰茲瑞。「非常好,」他說。

「就在你清理完剩下的麻煩之後。」

「當然了。」首先,他想,鵬洛客們。

泰茲瑞不發一語地轉身離開,多溫向最近的那位執行官招招手。

「組織一個老練的士兵團隊,」他指示,「如果能夠的話,使用一定的技巧來追擊這些…這些陌生人,鬥技場中的亂匠們。注意聽我說:如果利用得當,他們的缺點便能夠使他們失敗。」他用手指數著他們。「他們缺乏一個明確的領導者,所以可以被帶往不同的方向。年輕的納拉浮躁輕率,很容易被挑撥而進行無謀魯莽的行動。部份成員不完全信任那位黑髮的女人,尤其是那個士兵。在他們可悲的信仰裡將自己視為英雄,因此可以預期會以英雄的方式來行動。他們會嘗試保護較弱的夥伴,像是奧薇亞帕西理。他們希望能夠以最小的代價與犧牲獲得勝利。用任何可能的方式來利用這些弱點,去吧!」。


當他回到外頭時,多溫暈了。廣場現在變得更加擁擠,推測是鬥技場上的觀眾─他們之中有許多人是發明家,發現執法官們奪走他們珍貴的發明,或是已經移除了它。多溫再次對著這笨拙的一切搖了搖頭。他甚至不需要看過廣場一周就能感覺到一切的錯誤─或即將發生的錯誤。這真是一團糟,就如同泰茲瑞所說,好像他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似的。但泰茲瑞將整頓這一切的任務委託給他,而沒有人─在他謙遜但精準的估計下─比他更適合這份工作。

他再次迂迴地穿越廣場,這次不再匆忙,一路上在身邊集結了一些堡壘軍官。在一切發生之後,現在最有可能的失敗就在於公眾輿論轉而反對執政院,這不是一個潛在的失敗點,而是數十個,威脅到整個吉拉波如同精巧機械般的完整運行。一群群散亂的不滿發明家像是螫蠅般地惱人─ 這是執法官們在他的指導之下必須去處理的問題。在這個節骨眼,用一些令人滿意的保證、有禮地將他們疏散或許已足夠,但策略性地逮捕幾個人也是必要的。他把執法人員分派到每個問題點。

其他的問題更適合個別去排解。他趕往現場,一位情緒化暴怒、急躁魯莽的人類發明家大聲地向一位矮人執法官表達他的不滿,同時有一對堡壘機械獸正試圖舉起一個目前用途不明的複雜裝置。

「或許我可以幫上忙,」他說,把自己介入到發明家與執法官之間。在這種情況下,多溫發現,維多肯族冷靜的天性,顯然比其他的種族更能夠化解強大的情緒衝突。

「你無權如此做!」發明家叫喊著,他脹紅的臉過於靠近多溫,並一邊用手指戳著他的胸口。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對此絕妙裝置的依戀,」多溫說,一隻手在發明家那複雜的金屬製品上游移著。他現在了解這個發明的目的了─它被設計來建造振翼機。聰明。當然,它上面的許多缺點也同時顯現了出來,但這並不是個逐一列舉的好時機。「真是驚人的作品,你在此對於杜加里原理的運用竟是如此地巧妙。」它是的;他在心裡做了筆記,要在它安全地存放於實驗室後再進一步檢查這個裝置。就在修復危險的乙太滲漏之後,這必然會吸引一些怪靈。「巨大無比的潛力。」

發明家的怒容軟化了,然後驕傲地把肩膀挺直。「謝謝你。」

「我向你保證,先生,你的裝置將在執政院手中獲得最完善的照顧。」

「但是─」

「想必您對於遞交發明品至執政院進行安全審查以及仔細檢驗的流程應該已經很熟悉了。也相信您能理解在像這樣不尋常的情況下」─他做了一個模糊但大範圍的手勢,可用以代表自發明家博覽會本身到此刻執政院徵收行為的任何一件事─「流程必須做適度的調整。但結果會是一樣的。而你的工作將會為製造技術下一階段的突破建立良好的基礎。執政院非常感恩 。」

沒有等待發明者的回應,多溫轉向執法官,他在一旁一直皺著眉頭觀看這場交流。「現在,我建議你至少多派遣一隻機械獸來小心地搬運這個裝置。如果你在這等,我會把它們派送過來。」

矮人執法官看起來絕對不是個會去等待的人,但多溫用嚴厲的眼神注視她,清楚地表達出他有禮的措辭不容拒絕。

就是拉納吉的執法官所欠缺的那種溝通手腕,多溫十分畏懼結果將是一場災難。

類似這樣的互動拖慢了他從乙太尖塔前往發明物存儲設施的旅程。他安撫了六位發明家,驅散了另外三組正在集結的亂匠,並協助一組隔離團隊處理一群在鑄生巨象斷開的纜線開始滲漏出乙太時降至其身上的怪靈。

不過,對比於城市的焦慮與緊繃,一種非常不同的能量充滿了整個存儲設施,它立即就讓多溫脈搏加速。城裡的每一間執政院研發館中最優秀的科學家與發明家都為了同一個目的被送到這裡:執行一項巨大的任務,將這裡所有的發明編目,安全地存儲,並加以調查。在牆後的東西具有讓科技往前大步飛躍的潛力,與六十年前啟動了當前這個創新時代的乙太興旺有著同等規模。

這一切將由他來負責。他曾經對泰茲瑞的善意抱持的所有懷疑都已煙消雲散。

他等不及想開始。只要鵬洛客們被拘留並且亂匠被平息。很快。

增加堡壘駐軍。宵禁,或許吧。如果有必要的話,限縮乙太的供應以削弱亂匠活動。考慮到守護者這個團隊的諸多缺點,很快地他們將會被逮捕並拘禁。安全與秩序也將回復。

然後眼前的這一切都將任由他來探索。


卡拉德許故事檔案庫
鵬洛客檔案:泰茲瑞
鵬洛客檔案:多溫班恩
時空檔案:卡拉德許

Latest Magic Story Articles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16日

第二集:客套話的痛苦重擔 by, K. Arsenault Rivera

「你看見她了嗎?」 「沒有,你呢?」 「差勁,糟透了,竟然只為了露個面就讓我們等這麼久。她可能自認為是依尼翠之王,但-」 「別講那麼大聲,雷利歐-」 「但她可差得遠了!除非我親眼看見,否則我不相信。」 沃達連邸|由Richard Wright作畫 雷利歐喝著酒杯裡的液體。少許血液沿著他的下巴滴下,弄髒了他的環領,蔻黛莉也警告過他會發生這件事。他從不聽她的話。...

Learn More

MAGIC STORY

2021年 11月 2日

第一集:血稅與請柬 by, K. Arsenault Rivera

史頓襄睡夢正酣。安眠者的睡眠,逍遙者的睡眠,忘憂者的睡眠-吸血鬼們也沉睡於其尖塔內。他們並不是真的需要睡眠,但農民需要,而這幾乎讓它成為一種新奇的事。如果我們-在擁有巔峰權力的此刻-睡覺的話,那不是很有趣嗎? 那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兩個小時。打個盹。一種玩笑,一種姿態,一種短暫的興趣。 但那卻是史頓襄的人類幾週來所擁有最棒的小時。伴隨著高掛天空的月亮,儘管他們的身體渴...

Learn More

文章

文章

Magic Story Archive

想閱讀更多文章?瀏覽我們的文章存檔,閱讀數千篇您最喜愛的作者針對魔法風雲會所寫的文章。

See All